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7 吃醋

“好丑!“

蒂亚忍不住一声惊呼。

只见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缓缓转过身来,五官极其普通,竟是看不出一点特殊的地方。原本这般的容貌,虽然说不上俊美,却也和丑字挨不上边。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竟是脸色蜡黄,而且左边脸颊上,从左边眉骨处直到唇角,有着一条长长的暗红色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只是这般一看,确实是丑的很。原本就只能算是普通的容貌,被这疤痕彻底的破坏了。

唯有一双眸子,倒是清澈干净,看着似有漩涡,看久了似乎能将人吸走一般。

不过这般的容貌下,倒是没人注意他那一双有些过于漂亮的眼睛了。

蒂亚向来性格如此,原本以为能够被凤长悦允许抱着的人,纵然不是姿容上乘人间少有,起码也得是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因此先前其实抱了很大的期待。谁知这一看,竟是个这么丑的。也难怪她这般惊讶。

不仅仅是她,在场的其他几人也都是有些吃惊。

毕竟这男人浑身气势尊贵,显然并非一般家族子弟。而且虽然被宽大的黑色锦袍掩盖,但是依旧能够看到其宽肩窄腰,身材颀长,是难得一见的好身材。谁知真正见了这容貌,倒是失望无比。

这般的容颜,可是配不上他那一身的清贵气质。

那壮实的少年倒是不在意这些,只是愣愣的看着,似乎仍然被他一身气质所摄。

苏烟原本带着几分清高的脸上,先是有了几分惊讶,继而是一丝不屑,很快收回了目光,似乎这般容貌的人,她多看一眼都难受。

桃花眼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继而收敛了神色,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而季明城……松了一口气。

他瞧着那男人蜡黄的脸上极其普通的五官,以及他脸上那些难看的痕迹,原本有些酸怒交加的心中,竟是莫名的轻松了许多。

这般丑的人,她……想必是看不上的吧?

纵然那男人似乎来历不浅,但是他知道她不是贪图那些的人。先前一起下来,恐怕也是有别的苦衷的吧?

她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呢?

蒂亚一出口就觉得自己失言了,当即就咳了一声:“这个,不好意思啊……”

凤长悦并不在意,勾唇笑笑:“没事儿。反正——确实很丑。”

蒂亚分明感觉到那男人周身的气氛有低了几度……

蒂亚讪笑两声,连忙转移话题:“我才到这里,你们怎么也来了?你……不是自己的吗?怎么和他一起啊?“

她和凤长悦分开的时候,分明记得她是自己一个人掉下去的啊。

凤长悦顿了顿,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无意中遇到的。他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所以一起了。也不知道怎么一路掉下来这里了。“

这话她并未避开几人,坦坦荡荡。算是交代了他的身份。

蒂亚恍然的点点头:“哦——是老朋友啊!“

怪不得看起来比较亲密,也许以前关系不错。

轩辕夜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少女,似乎还能看到她眼角闪过的狡黠的笑,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几分宠溺。

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感觉到外面有别人的气息,而他的身份不易暴露,所以她干脆就拿出了一张面具,直接贴在了他的脸上。

一方面,可以随意解释他的来历而不被人认出来,虽然认出他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终究是保险一些为好。一方面,他为了来到这里而做了一些事情,她虽然不知道,但是也猜到几分,心中难免心疼生气,似是想要趁机发泄心中怒意。

他看似有些无奈,但是心中却是愿意的。为她,他连性命都不在意,更何况只是简单地带个面具?也就随她去了。她高兴就好。

也因此,他顶着这般丑陋的面目出现。

季明城却是眼神微晃。老朋友?他怎么不知道?

他虽然以前对这个未婚妻并不在意,但是她是西索城有名的废柴,从来没有人愿意和她在一起。怎么会有这样的老朋友?

