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5 这一次,真的是他

巨大的王城打开,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是四条道路。

在遥远的尽头,可以看到最为恢弘大气的那座宫殿,而显然,这里有四条道路通往那里。其中凶险,都是未知。

或许其中有最为顺畅的道路,可以一路畅行,也可能艰难险阻,百般艰难。

生死或许就在一瞬间。

众人看着宽阔的四条道路,都是沉默。

又是那个风度翩翩的中年人开口。

“依在下看,咱们不如现在就各自选族道路分开吧。想必咱们都是想要得到这里面东西的,咱们就各凭本事如何?”

这提议倒也公平。在场的人,除了四大学院,都是三三两两的,若是想使什么小心思,在一起反而好下手。何况四条道路,总归还是选择不同道路最好。

当下,就有人迈向不同的路口。

那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选择了中间左边的道路。

那个带着银色面具的女人率先走到了最左边的路上,径直朝着远处走去。

那两个兄弟倒是选择了最右边的道路。

人渐渐的少了。

就连新月学院,也在她们副院长的云飘的带领下朝着中间右边的路走去。

那个长着一双桃花眼的男人原本悠闲的摇着扇子,见此眼睛一亮,立刻跟上。

他脸上的笑容实在是太灿烂了,以至于有些新月的学生都回头看他。

新月学院,是四大学院中,唯一的女子学院。

就连她们的院长以及老师,都全是女性。

所以众人眼看那男人紧跟着她们后面,都露出了然的神色。

有娇俏的女子回头看,皱起眉头:“你怎么跟着我们?”

那桃花眼男人笑嘻嘻:“我可没有跟着你们啊!这道路这么宽,只允许你们走不成?再说了,跟美人同行,心情愉悦啊!纵然真的遇到危险,能和这么多美人在一起,也算是福气啊!”

这话说的那几个少女脸色一红,却是只觉得这男人油腔滑调,狠狠瞪了他一眼,刚要顶嘴,就被云飘淡淡一眼阻止:“行了。都别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那几个少女这才不甘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跟上队伍离开。

那桃花眼男人无奈的摊手:“唉,想要怜香惜玉也不被人理解。真是让我好生难过。”

旁边一个面容普通的中年男人跟上来,似乎有些好笑:“怎么?看上了哪个不成?可惜,这新月学院的人可是高傲的很,恐怕瞧不起你这样的。”

“不不不,我可没说瞧上了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桃花眼男人摇摇扇子,挡住自己的下半边脸,一双眼睛尤其显得波光潋滟,“我瞧上的,可是另有其人。”

那中年男人哈哈一笑:“哈哈!难不成你也看上了苏大小姐?那可是绝品!你还是别肖想了!小心苏家人一个手指头就把你灭了!”

这里面,容貌最好的女子,当属苏烟无疑。

先前不少人看着她都眼露惊艳,只是慑于她身上淡淡的清高气势,才不敢多有得罪,甚至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是自己玷污了那样的美人。

新月学院的这些少女,虽然大多容颜娇俏,各有风姿,但是比起苏烟,都还差了一些。因此这男人听到桃花眼这么说,下意识以为他说的是苏烟。

桃花眼男人却是笑弯了眼睛,魅惑十足的眼睛里,倒映出一道清瘦挺直的背影。

“小爷可不是什么人都看的上的……冰肌玉骨,秋水为神。偏生还带着一股冷厉让人无法靠近。实在是……可惜,好像来晚了一步。”

说道最后,竟似是真的生出了几分遗憾。

完了,自己先噗嗤笑了出来。

那中年男人被他搞得莫名其妙,只是顺着眼睛看去,只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冷清身影,微微吃惊。

“你不会是说……她吧?”

他上下打量着凤长悦,只觉得一股仿佛让脊背生寒的凛冽扑面而至,哪里还会注意她的容貌?

这般看去,侧脸倒是真的清丽无双,只可惜,左边脸颊上有着淡淡暗紫色胎记,彻底破坏了美感。虽然不至于说丑陋,却也实在说不上美。

这桃花眼眼光有问题吧?

