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2 幻境情迷

凤长悦只觉得身后仿佛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冷香,就连手臂之上,似乎也有淡淡的温度传来。

他的气息,似乎就在她耳畔。

“悦儿。你没事儿吧。”

仍然仿佛暗夜生出的曼陀罗般的声音,让人想要沉沦。

凤长悦摇摇头:“我没事。“

轩辕夜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吓我一跳。幸好我能够感受到你的位置,要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过来了。”

轩辕夜随即看向那几乎已经被灼烧殆尽的白骨,皱了皱眉。

“找死!“

轩辕夜说着,一股雄浑的灵力就在掌间汇聚。随即朝着白骨而去!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一片璀璨的白光闪烁!绝望的哭号声几乎将耳膜刺穿,但是很快就逐渐衰弱了下去,最后完全消失。

整片空间终于安静下来。

宽厚的臂膀将她半拥在怀中。

“没事儿了。“

凤长悦身体也已经几乎到达极限,看到这一幕,心神募得一松。

她正好握着他的手,便自然而然的和他十指相扣。

凤长悦眸光忽然微闪。

手紧了紧。

轩辕夜不知她怎么了,反手握住她的手。

凤长悦闭了闭眼。

她身体忽然晃了晃,身后扶着她肩膀的手,忽然伸向她的肩背,似乎想要让她靠在他的怀里。

凤长悦目光突然变得很凉,而后在即将靠近的时候,转身狠手刺出!

嗤。

匕首刺入*的声音响起,清晰可闻,让人牙酸。

身后的人显然惊呆了,缓缓的低头,看着自己腹部深深捅进去的匕首,清俊无双的容颜上,还带着残留的几分担忧,眼中却是深深的心痛和震惊。

“为、为什么……“

声音里是无法掩饰的难以置信和痛心。

凤长悦湛黑如黑玉的眸子,闪过琉璃般的光芒,里面一片冰霜,不为所动。

手上更是用力一刺,捅的更深。

轩辕夜的身体一颤,唇边溢出一丝鲜血,沿着白皙如刻的下巴缓缓流下,只剩下一片触目惊心的痕迹。

“悦、悦儿……为、为什么……“

轩辕夜看着凤长悦,似乎要看到她的心底。

远在外面的羽千宴,看到这一幕,也终于忍不住震惊的睁大了眼。

她、她为什么……要刺伤那个男人?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她分明是喜欢那个男人的,先前几番为了那个男人出生入死,甚至在分离的时候,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吻别,宣誓主权。

而那个男人,也分明是喜欢,不,爱着她的。

可是现在她,她居然……

羽千宴来不及思考为什么那个应该远在千里之外的男人出现在小空间里面,只是看着凤长悦手中深深捅进去的匕首,心中生疑。

他手中的银色铃铛,也愈发的剧烈震动,仿佛要将这已经破碎的小空间去全部震碎开来才算罢休。

他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体内虚脱的感觉一阵阵传来,眼前也一阵阵的黑暗。

他的腿一软,颓然跪倒在地。

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只手,纤细,带着一点薄茧,却仿佛手握乾坤般有力。

羽千宴一愣。

“起来。“

清淡的女声忽然在耳畔响起,一如既往的冷清,却让他的心忽然跳动起来。

……

“怎么回事?刚才千宴分明已经破开了小空间啊!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苍离在外面等候着,刚刚那一声巨响,还有传出的震荡的能量,让他和大长老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等了很久,却依然没有等到有人出来。

虽然依旧不断的从里面传出波动,但是始终不见任何人的动静。

苍离反复徘徊,终于神色一定:“我去看看!“”慢着!“大长老立刻拦住他,眼神里面充满了不赞同,“现在小空间刚刚破开,能量冲击太大,只怕你也做不了什么,不如还是在这里等着,也能及时看到他们出来。”

苍离狠狠一甩袖子:“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是没人出来?我担心是出什么事了!里面的人,可是千万不能出事!”

大长老也犹豫了一下,确实也心有怀疑,皱了皱眉,终于退后一步。

“我和你一起进去。”

二人身影一闪,就朝着凌云阁顶层而去!

而凌云阁这般动静,自然是惊动了一干人等。

很快,外面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最先到达的当然是其他几位长老。

苍离和大长老进去之前,就已经设下结界,禁制外人进入。几位长老也只能干巴巴的看着,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凌云阁顶层的秘密,就连他们都不知道。

而随后赶来的老师,则是被长老们责令在外守护,驱散想要前来围观的学生。

凌云阁本来就是学院重地,此时更是动静颇大,更是不能让学生留在外面。

“所有学生全部撤离!立刻离开!”

