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5 她不是你可以觊觎的

随着那赤红火焰的出现,周围的空气温度一下子升高了许多,即使是身处藩篱塔的最顶层,也似乎依旧难以压制住赤心之炎的强大能量。

但是与之前他曾经见到的狂躁的赤心之炎不同,这一次在凤长悦的手中,赤心之炎就像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一般,收敛着自身的能量,看起来安全了许多。但是即使这样,他心中的惊骇,也没有丝毫的减少。

苍离只感觉嘴里一阵苦涩,这“小东西”,还真是不一般。这可是伽陵学院千年以来,最大的秘密!

历代的院长和守护后山的长老,都曾经试图去收复赤心之炎,然而千年以来,却没有一个人成功!甚至曾经有一位长老因为实在太渴望得到赤心之炎的力量,强行收复,结果被赤心之炎彻底吞噬!

从那之后,学院之中的长老,对于这既恐怖又强大的存在,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们在后山之中,几十年如一日的守护着它,甚至隐姓埋名,因为这赤心之炎,而选择永远在后山默默修炼,从未出去过。

多少拥有者强大实力的长老,都因为这样的原因,在大陆之上,从来不被人所知道。

但是赤心之炎这般狂暴,从千年之前落在学院之中,就曾经引起极大暴动。这些年来,赤心之炎曾经爆发过三次,若非长老们合力制服,只怕伽陵学院早就遭到了灭顶之灾。

外人对此却是鲜少知道。四大学院之中,伽陵学院虽然排名第一,但是这些年来,其他三大学院都逐渐强大起来,隐隐约约想要将嘉陵学院挤下来的意图,很多时候都对嘉陵学院的学生和老师十分挑衅。

他们以为伽陵学院已经逐渐落寞,即使曾经听闻过在嘉陵学院遭遇劫难的时候,总是能够化险为夷,也听说过似乎有神秘的强者,但是这些年来,嘉陵学院曾经几次遭到其他学院挑衅,也未曾见过什么强者,因此,很多人暗中猜测,嘉陵学院已经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但是谁能想到,嘉陵学院,只是因为后山有着赤心之炎这样的存在,才反而最是低调!

他们,才是伽陵学院最大的杀手锏!

但是伽陵学院除非是遭遇到了极大危机,才会召唤七位长老,所以就算是学院最顶尖的几位老师,也不过只是在传闻中听说过而已。

就连上一次,学院遭到了那么多血衣人的围攻,几乎一度陷入死地,苍离都没有召唤他们。可见他们地位的特殊性。

而现在,就是被这般严密守护着的赤心之炎,那么多人付出一切也要看守的赤心之炎,居然就这般轻易的,被凤长悦给收走了,这如何让苍离不心生感慨?

这丫头平时总是总是平平淡淡的,仿佛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居然这悄无声息的将赤心之炎给收走了,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然而看着那一簇赤红的仿佛精灵的火焰在凤长悦的手中跳动,心中又无法控制的生出了一股骄傲之情。

这是他的学生!是他的骄傲!

她做到了千年来,无数人都做不到的事情。那些人,无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强者中的强者,但是终究,赤心之炎,还是属于这丫头了啊。

也许,这就是天意。

苍离看着凤长悦,她湛黑的眸子里,没有得到珍贵宝物的狂喜,没有轻浮的得意,只有一派宁静。

他忽然叹了一口气:“丫头,你先休息一下。”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凤长悦一愣:“师父,您去哪儿?”

苍离头也不回:“你把那几个老头子的宝贝给带走了,总得给他们说清楚,你是怎么拐走的吧?”

苍离话语中有一丝无奈,却更多的是调侃,显然已经站在了凤长悦这边,准备为她撑腰了。

凤长悦唇边荡起笑意:“好!”

