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15 为她,为她,为她

一时之间,众人相顾无言。

这般争执,这般强势,难道就是为了给他怀中女子一个避开风雪的地方?

未免有点……

太过娇惯了吧?

“也不知是谁家女子,竟然这般娇气……竟是一点风雪都受不住吗?如果是这样,还不如不来的好!这照壁阁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有人实在是看不过去,低声议论。

不过虽然颇有微词,但是也都很是小声,也比较收敛。

毕竟那男人的手段,现场的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原本还对他怀中女子又几分好奇的人,此时也都没了兴致,纷纷转过眼去。

轩辕夜小心的将凤长悦抱在自己怀里,感受着她身上不断传来的炽热和冰寒相叠的气息,心中担忧,锋锐如同山峦的眉峰也染上了几分凛冽。

确定其他人都看不到了,小白才从裹着凤长悦的衣服之中挣脱出来,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

此时它的身上,依旧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显然还在努力催动天堂火。

不过似乎作用也不大。

甚至它稍微强烈一点的时候,就会感觉到主人身体之内,似乎会发生反弹。因此也不敢再随意行动,只是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凤长悦,时不时的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一蹭。

轩辕夜淡了眉目。

双臂却收得更紧。

随即他抬头,看向那通天的阶梯。

黑红相间的阶梯,足足有数千之数,单是这一眼望去,就看不到尽头,直直通向暗沉的天空之中。

漫天的莹白大雪还在纷纷落下,但是却奇怪的没有覆盖其上。似乎有意识一般避开了那天梯。

也因此,周围入目皆是一片雪白,唯有这天梯是黑红色,倒是看着更加让人觉得沉重。

轩辕夜目光辽远深沉,看着那天梯,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他这样子,显然是在考虑上去。

有人在一旁大胆出声相劝:“哎!我说那谁,你是在想着上这天梯吗?”

轩辕夜回头,看了那人一眼。

这一眼淡淡,却像是一道清寒的水流从身上淌过,让人瞬间清醒,心生敬畏。

那人想要退缩,暗暗责备自己怎么这般多话,竟然主动招惹这人!但是话都说出来了,而且此时那人都已经看过来了,如果什么也不说,倒是显得有些失礼了。当下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说道。

“你、你还是别上去了!这上面可是危险的很!之前到的人,上去了十几个,都死了!”

轩辕夜微微蹙眉,而后忽然手一抬,就扔出来一个东西,正好落在那人面前一米之距。

“继续。”

他嗓音依然清透,却带着天然的尊贵,让人不自觉的听他的命令。

那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下意识的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东西。

而后,他的眼睛逐渐睁大,脸上逐渐露出震惊而狂喜的表情。

这表情甚至因为转化的太过细致,看起来有些怪异。

但是周围却是没有人去笑话他,具是两眼放光的看着地上的那东西。眼中犹然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雪白的地面上,静静躺着一块圆形的紫色物体,色泽暗沉,周围似乎还不断的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这是……九级魔兽紫鸳的魔核!“

有人终于认出来,惊呼出声。

其他人也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纵然先前感觉出了这股能量不同一般,却也不敢相信这居然会是九级魔兽的魔核!

当下,不少人纷纷惊骇的看向轩辕夜。

这人究竟是何等身份,居然能够这般随意的拿出九级魔兽的魔核!要知道,九级魔兽何等强大!就算是九星灵皇,有时候也要避其锋芒!

更何况,九级魔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意志,它们宁愿选择自毁,也不会愿意让人类拿到它们的魔核,所以九级魔兽的魔核向来是可遇不可求。

一方面,强大魔兽的魔核能够提升修炼者的等级,另一方面,高等魔核还是炼制高级丹药,甚至灵宝的重要材料,所以几乎对于每一个人来说,这高等魔兽的魔核,都是极其珍贵的。

但是这东西极难获取,能够得到的万一不是绝世强者,或者是世家大族,而他们则是不会愿意将这东西出出售的。

所以即使是三大拍卖行,一年之中,也未必有一颗九级魔术魔核拍卖!

