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6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凤长悦再次开始闭关休养身体。却不知她和上官瑶极具传奇色彩的一战,已经传遍了整个学院。

一时间,凤长悦的名声再次达到了顶点。

不仅从九级魔兽,金环蛇王的手下逃脱,而且强行突破了学院长老的封印,并且最终和隐藏了灵皇实力的上官瑶拼死一战,将她斩杀于手下。

说起来只是寥寥几句话,然而其中惊险,恐怕只有凤长悦自己知道。但是尽管如此,众人也能猜测到其中曲折。

且不说其他,单是众人看到的那些,她和上官瑶死命相斗的一战,就已经是跌宕起伏,极为惊险,深深的刻在众人的脑海中。

灵皇!

对于这些刚刚进入学院没有多久的学生来说,还显得有些遥远。而她们之间,以命相博的厮杀,更是凛冽让人胆寒。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看到这般血腥,这般凶险的生死之争。

凤长悦,以强悍而不可阻挡的姿态,生生的撕裂开了他们的眼界!

让他们明白,想要变得强大,想要在修炼的路途上战胜其他人,站在最顶端,就要无数次的面对这样的险境!

想活下去,就要先做好死亡的准备!

凤长悦原本就因为在学院遭受血衣人血洗的时候,力挽狂澜而被人熟知,现在更是名声达到了顶峰。无数的学生都在津津乐道她的那惊天一战,并且将她作为自己的目标,想要有一天,也成为那样的强者!

即使是原本有些看不惯她的老生,现在也终于承认:凤长悦,的确厉害!

然而在外面风起云涌的时候,凤长悦独自呆在宿舍,像是和外界隔绝了一般。

无数想要拜访探望的学生,都被拦截在外面。

原因只有一个,苍离亲自下了命令,没有他的准许,任何人在凤长悦主动走出之前,都不得靠近她的宿舍。

也因此,整个学院之中,凤长悦这里,倒是成了最冷清的所在。

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凤长悦盘腿坐着,闭着眼睛,双手在身前结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周身不断有淡金色的光芒闪烁。

而在她的眉心之前,一朵赤红的火焰,在欢快的燃烧着。一股平缓而强大的力量,在她的周身形成了一片空间,不断的缠绕流转。

随着她清浅而规律的呼吸,那些能量不断的涌进她的身体,然后荡涤着她的身体,缓慢的修复着她的伤势。

而随着她的吐息,她的肌肤之上,逐渐逼出来一些黑色的污垢和黑红的淤血。

本来莹润细嫩的肌肤,看起来有些丑陋。但是只有这样,才能最快也最彻底的将身体内部的损伤修复,将淤血全部排除。

虽然她的身体已经历经天堂火和赤心之炎的淬炼,可谓纯粹干净强悍之极,但是此番厮杀,上官瑶的能量,依旧有不少进入了她的身体,并且带进去一些杂质。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那些杂质全部逼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周身淡金色的光芒逐渐消减,面前的红色火焰则是越发的欢腾。

神识内视,丹田的情况一清二楚。

凤长悦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有两股不同的强大炽热力量,在身体里面流转。

而在丹田,灵王之晶在缓慢的转动着,不断吸收着涌进的力量。

金色的火焰像是一个老师一般,牵引着赤红的火焰在她的经脉中流转着,经过的每一寸骨骼,经脉,都逐渐炽热起来,整个身体像是泡在温暖的水中,无比舒服。

而在这个过程中,金色的火焰偶尔会触碰赤红的火焰,像是在试探着什么。因为已经被天堂火清除了所有的意识,所以赤红火焰也没什么激烈的反应,只是会因为本能的恐惧而微微往后缩。

然而逐渐的,似乎是发现金色火焰并不危险,那红色的火焰也就逐渐放开了在经脉中流淌。

凤长悦小心至极大的控制着,再次牵引着它们流动起来。

小白在一旁紧紧的盯着,这是最重要的时刻,即使对主人的能力充满信心,小白心中,终究还是有些担心。

虽然先前天堂火已经吞噬了赤心之炎,而且将它的所有意识抹去,但是终究存在一丝天然的野性,所以虽然咋凤长悦体内安然存在着,实际上,却并没有完成最后一步。

而那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融合!

