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18 将她给我

光从宫殿的正门照进,正坐在最高位的那人,身影有些模糊,面容半明半暗,看不清晰。

但是轩辕夜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浑身是血,紧紧闭着眼睛的,不是羽千宴又是谁?

他将凤长悦抱得更紧了一些。

周围的空气忽然有了一丝冷意。

随即,他就看到了羽千宴身前,一道半透明的人影。

苍老似乎已经存活了上千年,虽然只是一道虚影,但是其周身威压强大,甚至高于外面那些灵皇加在一起。

他心中微微一沉:这个人,是绝对的强者!

或者,那不是一个人。

依着他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本质不过是一缕残存的意识,但是纵然如此,他也提高了警惕,眉目虽然淡淡,可是身上肌肉已经绷紧,随时准备出手。

此时此刻,他绝对不会有一丝的托大。

因为每一个小小的因素,可能都会影响到她的身体。

方才见她周身冷意似乎有了一丝融化的迹象,此刻他更是小心。

他没有说话。

半透明的先祖早双手负于背后,微微抬起下颌,神态严肃庄严,不可侵犯。见轩辕夜进来,微微垂下眸子,带着审视的光芒。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能够破掉外面的阵法。而且速度如此之快,手段如此之残忍,实在是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那些灵皇,虽然不是真正的活人,但是也都是他生前一手留下的财富,此时被这个小子毁了个干净,心中早已经覆上了一层怒意。

加上羽千宴正在接受传承,他自然是不愿意任何人进来打扰的。

这个宫殿,除了他最优秀的后代,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进来!

原本他以为,外面那些足可以拦住他,但是此时,这个小子竟然不仅进来了,还是带着一个重伤昏迷的女子!

也就是说,那些他引以为傲的杀手锏,竟是在这个小子面前不堪一击!游刃有余的解决了!这无论如何让他心生不满。

虽然他身上也很是狼狈,甚至气息有些微弱,但是在他眼中,依然是不可饶恕。

那是神圣的权柄被挑战,一贯的骄傲被碾碎的怒意。

他微微眯起来眼睛,看着轩辕夜,而后沉沉开口。

“你是何人?“

轩辕夜凤眸微闪,声音清淡:“来此求救之人。“

先祖微微诧异的挑眉,随即目光就落在了他怀中女子的身上。

他原本只是习惯性的看一眼,然而这一眼,却让他看出了端倪。

他神色严肃起来:“她身上这是!“

轩辕夜手微微收紧,仔细的盯着先祖脸上的表情:“您可有办法?”

先祖定定的瞧着,声音之中带着疏离和凛然不可侵犯的矜贵。

“看这样子,似乎你们果然是从冰雪镜而来。而且,居然招惹了那东西……”

轩辕夜不语。

先祖晒然一笑:“她这伤,只能算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轩辕夜神色微冷,却是没有说话。

“再说,你们擅自闯进殿中,打坏了我的阵法,已经是十恶不赦,怎么还敢在老夫面前提要求?嗯?今日你们若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别想走出这里!”

忽然间,先祖脸色一变,眼中爆发出威严无比的精光,让人心神震颤!

字字如铁,落于心间!几乎将人的心脏都震裂开来!甚至难以呼吸!

若是一般人,只怕就要被他那携带着强大威压的声音给震颤的吐出血来!

然而轩辕夜却神色微变,只是一手忽然捂住了凤长悦的耳朵。神色微冷的看着半空中的先祖。

“我只问你,有没有办法救她。”

他声音很淡,声音也轻,却不知为何,似乎如同惊雷落下,只让人在这寂静中惴惴不安,几欲疯狂。

因为纵然他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甚至狼狈不堪的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也依然无法掩盖那一身风华。

那属于上位者的至尊!

先祖的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

虽然他在上面,那小子在下面,他俯视着他,但是他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竟然就让他心生服帖心思,甚至下意识想要顺从他的意志去做事。

短暂的迷失之后,他猛然清醒过来,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火辣,心中似乎有火焰在灼烧!

