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22 危机!降临!

陡峭的山头之上,不断有人从半空的空间缝隙之间滚出来。伴随着杂乱的呻吟声和哀嚎,进入照壁阁大的人,无论是生是死,全部都被强行清丽出来了。

整片荒凉的山头之上,短暂的沉寂之后,变得喧闹。

很多人狠狠砸落在地上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等他们睁大眼睛,看清楚这里正是他们今日照壁阁的地方之后,都是震惊不已,继而是满心欢腾。

“这、这……我们出来了?我们真的出来了吗?”

“师兄!师兄!你快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好疼!哈哈哈哈……真的,我们真的活着出来了!”

“太好了!本来我都以为必死无疑了,谁知竟然活下来了!哈哈哈老子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

“没错!咱们都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哈哈哈……”

人们沉浸在劫后余生的欢喜之中,激动的神情难以压抑。

有的人大声喊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出来这段时间在照壁阁之内承受巨大压力,面临生死绝境的万般情绪。

担忧,恐惧,惊恐,焦灼,无奈,心酸……

这么多的情感,不断的压抑着,积累着,直到此刻,幸而存活,才终于得以发泄出来。

还有的人,沉默以对,只是眼泪不断淌下。

就连很多沉稳的强者,眼神之中,也带上了无限感慨。

在他们身后,原本被透明的巨大结界笼罩的照壁阁,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空空荡荡的空白。

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

人们凌乱狼狈的或站或立,身上几乎都有伤,看起来狼狈不堪,但他们再没有比此刻,更加清醒的认识到生命的可贵。

只有面临过死亡的威胁,在生死线上挣扎过,才会知道此时,他们心中的万般感慨。

凤长悦背靠一块巨石,闭着眼睛,修复着身体的伤势。似乎对于这一切都无感。

旁人的喧嚣,挣扎,庆幸,欢呼,似乎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丹田之内,赤心之炎缓缓的从灵王之晶蔓延开来,顺着筋脉流淌过身体的每一处,细细的修补着里面的伤势。

先前的一击,实在是消耗太大。加上先前就受了伤,此时的她,也已经几乎没有任何攻击力了。

若非她强自撑着,只怕在照壁阁即将坍塌的时候,就已经倒下去了。

她缓缓的呼吸,不断的吸收着四周的灵力,融入灵王之晶里面,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这就是成为灵皇的好处——灵力几乎永不枯竭!

她独自呆在角落,安静无声,其他人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一时之间还没有人注意到她。

渐渐有哭声传来。

她终于抬眸看去。

很多人在哭。

在庆幸自己还活着之后,终于有人发现,自己身边不远处,躺着的尸体。

这一次,死的人足足有一多半,进去时的八百余人,此时竟然只剩下了三百不到。

有个少女捂住自己的嘴,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

“师姐……”

她扑到那躺着的女子身上,不断低声哀泣,却说不出话来。

地上那女子,腿已经断了,身上满是血迹,早已经没了呼吸。

而这不过是冰山一角。

不断有人开始面露惊慌,四顾而望,找寻着自己的亲友。

“二哥!二哥你别死!你醒过来啊!”

“师兄!师弟!你们还活着吗!?出个声啊!”

“老师!长老!你们在哪儿啊!”

