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8 只是为了一个人

“什么?你要进入照壁阁?”

羽凌天的声音忽然拔高,因为极度的震惊而有些尖锐。

站在他身前的羽千宴神色淡淡:“是的。”

羽凌天忽然站起身来,徘徊走动了一会儿,皱着眉问道:“为什么?你知道那里面有多么危险吗?”

羽千宴脸颊落在阳光之中,半明半暗,看不清神情,只有一双茶色的眸子,仿若琥珀。

“我已经决定了。”

羽凌天烦躁不已,看着羽千宴。面容上甚至还带着几丝少年的青稚,但是眉目之间,却已经带上了连他也看不清的深沉。

这个儿子,向来这般。淡漠,冷清,而让人捉摸不透。

照壁阁何等危险,即使他天赋卓越,他也不愿让他进去!

羽凌天沉默。

整个房间陷入了尴尬的静默之中。

“给本君一个理由。”

半晌,羽凌天才闷声开口。

羽千宴眸色微闪,似乎有光闪过,转瞬即逝。

“理由……”

一双冥冥冷冷仿佛墨玉般的眸子,带着凛冽的寒意,还有那一往无前朝着他而来,黑发猎猎仿佛黑色蝴蝶的景象,忽然浮现在脑海中。

他忽然抬眸,看着羽凌天。

“我只是,想要变强。可想要随意看自己想看的,听自己想听的,要自己想要。”

羽千宴的话让羽凌天心中一沉,疑惑顿生。

“你是整个王室最有天赋的人,是奥斯帝国未来的君王,难道这些还不够吗?难道还不能让你得到那些吗?”

羽凌天是真的疑惑,羽千宴的身份,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且这般天赋,不需要很久,也会变强。他为什么这般急迫?甚至主动要求进入照壁阁?

“父王。”

羽千宴看向窗外,明亮的阳光撒进来,从这里可以看到外面一片蔚蓝的天空。

“您是说真的吗?”

羽凌天一愣:“什么?”

“大陆之上,我身为奥斯帝国的王子,真的已经很厉害了吗?地位真的很尊崇吗?而灵皇境界,真的也已经足够强大了吗?”

羽凌天眉目微凛:“你在说什么?”

“我们,其实不过是坐井观天,对吧?”羽千宴声音清淡,却让羽凌天心中掀起波澜!

“你在胡说什么?”羽凌天皱着眉头,然而手指却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不会的,他不会知道的。这是几大帝国君王之间才会知道的秘密,他怎么可能…。

羽千宴唇边,忽然掀起一抹清淡的笑容,却带着嘲讽。

“父王,您或许不知道。我在十岁那年,就已经看过了您密室中所有的书。”

“什、什么?”

“所以,您想要等我继承王位时候,才会告诉我的那些大路上的秘密,我早就已经知道了。”不顾羽凌天已经泛白的脸色,羽千宴收敛了笑容,垂眸淡淡道,“只是以前,我懒得在意。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在意。以至于,我必须尽快变强。”

羽凌天已经颤声几乎说不出来话。

羽千宴的声音像是打在屋檐的雨水,清晰的落在屋内的每一个空间,砸在羽凌天的心上。

“所以,我必须,进入照壁阁。”

……

南宫昭带着人很快赶到了书房。

看到羽千宴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南宫昭一路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了下来。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羽千宴蹙眉:“母后,您怎么了?”

羽凌天也发现了南宫昭的不同:“阿昭,出什么事了吗?”

南宫昭平复了一下心情,端庄美丽的容颜上,依旧是一派国母雍容风范,只有在看向羽千宴的时候,才显露出几分属于母亲的温柔。

“没什么,母后就是太想你了。你这孩子,一走就是三年,好不容易回来帝都了,居然先去了学院,一次也没有来见父皇母后。瞧你现在居然瘦成这般样子,真是要让母后心疼死吗?”

南宫昭说着,连忙上前,仔细的看着羽千宴的脸色,双手也搭上了羽千宴的手腕,将他拉向一旁。

“快让母后好好看看,这几年在外面,有没有受过什么伤?”