但是此时,这男人居然、居然就这般随意的扔出来了一颗九级魔兽的魔核!如何不让他们震惊!

这样的大手笔,恐怕只有奥斯帝国王室可以相媲美!

众人看着那紫色的魔核,眼中都是闪过了贪婪之色。恨不得立刻扑上去。

但是轩辕夜在那里,他们就不敢动,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说得好,还会有。“

轩辕夜的一句话,又让其他人沸腾起来,看着那个脸上露出狂喜之色的人,嫉妒不已。

居然还有!

这人把这东西当糖随便送的吗?

那些人的眼神几乎要将中间那人点燃了!

那人激动不已,立刻上前将东西揣在自己怀里,而后满脸讨好的看着轩辕夜。

“您放心!我一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

旁边的不少人都想抢上前去,自己也知道很多!如果说出来,岂不是也可以得到九级魔核了!但是蠢蠢欲动的心,在看到轩辕夜那周身冷清的气场的时候,都一下子变得胆怯了。

只得恨恨的看着那个人,满脸兴奋的说着。

“您看着天梯,足足数千台阶!而且几乎成垂直状,极其危险!不过若只是这些问题的话,对于灵王强者,也不过是小菜一碟。但是您有所不知,这上面,还有着其他诡异之处!先前上去的十几个人之中,甚至一半都是灵皇强者,竟也都全部殒命于此!可谓凶险之极啊!“

说到这里,那个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浑身打了个寒战,眼神之中也忍不住流露出强烈的害怕的情绪。

“其实,我也是最先抵达这里的一批人之一。一开始看到这天梯,我们都很是疑惑,也很是想要上去看一看。随后在这里等了一段时间凑齐了十几人之后,就开始上去了。而我因为之前受了伤,所以就在下面先等着,但是……但是……“他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脸上也开始苍白,“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上去不过是一刻钟不到,竟然全部都……都死了!”

轩辕夜声音微冷:“你怎么知道他们死了?“

那人一颤,满脸惊慌:“您……您有所不知,那里面,有我的一个同门师兄,我们之间,是有着特殊的联系的。我是能够感觉到他死的!而且,而起……他们的尸体……其实也落下来了……“

“啊!我们怎么不知道!?“

忽然有人在一旁忍不住发问。说出口才发觉自己竟然插了话,不由冷汗连连。瞥了一眼轩辕夜,见他没有生气的样子,才稍微放了点心。

那人情绪忽然激动起来:“你们当然不知道!因为他们的尸体,已经全部碎裂成了碎末!随着这漫天的大雪落下来了!你们是后来才到的,自然是没有见到,那被大雪掩埋的……”

他说不下去,声音有些失控,继而哽咽。

那些被大雪掩埋的,飘落了满地的,红色的碎末。

一开始,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心中一惊觉得不安,等到一滴猩红黏腻的血液,滴落在他的脸上的时候,他用手一摸,闻到那淡淡的血腥味,才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因为温度实在是太低了,而且雪花一直在飘落,所以那些碎裂的血肉,都几乎已经被冻僵,看着就像是一颗颗红色的半透明颗粒,瑰丽而妖冶。而且气味也被冲散的极淡。所以他才会反应那么慢。

随后,他就强忍着心中的惊惧,在这里休息,顺便让其他人都不要上去。

当然,很多人都不信他的言辞。

甚至以为他是故意捣乱的,在训斥对立了一段时间之后,不少人都选择了上去。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在这里聚集,却越来越少的人上去。

甚至他们已经在商量,是否要找寻其他出口了。

就连两大学院的人逐渐聚集,他们其实也并没有报多大的希望。

这些后来来的大多数人都不是很清楚,此时听到,也都是满心惊惧。

而知道的,也大多数是自己人上去之后,发生了类似事情才相信的。所以此时也都是一脸悲戚.

轩辕夜神情不变,似乎并不觉得这其中有多么的凶险。

看到他这样子,那人缓缓平复了情绪之后,终于还是劝道:“……所以,我劝您还是不要上去了。这上面不乏有九星灵皇上去的,也依然是……您还是放弃这想法吧!”

