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21 愿她不知

这一声,像是惊雷。

先祖惊怒交加的看着羽千宴:“千宴!他们两人私自闯进大殿,还对我多有不敬,此时更是意图杀害于我,将整个大殿毁去,你怎可置之不理?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我置于死地吗!”

羽千宴眼神之中,似有波澜,明明是坐在王座之上,却似乎有些疲惫。

但是他没有动。

先祖看了一眼凤长悦,神色微闪,立刻说道。

“你若是心疼这个女子,不愿杀她也可。只要将那个男人杀了就行!”

原本他还想说,天下女子何其之多,依着他的身份地位,还有这般的风华,这般的能力,又何愁找不到合心意的女子?

但是此时,他看着羽千宴从那女子醒来之后的神色变化,就已经猜出他不会这般作为。

年轻人总是会做一些傻事,哼。

但是此时已经不是说教的时候,生死之境,必须速战速决!

那个女子,他舍不得,可是那个男人可是他的情敌!他总归能下手吧!

先祖的声音在一片震颤不已的大殿之中,依然沉凝,像是巨石沉沉砸下!

半空的交战依旧焦灼,两种神火形成的“乂”字不断割裂着那铺天盖地的威压,像是要从下面杀出一条血路来。

但是这里毕竟是先祖的地盘,他汇聚整座王城的力量给出的致命一击,又怎么会这般轻易的被解决?

但是先祖心中明确的知道,他再强悍,此时也不过是一缕残存的意识,威力不足自己生前全勤的十分之一,能够发出这一击,已经耗光了他的能量。更何况,此时羽千宴已经继承了传承,他本就活不久了!

二者僵持,他必定是劣势的那一个!

不过他也看出来,那个女子虽然突破成为灵皇,但是境界不稳,这一击也已经掏空了她的力量,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虽然实力不容小觑,但是经历一路攀登天梯,还有殿外的困境,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基本上是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也就是说,现在双方基本是持平,各有强弱。

所以此时的羽千宴,就是决定战局的那一个!

他的声音仿若洪钟,在三人的耳边炸响。

“将他杀了,她就是你的!”

凤长悦和轩辕夜的手紧握,听闻此话,眸色微惊。转瞬即逝。

这话的潜台词……

是什么时候的事?她竟然一无所知!

她顾不上回头去看羽千宴的表情,只是小脸微冷。

若是……他真的这么做,别怪她不顾先前情谊!

她转头看了一眼轩辕夜,却见轩辕夜的脸上,并没有一丝不悦或者愤怒,反而十分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事情一般。

凤长悦唇瓣微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轩辕夜看着她的眼睛,湛黑如同最纯粹的黑玉,清澈干净,即使此时面临生死,也依旧淡定沉凝。

里面只有一个人。

是他。

他忽然泛起一丝笑意,即使是满血污,也不损他周身清贵。

她不知道,也是正常。

那个男人的心思,隐藏的太深,他知道,纯粹是男人之间的直觉。

她以为他会生气?

不,他不会。

他放在心尖的女子,自然是这世上最好的,当她逐渐变强,就会展露越多的风华。自然,也会吸引来某些人的目光。

可惜,他绝对不会放手。

他手指微微摩挲着她的掌心,似乎在安慰。

凤长悦本来就不是很在意这种事情,见轩辕夜这安心的模样,也就放了心,根本没想更多。

羽千宴怎么做,她都会想办法应对。

凤长悦看向先祖,虽然是仰视,却依然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就算杀了他,我也绝对不是任何人的!想要我们的命?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身!”

轩辕夜却是没有说话。

他心中有预感,那个羽千宴,不会动。

先祖冷笑连连,真是好大的胆子!这女子,以为仗着千宴喜欢她,就这么放肆!等千宴将那个男人杀了,他自然回想办法将她也杀掉!

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在千宴身边!

“千宴,你还在等什么!?”

先祖豁然看羽千宴!

羽千宴眉间生出一抹难以掩饰的疲倦,眸色晦暗,淡漠如雪。

他一身的衣衫尽破,身上还有很多的血迹,有他闯出黄沙镜的时候受的伤,更多的是他接受传承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先前他的血液几乎全部流光,都被身下的王座吸收,连带着此时,远远看去,竟是那金色的王族上,也泛着猩红的血色。

他整个人陷在王座之中,竟然似乎带上了几分难以名状的凄艳。

但是几人都知道,此时的他,绝对强大!

羽千宴忽然动了!

先祖眼前一亮!

凤长悦周身肌肉瞬间紧绷,连带着怀中的小白都竖起了毛,紧张的等待着。

若是他敢欺负主人,它一定会让他好看!

轩辕夜凤眸暗沉,深沉莫测。

气氛凝重,一触即发!

……

“院长,您真的要上去吗?”

“院长,您还是在考虑一下吧!这上面着实危险,您不能冲动啊!”

“是啊!苍离院长,您刚刚耗费了精力带我们出来那绝境,怎么能够立刻选择登天梯?灵皇境界的强者都无声陨落,虽然您实力强悍,也要小心为上啊!”