苍的身影很快消失。

凤长悦看着,等到确定苍离已经离开,才突然眉头一皱,手忽然捂住了唇,咳嗽了起来。

她声音压制的极低,显得有些沉闷。连续的咳嗽之后,她似乎才缓了过来,眉间具是疲惫,隐约还能看到一丝因为急剧的消耗和严重的损伤而带来的痛楚。

面前白影一闪,却是小白跳了出来,惶急的看着她,看着她唇边淡淡的血迹,心疼的抓耳挠腮,黑黑的眼睛里,全是担忧。

凤长悦往后靠了靠,让自己舒服一点,看着小白,淡笑着安慰它。

“小白。我没事。你别在我眼前晃了,眼晕。”

小白立刻全身一僵,而后猛的停止了跳跃,然后紧紧的盯着她,用神识和她进行交流。

“主人!你都这样子了,还叫没事?那老头子被你晃过去了,我可不会!“

很少见到小白这个样子,凤长悦笑了笑:“我是说真的。你看,我不是恢复的很快吗?“

体内的天堂火也赤心之炎在不断的沿着经脉流动,持续的修补着她因为强大的能连冲击造成的损伤。

正如苍离所想,上官瑶自爆,她离得最近,受到的伤害自然也是最大。她不是万能的,这样出乎意料的决绝相杀,着实也超乎她的预想。

而且,上官瑶再怎么样,当时也已经是灵皇境界,她自爆,产生的威力,连五长老等人都不愿意直面,更何况她一个小小灵王?

她在拳头即将打爆上官瑶的脑袋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唯一来的及做的,就是立刻召唤天堂火,抵御那狂暴的能量冲击。

再加上她肉身早就经过天堂火和赤心之炎的淬炼,她才能够强行抵御住那样的攻击。换做其他灵王,只怕早已经暴体身亡了。

不过饶是如此,那股无法控制的爆炸能量,也给她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苍离刚才用灵力探查的时候,最担忧的就是她的五脏六腑,还有经脉。而且第一遍探查的时候,也确实检查到了无比严重的损伤。肺腑几乎全部裂开,胸腔之中,甚至有着大量的淤血。

一旦不能得到及时的有效治疗,将会成为她修炼路程上,最大的阻碍。甚至严重的话,将会从此都无法进益!

这也是为什么,苍离那般惊慌担忧。

但是后来,她笑着让苍离再度检查,苍离却发现,她身体的伤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而且似乎枯涸的灵力也得到了补充,仿佛真的已经快要好了。

实际上,那是她强行催动赤心之炎修复身体,苍离用灵力探查时,受到赤心之炎的影响,还以为她真的恢复的很好。

然而,她的身体,她自己最是清楚。

小白是她的契约魔兽,自然也是再清楚不过。她分明就遭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却用了点技巧,瞒过了苍离,让他以为她没有受到什么伤。

毕竟当时,就连苍离都没有看到,上官瑶自爆时,凤长悦究竟是如何避开的。

她能活下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小白心疼不已,小爪子在脸上抹了一把,蓬松的大尾巴一甩:“主人。你必须要好好休养身体!不能再这样和人拼命了!要不然、要不然……“

小白吭哧吭哧,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什么它都会心疼啊。最后急得不得了,干脆一扭身,拿屁股对着凤长悦。

意思很明显,要是凤长悦再这样,它就不理她了!

小白气鼓鼓的,双爪抱在胸前,等着凤长悦安慰它,保证以后一定会注意,但是等了一会儿,却依旧没什么动静。

小白更急了,心里也赌气。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好了!

大尾巴一扫,小白依旧背对着凤长悦。

还是没动静。

小白心里有点委屈,其实,它只是想要她注意自己的身体嘛!它偶尔发一下脾气,也都是为了她啊!她怎么还不理它?

小白等了又等,心里开始有点动摇。

其实,主人也很不容易啊……现在她这么虚弱,它是不是不应该这么闹?

依旧没动静。

小白心里犹豫半晌,最终狠狠一握拳:算了!它这么宽容大度体谅主人,怎么能这么计较呢?原谅她好了!等她的伤好了,再一点点清算!

小白这样一想,心里就安定了许多。当下微微仰起头,心中默默对凤长悦说道:“主人,看在你现在受伤的份上,我就暂时不和你计较这些了。只要你能承认错误,保证一定会好好养伤,以后也不再这么冒险,我就原谅你……”

一边说着,小白一边转过身来,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它呆了呆。

只见凤长悦倚在那里,唇角淡淡的笑,而眼神……

却看向她怀里的小彩冰雀!

