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1 他似乎,总是晚了一步

同一时刻,远在万里之外的某处。

一座恢弘壮阔的宫殿,浮在半空,黑色为主,红色为辅的宫殿,充斥着无上的尊贵和庄严,在一片白色的云朵之中若隐若现。

仅仅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似乎也能够感觉到那一股无法产生反抗的威压,让人心生无尽敬畏。

在宫殿的最上面,隐约有着黑色的浮雕,半隐半现,只窥得一片青黑的颜色。仿佛是一只锋利无比的爪子,随时准备着给敌人致命一击!

而在那座黑红宫殿的下面,四方竟然也漂浮着无数的小宫殿。规则自然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但是遥遥看去,竟也都尊贵无比,像是被一片奇异的氛围笼罩。

换句话说,这些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宫殿,似乎已经自成一个整体,无比和谐而规则。

而在这些宫殿周围,不断有白色的云朵飘过,看起来竟是多了几分仙境般的悠远。

但是若是仔细看去,那些白色的云朵,竟然全部都是由丰沛的灵力组成!因为实在太过浓郁,竟已经自发的凝聚在一起,看起来像极了云朵!

宫殿之上,不时的有人影闪过。

而在最上方的那一座黑红宫殿,却是悄无声息。

而在最里面的宫殿,是简洁的黑白二色,却并不显得单调,反而透出一股尊贵大气。

并无多余的装饰,却让人感觉到无上的威严。

仅仅是殿前的九十九级台阶,就是用的时间难寻的灵石铺垫而成。

大门之前,只有两个人肃然而立。

整个大殿的气氛庄重不已。

而在最里面,一道挺拔高大的身影,正盘腿而坐。清贵无双的容颜,仿佛高山之菱不可盼攀附,又好像初冬破化的冰层,带着一股清寒的气息。

一身袖边滚金丝的黑色长袍,从白色的玉石床上委落在地,像是盛开的曼陀罗,盛放着让人不可拒绝的诱惑。

忽然,他的眉心一动,长长如同黑色蝴蝶一般的睫毛一阵颤动,而后猛然睁开双眼。

一霎间流光溢彩,清澈的凤眸之中,罕见的露出了惊慌之色。

“悦儿,不要!”

低沉如同大提琴般优雅的声音,也沾染了少有的惊慌,仿佛只要慢上一步,就会失去至宝。

随着他的这一动作,原本盘旋在他周身的淡淡雾气全部消散,朝着四周激射而出!

砰砰砰!

强劲的气流瞬间如同开山填海一般,汹涌而出!

不过幸好这里是他的宫殿,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所以倒是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然而这动静,却已经足够惊醒外面守卫着的人。

“君上!”

一直在外面看守着的俩人,立刻转身看向里面。

却见一道黑色人影,眨眼间就到了门口,抬脚就哟要出去。

二人即刻跪下:“君上!”

那人脚步不停,迅疾的速度让衣袍边角都飞散而起,划出一道微微的弧度。

“传令下去,本君要即刻出城。”

跪着的二人一惊:“君上,此时……”

此时并不是出城的好时机啊!

况且君上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了一些,此时如何能够……

轩辕夜的脸上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眉目之间一片凛然。

“立刻去办。一刻钟之内,本君要出城!”

留下一句话,轩辕夜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二人面面相觑,这……

“快去通知赤一大人。”

“好。”

……

轩辕夜飞快的朝着外面赶去,心里已经如同燃起了一片火焰,心慌不已。

他刚才正在修炼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极致的危险正朝着凤长悦而去!那枚戒指,原本就和他心性相通,当凤长悦的血沾染到上面的时候,他就立刻感觉到了不安。

虽然那一声低喝之后,凤长悦的情况似乎好了一些,但是那股不安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甚至让他无法继续待下去。

他豁然起身,立刻决定出城!

虽然不知道凤长悦现在究竟面临着怎样的情况,但是他却无比确定,她必定是遭遇了最大的危险!

即使在她身边留下了护卫,也不能减少他的担忧!

他清隽的眉眼之间,微微蹙起,清澈见底的凤眸,忽然生出无尽的漩涡,逐渐变得暗沉无比。

“悦儿!”

他在心中不断地试图和凤长悦说上话,希望能够得到她的回应。

“悦儿!”

