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19 终于苏醒!

“将她给我。”

冷淡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不可觉察的颤抖。

轩辕夜抬眸,唇边泛起一抹冷笑,手臂却是抱得更紧,冷嘲出声。

“你疯了?”

羽千宴这动作也是让先祖一愣。

“千宴,你在做什么?”

他刚刚接受传承,身体的各方面都还没有稳定下来,怎么就忽然做出这样的举动?

他立刻看向轩辕夜怀中昏迷着的女子,难道……

他睁大了眼睛,随即生出一股怒意,看向羽千宴。

“千宴!继续啊!管这些事情做什么!?”

羽千宴似乎没有听到,只是固执的按着轩辕夜:“给我,我能救她。”

轩辕夜眸色微沉。

先祖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之极。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有办法救她?他可知自己要为此付出何等代价!

“千宴!”

羽千宴伸出手:“快。”

轩辕夜看着他的眼睛,一瞬间,就确定了他心中此时竟是真的要准备救她。

手臂微松,但是心中终究是怀着一丝谨慎,所以看起来似乎依旧不为所动。

羽千宴看着轩辕夜谨慎的姿态,此时若是再不知他是谁,他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这个男人,分明是那个神秘强大的男人,轩辕夜。

也是,她心上之人。

虽然他的脸上带着面具,但是周身的气势依旧清贵无双,而且一双凤眸也依然闪烁着莫测的光芒,再者,若不是他,又有谁,能够带着昏迷的她,来到这里呢?

甚至……

羽千宴微微垂眸,看向凤长悦。

纵然此时昏迷,但是她的手,依然紧紧的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臻首埋在他怀里,只看到一片细腻光滑的下巴。

如若不是她愿意,又怎么会在意识不清的时候,这般依赖一个男人?

他心中像是巨大的河堤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缓缓的渗出苦味。

看到轩辕夜依旧警惕的看着,羽千宴神色依旧淡漠,狭长的眼睛之中,划过一丝暗光。

“若是晚了,就连我也救不了她。”

轩辕夜此时身体已经接近虚耗,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也知道自己是救不了她的,眼前这个男人……

此时倒是未必不可信。

小白窝在凤长悦的怀中,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看了看羽千宴,有些愣神,下意识的去看轩辕夜。

这是怎么?

两个男人只是短暂的对峙,就默契的定下了契约,达成了一致。

轩辕夜微微将她的身体送出。

羽千宴伸出手去。

两个人的手上,竟然都是血迹斑斑,但是此时,二人都没有在意这些了。

她最重要。

先祖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简直气得要死。

这小子,原本他以为是个能成大器的,想不到居然也是个为了一个女子,就舍弃一切的人!

这样的人,没有资格继承他的传承!

但是此时,羽千宴已经基本上完全完成了流程,就算是他,也无法挽回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那个女子!

唯有斩草除根,才能为他断绝一切念想!

这样,他才能心无旁骛的修炼,成为这大陆上的顶尖高手!

挡在他身前的障碍,全部都要清除干净!

先祖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寒的光芒,一瞬间周身似乎带上了凛冽的杀意!

现在劝阻是没有用的,先解决了他们在说也不迟!

想到这里,先祖忽然仰天一啸!

一声让人心神战栗的嘶鸣,忽然从大殿之中传出!响彻整片空间!

整座暗灰色的王城,突然从四个不起眼的角落,亮起了一点点的微光!

而后这微光逐渐扩大,竟是像是剥落了一层外壳一般,逐渐显露出来里面恢弘大气的建筑!

有明亮的色彩直冲天际!

从四个角落,纷纷而起!

而处在最中间的最为庄重的大殿,也忽然熠熠生辉!

从四个角落燃起的光明,极为快速的向着四周扩散!

原本暗沉如同水墨画的王城,似乎正在褪去它掩盖的颜色,露出它原本的面目!

辉煌,大气,尊贵!