桃花眼却只是笑,感觉到似乎有目光扫来,不动声色的掩了面容,转身跟在新月学院的后面。

“哎等等小爷啊……”

羽步雨和慕容云都在北星的队伍中,原本轻松的心态在见识过城门处那一幕之后,不自觉的变得有些收敛。此时心中不安,只想立刻跑到三哥那里。

只是她向来胆大,性子又倔,面上却是看不出来,一双灵动的杏眼咕噜噜的转。

慕容云瞥她一眼,当下就明白她心中不安,也不挑明,只是默默的离得进了一些。

很快,北星的队伍就朝着最左边的路口而去。

只剩下海涅学院和伽陵学院的人了。

秃鹰带着他们一行人,冷着脸色从苍离等人身边走过,朝着中间左边的道路走去。

在经过苍离身边的时候,秃鹰侧头狠厉一笑:“希望你们学院的学生,都能好命的活到最后。”

苍离气定神闲:“有这时间,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龟缩这么多年,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突破啊。”

秃鹰冷哼一声,转头离开。

最后,苍离等人选择了最后一条路。

八百余人的队伍就这样分道扬镳。

……

而在他们离开不久,外面的结界已经在逐渐封闭起来。

只有在一个月之后,这里的能量风暴最弱的时候,才能再次开启。

几个黑衣人合力将结界启动,拼接起来的黑色玉石很快就再次分离开来,朝着几个黑衣人飞去。

唰!

一道人影忽然而至!

强大的威压瞬间降临,让几个人瞬间失色:有强者来临!

抬头看去,却只见一道黑色的高大身影,突然撕裂空间,从暴乱的空间乱流之中破空而出!

他只是站在那里,滚着金丝的袖袍一挥,那些黑色的玉石就脱离了原来的轨道,朝着他飞去!

“快!拦住他!令牌不可以被他抢走!”

最中间的一个人立刻厉吼出声,全身灵力暴涨!白色的灵力光芒瞬间闪耀无比!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其他几人都如同黑色的炮弹一般,朝着突然降临的男人扑去!

“凌空斩!”

一低喝,黑衣人体内的灵力几乎沸腾起来,双手高举——在他的上空,瞬间浮现了一柄巨大的黑刀,上面闪烁着青色的光,仿佛一道道风刃,即将降临!

整片天空忽然暗沉下来!

这一招,引动了天地异象,显然是地阶武技无疑!

一出手就是必杀技,黑衣人也是没有办法。

来人一出手就直奔令牌而来,而且境界强大,撕裂空间,那可是灵宗以上的强者才能做到的!他们必须使出全力才有一拼之力!

随着他头顶黑刀的愈加发锋利,他浑身的气势也瞬间涨到顶点!在他的周身,不时有空间裂缝产生,可见其威力。

他率先一击,双掌狠狠挥下!

黑青色的刀朝着那男人头顶而去!

带起强大的风暴!

其他几个黑衣人也紧随在后,紧紧盯着这一幕。

那黑青色的大刀越来越靠近,能量也越来越狂暴,甚至下面的山头也被这巨大的动静震动,产生一道道的裂缝!而后不断的有巨大的石块被狂卷而去!

半个山体,瞬间损毁!

这般的动静,那男人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着手中的黑玉,似乎能拼到一起?

黑青色巨刀携带着无数乱石而去!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呼啸的风声在昭示着这里究竟在发生什么样的战斗!

巨刀,突至!

黑衣人脸上一喜。

然而下一瞬,他脸上的表情就彻底僵住,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半空之中,那些席卷而来的风暴漩涡,引起了他周围空气的颤动!只要一下,他就会遭受重击!

然而那个高大的黑袍滚金丝边的男人,却并不惊慌,只是忽然抬起了头,有些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那即将砍向他头顶的黑青大刀。

仿佛有一只巨大的无形手掌,突然拦住了这攻击。

整个空间突然安静下来。

那黑青大刀,在他的目光下,竟然突然静止!而后,在黑衣人震惊无言的目光中,一点点的瓦解!

从尖锐的刀刃,到坚实的刀柄,一点一点,无声碎裂!

而那些在周围席卷而去的飓风,也都突然降下了速度,在他身前三尺距离处,缓缓消失!

只剩下微风,微微吹动着他的黑袍,荡起一抹微澜!

“怎么、怎么可能!”

一眼!只是一眼!

那个男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而已!居然就这般轻易的将他的杀手锏完全灭杀!

这、这男人究竟什么来历!

纵观整个大陆,这般的强者绝对已经有名有姓!但是他们却丝毫不知!

甚至因为那男人浮在高空,他们还没有看清他的面容。

“敢问阁下究竟何方神圣!这里是奥斯帝国王室所有,并非外人可以侵扰!还请阁下将令牌叫出来!有什么条件我们都会尽量满足您!”