他似乎,完全不了解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又变得有些烦躁,眉头皱了一下。

凤长悦点点头:“嗯。没想到这一次他也来了。“

蒂亚看凤长悦态度轻松,心中也松散了一些,胆子也大了一些。当下也就不顾及轩辕夜,拉着凤长悦就要将这一路的事情说给她听。

“长悦,你来了真是太好了!这里我感觉很不对劲!“

轩辕夜眼神凉凉的瞟了一眼那拉着凤长悦手的手,没有说话。

蒂亚莫名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却以为是因为这周围环境所致,打了个寒战也就没有在意。

“你看!越是靠近这里,温度就越是冷,不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长悦抬眼,看向四周。

她看过来了。

季明城忽然挺直了脊背,心中有点紧张,又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期盼。

她的目光似冷水缓缓淌过,像是陌生人一般,从他深航穿过。

他身体一僵,原本有些莫名期待的心,忽然像是淋上了一盆冷水。

她的目光实在是太陌生,连仇敌都不算,不待一丝感情。仿佛他们之间,从来都是这般毫无关系。

季明城心中忽然堵塞的难受。

凤长悦看了一圈,他们现在抵达的地方,似乎是一个空地。

上空是灰白的阴云,下面一望无际的是厚实的黑色土地。偶尔能看到有一两颗树木,地形隐约有些起伏,在最远处,有一座遥遥伫立的山峰。

“看吧,这里什么都没有。”蒂亚瞧着四周,倒是没有垂头丧气,反而精神振奋,“不过现在既然你来了就好了!咱们联手一定能够走出去的!我觉得那座山就是正确的方向,要不咱们就往那边走?“

凤长悦眯起眼睛,感受着周围越来越冷的温度,没有说话。

蒂亚这话一出,其他几人则是情绪各异。

桃花眼率先开口,扇子遮了一半面容,眼睛似笑非笑:“这位小姐,你这话说的可是不厚道哦。咱们可是一起的啊,你们三个一起走了,留下我们几个算是怎么回事?”

蒂亚瞟他一眼:“我们是朋友,自然是要一起走的。至于你们——呵呵,老娘可不认识你们!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再后面冲我们下阴手?”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但是也是事实。

来这里的人,多半是为了宝物。他们原本就不怎么认识,怎么可能信赖的和他们一起?

桃花眼却是没有生气,笑吟吟道:“这话可是不妥啊!咱们一起掉到这地方,本来就是缘分,是不是?而且现在咱们都不知道怎么出去,人多力量大,一起想办法说不定才能快点出去啊!再说,小爷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家出身,但是好歹怜香惜玉,遇到危险,绝对挡在诸位美人前面啊……”

蒂亚冷哼一声:“老娘可不指望你来保护。那小身板,恐怕死的最快啊!”

桃花眼再次语塞:“你、你!”

苏烟在一旁蹙眉:“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何必这般针对?”

蒂亚挑眉笑笑:“怎么?觉得我说话不中听?好啊!那你们一路,我们一路好了!正和我意!我们还担心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拖我们后退呢!”

她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苏烟,但是本能的不喜欢。她刚才那话,分明是想要做好人。

好啊!好人就让她去做吧!

被蒂亚这般一说,苏烟不自觉的眉头皱的更紧:“我只是就事论事,你……“

她没说完,就被一道冷清女声打断。

“时间紧急,我们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你们想要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我们想往哪边走是我们的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还是就此分开为好。”

苏烟看向凤长悦,黛眉轻挑,唇边荡开一抹没有笑意的笑。刚想反驳,就被季明城拉了一下。

她转头奇怪的看了季明城一眼,看到他虽然神色平淡,但是一双眼睛一直放在那个人身上,心中不悦更甚。

她想要挣脱开,季明城却先撒开了手,看向凤长悦等人。

“你们说的有道理。是我们性急了。烟儿脾气秉直,方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季明城眼神微动,继而脸上的神情很快变幻,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唇瓣恰到好处的弯起,看起来就像是和煦的阳光般,充满了少年的朝气和俊逸。

