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7 凤长悦,你死定了

苍离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上官家还有脸来?让他们等着!我就不信他们敢硬闯伽陵学院!”

“是、是!”

那急忙赶来的老师还没走到门口,就已经听到了苍离含着怒意的声音,同时看到了伫立在结界之内的凤长悦,立刻赢了一声,匆匆折返。

凤长悦眉头皱起,上官家势必是因为上官瑶的死而专程赶来,毕竟是八百里红原第一世家,千里迢迢赶来,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刚才那声音,分明就是上官家的人在学院门口的示威。

纵然他们不敢真的和学院动手,只怕今日这事也不能轻易了结。

“师父,事情终究是我……”

“丫头,先回来、为师教导你的第一课,你还没看完。其他的事情都暂且放在一边。”

凤长悦无法,只得先回了屋内。

外面的声音也忽然停了下来,应该是学院的老师去应付了。

苍离神情带着少有的肃然:“丫头,仔细看着。”

凤长悦赢了一声,干脆摒弃一切干扰,继续看了起来。

此时半空之中的蓝色火焰之中,千足紫莲的提炼也已经几乎完成。原本淡紫色的花蕊也逐渐融化成为了一堆飘散着的粉末。

“还有最后一种最重要的决明彩叶。”

苍离一边说着,一边将决明彩叶扔进了火焰,不断灼烧,最终也成为了一堆彩色的粉末。

而后,就是辅助药材的提炼。苍离的速度极快,竟是接连不停歇的往里面扔着各种药材。有条不紊,十分顺畅自如。

苍离瞟了一眼凤长悦,见她满脸专注的看着,心中满意一笑,懒懒说道:“丫头,不要看着为师这般轻松。其实每一种药材的温度控制以及灼烧提炼程度都是不一样的。一旦稍有不慎,整个过程都会受到影响,从而影响丹药的品质,更严重的,甚至会无法成丹。懂吗?”

凤长悦心神微敛,点头。

大约是因为体内两种生活的缘故,她对于其他火焰也十分敏感,轻易便能感觉到那蓝色火焰之中,不同区域的不同温度,以及药材的变化。

随着苍离的动作,所有的药材接连进入,像是在半空之中画下了一道药材的弧度。

“药材提炼完毕之后,就是最重要的步骤——成丹!将精神力分散开来,直到全部掌控,而后——汇聚,凝练!”

随着苍离话音一落,他的双手猛然动作,半空之中的药材,忽然全部汇聚子啊一起!蓝色火焰从外面猛然扑上!将所有的东西都容纳在里面,开始成丹!

渐渐地,一股药香扑面而来!同时,从里面传出一阵阵的能量波动!

凤长悦眉目微凛,仔细看着。

“不同药材特性不同,因此成丹的时候,控制力也要不同。而且越是到最后,越是艰难。这个时候,一定要坚持住。”

苍离双眼紧紧盯着蓝色火焰,强大的精神力将蓝色火焰全部容纳起来。

凤长悦竟然感觉到一丝来自精神力的威压!

在这样的威压之下,甚至生不出反抗的念头!

凤长悦心中惊叹,这就是——八品炼药师的精神威压!

这才是大陆之上,顶尖的炼药宗师!

苍离突然低喝一声:“凝!”

那能量的波动更加厉害了,药香也越发的浓郁,甚至充满了整个房间。

“成丹!”

苍离突然顿住,半空的火焰之中,也突然迸发出一颗闪耀着蓝色光芒的丹药!浓郁的药香瞬间弥漫整个空间!同时,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从中间散发出来!打在周边的墙壁上,发出嗡嗡几乎雷鸣般的声音!

幸好苍离早就部下结界,此时那波动竟是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而后那丹药,竟是转身就要朝着外面跑去!

苍离嘿嘿一笑:“想跑?”

随手一抓,那丹药就被他牢牢的抓在手中。

“丫头,看见没?这东西刚刚要跑呢?哈哈!”

苍离眉目之间具是笑意,凤长悦却明白,他高兴并非是因为自己炼制出了六品丹药,而是因为——

只有七品以及七品以上的丹药,才会生出自主意识,成丹之后想要逃跑!

愈灵丹分明是六品,这样的反应只能由一个解释——

这是一颗绝品丹药!