羽千宴神色微暖:“让母后挂念了,儿臣很好。”

南宫昭满脸心疼:“怎么会没有受过伤?母后可是不信。快来让母后好好看看。”

说着,手上白色灵力一闪,竟然就要探查羽千宴的伤势。

羽千宴不动声色的反手将她的手握住:“儿臣真的没什么事。劳您费心了。”

他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事,但是只要简单地额探查,就会发现他身体之内不少耗损。

看到羽千宴这样子,南宫昭哪里还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说先前她对柳茵茵的话信了三分,此时就已经信了七分。

她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千宴,你是不是受了很重的伤?”

羽千宴摇头:“怎么会?”

南宫昭紧盯着他:“那你为什么不让母后查看你的身体?”

羽千宴淡漠的容颜上,仿佛初雪微融,露出一丝笑容。

“母后,儿臣已经十六了。”

他眼中,似乎还带着淡淡的调侃之意。

南宫昭一下子明白过来,十六岁,在帝国已经是可以成婚的年纪。换句话说,母亲这样做,已经不太合适。

南宫昭勉强笑起来:“……是啊,你已经十六了……”

所以,那件事是真的了?

而让他这般的,都是因为那个名字——

凤长悦。

南宫昭疼惜的拍拍他的手:“好,你自己注意就行。母后不会干涉太多的。以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去做。”

羽凌天在一旁,立刻出口反驳:“不行!”

南宫昭愣住,转头看向羽凌天:“为什么不行?”

羽凌天烦闷的看了羽千宴一眼:“你问他!他居然要去照壁阁!”

“什么?”

南宫昭眼睛一下子睁大,站起身来,震惊的看着羽千宴:“千宴,你要去哪里?为什么?”

羽千宴似乎已经懒得解释:“总之我已经决定。父王和您,都不必操心了。我自己会注意安全的。”

南宫昭声音都有些尖锐了:“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那是整个帝国之中,最危险的地方!”

羽千宴不为所动:“但是也是能够最快强大的地方。况且,那里不是先祖开国时期留下的吗?只要进入其中,就能够获得强大的继承。”

羽凌天眉头紧锁:“那是先祖!在你之前,王室之中,多少人想要进去获得那份继承?可是,他们的下场你知道吗?”

羽凌天声音忽然压低,微微颤抖。

“一位君王,三位亲王,十二位王子,以及两位公主,全部都死在了里面!无一生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忽然走到羽千宴身前,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看到里面一片淡漠——

“你是本君选好的继承人,本君绝对不会同意的!”

羽千宴顿了顿,转身朝外走去。

“儿臣已经知道了进去的办法。您无需阻拦。”

“你!”

羽凌天气的浑身颤抖,瞪着羽千宴朝外走去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南宫昭突然站起身来:“母后可以让你进去。”

羽千宴顿住,转身。

羽凌天惊讶的看着南宫昭:“阿昭,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南宫昭安抚的看了一眼羽凌天:“陛下,放心。”

“千宴,你想要进去,也不无不可但是为了确保你的安全,必须找人和你一起进去。所以,干脆挑选人来和你一同进去吧。”

“阿昭……”羽凌天试图反对。

“所以陛下,开放照壁阁吧。”南宫昭的话,让其余二人都有些吃惊。羽凌天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阿昭你怎么了?这怎么可能呢?那是先祖留下……”

南宫昭笑道:“您也说了,那是先祖留下来的。可是这么多年,始终没有人活着出来,是不是应该尝试其他方法了呢?派多一些人进去,还可以保护千宴。纵然不能得到继承,如果能够得到一些历练也是好的。而得到继承的人……自然因为进的是王室地盘,所以要为我们所用。这般不是两全其美吗?”

羽凌天一听,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是终究是先祖留下的,这样子似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见羽凌天脸色变幻,但是沉默不语,显然已经动摇,南宫昭继续劝道:“千宴终究是要继承王位的。这样,那些人都算是呈了他的情,以后还能扶住他坐稳王位。不是很好吗?”

