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8 生死绝境!(圣诞订阅有喜!)

只是他在这边径自难受,却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旁人的眼中。

苏烟原本以为,他们是真的不认识,但是现在看着这样子,如何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认识的,也不知道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过往,她此时都不想知道。

瞥了一眼季明城,他神情明朗,似乎什么事都没有,但是那一双向来温和如同阳光般的眼眸,此时则是充满了复杂的意味看着前面那两个人。

苏烟心中嘲讽,眼角闪过几丝冷意,却是没有说话。

凤长悦和轩辕夜走在前面,四周的温度是越来越低。

“这里怎么越来越冷了?长悦,你有没有感觉到?”

蒂亚搓了搓手,不断的看着四周,想知道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凤长悦点头:“感觉到了。”

这几人都是灵王甚至灵皇境界,身体的防御能力比起普通人已经算是极好,其实一般的温度变化,对他们都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现在,他们竟然都已经感觉到了寒冷,就证明温度确实已经极低。

凤长悦看着刚刚张口时呼出的白雾,微微皱眉。

刚才他们刚到的时候,虽然也很冷,但是显然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但是现在显然已经在快速的下降,甚至逐渐超出他们的预期。

不同的地理环境,温度有所差异正常,但是现在,他们分明一直呆在这里,温度就急剧下降,显然很是不正常。

虽然她有神火,这点寒冷根本构不成威胁,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忽然浮现了淡淡的不安。

“看!下雪了!”

蒂亚忽然一声惊呼,将众人的注意力拉回。

几人纷纷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果然看到灰白色的天空上,满天的细小雪花在慢慢飘下。落在地上,很快就积攒了薄薄的一层。看起来像极了下了霜的样子。

几人惊诧不已,这地方,居然还会下雪?

“小空间里面,还会下雪吗?”

穆克愣愣开口。

蒂亚原本兴奋的神色也一下子收敛,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其他几人也被穆克的话惊醒,转而神色一变。

是啊,小空间是灵尊以上的强者留下的特殊的存在,怎么会下起雪来?

难道是环境?

凤长悦伸出手,看着那只有芝麻大小的雪花降落在手心中,缓缓融化,沉声说道:“是真的雪。“

晶莹剔透,六角玲珑,虽然小,但是确实是雪花。

凤长悦话一出口,众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居然是真的雪?

这怎么会?

凤长悦转头看向轩辕夜:“阿夜,小空间里面,会产生这种状况吗?“

轩辕夜看着她,顿了顿说道:”小空间根据其主人不同,其所呈现的场景也不同。至于下雪……我先前也并未见过。“

凤长悦黑如玉石般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凛冽的光。

是的,她先前在凌云阁顶层的小空间的时候,分明只是一片暗沉的虚拟空间,根本没有这般真实的场景!

这地方,有古怪!

桃花眼哀怨的抬头,看着还在飘扬的雪花,眼角也闪过一丝怀疑。

“这雪,怎么好像越来越大了?“

他低声喃喃道。

正在垂眸思考着什么的凤长悦豁然抬头——

是的!虽然不明显,但是却依然可以辨析出来,雪花正在变大!而落下的速度也似乎快了一些!

她迅速出手,看着手心的雪花。

原本只有芝麻大小的雪花,此时竟已经有绿豆般大小了!

而且周围的温度还在不断降低!

“这雪真的下大了!“

穆克和蒂亚面面相觑。

苏烟倒是没怎么在意,不就是下个雪吗?至于这般紧张?

季明城神色变幻,看着那不断变大的雪花,再看看那个肩膀上逐渐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花的纤细人影,心中矛盾不已。

想要上前,却又不敢。

他想了想,终于还是拿出了几个玉瓶,并且将其中一个递给了苏烟。

苏烟一愣,却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感觉从掌心传来。

她抬头看向季明城,却见少年俊朗的面容上,带着温煦的笑:“这是六级魔兽‘赤金燕’的血液,可以御寒的。”

赤金燕虽然不是什么高等级的魔兽,但是浑身高温呈现淡淡的赤金色,所以它的血液可以驱除体内的寒气,还可以稳固境界,也算是宝贝。此时竟然被他拿出来御寒,当真也算是大方了。

苏烟心中怒意未消,但是看着少年那俊朗容颜上温和的笑容,终究心中一软,接了过去。

虽然她不需要这东西,但是好歹是他的一番心意……

他是不是也觉察到她不高兴了?

