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3 我等你很久了

奥斯帝国王室开放照壁阁的日子很快到来。

来自四面八方的修炼者已经纷纷赶至帝都,只等待着开启的那一日。

如果进入其中,能够获得里面的传承自然是最好,不过很多人也明白,虽然王室开放了照壁阁,但是必定还是有着最大的可能性获得传承的。不过能够进入其中获得一些经验,也已经很好了。

除了从外地赶来的强者,四大学院的学生们也都已经蠢蠢欲动。

伽陵,北星,新月,海涅的学生,都已经在万分期盼的等待着照壁阁开启的日子。

海涅学院。

巨大的训练场上,一团团白色的灵力在四处闪耀,不时有*撞击在铁板上,或者摔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整个训练场一片火热。

年轻的脸庞上,满是朝气,就连眉目之间都满是战意。

所有的学生都是穿着深蓝色的衣服,左胸处都有着一个黑色斧子形状的印记。

这是海涅学院统一的着装,而那把斧子,是学院第一位院长擅长使用的武器。

尽管所有人穿着的衣服都差不多,但是仍然有一个人,像是温煦的阳光般吸引着众人的眼光。

那是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

眉目俊朗,身材修长,即使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也浑身都散发着温润的气息,周围不少的少女都偷偷的朝着那边看去,脸色微红的低声讨论着什么。

那少年站在偏僻的角落,独自练着拳法。一遍遍的出拳,拳风凌厉,隐约有破风声传来。

“啊!好厉害!才第三天,就已经把‘开山拳’练到这般水平了?看着样子,他现在说不定已经突破了七星灵王啊!”

“是啊!悟性真好啊!刚入学的时候,还以为只是个简单的人物,谁知天赋竟然这般好?现在看来,就算是比起那几位,也丝毫不差啊!”

“最关键是长得也帅啊!咱们这一届新生里面,恐怕他的容貌能排到前三了吧?性格也非常好,上次我被人欺负,还是他出口帮忙了呢!唉,要是他能多看我一眼,我也就满足了……”

“这种天赋也好,性格也好,长得也好的男人,现在真是少见啊!怪不得苏烟会看上他啊……

一个少女满目崇拜的看着那专注练习的少年,感慨不已。只是提起”苏烟“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郑重谨慎了一些,似乎有些忌惮。

然而更多的却是羡慕和尊崇。

其他几人也是频频点头。”苏烟何等人物?能够看上他,倒也是他的福气了。苏家那般权势滔天,也不知会不会同意他们……反正咱们是别想咯!“

说起苏烟,几个少女看着那少年倾慕的目光收敛了很多。

他虽然好,她们却是不敢和苏烟争的。

果然,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少女朝着那少年走去。

那是一个身材纤美的少女,仅仅是看到背影,也让人觉得无限美好。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垂落下来,只有发梢绑着一根红色的丝带,看起来倒不像是修炼者,反而像是无意走进来的世家小姐。

她的步伐很优雅,背影挺直,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隐隐的清高。

似乎是感觉到了这边的目光,那少女忽然转头,看了这边一眼。

她的容颜也显露出来。

虽然此时阳光正好,但是与她的容颜比起来,似乎也失却了颜色。

雪白的肌肤,晶莹剔透,几乎可以看到凝脂般肌肤下面淡淡的血色,像是藏匿了千年的玉石,莹润细腻。黛眉轻扬,秀鼻挺直,红润的嘴唇像是即将盛放的玫瑰。尤其一双眸子,是琥珀的颜色,看起来清澈干净,长长的眼睫毛投下一片阴影,下巴微抬,看起来有些淡淡的倨傲。

只是一眼,少女们就自愧不如,连嫉妒的心思都没有,只觉得自己这般不堪,简直是云泥之别,当下脸一红,就赶紧转身离开。

看到那少女,原本专注练习的少年终于停了下来,看着她,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烟儿,你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那有些清高的少女这才转眼,走向那少年,有些倨傲的眼睛里面,露出淡淡的柔光。”嗯。已经好多了。“

那少年笑起来:”那就好。“

说完,就要继续练拳。

周围远远看着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看到这一幕,都是有些吃惊。

那少年居然这般对苏烟说话,他真是吃了豹子胆吗?