嘶喊声逐渐加大,悲戚的气氛逐渐蔓延,取代了原来的欢腾。

整片山头,陷入一片惊慌悲哀中。

凌乱的喊声和哀痛的哭声不断交叉,充斥着耳膜。

凤长悦眼神静静,看着这一切。

生死于她,早已是家常便饭,并无惊恐,至于……丧失亲友挚爱……

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幸而他活着。

但是更多的人,此时已经接近崩溃。

在场的人,大多是四大学院的学生,年少不经事,经历那样的劫难之后,此时已经是极限,而再次看到自己的朋友死去,更是深深的刺激了他们。

很多人是第一次体会到死亡的可怕。

哭泣声更大了。

地上到处散落着血迹斑斑的尸体,看起来凄厉无比。

四大学院还活着的带队老师,开始组织学生聚集到一起,并且寻找学院的学生尸体。

无论怎样,这些学生大多身份不凡,他们的死亡,不仅仅是学院的损失,更有可能为学院带来麻烦。

所以此时,无论怎样,得先把尸体找到。

很多人看到平时和自己一起修炼的朋友此时已经没有了生息,都是难掩悲痛。

而从各地赶来的其他修炼者则是好些。

他们大多都是有一些经验的,此时看到死亡,也不会像那些学生一般震撼悲哀,更不会哭泣流泪。

大多是沉默。

纵然他们有一同来的,彼此也有可能是朋友或者亲人,但是经历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整个山头之上,就是这样一番场景。

凤长悦闭上眼,任由赤心之炎在体内一遍遍的温润着受损的经脉和内脏,而不断吸收的灵力,也终于减轻了虚脱的感觉。

虽然外表看起来,她衣衫凌乱,满是血污,实际上里面却是好了很多。

感觉到一道目光似乎在看着自己,凤长悦睁开眼,眸色清冷的看去。

季明城半跪在低山,抱着苏烟的身体,眼睛却看着凤长悦,看到她抬头,也并不避讳,直直对上。

他俊朗的面容上,满是血迹,显得异常的凄惨,半跪在那里,似乎也受了不轻的伤。

怀里紧紧抱着昏迷不醒的苏烟,看着有些凄惨。

虽然瞧不见苏烟的模样,但是凤长悦也知道此时的苏烟,必定是此生最为凄惨的模样。

她眸色之中,闪过毫不掩饰的杀意。

季明城,活的够久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凌厉的气息,季明城神色有了一瞬间的灰败。

凤长悦手指微动。

“明城,苏烟怎么样了?”

忽然一道人影迅速靠近季明城,看到他怀中抱着的苏烟,立刻急声问道。

是海涅学院的老师。

凤长悦微微收敛了神色,垂眸。

季明城也立刻转开了目光,有些担忧的说道:“苏烟的情况不是很好,虽然我已经将丹药给她服下,但是如果不及时医治,只怕她……”

说着,他微微松开了手臂,让那个老师能够看到苏烟此时的状况。

“啊!”

那个老师突然一声惊叫,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震惊而惶恐。随即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动静过大了,连忙让自己镇定下来,只是终究没有再靠近,眼神也有些飘忽,似乎不太敢看苏烟。

“她、她这是怎么弄的!怎么会这个样子!?”

这个老师心中惊怒交加,苏烟竟然、竟然…。

这让他们怎么和苏家交代!

季明城沉默了一瞬:“照壁阁中,我们遭遇了很大的劫难……差点死了。能够生还,已经是极大的幸运。”

那老师顿了顿,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照壁阁之中死了的何止一半?

还活着,确实算是幸运。

但是……

苏烟这样子,还不如死了!按着她的性子,以及苏家的权势,她醒来,学院必定没有好日子!

“唉!”那老师重重叹了口气,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好说什么,思量再三,还是留下一句,“你好好照顾着,回去再说。”

季明城点头。

那老师满脸哀愁。

凤长悦冷嗤。

季明城的眼神从苏烟面目全非,几乎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的脸上扫过,面色无波。

可怕吗?

活该罢了。

随即他抬起脸,最后看了一眼凤长悦,又很快移开目光。

凤长悦眉头微蹙。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季明城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说不上来的感觉,却让人心中不舒服。

想不通就不想,反正很快,她会找到机会解决了他。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苍离。

她起身,开始找寻苍离的身影。

她记得,在大殿即将崩塌的一瞬间,苍离已经赶到。

虽然不知道羽千宴为什么选择用这样极端的手段,将整个照壁阁都毁了,所有的人都出来了,但是她始终有些不放心。

她极目望去,仔细在里面搜寻着熟悉的身影。

但是人太多了,场面也很是杂乱,她只得向前走去。

刚刚迈出一步,身后就忽然袭来一阵冷风。

她豁然回首,右手银光一闪,匕首随即就要飞出!