即便是同一品级的丹药,因为其火焰和药材品质的不同,以及炼药师精神力不同等等因素,炼制出来也有不同。

而在《万丹图》之中,将之分为四类。

下品,中品,高品,以及,绝品。

而眼前这一颗还散发着淡淡蓝色光芒的丹药,分明是六品丹药,但是已经有了一丝逃跑的*,赫然就是极少出现的绝品丹药!

这相当于,它已经半步踏进了七品丹药的境界!

对于炼药师来讲,炼制出六品的绝品丹药,甚至比炼制七品丹药还要困难!因为这意味着,它已经发掘出了丹药的最大潜能!拥有最好的药力!

这也就是为什么,苍离炼制出一枚六品丹药,却依旧这般兴奋的因故。

苍离立刻将它放进了玉盒之中,而后递给了凤长悦——“丫头,拿着!”

凤长悦双手接过,甚至还能感觉到里面有些蠢蠢欲动。

“多谢师父!”

苍离挥挥手:“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的弟子,当然要把最好的给你了!你来学院没多久,倒是不断受伤。也是为师不好,让你受了苦。这丹药不过是给你将养身体的,不用谢!”

苍离说着,看着凤长悦还带着几分青涩的面容,心中怜惜。

这丫头,虽然心性坚韧,意志顽强,可是终究还是个孩子啊。来这里还没有三个月,就已经受了别人三年都不会受到的重伤。

而她的经历,更是别人一生都难以遭遇的曲折。

凤长悦一笑:“师父,这也是难得的不是吗?想要更强,这些,我早就做好了准备。”

苍离心中叹息一声,这丫头,果然如此。这般心态,这般天赋,这般机遇,将来整个大陆巅峰,必定有她的一席之地。

“干脆就现在用了吧。正好你刚刚经历大战,收复赤心之炎,趁此机会,倒是可以夯实基础,晋级突破也不无可能啊。”

凤长悦迟疑了一下:“那上官家……”

苍离转身朝外走去:“哼!为师这就去会会他们!开口他们怎么有脸找上门来的!”

……

伽陵学院前堂。

在左边座位上,坐着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中年男人。脸容倒是还能看出年轻时的几分风度,只是那一双有些阴鹜的眼睛破坏了整体的感觉让人看着,莫名的心里不舒服。

在他身后,站着两个身材消瘦,面色冷肃,甚至可以说是僵硬的男人。

除了他们三个,整个宽阔的前堂,竟是没有其他人。

原本就冷清的屋子里,因为中年男人身上不断散发的冷意而更加阴寒。

死一般的寂静。

上官元眯起眼睛,看着这空旷的屋子,再看看还没有人出现的门外,苍白的脸上,终于扯起一丝笑容。

只是这笑,实在是极冷。似乎只是有人扯起了他的嘴角一般僵硬。

“想不到,十几年过去,伽陵学院,竟也成了这般胆小如鼠,敢做不敢当的卑鄙之流。”

他的声音也很嘶哑,像是有人拿着铁片在玻璃上划过,刺耳的很。

身后的两人脸容僵硬,静静呆着。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流从门外传来,同时,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是谁说我伽陵学院胆小如鼠,卑鄙之流?”

字字如同雷声降落,重重的砸在上官元的心上。

一瞬间,气血翻涌,几乎吐出血来!

他强自忍了,豁然看向门外!

一道苍老却气势雄浑的身影,大步走来!

上官元本来以为,经过十几年的沉淀,那些屈辱的过去应该被埋没,被淡忘了,然而直到此时,再次亲眼看到苍离,他才忽然明白,有些痕迹,就像是刻在骨子里,即使伤好了,那些痕迹还会永远存在!

上官元的气息一下子变得有些浑浊,心中翻涌着无尽的情绪——

愤恨,怨怼,不甘!

苍离身后,还跟着几位老师,此时见到上官元的反应,都是有些吃惊。

这个人,先前一副高傲阴冷的模样,现在见了院长,怎么如此激动?