只有彻底的融合,二者才能完全将优势发挥出来,天堂火也才能完全自如的运用赤心之炎的特点。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凤长悦在进行最后的尝试。先是让天堂火牵引,而后逐渐到了丹田的位置。

灵王之晶缓缓的转动着,晶莹剔透,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似乎是对这个地方有些熟悉,也有一些下意识的恐惧,赤心之炎只是靠近了一步,就停住不动了。

正是这个时候!天堂火突然从后面将它撞击进入灵王之晶!

凤长悦周身的气息忽然收敛,金色光芒全部消退,红色的火焰忽然从眉心处进入!

天堂火在灵王之晶里面,和赤红的火焰不断的融合,相互缠绕!不断爆出火花。

然而一向脆弱的灵王之晶,却诡异的保持着完整的形态,归然不动。似乎这点冲击,根本不算什么!

若是给灵宗以上的强者看到,只怕也会无比惊叹:凤长悦的灵王之晶,分明已经像是经历了无数次的淬炼!才能拥有这般的承受力!而能够容纳神火的灵王之晶,只怕整个大陆,都没有第二个!

而凤长悦的全部心神,此时也放在了不断闪出瑰丽色彩的灵王之晶上!

似乎隐隐感觉到赤心之炎要跑出来,凤长悦眉心一皱,强大的精神力从神识之中涌出,朝着灵王之晶狠狠压下!

嗡——

仿佛钟鸣,一声悠扬而震颤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凤长悦的整个身体之内!

一道无比炽热的气息,突然从丹田之内传出!

紧接着,一簇玫瑰金色的火焰,从灵王之晶中燃烧而起!继而奔腾到整个身躯!

成功了!

凤长悦心中一喜,终于融合了!

她猛的睁开双眼,竟是左眼金色,右眼赤红!

一刹那,她的双眼似乎都要燃烧起来,强大的威压从她眼中的火苗散发出来!

小白立刻身子一扭,朝着一旁躲开!

砰!

轻微的爆炸声忽然响起,空气中忽然传来了东西被烧焦的味道。

凤长悦眼睛很快恢复,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面前不远处被烧焦的桌子。

好像,控制力还不是很好啊……

小白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呼,幸好跑得快,要不然这一身引以为傲的皮毛少不得要被烧坏了。

虽然它和天堂火是同源而生,但是这东西和赤心之炎融合之后,威力更甚。就算是它,也不敢小觑。

凤长悦手上,忽然出现一朵璀璨的火焰。

赫然是玫瑰金色!

凤长悦没想到它的颜色会变化,但是好像也不错。而且,似乎能够随心所欲的使用了呢。

她重新闭上眼,任由火焰在体内流淌。

而此时,她才忽然发现,体内的灵王之晶,居然又生出了两根尖刺!

泛着淡淡金色的灵王之晶,莹润剔透,上面赫然整整九根尖刺!

凤长悦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再次晋级!正式成为九星灵王!

这大约就是赤心之炎带来的好处吧!

凤长悦起身,朝着浴室走去。身上实在是太脏了,已经不能忍了。

小白立刻双眼一亮,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猛的朝着凤长悦的肩膀扑去——

砰。

一只纤细而有力的手挡在了它面前,正好堵住了它的去路。

“不准看。”

凤长悦声音冷清,随手布下了一个结界,独自进去了,只留下小白在原地打圈圈。

“主人!我、我不会偷看的!我只是保护你啊!”

小白满含热泪的喊道,凤长悦的声音远远传来。

“是吗?可是,我不习惯和性别不明的魔兽,一起洗澡啊。”

小白愤愤,它只不过是天地孕育,还没有正式选择性别而已,主人居然这般歧视它!

小白蓬松的大尾巴一甩,就那样守在门前,定定的看着——门。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忽然裂开嘴笑了起来,眼中甚是欢乐。

“主人,你是在害羞吗?啊哈哈哈哈……”

想不到一向铁血凌厉毫无畏惧的主人,居然也会因为这种事情害羞啊哈哈哈哈……唔!

一块白色的晶石忽然扔了出来,正好堵住了小白咧的大大的嘴,让它噎住说不出来话。

“小白,你话再这么多,我就让小彩去陪你。”

凤长悦暗含警告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小彩,就是小彩冰雀。

小白一听,立刻浑身一抖:那小东西虽然小,可是不好对付!它绝对不要和它处在一个空间!

