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0 阿夜,我想你

只见一道黑色闪电,忽然落下!在她身前不远处狠狠劈下!

面前的底板上,忽然像是湖水一般荡起涟漪,而后将黑色的闪电吞没!瞬间消失不见!

凤长悦心中一凛,立刻将书收起来,放进了自己的金色手镯之中,而后全身警戒,警惕的看着四周!

原本她以为,只要走对步伐就可以,然而现在看来,却远不止如此!

纵然她第一步走对了,竟然也仍然不能避开强烈的攻击!

在第一道闪电之后,凤长悦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就立刻相继出现了数道闪电!全部都是诡谲莫测的黑色,大小不一。有的只有拇指粗细,有的则是有手臂大小,在她身前的区域,不断落下!

她豁然抬首,看向头顶!

原本只是普通的木制楼层,竟然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阴云密布!而且还有着越来越浓密的趋势!无数黑色的云聚集在一起,风雨欲来!

就连空气之中,都增加了几分潮湿而危险的气息!

咔嚓!

一道足有成人手臂粗细的黑色闪电,突然紧紧挨着凤长悦的肩膀划过!

即使没有碰到,强大的能量也将她的衣服瞬间割裂!甚至肌肤都隐约生疼!

而在她险险避过这一击之后,更有着无数的黑色闪电,似乎突然意识到了她的存在一般,朝着她的方向而来!

数道散发着浓重威压和诡谲能量的闪电,冲着凤长悦周身各处而来!

她湛黑的眸子瞬间眯起,眉间如同覆上冰霜!

这里的每一处,都是按照小空间的规则摆放的,换句话说,是规则自然衍生而出的。所以先前她才会感觉到那般舒适自在。

然而也曾氏因为她的存在,打破了这里的规则,破坏了小空间整体的平衡,所以,小空间才会自动做出反应,开始攻击她!

她没有第二条路,只有朝前继续走下去!

凤长悦立刻抬眼看向前方,毫不犹豫继续向前走去!

脚步无声落下,周围的氛围却瞬间改变!

那些即将穿透她身体的黑色的闪电,瞬间停顿,甚至其中一道黑色闪电,距离她的眉心,只有一指之距!

而在她踏出第二步之后,那些闪电停顿之后,纷纷偏离原来的方向!朝着别的方向而去!

感觉到周身一下子消失的威胁,凤长悦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丝毫不敢放松。

她继续迈出第三步——

周身空气突然温度骤降!

凤长悦忽然觉得脸上一凉,她下意识伸手一摸,低头看去,竟是黑色的雨水。

她的心中,莫名的不安起来。

……

“千宴,现在长悦丫头能不能安全出来,就看你了!”

看到羽千宴来到,苍离立刻像是看到了希望,即刻身影一闪,就出现了羽千宴的身前。

“她怎么了?”

听到那个名字,羽千宴眉间泛起微微的波澜,转瞬即逝。

大长老原本以为,事关凌云阁顶层最大秘密,苍离就算再心急,也应该思量一番,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苍离居然毫不犹豫的指向凌云阁。

“那丫头被困到小空间里了!现在只有霍肯那老家伙能救她!”

羽千宴豁然看向凌云阁。

根本不给大长老阻拦的机会,苍离心焦不已,直接就把事情说出来了。

不过倒不是他为了凤长悦就不管不顾,而是羽千宴这般身份,就算现在不知道,将来继承王位之后,也终究是会知道的。

现在不过是提前了而已。

况且苍离对于羽千宴,还是十分信任的。

但是大长老在后山久不出世,自然是不清楚苍离心中所想,脸色一肃就伸手拦住了苍离。

“苍离,慎言!”

羽千宴看向大长老,即使心中升起波澜,面上仍旧是一片淡漠。

微微点头行礼:大长老。“

先前在后山之中,二人不过一面之缘。但是彼此都已经早有耳闻,所以此时倒也并不生疏。

大长老点点头:“苍离一时心急,口不择言。那些话,你都当做没有听过吧。凌云阁小空间,不是普通人能够破解的。是生是死,只看她自己了。外人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就算是霍肯,也仍旧是如此。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般将事情闹出去,不仅对于救出凤长悦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还会闹得沸沸扬扬,让她的境地更是艰难。

而且对于学院,也会带来无数的麻烦。

这些话,他虽然不搜说,但是苍离和羽千宴心中都是明镜似的。

苍离却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拉着羽千宴就要走。

羽千宴却是不动,不动声色的将苍离的手挪开。

苍离一愣。

羽千宴这是……不愿意帮忙?

