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24 真正的凤长悦!

羽千宴垂眸,淡漠的眸色之中似有冷芒闪过。

然而此时凤长悦的境况极其危险,他根本懒得废话,直接忽视掉身后的暗影,朝着凤长悦的方向而去!

然而随即,身后传来一阵冷风,他的眉头微蹙,忽然转身一掌劈出!

一道强大灵力横飞而出!

甚至因为极度的速度,而在半空之中划开了黑色的空间裂缝!

这样的攻势,让那道暗影一惊。

殿下的境界,居然已经……

随即他就意识到,羽千宴必定得到了传承!

他险险避过那一击,但是身影飘飘荡荡,竟然再次如同幽魂一般幽幽挡在了他的身前。

“殿下止步。”

羽千宴脸色微微冷了下来,淡漠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

面前只能看到淡淡的影子,显然精于藏匿。

而他们这个地方,更是距离众人很远,加上此时众人的目光都在凤长悦身上,也就没有人发现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

羽千宴纵然心中担忧,刺水也明白绝对不可能及时赶去了。

这人身法极好,实力也深不可测,显然是王室最为神秘的暗卫。

纵然此时的他已经得到了传承,境界猛的提升,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此时他若是不能将他解决,就绝对不能帮到凤长悦!

他眸色微沉。

“让开。”

他声音清淡,却带着让人心生敬畏的尊贵。

那黑影跪下,几乎看不见。

“殿下。前方危险,您莫要以身犯险。”

羽千宴没有说话,目光沉沉的看着他。

“谁派你来的?”

那人头垂的更低。

“殿下,您不需要知道这个答案。总之,羽杀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您的安全。”

羽千宴抬眸看向远处的凤长悦,其实他知道这么远的距离,他出手救她已是不太可能。但是那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看到她身处险境,就无法控制自己。

他如同水墨画一般的淡漠容颜上,唯有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划过暗沉的光。

“虽然先前我从未见过羽杀之中的任何一人,但是也知道,羽杀乃是王室死士,非绝对上位者不可指挥……也就是说,整个王室之中,能够指使你们的,唯有二人。”

他眉间似有风雪即将袭来。

“……是母后吗?”

……

凤长悦这一连串的动作,着实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也让众人震惊不已。

那般敏捷的身手,机敏的反应力,着实惊呆了一干人等,几乎看花了眼!

即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似乎能够感觉到凤长悦那狠狠踢出时带起的劲风!

那等力道,不知得有多么强悍!

那清晰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几乎让人牙酸。

看到那人随即被凤长悦狠狠踢出,倒飞摔在地上,重重的在地上摩擦出一道血痕时,心中都是一颤。

随即,那人有些凹陷的胸膛,展露在众人眼前。

嘶——

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跟着身体也一抖,似乎也能感受到那股剧烈的疼痛。

……看着真的好疼啊……

有人敬畏的看向凤长悦。

那样小小的身体,甚至看着还带着几分少女的柔弱,谁知竟是这般强悍!

那一双纤细的腿,难道是铁腿吗!

但是显然这只是刚刚开始!

众人还沉浸在上一秒的震惊之中,下一秒,就继续被凤长悦的动作给惊住。

只见她躬身猛然飞出,翻转身体踢飞两枚飞刀,而后狠狠撞进南宫叶怀中,更是悍勇无匹,将自己和敌人同时置于绝境!

而后身体一转,竟是用南宫叶的身体挡在了身前,遮挡了那最后一片飞刀!

有人眼神之中忍不住流露出惊叹之色。

想不到这个凤长悦,竟然真的这么厉害!

那凌厉的杀意,几乎将人冻僵!

周围的人远远看着,都是这般惊险,更何况那几个在凤长悦身边的人了。

直面应对凤长悦的攻击,不过片刻功夫,就让他们心中发苦。

他们绝对没有想过,凤长悦竟然这般难以对付!

第一个人刚被凤长悦踢出之后,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他们几个也没有好到那里。

南宫叶被凤长悦钳制,背对着那飞来的飞刀,后脑勺的凉风几乎瞬息而至,那柄飞刀,几乎即刻就要击穿他的脑袋!

