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4 千年之主

一只手忽然狠狠地探向凤长悦的脖子!带起阴风阵阵!

凤长悦忽然身形一转,右手紧紧的钳住上官瑶的手腕,而后毫不留情的将她狠狠的甩出去!上官瑶来不及反应,被凤长悦这一甩直接丢了出去,在地上倒飞而出!擦出一道深浅不一但是格外害人的血痕!

砰!

直到身体突然撞到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上官瑶的身体猛地一撞,才强制被停了下来。

她身体颓然向前倒去,扑在混乱肮脏的地面上,身上荡满了灰尘和血迹。

在她身前的那一道深深的血痕,还在昭示着刚才她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虐打。

上官瑶这一次偷袭,彻底点燃了众人的怒火。

凤长悦方才分明已经停手,但是她居然还不死心,居然妄图趁机虽凤长悦下手!拳风凌厉,分明是想要了凤长悦的命!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般不要脸的人!

苍离缓缓收回即将迈出去的步子,冷哼一声:“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上官家的这毛病,还是没改,反而变本加厉了!就算是上官元,当年也绝对不敢在我饶他一命之后,还在身后对我出手!”

五长老一向和蔼可亲的脸上,也有了毫不掩饰的嫌恶。一向笑眯眯的眼睛此时全部闪烁着想要彻底清除了上官瑶的怒意。

“这上官瑶,却是比她父亲,大胆的多,也卑劣的多啊……”

大长老站在一旁,见此终于摇了摇头。

“红原上官家,也不过如此。”

原本上官家就因为上官元早些年和苍离一战中,身受重伤,这么多年再无精进,红原第一世家的地位就岌岌可危。现在上官瑶又在伽陵学院之中,犯下如此罪行,肯定会遭到学院的除名,并且极有可能被斩杀于此。这对于本来就已经情况有些困难的上官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要知道,不管上官瑶品行如何,她的天赋的确是上官家这么多年之中,最好的了。否则上官家也不会轻易将她派送到这里。

想必上官元等人还以为能够靠着上官瑶重振家族,稳固自己摇摇欲坠的红原大家的地位。但是今日一战,势必要彻底摧毁他们的所有计划了。

上官瑶虽然天赋确实不错,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突破成为了灵皇,绝对是可造之材,只可惜心性不正,工于心计,更是时刻算计着所有人,妄图不择手顿得到最大的利益。

这样的人,还是早死了的好。

见到平时一向寡言严肃的大长老也这般说,旁边几位长老面面相觑,皆是明白,这话已经表明了态度。

大长老这是真的生气了,已经决定要和上官家站在对立面了。

凤长悦缓步上前,冷冷的看着颓然倒地的上官瑶。

“还要再打吗?”

上官瑶手指动了动,而后艰难的抬起了头,身子在粗糙的沙石上摩擦,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此时更是凌乱至极,隐约可以看到凤长悦在她身上留下的不少伤痕。

她想要动一动,站起身来,却发现因为凤长悦先前已经将她身上的骨头几乎全部打碎,此时全部身体竟然都是软绵绵的,难以动作。

凤长悦离得近,看的分明。

上官瑶的眉心处,那一丝血红,变得更加鲜艳欲滴,映衬着她苍白似鬼的脸色,简直像极了雪地中的红梅,透出一股诡异的凄艳。

原本应该是我见犹怜的情景,但是上官瑶的眼神,太诡谲,也太阴沉,让人不自觉的心中发寒,竟是觉得原本精致柔弱的面容,竟是扭曲至极,难看之极。

“你以为,我是因为心软,才会转身的吗?”

凤长悦忽然开口,让上官瑶有些疯狂的眼神忽然一愣。

凤长悦蹲下身子,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像是烙铁在她的心中烙下疼痛之极的痕迹。

“我等的,就是你偷袭的这一刻——这样,我才能名正言顺的,杀了你。”

上官瑶的眼睛猛然瞪大,死死的看着凤长悦,里面涌出无限的惊愕,痛恨,愤怒。

她万万没有想过,凤长悦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装作放过她的样子,转身离开。

其实她根本就是打算彻底杀了她的!她早就算计好了,等着她主动送上门!

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是她凤长悦先住手,而后放过了她,转身准备离开,但是是她自己不甘于失败,趁机偷袭!继而遭到了凤长悦的狠手反击!

她居然!居然!