小白立刻伸出爪子,将白色晶石取出来,不在意的瞥了一眼,正是凤长悦从地洞之中带出来的上品萤石。小白皱巴着脸,捧着萤石啃了两口,坚硬无比的萤石竟是无比容易的被它几口解决了。小白眼神哀怨,却是不敢再开口。

浴室之中,凤长悦满意的闭上了眼睛,浑身升腾起白色的雾气。

周身逐渐蔓延开玫瑰金色的光芒,将她整个人淹没在其中,只偶尔露出一片凝脂般的肩膀,以及少女已经开始玲珑的身躯。

每一丝曲线,每一处弯折,都似乎是上天描绘出的最美好的景色,让人惊叹不已,不经意的流露着干净而诱惑的气息。

而她的脸颊,也隐藏在雾气之中,半隐半现,那白玉般无暇的肌肤,在此刻愈发晶莹剔透,一双湛黑如同玉石的眼眸,冥冥冷冷,纯粹而透彻,带着春寒料峭般的寒意,却让人越发的沉迷。仿佛落入其中,就永世沉沦。

而左边脸颊上,那还有着淡淡暗紫色的胎记,此时愈发的清晰,随着玫瑰金色光芒的闪烁,也似乎在逐渐的清晰起来,似乎隐约像是一个什么图案,然而仔细看去,又好像什么都不是。深处更是好像有着淡淡的金色透出,显的尊贵无双。

凤长悦任由火焰修复着体内的伤势,闭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事。

忽然,小白的声音再一次不怕死的响起。

这一次,倒是带上了几分得意的调侃和揶揄。

“主人,听说你当时和那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是当着他的面洗……”

砰!

小白立刻被一只迎面而来的影子砸中,被狠狠的拍在了墙上——

小白瞪着眼睛,僵硬的低头,正看到自己身前,一只毛茸茸的彩色脑袋。

小白浑身一颤,立刻从墙上掉了下来——只见光洁如初的墙面上,深深的凹陷了下去,正好是小白的形状。

小彩冰雀立刻飞出去。

啪嗒。

小白无力的掉在了地上,微微抽搐。

小彩冰雀冷眼瞧着,满是不屑:出息!

小白内心不断呻吟:我只是、只是说了实话啊……

却不知道,这实话,撩动了某人的心思,再想起当初自己毫不避讳的在他面前宽衣解带,被看了个清清楚楚一干二净,当然是恼羞成怒,出手也就不再留情了。

小彩冰雀扑棱着翅膀,转身飞走,似乎也不愿意和它一起影响自己的智商。

而在雾气缭绕的浴室里,凤长悦的脸颊,终究是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绯红。

……

伽陵学院,深处。

苍离正在自己的药田之中,缓步走着,不断找寻着需要的药材。

苍离的眼神很是挑剔,无数珍贵的药材,就像是市场上的大白菜一般,等待着苍离的挑选。

其实这些药材,都是苍离多年悉心培养的,平时也很是爱护,然而此时,却看着哪个都觉得不顺眼。

在一片碧绿色的药材中,他不断的蹲下,又不断的起身先前走。

“这个年龄太小了,不行不行。”

“这个年龄又老了,药力都不太好了啊,不行不行。”

“这个先前被截取一截了,药力早就流失了,不行不行。”

他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不停地选择,又不停的嫌弃。竟是很久都没有找到称心的一根。

终于,他蹲下身子,仔细看着面前一株药材。

这是一根碧绿色的树藤一样的药材,只有半截手臂长短,但是色泽莹润,中间隐隐有碧绿色的液体流淌,显得晶莹剔透。

苍离放在手中摸了摸,随即露出嫌弃的神色:“好不容易有了一根年份够了的,居然还长得这般失败!这手感根本就不行啊!显然没有吸收足够的灵力,恐怕药力不行啊……这怎么能够给丫头用呢?不行不行!”

说完,苍离将那药材放下,准备继续找下去。

一只纤细的手,忽然出现在眼前,将那药材捡了起来。

苍离一愣,随即就看到凤长悦正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他。手中正拿着那根药材。

苍离先是一喜,继而开口却是嗔怪:“你这丫头,身体好些了吗就乱跑?真是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体!”

凤长悦眼角具是笑意:“师父,您放心吧。我真的好的差不多了。您也知道,赤心之炎本来就有助于恢复身体的。倒是您,怎么挑药材挑了这么久?”