轩辕夜没有接话,只是又扔给了他一刻九级魔兽的魔核。

周围人看的一阵眼热,懊恼自己竟然不知道争取,一方面又畏惧轩辕夜,不敢放肆,只得憋闷的沉默。

轩辕夜缓缓闭上了眼睛。

其他人都吐出一口气:果然,还是怕了啊。

这世上,哪里有不怕死的人?这人纵然强悍,也不的不在这里停住了。

现场陷入一阵尴尬的安静之中。

那人捡起魔核,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又警惕的看了四周的人一眼。

有人嗤笑一声走开。

有人心中不甘,脸上却是不显。

轩辕夜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

她清丽的小脸上,越发的苍白,睫毛上的晶莹白霜,随着微弱的呼吸而颤动,唇瓣已经完全没了血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

她身上,时冷时热,却始终未曾清醒。

他的心像是绞作一团。

惊慌,失措,慌忙,心疼,后悔,怜惜……

诸多情绪交汇,让他几乎难以支撑。

自从遇到她,酸甜苦辣,贪嗔痴恋,俱都尝过。

他再次仰头,看了一眼那越发沉重的天梯,而后神色一定,站起身来。

纵然前方不知多少凶险,为她,都心甘情愿。

此地最快的可以出去的通道,必定是天梯无疑。

为她,他必须去。

悦儿,坚持一下。

一霎间,似有霜雪映亮他的眸子,似雪流光,潋滟生光。

这一瞬,只看得众人呆愣。

那般明亮清澈的凤眸,着实是太漂亮了些……不,这个词太浮夸。

似乎只有风华二字可以概括。

他抱着她,毫不犹豫,走向那天梯。

“哎……”

还沉浸在自己幸运的感受中,觉得那魔核如梦似幻的那人,无意见瞥见轩辕夜要朝着天梯走去,瞬间愣住。想要开口阻拦,但是看到那背影执着坚定仿若永远不会回头,他忽然又觉得喉咙堵塞,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叹了一口气。

先前他说的那般清楚了,他还是哟啊上去,恐怕是一惊做了决定,绝对不会更改了。

算了!

说不定他真的有办法!

这般一向,干脆住口。

其他人此时也都看着轩辕夜。

原本蠢蠢欲动想要上去的人,方才听过那凄惨血腥的描述之后,都是心生怯意,几乎都打消了上去的念头。然而此时看着轩辕夜准备上去,却又起了别的心思。

这男人出手不凡,通身气势更是尊贵无双,而且在听过那些之后,居然还要坚持上去,说不定真的有办法也说不定啊。

而且,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什么宝贝。只怕真正的宝藏,都在上面呢!

看到轩辕夜侧脸淡淡,竟似乎真的毫无畏惧。

一时间,人心浮动。

来这里的,大多是冲着宝贝俩来的。

富贵险中求!

跟着这男人,说不定真的能捞到好处啊!

就连躺在雪地上,几乎昏死过去的秃鹰,也缓缓睁开了眼睛,满脸阴鹜的看着轩辕夜的背影。

旁边扶着他的,是海涅学院的学生。

秃鹰吐出一口血水,挥开学生的搀扶,缓缓站起了身来,死死的盯着轩辕夜。

轩辕夜的步伐看似缓慢,实则极为迅速,没多久,就走到了那天梯之下。

这个地方,已经算是十分靠近了。

先前在山脚下等待的人们,因为这里产生的剧烈的罡风,纷纷躲在了稍微远些的地方。毕竟如果不是要蹬天梯,谁也不想靠近这里,任凭那罡风消耗自己的灵力。

轩辕夜一走进,就已经感受到了那几乎将人身上肌肤割裂的罡风。

飓风狂卷,强烈如刀!

轩辕夜周身气息凝实,那些罡风在即将靠近他的身体的时候,就仿佛遭受到了一层透明的屏障,纷纷静止,而后消散!