在无比心焦的等待之中,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得到了一声细若蚊蝇的回应。

“阿夜,我想你。”

轩辕夜的眸子一刹间变得深沉如同最深沉的海,心中忽然涌起了无尽的心疼。像是有人拿着刀,在他的心上一刀刀的刻着。

他从未听过,她这般虚弱的声音。

或者,不是虚弱,而是——

脆弱。

在他的眼中,她一直都是杀伐果决的,坚定无比的,面对任何的危险,都能够淡定面对并且想办法克服。即使是在生死之间,也总是最为淡定,最沉着的一个。

但是现在,她却发出这样脆弱的声音,仿佛从深渊之中,遥遥呼唤,带着深深的绝望。

那是历经沧桑之后,才会有的虚无和哀叹。

轩辕夜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般痛恨自己,她在万里之外,遭受着他不知道的磨难,承受着他不能体会的痛苦。

而他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能做!

“悦儿!你听到我说话吗!?”

轩辕夜努力镇定着自己的声音,神情之上一片凝重。

“悦儿!你现在在哪里!?我在这里!我在听着!悦儿!”

尾音终于微微颤抖,通过戒指的链接,他仍然能够感受到那不断传到心脏的冰凉的感觉。

几乎将他的四肢百骸都冻结。

“悦儿,乖乖的,等我,知道吗?我很快就来了!等我!”

黑色滚金丝边的衣袍荡开一片灵力。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

……

凤长悦只觉得神识都陷入了一片昏沉之中,整个人似乎都已经失去了控制力。似乎有什么声音在牵引着她做什么事情,而她也在再一次感受了一番被背叛的痛楚之后,新生绝望,觉得这样倒也是一种解脱。

然而就在她的神智即将彻底沉沦,手中的匕首彻底捅进自己的脖子上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低喝。

那道熟悉的声音之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惊慌和心焦,神智还有着一丝丝的恐惧,将她的神智瞬间唤回。

她手中的动作终于停止。

而失去了焦距的眼睛,也逐渐恢复了微微的光亮。

“阿夜,我想你。”

这句话,像是不受控制一般,从心底最深处流淌而出。

那些被隐藏在最深处的情感,似乎终于找到了机会,奔涌而出。

而那道声音依旧无比惊慌,不断的叫着她的名字,试图将她的神识拉回。

“悦儿!你听到我说话吗?”

“悦儿!你现在在哪里?我在这里,我在听着!“”悦儿,乖乖的等我!“

悦儿。

她从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只是这样一遍遍的被一个人重复,也能逐渐生出无尽的欢悦,以及无法阻挡的暖意。

她的心底忽然像是裂开了一道口子,有温热而熨帖的河流,从她的心中淌过。

将她残缺的人生变得完满。

她逐渐陷入回忆,脑海之中不断的涌出画面。

初见时,看起来是生人勿进的小小孩童,却看着她身上的伤痕怒意凛然的问“疼吗?“。

跟着她回到凤家,和她一切经历一切冷眼嘲笑,却始终不离不弃。

契约小白,天堂火炼体的时候,轻易阻挡住灵皇强者刀锋的手指,甚至连容颜都没有看到,只有一片精致的线条,和一片黑色的尊贵身影。

四大学院招生,为她出头,只是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名震大陆的苍离忌惮不已,对她却始终如一。

血衣人暗夜偷袭,她紧随而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突然到来的宽厚臂膀。

藩篱塔之中,掺杂着浓郁血腥气息的吻。

清隽的容颜上,对着她忽然绽开的仿佛初春破冰而出的宛然笑意。

他说疼吗?

他说你是我的。

他说是的,我是你的,你一个人的、

他说我等你来。

他说……

凤长悦的眼睛,忽然变得很凉,心中却变得无比滚烫。

原来他们之间,早就已经有了这么多的记忆。

而她,也早已经不是那个前世一无所有的她。

她有父母,有朋友,有他。

这些,都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里。

凤长悦的眸子终于逐渐清晰起来。

那道声音还在心中不断响起,只是在轩辕夜的声音之下,显得越发的遥远。

她手中的匕首,忽然光芒越发的耀眼起来。

而后,她的手缓缓握紧——

而后,猛的拔出,狠狠的砍向身边的那一副白骨!

无声的凄厉声忽然响彻整个空间!

耳朵里分明是没有声音的,但是在凤长悦的心底,却不断响起那无比凄厉的喊声,似乎遭受着无尽的痛苦。

凤长悦眼神凌厉,浑身杀意顿生!手中愈发的用力,那匕首在插白骨的一瞬间,就瞬间蔓延开去!吞噬了白骨!

这片黑暗的空间,忽然被火焰映亮!就连空气之中,也充斥着无比炽热的气息!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啊——”

那道原本显得很是魅惑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只觉得嘶哑恶心,哪里还有一丝舒畅?

