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17 轩辕夜VS羽千宴

灵皇强者,在他眼中,尚且构不成威胁,但是现在他浑身是伤,更关键的是要保护凤长悦,所以就备受牵制。

但是纵然如此,他一出手,亦是不凡!

强大的灵力如耀眼的匹练,瞬间而至!

以他为圆心,雄浑的力量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那些灵皇强者直接飞扑过来!

双方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有几道人影随即就消散开来!化为血沫!

足可见轩辕夜这一招威力多么强悍!

但你是其他人却好像没有看到同伴的凄惨死状,悍不畏死的再次扑上!这一次,他们身体之上,甚至都闪耀着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光芒!

那些灵力汇聚到一起,竟是在半空之中凝成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朝着轩辕夜的身体激射而来!

轩辕夜眉目之间寒意大盛!一手紧紧揽着凤长悦,一手凝结着周围的能量,将四周的力量全部着急过来!

他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在不断的吸收着四周能量,只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就将它们全数挥出!

这一片的天地能量甚至产生了异变,周围的空间隐隐有着崩溃的征兆!

那些灵皇强者却依旧毫无所觉,灵力仿佛永远消耗不完一般,向着轩辕夜而去!

那强大的几乎将空间割裂的力量,瞬息抵达!

轩辕夜双眼凌厉如刀,本来清澈干净的凤眸之中,突然沾染了一丝诡异的黑,而后迅速的扩散开来,直到整个眼眸都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漩涡!

他手中凝结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球,莹白剔透,然而若是细看,则是可以看出里面有着一丝无法描述的几乎让人沉沦的黑色!

但是那一线黑色实在是太小了,也太不起眼。

只是瞬息的功夫,那小小的圆球,就朝着那群人而去!

二者越靠越近!

然而随着靠近,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爆照产生,那晶莹剔透的圆球缓缓的转动着前进,在短暂的对峙之后,竟是缓缓的吸收那些灵皇汇聚在一起的力量!

一点点的吞噬,湮灭!

这场景只看得人毛骨悚然!

轩辕夜身上的血很多都已经干涸,衣服黏在身上,怀中还死死的抱着凤长悦,看着狼狈至极,但是仍然不损他周身清贵气息,眉目之间,一个扬眉,一个眼神,具是威压重重,让人难以呼吸。

他若是想救一个人,谁也拦不住,他若是想杀一个人……那更拦不住。

此时这些人在他的眼中,已经如同死人。

他下巴微微抬起,眼神睥睨。

任何人阻拦他救她,都要——死!

那些灵皇强者看着那一幕,却仍然没什么反应,悍不畏死的直接朝着轩辕夜而来,看样子竟是要想要肉搏。

轩辕夜冷笑。

他此时虽然已经是强弩之末,却也不是这些人可以随意欺辱的!

他周身气息忽然凝结!

而后一*的空间裂缝,朝着四周散去!

像是波浪,逐渐吞噬了身边的所有生命!

包括那些灵皇!

来不及逃跑,身边的那些灵皇就像是被卷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无法挣脱,被狠狠的绞碎!

时间太短,以至于那些因为强横的力量而起来的风还未停歇,那些灵皇就已经全部殒命!他们的身体在他的四周零零散散的飘落下来,甚至有一点碎屑随着风朝着他飘来。

他眉目一冷,那些东西就忽然静止,而后无声的湮灭!

他低头,小心而细致的将她身上的衣服拢了拢,先是眉头一皱,继而一松。

那些脏东西,可不能脏了她。

用这样的手段杀人,似乎也并没有觉得有一丝不适,周围散落的尸体,似乎也无法影响他一分一毫。

快速!致命!狠辣!

这才是真正的轩辕夜!

杀伐果决,生杀予夺!

他没有低头,看一眼那些东西。

神态尊贵至极,直直的看着那宫殿正门,而后,缓缓踏步。

……

正在大殿之中的羽千宴,也正遭受着无上的痛苦。

他此前从不知道,*上的疼痛,可以达到这般等级。

身上的骨头似乎都被狠狠的碾压过了一般,血肉肌肤全部裂开,经脉之中的血液在不断的流失,似乎永无尽头。

原本他以为那是幻觉,但是当他无意间触手摸到一片黏腻的时候,才发现这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他真的一直在流血。

那些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身体每一处涌出,而后缓缓流淌到身下的王座上,被诡异的吸收。

整个王座都隐隐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但是这一切,羽千宴都不知道。

他只觉得身上似乎越来越凉,如坠冰窖。

不,比那还要冷。

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缓缓渗透出来的,几乎冻僵整个人的寒冷。

那是生命在不断流失的声音。

他微微蹙眉,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两边的扶手,向来淡漠如雪的容颜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情。

