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25 南宫叶你太蠢了

凤长悦稳稳地浮在半空,身上的铠甲流光溢彩,却也抵不过她湛黑眸中的流光让人惊艳。

这般情景,确定是灵皇!

她才多大?竟然已经是灵皇了?

在场众人看着这一幕,心中各有计较。

对她不了解的人,只是觉得她这般年纪就已经是灵皇,着实厉害,然而伽陵学院中的人,则是清楚的知道,她先前分明还只是灵王!

不过是十几天时间,从照壁阁之中出来,她竟然就成功进阶,成为灵皇了!

须知灵王晋级为灵皇多么困难!其中凶险,折在此道的天才不知凡几!然而凤长悦竟然这么无声无息的就突破了?

照壁阁中处处危险,几乎步步惊心。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突破,这是怎样的天赋,又是怎样的运气?!

就连苍离,也微微睁大了眸子。

随即,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得意。

不过,他本来也没有打算掩饰。

他也不急了,站定在半空之中,满脸笑容的看着凤长悦,不停满意的点头。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苍离的徒弟!长悦丫头,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你的实力!”

苍离脸上的神情,简直得意的上了天。

他现在的心情,比他炼制出八品丹药的时候,还要高兴!还要兴奋!

寂静的空间之中,唯有苍离的笑声格外响亮。

冰瞳蓝翁周身的气息一下子有些凉。

随即,它竟是微微转过头去,不再看那边。

实在是……太丢人了……

苍离毫不在意,响亮的笑声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中。

南宫叶也是微惊,随即神色微敛,眸色有些深沉的看着凤长悦。

他倒不是害怕凤长悦是灵皇,而是……

现在已经失去了斩杀凤长悦的最佳时机!

苍离就在身后,虽然没有继续向前,但是他知道,一旦他有异动,苍离绝对会第一时间冲过来。而且他并没有把握和苍离正面交手。

还有…。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凤长悦那一向镇定沉凝的眼睛,凛冽的杀意丝毫没有因为自己遭受围攻而有所减弱,甚至气势越发的强盛。

先前她身处绝境,也没有一丝慌乱,选择了最有效的攻击,为自己争取到了一线生机,现在苍离在后,他更是没有把握。

那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见此也是惊疑不定的看着凤长悦。

她的手上,还残留着一截锁链。

她浑身都有些颤抖。

这可是她最为强悍的灵宝!先前那一招,更是倾注了所有灵力,但是就在即将击穿凤长悦脑袋的时候,却忽然一截截的断裂开来!

一点征兆都没有,就这样凄惨收场,简直是往她的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她隐藏在面具之后的眼睛之中,闪过诸般情绪,愤怒,恼恨,震惊,以及……惊惧。

是的,她心里在害怕!

凤长悦这个人,身上绝对有猫腻!

听到苍离得意的笑声,她的身体更是一僵。

那个南宫叶境界高神,实力强大,即使打不赢苍离,只怕保得一命也是有机会的。

她不一样!

现在她心中简直后悔的要死,为何要趟这一趟浑水!

此时,凤长悦,面具女子,以及南宫叶,三足鼎立,各自为阵。

一旦有人动了,就必定是一场恶战!

凤长悦唇瓣忽然挑起,看向南宫叶。

“看来请你们来的人,已经做好了让你们死的准备。”

南宫叶下意识皱眉,随即恢复如常,也笑了。

“凤小姐在说什么,在下听不懂啊。”

虽然语气仍旧温和,脸上也依旧带着淡淡笑容,看着风度翩翩,但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带着几分僵硬。

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闻言也忽然看向南宫叶。

凤长悦笑意微敛,眼角眉梢微扬,似是料峭。

“因为……”

她忽然身形一转,翻手拿出一把金紫色长弓,快速拉弓,瞄准——射!

那道白色的耀眼箭矢,竟是瞬间飞出!直冲那面具女子心脏位置而去!

这一招实在是太过出乎意料,纵然那女子一直心怀警惕,但是先前的注意力放在了南宫叶和凤长悦的谈话之上,此时便有些反应不及,只能看着那箭矢朝着自己的胸前飞来!