“你!你故……故意……。”

上官瑶瞪着凤长悦,里面的疯狂的恨意像是洪水一般涌出,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此时凤长悦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但是这种东西,对于凤长悦来说,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

凤长悦笑了笑,显然心情很是不错。

是啊,她是故意的。不管先前,她说了多少,别人信了多少,终究是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的,上官瑶做事几乎不留痕迹,她除了能够让小彩冰雀作证,上官瑶确实做了什么事之外,什么也不能证明。而且小彩冰雀还不能开口说话,所以摊开来说,她并不占优势。

而上官瑶的身份又放在这里,一旦在这里被斩杀,上官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迅速派出人来找学院的麻烦。或者,是找她的麻烦。

她虽然不惧,但是现在的她,势单力薄,终究还是弱小的。不顾她的天赋如何,不管她是不是拥有天堂火,不管她是不是有小白这个最大的杀手锏。她都面临着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现在的她,在面对着类似上官家这样传承已久的世家大族,都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

他们势力强大,如果想要她的命,绝对能够想出一千种方法,处处截杀她。只要他们派出家族中强大的存在,她或许只要一个呼吸的时间,就会被杀死!

即使她能够侥幸逃脱,那么她即将面临的,也会是无穷无尽的追杀!

虽然说,苍离是她的老师,必定不会坐看她被人欺负,但是他终究还是整个伽陵学院的院长,他的每一个决定,代表着学院的额立场,也关乎着整个学院的存亡。

所以,即使苍愿意舍弃一切,选择为她和上官家对立,她也不愿意让苍离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她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的麻烦,或者,为任何在乎她的人带去麻烦。

况且,阿夜现在不在身边,她必须学会保护自己。只有活下来,才能够继续修炼,成为强者,最终站在和他比肩的地位!做一切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

从重生异世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明白,前世那个呼风唤雨的铁血佣兵王,在这里也不过是一个无比弱小的存在罢了。

在她看见或者看不见的地方,都存在着无数的强者。

所以她必须这样做,让上官瑶自己主动出手,将自己变成有理的一方!

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之下,上官瑶的动作,已经变成了她身上,最有力的罪证!

此时她再出手,将她斩杀于此,也不过是因为遭遇偷袭,反击自保而已!

上官瑶此时心中恨极,看着凤长悦,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凤长悦不再犹豫,灵力全部汇聚到右手,而后朝着上官瑶的脑袋狠狠的挥去!

“砰!”

随着一声巨响,上官瑶的身体忽然炸裂开来!

出乎任何人的意料,上官瑶被逼到绝境,竟是选择了这种最为极端的放方法!以求和凤长悦同归于尽!

一大捧红红白白的血肉朝着四周猛然散开!更是有白色的脑浆,混合着一丝丝的血迹,飞到了高高的天上,而后无声坠落!

巨大的难以控制的力量,从二人的位置,朝着四周疯狂扩散!

这一次的狂躁力量,却是比先前的都要厉害!上官瑶此时毕竟已经是三星灵皇的境界,选择自爆,体内的灵力全部丧失了控制,随着肉身的毁灭,开始疯狂的朝着外面涌去!

原本寂静无声的场地之中,随着她自爆的一声巨响之后,短暂的沉寂,继而就是连绵不断的尖利的呼啸声!

那是狂躁的能量,猛然爆发,在空气中形成巨大的漩涡的声音!

原本就已经是一片狼藉的场地,立刻掀起了又一轮的风暴!

无数凌乱放置的石头和断裂的树木全部都被挂起,被卷走到半空,而后狠狠的落下!地面上更是被掀起了一层地皮,一瞬间飞沙走石,分外凛冽!

凤长悦的身影也瞬间被淹没!

这一幕瞬间惊呆了所有人!

苍离迅速反应,衣袖一挥,那些还在不断掉下,形成一滩滩红白相间痕迹的东西全部都被扫荡到一旁,他的身影立刻抵达了场地中间。

五长老知道苍离此时定是心慌至极,因此也并不上前添乱,只是远远的观望着,脸上一派惊慌。

灵皇选择自自爆,其威力绝对足以将一个灵王杀死!虽然凤长悦的实力不容小觑,但是终究不是万能的!而且她离上官瑶那么近,遭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

就连他,也绝对不愿面对一个灵皇的自爆,更何况凤长悦!

大长老脸色阴沉,迅速布下结界,将所有学生都保护在其中。

蒂亚瞧着,先是一惊,继而就是破口大骂:“这上官瑶真是好卑鄙!打不过人家,背后偷袭也就算了,居然选择自爆,想要将别人拖死!真是狠毒!”

羽千宴的脸色,也变得越发的模糊,只是隐约有寒光闪烁。

苍离立刻落下,寻找这凤长悦的身影:“长悦丫头!”

声音惶急,带着一丝不可觉察的惊恐。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样害怕了!

他到处看着,不断的搜寻着凤长悦的身影,脸色难看之极。

上官家!这梁子我们是结定了!

原本想着上官瑶死了,她之前做的一切就全部不追究了。而现在……

他绝对不会和他们善罢甘休!

“长悦丫头!你在哪?”