苍离反倒仍然是笑眯眯的,只是那眼中,却微不可查的带着几分寒烈的杀意。

上官元很快反应过来,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苍白的脸上,浮现了笑容,站起身来迎上去。

“原来是苍离院长。真是好久不见,甚为挂念啊。”

苍离却不动声色的向旁边一偏,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笑呵呵的落座。

“我倒是不知道,咱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不过挂念我十几年,我倒是信的。毕竟当年……”

苍离顿住不说,只是饶有深意的看着上官元。

上官元的手伸在半空,显得十分尴尬。而苍离的话,更像是钢针扎在他的心中。

他咬咬牙,面上却是一派轻松,似乎并不在意的收回了手,又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而后苍离遥遥相对。

“哈哈,苍离院长真是好记性!你不提,我都快忘了呢哈哈……”

苍离也笑着,却忽然说道:“那都不重要。只是,我刚刚,好像听见有人说我伽陵学院……不知是哪位?嗯?”

上官元的笑声一下子止住,眼中闪烁着阴寒的光,只是一瞬就消失。

“哈哈,那是您听错了。”

“是吗?”苍离淡淡道,“我竟是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有了幻听的毛病?”

上官元一下子语塞。

苍离看着他,说道:“不过,今日,我和你,倒真是有一事相说。”

上官元微微蹙眉:“什么?”

苍离脸上的笑容收敛,看起来竟是多了几分不可违逆的威严,缓缓说道:“我想问问,你女儿几次三番试图杀害我徒弟,这帐,该怎么算?”

……

奥斯帝国皇宫。

美轮美奂的宫殿之内,高首坐着一个面容儒雅的中年男人,以及一位美丽风韵的女人。

正是奥斯帝国当今的君王羽凌天和王后南宫昭。

而在他们下首,一个妇人,正跪在地上低声哀泣。

“……原本只是想着,让她来拜访王和王后,顺便开开眼界,多多增益。谁知、谁知……不过一个月的功夫,竟然就这般……”

那妇人似是十分哀伤,泣不成声,几次哽咽。

“谁知,竟要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只有这一个女儿,如何不心痛!如果,我这个当娘的,不能为她讨回公道的话,以后如何有脸面,在地下去见她?!”

那妇人忽然抬起头,竟是意外的美丽,即使是哭着,此时也是我见犹怜。

“求陛下和王后,为我死去的女儿讨回公道!”

此人正是上官瑶的母亲,柳茵茵。

看她这样子,坐在上首的两人面面相觑。

“你是说,上官瑶,死在了伽陵学院?”

羽凌天沉声开口,即使只是一句问话,也不自觉的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柳茵茵哀哀点头。

羽凌天皱眉。

上官家这些年来,一直沉寂。想不到竟然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再次回到帝都。

“这事情……”

柳茵茵跪在下面,垂着头哭泣,正好露出一截白玉般的脖子,瞧着倒像是妙龄少女一般。

南宫昭皱了皱眉,心里忽然有点不舒服。只是面上并没有显露出来。

“我们只是想要她安心,想为她讨回公道。难道这也不行吗?”

柳茵茵虽然在哭泣,却表述的清清楚楚。

“王后,您当年还抱过瑶瑶的啊!燕儿一直夸赞您心地纯善,您难道真的忍心吗?”

燕儿,就是南宫燕。南宫昭的妹妹。

南宫昭恍然:“似乎是有这么回事。”

柳茵茵以为说中,心中一喜,便要继续。

此时,却忽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侍卫模样的人。

“禀告陛下,王后。三王子回宫了!”

“千宴回来了?”

羽凌天原本深沉的脸上忽然现出几分惊喜,南宫昭也满是欢喜:“快!迎接!”

那侍卫犹豫了一下:“禀告陛下,王后,三王子现在已经进宫。而且,已经在御书房中等候。”

二人愣了一下,羽凌天毕竟是了解自己儿子的,当下起身就要离开,却讲王后留了下来:“这事情暂且交给你处理,本君先去看看他。许是有事。你稍后再去。”

南宫昭虽然心急见到儿子,却也点头留下了下。

说完,羽凌天竟是先行离开了。

柳茵茵愣了一下,他走了,她怎么办?

剩下的王后南宫昭先是恭送羽凌天离开,而后才看向愣住,眼角还挂着泪水的柳茵茵。看到柳茵茵的目光还探向羽凌天离开的方向,眼角划过几丝冷意,面上却是不显。

“你刚刚说,想要我们为你出面?”

