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16 天生的王者

他用最卑微的姿态,送她上云端之上,只为她性命。

沉重的身躯在台阶之上缓缓爬过,每一寸的挪动,都显得格外的缓慢,又格外的深重。

他的脸容和她挨得很近,但是呼吸却不可闻,眉目之中泛起几分波澜。

顾不得自己此时有多么狼狈,顾不得自己所谓无上的尊贵,就那样将她护在身下,而后,艰难而无比坚定的爬上了最后一个台阶。

瞬时他眼前一晃,面前景物变幻,四周场景纷乱!

他忍不住闭了闭眼,挡在那耀眼的光。

只是一瞬,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大殿之前。

是的,是大殿之前。

在他的正前方,一座巍峨恢弘的宫殿,伫立在云端。

九级台阶直通,两边雕栏玉砌。周围不见一物。

孤高,冷漠,而尊贵。

仿佛彰显着这里的主人,心中对自己的绝对肯定。

那宫殿雕梁画栋,泛着金色的光芒,看起来充满了神圣尊贵的感觉。

而他则是在宫殿之前宽阔的地面上,冰凉的黑色玉石地面,凉意似乎透骨而来,但是此时他却毫无所觉。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这宫殿之中,应该有着他想要的东西。

……

“你要找一个女子?”

“是。”

“她是你什么人?”

“……朋友。”

“看来是不一般的朋友啊……竟然能够让你出马。”

虽然只是一缕残存的意识,但是对于这些事情,还是能够感知到的。

这个年轻的后辈,性子冷淡,从容镇定,即使是听说能够得到千年来,奥斯帝国最为珍贵的传承之时,也没有露出异色,显然是心性极佳。但是却在提到那女子的时候,露出了一丝焦灼,虽然并不明显,但是他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别担心,我只是出于好奇罢了。至于那女子是谁,我是没什么兴趣的。”

笑着调侃了两句,却不想羽千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

“先祖,她是……”

“有人进来!”

正在羽千宴准备将那些藏在心中最底层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忽然一声厉喝打断了他的话。

而后,一道虚幻的人影,忽然出现在王座之上。

半透明的人影,白发飘然,袖袍飘飘,虽然有些苍老,但是也能看出他年轻时,是怎样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甚至那眉眼,也和羽千宴也有几分相似。

羽千宴微微诧异,而后再次行礼。

先前先祖见了他,也没出现,现在居然……

“竟然有人破了冰雪镜!而且抵达了这里!“

羽千宴原本并没有怎么在意,但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神忽然一变。

会不会是…

“先祖。您可能知,来人是谁?“

那半透明的影子负手与背后,眸色微冷的看着殿前大门,仿佛能够看到来人。

“自然,是一男一女。”

羽千宴心中一跳。

“那男人抱着那女子,两人似乎都受了很重的伤。不足为虑。“

羽千宴心中一定,忽然涌出几分复杂的情绪。

被男人抱在怀里,按肯定不会是她了。

她那样的性子,即使是浑身难以动弹,也不会轻易让别的人触碰,更何况还是一个男人。

“能够破了冰雪镜,确实不简单……只是不需要我出手,这两人,似乎也要死了。“

淡淡的感知了一下外面的场景,那半透明的身影又回到了王座之上。

“不用理会,外面的大阵会让他们好好享受一番的。“

羽千宴收回目光,也不再理会。

“我请您搜寻的女子,大约十四五岁,身体消瘦,左边脸颊上有胎记,实力在灵王境界。不知道她现在情况如何?还望先祖告知。”

先祖皱眉。

“只是灵王?”

羽千宴一顿:“是的。”

“这境界倒是一般……十四五的女子,倒也不少,只是脸上有胎记的…”

搜寻了一会儿,先祖缓缓睁开眼睛,却皱起了眉。

羽千宴声音有点急迫:“如何?”