她在这里看了好一会儿了,见苍离一直在挑拣药材,却好像始终没有挑到满意的。

苍离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为了给你挑药材炼丹啊!这里的我看了看,都不是很好。为你当然要找到最好的,所以就一直在找啊。”

凤长悦有些哭笑不得,先前他嫌弃的那些,无一不是极品。他竟然还嫌弃不好。而她手中这一根,只是一眼,她就知道,绝对是难求的珍品药材。他居然这般随意的舍弃了。

她心中像是涌进滚烫的热流,将她的心都熨帖。

看着苍离立刻又要蹲下身子寻找药材,凤长悦连忙拉着他:“师父,这已经很好了。”

说着,就拿出一个玉盒,将那根碧绿色的药材放了进去。

苍离看着就要伸手去换,被凤长悦轻轻拦住。

“师父,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课千藤根,已经足足有二百年的年份了,而且色泽莹润,触感温热,里面更是有着极品才会有的藤髓,已经是绝佳的药材。”

苍离一愣,随即讪讪:“是吗?但是我还是觉得不是很好啊……要不然我再找找?这样炼制出来的丹药,才能有最好的药效啊!”

凤长悦唇边淡笑,眼中却闪着微光。

“师父。真的已经很好了。您的心意,对我来讲,就已经足够了。”

苍离顿住,看着凤长悦眼中鲜少浮现的温和,忽然也心底一软,鼻子一酸。

这丫头,到底是经历过什么?让她对于别人一点点的关怀,都这般敏锐,这般感激?

苍离随即豪爽的一挥手:“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就要这个了!反正你师父我,拼尽全力也会给你最好的!”

凤长悦笑着点头:“嗯。”

“对了,还有几样药材,我找齐了就可以开始炼丹了。你正好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开始学习炼丹。先从药材的辨认开始吧!”苍离说起炼丹,神色不自觉的就变得正经起来,浑身散发着属于炼药宗师才有的沉凝容和气息,朝着前面继续走去,边走边说,“这一次你遭受巨大的能量冲击,肺腑内脏都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损伤。而且,上官家的武技,偏向暴戾狂躁,所幸你体内有神火,才能阻挡住狂暴的力量入侵神识。”

“这一次,为师打算给你炼制六品‘愈灵丹’。药性温和,可以帮你快速恢复。”

苍离第一次说出“为师”二字,凤长悦立刻神色微凛,眼神郑重了许多,仔细的听着。

愈灵丹。

《万丹图》中,似乎有这种丹药的药方。

她快速的回忆着药方中需要的药材。

除了千藤根之外,似乎还有决明彩叶。

苍离向前走了几步,一片起伏的山坡之上,正有几株彩色的半人高的药材,随风挥展着手掌大的彩色叶子。苍离取出一只玉质的刀,而后从叶子的根部斜着切下。

“这是决明彩叶,药性微凉,但是对于肺腑的伤势很有好处。”

苍离示意凤长悦上前观看。

凤长悦走上前去,苍离指着决明彩叶解释道:“看它的脉络。年份越久,脉络越多。像这种的,几乎覆盖了半个叶面的,差不多已经有了一百五十年的年份。而且极品的决明彩叶,放在阳光下,能够看到上面好像流水一般的彩色流动。”

凤长悦换了个角度,果然看到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缓慢流淌一般。

“取的时候,为了防止药力流失,最好用玉刀斜着切下来,并且要立刻放在玉盒里面。”

说着,苍离手中就出现了一个玉盒,将它放在了里面。

她的目光随着山坡往上看去,突然目光一凝。

一团紫色的盛开了足足有上千瓣花瓣的花朵,在迎风摇曳。然而仔细看去,却能发现那花瓣,竟然在最末尾呈现蜷曲状,看起来像极了动物的足。即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看到上面似乎覆盖了一层冰霜,晶莹洁白,寒意阵阵。

千足紫莲!

正是药方中需要的第三种重要的药材!

苍离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倒是微微一怔,继而笑了。

“你这丫头,眼神倒是不错。这东西,正是我现在要找的。”

苍离早就已经知道凤长悦对于药材好像知道的很多,因此当她说出那千藤根的年份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惊讶的。

然而现在,他心中倒是再次对她刮目相看了。

她这明显,是已经知道了他要找的药材啊。换句话说,她知道愈灵丹的药方!

