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6 所谓情敌,你不配

凤长悦的身体随即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拦住,靠在了他柔韧的胸膛。

鼻端全是她熟悉的冷香,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淹没。

头顶那阴冷的气息遭受重击,瞬间被阻拦在外,而且传来了一声闷哼,似乎受了伤,似乎没有料到会有人突然出现,吃了一惊,立刻再度出手!

一道凌厉的劲风朝着二人而来!在暗沉的几乎看不到人影的黑洞之中,闪烁着诡异的蓝色光芒!

凤长悦立刻认出,那是一柄枪戟!在它到来的时候,周围都隐约传来一阵能量的颤动!连空气都被划破!似有乱流席卷而来!

一股让人冰寒至极的杀意,子枪戟之上直直而来!

这般动静,赫然是地阶灵宝!

那阴厉的呼啸声几乎贯穿耳膜!

然而轩辕夜却似乎毫不在意。只是将手臂紧了紧,似乎怕会稍不留神,她就会消失一般。

“悦儿。”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带起一阵战栗。

感受着怀中少女温软的身体,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一瞬间只觉得此生完满。

那种从心底最深处涌出来的欣喜和完满,比他登上那个位置的时候,还要来的强烈。

不,不能比。

权倾天下,翻云覆雨,又怎敌得过她唇瓣的一抹清浅的笑?

他闭了闭眼,贪婪的感受着她的气息。分明才几个月不见于他,却已经好像时隔千年。

胸腹之间翻滚着诸多情绪,好像有千言万语都拥挤在心口,想要喷发出来,将他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先前他想,等见到了她,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她一顿,为什么那么不顾自己的安危!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险!为什么不像先前保证的那样,好好照顾自己!

若非依靠着黑色戒指,他甚至都不知道她遭受着什么样的危机!险些失去性命!

然而等他终于赶来,见到她的时候,将她抱在怀里,竟觉得那些全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还活着。

她还活着。

他还能这般抱着她,还能感受到她冷冽的气息,还能看到那一双湛黑的眸子……

他素来心狠手辣,冷情强大。然而在遇到她之后,却总是生出太多不能掌控的情绪。

而最可怕的是,他偏偏甘之如饴。

千言万语子啊胸腔之中不断缠绕,最终竟也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悦儿,我想你。“

他的声音向来带着略微低沉,带着天然的优雅和上位者不可违逆的尊贵。然而此时听来,凤长悦竟只觉得一阵心酸。

而在那些心酸之中,又有一点点的甜和暖逐渐生出,不可阻挡,一点一滴,渐渐将她冰寒的心淹没,直到传到四肢百骸。

她忽然伸出手臂,牢牢的抱住他宽阔的脊背。

“嗯。“她轻轻说道,“我也是。”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只是一句轻语,于他却已经足够。

他黑色的锦袍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像是保护自己的珍宝,不想被任何人觊觎。

“哈!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原来是奸夫!小小年纪,倒是看不出来,竟然这般会勾引男人!看来今日必定要将你斩杀在此!“

一声嘶哑至极的声音忽然从头顶传来,狠毒的话语一字不落的落在二人耳畔。

凤长悦眸色一冷,立刻就要回击。

轩辕夜清澈的凤眸中,忽然卷起漩涡,深不见底。

呼啸的阴风突至!瞬间抵达眼前!几乎立刻就要射穿二人的身体!

看着凤长悦二人没有动作那人还以为他们是吓傻了,当下更是得意。

先前轩辕夜那一手,确实让他有些惊讶,但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看着那闪烁着的诡异的冰蓝色光芒,那人缓缓勾起唇……

然而就在他以为,下面的两人即将被杀死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瞬间惊呆了他!

感受着那越来越近的阴风和那个人不堪入耳的笑声,轩辕夜眉目之间寒意愈甚,唇边却挑起一抹冰冷至极的笑。

“不知死活!”

他忽然抬起手,骨节分明的手看起来几乎可以掌控一切,而后,轻轻朝前一点——

原本迅疾而去的枪戟瞬间静止!

