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13 雪原上的王者

凤长悦身上的冰层在不断地融化,又不断的冰冻。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冰寒,睫毛上全部都是冰晶,甚至连肌肤之上都全部有了冰霜,泛着冰冷的色泽,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轩辕夜一把抓住她的手:“悦儿!”

他的低喝立刻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转过头来,这才发现凤长悦已经冻成了一座冰雕,当下都是吃惊不已。

“长悦!你怎么了!?”

蒂亚率先跑过来,下意识想要扶着凤长悦,却被一道巨大的力量弹开,落在雪地之中。

其他几人原本也打算上前查看,见此也都停在了原地,呆愣的看着将凤长悦紧紧抱住的轩辕夜。

轩辕夜此时心中慌乱惊怒交加,怎么还能容忍其他人来触碰凤长悦?

他周身气势忽然上涨,将蒂亚等人都逼迫在外,无法靠近。黑色的长袍在漫天的风霜之中猎猎作响,带着无上的尊贵。

即使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也仿佛能够感觉到那几乎让人匍匐在地的威压!

轩辕夜眉眼之间一片凛冽,将凤长悦抱在自己的怀里,缓缓站起身来。

虽然怀中的人还在不断的冰冻,融化,再冰冻,几乎将他的躯体也染上几分彻骨的寒意,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波动,双臂紧紧的将她搂着,似乎不觉寒冷。

“都离她远点!”

他声音似铁,重重落在众人心中。

几人看着他这样子,即使看不到凤长悦的情形,却也知道绝对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否则他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想要上前查看,但是轩辕夜守护着她,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就连被他浑身气势弾飞出去的蒂亚,原本的怒意也全部消失,只剩下了一片忐忑。明亮的眼睛盯着轩辕夜的怀里,想要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而这一下,她腿上的伤口再次裂开。

穆克在后面看着,见此吃了一惊,想要上前帮忙,但是蒂亚却立刻自己强行站了起来。

她身体一个踉跄,穆克连忙上前扶住。

蒂亚已经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对轩辕夜无故将她打飞的事情也不怎么计较,只是着急的看着轩辕夜,急声说道。

“你、你冷静点!长悦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不说出来我们怎么能想办法解决呢!”

轩辕夜将人搂在自己怀里,其他几人也看不到凤长悦现在的样子,但是回想起先前她冰雕般的样子,几人都是生出了几分不安。

轩辕夜冷冷的看了蒂亚一眼:“我的人,我自然会救。不需要你们拖后腿。”

这话说的几人都是有了几分尴尬。

确实,如果不是凤长悦拼尽全力,只怕他们此时都还在苦苦鏖战,甚至死了也说不定。从某个角度来讲,凤长悦这样子,确实是被他们牵绊的了。

季明城脸色青红交加,感觉轩辕夜的话,像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他忍不住想要看看她现在究竟怎么样了,可是那个丑陋的男人浑身气势实在是太过强大,让他难以动弹。

卡西尔也是一愣。

他惊讶的倒不是凤长悦这样子,而是轩辕夜的反应……

他眯起眼睛,扇子挡在脸上,心中闪过几丝微光。

看来这位,对那个少女可不是一般的在意啊……

轩辕夜长臂一伸,将凤长悦拦腰抱起,将她身上的衣服紧了紧,领口处的茸毛几乎将她的小脸遮住了一般,只露出分外苍白的脸颊和紧紧闭着的眼睛。黑色的睫毛上,冰霜微颤。

他心头顿时一紧,而后气息一沉,将人牢牢的抱着,朝着前方的遥遥而立的雪山而去。

黑色的长袍在雪地上划过微微的弧度,不留痕迹。

留下的几人都是分外尴尬,看着这场景,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想要上去看看凤长悦的伤势,又担心轩辕夜发怒。

他虽然没有展现实力,甚至连话都很少,但是却让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无法生出违抗的威压。

那是长期位于上位的人才会有的气势。

看着那黑色的高大背影逐渐远离,在漫天的大雪之中几乎消失,几人都是沉默。

蒂亚小脸已经皱在了一起,心中纠结不已。

卡西尔悠闲的摇晃着扇子,笑吟吟道:“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两人似乎感情很好呢……哎,可怜小爷我这样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怎么就没有这样的美人为我出生入死呢?真是不公平啊不公平!哎,美人你说是不是?”

说着,他还捣了捣蒂亚的胳膊。

蒂亚没有说话。

卡西尔远远的看着,心中感慨,嘴里也没闲着,一直在碎碎念。

“虽然小爷这样的人,不是什么人都看的上的,但是居然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我!真是太过分了啊……看在他们两个人现在境况这么令人担忧,小爷我就不计较了!”