若是普通人,此时只怕已经疼晕了过去。

但是对于现在的羽千宴来说,却反而是一种解脱。

只有身体上够疼,左胸处不断叫嚣的痛苦,似乎才能得到一时片刻的缓解。

不去想,不去念。自然不会痛。

他脸容上的神情有些锋利,似乎能够将人割伤。

他的隐忍,自然得到了先祖的赞赏。

他浮在半空,半透明的身体在缓慢的变得越发的模糊,甚至有了一点轻盈的感觉,似乎一阵风就会吹走。

那是他神识即将耗尽,消散于人间的征兆。

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惊喜而欣慰的表情。

看着羽千宴浑身浴血的模样,他不但不心疼诧异,反而越发的满意。

脱胎换骨,对于其他人来讲,或许只是吃丹药或者修炼特殊的心法,但是对于他的子孙来说,却有一个更加直接有效的办法——换血!

或者说,通过放空血液唤醒血脉之力!

在这王座之上,有着他最大的秘密。也有着他最自豪的传承。

若是这孩子能够承受住这其中的折磨,必定会跃居强者之列!

他无声的看着羽千宴,时间不多了。

随着血脉之力被唤醒,他也会逐渐的虚弱,直至消失。

但是在这之前,谁都不能来打扰!

忽然,他豁然转身看向宫殿之外——

那两人,居然闯了进来!

他脸色迅速变得严肃起来,看了一眼闭着眼睛的羽千宴,此时他身上的血液几乎都流失光了,身上血迹斑斑,可是周围却浮现淡淡的血色光芒,正是唤醒血脉之力的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被这些人干扰!

他一挥袖,为他布下一个结界,随即转身冷着脸出去了。

他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闯到这里,还成功的破了他的布置!

……

此时,在山脚之下,已经凄惨无比。

无数人的身体被分离成了好几部分,凌乱的散在莹白的雪地上,周围还有着一些暗红色的血迹,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现场除了早早撤离到一旁的北星学院的人,那些参与厮杀的,竟是死了大多数。

前一秒,你的刀捅进了不知道谁的肚子,下一秒,自己就不知道被什么人一个狠手给拧下了脖子。

一个个死状凄惨,难以言书。

北星学院的人早已经看呆,而后是死一般的静默。

“……人的贪婪,真的这么可怕吗?”

一声有些颤抖的少女声音忽然响起,犹然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最前方镇压的白须长老闭着眼,不发一言。

听了这话,众人皆是沉默以对。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见到这般血腥的场面,胆子小的早已经捂住了眼,不忍去看。胆子大的,也已经脸色铁青,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这场景,让人作呕,又让人心酸。

“咎由自取罢了,没什么好可怜的。”

少年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嘶哑,似乎之前就受过伤,但是此时听来,却是沉重无比。

“可是……可是三哥……”少女颤声。

“步雨!别乱想!”

少年有些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神色也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这两人,赫然就是一同跟着来的羽步雨和慕容云。

羽步雨身份尊贵,又是被宠着长大的,自然没见过这般场景。纵然先前遇到一些危险,但是慕容云在身边帮衬着,也不觉得怎么样。但是现在看着众人为了一颗九级魔核,就贪婪无比的争夺,最终造成血腥无比的结果,心神巨震,早已经失魂落魄。

而在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家三哥。

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这里面果然危险之极,他总是自己一个人,难保不会遇到致命的危险!

她脑子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各种恐怖的场景,让她几乎坐不住,立刻就要跳起来去找三哥。

原本就惊惧交加的心情,被慕容云这么大声一吼,变得更加糟糕。

漂亮的杏眼之中,竟是一瞬间就盈满了泪水,神情凄楚,慌乱担忧。

慕容云一出声,也自觉是有些过分了,等看到羽步雨眼中的盈盈泪光,更是懊恼。

她从未见过这般场景,本来已经惊吓不已了,他居然还这么吼她!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很快就将那泪水收起,吸了吸鼻子,眼神之中透露出一股倔强。

“我得去找三哥!”

说着,她竟是起身就打算离开。

慕容云连忙拉住她,心里又急又心疼,犹豫半晌,才终于说道:“你疯了吗?现在哪里都危险,你孤身一人,怎么去找他!再说了,他实力强悍,说不定能够解决自己面临的危险!倒是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否则等到出去的时候,你三哥找人找不到你,那才是懊悔!”