“忘了自我介绍。在家下季明城,我身边这位,是苏烟。”

苏烟神色稍霁,听着这话,倒似乎他们并不认识。依照他的性格,如果是熟人,必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只是他先前的样子,着实有些奇怪……

苏烟眼神微闪,没有说话。

他出声说话,凤长悦终于看向他。

他心中莫名一紧。

凤长悦扬起眉梢,眼神淡漠。

“我没兴趣认识你们。”

季明城一愣,继而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憋闷的很。

他似是没有感觉到她话语中的冷淡,继续笑道:“阁下既然能够成为苍离院长的弟子,想必有过人之处。我们并非是要和你们作对,只是现在的情形,着实困难。想也知道此地必定是凶险万分,不知道等会儿还会遇到什么危险,我们现在联合起来,还可以以防万一。一旦出现了什么意外,还可以互相帮助。”

他诚恳的看着她们,说道:‘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可以立下条约。在走出这里之前,都不能对对方下手。一旦违约,将会遭受万剑诛心之痛!而且我们二人,是海涅学院的学生。如果我们真的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你们随时可以去找我们算账。“

他语气诚恳,眼神真挚,加上俊朗的容颜,倒是让人增添几分信任。

只是这一切,在凤长悦的眼中,就是天大的笑话。

凤长悦神情淡淡,没什么波澜,说道:“如果你们能够拿出足够重量份的东西,我们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季明城一愣。

苏烟在一旁,眼神中浮现淡淡的不屑,终究还是掩盖下去,只是矜持的点头:“我可以拿我苏家的名誉作担保,在成功离开这里之前,绝对不会做任何不利于队友的事情。这样的承诺,可是够了?“

她的话中,带着淡淡的骄傲。

那是属于大家族子弟的骄矜。

她拿整个家族的名誉来承诺,已经是十分看得起他们了。

就算是其他家族的族长一类,听到他们苏家的名号,都会斟酌几分,更何况眼前这几个人?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她期待的震惊而敬畏的神情,并没有出现。

凤长悦扬起淡淡的笑,只是那笑容让苏烟觉得十分恼火。

那是什么都没有放在眼中的笑容,是根本不在意她苏家的笑容,而她还这般骄傲的说出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你笑什么?!“

她压抑着自己的怒意,维持着高贵的姿态。

凤长悦还没有说话,一道略微低沉的男声就带着淡淡嘲讽响起。

“苏家?很厉害吗?”

轩辕夜只是专注的看着凤长悦,语气淡淡,似乎连跟苏烟说话,都懒得看她一眼。

这话虽然猖狂,但是他语调平淡,声音凝实,加上浑身散发出来的尊贵气势,让人觉得他就是这样想的,就是觉得,苏家根本不值一提!

苏烟的脸一下子红了,却是气得。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他们苏家在整个奥斯帝国意味着什么?只要动一动手指,整个帝都都会颤抖!就连当今陛下,也绝对不会这般无视他们的存在!

而现在,她竟然在这里遭受着这般的羞辱!

苏烟想要说话,但是划到嘴边,却忽然看到那面容可怖的的男人,忽然余光扫了过来。

她忽然心中一颤,不自觉噤声。

那种感觉,就像……就像……和死神擦肩而过!而她丝毫不敢反抗!

她的手微微颤抖,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季明城没有感觉到她的异常,听到轩辕夜的声音,本能的厌恶,看到他专注的看着凤长悦,而她却任由他看,甚至挨得那么近的时候,这种讨厌的情绪更是到达顶点。

“如果你们觉得不够,我们还可以赌上一件低阶灵宝。“他的声音忽然硬朗了一些,似乎想要和谁整个高下。”明城!“

苏烟震惊的看着他,她知道他手上有一件低阶灵宝,那是他救了她之后,她偷偷给他的。之前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从来不拿出来的!

但是闲杂,他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拿出了这东西!