再好听的声音,一直听,也会厌烦。尤其是对于蒂亚这样毫无忍耐力的人来说。

她原本被卡西尔捅了一下,还没有很是在意,但是……他实在是太啰嗦了!

忍耐着腿上的伤痛,蒂亚的小脸越发的黑了,眼睛里似乎有火焰冒出来。

穆克在旁白看着,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但是显然某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惹上了什么人,依旧在无限感慨。

“……不过这两人怎么就凑在一起了呢?真是好奇啊……”

听说现在“那里”可是发生着动乱呢啊…。

“啊!”

一声痛呼,忽然传来。卡西尔疼的立刻弯下了腰,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双手放在……裆部。额头上满是冷汗,瞧着似乎疼的不轻。

“你、你!”他颤抖着想要说话,似乎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会有人这般大胆打他那里!

蒂亚缓缓收回腿,松了松,而后斜睨了卡西尔,一字一句。

“老娘最讨厌啰嗦的男人。”

随即,她就一瘸一拐的朝着前面走去。

穆克愣怔了一下,随即同情的看了一眼还在地上不断呻吟的卡西尔。

“穆克!快过来!”

蒂亚一声高呼,穆克连忙追上前去,只留下了卡西尔独自蜷缩在雪地上,无限忧伤。

“喂!你给我站住!”

卡西尔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怒吼出声。

“被给小爷再碰见你!下一次绝对不会饶了你!——啊,好痛!”

最后几个字放的很轻,是咬牙忍耐着说出来的,似乎在唇齿之间就想要将蒂亚给咬了。

季明城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身边昏迷着的苏烟,眸色暗沉。

苏烟的脸上,伤口实在是太多了,有的甚至已经可以看到骨头,看起来让人心惊不已。

但是季明城脸上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这点程度还对他没什么威胁。

纵然他心中着实不想带上苏烟,因为她现在已经完全沦为了一个废人,绝对会拖他的后腿,毕竟在这里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强敌,他现在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证,更何况带上她?

但是他又不得不带上她。很多人看到她进来的时候是跟他在一起的,而现在她变成这样子,出去之后绝对会给他惹来不少麻烦。

苏家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他眼中闪过几丝诡谲的光。

如果能够利用好这次机会,能够转坏为好,也不一定。

她现在,还有价值。季明城心念电转,这一切想法都不过是眨眼间想法。

他俊朗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心中所想。

季明城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玉瓶,喂送她吃了下去。

这丹药只只能补充一些灵力,虽然也可以疗伤,但是肯定对她脸上的伤疤毫无办法了。

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将她背起来,也朝着远处雪山的方向而去。

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逃出去。

至于……他不会放弃的。

他背着苏烟,也一深一浅的在雪地上行走。

等卡西尔忍过剧痛,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人……已经走光了。

“喂!人呢——”

卡西尔哀怨的站起身来,也是一瘸一拐的缓步向前,嘴里还在不断的念叨着什么,眼神分外的幽怨。

……

轩辕夜将凤长悦抱在怀里,迎着漫天的风霜向前走去。

他试图往她的身体之内输送灵力,却发现她身体似乎也被冻结,每当他调动灵力,试图进入她经脉的时候,就总是感觉到一股阻力,似乎有什么屏障挡住了一般。

他清澈的凤眸之中,卷起深不见底的风暴。双手抱得更紧。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她身体之内,极寒和极热两股力量在不断纠缠。

而她的气息,则是在这一热一冷之间,逐渐减弱。

轩辕夜低下头,紧紧的贴着她的额头。

悦儿,别怕。

而就在此时,一道白色的影子忽然闪现在眼前。

轩辕夜气息一厉,猛然抬头,强大的气流立刻朝着对方扑去!

然而就在即将打到的时候,他的动作忽然停住,眸子微微眯起。

“如果她有什么事……你也不用活着了。”

小白浑身一颤。

它好不容易从魔兽空间里面出来,怎么就受到了这样的威胁!

先前它突然感觉到主人身体之内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然而还来不及反应,主人就已经和它失去了联系,任凭它在里面疯狂的呼唤,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而且它和主人签订了契约,自然能够感受到她现在情况确实糟糕,这才急了,经过强行的努力,这才得以出来。

但是一出来,居然就要见到这个男人,真是太悲催了!

小白僵硬的点点脑袋,而后猛的跳起来:主人!

小白猛的回身,看向被轩辕夜抱在怀里的凤长悦,这才看到她逐渐覆上冰霜的容颜!

小白眼睛一下子睁大:这、这是……

轩辕夜冷眼看着,突然出声。

“你知道这是什么。”

是肯定的语气。

小白更加僵硬的点头。

任凭它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主人竟然是沾染上了这样的麻烦!这东西就算是它,也不过只是听说过而已,现在见到居然是在自己主人的身上!