……

伽陵学院。

苍离的话让上官元一下子愣住。

明明是他的女儿死了,现在苍离怎么反倒追究他的责任?甚至这般理直气壮的要和他算账?

上官元脸色迅速变得阴沉。

“苍离院长这话说的可是让在下摸不着头脑了。既然你先提了,我也就直接说了。我唯一的女儿,上官瑶,在大半个月之前,命牌突然碎裂——也就是说,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死死的盯着苍离:“这段时间,她可是在伽陵学院无疑!苍离院长!这件事,你又如何解释?”

苍离随即就笑了,很淡,很冷。

“这件事情。我们还真是要好好算算账!别以为老夫不了解你。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派人打听过了吧?”

话说道这里,上官元也不再客气,冷哼一声,眼神阴鹜。

“没错!我是派人查了!我女儿,就是死在了你的徒弟——凤长悦手上!死无全尸!身死魂灭!我甚至连她的全尸都见不到!这笔账,是你们欠我上官家的!”

苍离毫不退让:“那你不会不知道,你那女儿,是自己强行使用‘红原天变‘,之后打不过我的徒弟,最终想要同归于尽,选择自爆的吧?死无全尸,身死魂灭,是她自己的选择!难道之允许你们用各种阴损的招数,就不准别人自保?”

看着上官元一下子青白相加的脸色,苍离声音愈发沉重,如同重雷:“就算是奥斯陛下,也不会这般霸道吧?还是你上官家,已经超越王室了?”

苍离此话诛心!

须知伽陵学院作为四大学院之首,他本身又是八品炼药师,地位崇高超脱,早就不受王室桎梏。然而上官家却不同,他们即使离帝都千里,也仍然是王室之下的存在!

一旦被有心人拿去这句话利用,上官家随便就会得到“藐视王权,意图不轨”的罪名!

上官元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

“你!”

他豁然站起身来,指着苍离怒道:“你不要强词夺理!你徒弟现在可是活得好好的!而我的女儿,已经死了!”

苍离衣袖一挥,一阵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上官元而去!

上官元毫无反手之力,瞬间吐出一口血来!

“那又如何?那是我的徒弟够强!也幸亏她活着,否则你以为,就凭着你女儿敢对她用的那些手段,你上官家还能安然呆到现在吗?”

苍离冷眼看着,依照他的势力,想要灭掉一个上官家,也不是难事!

若非不想给丫头招揽太多仇恨,他早就出面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但凡上官家有点自知之明,就应该明白,上官瑶既然用了那般的卑鄙手段,就会面临死亡的后果!

若是他们安静呆着也就罢了,现在居然不知死活,闹到灵州!

真当他这个师父是摆设吗?

上官元瞬间心中一沉:苍离居然这般维护他的这个徒弟!

而且,看样子,瑶瑶一定是有什么把柄被抓住了!

上官元心中迅速思考着,苍白的脸上神情不断变化。

而在他身后的那两个人,却是有些奇怪,见到自己主子这般狼狈,居然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僵立着,面色僵硬。

苍离瞥了一眼,心中奇怪,当下留了个心眼。

上官元心中愤恨不已,如果不是苍离当年下手太重,他又何至于这些年来,毫无精进,甚至整个上官家族都被迫沉寂下来。

现在,他再一次受到这般的侮辱!

上官元却是不想,当年是他先用了阴损至极的秘法,想灭杀苍离,结果被苍离反攻,最终才落得这般境地的。说到底,是他自作孽罢了。

他一心想着是苍离的错,始终不曾反思过自己。

此时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上官元踉跄站起身,阴鹜的眼睛瞪着苍离,像是毒蛇缓缓蔓延过。阴森不已。

“……你别以为,这世上,只有你是最厉害的!哈哈!则会大陆之上,比你强的人,大有人在!”

苍离心中不知为何突然一沉。

上官元却是忽然阴沉的笑起来,擦去唇边的血。

“苍离。你会后悔的。”

他们做出那样的事情,居然还以为王室会保持沉默?哈!真是太天真!反正茵茵已经进宫,就等着王室和伽陵学院彻底对立!

