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10 千宴之伤!

季明城的声音落下,眼中犹自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决绝,看着凤长悦,显示突然抛去了一切的赌徒,等着一个答案。

众人惊呆。

蒂亚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他居然是长悦的未婚夫!哦不,是前未婚夫!

穆克憨实的脸上,满是迷惑。他们不是刚刚认识的吗?怎么会是这种关系?

卡西尔原本带着几分轻佻笑容的桃花眼瞬间一滞,下意识的去看轩辕夜。

然而轩辕夜神色淡淡,加上脸上带着面具,一双深潭似的深邃眼眸,竟是没有一丝波澜,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但是卡西尔却仍然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轩辕夜的身上发散开来。

他忍不住心头哀嚎:真是作死啊!

而这一切,季明城都不在意,他只是执着的看着凤长悦,双眼之中,带着隐不可见的期盼,心头酸涩难言。然而在这复杂至极的情绪之中,又难以控制的生出了一股痛快。

这种痛快,就像是要将所有人都落下地狱般的快感。

他双眸之中,似乎有诡异的光闪过。

现场陷入了一片可怕的寂静。

凤长悦却忽然眉梢一挑,红唇划开淡淡的弧度,笑了。

季明城忽然就被她这笑容弄的不上不下,心生忐忑。

凤长悦虽然笑着,然而眼中冥冥冷冷,泛着冷光,让人心中发寒。

“前……未婚夫?”

她尾音微扬,好似在询问,又好像带着几分调侃,似乎在说着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让季明城的心忽然生出了慌乱。

“这是什么东西?”

季明城脸色一下子变得青白交加。

凤长悦敛了笑意,缓缓出声。

“放任所有人欺我辱我,十年未曾正眼相看,甚至和我的‘好姐妹’勾搭上,然后派人将我追杀至魔兽森林,差点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在我去追问的时候还死不承认,并且意图陷害于我,甚至仗着自己的势力对我再三打压,恨不得让我身死魂灭……这就是,所谓的前未婚夫吗?”

季明城听着那些话,清清淡淡,却好像刀子,通过他的耳膜,一下下的狠狠捅进他的心窝!让他几乎难以站立!看着对面神情冷淡的少女!

心中的羞愧和悔恨几乎将他淹没。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在她心中,竟然是这样的人!

而他,竟然也曾经对她做过那么多过分甚至不可原谅的事情!

先前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即使是最过分的派人杀害凤长悦,也不过是当时他一时冲动,况且她并没有死,而且后来甚至闯进季家,当面扔给了他一纸休书。那一直是他的耻辱,因此从未再提过。

然而此时,听着凤长悦的声声质问,分明只是淡淡的语气,然而他却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烧,觉得在遭受最为严厉的控诉。

他的手微微颤抖。

然而这不是让他最害怕的。

最让他心生凉意的,是她的眼神。

淡漠,嘲讽,睥睨。

那是比陌生人还不如的眼神。

看得他呼吸一窒。

“这样的人,也配让我求我?”

凤长悦看着季明城,尾音微扬。

季明城没有说话。

周围陷入了一片死寂。

“明城!救我啊!”

苏烟凄厉的喊叫声在外面响起,穿过结界传来,却无人理会。

蒂亚睁大的眸子里立刻燃起了火焰,怒意凛然的看着季明城:原来这个家伙居然是这样的人!原来他曾经做过那么多对不起长悦的事情!难怪现在长悦是这样的态度!

若是她,非得将他这个人挫骨扬灰!

穆克在一旁,憨实的脸上也皱起了眉,看着季明城的眼神也变得很是嫌弃。

这般作为,倒真是让他看不起!

卡西尔眨了眨眼睛:哟,看不出来,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大胆!连他都看得出来,凤长悦绝对不是好惹的,他居然也敢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这凤长悦虽然脸上仍然有着暗紫色的胎记,但是仔细看不难看出,五官清丽,尤其一双眼睛,黑如玉石,简直能够将人的灵魂吸走,再过两年,绝对算是绝世美人。而且天赋也好,他怎么会做出那么蠢的事情?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他也丝毫不关心季明城以前是怎么想的,现在又是否后悔,他摇了摇扇子,眸光潋滟。

“啧啧,真是一场好戏啊……”

轩辕夜忽然瞥了他一眼。

卡西尔立刻浑身一僵。

季明城以及该说不出话来。

轩辕夜忽然握住凤长悦的手。

其实他是感谢季明城的,如果不是他眼瞎,做了那么多伤害悦儿的事情,甚至将她追杀进魔兽森林,他又怎么能遇到她呢?