那些暗沉的色调正在快速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恢弘无比的王城!

没有人知道,此时正有无数细微的力量,从王城的每一处浮起!缓缓的朝着中间的宫殿而去!

从街道上,从小摊上,从护城河中,从田野之中……

一点点的汇聚!逐渐积累成了巨大的威压!

似乎是那从宫殿之中传出的嘶鸣声,唤醒了争做王城!

只等着某一刻,这沉寂了千年的王城,就会呈现出它原本的巍峨面目!

……

而这一切,处在照壁阁的众人,则是丝毫不知。

从四镜之中闯出的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是全部都汇聚到了冰雪镜。

在雪山山脚,天梯之下,所有还活着的人,都几乎已经抵达。

苍离等人此时已经顾不上解释自己一行人是怎么遇到,又是怎么出来,机缘巧合到达了这里。

因为此时的境况,已经非常糟糕。

因为周围的温度,还在不断降低!

天上飘落的大雪,似乎永远不会停止,而温度,也在明显的下降!

纵然是灵皇境界的强者,也已经开始用灵力护体!

但是这种温度,已经不是这等方法可以解决的了的。

那些实力稍微弱一些的学生,此时已经不敢开口,因为一旦说话,那些雾气就会瞬间结成冰凌,甚至连舌头也难逃一劫,似乎无数的冷气朝着嘴里灌去,差点将人的舌头冻掉。

睫毛上,眉毛上,都已经染上了晶莹剔透的冰霜。

很多人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苍离仰头看了一眼似乎没没有尽头,掩盖在漫天风雪中的天梯,神色肃穆。

他已经听说了关于这天梯的诡异,也知道了先前登上去的人几乎都已经死去,这上面不知潜藏着怎样的危险。

但是同时,他也猜测,这上面,八成有着出去的办法。

苍离向来和蔼可亲的脸上,此时分外严肃。

北星的长老一声长叹。

他如何不知苍离心中所想?

上去,危险重重,不上去,在这里,只怕也是死路一条。

他们这些人倒是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但是那些学生已经受不住了。

很多灵王境界的学生,都开始浑身僵硬了。

再这样下去,等着他们的,也是死!

苍离皱着眉,周围人也都在看着他。

某个程度上来讲,他是这里实力最强的,也是威望最高的,此时面临绝境,众人自然下意识的把他当做了主心骨。

更何况,方才跟着苍离一同出来的那些人,纵然很多人不是伽陵学院或者新月学院的学生,经历够那般艰险之后,也都觉得还是苍离比较可靠。

此时都看着他,希望他能够再次带着他们活着出去。

气氛沉凝。

此时在这里的人,已经不足进来时的三分之一。

很多人,包括学生,都已经死在了别处。

也因此,显得更加凝肃。

“苍离院长,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坐在这里等死吗?”

有人终于忍不住开口。

苍离皱眉,还来不及开口,就被人插了话。

“不然还能怎么办?若是想要上去这天梯,只怕死得更快!先前上去的人,哪一个活下来了?刚才不还掉下来了一堆……”

插话的,是一个北星学院的老师,长时间的绝望等待已经消磨了他们的耐心。加上先前看到了那般血腥凄厉的场景,此时心理压力巨大,说话也就急了些。

那人被噎住了,结巴道:“……那、那呆在这里,也是等死啊!”

一时间静默无声。

“大家都别吵了,依在下看,咱们还是慎重考虑,再做决定吧!万万不能轻易丧了命啊!”