情急之下,她立刻召唤灵力铠甲,周身覆盖了一层银色铠甲,更是汇聚灵力在身前,试图挡住凤长悦的弓箭!

铿!

二者相击,清脆的声音响起!

面具女子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几乎将她的胸膛震碎!

她身体猛地一颤吐出一口血来。

但是不管怎样,终究是挡住了!

感觉到那股力量在逐渐减弱,她吐出一口气,缓缓低下头,看着身前那道箭矢,眸子忽然睁大!

只见那由灵力形成的白色箭矢,忽然从里面,露出了一点赤红!

一股炽热的难以承受的高温,从那一点扩散开来!即使隔着铠甲,也依旧让她痛苦的几乎喊出来!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仅仅感觉到这股热量,就已经让她心生不安!她立刻慌忙后退!双手挥动无数灵力挡在身前,试图去挡住那即将到来的危险!

凤长悦眼神之中,杀意顿现!

“死!”

轰!

在只有面具女子看到的地方,那银色的箭矢突然快速的一层层剥落!露出里面一道赤红光芒!

面具女子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一股火焰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当中,而后猛烈的燃烧起来!将她吞噬!

“啊!”

凄厉的喊叫声让现场陷入了一片死寂。

众人难掩震惊的看着那面具女子只见原本还有几分逃跑可能的她,此时竟然忽然痛苦的尖叫一声,而后猛然从高空坠落!

凤长悦利落的再次抬弓,瞄准——射!

一道长箭再度飞出!狠狠的射在还在半空的面具女子身上!

而后那长箭,竟是没有射穿她的身体,反而是留在她的体内,更加快速的朝着地面而去!

铿!

长箭终于狠狠射入地面,将面具女子死死的钉入山石之中!

一捧血花,从那女子的胸前,猛然炸开!

……

这场景,着实超乎许多人的想象,都是难掩震惊的看着。

这、这……

同是灵皇,凤长悦居然这般容易就将她斩杀了?

摧枯拉朽!

那面具女子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这样被凤长悦狠狠的虐杀了!

众人脸上惊惧神色尚未褪去,看着凤长悦像是看着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明明是刚刚晋级的灵皇,居然就不费吹灰之力的杀了比自己等级还高的灵皇!

众人虽然不清楚按面具女子的境界,但是从她之前的表现也已经猜到必定是灵皇了。

而且必定是已经跨入灵皇很久的人!

但是现在,凤长悦不仅诡异的将她的灵宝给废了,更是将她也废了!

这两箭射出,那女子只怕必死无疑!

凤长悦神色冷淡,看了一眼那被钉在地面无法动弹的女子,心脏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正在不断的涌出血来。

她似乎正在遭受什么痛苦一般,全身都有些抽搐,似乎想要蜷缩起来,但是因为那长箭钉死,所以她连翻腾一下都不行。

隔着面具,众人看不到她的脸色,但是从她颤抖的身体,也能看出来她此时究竟有多么痛苦了。

众人都以为那女子是因为心脏的伤口而痛苦,却没有人猜到,那女子痛苦的根源,在身体里面!

她的身体之中,似是燃烧起了一簇火焰,顺着四肢百骸灼烧!

那痛苦的灼烧感,几乎让她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她却不知,身体之内,是真的有火焰在燃烧。

她永远没有机会知道了。

凤长悦射出两箭,第一箭本来就没有出全力,所以她才以为是自己挡住了那长箭。

实际上,那不过是凤长悦为了里面的赤心之炎做的掩护罢了。她真正的杀招,在里面!

一簇赤心之炎被掩盖在里面,外人看来也不过是普通的灵力之箭,谁能猜到里面另有乾坤?

凤长悦补上第二箭,将她钉死,她真的死了,旁人也只会以为是第二箭射穿了心脏所制。

哪里知道,她是被赤心之炎灼烧内脏而死的?

凤长悦唇瓣微挑,眸色却是冷冽如同最寒冷的暗夜。

想要杀她?

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赤心之炎的灼烧,会成为她死之前,最好的记忆。

看着凤长悦的神情淡淡,似乎不觉得自己杀了一个灵皇,有多么了不起。

而且,她杀人的样子,实在是太过自然,似乎是做过无数次了一般。

举手投足间,就将人灭杀!