羽千宴看了一眼寂静无声的凌云阁顶楼,茶色的眸子中,看不清神情。

“霍肯老师一直在闭关,就算是父王,恐怕也不能将他请动。”

“这……”

苍离不是不知道,但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如此了,还能怎么办?

羽千宴忽然朝着凌云阁走去。

“我去试一试。”

“什么?”

大长老和苍离都是一愣。

他怎么?

羽千宴纵然天赋卓越,也不过灵皇境界,想要救出来凤长悦,根本无异于痴人说梦!

苍离疑惑的看着羽千宴,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忽然睁大。

“难道他……这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你在说什么?”

大长老一头雾水。

苍离转头,苍老的脸上带着无法抑制的激动。

“他这般说,肯定是有把握!而最有可能的就是,他拥有传闻中王室的那个东西!”

大长老猛然色变。

……

砰!

咔!

轰轰轰!

凤长悦在凌云阁顶层,正经历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困境。

尽管已经知道,就算是走对了,也会面临着不断的各色攻击,但是凤长悦却是没想到,这里居然这般复杂,攻击的方式这么厉害!

现在的她,走出不过九步,就已经遭遇了无数的危险,几次险象环生。若非天堂火护体,和她敏捷的反应,只怕此时已经身负重伤。

饶是如此,她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凌厉的能量划得破破烂烂,身上也沾染了零星的血迹。若非她的*强悍,此时恐怕已经皮开肉绽。

好在虽然看起来狼狈,她终究还在不断的前进着。

而她也已经发现,这里的攻击虽然形式多样,但是都有一个特点——这里的一切,都似乎只有黑色。无论是突然落下的闪电,还是连绵不断的雨滴,或者是渐次生出的尖刺,都是黑色的。

那种黑,不同于普通的黑色,反而透露出一种暗沉阴凉的感觉,看起来很是神秘莫测,让人心中发寒。

她先前从来不知道,这世上,居然还有这般诡异的黑色。

抬头看了一眼,距离中间的位置越来越近了,而危险的气息,也越发浓郁!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无数的气流在身边流淌,似乎都等着她一动,而后猛然将她束缚,致死!

她周身金色的火焰燃烧的愈发剧烈,看起来就像是一团移动的火焰,而似乎是感觉到天堂火的至上威力,那些无声流淌的气流,也在缓缓的远离,不远不近,徘徊不已。

凤长悦不再犹豫,抬脚跨出第十步!

这一次,竟是没有任何的声息,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产生!

凤长悦耐心等待着,却始终没有感应到任何异动。

然而她心中,却越发的警惕,甚至额头也长期的高度精神紧绷,而产生了细密的汗珠。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步步惊心,走也不对,不走更不对!

难道小空间都是这样的吗?!

“主人,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白在魔兽空间之中,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外面的状况,尤其是凤长悦的一举一动,它都一清二楚,因此早就开始想办法。

但是它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应对逃出。

毕竟它是魔兽,对于人类强者的研究并不多。而小空间,更是鲜少涉及,所以也纵然心急,也是爱莫能助。

凤长悦摇摇头:“不能总靠你。我就不信,我出不去这地方!”

越是危险,她就越是冷静,也越是生出一种兴奋!

挑战!战胜!决斗!

无一不是热血沸腾!

战意灼灼她的眸子里,也像是燃烧起了火焰一般明亮!

小白也被她感染,握爪,一脸坚定:“嗯!咱们肯定能出去!”

安静的空间之中,居然产生了巨大的压力!

凤长悦只感觉无尽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朝着她而来!

像是突然承受了无尽的重力一般,浑身都沉重不已!连抬个胳膊都变得困难!

凤长悦心中一沉。

果然!最大的麻烦,还在后面!

她尝试着抬脚,却发现已经难以动弹!

她的身体像是陷入了一片泥沼之中,难以挪动!