轩辕夜唇边绽开一抹笑,虽然顶着一张丑陋而可怕的面具,但是这一笑,却仍然仿佛高山之菱,清贵无双。

一瞬间,几人甚至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那个丑陋的男人,笑起来怎么会带着那般无可比拟的尊贵和清贵?

然而就在几人陷入震惊的时候,在外面的人,显然都已经没有耐心了。

“怎么?还没有决定吗?桀桀桀桀……果然是一群自私而卑鄙的家伙!为了自己的安慰,果然连自己的同伴都可以抛弃啊!真是恶心!”

那嘶哑的声音带着几乎渗入灵魂的阴狠,在外面叫嚣。

而哭泣的苏烟,此时也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震惊而惶恐的看着季明城。

“明、明城!”她的脸上满是狼狈,有些头发还粘在额头和脸上的泪水上,哪里还有一点大小姐的尊贵?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救我!快来救我啊!还有、还有你们!不是说是队友吗?怎么现在都不动!啊!”

她看着凤长悦等人,声音因为极度的恐惧有些尖锐,还带着怨愤。

“凤长悦!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龟缩在里面!”

苏烟已经有些丧失理智,先前对凤长悦就多有怨怼的她,此时陷入巨大的危险和恐惧之中,自然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到了凤长悦的身上。

蒂亚皱眉,立刻起身就大声驳斥:“喂!你搞清楚!是你自己脱离了队伍的!可不是我们把你害成这样的!你现在这样子,只能怪你自己,关长悦什么事?你先前不是看不惯我们吗?现在到了这境况,又让我们救你?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季明城听着苏烟的哭诉和指控,已经有些麻木。

凤长悦的那些话,就像是烙铁在他的骨血里留下了剧痛的伤痕。此时的他,就显像是被剥光了衣服,再狠狠的刮下一层皮一般痛苦。

至于苏烟在说什么,他已经顾不上了。

凤长悦向前一步,将蒂亚掩在身后:“受了伤的人,怎么还这么多话。”

蒂亚缩了缩脑袋,不说话了。

凤长悦看着透明的结界之外,那漫天的风雪之中,上前的白色人影,几乎淹没在大雪之中难以辨认。

而那道声音的主人,虽然一直在说话,而且似乎一直在观看着这一切,但是始终没有露出身形。

她皱起眉。

如果找不到那个人的话,这些银丝傀儡就会极难对付,根本无法完全消灭。那么他们就无法真正的逃脱这里。

“躲在后面说话算什么?该不会是长得太丑所以不敢出来了吧?”

凤长悦嘴上说着,体内的灵力却已经全力奔涌起来!丹田之中的灵王之晶也变得越发的晶莹剔透,隐约颤动!

那人似乎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凤长悦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继而就大声笑了起来。

“桀桀桀桀……真是好笑!打不过我居然想要靠这样的手段来激怒我吗?哈!真是不知所谓的一群蠢货!难道你们以为,即使我显出真身,你们就能够打败我吗?真是好笑!”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那声音之中,满是嘲讽。

凤长悦就像是没有听见,继续说道:“怎么?被我说中了?”

那声音一顿,冷哼一声:“不知死活。”

凤长悦扬眉一笑:“怎么,恼羞成怒了?”

“哈!现在,我倒是对你有了几分兴趣啊!”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那声音的主人忽然话音一转,带着彻骨的寒意,像是阴冷的蛇在心脏爬过,“看来不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你就不会停止这愚蠢的行为!”

凤长悦紧紧的盯着天空之山的众人,强大的精神力逐渐散开,警戒着周围的所有变化。

几人都默默的看着,虽然不知道凤长悦为什么要激怒那人,但是显然有自己的考虑,因此也都静默不语。

而轩辕夜则是不动声色的看了某处一眼,静若深潭的凤眸之中,逐渐浮起一丝冰寒。

悦儿要自己解决,他好好看着就行。

然而就在这时,苏烟却像是忽然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在天空之上疯狂的喊叫起来。

“快!快!你不是觉得她有趣吗?用她来换我就行啊!”