虽然六品丹药的药方在他这里只是稀松平常,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算是十分难以得到的宝贝。

而凤长悦不仅对于药材很是了解,就连这药方都能拥有,甚至看这样子,还不仅仅只有这一种……

苍离心中感慨不已,这丫头,似乎身上有着不少秘密啊…。

不过,他转念一想,凤长悦毕竟是轩辕夜的心上人,给她一些资源,倒也再正常不过。

那位,可是什么都不缺的主。

这么一想,苍离瞬间就释然了,加上他一心都是为了凤长悦好,所以心中反而欣喜更多。

当下也不细问,只是轻巧的将话题引开。

凤长悦何等聪敏,听到苍离并没有开口问她为什么会看那株药材,就知道是已经选择了不问。当下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感激。

不是她不愿将拥有《万丹图》的事情告诉苍离,实在是这东西太过贵重,一旦现世,势必会引起轰动。一旦泄露出去,那么她自己陷入危险不说,还会给苍离还有整个学院带来无尽的麻烦。

怀璧其罪,这道理她最是清楚不过。

而且,这东西,还关系着母亲的身份,以及她自己的身世。无论如何,是不能说出去的。

苍离飞身而起,将千足紫莲取下,而后却右手轻挥,将千足紫莲的花瓣全部挥落。

只是眨眼的时间,原本瑰丽锦绣的千足紫莲,竟是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淡紫色花蕊。

苍离将它放进玉盒之中,朝凤长悦眨眨眼。

“很多人都以为,千足紫莲最珍贵的是它的花瓣,其实恰好相反,因为它的花瓣上常年覆盖冰霜所以性凉。而花蕊则是隐在其中,反倒是温性,而且聚集了最精华的药力。所以,这千足紫莲,最珍贵的部分,是这毫不起眼的花蕊!”

看着凤长悦微怔的样子,苍离心中终于生出了一丝得意,继而情绪更加高涨,脸上红光满面。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拿它来炼制丹药的时候,都会失败。哈哈,其实他们哪里会想到,问题出在这里呢?”

看着苍离忍不住大笑的孩子气的表情,凤长悦也忍不住笑了。

这老师,倒是个活宝。

苍离又找了一些药材,仔细挑选之后,才满意的带着凤长悦来到了炼丹房。

第二次走进这里,凤长悦心境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自从知道天堂火真正的优势是觉醒之后,吞噬其他神火,她就开始无比谨慎。

一个人身上,如果拥有一种神火,或许只会引起羡慕嫉妒,而如果有两种甚至更多,只怕,就会引来无数的恨了。

之前苍离就已经提过,天堂火毕竟是太过特殊的存在,最好能够隐藏锋芒,但是当时她还不能完全控制,甚至连使出灵力的时候,都会带出淡淡的金色。

而现在,融合了赤心之炎之后,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掌控力更强了。现在如果不是她自己愿意,使出的灵力都不会出现金色或者赤红的色彩。

果然,苍离站定之后,先是问了她这个问题。

“长悦丫头,你现在,对于神火的操控力如何了?”

凤长悦没有说话,只是随意挥出了一道灵力,赫然是普通的白色!

苍离满意的点点头。

“不错。你想要走的更远,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掩藏锋芒。现在你的灵力终于和普通人一样了,但是这还只是一地步,远远不够。”

苍离表情严肃起来,看着凤长悦一字一句道。

“你必须,将神火的痕迹抹去。或者,尽量少的在众人面前使用神火。甚至,不用它。”

凤长悦一愣:不用?如何不用?两种神火都已经在体内,和她紧密依存,除非她死,否则神火是无法移除的啊。

见她的样子,苍离就知道她想岔了。

“为师的意思,并不是让你放弃神火,而是平时不必要的时候,可以选用其他的火焰。”

其他的火焰?

凤长悦眼睛一亮。

兽火!

果然,苍离翻手忽然探出,掌心处,正是一个玉盒!

苍离将它打开,立刻一股浓郁的炽热力量,朝着外面疯狂涌出!