季明城哪里不知道苏烟在想什么?他先前只是脑子一热,就说出了这句话,但是之后看到凤长悦微微惊讶的眼神的时候,又觉得自己这么做事正确的。

他也是有让她刮目相看的能力的。

她会知道,他完全配得上她!以前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思,也做了很多错事。甚至连天赋也超越他。

在四大学院招生的时候,她被那么多的老师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她比他想象的,更加珍贵。

从那之后,他一直努力修炼,就是为了证明,他是可以站在她身边的!

他似乎多了些勇气,那一丝后悔在凤长悦微微惊讶的眸子中完全消失。

“这样,够吗?“

苏烟心中一沉。闭了闭眼,不再说话。

凤长悦惊讶倒是真的,依着她的猜想,季明城天赋虽然不错,但是也不应该有地阶灵宝,此时居然拿出来做承诺,倒确实出乎意料。

但是随即她就点头:“好。“

轩辕夜似乎在磨牙:”一个地阶灵宝,你就满足了?“

凤长悦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明明白白写着:怎么可能?

本来,她就决定和他们一起的。

因为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

以前他欠下的那些帐,要从现在开始,慢慢的讨回来。

看着她某种的冷意,轩辕夜一瞬间懂了她的心思。

看着这几人迅速敲定,桃花眼和那壮实的少年都愣了一下。

那少年性情憨实羞涩,见此也不敢说什么话,只是局促的搓着手。

蒂亚一眼瞧见,当下挥挥手:“穆克——过来!”

那少年一愣,随即就裂开嘴,笑着朝着蒂亚而来。

“看在你先前帮我的份上,再看你这么笨,说不定要被这几个人给欺负死。还是和我们一起吧!”

蒂亚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只是那少年身材太高,她只得无奈的拍了拍他胳膊。

“别只顾着傻笑!自己操点心!”

那少年立刻收起一口白牙:“好!我知道了!”只是依然合不拢嘴。脸上也因为兴奋和羞涩而红红的。

这一下,只剩下桃花眼一人。

他呆了一瞬,这、这是……自己被嫌弃了?

他居然被拍击在外!?

这些人明抢暗斗了一番,最后竟是独独撇下了他?

这让一向骄傲的他如何能忍?

“喂!”他不满的叫道,“你们怎么不问问我要不要一起?”

几人都看向他。

凤长悦冷如秋水的目光看的他浑身一颤,然而那道属于轩辕夜的目光,则是让他心中战栗。

“连脸容都不愿昭示出来的人,我可不认为,会是一个好队友。”

凤长悦淡淡道。

这人从他们来到的一瞬间,就一直不动声色的用扇子掩着自己的面容,显然是不想让他们看到真容。

但是他们分明没有见过,为何还要这般?

她想了想,目光就瞟向了轩辕夜。

果然见到他看到那人时,眼中闪过的暗光。

此时这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凤长悦立刻反击。

桃花眼一僵,随即笑开:“这话可是说的远了。我只是习惯……习惯啊……你们要是想看小爷我俊逸无双的面容……”

这话说到这里,他忽然看了一眼轩辕夜,心想自己在这位面前说这话,也着实太不要脸了。

但是话还是要说完的:“……也不是不可以啊。再说了,小爷我也是有几分用处的,你们还是带上小爷吧!实在信不过小爷,大不了,小爷也拿出一件低阶灵宝好了!“

这都是小事,要独独留下他自己,万一真的遇到危险怎么办?