声音一出,几人都是难掩震惊的看向在天空上疯狂喊叫的苏烟。

她的身体被紧紧束缚,然而原本清傲的脸上,却是带上了几分疯狂。

“她疯了吗!”

蒂亚怒火中烧,大声骂道:“我呸!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哦不!已经不算是人了,你连畜生都不如!”

居然想要长悦去换她,真是疯了!

穆克在一旁小心的看着蒂亚折腾着身上的伤口,想要上前拉着她又不好意思。

卡西尔妖孽的脸容上,也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啧啧,真是最毒妇人心啊!这般话也说得出口,真是……找死啊…。”

轩辕夜已经没什么反应了。

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就算她最后不会死在对方手里,他也绝对不会放任她活着的。

她在他眼中,赫然已经是死人。

凤长悦对于这样濒死就乱咬人的狗,是没有丝毫同情的。

原本就是她私自跑出去,带回这样大的麻烦,到现在不但没有后悔,反而想拉她下水,这种人,她不杀她,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她眼睛锐利如同刀锋,看着苏烟。

苏烟被这样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憷,但是现在面临生死,她已经顾不上了!

见几个人都用那样嫌恶的眼神看她,她神经最后一点支撑也似乎要断裂,终于在看到季明城没什么表情的时候,像是抓住了稻草一般,疯狂喊叫。

“明城!你不是对我很好的吗?怎么还不救我?!你没听到吗?他现在想要的是凤长悦了!你怎么不帮我!?”

季明城原本侧身站着,低垂着头,听到这话,终于豁然抬头,看向苏烟。

“烟儿!你别说话了!”

再继续说下去,只怕她就算不会死在敌人手里,这几个人也不会放过她的!还有他!

然而纵然季明城的眼神百般警告,苏烟哪里顾得上?

她只听到季明城说让她住口,他抛弃了她!

苏烟神情一滞,难以置信的看着季明城,脸色逐渐涨红,却已经说不出话来。

因为,她的脖子,忽然被人掐住了。

一只修长苍白的手,忽然出现在她纤细的脖颈。

而后,逐渐用力。

一道人影,逐渐浮现。

“既然你真的很想看见我,那么……就满足你好了!”

依然是嘶哑的几乎难以辨认的声音,却忽然明朗凝实了一些。

凤长悦心中一动,立刻紧紧盯着!

轩辕夜眉梢微扬,手中隐约银色光芒闪烁。

现场忽然现入了一片静寂。

而后,一片震惊的倒吸冷气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是!”

……

黄沙漫天的沙漠,一道飓风狂卷而去。

而在中间那一片几乎看不到人影的飞扬的黄沙之中,一道黑红相间的影子忽然出现!而后带起一片闪烁着锐利光芒的红色蛛网!

而同时更加让人心生寒意的,则是漫天飞扬而起的黑红毒针!

那些,全部都是毒王红蛛身体之上的毒针!

一旦沾染,即使是灵皇,也无法逃脱!

它巨大的身体在半空之中弹射而出,而后落在黄沙之上!转而就突然回身,阴历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一片尚未完全落下的黄沙!

在其中,赫然一道挺拔身影!

毒王红蛛浑身的气息更加阴狠而可怖了。

这个人类,比它想象的要厉害不少!

居然连它的毒针都可以应付,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不过……他还是要死!

它身上添了不少伤口,不断的淌血,留到黄沙之上,看着极其狼狈凄惨。

它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受过伤了。

因此,它的怒意也飙升到了最高!

而在那黄沙之中,也传来了几声咳嗽声。

而后,一双淡漠的眼神,看向毒王红蛛。

它身体顿时警戒!身上再次冒出无数毒针,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羽千宴左手执雷神之盾,右手握雷神之矛,上面甚至隐约有着蓝色的闪电霹雳而过!身体之上,甚至还有着蓝色的铠甲!一头黑发随着身上狂暴的能量飘扬而起,淡漠如雪的容颜上一片冰霜,仿若天神降临!

浑身狂暴的能量,甚至在他周身都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显然刚才的厮杀之中,他是占了上风!

这一片肃杀安静的沙漠之中,唯有一人一兽的对决,充满了血腥的气息!

毒王红蛛巨大的复眼之中,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而后,猛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在安静的沙漠之中,更加凄厉而威重!

羽千宴眉头微蹙,突然握紧了雷神之矛!