虽然他只是一缕残存的意识,但是所有的感觉都十分直观,情绪也十分丰富,所以相当于除了没有肉身之外,和人没什么区别。

虽然羽千宴到来,他即将面临消失的境地,但是骨子中的,属于这个小空间主人的骄傲,却是丝毫没有减少!

他冷笑一声:“小小年纪,脾气倒是挺大。若是能救她,你当如何?若是我不能救她,你又如何?“

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真要是计较,他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轩辕夜并没有被这话震慑,反而眉目之间生出一股淡定沉着的气息。

他看着先祖,绯色的唇经过这一路的厮杀,早已经苍白无色,但是绽开的一抹弧度,依然像是暗夜生花一般,让人沉沦而带着漫不经心的杀意。

“若是能,自然有丰厚酬谢;若是不能……我便毁了这方空间!“

他尾音清淡,似乎在说着一件事不关己的消失,丝毫不觉自己在说着怎样的话。

先祖怒极反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妨实话告诉你,她身上这东西,一旦沾染,绝对没有驱除干净的可能!而她本人,也绝对会死的不能更彻底!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在他的地盘,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对象,居然就想要轻易离开?

这怎么可能!

不过,这话他倒是没有撒谎。

因为这东西,虽然是这小空间的东西,但是产生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而且他也不能掌控。现在这女子竟然沾染上了,那就必死无疑!

轩辕夜周身,似乎有了一瞬间的冰封。

他忽然向前走去!

他目光灼灼,透着一股让人心寒的狠决。

他就不信,若是将这大殿掀翻,还找不到一丝线索!

然而他这一动,却是让先祖的眼皮一跳,心中怒意更甚!

现在羽千宴就在他身后的王座之上,经历着最为关键的步骤,怎么可以一再被打扰!?

面前这小子,未免太不识趣!

今日他这是自己找死,可是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他立刻身形一闪,就拦在了前面。

“真是好大的胆子!不如就让老夫来会会你!“

说罢,双手一动,竟是闪烁着数道灵力,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网,朝着轩辕夜头顶而去!

周围开始出现剧烈的能量波动,就连那灵力的周围,都似乎出现了漩涡!

越是靠近,越是强劲!

轩辕夜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到那几乎将整个人覆灭的力量!

先祖看着那站着不动的年轻男人,脊背依旧挺直,但是在他的眼中,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现在死撑,不过是自找死路!

他会明白,任何的骄傲,任何的手段,在强大的能力面前,都是虚幻!

然而他等待的那个年轻男人跪地求饶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甚至……他脊背依旧挺直!

他竟是生生抗住了那灵力编织成的网!并且一只手迅速的探出,似乎划下一道弧度。

先祖还没有意识到他在做什么,就震惊的看到自己的灵力之网居然被生生的划开了一个口子!

那些力量似乎被什么彻底摧毁了一般,彻底溃散!

他满眼惊骇的看向下面那个男人,空旷的大殿之上,他的身形似乎特别孤独,也应该毫无办法的!

但是当他看到那双深沉几乎不可见底的凤眸,忽然就觉得一股凉意窜上脊背!

虽然他只是残存的意识,却也感知到了那危险的气息!

这、则怎么可能!

他生前是大陆之上绝对的强者!现在即使只是一缕意识,只有先前的三分之一的威力,但是威压仍在,对付一般的强者也是游刃有余的。

纵然是九星灵皇,面临他携带着顶级灵宗的威压,也绝对是必败无疑!毫无反手之力!

但是现在,这个神秘的男人居然……

先祖心中一瞬间就闪过了无数想法,但是充斥心中的,却是恼羞成怒的火焰!

他狠狠咬牙:绝对不能放过这个人!也绝对不可以让他打扰到羽千宴的传承!

面色阴沉,他身体忽然消散!

轩辕夜一瞬间就看到面前的半透明人消失不见了,然而未曾露出震惊之色,却弯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

这样的把戏……他见得太多了!