苏烟主动找他,他居然还这样?只是说了两句话就继续修炼,真是太没有眼色了。

原本有些嫉妒的少年,本来对苏烟对这个少年与众不同还有些酸酸的,现在则是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苏烟一向高傲,这少年这么对她,她一定会生气的吧?会怎么惩罚他?

但是出乎众人意料,苏烟竟然没有生气,反而唇瓣微微扬起了一丝笑意。”我父亲说,要好好谢谢你。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那少年一愣,随即摇摇头:”不用了,我那只是巧合才帮了你。不用专门道谢。“

苏烟几次被这般冷淡对待,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欣赏他。

她先前修炼的时候,正在突破的间隙,遭遇了魔兽的偷袭,若非眼前这少年,只怕她就会有性命之危。所以之后她心中一直很是感激,也想正式的谢谢他。

她还想将他介绍给父亲,以后能给他更多帮助。

但是他竟然拒绝了。

这多少有些让她吃惊,但是却更加高看他一眼。

原本按着她清高的性子,被人几番拒绝,早就罢休了。但是现在,她看着他俊朗的容颜上,平静之极的神情,却觉得十分顺眼。

她也不强求,只是轻巧的转移了话题。”如果你不愿意,不去也行。对了,照壁阁就要开启了,你知道吗?“

那少年动作一停,眼中闪过莫名的光:”嗯,我知道。“

苏烟见他神情微变,心下有些好奇:”你想去?“”是。“那少年点点头,眼神有些复杂,”照壁阁千年以来都是只供王室子弟进入,全面开启倒是第一次。这一次,应该很多人去吧?“

苏烟点头:”是啊。听说四大学院的学生都会进去。所以父亲让我也必须去呢。“

苏烟没有注意到,说道”四大学院“时,那少年微动的神情。”虽然先前晋级的时候,遭受了偷袭,境界有些不稳。但是这一段时间,我已经修养的差不多了。虽然得到传承的可能性很小,不过其他的都还是应该可以的。说不定有地阶和天阶武技也说不定。“

她淡笑着看向那少年:”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抢在所有人前面啊……你怎么了?“

那少年有些晃神,突然醒悟过来:嗯?哦,你放心,咱们一定可以的。”

俊朗的容颜上,几乎看不到刚才一瞬间的变化,让苏烟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嗯。等开启的时候,我们一起进去。”

那少年笑着点头:“好。”

随即,那少年忽然眼睛一亮:“对了,燕烟儿。你现在境界已经稳定了,不如我们切磋一下吧。这几天我好像想要突破,就是找不到那种感觉。”

苏烟扬眉,琥珀色的眼睛盯着他。

少年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苏烟神情之中,有着淡淡的疑惑和试探,“我只是觉得,你似乎,很想要快点变强。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你一样。”

这种感觉,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就有了。

他入学的成绩只是一般,但是现在,他已经算是学院新生之中的强者了。这里聚集了整个大陆的天才,想要获得这样的成绩,不难想象他平时付出了多少努力。

虽然他的天赋也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莫凌老师的原因,在学院之中一直遭受隐约的排挤。若不是后来她暗中帮忙,只怕他现在的日子更难。

所以,他能够变成现在的样子,着实让她很是钦佩,也很是好奇。

难道是因为家族没落,所以想要靠着自己的努力振兴家族?