掺杂着雄浑灵力的声音远远传开,很多即将到达的学生都露出奇怪而疑惑的神情,但是老师的命令又不敢违逆,只好开始回去。

而赶在最前面的一个少女,听到这声音之后,则是立刻柳眉倒竖,满脸不满。

“什么?立刻离开?亏老娘跑得这么快啊!“

一身蓝衣,容颜娇俏,不过这一出口,还是立刻暴露了本性。

正是脾气暴躁的蒂亚。

“蒂亚姐,咱们还是回去吧!你看长老们都在外面等着呢!咱们肯定进不去啊!而且看这样子,似乎是什么大事啊……“

身后一路跟来的人都连忙出声相劝,只是依蒂亚的性格,最是喜欢热闹,脾气又暴躁,只怕不会轻易跟着他们回去。

果然,蒂亚瞥了他们几个一眼,带着鄙视。

“老娘是那种不知死活的人吗?要不是因为……老娘才懒得来凑热闹!“

她虽然没说,但是几人一联想,立刻知道了她话中的意思。

“你是说……羽千宴殿下在里面?!

除了这个原因,找不出其他理由了。

蒂亚对三王子殿下的心思,他们都是知道的,蒂亚自己也一直很是坦荡,对三王子殿下的事情也一直比较关心,所以一听她这么说,几人立刻想到了羽千宴。

蒂亚翻了个白眼:“要不然呢?要不然我能这么快的来?”

刚才她正在自己的地盘修炼,就感觉到一阵不同寻常的动静,仔细感受了一下,立刻确定是天阶灵宝的波动。

而且隐约能听到铃铛的声音。

她立刻知道是有人动用了奥斯帝国王室的至宝——银魂铃。

但敢在学院之中动用王室至宝的,除了羽千宴,别无二人。

所以当下她就以最快速度赶了过来。

原本以为能够看到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谁知随着动静而来,竟是到了凌云阁。而且本来就冷清的凌云阁,居然在原本的结界之外,又设置了一层结界,几位长老也在外面戒严,显然是除了什么事,比她想象的更加严重。

蒂亚眼睛很亮,因此看着人的时候,会让人的心里也明朗起来,容颜也十分美丽甚至明艳,只是满脸的不耐烦破坏了这美感,让人只记得她剽悍的作风。

此时也是这样,纵然是因为担心羽千宴,表现的也依旧这般大大咧咧,倒是让其他人并不怎么在意了,只是觉得是蒂亚心性起来,一时冲动才来的。

当下一群人都纷纷劝她回去。

偏偏蒂亚脾气很倔,这下更是下定决心不走了。明亮如同璀璨日光的眼睛看了一眼不断朝着外面荡开能量的凌云阁,心中立刻灵光一闪,挥挥手转身:“走!”

其他人还以为她真的要走了,都毫不怀疑的转身离开。

蒂亚的身形逐渐隐没在人潮中。

……

而在外面吵吵嚷嚷的时候,在破碎的小空间,则发生着外人绝对想象不到的事情。

羽千宴看着眼前的手,愣了一下,随即就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了一张清丽的容颜。

虽然左边脸颊上,还是隐隐有些暗紫色的痕迹,但是已经可以看出她精致的眉眼,细致的肌肤。

然而这并不是最吸引人的。最让人不得不去注意的,是她的眼睛。

一双如同黑玉般清澈动人的眼睛,冥冥冷冷,看起来有些凛然。冰霜般冷清的容颜上,也依旧是一派淡漠,显得有些疏离。

她的腰身挺直,一身破碎的衣衫上,满是凌乱的血迹。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气势,腰身挺直,仿佛松柏般永不弯折。

他的目光忽然落在她的身后。

那个一向尊贵无双,却只对她柔声相待的男人,此时正捂着自己的腹部,半跪在地上,蔓延悲伤的看着她的背影。

纵然里的很远,他也能看到,不断有血从他伤口涌出来。

他声音颤抖,似乎依旧无法置信:“悦、悦儿…过来……我们、我们一起好不好?”