那只小小的彩冰雀身体娇小,不过半个巴掌大小。比它还要小,浑身是毛茸茸的彩色的毛,只有头顶九根翎毛,昭示着它彩冰雀之王的身份。

而那小东西,居然在主人的怀里,舒服的蹭着!

而主人,居然也拿那种温和眼神看着它!甚至!还带着一丝宠溺!

小白一下子炸毛了:它跟着主人这么久了,都没有见过主人对它露出那样的神色!这只破鸟,居然就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

而且,还是在主人的怀里!

那里它都没怎么去过好吗!只有肩膀属于它好吗!

小白心中一时间既是愤怒又是嫉妒,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呆呆的看着。心中不断咆哮。

小东西!你给我滚出来!别想着跟我抢主人!

小彩冰雀似乎感受到了小白的怨念,终于抬起头,回头懒懒的看了它一眼。

那眼神,外人看起来,只觉得纯净懵懂。小白却瞬间明白了它的意思:我就是要抢,怎么样?

小白气的浑身的白毛都隐约有了竖起来的冲动。

而后,就在小彩冰雀以为,小白会这样放弃的时候,小白浑身气势忽然一弱,继而眼巴巴的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把将小白捞了起来,放在肩膀上。

“小白,我之前可是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喜欢吃醋哈哈。”

凤长悦嘴唇苍白,语气也有了一丝疲惫,但是眼角分明带笑,显然先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小白是她的契约魔兽,能够彼此感应到最真切的心理变化,所以小白那些没有说出的话,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小白这时才终于露出委屈的神色,抓着凤长悦脸颊边垂下的黑发,眼巴巴的看着她。

小彩冰雀看了它一眼:居然哭了?

小白立刻回瞪:谁哭了!?

凤长悦安慰的摸了摸小白:“放心。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再说了,你是我的魔兽,我怎么会忽视你呢?”

凤长悦鲜少会说这样的话,一下子将小白的情绪安抚了。当下猛的点头。

小彩冰雀瞥了它一眼:出息。

小白又要炸毛,看了一眼凤长悦,又转过脸去。

算了,就放过它这一次。

凤长悦看着,心中反而欣慰了一些。小彩冰雀虽然懵懂,毕竟刚出生就遭遇了那么大的劫难,又亲眼看到自己父王为自己死去。虽然它还不是很清晰,但是终究是有一定的感觉的。小白和它闹一闹,两只倒是都热闹了一些。

凤长悦看着小彩冰雀:“你不能一直跟着我。知道吗?”

小彩冰雀愣愣的看着她。

凤长悦解释道:“你还有自己的整个族群,所有的彩冰雀都还在等着你的回归。你父王将责任放在了你身上,虽然你还小,但是也要面对。这是你无法逃避的事情你懂吗?”

小彩冰雀的眼中,逐渐浮现了深深的哀伤。那股懵懂的哀伤,看的小白也一愣。

是的,它才刚刚出生,就要面临这样的情景,背负整个族群的兴亡。对于它来说,着实有些残忍。

凤长悦一顿,还是继续说道:“你虽然跟着我出来了,但是终究还是要回去的。你的族群,都在等你。而且,我也有自己的路要走,太危险了。就连我自己,都无法确定能够成功,更不能带着你了。”

小彩冰雀沉默,只是看着她,眼睛里逐渐有了泪水。

凤长悦眉目之间,忽然浮现了淡淡的严厉之色。

“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我也是如此。虽然你还小,但是你是彩冰雀之王,就注定要付出努力为你的族群做出努力。哭,在任何时候,都没有用。我从来不觉得哭是懦弱的表现,但是,它解决不了问题。面临任何困难,都需要你想办法去解决,而不是逃避。懂吗?”