……

宫殿之内。

听过柳茵茵的叙述,南宫昭眉目之间,仿佛有了几分哀色。

“虽然很同情你的遭遇,也很遗憾上官瑶的死。但是,这件事,王室并不便插手。”

南宫昭开口一下子否定,让柳茵茵呆住。

南宫昭端了一杯茶,慢慢的啜了一口,才接着道:“虽然四大学院都在帝都灵州,但是并不属于王室的管辖范围。既然你说,她是在伽陵学院之中出的事,那么,王室就绝对不会出面。”

柳茵茵想过任何情况,或许上官家远离帝都,这几十年早就已经不受重视,或许她的请求并不会受到十分的重视,或许她还会面临更多的问题。

但是她唯独没有想过,竟然会遭遇这样的情况!

原本她以为,上官家好歹是八百里红原第一世家,他们唯一的女儿死了,王室就算是有任何理由,也会看在面子上,好歹做出相应的回应。

但是,居然会遭遇这样的境况?!

仅仅是因为,她的女儿是死在了伽陵学院,所以,王室竟然选择袖手旁观!

柳茵茵不知道,上官家沉寂的十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四大学院,尤其是和奥斯王室有着深厚渊源的伽陵学院,竟然变得这般猖狂了!

可以随意斩杀世家子弟而不受追究!

柳茵茵难以接受。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

“不、不行……王后!王后!您一定要为我的女儿做主啊!她才十六岁啊!就这般凄惨的死去了!我甚至没有机会去见她最后一面!王后!”

柳茵茵情绪激动起来。

南宫昭端庄美丽的脸上,浮现淡淡的同情之色。

柳茵茵心中一沉。颓然倒在地上。

在上官瑶的命牌碎裂的时候,她就知道,会面临各种问题。甚至和上官元一起,千里迢迢来带帝都。

上官元去了伽陵学院,她则是进了皇宫。

早些年,她和南宫燕关系不错,因此也以为自己不会受到任何阻拦。

谁知南宫燕居然已经病死,她也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只好硬着头皮拿出了上官家的牌子,才得以进宫。

可是尽管如此,居然还是只是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柳茵茵身子瘫软,保养得像是少女般的容颜上,终于露出一丝疲态,看起来苍老了很多。

南宫昭只是坐在上首,冷眼看着。

且不说这个女人一直在陛下面前装柔弱,女儿死了这样的事情,居然也哭的梨花带雨让她心中厌恶,就算是公正的评判这件事情,王室也只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些年来,伽陵学院越发的势大,原本属于各个世家的推荐资格,不断被减少。

但是伽陵学院除了这件事情之外,和王室的关系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也知道自己的分寸和底线,所以二者一直相安无事。王室怎么会为了一个区区上官家的女儿死了,就去找伽陵学院的事?

王室做出任何决定,都是权衡利弊之后,选择能赢得最大利益的方式。

别说上官瑶,就算是上官元死了,他们也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而且,她和苍离也算是认识,苍离并不是那种任由这种事情发生的人。

而到现在,从上官瑶死到现在,伽陵学院之中,没有传出任何消息。

那就说明,这件事情,是苍离允许的。

这种情况下,她又怎么会随便动作?

南宫昭缓缓道:“本宫虽然同情,但是这件事情,你们还是最好去找伽陵学院商量。”

柳茵茵心中恨极,眼睛里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没有了。

她低着头,不想让南宫昭看到愤恨的眼神。

然而南宫昭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俯视着她,漠不关心罢了。

“本宫实在爱莫能助。你且节哀吧。”

南宫昭说完,起身就准备离开。立刻有宫人上前搀扶。

就在南宫昭和跪在地上的柳茵茵身边走过的时候,南宫昭耳中,忽然传来一声略微嘶哑的声音。

“别人的子女,王后不甚在意,倒也没什么。可是,您难道不知道,您自己的儿子,也差点被伽陵学院,害死吗?”

南宫昭猛的顿住,看向柳茵茵,声色迅疾,眉目凌厉:“你说什么?”

