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20 杀了她!

一道泛着淡淡金色的灵力瞬间激射而出!

随即,一道消瘦而坚韧的身影敏捷的一转,随即身体一翻,竟是接着轩辕夜的肩膀,从他身侧转出,挡在了他的身前,直直的面对那即将落下的强大力量!

铺天盖地的强悍气息几乎让人难以呼吸,还未靠近就已经感觉到了那凌厉之极的威力!

似乎下一瞬间,就能够割裂人的身体,粉身碎骨!

但是这一切,在轩辕夜的眼中,却都已经化作了烟云。

他的脊背和她紧紧的贴着,甚至能够隔着凌乱不堪满是血迹的衣衫,感觉到那股淡淡的温热。

像是从极寒之地,突然涌出的一股温泉,将他的心都熨帖。

那些一路上的焦灼,疼惜,担忧而在欣赏留下的痕迹,此时竟是似乎被完全的抚慰,一点点的修补起来,连带着整个人都变得温暖起来,而后变得灼热,甚至连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他背对着她,竟是不敢回过头去看一看。

若这是梦,只怕是他此生做过最好的梦了。

而他沉湎于此,不愿醒来。

以为曾经面临失去,所以更加害怕失去。

他不愿空欢喜一场,换来更大的绝望。

他的一只手还保持着伸出去的姿势,整个身体都有些僵硬,看起来有些可笑。

然而在场的没有人去笑他。

凤长悦一边全神贯注的盯着那寂静落下的杀手锏,一边还分了心思在轩辕夜的身上。

此时二人背靠背而战,他僵立不动,不发一言,她竟也感受到了他心中的……

害怕。

这想法让她心中一软,鼻尖一酸。

他这般的人物,清冷尊贵,生杀予夺,何曾害怕过什么?

不过都是因为她。

她浑身都散发出淡淡的金色,脸颊上的肌肤显得更加晶莹白皙,五官更加清丽。虽然因为先前长时间的昏迷,她的脸色还有些许的苍白,嘴唇也还干裂着,但是丝毫不影响她此时的气势。

她忽然伸出一只手,往后牢牢的握住了他的。

他浑身一僵,本来暗沉莫测的凤眸,闪过一霎的光。

“阿夜。我在。我一直都在。”

她低声说道。

她柔软微凉的触感那么清晰,声音响在耳畔,像是无数次和他说话时一样,带着几分冷清,和微不可查的温柔。

轩辕夜闭了闭眼,似乎吐出了一口气,而后忽然反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转过身来,站在她的身侧,两人并肩而立。

他的手上还有着无数裂开的伤口,还沾染着已经干涸的暗红色的血迹,这般用力,那些伤口再次裂开,淌出血来。

但是他丝毫不在意,似乎在用浑身的额力气去握住她。

她侧头,他俯首。

四目相接。

一霎流光。

默契十足,坚不可摧。

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流,二人就已经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羽千宴伸出的手还在半空僵立着,就这般落空。

双手空空。

他忽然笑了笑。

琥珀色的狭长的眼睛之中,似乎泛起一丝不可名状的波澜,转瞬即逝。

他很快收手,像是从来没有做过这动作一般。

抬头看去,他们两人站在那里,身影成双。

一道娇小,一道高大,两人似乎周身形成了透明的漩涡,将所有人隔绝在外。

笑意微敛。

胸腹之间一阵翻涌,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嘴角流下,温热的,黏腻的。

他伸出手背,缓缓擦去。

而后往后退去,坐在了王座之上。

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他的面色又恢复成了一贯的淡漠,周身气息似乎更冷。

那强大的力量已经笼罩了整个大殿!

直接朝着二人碾压而来!

金色的大殿墙壁,开始隐隐颤动!就连坚实的地面,也纷纷龟裂!

从大殿的正门口,先祖所在的地方,逐步裂开一道道的缝隙!黑色的巨大缝隙,像是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随时等待着致命一击,将他们尽数吞灭!

转眼那能量就到了眼前!

凤长悦周身忽然燃起了剧烈的火焰!