慕容云的声音很急,但是说的却很有道理。

原本挣扎的羽步雨显然听进去了一些,眼神逐渐便的透出几分慌乱和悲伤。

“那、那我该怎么办?三哥……”

她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

慕容云看的心疼,平时她任性,调皮,吵闹,甚至无赖,他都不怕,现在她这样子,他心里却是真的怕。

他柔和了神色,安慰道:“你放心。你三哥不是普通人,况且跟着来的还有伽陵学院的苍离院长,怎么说也应该有保障的。你先别自己吓自己了。好好休养,想着怎么出去吧。”

一番话总归是将羽步雨劝了回去,只是坐在那里,依然是魂不守舍,显然仍然十分担忧。

慕容云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在旁边紧紧的看着。

他仰起头,看着那高耸入云的黑红相间的天梯,神色复杂。

谁能想到,不过以为是寻常的试炼,竟会遭遇这般险境?

挥去脑子里那些惨不忍睹的场景,慕容云有些担忧,有些感叹,不发一言。

而其他的学生,此时何尝不是同样的心境?

唯有坐镇在最前面的白须长老,归然不动。

然而这沉默没有过多久,就被一阵吵闹惊醒。

“这是什么鬼地方!真是冻死了!”

“咦?我们没有死吗!?哈哈!真是太好了!真不愧是苍离长老啊,竟然真能将咱们都带出来!”

“哼,我们院长自然厉害。倒是你们,记得你们的话就行。”

这嘈乱的对话,将北星等众人惊醒。

就连静坐的白须长老,也忽然睁开了眼睛,看向某处。

在众人屏息的等待中,一群人的身影,忽然出现。

似乎是从地下爬上来的,很多人都从雪地上突然冒出来,似乎是有些受不住这里的低温,纷纷叫嚷着什么。

那高声的几声议论,自然也是清清楚楚。

慕容云心中一沉,看向羽步雨,果然看到她神情一滞。

接着,他们就逐渐看清了来人。

一群衣着凌乱的人。

慕容云心稍微放下了一些,羽步雨则是双眼忽然放光,期盼的看着。

然而紧接着,又爬上来一群人。

众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无言以对。

竟是学生!

慕容云看向羽步雨,果然见她也紧紧盯着那洞口。眼神之中闪烁着无比的渴望。

还在不断的出来人。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最后一人的身影,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是苍离院长!”

“天啊!是伽陵学院的人吗!?”

羽步雨站起身来,带着巨大的惊喜和渴望。

那道身影虽然她并不是很熟悉,但是见过的人都能一眼认出!

是苍离!

他们似乎这才从某个地方出来,不少人神色感慨,似乎不相信自己竟然成功逃了出来,满脸庆幸。

很多人还在冲着苍离弯腰道谢。

苍离侧脸波澜不惊,似乎不以为意。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人,包括羽步雨也在看。

虽然衣衫破烂,但是不难看出,很多人是学生!

一群脸色苍白惊慌的少女,显然是新月学院的人!

而这其中,似乎也有着不少伽陵学院的人!

随着苍离的出现,现场的气氛一下子有了微妙的变化。

北星学院的长老脸上终于站起身,看向苍离。

苍离也显然发现了这些人,往这边走来。

其他人也都恭敬的看着。

“竟是东方兄,在这里能够碰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苍离显然和白须长老熟识,语气熟稔。

“是啊。在这里能够碰到苍离你,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听着这话,苍离一愣:“怎么?”

白须长老终于苦笑一声:“你看——”

苍离顺着他的眼神看去,神色微变。

其他人此时也发觉了这里的不对劲,等看到那不远处雪地上的场景时,都是吃了一惊。

有惊叫声响起。还有呕吐声。

苍离神情严肃,沉声发问:“这是怎么回事?”

白须长老一声长叹:“说来话长,其实不过是因为一时贪念罢了。”

苍离瞬间明白,眉头紧锁。

现场一片寂静。

然而在这个时候,羽步雨则是颓然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

那些人之中,没有三哥。

她抬手捂住脸。

慕容云在一旁,皱眉,而后,递出去了少年单薄却有力的肩膀。

羽步雨身体微微颤抖。

……

殿前场景太过凄惨,但是轩辕夜却视若无物,直接抬脚跨过。

这距离不远不近,却似乎无比煎熬。

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心脏上。

他双眼死死的盯着那殿门,决绝不已。

怀中人儿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他踏出最后一步,满是血迹的手按在门上,缓缓用力。

一道光忽然遮住了眼眸。

而后,他抬眼。

一道挺拔的人影,高高在上。

他眸色一厉。

羽千宴。

------题外话------

看看公告,中奖的孩纸们快留言啊!这样才可以领币币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