“怎、怎么可能……“

那个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这样的手段,这样的境界……

绝对不是他可以对付的!

先前的时候,那人让杀了凤长悦,却没有说她身边有这样的强者啊!

原本以为不过是杀一个灵王,请他根本就是小题大做,还专门挑在照壁阁里面进行,他还很是不以为意。只不过是看在报酬丰厚的面子上才来的!

然而此时,他的心中,却是生出了无限后悔!

不待将枪戟收回,他立刻转身就要跑!

然而此时,他才愕然发现,这里竟然是无法上去的!

先前他一路悄无声息的尾随,并且趁着塌陷的时候进来,就是为了击杀她。所以一直没有发现这里的秘密。此时想要逃跑却是晚了!

轩辕夜眉目之间仿佛覆盖了一层冰霜,微微抬眼。

那闪烁着诡异蓝色光芒的枪戟,瞬间倒飞而出!直直的朝着那人而去!

周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对于轩辕夜,却好像根本不受限制,那枪戟以最快的速度,精确无比的朝着那人而去!

比先前狠厉百倍的呼啸声音,几乎将人的耳膜划破!

速度到达了极致,竟然发出了类似厉鬼哭号的声音!听起来分外渗人!

那个人发现根本无法上去之后,原本就已经十分惊惧,听到那即将射透他身体的声音呼啸而来,更是冒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眼前根本毫无出路!

他狠狠咬牙,浑身灵力瞬间暴涨!立刻召唤出自己的灵力铠甲!回过头去!

却来不及看到任何东西,就感觉到额头一阵冰凉的感觉传来,而后似乎有什么黏腻的东西流淌下来。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在额头一抹,瞬间浑身冰凉。

铿!

枪戟狠狠插在墙壁之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脑子似乎有些迷糊,但是心中又有一个可怕至极的想法浮现出来。

他似乎……被自己的灵宝穿脑而过了……

这、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已经召唤了铠甲、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

他额头上,赫然一个圆洞。正有温热的鲜血,从里面不断涌出,堵都堵不住。

他浑身冰凉,然而周身铠甲却也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击,咔嚓一声,瞬间崩裂开来!

“啊!“

凄厉的喊叫声忽然响起,传遍了整个空间。

似乎正在遭受巨大的痛苦。

凤长悦看不清晰,却也知道是轩辕夜的动作。当下扬眉问道:“你做了什么?“

轩辕夜神色淡淡:“剥皮削骨罢了。”

这只是开始最轻的惩罚而已。胆敢伤她,他绝对不会让他这么容易的死去。

原本以为凤长悦会多少有点反应,然而她却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哦。”

轩辕夜饶有兴致的问:“你不觉得血腥?”

凤长悦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想要杀我的人,我为什么要留情?这般手段,也不过是还他的偷袭罢了!”

她可不是单纯善良的小白花。

任何想要杀她的人,她都会百倍奉还!

这答案似乎让轩辕夜很愉悦,他忽然低声笑了起来,胸膛震动,让她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情绪。

她扬眉,眼睛明亮如同星辰:“怎么?”

轩辕夜轻轻摇头,眼角带着满意的宠溺:“你,真是甚合我意。”

恐怕这世上,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人,仿佛专门为他而来一般,万分契合。

凤长悦唇瓣一扬,却是看向了那声音逐渐减小的方向。

时机差不多了。

“谁派你来的?”

她的声音很是冷清,在黑暗的空间中更是仿佛落了一层冰霜,让人不寒而栗。

那人此时已经被折磨的痛不欲生,听到凤长悦问话,只觉得感激不已,盼着他们给自己一个了断。立刻颤声回答。

“我、我说了……你们、能、能不能立刻……立刻杀了我……”

凤长悦一顿:“可以。不过,要是敢说谎,我保证,你会活的很‘长久’。“

听到“活的长久“这几个字,那人立刻精神紧绷,立刻拼命点头:”我说!我说的是真的!真的!“

凤长悦眸子眯起:“谁?!”