先前他只是凑个热闹,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超出他的预期,连他也不敢托大了。

虽然实在是不想和那位呆在一起,但是保命为上……

他说着,“唰“的一声,就打开了扇子,露出了容颜。

倒真是一张可以算是妖孽的容颜。

一双桃花眼湛湛生光,眉梢微挑,鼻梁挺直,红唇竟是妖异的瑰红色。一身红衣,通身都散发出一股不羁而散漫的气息,像极了华丽的牡丹。

男人长成这般模样,倒也真算是妖孽。

众人只看到他脸上得意而不羁的笑容,凤长悦却发觉他的额头似乎有冷汗冒出。

不经意回头,果然看到轩辕夜在看他。

她心中一定,明白了什么。

“那就一起吧。出了事你要挡在最前面。“

凤长悦说完,转身就走。

剩下桃花眼风中凌乱。

然而还没有反应过来,凤长悦忽然转头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桃花眼脱口就要说,然而感受到那如同实质的目光,忽然就结巴了。”卡、卡西尔。“

凤长悦眸中闪过微光,笑笑:“是吗?“

不待他回答,就再次抬脚离开。

一行人总算是正式迈上了路途。

凤长悦和轩辕夜走在前面。

原本想和凤长悦一起走的蒂亚,感受到轩辕夜身上的气势,缩了缩脑袋,稍稍落后一点,和穆克走在一起。

苏烟和季明城紧随其后。

而卡西尔……走在凤长悦和轩辕夜最前面。

说了要挡在最前面,总归是要有点样子的。

卡西尔在前面走着,简直欲哭无泪。

他想象的场景不是这样的啊!

他怎么敢走在那位的前面啊!

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地方!

万一真的有什么意外可怎么办啊!

然而任凭心中怨念已经几乎喷薄出来,卡西尔也是不敢出声的,原本跳脱的身影也收敛了许多,浑身似乎都散发出无尽的哀愁……

凤长悦看着,心中逐渐猜到了什么。

她看向轩辕夜。

轩辕夜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侧头和她对视。

凤长悦:你认识?

轩辕夜:嗯。

凤长悦:危险吗?

轩辕夜: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

凤长悦了然。

二人这般交流,都是靠着眼神,然而在外人看来,倒是有几分眉目传情的感觉。

蒂亚瞧着,眼睛逐渐亮起来。

呵呵,还说是“老朋友“,哪里有老朋友这般默契!两人似乎独自形成了一个气场一般,别人根本就没办法进入好吗!

她虽然大大咧咧,但是眼睛贼亮,此时已经万分确定二人之间必定有什么。

穆克神经迟钝,什么也没看出来,只是看着蒂亚笑的欢畅,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笑了。

然而这一切,在季明城的眼中,却又是一番滋味。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双眼,心就像是被紧紧的牵扯在她身上一般,不断的追随着她。

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像是在他的心上捅刀子。

她和别的男人笑语,和别的男人对视,和别的男人心有灵犀……甚至并肩而行,毫无顾忌!

那原本是属于他的!

那样温和的眼眸,那样淡淡的笑容,原本都应该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但是现在,他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呆呆的看着,却什么都不能做!

苏烟在一旁,心中径自冷笑。

这一切,轩辕夜当然清清楚楚。

虽然知道凤长悦心中对于季明城只有恨,甚至连恨都算不上,比陌生人还不如,让他们跟上也是为了想办法报复,但是他知道季明城的身份,终究还是有些介怀,当下便直接伸出手,和凤长悦十指相扣,宣誓主权。

两道人影挨得更近了。

更让人震惊的是,凤长悦没有拒绝!

她只是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就继续如常的朝前走了。

蒂亚兴奋的无声大喊。穆克脸更红了。

季明城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是难看。

他死死地盯着那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像是要在上面灼烧出一个洞来。

------题外话------

咳咳。今天临时开会,结果字数又不小心卡在这里了。大家平安夜快乐!另外,圣诞节当天九点发文,订阅前五名奖励520小说币哦~大家圣诞也快乐么么哒!

悦儿:阿夜,你吃醋了?

阿夜:我不喜欢那东西。

悦儿:那你喜欢什么?

阿夜:甜品。

悦儿:比如?

阿夜(意味深长);软软的,香甜可人的。

悦儿:果冻?

阿夜忽然俯身低头:是这里——

果然香甜可人,人间极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