不过,她也曾经查过她,他的出身,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城市,似乎不至于这样……

到现在,他们的关系比之前亲近了许多,她终于问出口了。

虽然只是一瞬,但是苏烟确定,自己看到了他神情上一瞬间的慌乱。

似乎有些慌张,还有些不甘。

“变强不是每个修炼者梦寐以求的吗?”那少年很快恢复,俊朗的容颜上一片自然,“我可不想再被你轻易打败了啊。”

苏烟噗嗤笑了出来,随即摆开阵势:“好吧。来吧、让我看看,你现在是不是更强了。”

那少年也向后退了一步:“请。”

二人随即开打。

苏烟像是灵巧的燕子一般,在半空之中翻飞,不时有白色灵力射出。

而那少年也不是吃素的,有条有理见招拆招,耳热一时倒是不分上下。

过了一段时间,苏烟找准他的一个漏洞,直接欺身而上,双掌向前狠狠劈下!

那少年却忽然变招,直直对上!

二人双掌对上,激烈的灵力碰撞产生了细微的爆炸声。

苏烟没想到他竟然是这般专门留下漏洞,等着她自己送上门,一个不查,就往后倒去。

那少年吃了一惊,立刻身手拦住她的腰。

专属于少年的气息喷洒而来,宽阔的胸膛将她抱在怀中,无意间抬头,却只能看到少年白皙的下巴,还有凸起的喉结

不知为何,她一向波澜不惊的心忽然起了涟漪。

“没事儿吧?”清朗的声音响在耳畔。

苏烟一愣,随即摇头:“没事。”

意识到自己还在他怀里,苏烟立刻就要起身,却没有想到,少年率先松开了手。

苏烟原本是有些羞恼的,自己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么近。但是看着少年担忧而无辜的神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最后心软了,随即皱皱眉,转身离开。

“我还有事,先走了。”

脚步竟是有些匆匆。

只剩下少年留在原地。

一群人看的是目瞪口呆。

那少年却是不以为意,转身继续练习,唇角浮起淡淡的笑。

苏烟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冲着少年说道:“对了,明城,照壁阁明天开启,你不要忘了。”

明城。

这是她第一次这般喊他。心头惴惴,却又有些欣喜。

季明城俊朗的眉目似乎闪耀着温和的光。

“放心。我不会忘了的。”

苏烟点点头,强作镇定的离开。

季明城抬起头,看向某处的天空,一片宽广。

他怎么,会忘了呢?

这是他见到她,唯一的机会啊。

他会让她知道,他配得上她!

以前的那些感情,他不信她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过!

她,终究会是他的!

……

北星学院。

在几个错落有致的院子里,忽然产生了一阵阵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扩散而去,随后,一股烧焦东西的味道突然弥漫开来!

“咳咳、咳咳……动静大了……”

两个年轻的人影忽然从屋子里跑出来。因为剧烈的爆炸,二人身上白色的衣服都已经破破烂烂,简直已经成了黑色。

“哈哈哈慕容云!你又失败了!哈哈哈,我早就说你天赋不行的吧?你还不信!不就是个五品丹药?这已经是你第十一次失败了!”

娇俏的少女声音响起,很是清脆。显然虽然狼狈,但是心情很好。

“哼,羽步雨,你别在这说风凉话!这可是五品!五品!有本事你来啊!”

少年立刻不服气的反驳。

笑话,他好歹也是师傅这么多年最有天赋的弟子,怎么可以被这丫头嘲笑?

羽步雨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杏眼灵动的转了转:“五品怎么了?要知道,伽陵学院的宗云之一年前就已经是五品炼药师了!”

说起宗云之,慕容云的气势瞬间矮了一截,还是嘴硬道:“他比我年龄大!比我强是应该的!你不要老是拿他来压我!”

羽步雨拍拍身上的黑灰,翻了个白眼:“大十三天也是大?你怎么好意思说?再说了,不拿他比,难道你要和我三哥比?”

慕容云一下子不说话了。

这个是真的没得比。

见这小子终于老实了,羽步雨才悠悠道:“不是我要嫌弃你,就你这水平,连个边境小城的少年都比不过,还成天这么骄傲。实在是不该啊不该。”

这话慕容云不服气了,什么边境小城的少年,在炼药方面能够比他强?