而后,她的右手轻抬,竟是瞬间出现了一簇玫瑰金色的火焰!

先祖原本带着几分阴寒的脸色之上,瞬间浮现了几分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

“这、这是……。”

神火!

这般的炽热,这般的威压,显然是神火无疑!

这少女身上,竟然还有着这样的杀手锏!

他脸上神色迅速变幻,紧紧的盯着那几乎将整个大殿的温度提升的火焰,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样的颜色,是神火榜上的第几位?为何他竟是完全没有印象?

然而现在的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去深究那究竟是什么火焰。

而且因为奥斯帝国王室也掌控着一种神火,所以他倒是没有其他人初见时那般震惊。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抛之脑后。

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将这两人杀了!

凤长悦体内的灵王之晶,突然疯狂的涌动起来,无数的灵力朝着四肢百骸而去!

她周身气势暴涨!

她湛黑的眸子明亮至极,像是暗夜星辰!锐利,凌厉!

而后,在她的周身,竟是突然出现了数道灵力漩涡!甚至因为太过灵力太过浓郁,她身边都隐约有了一丝丝的白色雾气!

这一幕着实让几人都震惊了。

她、她竟是在晋级!

只有在晋级为灵皇的时候,周围才会出现这般浓郁的灵力!因为那是天地感感应到有灵皇产生,才会在一瞬间凝聚起来的灵力!

只有借着这般丰沛的灵力洗涤,才能得到足够的支援,充分淬炼灵王之晶,直到晋级成功!

她未免也太大胆了!

先祖纵然只是一个虚幻的存在,此时也似乎感觉到了从心底泛起的一股凉意,直窜天灵穴。

这、这个女子,竟然这般胆大妄为!

从未有一个人,敢在对敌的时候,选择突破晋级为灵皇!

一般人晋级之前,都要尽量服用丹药,保证晋级成功,纵然没有这条件,起码也要找一个安静的处所,完全闭关,而后安心晋级才行!

因为从灵王晋级为灵皇,是修行者的一个大坎!

无数天才曾经倒在这个门槛上,轻则重伤再难精进,重则身死魂灭!又被称为“生死门”!

然而现在,这少女竟然、竟然!

先祖的脸色变得十分精彩,甚至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哼!自作孽,不可活!这般自大,早晚死在自己手上!我倒要看看,这天底下,是否真的有人,能够一边厮杀,一边突破成为灵皇!”

不过片刻,先祖就冷哼一声,眼神浮现几分不以为然。

这般作为,现在看起来倒是勇猛有余,到最后肯定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他纵横大陆那么多年,从未见过这般人物!

就算是那些天才中的天才,也绝对不敢冒这个险!

看来,这少女八成是苏醒过来,脑子还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呢!

轩辕夜虽然微惊,但是他相信她,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手握的更紧,浑身都调动起来,一旦有什么异动,他可以挡在她前面。

羽千宴看着那个浑身都散发着淡淡金色的消瘦背影,如何不知道她此时在做着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情?

他眼中像是笼上了一层雾气,看不清晰。

只是一瞬!

凤长悦就瞬间突破了灵王,正式踏入灵皇境界!

无人瞧见,此时她的体内,原本晶莹剔透的灵王之晶还在不断的涌动!

而后,九根尖刺缓缓融进灵王之晶之中,逐渐形成了一个圆球状,看着竟是有着淡淡的威压散发出来!

原本隐藏在灵王之晶里面的赤心之炎,此时也逐渐蔓延开来,在周围不断的灼烧!

灵王之晶非但没有任何不适,反而如鱼得水一般,变得更加润泽活泛。

随着赤心之炎的淬炼,灵王之晶逐渐再次生出了一根尖锐的刺!而且周身都染上了一层清淡的金色!

似乎是从里面透露出来的颜色,终于显露了一般,虽然不耀眼,却隐约带着几分无上的尊贵。

同时,它还在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灵力,而后转化为自己的能量!