他的衣角,甚至都没有卷起,看起来犹如冰冻的雕塑。

周围人看着这一幕,都是百感交集,心中再次感叹这男人的厉害。

还有一些人则是面面相觑,眼神闪烁。

如果他们跟在这后面……说不定可以捡到便宜。

有什么危险,这男人在前面受着,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是多了一个免费的打手啊……

几人不怀好意的互相看了看,而后看向轩辕夜,只等着他前进,一旦走上去,他们就跟在后面!

这一切,都不在轩辕夜关心的范围之内。

此刻,他只是专注的看着那天梯。

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逐层递增的台阶。最下面的地面上,用山体的一部分雕刻着什么图案,在地上描绘出了一副画卷。

虽然似乎因为时间太过久远,看不太清晰,但是隐约能够看到一片浩荡天地,铁马金戈。一人身影,独立万人之上。那般恢弘,壮烈,英雄气概!

让人即使只是看上一眼,也能觉察出那几乎破石而出的激荡!

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片地域,也没有积雪,甚至在周围的的地接,全部都是在飘下雪花,但是唯独这里,是什么都没有的。

那些雪花在半空之中的某处,似乎就已经改变了轨迹,朝着旁边落下。

而后随着视线往上,是一个几乎呈现垂直结构的天梯,每一个台阶都是由完整的巨大的石块凿成。拼接完美,看不出一丝缝隙。

两边没有任何的护栏,一个疏忽,就会坠入无边悬崖,彻底摔下来。着实风险十足。而用来堆起的石头是黑色的,而那些原本在远处看着有些暗沉的红色…

轩辕夜眸色一厉。

竟然全是血液。

干涸的血液在上面,经年累月的风干之后,只剩下一片暗沉的红色,看起来就像原本就在上面的红色痕迹。

若不是靠近仔细看,只怕也看不出来。

轩辕夜向前跨出一步,踩在了那一片画卷之上。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仿佛深重的血海骨山之中传来的腥腻的感觉,让人十分不舒服,身边似乎都充盈着还没有干涸的血液的味道,以及无数凄惨的尖啸,让人心中发寒。

轩辕夜眉宇之间一片淡定,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一步步踏过,一点点靠近。任何的扰乱,在即将靠近的时候,都会被他周身的气势所摄,逐渐消散开来。

这看似简单,实则需要极为强悍的力量和心性。

但是……身后的人瞧着轩辕夜淡定的模样,都以为这没什么危险,一时间倒是有些蠢蠢欲动。

轩辕夜抬脚,一步跨上第一个台阶。

平整光滑的台阶很高,也很宽大。但是那些暗沉的血迹,却让人无法轻松起来。

轩辕夜继续朝着上面走去。

一步步,登上天梯。

然而就在他即将登上的时候,他忽然微微侧身,将怀中人更紧的抱着,还将她身上的衣服整了整,随即才上去。

而就在这一瞬,因为他的动作,怀中的人忽然露出了一片细腻的肌肤。还有一片淡淡的暗紫色胎记。

有人眼前一亮。

轩辕夜却似乎无所觉,继续朝着上面走去。

很快,他的身影就隐藏在了一片纷飞的大雪之中,只剩下一个依稀挺拔高大的黑色身影,缓步向上,义无反顾,永无回头。

只剩下现场的众人都沉默以对。

秃鹰冷哼一声。

看着那消失的身影,心中怨念十分深重,只希望他就此死在半路!

其他人则是看着那静静的天梯,面面相觑。

这……要上去吗?

如果上去,恐怕真的会有很大的危险,如果不上去……实在是不甘心啊!

如果什么都被那个男人抢先了怎么办?