先前只是灵力运转速度变得迟缓,无法施展,现在竟然连身体都无法控制了,最可怕的是,凤长悦似乎能够感受到,身体里面,血液的流动在缓缓减慢!

她心头巨震:如果无法解决这种情况,只怕她很快就会失去知觉,无声无息的死亡!

天堂火在身体里面不断的奔涌,沿着每一根经脉流淌,熨帖着身体的每一部分。

血液的流动又恢复了一些,但是这般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凤长悦咬牙,无比艰难的迈出右脚——

嘶——

肌肉崩裂的声音无声响起。

因为强行挪动身体,而导致身体遭受了最为强大的压迫,即使强悍如同凤长悦的身体,也即刻裂开。

剧烈的疼痛从身体的每一处细细密密的传来,几乎让她的大脑出现空白。

眼前出现一瞬间的黑暗,凤长悦狠狠一咬舌尖,浓郁的血腥气瞬间让她的神智恢复清醒。

似乎有血液不断的渗出,坠落,砸在地上,溅起一星半点的微尘。

她的脚,终究是落了下来。

一步出,天地变!

巨大的轰鸣声瞬间充斥着她的耳中,直直抵达心底!

凤长悦只觉得脑袋一懵,眼前的景色瞬间变换!

原本的木制楼梯,地板,随意摆放的书籍和书架,竟然全部消失!

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黑色的空间!

周围似乎充斥着无尽的黑色雾气,唯有远处,一点微光在不断闪烁。

她抬脚向前走去。

在这里,先前的禁制似乎都没有了,她不受任何阻碍的朝着那一点白光走去。

周围寂静无声,一片死寂。

她甚至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整个空间,都充斥着一种似乎已经沉寂千年的落寞。

她的脚下,忽然踩到了什么东西。

她停住脚,心头忽然生出一丝凉意。

虽然看不见,但是凭着她多年的经验,那有些咯脚的东西,似乎……

是骨头。

她立刻燃起火焰,映亮了前方。

果然。

身前遥遥百米,竟然全部都是零散的白骨。

而在看不见的远处,黑暗蔓延而去,尽管看不见,凤长悦却依旧能够猜出,那里,全部都是白骨。

这个空间十分庞大,甚至看不到尽头,但是她十分确定,这里,绝对死了太多人。

因为,空气中的血腥气,实在是太浓了。

那种即使相隔千年,也仍旧无法挥去的血海之气,充盈着整个空间,让人几乎喘不过来气。

不知安静了多久的空间,终于再一次,迎来了新鲜血液的气息。

有贪婪的呼吸声,从四周传来。

凤长悦身体不动,心头念头急转。

她似乎,唤醒了什么东西。

天堂火瞬间包裹全身,周围的温度一下子升高!就连那份诡异的气息,也似乎一下子远离了。

凤长悦眉目凛冽,朝着前方那一丝白光走去。

她尽量避开那些白骨,一步步的靠近。

似乎有低低的呻吟声响起,随着她的靠近,那些声音逐渐清晰,仿佛万人齐哀,让人心中升起无尽的悲哀和伤痛。

随着一步步的靠近,凤长悦的心中,也逐渐蔓延轻轻浅浅的悲伤。

她的脑海中,那些尘封已久,以为再也不会想起的记忆,也渐次回来。

大雪纷飞的冬夜,被人抛弃在冰冷河边的女婴,发出几不可闻的哭泣声。

光芒刺眼的夏日,不断奔跑在一片荒凉的训练场上的纤弱身影,一次次被人踹到,又一次次无声而执拗的爬起,稚嫩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眼泪,唯有一双冷酷的眸子,逐渐冰冷。

灯火喧嚣的暗夜,手起刀落无比敏捷的身影,还有一捧溅到脸上的温热的鲜血,将一向苍白的嘴唇,染得鲜红,鬼魅而凄厉。

无数次枪林弹雨中,挺直的脊背,永不弯折的纤细腰身。

越来越多的崇拜者,越来越少的反对声,越来越孤独的身影。直到她站在众人之巅,别人以为的傲世强悍,她自嘲的茕茕孑立。

原本以为生活也就这般,直到,那一颗子弹,从她最信任的人的手中飞出,直直的射进她的心脏。

一击毙命。

……

无尽的愤怒,痛恨,不甘,怨怼,通通燃烧起来!几乎将她的心智淹没!