羽凌天心中更是犹豫,坐下不语。

羽千宴微微诧异,但是紧接着便表示同意。

只要能够有机会进去,他就能有最大的可能。而且,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南宫昭挥挥手,示意他先离开,自己继续劝羽凌天。

羽千宴行礼离开。

整个房间变得安静。

南宫昭看向羽凌天,缓缓说道:“陛下,您知道,千宴这一次,差点因为一个女人死了吗?”

羽凌天豁然抬头:“什么?”

学院之内的事情,其实外界很难打听,因为学院基本是封闭的而且结界很是厉害,很少有人能够进来。所以里面的事情往往不为外界所知。

也因为如此,羽千宴以为,那些事情,不会被王宫之内的人知道。

他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是有着太多意外,无法避开。

……

伽陵学院。

上官元放出的狠话,苍离根本不屑一顾。

且不说学院和王室之间关系微妙,绝对不会因为一个上官瑶的死就轻易闹翻,他的身份也不是摆设。八品炼药师的地位,在大陆之上,绝对不低于一国之君。

只要他一声令下,无数强者蜂拥而至,那些人脉和资源,绝对能够毁掉任何一个王室!

所以,尽管上官元坚称,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苍离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苍离。你们对三王子做的事情,足够王室和你们翻脸了!”

苍离皱眉,他是怎么知道的?

上官元看苍离脸色微变,心中得意:“怎么样?明知三王子在地下,居然还强行封印。这般作为,是不是够大胆?”

苍离冷哼:“有时间担心我们,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随着苍离一声低喝,上官瑶的身体瞬间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对于苍离,上官元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苍离却发现,在这样的时候,跟着上官元来到的那两个仆人,竟仍旧没有任何动作,连表情都没有变化。似乎上官元不是他们的主子一般。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对付我们的利剑,尽管去吧!但是现在,你还是先滚出我伽陵学院的地盘!免得脏了我的地!”

苍离话音刚落,猛然推出一掌,上官元再次遭受重创,吐出一口血来。

他抬起头,狠狠的盯着苍离:“好……好!你会后悔的……哈哈,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强自撑着站起身:“走!”

那两个人这时才走上前,跟在上官元的身后走了出去。

苍离眯起眼睛,心中浮现淡淡的不安,皱了皱眉,转身朝着炼丹房走去。

管他呢!大不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现在还是去看看长悦那丫头吧。

……

凤长悦盘腿坐着,周身浮现淡淡的玫瑰金色光芒。

在她身前,一颗闪耀着淡淡蓝色光芒的丹药,正浮在半空。

她用精神力将它包裹起来,而后猛的朝嘴里送去。

一股温润的力量即刻传遍全身!顺着四肢百骸向身体的每一处奔涌而去!

就连丹田之中,也隐约传来震颤的感觉,似乎是和那股丹药的力量相呼应,在体内不断震颤。

灵王之晶也变得越发的润泽清透。

那些温润的力量像是温水一般,滋润着她体内的伤势。虽然赤心之炎愈合修复能力很好,但是力量毕竟太强,总有一些地方不够细致。而这丹药却正好弥补了那些不足,彻彻底底的恢复了她的身体。

她甚至感觉到,灵力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灵王之晶之中,隐约传来了撞击的钟声。

嗡——

有什么在敲打着灵王之晶!

凤长悦将力量缓缓引导进身体的每一处,而后专注心神,仔细倾听。

嗡——

凤长悦忽然顿悟:这是要晋级的征兆!

灵皇!

原本借助赤心之炎的力量,她已经晋级成为了九星灵王,此次服用了苍离炼制的绝品丹药,药材中蕴含的温润力量更是进一步提升,甚至隐约有了突破晋级成为灵皇的征兆!

她忽然心神一凛,而后凝聚凝神力,将所有的灵力都汇聚在一起,猛然向下压制!

灵力被压制,凝聚的更加厚实。

那钟声也似乎远了一些。

凤长悦丝毫不敢放松,继续压制!

精神力像是一把锤子,狠狠的砸在她的灵力之上!

这一次,不仅钟声似乎远离,就连那股在冲击灵王之晶的感觉,也减轻了一些。

她闭着眼睛,继续强行压制境界!

比起晋级突破,境界稳定更加重要!