先祖迟疑道:“你确定你要找的是这样的人?“

见羽千宴确定的点头,先祖更加疑惑:“可是我找遍四镜,都没有这样一个人啊。“

羽千宴心中一沉,没有说话。

看出了羽千宴的沉重,先祖出声安慰:“你先别急,我可能是第一次没有查探仔细。等我再看看。毕竟如果进来了,一定在四镜之间的。“

羽千宴点头:“多谢先祖。“

但是心中的不安,却逐渐浮现起来。

她那般鲜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被忽略?这里是先祖的小空间,纵然这只是他的残余意识,找一个人应该还是很简单的。可是……为什么没有?

安静的等待中,似乎一分一秒,都如此难熬。

终于,先祖再次睁开眼睛,看向羽千宴。

羽千宴忽然心中狠狠一沉。

果然,先祖叹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说道。

“我仔细的查找了,四镜之内,确实没有这样的人。如果你确定你说的没错,而且她也确实在这里的话,找不到,极大的可能是……她已经死了。”

羽千宴神色忽然淡了,茶色的狭长双眸之中,闪烁着几分不知意味的光,最后都归于沉寂。

周身的气息,甚至更加淡漠冷清,又似乎更加锋锐,仿佛锋利无比的剑,萦绕着几乎将人割裂的凛冽气息。

先祖按着羽千宴脸上神情微微变幻,很快归于沉寂,眼神之中反而透出一股凌厉的气息,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不是一个会被女人冲昏头脑的人。

“多谢先祖。

羽千宴还是道谢。

先祖挥挥手:“小事而已。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继承我的传承。你且跟我来。“

羽千宴点头应是,跟在后面。

他的神色淡淡,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刚刚的那个猜测,无关紧要一般。

然而不知为何,他原本温润的线条,忽然带上了几分冷肃。

看着让人心中生寒。

他随着先祖,走上台阶。

血滴落在下面,一点点无声沾染。

“坐下。“

先祖忽然出声,指着那散发着无上威压和尊贵的王座。

羽千宴看了一眼,随即毫不犹豫,走上最高处,将衣摆微掀,转身坐下。

他的动作自然的仿佛做过千万次一般。

就连他自己,也有了一瞬间的愣怔。

坐在王座之上,俯视一切,一瞬间几乎以为众生渺小,唯我独尊。

这种感觉……似乎有点熟悉。

然而这动作,却看得先祖一阵满意。

“不错,看来你的血脉之力很是强悍。“

羽千宴不动声色的收敛了神色,似乎从未觉察异常。

而后,他将双手放在王座两边扶手之上。

微微的凹凸感传来,那股似乎掌控一切的感觉更加清晰。

他的脑子中,有了一瞬间的空白。

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但是却总是抓不住。

“坐在这里就行,传承之力自然回降临的。只要承受住煎熬,你一定会脱胎换骨。”

先祖这样说着,脸上带上了几分感慨。

“千年以来,进入照壁阁的王室子弟也算不少,但是大多数没有闯进来这里。唯有两人曾经走到过这里,坐上这王座。但是终究都死在了传承之时……你是这些人之中,天赋最好的,也是心性最好的。所以我对你很有信心。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先祖的声音带上了几分沉重,还有毫不掩饰的期盼。

他实在是等了太久了。

羽千宴无声点头。

先祖缓缓闭上眼,而后逐渐浮起到半空。

他在羽千宴的正前方,也就是王座的正前方,双手挥动,结出复杂的手势。

羽千宴忽然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一阵颤动!而后一道强大的威压,突然降临!

他先前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此时甚至伤口还在流血,这威压降临,几乎瞬间就将他的肺腑完全挤压碎裂!