“是、是…啊!“

就在他即将说出口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爆炸声!

强烈的能量立刻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轩辕夜袍子一揽,将凤长悦牢牢护在怀里,随手布下一个结界,冷眼看着那处。

竟然自爆了。

不,应该是“被自爆“。

看这样子,显然是派他来的人早就做了准备,通过特殊的手段控制了他的行踪。只要觉察到他即将暴露身份,就会自爆!

只是这人似乎不知道。应该是无意中了招。还一心以为是简单的小事,却没想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轩辕夜手一动,就将那狠狠插进墙壁的枪戟受了起来。

“出去之后,总能找到他们。到时候再一一杀尽不迟。“”嗯。“

二人依旧在向着下方坠落,只是这一次,凤长悦心中安定了许多。

轩辕夜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似乎怕一睁眼,她就不见。

似乎永远也不会到达底部一般。

但是于轩辕夜来说,那都不是事儿。

重要的是,眼前的人。

他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上,缓缓吐出一口气。

先前的担忧,惊惧,不安,思念,焦虑,在此刻全部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凤长悦也感觉到了什么,神情柔和了许多,眼中隐约有光闪烁。

‘你怎么来了?“

迟疑了一会儿,凤长悦还是开了口。

不说话还好,一张口就是问的这句话,轩辕夜瞬间挑了挑眉,扶着她的肩膀,仔细的看着她的容颜。

原本青稚的容颜似乎张开了一些,比先前更加清丽,五官也似乎隐约比先前更加精致。眉宇之间的青涩和稚嫩都几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仿若小雪微风般的凛冽之意。

但是唯有他能看到,那最深处的坚定,执着,和赤诚。

她的天赋很好,能力也很强,心性极为坚韧,但是却拥有着这世上最为清澈干净的眼眸。

那是见识过太多肮脏和不堪之后,在历经无数次生死和挣扎之后,依然保留的最为干净诚挚的心。

“你不想我来?”

他的声音似有怒意,然而眼底却是深深的眷恋。

“如果不是某人不顾自己安危,我怎么会想尽办法也要来?”

居然还敢问他?

凤长悦一怔,随即摇头:“我没事。”

轩辕夜的目光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容颜,像是要刻在心底。看着她淡淡的神情,分明是没有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

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么惊惧。

她到底知不知道,在感觉到她的气息即将湮灭的时候,他的心里有多么慌乱害怕!甚至不顾七部动乱,强行出城,并且撕裂空间抵达这里!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说。只是深深的看着她。

“悦儿。你的命,比我还要重要。你知道吗?”

半晌,他才出口,清隽的容颜上,并无波澜,仿佛说的话,也再寻常不过。

然而这般的誓言,却让凤长悦一愣,抬眼看着他深沉的眼眸,忽然心中被什么狠狠撞击。

“我知道。阿夜。于我,你也是如此。”

她轻轻开口,却是慎重无比的承诺。

“我说过,我回去找你。所以我必须尽快强大起来。那样,我才有机会站在你身边。而你也不必遭受任何非议。“

她的话清清淡淡,却字字如同重铁狠狠砸落他心间。

他的手紧紧握住她的,气息有些不稳。

“所以,这就是你不顾生死的原因?就只是为了这个?“

他沉声道:“我看上的人,谁敢反对?悦儿,即使你是废柴,你依然是唯一一个能够伴我身侧的人——那些流言蜚语,都交给我。如果我连这种事情都无法解决,我有什么资格拥有你?”

他知道她心性坚韧,渴望成为强者,但是如果需要一次次的面临这般困境,一次次的濒临死亡。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阻止她!

凤长悦看着他眸中仿佛看不到尽头的深渊,似乎要将人的灵魂吸走,这样一个男人,给出的承诺,必然是最深沉最坚定的。

她唇边荡起一抹淡笑:“不。阿夜。那不是我。”

二人的身体在黑暗中不断下落,然而却都不担心会面临怎样的境地。

此刻,他们在一起,就毫无畏惧。

“我知道你能保护我,能够为我遮风挡雨,能够做到很多事情。但是,那不是我。我希望能够站在你身边,不是为了他们的闲言碎语,而是为了能够和你并肩作战。我希望有一天,和你在一起的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而是——你的骄傲。”

她目光灼灼,看的他心头一热。

这样的她,不正是他最喜欢的吗?