广阔无垠的雪原之上,一群人喧嚣不已,都在劝阻着决心上天梯的苍离。

看着苍离一脸坚决的样子,就连不是伽陵学院的人,都有些动容。

不过是听说自己的徒弟昏迷被人带上去,甚至没有亲眼证实,竟然就这般利落的决定前往未知险地。

这样奋不顾身,着实让众人吃惊,也让人感慨。

一群人接连出声劝阻,也没有丝毫用处。

“我意已决,不必再劝。”

苍离的声音清淡,却瞬间让所有人都失了声。

他朝着那天梯之下而去。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步伐稳健,脊背却已经微弯,都是目光复杂。

有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蒂亚站在最前面,一向欢快的脸容上,也带上了几分凝重。

她也想要上去,但是她不会去。

她虽然性格大大咧咧,但是不是傻瓜。现在的她,上去了,也只是死路一条,甚至还有可能成为院长的累赘。

她知道轻重。

穆克习惯了她一贯的咋咋呼呼,此时她安静下来,竟是有些不适应,看看苍离,再看看她极少露出的严肃的神情,以及心中一颤,更加不敢说话了。

唯有卡西尔懒懒散散的在旁边扇着扇子,桃花眼中一片潋滟,看着分外妖孽。

“又不是去送死,这么悲悲戚戚的干什么?那老家伙……哦不,那个什么院长,实力不弱,倒是用不着你们担心,有这时间,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恐怕再过一会儿,就要有人冻死了!”

蒂亚立刻回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娘娘腔,待会儿你可别第一个死了就行!”

卡西尔语塞,原本就要脱口而出的话在瞧见蒂亚微红的眼眶之后,尽数咽了下去。

“……有什么好担心的……”

若是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他都会担心,但是……

上去的,可是那位啊……

凉凉的扇风,他有些不平。

他心中,甚至连万一都不去想。

因为只要是他,就绝对可以做到任何事。

就算是地狱,他也会杀了阎王,翻云覆雨!

但是其他人都不知道轩辕夜,甚至没有几个人关心究竟是谁将凤长悦抱了上去。

恰如卡西尔所说,更多的人在担心自己。

已经有人浑身冻僵,甚至冻伤了。

再这样下去,他们也绝对要面临生死的!

蒂亚再次扫了他一眼,鄙夷更甚。

“骚包。”

这样冷的环境,他竟然还扇扇子,真是够了!

卡西尔眉眼弯弯,似乎心情不错。

但是其他人则没有这般轻松。

眼看着队伍的主心骨苍离离开,很多人都心生惶恐。

看着苍离,就像是看着最后的希望离开。

但是苍离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了眼前的天梯之上。

他神色肃穆,抬脚——

“苍离院长!等等!”

忽然一身温和的声音传出,苍离一愣,转头看去。

“南宫?”

说话的人,正是南宫叶。

南宫叶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

“苍离院长,在下也随你一同上去罢!”

苍离一惊:“…。为何?”

南宫叶微微蹙眉。似乎很是担忧。

“依在下看,这里也着实危险。恐怕唯一的生路,还真的在这天梯之上,不若咱们一起上去,还能相互有个照应。说不定能够早点找到出路,也能救出凤小姐。”

苍离神色微动。

“好!咱们一起!”

众人神色各异,却都是沉默。

南宫叶很快就跟了上去。

二人一同消失在漫天风霜之中。

只剩下一行人等,静默等待。

……

“千宴!”

先祖再一次看向羽千宴,眼神之中,有着隐隐的期待和兴奋。

只要他出手!今天这两人必死无疑!

羽千宴闻声抬起头,彷如冰雪一般淡漠脸容,似乎增添了一丝锋锐。

那是继承了先祖的传承之后,发生的变化。甚至因为境界突变,他周身也带上了几分威严。

但是他的眼睛,一同以往,看不清情绪。

他高踞王座,似乎是天上的王者,带着尊贵不可侵犯的姿态,令人仰望。

他的目光,从先祖身上,落在她的脊背。

凤长悦似有所觉,忽然回头。

大殿之中依然狂狷的风,吹起她的黑发,像是无数次在脑海中浮现的场景一般,翩翩欲飞如同黑色的蝴蝶。

甚至连脸上冰冷的神情,也那般相像。

羽千宴唇角微弯。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眸色决绝,身后万千璀璨火光,都比不上她眸色明亮若星辰。

而现在,她依旧这样,神色冷冽,身后是无数纷飞的乱石,黑玉般的眸子依旧一片冰寒。

她的眼中,终于曾有一刻,是他。

他薄唇扬起的弧度,似乎连眉梢也沾染了几分悦意。

随即,他的右手抬起——

无数雄浑的灵力,忽然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和先祖施展的竟是同一招数!

但是不同的是,他显然掌控力更强!

凤长悦甚至能够隐约听到那从每一个地方传来的虔诚的尊崇!

那是绝对的服从!

那是绝度的力量!