一群人吭吭哧哧,你看我我看你,眼神闪烁,却都沉默。

原本还沉浸在得到两颗九级魔核的那人,无意间抬头,就看到了众人脸上犹豫的神情,也很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些潜藏在平静表面的贪婪。

当下嘲讽一笑:“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最后劝你们一句,没有足够的实力,千万别上去!否则最后后悔,也是来不及的!“

旁边人冷眼看着他:”哼!你现在说这话,倒是轻松!我们要是有那九级魔核我们自然也不会想着上去了!当然,如果你愿意把那东西拿出来给我们,我们自然就老老实实在下面呆着了!“

一番话夹枪带棒,说的那人一阵恼怒,却又没有办法,只得牢牢抓住了自己的魔核,眼神警惕:“你们别想!这可是我的东西!如果你们敢抢,别怪我不客气!况且,那位要是下来了,有你们好受的!“”那人能不能下来还是两说。“秃鹰忽然插话,眼神阴鹜,”只怕走到半路,就已经消失匿迹了!尸骨全无!“

他一说话,众人静默。

虽然他被那男人打伤了,但是终究还是众人不好招惹的对象。

“算了!你们怕,你们就在这里呆着吧!老子可是不奉陪了!来这里本来就是冲着宝贝来的,可不能龟缩在这!“

忽然,那两个兄弟之中的弟弟开口,声若洪钟,带着一股戾气。

他哥哥没有说话,却显然也已经准备上去。

一旦有人开头,很多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

兄弟俩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换了眼神,便开始朝着那边走去。

很快,又有七八人走上前来,有三四个还是先前对凤长悦议论纷纷的人。

秃鹰在后面,眼神似是毒蛇般,阴冷的注视着他们。

兄弟俩抬脚走上去,立刻迎来了无数强劲的罡风!几乎要将他们的身体全部割裂开来一般!

那股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纵然是他们,也必须全力以对。

而且,就算是他们这两人,遭遇这般血腥,也几乎吐出来。

而跟在后面的几人,则是没有那般幸运了。

有两个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竟是一步踏进来,就被那迅疾凌厉的风给削去了小腿上的一层皮肉!

不过这一切,外面的人都已经看不清晰了,也听不清楚了。

几人的身影很快也消失。

场间还有很多人,甚至北星学院方面,一直保持着沉默。

秃鹰冷哼,随即目光则是看向了那拿着魔核的男人。

那人立刻觉察出不对,警惕的将东西收好:“怎么?你们想要干什么?“

秃鹰环顾四周:“宝贝本来就是能力者强的得之。这东西,你可是承受不起。还是拿出来吧!否则,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秃鹰直白的话让那人一阵心惊,立刻反驳:”你们想要强抢?“

秃鹰不说话,但是意图显而易见。

“你们胆敢!别以为大陆之上,你们海涅学院有多么厉害!多的是势力比你们强悍的!你们若是硬抢,就别怪我也不客气了!“

“哼,什么东西。“

秃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神色越发的狠戾。

那热转头看去,却发现现场真的没有人站在他这一边!

无数双眼睛之中,都充满了贪婪的看着他!

他身上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他虽然是和师兄弟一起来的,但是先前师兄已经殒命,其他几位都还没有汇合,他自己势单力薄,况且现在还受了伤,如何能抵抗这阵势!?

他即刻高喊:“你们可知我是……

“上!”

秃鹰一声厉喝,立刻扑了上去!

同一时刻,说道人影也瞬间朝着那人而去!

若是他将背景说出来,那就难免会有麻烦,而如果他们在这之前就杀了他,将来也可以推脱说是不知道!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浅显易懂的道理。

一群人瞬间厮杀起来!

那人几乎是瞬间就被抢了。

纵然他死命挣扎,也逃不过被无数强劲的灵力射成筛子的凄惨下场。

不过片刻功夫,他的身体就被人狠狠的抛出,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只剩下一片翻卷的血肉,还有几点还温热的血迹。

而其他人,还在不断的争抢着,打斗着。

情况越发的激烈!又有不少的人加入其中!一时间灵力光芒闪耀,几乎映亮了这片暗沉的天空!

数道人影交错,已经分不清到底谁是谁。只能看到偶尔的断臂残肢还有血液飞溅出来。

场面着实凄惨无比。

但是人们已经杀红了眼,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甚至海涅学院的学生,在秃鹰的一声令下之后,也全部加入了战斗。

场上剩下的人越发的少了。

纷乱之中,宝贝就这般被来回转让,如何不令人眼热?令人疯狂?