他身体一颤,吐出一口血来。

先祖不为所动,紧紧的盯着。

这,仅仅是个开始。

……

轩辕夜此时身体已经到达极限,脸色苍白无比,身上的额衣服也因为一次次的血液的浸染而始终黏腻不已,粘在身上十分难受。

他从未如此狼狈,但是却没有丝毫怨言,反而心甘情愿。

抬眼看去,四周空旷,唯有正前方的宫殿,是唯一的出路。

他看了一眼凤长悦,发现她睫毛上的冰霜似乎在逐渐消融,不由心中一喜。

虽然不时还有着重新凝结的趋势,但是总体来讲,是要融化的趋势。

而她的呼吸,也逐渐平稳了一些。

他贪恋的看着她的容颜,虽然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甚至因为频繁的冰火交替,嘴唇上面已经爆起了白色的皮,看着简直狼狈至极。

他不再犹豫,向着正前方的宫殿而去。

……

轩辕夜这般艰辛的才上了天梯,可以想见其余的人,会是怎样一番凄惨场景。

不过是走出了一小段距离,原本心思各异的十几人,就已经死了一半。

而且死法和之前描述的一样,是被削成了碎肉沫沫,才死的彻底的。

而且,他们都是在最后,脑子被削成碎末的时候,才终于死去的。

那之前一直遭受着长时间的折磨和苦痛,想要死却总也死不了,第一次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感觉。

其他人忙着应付自己周围的危险,又何曾顾得上那些正遭受着折磨的人?

于是,这些人,一个个的,缓慢至极而痛苦至极的死去了。

剩下不到一半的人。

而他们的路途,才走了三分之一。

那两兄弟虽然没死,但是此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再次挥动灵力挡住了身前袭来的力量之后,二人终于濒临崩溃。

身材高大的弟弟狠狠的将手中的刀挥出,像是要斩断什么一般。

“真是晦气!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竟然这么诡异!”

早知道就绝对不跟上来了!

瘦小的哥哥眼神阴森,唇角扯出一抹森冷的笑容。只是怎么看怎么狰狞。

“上不去,那就下来好了!让那男人自己去送死吧!”

仅仅走了这么短的距离,他们都差点死了,那男人就算是再强悍,只怕也是尸骨无存!

想要宝贝,也得有那个命!

弟弟听了这话,有点惊愕的看着兄长。

“哥,咱们不是……”

不是要追上去杀了那人的吗!?

他怀中的女子,似乎就是凤长悦!

也就是他们这一次来的目标啊!

只要杀了她,他们得到的报酬可是丰厚的很,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哥哥狠狠的瞪了自己弟弟一眼:现在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想着杀人挣钱!不知道自己的命也几乎不保了吗!?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要是想继续,我也不拦你!“

听了哥哥这话,弟弟立刻明白,神色转换,要知道,那报酬真的是太过丰厚了啊,而且他们先前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居然就功亏一篑!

心中激烈的交战,最终还是神色一定,狠狠地吐出一口血水:“走!下去!”

宝贝很多,命却只有一条!

说着,二人身体一转,竟是就立刻要下去。

另外几人也是沉默,而后相互看了看,眼神之中,动摇不定。

原本以为,有那个男人在前面打头阵,他们怎么也能占点便宜,但是没想过一上来,那男人的身影就瞧不见了。

此时更是面临险境。

那几个死去的人,都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见两个兄弟都准备下去了,其他几人也都纷纷准备下去。

这地方,着实诡异。还是先保住命再说吧!

然而让他们想象不到的是,这天梯,上来不易,下去,更难!

只是一个回身,比先前更加厉害的能量就瞬间而至!直接割断了那走在最前面的弟弟的胳膊!远远的飞出!

众人见此,还来不及惊骇,就瞬间被卷入了狂暴的能量之中!

甚至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身影瞬间都被吞没!

……

而此刻,轩辕夜也举步维艰。

在他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周围的气氛就瞬间改变!

无数道强者的气息,从四周猛然窜出!

接着,他的周围,就出现了数十道的黑色人影!

他放眼望去,皆是灵皇之上的强者!

眉眼一厉,他将凤长悦护在怀中,而后——率先出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