如果因为贪图一时的突破,那么实力不稳不说,很有可能会为以后的晋级留下隐患。所以对于凤长悦来讲,现在的她,绝对不能顺势突破!反而要狠狠压制!保证境界的稳定!

终于,不知道经过多少次的压制,那钟声终于完全消失!

灵王之晶也终于继续稳定的存在着!

她的境界,仍然停留在九星灵王,但是她能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力量凝实了很多,基础也夯实了。

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而后睁开眼睛。

借用药力,倒是正好将前一段时间没有稳固的境界打实了,也基本上恢复了身体。

她起身朝外走去,不知道上官家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她刚刚一走出炼丹房,就看到了在不远处鬼鬼祟祟的五长老,似乎在向这边张望。

看到凤长悦出来,五长老连忙向她挥手。

凤长悦看了看周围,而后走进了几步。

“五长老,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在找我吗?”

“是啊!苍离那老头子真是看你看的紧,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和你单独说话。废话不说,给,这东西你拿着。”

五长老一边掏出一个黑色的瓶子,一边朝四周张望着,显得有几分……猥琐。

但是凤长悦却立刻看向他手中的东西,立刻觉察出不一样。

“这是……”

极其密闭的瓶子,她甚至无法用精神力探知里面的情况。

五长老神秘兮兮的一笑:“嘿嘿,你肯定很想要。这里面,可是上官瑶的灵魂体。”

“什么!?”

……

“听说了吗?奥斯帝国这一次准备开放照壁阁了!”

“不会吧?这是真的?那不是开国先祖专门留给王室之人的吗?怎么会开放?”

“是真的!已经贴出告示了。而且对象是所有修炼者。只要核实了身份,就可以进去。时间就定在一个月之后。”

“天啊!太不可思议了!听说里面有着奥斯帝国先祖留下的宝藏啊!”

“不管怎样,这一次,我是去定了!”

照壁阁要开放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传遍帝都。

包括四大学院的学生在内,甚至还有不少宗派的修炼者,偶蠢蠢欲动,纷纷开始摩拳擦掌。就算得不到宝藏,肯定也能大涨见识,获得不少珍贵经验。

毕竟照壁阁这样的地方,极少有机会进去。

就连一向不爱凑热闹的凤长悦,也听闻了这个消息。

照壁阁?

据传那是奥斯帝国开国先祖留下的一个特殊空间,里面甚至藏匿着他的传承。

那是只有灵帝强者,才能创建的小空间。

整片大陆之上,灵帝寥寥可数,而奥斯帝国的开过先祖,算是一个。而且最终要的是,他的小空间被他剥离下来,留作了奥斯王室的财富。

普通修炼者想要进入这样的小空间,简直比登天还难。

因为小空间的数量有限,而且大多是被某一方势力掌控,所以他们几乎无法进入其中。

当然,里面也十分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死亡,但是如果能够获得传承,将会是天大的机遇。

所以,对于所有的修炼者来说,这都是一个既渴望又畏惧的存在。

但是如果想要强大,势必要付出代价,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

所以,尽管知道,奥斯王室开放照壁阁,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也仍然有无数的修炼者,准备进入。

凤长悦心中,也是有了一丝心动。

她没有什么怕不怕,她只有一颗想要变强的心。

对于这件事,苍离倒是没有反对。只是又给她装进去了一大堆的丹药。

“一切小心为上。”

凤长悦接过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师父,上官家……”

“放心。他们整不出什么幺蛾子来的。”

苍离大手一挥:“你就尽管安心的等着一个月之后,进入照壁阁吧。”

凤长悦响起五长老的那个黑色瓶子,再看着苍离豁达的神色,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

而后,凤长悦去了一个地方。

凌云阁。

伽陵学院的藏书地。也是当时初入学院,打赌赢得的权利。

简朴,大方,神秘。

她眉目微敛也许,在这里,能够找到有关母亲的线索。

她深吸一口气,拿出苍离早就给她的牌子,放在了结界之上。

透明的结界产生了一层层的波纹,而后缓缓打开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出的地方。

她抬脚走进。

------题外话------

唔,好像身体有些不舒服,而且今天满课噻,更新少了一点表嫌弃。偶之后会补回来哒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