凤长悦仰头看着他,小脸上满是坚定。

轩辕夜心口的那么多话,忽然就不知怎么说了。最终只好顺从自己的心意,将她一揽,低头——

吻了上去。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忍到现在着实不易。

说不过她,就不说好了。

不同于她给人的带着几分寒意的感觉,她的唇瓣温热,柔软的不可思议。

他轻轻的触碰,二人呼吸可闻。甚至能够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颤动。

他的心,忽然就软了。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然而两人之间却逐渐热起来。

凤长悦看着他,黑色的瞳仁里面,映出一张清贵无双的容颜。

仿佛不似人间色,却沾染人间温热气息。

因为她,贪嗔痴念皆生。

“闭眼。“

他轻轻松开她的唇,低声道。像是魔咒。

她闭上眼。

轩辕夜一只手揽着她纤细的腰,一只手摩擦着她的脸颊,细腻的肌肤触感极好,几乎难以放手。

他垂眸看着她有些红润的唇瓣,心间忽然涌现无线的满足。头一低,就要继续。

凤长悦闭着眼睛,睫毛微颤。

他即将靠近。

她却忽然开了口。

“阿夜。你想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声音冷清,三分冷嘲。

“你为了来这里,究竟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轩辕夜浑身一僵。

……

就在凤长悦落下的时候,其他地方的人,也都遭受到了同样的突袭。脚下都出现了一个个的深坑,而后无法控制的朝着下方落去。

整个王城瞬间被尖叫声和呼救声充满。

就连苍离等人,也被吞噬。

整个青灰色的王城,很快空无一人。

“噗通!“

一声重物砸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哎呀疼死老娘了!这什么鬼地方!“

蒂亚狠狠的砸在地上,不过幸好她已经召唤了灵力铠甲,倒也没有受什么伤。

她烦躁的抬起头,想要看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就看到在正前方,有几个不认识的人正看着她。

四个人,一个少年,一个少女,还有一个长着桃花眼的年轻男人,以及一个身体壮硕的男人。

那个桃花眼,摇着扇子径自看着她笑的一脸灿烂。被她狠狠的犯了一个白眼。

那个壮硕的男人看着很是憨厚,看到她摔下来,立刻跑过来:“你没事吧?“近了才发现,这也是个年纪很轻的少年,只是一身强壮的肌肉实在是让人看着胆战心惊。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衬着他一身黝黑的皮肤更黑了。

蒂亚借力站起身,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朝着他道谢:“谢谢你啊!我叫蒂亚,你呢?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蒂亚虽然性格豪放,但是容貌很美,那壮实的男孩儿看着,竟是有些晃神,继而有些羞涩的红了脸。

“我、我叫穆克。我是第一个掉下来的,他们几个,都是之后来的。你是第五个。“

蒂亚了然的点头,又看了那几个人一眼。

这一看,却是忽然觉得那一男一女有些眼熟。

桃花眼在一旁凉凉笑道:“啧啧,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般不矜持?一直盯着别的男人看?”

蒂亚不屑的瞟他一眼:“因为我不看人妖。”

“…….”

桃花眼大概是没想到蒂亚这般容颜娇俏的少女竟然出口不凡,这般劲爆,一时愣住。

那壮实的少年却是没忍住笑了。

蒂亚瞧着,忽然眼睛一亮:“对了!你就是苏烟吧!“

苏烟淡淡的看着她:”想必阁下就是蒂亚,久闻大名。“

这两人身份背景都不一般,平时也没少听到对方的传闻,只是一直没有见过。此时碰到,倒是一眼认了出来。

苏烟当然是各种关于她容貌和天赋的传闻,而蒂亚……

自然是她那火爆的脾气和大大咧咧的行为作风。

蒂亚摸摸下巴,上下打量了苏烟一番。

美则美矣,只是不对她的胃口。

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一条路上的。

蒂亚挑挑眉:“不敢不敢。倒是苏大小姐,实在是如雷贯耳啊!“

这话她说出来,显然只是客气。

苏烟淡淡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蒂亚眼珠子一转,就看向了一旁的少年。

“你是……”