这般生死时刻,他一向带着温煦笑容的脸上,竟然也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他任由凤长悦紧紧的钳制住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衣服也因为短暂的交手有些凌乱,但是他脸上的神情却依旧那般淡定,似乎并不觉得自己面临着怎样的危险。

先前看到自己的灵宝被吞吃的时候,他脸上曾经有过一瞬间的惊异,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常。

唰!

飞刀突至!

众人屏息,紧张的看着。

却见那飞刀在离南宫叶的脑袋跟前一指宽的地方,突然停住!

那飞刀像是陷入了一片沼泽一般,猛然停下来!

而后,那飞刀竟是忽然遭遇了什么攻击一般,突然倒飞而出!

铿!

那飞刀以更加迅疾的速度朝着反方向飞出,狠狠的钉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

而后,那飞刀竟是完全没入了石壁,连尾端都不见踪影!

这般力道,可见南宫叶势力多么强大!

南宫叶的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依旧如同春风般温和,但是此时在凤长悦的眼中,却是无比的丑陋!

南宫叶背对着的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显然也是吃了一惊,见到南宫叶露出的这一手,也是有些着惊。

她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厉害,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交流,不过是合作完成这个任务罢了。

谁知他竟然这么厉害!

随即她迅速反应过来,身体猛地一跃,就要绕到凤长悦的身后!

凤长悦眼角看到一道人影向她扑来,神色愈发冷凝,眼中却并无惊慌之色。

那带着面具的女子,面容被掩盖着,但是凤长悦却依旧能够看到她眼中的狠厉。

那女子身体猛然腾空,像是展开了翅膀一般,突然从她两袖之中飞出两道银色的锁链!

那锁链上面,竟是覆盖着薄薄的冰层!即使还没有碰到,却也能感受到那股冰寒彻骨的气息!

随即她双臂一甩,两道银色的锁链,就挟带着巨大的力量突至!

那上面因为灌注了充沛的灵力,而成笔直的形状,冲着凤长悦的头骨而来!

这般架势,若是被击中,凤长悦必定血溅当场!

凤长悦此时正和南宫叶相互钳制,虽然避免了南宫叶的攻击,但是也无法腾出手来对付那东西!

而与此同时,她右边的那个男人,竟是还没有死,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她,喉咙忽然一阵涌动!

凤长悦似有所觉,猛然转过头去!

只见那男人喉咙更加快速的涌动,胸腔也剧烈的起伏,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而后,就见到他猛然张开了嘴,似乎在喊叫,但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凤长悦心中猛然生出警戒!

随即,一股强大的声波随即冲击而来!

而元宝呢紧张注视着场中战况的众人,虽然没听到任何声音,却都瞬间感觉到了一股难受之极的感觉,从心中涌出!甚至连神识也隐约遭到了震动!

有人痛苦的捂住脑袋。还有的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听到远处众人凄惨的哭喊声,那男人猩红的眸子中,似乎闪过了一丝嗜血的兴奋。

这声波攻击,正是他的杀手锏!

原本以为,这个凤长悦不过是个软柿子,必定能够轻松解决,因此先前有些大意。谁知一不小心就被她给打中,实在是耻辱!

随即他毫不犹豫,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招数。他一定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痛苦!

这声波攻击范围很大,但是身处正前方的凤长悦,正好在最为危险的地方,承受的威力自然也是最大。

他就不信,她还能逃出去!

而同时,那银色的锁链也已经到了!

苍离看着这一幕,立刻回头:“蓝翁,快!”

快一步,就能救她!

然而苍离火急火燎,冰瞳蓝翁却一直是气定神闲。

看到苍离这模样,它微微转了一下脑袋,语气淡淡。

“放心,她死不了。”

这般闲散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说今天吃了什么一般。

苍离顿时气急。

这家伙,总是这般模样,它难道不知道,现在的凤长悦,正处在绝对的为吸纳之中吗?

它居然还说她不会死?

身体被困,危机重重,如何能确定她不会死?

苍离狠狠一甩袖子:“不是你徒弟,自然你不心疼!我自己去!”