一击无果,领头的黑衣人立刻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差距。立刻明智的选择谈判。

其他几个黑衣人也早已经惊呆,原本打算出手,但是看到刚刚那一幕,也瞬间没了心思。

这种差距过大的战斗,实在是毫无意义。

他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守护照壁阁,绝对不能失职。

那个男人将那几块碎裂的玉石放在手中看了几眼,语调淡淡:“令牌?”

声音虽轻,却带着强大的威压。

周身尊贵至极的气场,几乎让几人说不出话来。

他忽然抬起脸,几人不敢正视他,连忙低下头。

只记得那男人的手骨节分明,似乎掌控所有。

“开启结界。”

他看着已经合上的巨大结界,语气不容置疑。

“什么?这……这恐怕……照壁阁开启结界的时候,能量风暴极为厉害,只有在特殊时段才能打开,容人进去。刚才结界刚刚开启,此时正是能量最为狂乱的时候,万万、万万不能开啊!”

中间领头的黑衣人竭力解释。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强大男人,来此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进去照壁阁。

但是且不说她来历不明,说不定会给里面造成什么不测,现在的照壁阁,确实不适合进去。

那男人却好似完全不在意,声音低沉。

“开。若是你们不想开,我亲自来,也未尝不可!”

几人犹豫不已,面面相觑。

那男人似乎是不愿再等下去,手指翻飞,几块碎裂的黑玉瞬间飞出,抵达了结界之上,合体成为了完整的令牌!

咔嚓。

熟悉的碎裂声响起。

看着结界之上再次出现的裂痕,几人惊呆。

这怎么可能?

照壁阁的令牌合体,是需要秘法的辅助的!并且需要极为强大的力量才能打开结界,然而此时,这男人居然直接就开了!?

然而就在几人失神的时候,那个男人却已经身影一闪,径直飞入!

那结界还没有完全打开,他却毫不畏惧,整个身体仿佛利剑,瞬间刺透!而后双手狠狠一撕,竟是将结界撕裂开来!

几人一惊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

今日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这世上,还有这般强悍的存在吗?

能够强行破开结界,甚至徒手撕裂!

这、这绝对不是灵宗的境界!

他、他分明是……

想到那两个字,几人都是生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却无法控制的生出了仰慕之情。

传言中存在的境界!

灵尊!

竟然现世了!

可是这般人物,怎么会这般急迫的想要进入照壁阁呢?

几人转头看向那已经逐渐封闭的结界,此时里面正是能量最为狂暴的时候,一个不小心,灵皇境界的人也会殒命在此!

“噗通。”

一个黑衣人瞬间腿软不已,瘫倒在地,脸上还带着惊惧之色。

其他人却没有嘲笑他,同样的心有余悸。

如果那个男人想要杀他们,只怕……

他们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领头的黑衣人擦去额头的冷汗,镇定了一下道:“快!通知陛下和王后!有强者强行进入了照壁阁!”

“是!”

……

而在里面的人,则是不知此时外面发生的事情。在踏上不同的路途之后,也开始各自面对着各自的境况。

凤长悦一行人不停的朝着里面走去,但是宽敞的道路上,始终一派平静。除了周围残破的鳞次栉比的恢弘房屋,他们看不到任何东西。

越是往里面走,道路分叉就越多,原本在他们前面大约一百余人,竟是渐渐分散开来,很快就剩下了十几个人。

这里实在是太大了。

道路纵横,街道众多。而且那些房屋几乎全部都是巨大的石块筑成,而且大多是圆顶,和奥斯帝国现在王宫的建筑有些不同,看起来像是很古老的风格。

颜色多偏向于黑色和青灰色,有些暗沉的感觉。

他们前面的人越来越少,周围也越来越安静。只有脚步声响起。

这场景看起来多少是有些让人心中发毛的,好歹一百多号人,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加上周围那些色调阴郁的建筑,着实让人心生不安。

凤长悦的双眼不断扫视着周围的场景,心中则是和小白说这话。

“小白,这里没有魔兽吗?”