唯有北星学院的二十几人,都在沉默的看着。

在最前面,坐着一个发须皆白的老人。平心静气,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视如不见,而也因为他的无形的阻拦,北星学院的学生也都安安分分的呆在后面,看着这越发凄惨的厮杀。

终于,有学生问道:“长老,那可是九级魔兽魔核,咱们真的不上抢吗?”

那老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怀璧其罪。有的东西,反而会招来祸害。那个人的死,你们还没有明白吗?”

他值得,自然是已经几乎碎裂成碎尸的那个人。

学生们看了一眼那残余的身体,黏腻的血液,都是一颤。

“长老明智。学生知道了。”

其他学生也都纷纷点头受教。

厮杀也依旧在进行,那惨死的人的尸骨,逐渐被大雪掩埋……

……

轩辕夜抱着凤长悦,一步步的走着。

随着逐渐向上,他也逐渐领会了这天体的秘密。

这数千的台阶,果然危险重重。

越是往上,越是危险。

他的身体似乎受到了一层束缚,每跨出一步,都会承受越来越重的压力。而且周围不断袭来罡风,让人十分头疼。

走到一半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忽然变了!

短暂的停顿之后,狂烈的飓风忽然席卷而来!中间似乎携带着无数的钢刀,从他身体上狠狠刮过!

若是普通的灵皇强者,此时只怕已经被削成了碎肉!

但是轩辕夜却似乎没有受到影响,步伐沉稳有力。

仔细看去,却能看到他的身上,一层黑色的薄薄的鳞甲。

那些强横的力量狠狠的剐蹭着,却好像遭遇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在打在上面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变得弱了很多。

却是那鳞甲,吸收了部分的能量!

他的背影依旧挺直,朝着最上面几乎深入云端的天梯尽头而去。

……

而在金色宫殿,羽千宴也恭敬的冲着那王座行礼。

“不肖子孙羽千宴,拜见先祖!”

那道苍老的声音,带着千年的风霜而来,厚重而深沉。

“……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等到了……”

那声音忽然一声叹息。

羽千宴心中疑惑,却只是静静聆听。

“你难道不好奇,我是不是还活着吗?“

羽千宴垂下眼眸:“千宴不知,请先祖教诲。“

那虚空之中的声音似是笑了笑:“我实际上,早已死了!当年那样一战,怎么可能没死……”

似是有些感慨,又有些解恨:“不过,我虽然死了,那些人也全部都死了!哈哈哈,倒也不亏!甚至可以说,是赚了啊……毕竟那人……“

羽千宴不知道自己无意听到了什么样的惊天秘密,只是安静的呆着。

“算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无意!你只要知道,现在的我,不过是一缕残留的意识罢了!“

“在当年即将身死的时候,我强行留下照壁阁,并且将所有的传承都留在这里,还留下了自己的意识,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能够有后代进来,找到这里的秘密,并且继承我的一切!谁知……这一等,竟是等了这么多年……“

羽千宴茶色的眸子中波澜不惊,即使是听到这般的话语,也依旧淡漠。

“这照壁阁虽然是我生前所留,但是这一缕残存的意识也被困在了这黄金大殿之中,唯有闯过四境之一的人,才能够进来。虽然能够感受到你的存在,但是也始终未能帮你。不过你很好,凭着一己之力,就成功破了黄沙镜,抵达了这里。我也才能和你对话。“

羽千宴这才知道,原来照壁阁之中,竟是有着四境的存在的。分别分布在王城的四个方向。只有成功破镜,才能抵达最终的王殿之中。

“幸而你身上有我的血脉,所以才能最快被送到这里,而且这里的一切,都会是你的。“

那声音带着几分骄傲。

“这里的传承,都会是你的!只要在这里成功继承我留下的东西,绝对能够提升你的境界!虽然你的天赋不错,但是相比你也知道这大陆之上,有多少隐世的强大村在吧?天才,在他们眼中,最是普通不过!一天没有变强,你就一天不能被人真正尊重!弱肉强食,这是这片天地的唯一真理!”