一只手臂挡住了她的攻击。

凤长悦一惊。

这人竟然能够这般轻易的靠近她,并且这般快速的反应过来,挡住她的攻击,必定不可小觑!

她抬眸看去,却见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儒雅有礼,风度翩翩。

正是那个几次出口提议的中年男人。

凤长悦眼睛微微眯起,手上的力量却是丝毫不减,二人就这样僵持了片刻。

旁边斜斜靠着石头的那个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即往自己胳膊上的伤口上撒了药,而后用牙齿咬着一块衣服上撕下的布条包扎。

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蹲在地上,抱着一个残缺不全的女子尸体痛痛哭不已。

除此之外,这个角落竟是没有其他人,也就方便凤长悦毫不迟疑的出手。

“你想做什么?”

她冷淡开口,眼睛像是锐利的刀锋,从南宫叶的脸上刮过。

南宫叶瞬间觉得浑身一冷,但是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温和的笑容,似乎不以为意。

“是在下唐突了,从背后跟凤小姐打招呼,让你误会,是在下有欠妥当。”

说着,他脸上露出几分歉意,同时将手臂撤回,全不在意的样子。就连凤长悦的匕首还在眼前,他也好像完全不担心,解释道。

“哦,凤小姐也许不认识在下。”他拱了拱手,“在下南宫叶。看您似乎是在找人?应该就是苍离院长吧?”

凤长悦缓缓手收回手,神情也似乎放松了一些,淡淡道:“没错。”

南宫叶当即笑了,即使已经人到中年,但是这一笑,仍然可以看出几分年轻时候的俊朗模样,仿若春风拂面,让人心情舒畅。

“凤小姐也许不知道,当时在下是随着苍离院长一同上的大殿。”

凤长悦眸色微变。

虽然当时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大殿之内,以及刚刚赶来的苍离身上,但是确实隐约记得,似乎有一道人影,在苍离之后。

她面色柔和了几分,只是声音依然冷清:“原来如此。”

“出来的时候,我和苍离院长是一起的,只是他似乎也忙着找你,所以先一步去往那边了。”

说着,南宫叶手朝着某个方向一指。

“看,人就在那儿呢。”

凤长悦转头看去。

几乎是立刻,她就看到了苍离。

他正组织着学生们聚齐,但是双眼不时的往四周看去,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她抬脚往前走去。

忽然一大人影,重重的朝着她撞过来!

她眉间微蹙,脚步立刻停下,同时一脚飞踢出去!掌心微动,闪过一丝淡淡的金色。

但是来人即将撞到她脚上的时候,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倒,脚下一滑,身体一扭,用一种很是怪异的姿势朝着她扑来。

凤长悦忽然闻到一股异香,立刻心神警觉,脚步一动就要后退!

然而此时,她突然发现身体竟然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

身前的那人,突然抬起了头,阴森的看着她,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来!

而左边也突然遭到袭击!那个刚刚包扎好伤口的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突然如同猎豹一般,朝着她迅猛扑来!手掌中赫然一片银光闪烁,竟是四把泛着幽幽蓝光的飞刀!直冲她身上四大要害而来!

右前方原本抱着尸体哭泣的男人,也忽然一个铁板桥翻过身来,从半空之中直直飞来!双手成爪,带着强大无匹的灵力而来!

前方竟是被瞬间被堵死!

然而就在此刻,身后的南宫叶,也忽然出手!

一柄带着倒刺的银钩,忽然出现在他手中!隐约带动能量波动!直接照着凤长悦的后心而去!

若是被击中,必定连皮带肉被扯掉!

不过眨眼时间,前后左右,全是敌手!生路全部被封死!

正巧此时,苍离似有所觉,看向这边,然而已经晚了!

生死一瞬!

------题外话------

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走。咳咳,更新少不敢多说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