声音很轻,眼中却有着巨大的悲痛。

羽千宴忽然抬头看向自己身前的少女。

她神情冷清,听到那声音,丝毫不为所动。

而那只手,依旧在他身前。

“你起不起来?不起来我自己走了。”

她俯视着他,眼睛之中似乎一片清澈的淡漠,又似乎有什么在暗暗的流淌。

羽千宴心中矛盾之极。

他心里冰寒至极,然而眼角眉梢却带上了几分笑意,看着让人莫名有些心酸,却不知为何心酸。

他忍受着身体之内不断冲击的暴动的能量,为了催动银魂玲,他体内的灵力几乎耗光,即使吞下了一把丹药,也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现在身体虚脱的不行。而且为了破开小空间,强行让银魂玲和小空间产生共振,在小空间的规则改变的时候,他也遭受到了一定的反噬。

所以此时的他,可谓是虚弱到了极点。

身体里面有暴乱的能量在不断冲击,他抬起头,看着那依旧冷清的容颜,眼角的笑意也沾染了几分从来不会展现出来的温柔。

“好。”

他伸出手,将自己的手放在她的手中,站起身来。

二人一触即分。

二人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他跟在她稍微靠后的位置,看着她的背影。

黑发飘然,脊背挺直。

连步伐都无比坚定。

身后,那个男人终于惊慌。

“悦儿!我不准你走!听到没有!回来!”

虽然是含着怒意的声音,但是他听得分明,里面的惧怕。

他忽然自嘲一下。

自己这样,又算是什么呢?

他不也是,怕吗?

凤长悦停住脚步,眼神从来没有那般冷淡的看着半跪在那里的轩辕夜。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而现在,你甚至还没有他来的有用。不要再纠缠下去了。懂了吗?”

一字一句,冰冷似铁。

身后的男人说了什么,羽千宴已经听不清了。

他有些迷茫的看着转身看着他的少女,她第一次对他露出这般的淡淡笑意。

“我觉得,你不错。”

羽千宴唇边,泛起一丝笑意。

然而心中,却泛起一丝丝的冰寒。

“好。只要你喜欢。“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面前的少女笑意更盛,连一向凛冽的眸子也柔和了几分。

他的心像是被放在火焰之中灼烧,又像是被扔进极寒之地,备受煎熬。

他闭了闭眼。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样,像极了卑劣的小偷,藏在不可见人的地方,偷偷的想要得到那些渴望已久的东西。

连他自己都唾弃自己。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

他自嘲一笑。

哪怕这梦境,会让他受伤。

他还是选择了沉沦。

他扬起温柔的笑,水墨般的容颜上,仿佛荡开了一层微微的波澜,带着让人安心的气息。

“只要你喜欢。“

面前的少女,露出璀然的笑。

……

凤长悦一刀捅出去,眉目凛然。

轩辕夜含着怒意和惊慌的声音,在她耳畔回响,却无法让她动摇。

她捅的更深。

“悦儿……为什么……你……“

轩辕夜看着她,清澈的凤眸之中,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伤痛。

凤长悦忽然冷冷一笑。

“你以为,这样卑劣的手段,对我会有用?“

炽热的天堂火沿着匕首瞬间抵达!将面前的轩辕夜燃烧起来!

凤长悦心神一动,火焰瞬间吞没了眼前的轩辕夜!

凄厉的喊叫声瞬间充斥着整个空间!比之之前的声音更加凄厉,而且带着滔天的恨意和愤怒。

“啊——为什么!你为什么!“

凤长悦擦去唇边溢出的血,眉宇之间肃杀而凛冽。

“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可惜,对我没用!“

轩辕夜的脸容逐渐扭曲,不断挣扎,显得十分可怖。

最终,终于消失。

只剩下一片透明的漂浮着的灵魂体!

凤长悦立刻动手,周身火焰朝着那东西猛的扑去!

尽管想要奋力逃脱,但是融合了赤心之炎之后的天堂火威力更甚,很快就把它包围,并且那东西似乎对天堂火很是忌惮,不断朝着后面退缩,直到被逼成小小的一团,才终于尖声厉吼。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我这幻境,千年以来从来没有人破解的!“

凤长悦冷哼一声:“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居然还这般自大。虽然出现的幻境的确很像,我也差一点讲究信以为真了,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可不会那么难闻,充斥着腐尸的味道!虽然很淡,被刻意掩盖了。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而且……身为这枚戒指的主人,怎么可能在和我十指相握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

在刚开始,她真的以为是阿夜来了,但是靠近之后,她就还是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他不是阿夜。