苏烟看到蒂亚盯着季明城看,心中不悦,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季明城虽然没有见过蒂亚,但是这位大小姐的名声,他也是听过的。看蒂亚盯着自己看,而且好像有些熟悉的样子,有些莫名。

“见过蒂亚小姐。在下季……”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盯着长悦看的男人!”

蒂亚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苏烟和季明城的脸色同时一变。

她向来不专门记什么事,只是这男人当时看着长悦的目光有些奇怪,她才留意的。

此时看,不正是他!

苏烟美丽的容颜上,浮现冷冷的笑意。

“你大概看错了吧。明城不认识什么长悦。”

季明城俊朗的脸上,也浮现淡淡的笑:“蒂亚小姐,您可能真的看错了。我当时离得很远,并没有看任何人。“

蒂亚却是坚持:“我怎么会看错?你当时分明……”

说到这里,她却忽然住了口,看了一眼脸色越发清寒的苏烟,忽然明白了什么。

“怎么?”

她没说完,苏烟虽然不想听,但是终究好奇。

蒂亚忍着笑:“没什么没什么。”

苏烟有些不郁,季明城在下面拉了她的手,她看了他一眼,也就没有说话。

现场突然尴尬。

正在此时,突然又有人到来。

与之前蒂亚狼狈摔下来不同,这一次来的人似乎游刃有余,缓缓的落在了地上。

那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一身低调的黑袍,只有袖边滚着金丝,腰间扣着黑色玉石腰带。只是一个背影,也似乎透出无限尊贵,让人呼吸一窒。

几人都不自觉的被他震慑,不敢轻言。

然而那个男人,却忽然微微侧身,露出了侧脸清隽的线条。

他低头,声音低沉而带着淡淡宠溺。

“冷吗?“

他怀里有人!

然而他护的很紧,众人只能看到一头乌黑的秀发。

“不冷。“

冷清的声音响起,瞬间将几人震在当场——

那、那声音是……

蒂亚眼中露出喜悦的光,桃花眼男人忽然拿起扇子遮蔽了半边脸,,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壮实的少年有些摸不着头脑,苏烟神情微变,似乎已经猜到了是谁。

然后,她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季明城。

却见一向明朗温润的少年,此时竟然脸上一片冷意,仿佛遭遇了寒冰突袭,整个人都散发出怒意翻涌的气息。看着那依偎在一起的高大的男人和娇小的少女,眸中竟是似有波涛翻涌。

很明显,他在生气!

苏烟心中一沉。

他为什么生气!?难道他……

她转眼看向那两人,带着淡淡倨傲的脸上,也浮现了几分微不可查的敌意。

“长悦!是你吗?!“

蒂亚遥遥招手。

那男人似乎松开了手,怀中的少女扭过头来。

清丽的容颜,冷清的神情,湛黑的眸子。

不是凤长悦又是何人?

一时间,几人神色各异。

她被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抱在怀中,只露出清美容颜,虽然依然是冷清的表情,但是眼底分明带着几分柔和,显然那男人,和她关系匪浅。

也是,她这般性格,能让人近身必定是不一般的人。

蒂亚眼睛亮的惊人:凤长悦居然和一个男人一起!还被他抱在怀里!这是多么惊人的消息!

她想要跑过去,但是那男人气场太过强大,让她不自觉的收敛,只得遥遥招手,满脸笑容。

然而桃花眼却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笑意微敛。

苏烟忽然朝着季明城靠近了一步。

季明城却忽然站起了身,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她。

他远远的看着她,似有痛色。

苏烟一怔。

那男人似有所觉,微微转过身来。

蒂亚忽然倒吸一口凉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