苏烟带着几分倨傲清高的眼中,闪过几分羞恼,如果他这般道歉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原谅他,毕竟他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你……”

正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却见眼前言笑晏晏的少年,已经不见。

“你冷吗?这东西你拿着吧。“带着几分紧张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她心中一沉,扭头看去,只见先前冲着她露出和煦笑容的季明城,此时正站在凤长悦的身前,手中捧着的,正是刚才给了她的东西。

他的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忐忑,紧张,而又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期待。

他似乎不太敢正视他,眼神微微下垂,声音也有些紧绷,显然带着几分紧张。

但是她却看得分明,他眼角的渴盼,似乎担心她不收,又似乎付出了勇气,只等着她的宣判。

苏烟豁然扭过头去,眉目之间越发的清傲,只是怒意翻涌,实在难以压制,她忽然狠狠的掷出那玉瓶,落在远处薄薄的积雪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见过他自信的样子,见过他努力的样子,见过他临危不惧的样子,见过他谦虚有礼不卑不亢的样子,却唯独!没有见过他这般卑微的样子!

苏烟冷笑,心中像是被阴冷的藤蔓缠绕,带起一阵阵的寒意。

季明城自己或许没有觉察,但是别人都看的分明!

他对那个凤长悦,就像是可怜的乞丐一般!渴求着她的关注!

亏她还想着为他谋求高位,寻求父亲的关注只是为了帮他获得更好的资源!

原来一切都不过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而那个凤长悦,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那样明朗有利的人,到了她的面前,也那般卑微!

然而此时,不仅仅是苏烟不高兴。

轩辕夜,更不高兴。

他冷眼看着季明城,看着他看似轻松实则期待的眼神,看着他手中那还散发出淡淡温热的玉瓶,眼神逐渐冰凉。

这算是怎么回事?

未婚夫旧情复燃,悔不当初?想着借此机会好好献殷勤?

怎么,还想挽回悦儿吗?

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凤长悦明显感觉到周身更冷了…

她看着季明城,挑眉,唇边忽然略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不需要。现在不需要,将来更不需要。这种东西,你还是留给想要的人吧。有的人,或许会喜欢。但是我——不喜欢用外人的东西。“

外人。

轩辕夜的心中忽然就熨帖了。

嗯,很好。

这两个字用的很准确。

季明城一愣。

她这般委婉而直白,像是她归来之后一贯的淡漠冷清,不留余地。

季明城心中一冷,看着她虽然笑着,但是没有笑意的眼睛,忽然觉得局促。

“我、我只是觉得,现在咱们是队友了,总要互相帮忙的。我这还有好几瓶,可以每个人都有的……“

蒂亚翻白眼,这么明显的献殷勤,谁看不出来?先前就老是盯着长悦看,那眼神真的不一般啊……现在这样子,又是搞什么?再说了,长悦身边可是已经有人了!

桃花眼想要回头看,心头痒痒的不行。

这是、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但是他很兴奋是怎么回事?

他在最前面,听着身后的动静,真是万分想要回头看一眼,但是想到那位的手段,打死他也是绝对不敢回头的!

凤长悦刚想说什么,忽然觉得身上覆盖了什么东西。

抬头看去,却是轩辕夜突然解下了身上的衣服,将凤长悦牢牢的裹在里面,而后仔细的系好带子。

动作细腻,神情温柔,像是在对待无比珍贵的宝物。

他面容可怖,长长的疤痕横贯而下,带着几分狰狞,然而此时,他眼中的柔光,则只让人觉得一阵熨帖。

那样专注的眼神,小心之中带着细谨的包容和宠溺,让人一时间竟忽略他的容颜,只记得那双太过清澈的而只有一人身影的眼睛。

场面一时陷入沉寂。

凤长悦纵然不冷,却也领情,况且在别人眼中只看到轩辕夜温柔的给她系带子,她却是感受到了来自他身上一股浓浓的酸味。

季明城在那里,像是一个笑话一般无人问津,凤长悦和轩辕夜二人周围像是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气场,别人窥探不得,也进入不得。

季明城只觉得堵在胸口的那股气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炸裂开来,而在左边胸膛,终于开始衍生出一点点细密而针扎般的疼痛。