羽千宴闭了闭眼:“千宴知道。”

“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将这些墙壁上的图案,全部融会贯通!同时,我也会给你传授经验,将那些全部都给你!过程虽然会有些痛苦,不过一旦熬过去,你将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天才,正式跨入强者的行列!“

即使是一缕残存的意识,说道这里的时候,也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激动。

他们羽家,终究也会成为至强家族!

然而羽千宴却依旧没什么特别的表现,只是忽然抬起头,双眼之中,闪烁着几分莫名的光泽。

“先祖,在继承开始之前,千宴冒昧请求您一件事。“

那声音有丝疑惑,随即豪爽问道:“什么事?你尽管说出来!”

羽千宴顿了顿:“不知您是否能够感应到外面的人的气息?”

“只要是在照壁阁之中,自然都是能够感应到的。只是困于这里,无法出去罢了。怎么?你想做什么?“

羽千宴忽然郑重行礼,身上的伤口再度裂开,有血缓缓流出,他也毫不在意。

“请您看看,一个女子,情况如何。“

轩辕夜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因为那威压终于降临。

若是完好时的他,这些还不足为虑,但是为了及时赶来,他的身体之内,已经有了隐忧,此时已经是强行忍耐。

天梯之上,越是靠上走,面临的威压就越是严重,而且周围的力量漩涡也越发的激烈。

每踏上一个天阶,都会感受到越发浓重的血腥气。

嗒。

他再次迈上一步。

纵然身体之内的灵力已经充分调动,但是依旧无法避开那力量。

为为了保护凤长悦不受那狂暴力量的伤害,他身上所有的力量,几乎都在护着她的身体。

她气息越发的微弱,他心中也越发的焦躁。

“悦儿……悦儿…“

他低声的唤着,她却毫无反应。

再次踏出一步。

嗤。

身上的衣衫几乎完全碎裂开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距离云端,只剩下了三级台阶!

他不再停留,毫不犹豫的抬腿,稳稳地落下。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他眉眼温柔,看着她,似乎不觉得痛。

“悦儿,等我,我很快的。“

左腿断裂,他的身体却稳稳地,迈出了第二步。

有温热的血液,沾湿了衣衫,贴在身上,看着黏腻而凄厉。

因为穿着黑色的衣服,所以看不到他究竟流了多少血。

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然大半都服帖在了身上。

而脚下,更是无声的低落着。

一滴,又一滴。

竟是渐渐浸入石头,染红了一片。

无可比拟的力量突然袭来!几乎将他压碎!

他紧紧的抱着她,不肯松开一点点,不让她遭受一点点的侵袭。

而后,终于还是左腿一软,突然跪了下来!

他的膝盖狠狠的砸在台阶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他抬头,身体已经几乎难以支撑下去,无数的剧痛叫嚣着停下来,他甚至知道,如果继续,甚至可能遭受最严酷的碾压!

近在眼前的最后一阶,却是那么遥远!

他想要伸出手,摸摸她的脸蛋,却发现自己手上也已经裂开,无声淌出血来。

他不在意的在石头上擦了擦,而后用下巴蹭了蹭她。

纵然冰热两重天,于他,却是最温暖的存在。

他单膝跪地,用一只手攀住了最后一个台阶。

而后,将她护在身下,确定不会伤到她之后,才缓缓用力。

向上爬去。

他身份何等尊贵,别说跪在地上爬行,就算是让他低下头,也已经是巨大的让步。

然而此刻。

他跪伏在地,艰难爬行。

是为她。

他浑身浴血,未知生死。

是为她。

他遭受苦难,万般艰险。

还是为她。

一切,皆是为她。

------题外话------

大家元旦快乐!另外,咳咳,因为要准备这个月的考试,所以前二十天的更新会比较少,但是绝对不会断更么么哒!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