凤长悦全力催动着天堂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心中的情绪全部倾泻出来。

小白忽然跳了出来,蹲在她的肩膀上,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着急而心疼的看着她。

“主人!主人!你好些了吗?主人!你刚刚吓死我了!”

凤长悦转头,抬手想要安慰的摸摸它的脑袋,但是眼睛一凝,动作忽然顿住。

小白一愣。

却见凤长悦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确定已经将血擦干净以后,才重新覆盖上它的脑袋,声音沉凝。

“放心,我没事。”

小白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它连忙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用爪子摸了摸凤长悦脖子上的伤口。

那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只剩下一片凝重的猩红。

小白心疼不已,刚才主人似乎是中了什么邪,无论它在魔兽空间里面怎么叫,她都没有什么反应,甚至它眼睁睁的看着她用火焰凝成匕首,刺向自己的脖子!

如果她没有及时醒来,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小白紧紧的扑上去,抱着她的脖子,狠狠的蹭着。

身上洁白如雪的皮毛很快染上了一层凌乱的血迹。

凤长悦看着,眼睛之中逐渐浮现了一层温柔之色。

小白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执拗不已。

主人竟然怕把它弄脏?它是她的魔兽啊!本来就应该它为她出生入死,可是她们契约这么久了,她却从来没有让它为她阻挡危险。

凤长悦心中深深的叹息一声,摸了摸小白。

看来自己真的是太大意了,居然差点被引诱自杀,若非阿夜及时将她唤醒,只怕此时她已经成了一具尸骨。

她忽然抬眸,看向眼前也已经被她烧了一半的成千上万白骨。

这些,只怕都是这样死去的吧。

她看了一眼无名指上的黑色戒指,眼中神情变幻,最终化为了一片叹息。

恐怕,又让他担心了。

“阿夜。你放心,我没事。”

大约也猜到这戒指能够让阿夜感受到她,凤长悦讲究用神识试探着交流。

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回来。

她却不知道,这戒指虽然和轩辕夜相通,但是只是在极端的情况下才可以,就像她刚刚遭遇极致的危险的时候,轩辕夜才能和她进行短暂的交流,但是时间非常的短。现在她再试图沟通,却是已经不行。

这也是为什么,轩辕夜那般着急的出去的原因。

戒指的时间有限,他必须立刻赶去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不到任何的回音,凤长悦大致也猜到了原因。

转头看向那副在火焰之中不断灼烧的白骨,凤长悦双眼犀利如刀。

“算了!算了!快住手!住手!“那道声音凄厉大喊,“快住手!我、我有话要说!”

凤长悦却是丝毫不理,淡淡的看着火焰燃烧。

神火毕竟不是普通火焰可比,只是片刻的灼烧,那白骨就已经受不了了。由一开始的威胁变成了哀求。

“我、我告诉你一切!快停下来求求你了!我什么都告诉你!“

凤长悦眸子微光闪过,终于淡淡开口。

“你是什么人?“

……

“君上!请三思!”

轩辕夜一赶到城门口,就被等在那里的赤一阻拦了道路。

在接到属下上报,君上居然突然从修炼之中醒来,而后就立刻要出城之后赤一一下子就猜到了原因。

能够让君上在这个时候,不顾一切出去的人,只有一个。

凤长悦。

“滚!

轩辕夜此时心中已经没有任何耐性,面如冰霜,看到跪在身前的赤一,连脚步都不曾停下,直接袖袍一挥,将赤一掀翻。

一出手就丝毫不留情,显然已经是火烧眉毛。

赤一强行稳住身形,翻身会来再次跪下,挡在轩辕夜身前。

“君上!现在七部在外,动乱未平,您的伤势又刚刚恢复,那些人也才冒出一点苗头,无论怎样说,现在都不是您出去的最好时机啊!“

轩辕夜丝毫不理,周身忽然泛起强大的风暴,浩瀚如同海洋般的力量,朝着赤一而去——

“赤一,看来你在黑狱之中,还没有待够!连本君的话,你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反驳!”

赤一身体一颤,终是不敢继续阻拦,默默咽下即将吐出的血,不敢再动。

面前就是一扇漆黑的大门,上面雕刻着无数神秘的纹路,强大的威压从上面隐约散发出来。即使隔了这么远,也依旧能够感受到其上的力量。

这是城内之人出去的唯一道路,所以看守也最是严密。

只是此时,一向威严肃穆的护卫们却是吃惊不已。

君上居然突然要出城,而一向被君上视为左右手的赤一大人,竟然敢于百般阻拦,实在是惊呆了一众人等。

但是现在……外面的确非常危险啊……

轩辕夜深沉的目光看向侍卫。

“开门。本君要即刻出城!“”是!“

轩辕夜身影一闪,就消失在黑色的巨大门外。

赤一立刻起身,神情严肃。

“去!通知黑刹,一路保护君上!“”是!“

……

就在凤长悦经历过此番生死大劫之后,在小空间之外的羽千宴,也仍旧在努力尝试着将她救出来。

银色的铃铛仍旧不断的吸收着他的灵力,甚至丹田之内都隐约有干涸的趋势。

羽千宴先前从未用过这东西,此时为了凤长悦第一次尝试,才发现他的实力还不足以支撑!