南宫叶看着凤长悦平静的神色,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安。

但是这情绪很快被他挥散。

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灵皇罢了。

依照他的实力,纵然无法和苍离抗衡,想要脱身,也还是容易的。

南宫叶气定神闲的笑了笑,忽然侧身看向苍离。

“苍离院长。先前咱们说好,要一同切磋。不知您可还记得?”

苍离面露嘲讽:“记得。怎么,现在想要来吗?老夫奉陪!毕竟老夫最是喜欢和不要脸的人打架了,尤其是……明明已经暴露,却还能装作什么事没发生的人!”

当着他的面想要杀害长悦丫头,竟然还在这时候问出这话,真是活腻歪了!

南宫叶竟也是狗厚脸皮了,听到苍离的话,没有丝毫异色,反而颇为遗憾。

“在下没有装啊。这一路上,都是心意昭昭呢。先前几次机会,在下都差点杀了贵徒了,真是可惜…。”

苍离的脸色难看之极。

南宫叶却忽然面色一换,又说道。

“不过,和苍离院长切磋的这等机会,在下其实很是珍惜。只是今日看来,似乎有些不合适。不如……咱们改日再来!”

话音未落,南宫叶的身影忽然消失!

竟是连残影也没有!一点迹象也无处可寻!

众人惊呆。

凤长悦眸色一冷。

苍离眉头一皱。

冰瞳蓝翁悠闲的望天。

小白在魔兽空间一愣,而后……翻了个白眼。

这等手段,竟然也好意思拿出来?

现场一片死寂。

南宫叶就这样逃了?

连打也没有打,就这样眨眼不见了?

若是苍离不能将他抓回来,今日就等于被人和狠狠打了一耳光啊!

毕竟自己徒弟被人当着面欺负,他若是不能找回场子,那可真是不好看。

场上众人神色各异,都是无言看着。

看到苍离皱眉,毫无动静,更是有人不屑一笑。

原来这名声显赫的苍离,也不过如此。

正在众人一片安静,想要看看今日如何收场的时候,苍离忽然沉沉出声。

“唉,这般自以为是的人,实在是脏了老夫的手!”

他皱着脸,似乎很是担忧。

但是这话……

有人惊异的睁大眼睛,这话竟然是在暗示……

怎么会!?

砰!

一道沉闷的声音忽然传来!

紧接着,众人就看到,在半空之中,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缝忽然出现!一道人影狼狈的滚落!狠狠的摔下来!

赫然是先前消失逃跑的南宫叶!

他、他被苍离找到了!?

然而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又见一道纤细人影,猛然追上!而后干脆利落的踢出一脚,狠狠的踹在南宫叶的后心位置!

南宫叶却似乎无法招架,身体也无法动弹,只得任由凤长悦这般作为。

轰!

他的身体重重砸下,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深坑!荡起乱石烟尘无数!

就连远处的人们,也似乎能够感觉到地面的震动!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逆转惊呆了。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南宫叶就被抓住,而后被狠狠的虐打了?

苍离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人,说明了什么?

他早就知道南宫叶逃跑的方向!

这……

苍离满意的看着凤长悦,无比欣慰自豪。

“真不愧是我苍离的徒弟啊……竟然能够这般精准的找到他的藏身位置,还在我出手的时候同时下手,真是踢得好!”

言语之间,满是得意。

众人这才恍然。

苍离果真早就知道!

而且凤长悦也那般快速的找上去,给出致命一脚,显然也是知道的!

凤长悦冲着苍离点头行礼:“多谢师父。”

苍离大笑着挥手:“哈哈哈,咱们师徒还谢什么!这等货色,给你练练手也好!”

南宫叶在下面,猛然吐出一口血来。

------题外话------

最近好像有点考前综合征,各种抑郁。听闻隔壁基友加了点肉渣,读者全部嗷嗷叫。偶惭愧,像俺们这么纯洁滴孩子,写个亲吻都要脸红,清水的不能再清水,实在是——辛苦你们了!嘤嘤嘤嘤嘤嘤还没有吃早饭,偶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