要知道炼药可是不仅仅要天赋的,还要有老师亲自指导,有充分的炼丹经验,才能真正成为优秀的炼药师。

见慕容云满脸不信,羽步雨说道:“知道吗?我去罗亚帝国的时候,去了星辉拍卖行的分行。在那里,就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少年。”

慕容云挤出几个字:“星辉拍卖行?那不是你们家的产业吗?什么很奇怪的少年?”

羽步雨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周围,才说道:“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也就十三四岁吧。但是他居然有三品丹药!而且拿出来的时候,一点都不心疼!”

“切,我以为有什么厉害的呢,原来不过是三品。步雨,你这种五品丹药当糖吃的人,会在意这个?”

慕容云满脸不屑。

羽步雨却没有诶打击到,得意的笑了笑:“你知道什么?那里很是偏僻,三品丹药已经是极为珍惜的东西了。但是那少年却一点也不心疼,直接拿出来一瓶三品丹药去拍卖。虽然打扮的很古怪,不过,谁让我眼神好呢哈哈!本来想跟上去看看,可惜柳山不让我去。而且当时三哥也快到了,我后来就没继续追查下去。不过我敢肯定,那个人,一定不简单!”

见羽步雨满脸的兴奋,慕容云立刻打击她:“那你怎么知道,他就是炼药师?说不定那东西是他偷的也不一定。你也说了,那里很是偏僻,又怎么会有高级炼药师的存在呢?”

羽步雨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我的眼光你还不信?虽然看不到人,但是通身气派,分明是经历过生死厮杀的人。而且我能感觉到,他的精神力……唔!”

慕容云忽然脸色一变,上前捂住了羽步雨的嘴。

羽步雨挣扎半晌。

慕容云脸色严肃起来:“千万不要提起你的这个能力,懂吗!这里可不是王宫!”

羽步雨可怜巴巴的眨了眨眼,慕容云再三确认她不会乱说话,才终于松开手。

羽步雨皱着眉:“知道啦!我不会再乱说!可是,我的意思你也应该明白了吧?他真的会是一个很强的人!所以你——就得更加努力了,要不然,早晚被人家甩得远远地。”

听着羽步雨这般为一个不认识的少年说话,慕容云就是再好的心性,也忍不下去了,何况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人。

但是看着羽步雨一脸黑灰,却毫不在意的跟他说着这些话,他心头募得一软,终究还是说道:“行了知道了!我这就回去继续!”

羽步雨眉目轻扬,娇俏的小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知道就好!”

慕容云突然想起了什么,转眼问道:“对了,你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照壁阁会开放吗?”

羽步雨眨眨眼:“不知道。好像是母后提议的。父王也同意了。”

慕容云皱皱眉:“那三殿下会进去的吧?”

羽步雨点头:“当然了。而且,我也会进去的。”

“什么?里面那么危险,他们同意你进去?”

“有什么可担心的,这么多人一起进去,不会出什么事的。而且我会跟在三哥身边的!”

羽步雨对她三哥可谓是全身心的信任。虽然平时他总是冷冷淡淡的,不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反正四大学院都会去,随你。不过,你三哥在伽陵,你为什么偏偏跑到北星来?”

羽步雨皱了皱鼻子:“三哥那个人,这么多年都是那样子,我可不想在学院里还继续看着他。况且北星也不错啊。”

慕容云听了,鄙视的看了她一眼。

“也是,就你这样子,三殿下恐怕不会认你。”

话音刚落,慕容云的身影瞬间消失。

“你说什么?给我站住!”

羽步雨大声喊道,立刻紧追而上。

这么多年,她就不信一次也追不上他!

……

很快就到了照壁阁开启的时间。

照壁阁在一片被结界封闭的悬崖旁边。想要在结界开启的时候尽快进去,只能先抵达结界之外的山头之上,所以在外面的一处正面相对的山崖之上,早早就聚集了无数强者。

而且因为以前在这里爆发过大战,所以山头是平的,上面没有树木,反而全部都是坚硬的岩石。看起来很是陡峭。

不过对于修炼者来说,上去只是小意思。

还没到开启的正午时间,就已经密密麻麻全是人影了。

不过仔细看去,则可以看出,这里的人是分为了一个个的小阵营的。不时有人低声说着什么。

三大学院早早到了,只有伽陵学院迟迟才到。

“我还以为是有人不敢来了。现在看来,到还算是有点胆量嘛。”

随着苍离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山顶,一道有些刺耳的声音忽然高声响起。

这声音一出,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看去,却是海涅学院的人。

周围人都明白这是挑事儿呢,瞬间安静下来。好戏谁不想看?而且,还是四大学院的人相斗?