每多看他们二人一秒,他就觉得那股疼痛更加真切,逐渐蔓延整个心脏,几乎讲他整个人都包裹其中无法挣脱。

他忽然觉得有点难以呼吸。

轩辕夜则是勾唇一笑,将衣服的带子系好,领口上的茸毛堆积在她如同凝脂般的脸颊旁,像是在纯粹干净的黑濯石山面放着一片羊脂白玉,只让人觉得分外惊艳。

她原本就精致的眉目,此时更增添了几分动人韵致,冥冥冷冷的眼神,却不让人觉得冷冽,在宽大的衣袍之中,反而透出几分小女儿的清美。

左边脸颊上暗紫色的胎记,虽然依旧可以看出痕迹,在这般越来越大的大雪之中,有些模糊不清,更觉轮廓清丽,多了几分平时不可见的朦胧。

季明城怔怔看着这般从未见过的容颜,只觉得心中一阵难以名状的痛。

手伸在半空,十分尴尬。

“悦儿,走吧。“

轩辕夜神色平静,淡淡的看了季明城一眼。

季明城忽然觉得一阵冷汗出来,身体僵硬。

凤长悦忽然笑了笑:“如果你还想好好的走下去,就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她笑意更深,压低了声音,微微上前一步,低声道。

“因为我连多看你一眼,都会觉得恶心。如果你再这般不知好歹,我真的担心,忍不住会提前杀了你。”

季明城浑身一颤,如坠冰窟。

然而那道冷清的声音此时则像是魔咒般,在他的耳边回荡。

“那样的话,就不好了。因为你欠下的那些帐,要一点点的还回来,怎么能轻易就死了呢?”

说完,凤长悦就噙着淡淡笑容,转身离开。

季明城微微垂下了眸子。

别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凤长悦走进一步,和季明城说了什么话,就离开了,而季明城则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愣在原地。

只是在场的几人,都没什么心思去管他。

雪越下越大。

季明城看着逐渐走远的二人,一道纤细,一道高大,步伐一致,连周身的氛围都一致。

他忽然自嘲一笑,将手中的东西统统扔了。像是舍弃了什么东西一般。

那总是带着几分温煦的眼中,像是龟裂的冰层一般,逐渐褪去原本的温和明朗,取而代之的,是带着隐藏着的阴冷和决绝。

他不发一言,也跟在后面,不快不慢的走着。

……

而在几人遭遇了这般情景的时候,在照壁阁的其他人,也同时遭遇着其他的困境。

“沙沙——”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四周响起。

羽千宴站在一片广阔无垠的沙漠之中,蹙起眉头,侧耳倾听。

然而那声音就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般,根本分不清那不安的来源在哪里。

他忽然眸色一厉,而后豁然看向左边侧方!手中银光一闪,赫然一道灵力激射而出!

“嗤!”

一道锐利的光划过,钝器刺穿血肉的声音摩擦在耳膜,几乎让人汗毛倒竖。

那一片炽热无比的起伏的黄沙之中,忽然溢出一股猩红粘稠的血液。

羽千宴浑身警戒提升到最高!死死的盯着那里!

“哗!”

不过是眨眼的时间,竟是突然从里面猛然爆出一只巨大无比的蜘蛛!

那只蜘蛛身体呈现诡异的暗沉灰色,而在上面,还有着鲜艳无比的赤红色,看起来就像是凄艳的血液一般,远远瞧着,竟是让人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一股阴森之感!

“嗤!”

羽千宴只是刚刚看清那是什么东西,面前就忽然出现铺天盖地的红色蛛丝!

像是一张无法逃脱的巨网,直接朝着羽千宴而来!

他手中忽然浮现巨大的光团,而后幻化成了一把锋利的长剑,直直迎上!

双方带起强烈的能量暴动,将这一片黄沙都狂卷而去!

一瞬间,面前的场景全部被黄沙覆盖!

羽千宴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其中!

铿!

二者相击!

无数砂砾朝着四周四散而去!

原本有些隆起的沙丘,迅速成为了一个深坑!

无数红色的蛛网和白色的利剑在半空之中僵持!

二者似乎难分高下,在僵持之中反复徘徊!

羽千宴身体之内灵力忽然奔腾起来,而后狠狠再度拼尽全力!

双手结印,周身的灵力忽然全部吞进体内。

“天羽决!”

一声清喝,羽千宴周身忽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原本被吞噬进去的白色灵力,再度疯狂而出!而且比之先前更加雄厚!

半空之上,利剑即刻再度暴涨!朝着无数蛛丝狠狠横切而下!

轰!

短暂的僵持之后,利剑终于横贯长空!完全切断蛛丝!

无数黄沙突然暴起!

一片静寂。

黄沙逐渐落下,浮现出其中场景。

一道人影,挺直而立。

然而在他的头顶,忽然覆盖下巨大的阴影!

黑红色蜘蛛巨大的复眼之上,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在它的身上,隐约可见一道巨大的伤口,还在汩汩流血。

那伤痕是执勤啊羽千宴留下的,此时更是加深了不少,一下子将原本就暴躁狠厉的魔兽情绪激怒!