她的双眼,瞬间猩红!

背叛!

欺骗!

那些都该死!都该死!

越是走进,她心中的情绪就越是激烈,那些不断缠绕在身边的哀鸣,一点点的唤醒那些永不想回想起来的记忆,让她几乎失去理智。

哭号!

悲鸣!

哀泣!

她的双手都开始隐隐颤抖。

随着她的靠近,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那一丝白光,竟然是一簇明亮的火焰,在一盏黑色的灯中,灼灼燃烧。

而那盏灯,竟然是固定在一面黑色的墙壁之上的。照耀下来,仿若审判。

那是一面巨大的黑色墙壁,隐约可以看到上面刻着神秘的纹路,现出几分诡异。而在那上面,竟然还有着几个铁链,无声的垂落着。

从中透露着无法忽视的浓重的威压,似乎是禁锢什么人用的……

她从上面看下去,果然看到了一堆白骨。

那是一个人,只是却不同于之前那些如山般的白骨。

这幅白骨,显然是被人困在这里,那些铁链上面,封存着极大的能量,甚至还能感受到其中残存的封印气息。而那副白骨上,也被狠狠的洞穿了好几处,黑黝黝的洞在头骨,琵琶骨,甚至腿骨各处随处可见。

可见其生前遭受无尽痛楚。

而且,似乎是因为太过痛苦,那白骨之上,甚至有着常年摩擦留下的痕迹。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那哀戚的声音越发的深沉,几乎让那些情绪如同洪水一般奔涌而出!

“啊!”

凤长悦忽然低声吼叫,像极了受伤的幼兽,尖锐的哀鸣。

带着无尽凄厉和挣扎的声音在整个空间回荡!

即使只是听着,也似乎能够感受到其中的绝望和隐忍的悲伤!

小白瞬间惊呆,主人这是……怎么了?

“主人?主人?你怎么了?主人!”

小白着急的在神识之内叫唤着,但是此时的凤长悦却是已经完全顾不上它了。

那哭号的声音越来越大,悲伤的氛围也越发的浓郁,几乎无法挣脱!

从那副白骨之上,向着四周不断蔓延开去的滔天的愤怒,将她的所有负面情绪全面引燃!

那个人,似乎在这里被人囚禁了上千年,偿遍孤苦,受尽凌辱!

即使已经化为白骨,也要在无数的白骨之山中间,被拉出来,备受审判!永远被那白光照耀着,无法挣脱!

永世的囚禁,终生的孤独!

而这一切,都不过是因为背叛!

凤长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白骨之上散发的浓郁悲愤,甚至连自己的情绪也收到了深深的影响。

她心中像是被点燃了一把火,想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燃烧殆尽!

她身上的天堂火,也似乎感应到了她的情绪,剧烈的燃烧起来!

小白越发的慌张,主人这个样子,让它的心里十分的不安。

“主人!你醒醒!“

凤长悦却是已经听不见了,眼睛里面一片猩红!充斥着绝对的杀意!

她忽然转身,朝着四周狠狠挥出!

一线玫瑰金色的火焰,豁然在半空之上亮起!照亮了半边空间!

“这个世界,原本就只有无尽的背叛!所有人都是自私的,卑鄙的!他们只是想要利用你!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再将你出卖!“

一道嘶哑的声音忽然响起,在凤长悦的脑海中不断徘徊。

“他们都该死!该死!“”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这般丑陋哈哈哈……杀光!全部杀光!“

凤长悦眼神之中一片疯狂,不自觉的跟着低声喃喃。

“杀光……全部杀光!“

半空之中的火线,忽然朝着下面无尽的额白骨狠狠鞭挞而下!

一瞬间,火花四溅!

骨裂声不断响起!

那个声音似乎很是兴奋:“对!就是这样!全部杀死!“

凤长悦忽然抬脚向前走去,然后一步步的走到了那副白骨的身前。身后漫天火焰剧烈的燃烧,将无数的白骨全部燃尽!

身前足足千米的白骨,全部在火焰之中成为灰烬!

整个空间都充斥着无尽的愤怒疯狂气息!

面前看不见尽头的场地上,都被烧的干干净净!