下一瞬,他身形急动!朝着九阶玉台之上而去!

黑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四面八方忽然袭来阵阵寒风!

细细看去,竟是无数细小的钢针!泛着幽幽蓝光,竟是淬了毒!

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周围墙壁之上,竟然会射出这样的暗器!

而更加让人想象不到的是,在轩辕夜一眨眼的时间,四周竟然站满了半透明的人影!

在他的周围,竟是足足飘着十道人影!全部都是那老头的模样!

轩辕夜被迫停在原地,将怀中人儿护的更紧,眉间一片寒霜。

然而就子啊先祖以为,他会就此放弃的时候,轩辕夜竟然再度前行!看样子,竟是想要硬闯!

先祖紧紧的盯着那黑色人影,万万想不到这般的场景,他居然强行突破!硬是要上去!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十道人影,同时朝着轩辕夜出手!

连带着无数激射而来的毒针,还有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强劲掌风,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外面的天空似乎都暗沉了下来!

天生异象!

无数能量汇聚!

他脸色微冷,这不死不活的东西,竟是想要他的命!

哼,那也得看看她有没有这本事!

轩辕夜脚步不停,穿行其中!逆行而上!

竟是无视身边诸多危险,直直而上!

这般悍勇,竟是看的先祖也是一愣,随即冷笑。

想死还不容易?

有几道人影飘荡在他面前,数道拳头出击!

轩辕夜抱着凤长悦,终究是受到一些牵制,但是这些手段,还不至于将他逼到绝境!

他身上的衣服破裂,因为身上流出的血实在是太多,所以倒是看不出什么异常,也不知他身上的伤口是否裂开,但是脸上神色依旧,冷着眉眼,反击出手!

周身气息微凛,竟是反弹出了那些即将落下的拳头!

先祖一愣。

轩辕夜喉间一阵甜腥,却生生咽下。

他一路往上,脚步稳健,竟是视那些攻击如无物。

先祖彻底震惊。

这人,绝度不只是灵皇境界!

他眉头一挑:难道是、是灵宗!?

这么年轻的灵宗!?

这怎么可能!

在大陆史上,也绝对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然而下一瞬,他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骤然一变,震惊的看着轩辕夜。

那些虚幻的影子,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看着倒是有几分迷幻。

轩辕夜一脚踏上玉阶,忽然侧身,冲着其中一个虚影冷冷一笑,神色睥睨。

“这等把戏,也只是哄着小孩子玩罢了。“

先祖瞬间觉得自己被人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然而,随即,他竟是忽然诡异一笑。

“竟是被你看出来了……不过,晚了!“

数道影子忽然合为一体!

只是这一次,身体竟是虚幻透明了很多。

轩辕夜挑眉,眸色微深。

先祖的目光,却没有落在了他身上,反而落在了他的身后——

轩辕夜心头一跳!豁然回头!

只见原本坐在王座之上的羽千宴,周身气息涌动,竟是有了醒来的迹象!

他先前出于一个特殊的状态,身体的血液几乎全部流淌光,借助王座召唤血脉之力,此时经过先祖的一段时间的拖延,竟是已经完成!

轩辕夜心念电转,忽然听到外面天空传来震慑人心的雷神!

数道闪电霹雳而下!照亮满室!

羽千宴周身气息忽然暴涨!

羽千宴忽然明白,原来先前那股异动,竟不是那个透明人的手段,而是——羽千宴!

他似乎经受了什么特殊的经历,导致了突然的变强!

甚至,他现在的境界,已经突破了灵宗!

先祖得意的笑起来,身体逐渐消散!

羽千宴忽然睁开眼!

一双琥珀色的狭长眼眸,和轩辕夜直直对上!

他一眼看到了轩辕夜怀中的人儿,继而神色微变。

下一瞬,他忽然伸出手,就要将凤长悦拉过来。

“将她给我。“

------题外话------

很好,还是四千咳咳。为了不断更,偶真的蛮拼的,最近似乎小羽子很不招人喜欢捏?咳咳,偶去反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