小彩冰雀仍然睁着眼睛看着她,只是其中的泪水已经被它强行收回。虽然还是有些悲伤的样子,但是显然已经听进去了一些。

小白在一旁看着,忽然觉得这小东西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凤长悦盯着它。

小彩冰雀终于点了点头。

凤长悦呼出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她不能带着它。她已经有了小白,就没有办法契约魔兽了。带着它确实有很多困难。

她不觉得,有必要让它跟着一起去冒险。

虽然,她们先前一同经历了那样的生死之劫。甚至,小东西第一眼看到的,是她。

小彩冰雀点点头之后,精神就萎靡了很多,一头栽倒了她的怀里,死死的埋着脑袋,一动不动。

小白瞧着,竟是没有之前生气了。

一人二兽就这么静默了一会儿。

忽然,一阵动静传来。

凤长悦眉间微动——来了。

她立刻让小白回到了魔兽空间,小彩冰雀倒是没动,还在她怀里呆着。毕竟他们都知道它在她这里。

果然,苍离很快进来了。在他身后,跟着神情依旧严肃的大长老以及其他几位长老。

凤长悦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丝毫看不出来先前的虚弱。

“长悦丫头。人都来了,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苍离也不废话,直奔主题,站在一旁,看了眼大长老几人,便朝着凤长悦开口。

凤长悦要起身,被苍离按着。

“你毕竟受了这么重的伤,就这样说吧。”

尽管先前已经知道苍离有多么宝贝这个徒弟,现在看到苍离居然因为担心她的伤势,都不准她起身,几位长老还是有些吃惊。

不过几人也都并不在意这些,便看向凤长悦,等着她说。

凤长悦点点头:“各位长老好。想必你们也已经发现,被封印在地下的赤心之炎,无故失踪了。“

她抬起头,神色平静。

“正如你们所料,它已经认我为主了。现在,赤心之炎,就在我这里。‘

尽管先前已经做了推测,而且知道有很大可能就是她收复了赤心之炎,但是当亲耳听到的时候,几位长老还是吃了一惊。

看着凤长悦纤弱的身躯,几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就是这样一副身躯,就是这样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女,将学院千年来费尽心思守护的赤心之炎带走了?

凤长悦似乎没有注意到几位长老的神情,轻轻打了个响指,指尖就出现了一簇赤红的火苗!瞬间提升了整个空间的温度!甚至还能感受到,其中纯净而强大的力量!几乎将灵魂都灼烧起来!

几人这倒是第一次离得这么近的看到赤心之炎,一时间都愣在当场。

他们虽然在后山守护赤心之炎几十年,但是都没有见过它的本体,现在倒是见到了,只是却是在一个少女的手上。

这多少有些让人感慨。

就连向来深沉严肃的大长老,眼神之中,也有了一瞬间的淡淡复杂之色。

“这……”

有长老迟疑着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凤长悦将火苗收起,看向众人:“收复赤心之炎,纯属意外。我先前只是被金环蛇王卷入了地洞之中,而后在羽千宴的帮助下,才最终将它杀死。后来,我就发现旁边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就走了过去。然后就发现了一片湖。里面,正是赤心之炎。”

“中间历经曲折,最后因为有天堂火助力,我才侥幸活了下来。然后,这东西,就在我的身体里了。”

凤长悦看着几人,语气淡淡。其中艰难困苦,全部一语带过。

所有的事情,简单两句话就交代了,而关于为什么赤心之炎认她为主,她并没有说。

因为,这是她最大的秘密——天堂火真正的威力,就在于不断吞噬其他神火!

果然,一位长老疑惑开口:“你不知道它是如何认你为主的吗?”

其他人显然也有些怀疑,都看着她。

凤长悦神情平静,摇摇头:“不知道。当时我只感觉很疼,然后就昏过去了。再醒来,就已经在我体内了。”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显然没有料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回答。

难道不是她自己想尽办法去收复的吗?听着她的讲述,倒像是赤心之炎主动认主?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要知道,千年以来,学院不知道出了多少人去尝试,却没有一个成功的。现在,凤长悦居然迷迷糊糊的成功了?

几位长老显然有些不信:“赤心之炎作为神火,威力强大,能量更是狂躁不堪。我们几个联手才勉强相抗,你怎么能够将它容纳在体内的?”

凤长悦看向那个说话的人,语气毫无波澜。

“长老这是在质问我吗?”

那长老脸色有点尴尬,却也仍然坚持:“那你如何解释,赤心之炎能够在你体内,而你还完好无损?”

“我来告诉你们原因吧。”

站在一旁的苍离忽然开口。

大长老看着他,眸色暗沉,似乎隐约猜到了什么。几位长老也都看着苍离。

苍离神色少见的肃然,顿了顿,指向凤长悦。

“因为她身上,还有一种神火。“

“什么?!“”这怎么可能?!“

苍离的话,就像是点燃了一把火,将几人的情绪点燃。第一反应就是这根本不可能。

怎么可能呢?这样的事情,恐怕千年也不会发生一次!