即使是寒冷的环境之中,这声音也仿佛三月春风,让人觉得一阵舒适。

众人看去,竟是先前进来时,就一直风度翩翩的那中年男人。

他神色平静,唇角带笑,竟是没有一丝狼狈。

这样子,着实让人心生好感。

就连苍离,也似乎认真的听了他的话。

“南宫兄说的有理,咱们不可贸然行进,率先失了先机。”

南宫叶面露愧色:“在下也是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能够出去了,实在是惭愧。”

苍离对他印象颇好,这男人一路上倒是真的没少帮忙除了他,众人最为推崇的,也就是这个南宫叶了。

‘南宫兄不必自责。现在咱们一起想办法,说不定还是可以出去的。“

南宫叶点头,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转头问道:”诶,敢问诸位,这先前上去的人,真的是一个人都没有活着的吗?“”自然没有。“

有人快速回答。

南宫叶等人脸上纷纷露出失望之色,若是这样……”……也不一定。先前上去的那男人,说不定还活着呢!“忽然有人反驳。

苍离等人均是瞬间看向说话的少女:”怎么?“

那少女有些怯怯:”……就是,就是一个男人……看着挺厉害的……抱着一个女子,任凭我们怎么劝,他也不听,还是上去了,似乎挺有信心的……也不知死了没有……“

苍离转头问白须长老:”真有此事?“

白须长老叹了口气:这事,倒是真的,只是我看那男人境界,似乎也不过是灵皇。况且怀中还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只怕生还的可能……”

苍离了然。

南宫叶等人脸上也有些失望。

真的不行吗?

只是,怎么会有人抱着昏迷的女子上去?

“你可知那男人是谁?”苍离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白须长老摇头:“背景不凡,但是确实不知究竟是何人。”

现场一片寂静。

“多半还是死了吧……”

半晌,有人低声。

此时的风雪还在不停的落着,地上的积雪已经足足到了小腿。

比这更加冷的,是现场的气氛。

“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众人无比发愁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

“就说了要快点啊!咱们这么慢,肯定赶不上了!”少女嘹亮的声音清晰传来,似乎将冰冻的空间打破。

“……蒂亚,你受伤了,这已经很快了……”憨憨的低低的声音。

“……闭嘴!快点!”

“……哦。”

“丫头!你给我站住!今天要是不把这仇报了,小爷我就不叫……”

“老娘不和娘娘腔计较。”

“你!”

吵嚷的声音,瞬间而至。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都聚了过去。

蒂亚走进,看清的第一眼,就愣住了。

这、这是在干什么?

怎么所有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穆克早就跟在蒂亚身后,见到这场面也是愣住。卡西尔原本还在碎碎念,见此场景,也收敛了神色,用扇子挡住了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潋滟的桃花眼。

“院长?您怎么也在这里?”

蒂亚一眼看到了苍离,当下就直接开口问。

苍离觉得头有点疼。

“你没看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吗?”

蒂亚环顾四周。

哦,好像是。

“院长您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蒂亚奇怪的看看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啊?

苍离觉得头更疼了。

“没什么。”

本来很是肃穆的气氛,被她这么一搅合,倒是轻松了一些。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影出现。

俊朗的面容上此时已经满是血迹,看着狼狈不堪,在他身上,还背着一个人。

这般模样众人已经司空见惯般不在意了,神色都有些沉郁。

季明城走进,就感觉到了不对。先前他已经隐约听到了一些,此时心中就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他看向一个学生,开口问道:“不知,你们刚刚议论的男人,是不是,脸上有一道疤痕?”

“你怎么知道?”有人惊问。

蒂亚一拍脑袋:“院长,那个男人抱着的女子,就是长悦啊!”

“什么!?”

……

无数的力量在朝着宫殿而去。

先祖半透明的身体越发的透明,双眼之中,隐有杀意。

接受着来自王城之中的无数道力量,此时的他,是这里最强的人!

这本就是他的地方,当然由他主宰!

一道难以言喻的力量,铺天盖地的朝着轩辕夜而去!

轩辕夜眉目之间,寒意越甚。

想杀他?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一手脱出,他骤然就要回身相对!

一只柔软而冰凉的手,忽然拉住了他。

冷清的女声,仿若惊雷炸响在他心间,乍起盛开繁花千朵!

“想杀他,先问过我!”

------题外话------

咳咳,想岔了的,都去面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