苍离继续寻找着,同时精神力也扩散出去,探寻着凤长悦的气息。

周围人也都无比紧张的看着,苍离院长这么着急的寻找着,该不会凤长悦真的……

“长悦……”

“师父。”清淡的声音传来,还带着低低的咳嗽声,“我没事。”

苍离心中涌现出巨大的惊喜,而后猛然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长悦丫头!你没事?”

此时终于所有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了,狂暴的能量也逐渐削弱,风沙逐渐消散,视野也变得清晰许多。

一道纤细的身影,挺直的站在那里。满地的狼藉,只有她,像是青松般永不弯折。

“长悦丫头!”

苍离低低的喊了一声,觉得今天这一天,着实让他的心脏承受了这么多年最激烈的跳动。

即使是他自己曾经遭遇生死之境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般,惊慌失措几乎失去理智。

他紧紧地盯着那道身影,忽然觉得心中的一块大石忽然落下,继而全身一阵轻松。

他立刻裂开了嘴:“长悦!真是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学生!”

凤长悦似乎要转过身来,却忽然身形一晃,向着地下倒去!

苍离心中一沉,立刻上前,扶住了差点倒下去的凤长悦。

他低头一看,才看到凤长悦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唇边忽然溢出一丝鲜红的血液。

苍离大脑之中一阵空白,立刻抱着她腾空而起!朝着后山之外飞去!

快!必须要快!

凤长悦的意识却并没有完全丧失,她缓缓的说道:“师父……你放心……我只是……受了点小伤……”

苍离却是顾不上其他,往她身体之内输送着灵力,同时喂给她一枚淡青色的丹药。

“长悦丫头,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出去!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凤长悦微不可查的点点头,也在调整着自己的气息,只是看起来,着实虚弱了许多。

众人还来不及高兴凤长悦还活着,就又被这一幕惊吓到,再次陷入担忧之中。

大长老看了一圈,沉声交代道:“将学生全部送出,封锁后山。所有长老全部出去。没有我的命令,全部不准进入这里。”

“是。”

看了一眼已经被彻底摧毁的不成样子的山体,即使是旁边的几座山,也收到了一些波及,有不少的树木断裂,还有不少裂缝产生,看起来危险之极。

众多学生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诸位长老一同带了出去。羽千宴也面色无波的跟着出去了。只是没有人看到,他眼神之中,少见的波澜。

五长老在最后,提着西泽。

在即将离开的时候,五长老忽然转头,看了一眼那片红白,眼神微微发凉。

终于,等到所有人全部出来了之后,五长老在入口处,最后看了一眼已经变了样子的后山,心中叹息一声,双手挥动,一道巨大的透明结界,重新覆盖。

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恐怕以后,也没什么机会来了吧。

大长老眼神中,所有的情绪全部抹去,只剩下一片肃然。

“走。”

他转身离开,朝着藩篱塔的方向而去。

几位长老将学生放出之后,交代了一直守候在后山入口处的老师们几句,就跟着一同去了藩篱塔。

……

凤长悦记得,这是她第三次来到藩篱塔了。

她躺在那里,苦笑一声。

想不到,来到伽陵学院不过两个月,就已经进来这里三次了。真不知是该说她命运多舛还是福大命大,遭遇了那么多次的意外,居然还坚强的活着。

苍离在一旁查看着她的伤势,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这一次,凤长悦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他用了最快的速度来到这里,并且给她服用了疗伤的丹药,想着怎么也能有一些好转,但是等他将她的身体全部检查了一遍之后,发现自己还是太乐观了。

凤长悦的体内,居然遭受到了这么大的损耗。

虽然,能够在灵皇自爆的情况下活下来,本身就已经足够奇迹,但是在他心中,始终觉得,凤长悦是很有办法的,她虽然担心至极,但是潜意识之中,始终认为她,她能够战胜一切,别人做不到的,她可以做到,别人可以做到的,她可以做到最好。

可是此时,她虚弱的躺在这里,终于让他意识到,自己疼爱至极,骄傲至极的弟子,终究还只是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女而已。

而她甚至,还没有认真的跟他学习过什么东西。

苍离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自己究竟是怎么当这个老师的!居然让她受了这么大的伤!

别说若是给那位知道了,他不会好过,此时他自己,就已经心疼的不得了!

凤长悦微微转过头,看着一旁脸都皱了起来,浑身散发出浓浓的懊悔气息,嘴角忽然泛起淡淡的笑。

“师父。”

苍离听到声音,连忙跑过来,紧张的看着她:“长悦丫头!你好一些了吗?”

凤长悦点点头:“好多了。您不用担心。我只是暂时受了点小伤,很快就会好的。”

苍离心疼不已:“你这丫头,说什么呢?什么是只是小伤?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还是在你心中,灵力耗光,肺腑俱损,甚至胸腔溢血,都只是小伤?你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吗?嗯?如果你自己都根本不在意,那么别人谁还会在意?!你知不知道,今天你差一点死了!”