说着,他身形一闪,就继续朝着前面而去,只留下了一道道的残影。

冰瞳蓝翁闭着眼睛,却也能准确的感觉到一切。

感觉到苍离的身影很快消失,冰瞳蓝翁缓缓挥动了一下翅膀。冰蓝色的羽翼看起来瑰丽无比,浑身的气势,却也让人心生敬畏。

它偏了偏头,声音是一贯的平缓淡定。

“有什么可担心的……有那样的存在呢……”

它语气之中,竟是带上了几分微不可查的感慨和敬畏。

它呆在原地,没有动。

……

不少人都在看。

神色各异。

有漠不关心的,有好奇的,有可惜的,有害怕的,有惊叹的,有担忧的。

“这般攻势,路都被封死,而且那两人显然都使出了杀手锏,只怕凤长悦这一次…。”

“那可不一定啊!苍离院长不是过去了!”

“哈,你可别忘了,那里还有一个人没动手呢!而且那人是最厉害的,这一会儿没有动,显然还有余力。依我看,终究还是胜算不大啊……”

“不过这个凤长悦,能够撑这么久,也不可小觑啊!假以时日,将来必定能够站在大陆顶峰!”

“可惜啊,今天怕是逃不过了……”

低低的议论声响起。

季明城看着,眉头一皱,就想要站起身来。

但是手臂却忽然被人拉住。

他回头看去。

怀中的苏烟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

她的身上满是伤口,此时醒来,浑身剧痛几乎将她淹没,但是她却似乎没有什么感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凤长悦,明明暗暗,诡谲难测。

她的容颜已经被毁,这般神色,只会让人觉得一阵惊悚,心生不适。

她拉住季明城的手臂,手指紧扣,像是要掐进他的肉中。

“烟儿,你醒了?”

季明城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随即换上了一副平淡的神情,俊朗的容颜上,没有一丝异色。似乎并不觉得苏烟这样子多么可怖。

苏烟虽然不知自己的容颜已经被毁,但是脸上火辣辣的痛感,清晰无比的告诉她,她的脸,绝对出问题了!

她甚至还清楚的记得,那闭上眼之前,朝着她狠狠射来的箭!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左边肩膀处的几乎让她昏死过去的疼痛!

她没有理会季明城,只是盯着凤长悦,阴森诡异。

“不准去!我要看着她死!让她死!”

她声音沙哑,这话充满愤恨的说出来,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季明城的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厌恶,随即恢复如常。

“别管她了。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你先休息一会儿。”

苏烟却执着的看着,溃烂的不成样子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丝笑容。

“我要看着她——死!”

季明城终于皱起了眉头,也有些不耐烦。

“烟儿…。”

“天啊!那是什么!”

一声惊叫,忽然传来。

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去,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不!

随即他们就愕然发现,那本来朝着凤长悦而去的银色锁链,竟然突然断裂!

从半空之中,一节节的裂开!而后无力的落下!

这、这怎么会!?

而同一时刻,朝着凤长悦而去的声波,狠狠的撞击着她的神识!

那男人忍不住舔了舔唇角,这一击,她一定……

随即,他的神色猛然僵住!

声波居然撞击到了一层厚厚的屏蔽之上!

在凤长悦的神识之外,竟然有着那么、那么坚韧的一层保护!

这怎么可能!

灵王怎么可能……

正在他惊诧不已的时候,凤长悦忽然看向他,缓缓吐出一个字。

“爆。”

他震惊的看着她,随即感觉到一线炽热无比的火线,从胸膛燃烧起来!从未有一刻,觉得死亡如此之近!

砰!

他的身体猛然炸裂开来!

南宫叶终于色变,朝后退去!

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在锁链无故断裂之后,就已经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此时也愈发的震惊,连忙后退躲开。

凤长悦眸色冷厉,想来容易,想走?没那么简单!

随即,她的身体,也突然腾空!一身金色的铠甲,熠熠生辉!黑发飘扬,神色冷冽!

苍离突然顿住了脚步。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半晌,有人惊呼。

“竟、竟然是灵皇!?”

------题外话------

咳咳,是这样的,大家也看到偶最近更新少,因为考试间歇性的持续到二十号。而且学业为重,所以已经尽量在坚持更新了,大家谅解么么哒。二十号之后会多更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