此时的羽千宴,得到了传承,不仅实力更上一层,更重要的是,整个照壁阁,都已经是他的!

一举一动,都跳不出他的神识!

他可以随意调动王城的力量,而且更加占优势!

轩辕夜冷眼看着,手中银光微闪。

羽千宴手下,很快形成了一股小小的圆球。

让人惊异的是,那圆球之内,赫然是一座小小的王城模型!

前所未有的威压,忽然降临!

整片天地忽然变色!

先祖先是一惊,又是欣慰。

想不到他竟然直接用了这一招,也好,一下子清理干净,倒也省事。

同一时刻,整个王城都忽然剥落了暗沉的颜色,变得恢弘大气美轮美奂起来!

像是得到了重生一般,蕴含着无数的力量!

凤长悦不知道羽千宴在做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不安。

轩辕夜眉头微皱,他竟然……

“长悦!”

一声呼唤,突然从殿外传来!

凤长悦猛然回头,正好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容——师父!

不过是几天不见,他竟然似乎苍老了十几岁,脸上也有了沧桑疲惫的痕迹。

甚至,他的身上,还有着数道血痕!

凤长悦惊呼:“师……”

话音刚出,羽千宴手中的小王城,朝着凤长悦而来!

刚刚历尽艰辛赶来的苍离和南宫叶还来不及喘息,就愕然看到一道白光,笼罩了凤长悦!

“长悦!”

苍离的喊叫淹没在巨大的轰鸣声之中!

一霎间,整座大殿突然坍塌!无数烟尘沙石全部飞起!

一抹刺眼的光,突然从大殿之中放出!照耀了整个王城!

巨大的塌陷的声音,从王城的每一处响起。

……

强大的挤压感传来,整个人似乎都要被碾压碎掉一般。

但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好像有什么在压制着。

凤长悦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碎了,却仍在死死咬牙坚持。

面前一片耀眼的白,看不到任何场景,任何人。

但是她依旧安心。

因为她的手,被紧紧的握住。

鼻端萦绕着熟悉的冷香,虽然掺杂了浓郁的血腥气息,但是她依旧一下就感受到了。

随即,她被一个宽阔坚韧的怀抱抱住。

他没有说话。

她也没有。

只是也伸出手臂,抱住了他。

顾不得去想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子,顾不得去问发生了什么事。

只要彼此依然活着,就是最好的。

她知道,他在犹豫。

犹豫告别。

她仰头,忽然狠狠的咬在他的唇上。

血腥气弥漫。

似乎是要将心中的诸般情绪都倾诉出来,她咬的很用力,甚至有些颤抖。

若不是为她,他不会像现在这般,身体虚耗,遍体鳞伤。

若不是挨着他这般近,用灵力探查了一番,她纵然猜到他身体受伤,也不会料到,竟然已经这样千疮百孔。

她恨恨的啮咬着,片刻之后又心疼不已,将他唇齿间的血全部咽下。

溶于骨血。

他似是感觉到她的怒意,只是微微张开唇,任由她肆虐。

挤压的感觉更甚。

凤长悦忽然推开了他,狠狠说道:“轩辕夜,若是下一次见你,你还敢受这么重的伤,我绝对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轩辕夜疼惜的擦去她唇边的血迹,似乎并不害怕。

他点点头,轻声道。

“好。”

下一次,绝对完完好好的。

一瞬间的失神。她的手忽然松了。

空了。

眼前场景一换,她突然坠落在地。

她睁开眼,看向四周。

熟悉的山头,熟悉的场景。还有数道狼狈滚出的人影。

终于出来了。

……

即将崩溃的王城之中,先祖惊怒的声音传来。

“千宴!你好大胆!”

宫殿已经碎裂,只剩下了一片坍塌的台阶,以及那金色的充满威严的王座。

羽千宴缓步走下台阶,而后一掀衣裾,跪了下来。骨头撞击地面的声音,被淹没在巨大的轰鸣声中。

“请先祖责罚。”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毁了照壁阁!居然还放了那两个人!你是在找死你知道吗!刚刚接受传承就这样做,你是要回了你自己吗!”

“千宴不敢。”

“这般心软,终究难成大器!亏得我对你寄予厚望!”

“千宴绝对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只是辜负先祖,罪孽深重。”

“不过是一个女子!你!罢了!反正我也要消失了,日后的路,你自己走吧!只是你对那女子的感情,终究会害了你!你好自为之吧!”

先祖的身影终于彻底消散。

整个王城已经毁坏的不成样子,坍塌碎裂,断壁残垣,一片凄惨。

他跪在那里,脊背挺直。

那些,他如何不知?

只不过,心甘情愿罢了。

他身体一颤,忍了许久的血终于不断吐出,渐渐染红了衣襟。

他想要擦去,却发现越涌越多,终究自嘲一笑,在乱尘飞石之中,缓缓站起,而后离开。

他愿她不知。

------题外话------

没忍住多写了一千,哼哼,其实偶也很想码字哒,只是要考试不说了嘤嘤嘤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