黑红色的巨大蜘蛛,再次朝着他而去!

“八品‘毒王红蛛‘,也不过如此!”

羽千宴忽然一声清喝,仰头直直而上!

手中赫然一柄银色长矛,上面隐约有蓝色闪电闪过!发出霹雳的声音!

雷神之矛!

他左手执雷神之盾,右手拿着雷神之矛,身体突然暴起!而后朝着毒王红蛛狠狠刺去!

上面蓝色的闪电越发凌厉!几乎要脱离开来!

先前他使用这灵宝的时候,还有点勉强,现在则是明显顺手了许多。威力也越发的强大。

然而能够称霸沙漠的毒王红蛛,又怎么这般容易对付?

它竟是不管不顾,直接朝着羽千宴而来!

八条腿上面,赫然全是细密的毒针!

而后,在靠近羽千宴的时候,猛然朝着他激射而去!

漫天而来的毒针瞬间将羽千宴的身影淹没在其中!

……

奥斯帝国王宫。

寂静的宫殿之中,华丽的帷幔低垂在地,有淡淡的香气袅袅而起,现出几分静谧的尊贵。

而在上首的帷幔之后,隐约一道人影。

殿前,冰冷的玉石之上,俯跪着一道黑色的身影。

帷幔之后的人似乎并不心急,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的牡丹花修理了,满意的看了又看,细嫩的双手青葱如玉,可见保养的极好。一点也看不出是三十几岁女人的手。

“怎么样?“

低柔的女声响起,带着上位者的骄矜和尊贵。

“……有一个人的命牌自爆了。“说话的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老实交代。

“什么?“

似乎是被这个消息惊到,那个人影顿了顿,不小心将手划破,流出一丝血。

她蹙眉看着手中渗出的血迹,眉头微蹙。

“怎么会这样?“

那人境界对付那样的人,绝对已经足够了啊……

“对方似乎是有强者相助。其他人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

美丽的容颜上,并没有什么波澜,然而那双美丽的眼中,却浮现了淡淡嘲讽。

“哦?“

她拿出金丝手帕,缓缓的擦着手上的血液。

“没关系。让她再多活一会儿,也可。”

“反正,终究是要死的。不惜一切代价,本宫不想再一个月之后看到她。”

她淡淡说道。

那人犹豫了一瞬,才继续说道:“是。“

……

“也不知道这一次请的人,能不能将那个小贱人杀了!”

帝京一处不起眼的房屋之内,忽然传出阴狠的男人的声音,含着无尽的怨怼和诅咒,似乎恨不得立刻将那人杀了一般。

“放心。这一次,可不是只有咱们希望那人死的彻底。”

一道柔柔的女人声音随后接话,语气之中难掩得意和报复的快感。

“哦?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让某些人,知道了一些早该知道的事情而已。这一次,我一定要那个小贱人死的彻彻底底!为瑶瑶报仇!”

“嗯,那我就暂且等着!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让她活到一个月之后的!我要将她剥皮抽筋,挫骨扬灰才能接我心头之恨!“

……

地上已经积累了厚厚的积雪,周围的温度也已经低到了一个让人难以承受的程度。

就连凤长悦,也忍不住蹙眉。

抬头看去,原本灰黑色的土地,此时尽数被白色覆盖,一片晶莹。

而远处的山峰,也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雪白的面纱,看着越发的朦胧遥远。

“到底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蒂亚搓搓手,皱着眉头低声抱怨。

这里就像是绝了人烟一样,什么动静都没有!

再这样下去,她恐怕会在走出去之前就疯掉!

凤长悦的腿陷进深深的雪中,而后迈出,留下深深的痕迹。

‘放心。我们一定能走出去……什么人!“

凤长悦忽然一声暴喝!看向前方!

轩辕夜则是先她一步,挡在了她身前。

凤长悦看着他宽阔有力的脊背,心中微暖。

一行人警惕的看着前方。

一道雪白的人影忽然出现。

那人全身雪白,头发,皮肤,以及连眼珠子都是白色的。看着让人心生不安。

然而来不及反应,在他的身后,忽然浮现淡淡的阴影。

众人先是疑惑,继而就震惊在当场!

只见那人之后,赫然是无数一模一样的白色人影!

足足数千之数!

像是一片阴云,铺天盖地而来!

凤长悦心中猛然一沉!

------题外话------

咳咳,原本以为圣诞可以万更一下的,氮素临时有事,只好这么多了么么哒!圣诞节长评和前五名订阅有惊喜哦么么哒~欢迎大家小剧场来袭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