“没有啊主人。我一点气息也感觉不到。”小白在魔兽空间悠游自在,捧着一块上号的萤石磨牙,听到凤长悦跟它说话,小眼睛里面全是惊喜,立刻用神识交流,“只不过这里让我很不舒服,好像有什么我不喜欢的东西一样。”

小白对于魔兽气息的感应很强,它时候没有魔兽,那么看起来这里是真的没有魔兽了。

只是让小白感觉不舒服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凤长悦湛黑的眸子像是清冷月光下的玉石,闪烁着冥冥冷冷的光泽。似乎被她看上一眼,就会无所遁形一般。

苍离在前面走着,周围全是学院的学生。而离她最近的,就是蒂亚。

蒂亚的性子,最是受不了这样的安静,一边瞧着四周,一边和凤长悦聊着。

“长悦,你说这里,真的会有什么宝贝吗?我爹非要让我来,说是这里有很了不得的东西,但是我怎么觉得这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不说,还让人慎得慌。”

凤长悦眸光微闪:“毕竟是声名显赫的小空间,这里面,或许是真的有什么宝贝也说不定。不过找不找得到,就全看个人了。找不到就算找得到得不到也是没用。”

蒂亚恍然点头:“也是啊!这可是开过先祖留下的小空间啊!怎么可能没有宝贝呢?!不过,千年以来,王室都是只给自己人开放的。今年不知道为什么,却公然开放了,确实奇怪啊……”

凤长悦抬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羽千宴。

这里,原本是专门给他的吧?

可是现在,他居然和这么多人一起……

凤长悦收回目光,继续朝前走去:“或许有他们自己的理由吧。”

蒂亚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也是!大不了谁运气好谁得到呗!”

她随意的踢出一块石子:“反正我是……啊!”

蒂亚突然爆发出惊叫声,身体瞬间下坠!在她的身下,忽然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蒂亚就这般突然猝不及防的落下去!

凤长悦眼疾手快,立刻拉住蒂亚的手:“抓紧!”

然而其他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在他们身下也同时出现了无数黑黝黝的洞口!瞬间掉下去一半的人。

凤长悦身下,也赫然一空!

她和蒂亚脚下分别坍塌了一块深不见底的深坑,二人的手原本紧紧的握在一起,只是这一击来的太突然,纵然凤长悦反应灵敏,也来不及将蒂亚甩出去,而且自己一下掉落了下来。

二人随即分开!

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吸入一般,凤长悦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几乎将她吞噬!

她的身体不断的坠下!只能听到一声声逐渐远去的惊叫声和风声!

她运转灵力,一脚踩在墙壁之上,想要借力上去。然而那墙壁上却是光滑无比,根本无法着力!

耳边不断传来呼啸的风声,而且随着掉落,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低!似乎正在掉如一个冰窖!

凤长悦翻手掏出匕首,狠狠的插进墙壁之中!

铿!

坚硬无比的墙壁竟然无法穿透!匕首断裂的声音清晰而刺耳。

她快速的向下看去,却发现下面竟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似乎永远不会到底。

她心中一沉。

然而此时,不仅仅是凤长悦,所有在这条道路上的人,都遭遇了这样的情况!

包括走在最前面的人,此时也纷纷坠落!

其实,整个王城的街道,此时都全部坍塌了下去!

无数的黑洞出现在街道之上,看起来就像是蜂巢一般密密麻麻,无端生出一股诡异的感觉。

“救命啊!我不想死啊!三师兄!你在哪里?!”

“来人啊!求求你们带我走吧!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啊!老师?院长?你们在哪里啊!”

“我要离开,离开这里!放我们出去!”

无数凄厉可怜的求救声瞬间传遍整个空空荡荡的王城。

而最为诡异的是,这些修炼者其实不乏灵皇强者,完全可以御空飞行,但是当他们想要施展的时候,却发现完全无法做到!

身体似乎受到了什么禁制一般,只能无奈的坠落!

而且,所有人都被分离开来,根本无法向同伴求救。

凤长悦身体迅速的坠落!

然而她迅速冷静下来,这里一定有出路!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冰凉的寒风忽然从她的头顶袭来!

杀意瞬间而至!

像是阴冷的毒蛇瞬间贴在了脖子上,随时会朝着她发出致命攻击!

她立刻抬头!浑身肌肉瞬间紧绷!右手成拳,夹杂着炽热的火焰,朝着上方狠狠挥出!

然而就在她即将和那人对上的时候,一只手忽然出现在她眼前,阻挡住了那即将袭来的攻击。

一股熟悉的冷香忽然围绕在她身旁。

她的心,忽然不受控制的跳起来。

“伤她者,虽远必诛!”

低沉有力的男声缓缓传出,一声声敲击在她耳膜,震颤传到心底。

这一次,真的是他。

------题外话------

咳咳,表嫌少啊么么哒~话说,圣诞节快来了呢,准备搞一个小活动,到时候送币币好不?嘿嘿嘿,因为要准备考试所以更新就对不住大家惹,所以圣诞争取更新多一些么么哒。大家开森就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