虽然容颜,衣着,甚至说话的样子,语气都分毫不差,但是她就是觉得没有那种欣喜的感觉。

稍后,她终于闻到了那股几乎难以辨认的腐烂气息。

直到和他握住手,才终于确定。

原本以为,小空间破裂,它也就活到了头,但是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一手。

这样的幻境,会根据人心中最深处的*浮现幻影,让人以为真的发生了自己最期待的事情,从而沉沦在其中,甚至永世不得而出。

稍有不慎,就可能真的永远出不去了。

虽然最终还是辨认了出来,凤长悦后背还是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她稍微有些松懈,或者在杀“阿夜“的时候迟疑,只怕此时,她的境况就更加惊险。

那团透明的魂灵,应该就是那道嘶哑声音的本体了。

“你!我、我可以和你做交易!我告诉你这里的秘密!只要你放了我!真的!“

凤长悦不管它凄厉的哭号,直接催动天堂火将它狠狠灼烧。痛的它无法说出话来。

凤长悦冷笑:“这里的小空间都已经破裂了,你也已经没有了藏身之地。还以为我会被你蛊惑?”

“真的!我是说真的!这里真的有秘密!只要你留我一条命!我全部都告诉你!”

凤长悦却懒得理会,天堂火瞬间将它包裹。

“我说!我说!这里,和神火有关!”

凤长悦动作一停,眯起眸子。

……

羽千宴跟着面前的少女一起朝外走去。

走了几步,她忽然回过头来。

“你怎么总是走在后面?我们一起走吧。”

羽千宴眸色深深,笑了笑,点头。

“好。”

他淡青色的衣衫划过,向着她走去。

他淡漠如雪的容颜上,笑意逐渐收敛,变成了淡淡的哀伤。

有些贪恋的看着她精致的眉目。

他从来不会这样看她,那些潜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情感,似乎只有这个时候,才敢稍微流露一些。

她眉目淡淡,看着他。

他走进。

一阵疾风突然袭来!直接朝着羽千宴的心脏而去!

羽千宴却好像早有预料,轻巧的握住了朝着自己而来的拳头。

拳头之上,隐约闪烁着白色的光芒。

仔细看去,似乎是被削得尖尖的白骨。

她似乎吃了一惊,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羽千宴笑意终于完全消失。茶色的眸子里,闪过不可名状的微光。

终于,要结束了。

……

凤长悦终于从黑暗之中出来。

眼前的一切,像是被暴风席卷过了一般,原本整洁干净的顶层,已经是一片狼藉。

墙壁,地板之上,全是裂缝。

而那股隐隐的规则,也终于消散。

虽然凌乱,但是确实已经和普通的书房别无二样。

小空间是真的碎裂了。

凤长悦将地上散落的书全部都捡了起来,而后一抬眼,就看到了面前不远处,浑身是伤的羽千宴。

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

凤长悦心中一沉,快速走过去。

羽千宴的气息十分微弱,凤长悦不再犹豫,立刻背起他,朝着外面走去。

正和赶来的苍离和大长老遇到。

看见凤长悦这浑身狼狈的样子,以及她背上已经昏迷的羽千宴,二人都是吃了一惊,连忙上帮忙。

苍离立刻焦急的问道:“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凤长悦声音沉定:“我没什么事。先给他疗伤吧。”

大长老立刻上前将人接住,而后离开。

羽千宴的睫毛,忽然颤了颤。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在苍离和凤长悦走出结界,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声惊诧的女声突然响起。

二人看去,却是一个眼熟的少女。

蒂亚皱眉看着,连忙上前:“你怎么样?那家伙呢?你们都受伤了?快!院长!赶紧给他们疗伤啊!”

苍离:“……你怎么进来的!”

……

凤长悦呆在自己的屋子里,周身浮现淡淡的赤红色。身上的伤势也在逐渐恢复。

终于,她睁开眼睛。

抚摸着手上的黑色戒指,眼神淡淡。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突然有些不安。

阿夜,小心。

而远在万里之外,轩辕夜浑身的气势完全散发出来,声音冰寒似铁。

“阻拦本君的人,全部诛杀!”

黑色袖袍挥散,他凤眸看向某个方向。

悦儿,等我!

------题外话------

咳咳,为毛线,为毛线收藏掉的这么*?难道是偶写的不好?呜呜呜偶真的会改正的啦~乃们表抛弃哦啊啊啊啊~

话说,好像让乃们失望了,阿夜要过两张正式出来咳咳。保证有正脸么么哒!保证有戏份么么哒!很快么么哒!

最后,因为本周六考四级和普通话,所以字数比较少,而且周六的更新会改为下午么么哒~嗯,保证欠你们的都会还回来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