虽然现在看起来,他是处在优势,但是实际上,他方才为了应付毒王红蛛的万千毒针,强行使用了“天羽决”,将自己的境界强行提升,但是那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如果不能及时将毒王红蛛解决掉,那么他即将面临更加危险的境地!

所以现在就是要拼时间!

但是显然,毒王红蛛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一直在拖延时间!就等着给他致命一击!

羽千宴动用“天羽决”,灵力损耗已经极大,他必须快!

他周身的气势更盛,眼中一片淡漠的杀意!

雷神之矛忽然高高举起!

强大的能量波动传来!天空之上,突然变色!

一片片的阴云在天空之上聚集而来!

显然是羽千宴发动了地阶武技!

然而毒王红蛛却没有露出惧意,反而闪烁着几分嗜血的光芒!

在它周身的沙漠,突然涌动起来!

以它为圆心,四周不断翻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下面奔跑一般!

羽千宴淡漠的眼眸看向那些不同寻常的动静,周身气息更加凛冽。身体之内的灵力已经被他尽数调出,同时灵皇之晶在拼命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他像是一块海绵一般,不断吞噬着那些能量!

而天空之上的阴云之中,也似乎传来雷鸣之声!

整个天空都变得暗沉无比!似乎风雨欲来!

而毒王红蛛周身的起伏,也变得越发厉害!

突然!

无数道黑红色的影子,从沙漠之下猛然窜出!

羽千宴神色微变。

仔细看去,却是无数的毒王红蛛!

大小不一,但是分明都是毒王红蛛的族群!

密密麻麻,几乎占据了目光可见的沙漠的一半!而且一层接着一层,快速的朝着中间的毒王红蛛之王而去!

最早到达的一只足足有中间毒王红蛛身体一半大小的红蛛,竟是突然跳起!

而后,中间的毒王红蛛周身突然发出无数的红色蛛网,将那红蛛死死缠住!而后张开血盆大口,猛的吞了下去!

“咔嚓、咔嚓……”

骨头和外壳被咀嚼的声音从,听起来让人汗毛倒数!

甚至有红黑色的液体,从它的嘴中流淌出来,滴落在黄沙之上,看起来异常的诡异可怖!

羽千宴心中一沉!

然而这不过是个开始!

紧接着,无数的红蛛被吞进去!

遍地残尸。

一时间,只闻骨头碎裂声音还有血液滴下的声音。

而随着那些红蛛被吞噬,毒王红蛛的身体,逐渐变得大了起来。

那些被它无情吞噬的族群,都化为了它身上诡异的隆起。

竟然是在用全族之力,对抗羽千宴!而且随着它的吞噬,周身的境界很明显的在不断上涨!

不过片刻功夫,竟然将就已经突破了九级魔兽!甚至还有向上发展的趋势!

羽千宴眉宇之间,满是战意。

雷神之矛上,不断闪过霹雳的闪电,划出一道道空间裂缝。

天空之上阴云密布,沙漠之上无情吞噬。

战斗——一触即发!

羽千宴低喝一声,高高举起的雷神之矛就仿佛审判的权杖,猛的挥下!

强大无比的能量瞬间朝着还在不断变大的毒王红蛛而去!

生死——就在此刻!

轰!

巨大的声音瞬间响起,传遍了整个沙漠!

以一人一兽战斗的场地为圆心,强大的能量如同无法阻挡的波浪,朝着四周而去!

无数黄沙顷刻飞扬而起!

无数残破不全的尸体被狂卷而去!在落下之前就已经被完全绞碎!只剩下了无数看不清原来面目的碎屑!

许久。

一个巨大的深坑,突然出现。

一道人影,伫立其上。

左胸之上,赫然一片殷红的血迹。

他脸色异常苍白,随即倒了下去。

一片黄沙随风而来,将他的身体掩埋。

……

此时,整个照壁阁之内,王城依旧沉默。

甚至连路面上面的无数深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原样。黑灰色的王城,似乎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但是在几处不起眼的地方,却忽然浮现了淡淡的白色光芒。

而最上面的那个宫殿,则依旧没有任何声响。

仿佛匍匐的巨兽,等待着将一切都吞噬。

------题外话------

咳咳,基友在首推,大家喜欢种田的捧个场呗么么哒~钱菲菲《一朝农女一朝爷》简介神马的偶就不贴啦,喜欢的亲们去戳戳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