“这是我偶然从八级魔兽‘吞云火狮’身上取来的。这里面,是他的心头血。”

苍离神色感慨:“那魔兽当时正要晋级九级魔兽,早早藏了起来,可惜,还是被我发现了。为了这东西,当时我还和另一个炼药师打了一架。打的他从此以后,都绕着为师走了。”

凤长悦:“……”

苍离将玉瓶往她手里一放:“这东西,可是聚集了吞云火狮身上,最浓郁的火。只要喝下去一滴,就可以释放出火焰,并且可以维持两个时辰。给你用来练手最合适了。”

凤长悦感受着掌心源源不断传来的热量,即使隔着玉瓶,也能感觉到那炽热的气息。其中还带着几分狂躁的气息。好像随时都会突破出来。

凤长悦迟疑着问道:“师父,这东西……。稳定吗?”

苍离讪讪,神情变得有点尴尬:“这个、这个虽然有时候不太稳定,但是没什么大的伤害。你先凑合着用,为师在给你找更好的!一定!”

凤长悦猛然笑出声来:“师父,我开玩笑的。我知道这东西很珍贵。而且我体内有神火,这东西好像并不会伤害我,反而很听话呢。”

“是吗?”苍离吐出一口气,“那就好啦。”

苍离似乎想到了什么,叹了一口气:“可惜,为师虽然身为八品炼药师,却也没有神火。所以只能有限的帮到你了。”

这话虽然是苍离调侃和自嘲,但是凤长悦却多少听出了几分落寞。

身为大陆的顶级炼药宗师,苍离居然没有神火,着实让她有些吃惊。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讲,神火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但是对于炼药师来讲则是不同。

神火对于他们意义重大,任何一位炼药师,肯定都无比渴望得到神火并且为之不断做出努力。

但是苍离居然没有,而且神色之间,好似还有些奇怪。

凤长悦顿了顿,还是轻声问道:“师父,您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神火的消息吗?还是……”

她的话问了一半,苍离却懂了。

是啊,他身为炼药师,自然无比奢求能够得到神火。可是……

苍离眼神有了一瞬间的恍惚,似乎陷入了什么回忆,然而不待凤长悦看清,就很快消失。

苍离看着凤长悦精致的小脸,眉目间一派沉凝淡定,倒是比他这个师父还要来的稳重。

苍离淡笑着摇了摇头:“为师没有这等机遇啊。只能看你了。”

凤长悦看着他,缓缓点了点头:“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做到最好。”

他有他自己的故事,何必追究到底?

苍离倒是很快恢复如常,冲着凤长悦神秘兮兮的说道:“不过,那也不影响为师炼药。你看——”

呼!

苍离的指尖,忽然出现了一簇冰蓝色的火焰!

凤长悦微微睁大眸子:“这、这是……”

师父身上的确没有神火,那么这个是……

苍离忽然布下透明的结界,而后闭上眼睛,沉声道。

“出来吧——冰瞳蓝翁!”

随着苍离一声低喝,他的身下,忽然浮现巨大的银白圆阵,一股浩瀚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道冰蓝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苍离的头顶!

巨大的光滑双翅挥展开来,几乎占据了半个炼丹房!

凤长悦睁大了眼睛——这就是,师父的契约魔兽!

那是一只浑身冰蓝,只有头顶一片洁白如雪的魔兽,看起来就像是白了头发的老翁,周身不是羽毛,而是细腻光滑的膜!看起来像极了一只冰蓝色的冰雕,上面隐约还能看到其中泛着红色的筋脉。锋利的喙,尖锐的爪子,浑然天成的气势,无一不在彰显着它的强悍!

小白在神识中惊讶出声:“咦?竟然是快要晋级的九级魔兽?”

凤长悦立刻抓住重点:“快要晋级了?”

小白肯定的甩了下尾巴:“是啊。看这样子,只等契机就可以了。”

凤长悦仰头看着那巨大的魔兽,奇怪的是,那魔兽却一直闭着眼睛,似乎感觉到她的注视,那魔兽忽然缓缓睁开了眼皮!

居然是纯银色的眼睛!

凤长悦心中莫名一震,而后有些不受控制的和它对视——

凤长悦忽然觉得脑子有了一瞬间的模糊,眼前的东西也似乎有些看不清楚。

这魔兽的眼睛有猫腻!

她立刻心神一震,转开眼睛!同时调动精神力防御,阻挡那几乎摇晃心神的目光。

“冰瞳,你干什么呢?”