而这似乎还不够,那道声音忽然变得轻缓,然而却越发的疯狂,似乎充斥着无尽的蛊惑。

“对,就是这样。将他们全部杀死……然后,我们就可以永登神界了……来吧,将灵魂给我,让你最漂亮最忠实的火焰,将你送上极乐……来吧……“

那道声音在心间响起,不断的敲打。

凤长悦的眼睛之中,逐渐变得平静。

手心之上,忽然浮现一簇火焰。

她双手一刹,玫瑰金色的火焰就变成了一柄匕首的模样。

她双眼迷茫,仿佛沉浸在一片难以醒来的深渊之中。

她的手高高举起,匕首的尖端,直直的抵在她细嫩的脖颈上。

只要一个用力,就会划破。

生死,不过一瞬。

只要这一下下去,就可以解脱了。

不必再面对那些肮脏的事情,不必再承受那些被背叛的痛楚,不必再经历这世间的一切苦难。

她的手,缓缓向下。

……

“千宴,你确定可以吗?这东西……会不会不好掌控。如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不要这样了……”

凌云阁之外,苍离看着已经准备进去的羽千宴,思虑了良久,终究还是开口。

虽然他心中也希望能够救出长悦丫头,但是羽千宴的境界,恐怕会对他自己造成影响。

大长老在一旁,神情严肃,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之中,也满是不赞同。

无论怎样,这样可以说算是莽撞的行为,他都是不赞成的。

羽千宴神情淡淡,听了苍离的话,并没有任何波动。

“您放心,我有分寸。”

他仰头,看了一眼仍旧安静的顶层,面色无波。眼中却闪过一丝莫名的光。

苍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而后手一挥,巨大的结界泛起微微的波澜,逐渐露出一人大小的空隙。

羽千宴不再停留,直接进去。

看着已经合上的结界,苍离忽然叹了一口气。

如果,连羽千宴也出事,他这个院长,也就不用当了。

大长老忽然腾空而起,从外面严密观察着。

一旦有异动,起码能够及时做出应对。

苍离也紧紧地盯着,眼中满是担忧。

羽千宴一进去,就毫不停留,直奔顶层而去。

终于,在感受到那明显的威压的时候,羽千宴停下了脚步。

面前一扇小小的门,但是即使是在外面,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里面传来的能量波动。

羽千宴忽然翻手拿出了一个铃铛。

那是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银色铃铛,看起来小巧玲珑,可爱讨喜。

但是谁又知道,这个小东西,是世间难寻的天阶灵宝呢?

羽千宴全身灵力忽然开始奔涌,朝着那银色铃铛汇聚而去!

那铃铛像是一个无底黑洞一般,疯狂的吸收着他的灵力,而后慢慢晃动,发出轻微的声音。

然而正在这时,里面忽然传来了一阵炙热的能量,几乎破门而出!

羽千宴心中一沉,立刻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来!

银色铃铛沾染了他的血,忽然剧烈的摇晃起来,声音也越发的响亮!

炙热无比的气息几乎扑面而来!羽千宴心中越发的沉重!默默咽下去几乎涌出的血,手中铃铛也开始朝着外面散开一*的能量!

声音如同钟声,遥遥散去!

……

凤长悦手中的火焰匕首,还在逐渐的靠近,而后——划开。

淡淡的血液渗出来。

她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了解脱的轻松之色。

就这样吧。

血液越发的多,顺着脖子流淌而下,染红了她的衣衫,看起来分外凄厉。

所有的力量,似乎都已经失去,连手脚都开始冰凉,一直传到心脏。

一阵铃声忽然想起。

她微微一笑,刀锋越发的向下。

血液流淌,甚至有一些流到了她无名指上,一直带着的黑色戒指。

忽然,一道惊慌而愤怒的声音,像是惊雷在她心中炸响。

“悦儿!住手!”

凤长悦眼中忽然有了一丝微光,低声喃喃。

“阿夜,我想你。”

------题外话------

最近基友新开了文,咳咳,天下为奴《黑暗千金的男妖仆》,女王和男仆,各种有爱啊啊啊一定要戳戳戳!

麻辣辣《娇宠相府辣妃》,当擅长制毒的狠辣女子遇到柔弱王爷,会擦出神马火花哦呵呵呵~

群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