羽千宴唇边溢出一丝鲜血,他却顾不上去擦,直接拿出一把丹药,猛的吞了下去。

一股浓郁的灵力突然涌进丹田,朝着四肢百骸流淌而去。

感觉到身体恢复了一些,羽千宴再次疯狂的催动着着银色铃铛。

那股能量波动越发的剧烈,铃铛的声音也逐渐响亮起来,像是波纹一般,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那声音无孔不入,直接穿透结界,朝着里面而去!

羽千宴甚至能够感觉到,里面的能量已经逐渐产生了共振!

在外面紧张等候的苍离和大长老也瞬间感觉到了那股共振的力量,当下都是神色一变。

“他居然……成功了!“大长老满脸震惊。”这需要多大的力量和心性?这小子,平常话不多,真到了这时候,倒是听靠谱。“

苍离心中一喜,按照这种趋势,一旦羽千宴完全催动,天阶灵宝发挥威力,和小空间之内的能量完全共振,就可以借势从内打破!

到时候,就可以救出凤长悦!

听到苍离的话,大长老却是皱起了眉头,眼底深处有些担忧。

那毕竟是天阶灵宝,羽千宴再如何有天赋,按着他现在的境界,要充分催动,也是十分困难的。

如果是别的,他倒是可以上去帮忙,但是天阶灵宝不同。

天阶灵宝必须认主才能使用,而认主之后,会拒绝除了主人以外所有人的力量。所以他实际上是帮不上忙的。

这也是为什么两人在外面等着而不是上前帮忙的原因。

叮——

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在羽千宴的心中响起。

轰!

从小空间里面,突然传出爆炸声!

那是小空间的规则在逐渐改变!

只要找到契合点,就可以打开!

羽千宴的精神力完全集中,双眼紧紧盯着面前的门,炽热的气息几乎将他的衣衫燃起。

只要再等一下……

砰!

从小空间之中,忽然传出一声巨响!

羽千宴一愣。

银色的铃铛突然一阵剧烈的颤抖!

面前的门,忽然破开!

……

“我,我真的是被人封印在这里的!我是被人背叛,才落到这般境地的!若非是我帮他们,他们早就死了!谁知,我最后竟然落到这般下场哈哈哈哈……“

那声音逐渐尖锐起来,却带着浓重的绝望和悲伤。

“什么兄弟!什么未婚妻!全是贱人!居然这般对我,将我剥皮削骨,囚禁在这里数千年!”

“他们却是不知,灵尊,已经灵魂不灭!他们以为将我的肉身困在小空间,我就没有办法了,却不知……我依然活下来了!哈哈哈……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我就能出去,将他们全部折磨致死!啊——”

那声音越来越愤怒,显然千年的囚禁,还是让他变得有些性情暴戾古怪。

凤长悦神情冷清,不为所动。

“怎么?你难道不觉得,那些人全部都该死吗?嗯!?”

凤长悦冷笑一声。

“我只觉得,是你无能而已。”

“什么!?你!”

凤长悦声音愈发冷厉:“我更觉得,你为了让自己出去,就将无数人引诱进来,而后杀害,寻找合适的肉身,想要取而代之。这件事,更加卑鄙。你和那些背叛你的人,没有什么两样。”

“你闭嘴!你怎么知道!你怎么敢胡说!”

尽管受着火焰的痛楚,那声音依然变得尖锐不已,豁然拔高。

“住嘴!你给我住嘴!你真是找死!“”你才是找死。“

一道冷清而含着怒意的声音,忽然响起。

咔。

小空间规则开始疯狂的改变着!破开!

凤长悦心一跳,忽然觉得身在梦中。

羽千宴看着那无数烟尘之中,扶住凤长悦的颀长身影,突然愣住。

他似乎,又来晚了。

------题外话------

咳咳,鉴于很多亲在议论虐男二的问题,偶是不会为了虐而虐滴!但是很多时候,很多东西都是不公平的。有时候,晚一步,就会永远晚一步。大家群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