轩辕夜心中有丝诧异,纵然是他,也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它居然知道?

“想办法。我要她活着。”

小白欲哭无泪。

它也想啊!它和主人可是签订的生命契约,主人身死,它也活不了的啊!

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此时已经冻死了。但是主人好歹是有着神火的,尤其是天堂火,更是不可小觑,也因此支持的时间很长。

但是,现在这样子,也很是诡异。

如果是靠着神火,应该是比现在情况好一点的,可是主人的模样,则完全不似。

好像是刚刚卡在了一个关键的点上,既不死亡,也不醒转。

小白蓬松的尾巴一甩,跳上凤长悦的肩膀,闭上了眼睛,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主人体内的天堂火好像也沉睡了。

幸好它伴生天堂火,还能靠着自己给主人一点力量。

轩辕夜脚步不停,只是不时的低头看一眼。

她身上的冰霜依旧没有退散。周身气息更加冰冷,就像是睡死过去了一般。

他脚步更快。

……

安静无比的宫殿之内,一个人影匍匐在地,身上的衣衫凌乱不堪,上面还有着无数的血迹和黄沙,奄奄一息。

“咳咳……”

羽千宴的手指动了动,迷乱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随即咳嗽了几声,唇边溢出一丝血迹,无声低落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上,显得几分血腥。

他缓慢的坐起身子,抬眸看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宫殿。

比较特殊的是,这似乎是由一座黄金做成的宫殿。

周围的墙壁上,用金粉描绘出了一幅幅的精美画面,在他眼前,有一座高高在上的王座,和长长的九级台阶都是由黄金做成。

两边的廊柱和扶柱,也都是金色的。

他强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缓缓站起身来。

他看着那王座,神情有些愣怔。

那是一座极为精美的王座。

采用世上最好的雕工,上面有着龙腾云的图案,而在其上,还规律的镶嵌着一些……

魔核。

即使是站在台阶之下,也依然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庞大的几乎无法抵抗的威压!

那仿佛来自远古的气息,让人心神震颤!

他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抬脚朝着上面走去。

当他的脚踏上台阶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道雄浑有力的声音。

“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

那仿佛是穿透了遥远的时空瞬息而至心底,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我等了……太久了……”

羽千宴豁然抬头,看向那精美恢弘的王座——

是先祖!

……

而同一时刻,轩辕夜抱着凤长悦,也逐渐靠近雪山。

随着他的前进,神秘的雪山也终于露出了它的真实模样。

竟然是……

通天之路!

在那雪山之上,从山脚下,向着上方延伸,赫然一条道路,直通天际!

上面不知多少台阶,皆是黑色的铁石所砌,上面隐约有着一丝丝的红色,看起来有些诡异而沉重。

只是这样的一眼,就让人心中压抑。

然而在山脚下,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的盘腿坐在地上歇息,有的则是仰头看着那天梯,似乎在思索着是否要上去。虽然并不是很吵闹,但是却显得有人气了很多。

轩辕夜眉目不动,抱着凤长悦挺直身体走了过去。

听到动静,很多人回过头来看。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很多人甚至露出了惊艳之色。

只见广阔无垠的雪野上,一道高大的黑色人影,正缓步走来。

他身后伴随着漫天的雪花,身姿挺拔,被漫天的雪花遮蔽了双眼的众人都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只是这般的瞧上一眼,也感受到了来自那男人身上的尊贵气质。

只是缓缓的走着,却好像漫步在玉阶宫阙之间,雍容雅致,从容清贵。

这气质让众人都忍不住屏息,生怕玷污了这般仿若天降的人。

走进了,众人才发现,在他的怀中,似乎还抱着一个人?

很多人心生好奇,都探头看去,但是那人被裹得很紧,众人一时倒是看不清。只看到了一片毛茸茸的领子,和一片乌黑的发。

有人低声:“单是这如云般的头发,也知他怀中女子,纵然不是倾城之色,最少也是清秀可人了。”

有人笑问:“怎地?兄台只看头发也能看出是否为美人吗?”

那人洒然一笑:“非也。你看那男人通身尊贵气势便知一二了。”

旁边侧耳听着的几人这才恍然——是了,能够被这样的男人抱在怀里,绝对是美人中的美人了。

一时间,众人寂静无声,只等着那男人走进。

风霜在他身后,也只衬得他浑身清贵无双,仿若天神降临。

仿佛自成画卷,无可比拟。

他越来越近,然而就在即将走到众人身前的时候,却忽然有所觉,看向某处。

他忽然勾唇,现出一丝笑。

------题外话------

咳咳,大家见谅,这一段时间确实是没办法写更多了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