一个人的体内,居然有两种神火!

一种神火就已经世间难寻,更何况将两种全部收复?

但是看着苍离的样子,分明……

这一次,就连大长老都无法淡定了,紧紧的盯着凤长悦:“是第几位的神火?”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看了苍离一眼。

苍离领会,看着几人的目光,少见的严肃,还带着绝对的威严。

“这事情关系到她的生命安全,所以我不得不谨慎。其实学院的不少人都知道,但是你们一直呆在后山,所以不知道。“

苍离的声音变得低沉。

“她体内的另一种神火,是——天堂火。“

几位长老豁然看向凤长悦!震惊无言!整个空间,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苍离皱了皱眉,继续道:“虽然学院里不少人知道她体内有天堂火,但是现在,她身体里有两种神火的这件事情,只有我们几个知道。而且,为了她的安全,我希望这件事,不要传出去。“

“放心。“

大长老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最先恢复常态,感慨的看了凤长悦一眼,眼神之中,少见的露出了激赏之色。

“她毕竟是你的学生,我们都明白这件事的意义,绝对会保密。倒是她,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大长老神情微微惘然,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

“你终究……找到了这般出色的弟子。”

苍离微顿,苍老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是啊。”

一时间,气氛似乎有些奇怪。几位长老也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凤长悦看着,知道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但是也识趣的没有开口问。只是轻巧的接了话。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没有死吧。但是不管怎么样,终究是我拿走了学院守护千年的赤心之炎,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要有所交代的。”

她虽然相信几位长老的为人,更是相信师父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站在她这一边,但是却仍然警醒的为自己留了后路。

有些事情,知道的多了,总是会带来麻烦。

如果不是因为赤心之炎是学院千年来费尽心思看守的神火,她连这件事情都不会说出来。

要知道,只世上,想要得到神火的人,实在太多了。

而其中,更是不乏强者。一旦她拥有两种神火的消息传出去,将会招来无尽的麻烦。

天堂火是因为她先前并不能完全控制,而且总是被逼到绝境,没有办法,才会让学院里的人看到。而现在,她必须十分谨慎。

这一次,几人终于没有什么疑问了,在万火至尊天堂火面前,任何事情,似乎都变得不那么令人惊奇了。

凤长悦继续道:“后来,我刚刚清醒过来,地洞之中就发生了坍塌,我和羽千宴准备顺着原路返回,却发现已经被封印。”

几位长老面色郝然,这倒是他们的不是了……

毕竟,他们当时都知道这两人是在下面的,却还是选择了封印。这就相当于,放弃了二人的性命。

此时再面对凤长悦,终究是有些尴尬的。

大长老倒是坦然,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也不觉得后悔。如果再给他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站在大多数人的立场上。

只是没想到,凤长悦和羽千宴居然能够成功逃出来,也算是幸事。

“我们当时以为……赤心之炎要暴动了,所以,才会选择强行封印……”五长老在最后的位置,弱弱的说了一声。

虽然当时他很犹豫,但是终究也是出了力,所以此时,心中倒是对凤长悦有着几分愧疚。

凤长悦心中了然。却也并不十分在意。她知道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

“我能够理解各位长老。只是赤心之炎,我却也要厚颜带走了。”

几位长老纷纷点头。

赤心之炎反正已经认主,也无法归还了。而且,在她身上,说不定可以发挥更大的威力。倒也算是好事、。

苍离在一旁打圆场:“既然事情都说清楚了。这件事情也算是有了交代。你们以后可别说是我偏袒啊!我这可是已经全部都说了!”