苍离责怪的声音传来,凤长悦立刻感觉到一股温和的力量将她包围,避开了那神秘的目光。

“我只是,看看她有没有资格做你的弟子而已。”

低沉的声音仿若洪钟,振聋发聩。

苍离挥挥手:“你这太突然了!她现在才不过灵王境界,要是出什么事,我和你没完!”

那冰瞳蓝翁似乎不为所动,声音依旧深沉。

“要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留着也没什么用。”

苍离瞬间无语。

自己好歹也是它的主人,每一次都这么冷淡不说,还总是私自行动,根本就不以他的命令为命令!

苍离瞪着眼,可是那冰瞳蓝翁似乎早就习惯了,又看了凤长悦一眼,缓缓闭上眼睛。

“现在看来,倒是还不错。”

“仅仅是不错?”苍离冷哼一声,安抚的拍了拍凤长悦的肩膀,见后者没有什么事才放下心来,没好气的说道,“要这都只是不错,这大陆上恐怕没什么天才了!”

冰瞳蓝翁不以为意:“体内有神火,并且天生精神力S级。能做到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不管怎么样,倒是比你强。”

苍离一下子炸毛:“我就知道你还是嫌弃我!”

凤长悦:“……”

小白摇摇手指:“啧啧,脾气真大。这什么院长,地位真低啊!

凤长悦:”小白。你也想这样?“

小白:”不想!一点都不想!“

苍离气哼哼的,不过到没真的发火,显然也已经习惯了一人一兽这种相处模式。

苍离看了一眼懒得说话的冰瞳蓝翁,气呼呼的吹了吹胡子,解释道:”丫头,你也看到了,眼前这只,就是为师的魔兽——冰瞳蓝翁。因为体内携带火焰,所以和我契约以后,我就可以随意使用它的兽火了。“

凤长悦点头,果然如此。

而且,这只居然是快要晋级的九级魔兽,想必威力更是强大了。

脾气倒也挺怪。不过倒是和老师凑一起挺和谐的。

苍离双手轻轻挥动,面前的冰蓝色火焰立刻飞向了半空。”越是高品级的丹药炼制,所需的药材就越多,耗费的时间也越长,对应的,要求炼药师的精神力和掌控力也要越强。“苍离耐心解释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上千人之中,也未必能够出一个炼药师。

“而在炼药师之中,又因为火焰的不同,而分为不同等级。火焰越发厉害,则越是容易炼制成功丹药,并且品级也会更好。但是神火榜十三位,现世的只有寥寥几种,而且还有几种被各大势力私自拥有。神火难得,所以众多炼药师便选择采用兽火来作为自己的火焰。能够契约魔兽最好,如果不能,便只能利用一些相关的东西。比如,魔兽的魔核,或者是其他。”

苍离看向凤长悦,神色严肃:“不过,你不要以为,拥有神火,就一定会成为最好的炼药师。要知道,炼药师,最重要的,还是要炼制出丹药。”

凤长悦点头。

苍离继续说道:“丫头,看着。第一步,是药材的提炼。”

苍离说着,从玉盒之中取出了碧绿色的千藤根,猛的朝着半空之中的冰蓝色火焰扔去!

火焰立刻将千藤根吞没!

“火焰的火候一定要掌握好。药材的特性各不相同,所以在炼制的时候,对于不同药材,火焰的要求也不一样。”

苍离边说便操控着火焰,隐约能够看到碧绿色的千藤根在里面,逐渐变得晶莹剔透,里面的液体也似乎越发的透明。

“将精神力散发出去,全面感受它的变化。将杂志剔除之后,就可以加入下一种药材。”

千藤根逐渐成了半固体的状态,在缓慢的流淌着,凤长悦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有丰沛的能量在里面翻涌。

凤长悦看着,神态专注。

苍离在等千藤根终于成为完全液体的时候,才加入第二种药材。

“加入第二种药材的时候……”

“砰!”

一道巨大的声响,忽然从外面传来!

凤长悦豁然回首。

苍离却好似完全不受影响,仍然专注的看着半空中的火焰。

“砰砰!”

又是一阵巨响。

苍离皱眉:“放心,这里我已经下了结界。他们进不来。”

“砰砰砰!”

眼看苍离眉间生出怒意,凤长悦立刻起身:“师父,我去看一眼。”

苍离点头。

凤长悦转身走了出去。

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人影慌忙跑来。

“院长!上官家的人来了!”

凤长悦眉目凌厉——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