……

御书房。

羽凌天一走进去,就看到了伫立在书桌前,似乎在翻看着什么的羽千宴。

他一身青衣,身上并无任何多余挂饰,阳光从侧窗照进来,落在他颀长的身上,只留下长长的影子。

水墨般温润清澈的容颜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周身仿佛自有一股宁静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安静。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他忽然转过头来,茶色的眸子中,淡漠如雪。即使面前的这个人,是他的父王,似乎也并无多大波澜。

羽凌天迅速走上前,满脸笑容。

“千宴,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羽千宴放下手中的书卷,转身弯腰行礼:“父王。”

羽凌天走前几步,伸出手似乎想要拍拍他,却忽然发现这个最被自己看好的,却也最陌生的儿子,已经长得这么高了。

羽凌天顿了顿,改为拍拍她的胳膊,有些感慨。

“当年以执意出去修炼,一转眼,已经三年了。你也已经长成大人了。”

羽千宴声音平淡:“多谢父王挂念。”

羽凌天也不以为意,反正这个儿子,自小就是这样子,似乎对什么都不是很上心,对什么都不太在意。

说好听的,就是淡泊名利。说不好听的,就是冷清淡漠。

不过羽凌天早已习惯,毕竟这个儿子足够优秀。

他是整个王室的骄傲。

“你一回来,就先去了伽陵学院,你母后很是伤心了几天呢。”

羽凌天坐下来,带着淡淡调侃的看着羽千宴。

羽千宴眸色似乎泛起淡淡波澜:“是儿臣的错。”

羽凌天摇摇头:“算了。最后还不是心疼你。回来就好。”

羽千宴去似乎神情微动,好像要说什么。

羽凌天何等敏锐,当下就明白羽千宴回来时真的有事。

“怎么了?”

羽千宴抬起眸子,看着羽凌天,缓缓说道。

“儿臣这一次回来,有两件事情。”

……

柳茵茵抬起头,看着面色突变的南宫昭,心中冷笑,果然人都是这样的,只有牵涉到自己的利益,才会在乎。

她装作微微惊讶的样子反问道:“您不知道?前一段时间,伽陵学院后山试炼,发生了很大动静。不仅我女儿死在那里,就连三王子殿下,也差点遭遇不幸。”

南宫昭心里发凉,努想到羽千宴已经回来,终究应该是没什么事的。但是柳茵茵的话,却又让她忍不住心惊。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本宫先前并未听闻?”

柳茵茵擦擦眼泪:“大约是怕您担忧吧!杀死了我的女儿不算,居然还连累三王子……实在是太大胆了!我一定要去找她算账!”

南宫昭一下子抓住重点:“你说谁?谁连累了千宴?”

柳茵茵迟疑着,完整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似乎是……凤长悦。”

南宫昭细细念着这个名字,美丽的面容上,一片冰霜。

“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茵茵似乎有些忌惮,不肯开口。

南宫昭挥挥手,让宫人全部退到远处。

“现在你可以说了。”

柳茵茵似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断续开口。

“这事情,我也是为了查瑶瑶的死,才偶然知道的。”

“听说,在后山试炼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没什么事情。只有凤长悦招惹了金环蛇王,逼得金环蛇王蜕皮突破,然后被卷走。而三王子殿下,不知为何,竟也和她一同被带走,和金环蛇王很是恶斗了一场。”

南宫昭捂住嘴:九级魔兽!居然还是蜕皮之后境界得到提升的金环蛇王!

“而且,后来不知道那个凤长悦做了什么事,竟然让整个山体都发生了坍塌。差点害的三王子殿下被深埋地下。”

南宫昭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仅仅是这样听着,都让她无比心疼。

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柳茵茵却似乎还嫌不够,突然冷笑:“对了,后来,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伽陵学院的人,居然选择封印崩塌的山体。根本不顾及里面还有三王子,直接启动了封印大阵!”

南宫昭此时,已经逐渐变得平静,只是那眼神之中,却带着罕见的冰霜。

“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王后,您还觉得这些不够吗?”,柳茵茵苦笑一声,“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女儿,却是在他们出来之后,被凤长悦击杀。没有一个人为她说话。就这样看着她死去!只是我倒是奇怪,三王子怎么会和她一起?学院又怎么能在明知三王子在里面还选择封印!而且后来,他们又是怎么出来的?这样的能力,恐怕凤长悦自己是没有的……”

潜台词就是,一定是羽千宴为了凤长悦,付出了不少努力。而这所有人,都差点害死他!

南宫昭神情已经完全平静,只是神色有些冷,转身朝外走去。

“你放心,这件事情,本宫会给你一个交代。”

柳茵茵坐在地上,美丽的容颜上,露出一分阴狠的笑。

凤长悦。伽陵学院。

你们全部,都跑不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