大长老点头:“好。”

既然这赤心之炎已经被取走,那么他们就没有继续守护后山的必要了。

大长老说完,看了凤长悦一眼,还是转身离开。

其他几位长老也连忙跟上。

苍离忽然叹息一声。

凤长悦缓缓的摸着小彩冰雀,静默无言。

苍离很快调整了心情,转眼看向凤长悦,神情是少见的严肃。

“长悦丫头。你身上的伤,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我这段时间,会闭关给你炼制丹药,希望能够快点恢复。”

凤长悦点头:“多谢师父。”

苍离摆摆手:“这种话就不用客气了。我现在就你一个宝贝徒弟,不宠着你宠谁?这段时间,你就先好好修养。“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师父,我想要回我自己的宿舍。“

苍离疑惑问道:”为什么?这里有着整个学院最充裕的灵力。对你的伤势恢复也很有好处啊。“

凤长悦笑了笑,眼神却十分坚定:“就是因为这里太好了。如果我每一次受伤,都在这里休养,以后恐怕就无法适应其它条件了。而且学院里的灵力也很充裕,我觉得那已经足够了。”苍离想了想最终还是同意了:“好。”

……

一出来,凤长悦就遇到了一直等在这里的西泽。

“长悦!”

西泽一见到她,就兴奋的大喊出声,然后朝着她跑来。

此时众位长老和老师都已经离开,苍离在一旁看着,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眯起眼睛笑了。

凤长悦也笑了:“西泽。你没事吧?”

西泽立刻摇

了摇头:“我没事!倒是你,怎么又来到这里了?总是让自己受这么重的伤。”

西泽的语气变得很担忧:“这一次你怎么样?“

凤长悦安慰道:”放心。没事儿。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西泽向来信任她,见她脸色还好,也就深信不疑:“那就好!“

二人随即一同回去了。苍离也回去自己的炼丹房,去给她炼制丹药。

……

回去之后,西泽转身进了旁边的屋子,凤长悦则是独自一人上了楼。

整个房间静静地,只有她的脚步声轻缓落下。

她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就要推开门的时候,忽然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门。

门还是微微开着的。

但是里面的人,却已经好像离开很久了。

她的心中,忽然涌现出淡淡的失落,还有一丝难以言喻的……疼痛。

以及,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的思念。

她从不知道,因为一个人,时间也会变得这般难熬。

他在的时候,好像从未觉得,他如何重要。当他离开的时候,好像也并不是很难过。

可是,当她再一次历经生死的时候,才忽然发觉,原来她已经将他刻在了骨血中,不能失去。

她闭了闭眼,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而后推开门进去。

盘腿坐在床上,她周身浮现淡淡的金色,开始修复自己的伤势。

而在外面,她看不到的地方,一道青色的人影,隐隐约约浮现。透过角落的一个窗户,看着她。

看到她似乎在门口停留,看到她似乎开始疗伤,看到她似乎开始疗伤。

他稍微放心了一些,之前那种始终悬着心的感觉,也终于淡了一些。淡漠的狭长眼眸,终于略过了微亮的光,转瞬不见。

身体之内似乎又是一阵翻涌疼痛,他眉头一簇,忍了下来。随即转身准备离开。

一道黑色的人影,忽然浮现在他眼前。随之而来的,是无上的强者威压!

“离她远一点。”

冰凉的触感在脖子上蔓延。那是来自死亡的威胁。

“她不是你可以觊觎的。懂吗?”

羽千宴想要抬起头看看究竟是谁,然而头还没有抬起来,就已经狠狠的跪倒在地!

一阵无法抵抗的力量突然从身上的每一处传来!瞬间几乎碾碎他的骨头!

羽千宴猛的吐出一口血来!

“不要不自量力。那样只会让你死得更快。”

那个人似乎不愿再废话,转身离开。这只是小小的教训而已。

羽千宴一个人半跪在那里,他的眸子中,泛起从未有过的压抑和疯狂。原以为只有在面对他的时候,才会有这种耻辱的感觉,但是现在,不过是一个手下,他就已经无法抵抗!

他可以感受到,身上的骨头已经断了好几根,内脏也受了伤。

他从来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般,觉得自己无用之极!

羽千宴闭上眼,将血全部咽下,再次睁开眼时,仿佛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没有回头的离开。

脚步,越来越坚定。

以前,他不在意,所以不争。

但是,从现在起,他就是死,也要去尝试!

有血从身上滴落,在他身后形成一道逐渐蔓延开来的血色之路。

------题外话------

同志们,周五一天满课,而且大姨妈几乎要疼的睡不着了。所以基本没有时间码字啦。周六更新会改为下午么么哒。

另外,今天你们买东西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