说话的是一个几乎快要秃顶的老头,一双倒三角眼,斜睨着苍离一行人,语气很是不善。

苍离瞧见是谁,豁然笑了。

“我当谁呢,原来是‘禿鹰‘啊!这么多年不见,这都快认不出来了啊。要不是你这秃头,哈哈,老夫还真是认不出是你呐!”

那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当年就是苍离将他一头头发烧毁了,此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自然更恨。

“难为你挂念,只是我还活的好好的,你是不是很失望?嘿嘿,听说今年,有的人可是比我倒霉的多!差点死完了,居然还敢出来招摇。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伽陵学院的事情,虽然封闭,但是想知道的人,终究还是能知道的。

苍离眸色一冷。身后众多伽陵学院的学生,也都露出不忿之色。

“说什么呢!”

“这什么人?真是太过分了!”

“好像是海涅学院的。听说他们一直很针对咱们,看来是真的!”

周围人都眼睁睁看着,想要看看伽陵学院怎么应对。

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有的对伽陵学院的遭遇有所耳闻,而且这些年来,伽陵学院始终比较低调,其他几大学院,很有重新排名的意图。

尤其是海涅学院,不断的做出一些挑衅。

这一次,倒是正面撞上了。

他们倒是想看看,伽陵学院会怎么应对?

其他两大学院,则是看着这一幕不出声,显然作壁上观。

场面静默。

苍离冷哼一声,这些人,真当他好欺负?袖子一挥,就要开口。

凤长悦突然上前,不动声色的拉住苍离,眉目轻扬,声音淡淡。

“师父,您不是教导我们要宽容待人吗?尤其是对待脑残,要‘特别关心‘。毕竟这种人,活着也不容易。”

噗嗤。

有人忍不住笑出来。

那人脸色一下子难看之极。

羽千宴在后面,依旧淡漠的看着。离得有些远。

只有在听到她说话的时候,才微微柔和了目光。

苍离嗔怪的看了她一眼:“这孩子,就是心太善良了!难不成脑残打我们骂我们,我们也不能还手吗?”

说完,苍离冲着她眨眨眼,满是赞叹。

凤长悦唇瓣弯起,一向冷清的眸子像是暗夜星辰一般晶亮。

“那就只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毕竟,咱可不是包子,任人欺负。”

苍离满意的点点头:“没错!有的人若是找死,老夫可是不会留情!正好最近有些手痒,拿来练练手也行。”

伽陵学院这边的学生,听了都是十分解气痛快。

“就是!咱们可不能跟脑残计较太多!掉!份!”

“宽容!宽容!咱们可是心胸宽广,不比某些人啊!”

“说的是啊!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和脑残争,咱们不也脑残了?”

一片哄笑。

海涅学院的学生脸色都很是不好看,而那个‘秃鹰’,更是涨红了脸。

苍离哈哈一笑:“长悦丫头,为师教的可好?”

一声“为师”,震撼当场。

这是苍离这么多年,唯一一个公开的徒弟!

立刻,所有目光投注在凤长悦身上,有惊叹,有怀疑,有震惊。

她居然是苍离的徒弟!

然而凤长悦却忽然感觉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目光。

她偏了偏头,湛黑的眸子瞬间对上一双复杂的眼睛。

她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继而缓缓露出一抹笑。

季明城,很好。

我等你,很久了。

------题外话------

咳咳,终于考试完鸟~撒花~不过快要期末惹,所以平时更新hi在六七千酱紫。大家表嫌弃么么哒~寒假全部补回来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