凤长悦甚至能够听到突破的时候,丹田之中响起的声音。

她这般做,也不是莽撞而为的。

在进入照壁阁之前,她体内的灵力就隐约有了晋级的征兆,那是因为吞噬了赤心之炎之后,本身的境界自然就得到的提升。但是因为担心基础不牢,她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境界,将那些力量夯实,完全化为自己所用。

而今日照壁阁之后,她经历了几次生死厮杀,经验更足,突破,更是只差了一个契机。

而绝对没有人想到,那些险些要了她的命的小小冰晶,正是这个契机!

那些冰晶,却原来是蕴含着极大能量!

那种东西,连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甚至原本当她的灵王之晶被冰冻的时候,她也一度以为必定会遭遇生死大劫。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当她尝试用赤心之炎从灵王之晶里面突围,将那些冰晶融化的时候,那些冰晶非但没有融化,反而越发的冰寒。

那是几乎将灵魂冻结的寒冷。

所以那一瞬间之后,她的神识就困在了里面,任由小白怎样呼唤,她都没有感应。

那是她在抗争。

冰晶和赤心之炎对峙了很久,她没有办法感应外界,只得一心扑在这上面,想办法将那些冰晶全部解决。

一次次的灼烧,一次次的围剿,一次次的失败,甚至面临着一次次的冰冻。

两股力量在她的身体之内不断交手,形成了一场拉锯战。

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轩辕夜会觉得她身上一阵热一阵冷的缘故。

然而就在她不知道这拉锯战要进行多久的时候,天堂火竟是突然出现,而后二者全部吞噬!

原本她以为,两者都是神火,面对冰寒的东西,作用应该差别不大,但是直到那时,她才恍然记起,天堂火还有着一个最为隐秘的作用——吞噬!

凤长悦没有想到,天堂火不仅仅吞噬神火,居然连这东西都不放过。

不过终究,她是占据了上风。

她的身体也逐渐不那么冰冷,甚至意识先一步清醒。

其实在他进来大殿之前,她的神识已经苏醒,只是没有办法动弹。

他为她所做的那些,她全都知道。

她细细的摩挲着他手上的伤口,心里的万般情绪堵在心口,难以描述。

这些,不过是万分之一罢了。

她眸子亮若星辰,忽然右手狠狠劈下!

一道火线,瞬息而出!

而在那条玫瑰金色的火线飞到半空的时候,竟是忽然分裂成了两道!一道赤红,一道灿金!

先祖终于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这是两……”

两种神火!

就在这一刻!两道火线在半空之中忽然再度教交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乂”!带着无尽的杀伐之意,迎着那强大的来自王城各处的能量而去!

相撞无声!

一*的能量开始朝着四周散去!

地上的裂缝更加巨大,不断有乱石从上面滚落下来!周围的金色墙壁,也出现了一道道的凹痕!竟是那能量的余波所致!

整个宫殿都在剧烈的颤抖,可见这撞击威力多大!

凤长悦这一击,几乎耗光了体内的灵力。从那个“乂”字成功的形成,她的脸色就有些苍白,但是双眼异常明亮凛冽,看着半空!

那个巨大的“乂”就像是一把锋利的镰刀,疯狂割裂那笼罩下来的能量!

先祖的身体瞬间虚化了不少。

半空还在僵持,先祖脸色难看之极。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有着这般手段!

身带两种神火不说,竟然在厮杀过程中强行突破为灵皇,没有造成任何糟糕后果不说,反而越发的强悍!

毕竟灵皇和灵王,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这也是凤长悦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晋级的原因。

灵王,纵然她再厉害,也不可能抗衡这般存在,唯有突破成为灵皇,才能得到一线生机!

这一切,轩辕夜如何不知?

他心中暗责,自己最后竟是还要让她冒着这般危险去抗敌。若不是他……

凤长悦似乎感觉到他心中所想,忽然扭头冲他一笑。

那般璀璨。

熨帖了他的心,也刺痛了别人的眼。

一片飞沙走石之中,先祖的声音有些凄厉。

“千宴!杀了她!”

------题外话------

备考中更新少默默爬过,上传了半个小时真是内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