苍离越说越是生气,心中积攒的紧张惶恐和心疼在此时全部都爆发了出来,甚至说到最后,已经顾不上轻言细语,直接吼了出来,脸上也因为激动泛起了一阵潮红,声音的尾音,也似乎带着一丝颤抖。

凤长悦本来是要安慰他的,看到苍离居然反应这么激烈,也是微微一怔,看到苍离眼底深处那几乎难以掩饰的愤怒和疼惜,心中一软,眼神也柔和许多。

她缓缓出声,安慰道:“师父,您别生气。我这不是还没死吗?”

苍离更激动了:“什么叫还没死?难道你要我等你死了才生气,然后提着这一把老骨头,却给你收尸吗?!”

越是激动,苍离就越是有些混乱了,说出的话也有些不受控制。

这话一出口,苍离就后悔了,但是却固执的不肯收回,只是气呼呼的瞪着凤长悦。

凤长悦心中更是微疼,这疼痛之中,却有着无限的满足和感激。

这一世,她体会到了太多前世没有过的温暖,让她几乎难以抵抗。

也因为从未拥有,所以格外珍惜。

“师父。”她轻声道,“我真的没什么事。我的恢复能力,真的很不错的。不信您再检查一下?”

苍离虽然还是气哼哼的,但是终究还是心疼的,握住凤长悦的手腕,灵力在她的体内游走检查了一番。

越是检查,苍离心中的惊讶就越是浓重,眼睛逐渐睁大。

“这、这怎么?”

他一开始检查的时候,凤长悦体内肺腑分明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而且灵力也几乎枯竭,现在怎么已经好了这么多?内脏的伤势居然已经很明显的好了很多,而且灵力也得到了极大的补充。

虽然,他之前有喂给她丹药,但是也不能这么快吧……

凤长悦见苍离脸上的神情,终于忍不住笑了,唇边展开一抹灿烂的笑花,像是初春破冰而出的嫩芽,带着让人清爽而向往的纯净气息。

“师父。咳咳。我可能,得向你说声对不起而了。”

苍离一愣:“嗯?为什么?”

凤长悦眸光闪了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似乎带了几分狡黠。

“因为……我拿了学院的一样东西。”

……

藩篱塔之外,大长老和其他长老,以及几位比较有威望的老师,都在等候着。

看了一眼依旧没什么动静的大门,几位老师虽然不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心中都带着几分不安还有担忧。

这已经不是凤长悦第一次进来这里了。

也就是说,她又一次受到了重伤?

几位老师简直头疼,凤长悦这人,虽然天赋惊人,心性也极佳,怎么重是遭遇到这样那样的意外。就连普通的后山试炼,也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们在外面等着,就看到苍离院长带着人直接闯了出来,直奔藩篱塔。

不过,这一次,似乎也算不上普通的后山试炼……

几位老师相偷偷卡了一眼都在静默等待的几位长老,感受到他们身上自觉散发出来的威压,心中一阵感叹。

这可是绝对的高手,才能拥有的气势!

他们虽然知道学院之中,七大长老的存在,但是除了早些年,铁星长老进入学院之时,曾经见过之外,其他的几位长老,都是常年呆在后山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从来没有出过后山,即使那里面无比寂寞无聊,也几十年如一日的呆在里面。

虽然学院每三年一次的招生之后,都会进行后山试炼,却没有一次,如同这一次一般,让这些长老,全部出来!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这几位老师也是不敢上前去问的。

看先前苍离院长火急火燎的样子,就能够猜到,这一次,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不要上前自找没趣了。

大长老不语,其他的长老自然也不说话,老师们更是不敢发出声音,整个藩篱塔之外,一片寂静。

突然,大长老转头对几位老师说道:“你们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一旦有任何异动,即刻前来汇报。”

几位老师立刻躬身应是:“是!”

说完,各自向往撤离,占据个个方向,警惕着有可能产生的异动。

几位长老都心知肚明,大长老此举,是有话要说了。

果然,大长老施展出一个小结界,将几人全部笼罩在内,确保声音不会被别的人听到之后,才沉声开口。

“赤心之炎……消失了。你们觉得,会是到哪里了?”

几位长老一愣,被凤长悦和上官瑶这一场打斗搅合的,他们几乎都忘记了最先的目的是为了封印赤心之炎了!

几人面面相觑,这才发现,在凤长悦和羽千宴殿下破除了封印之后,赤心之炎居然也跟着消失了!

他们居然忽略了这一点!

“这……”

几位长老有些迟疑,赤心之炎毕竟是神火,他们先前在那里,却一直都没有感受到它的存在!而如果是它趁机逃跑了,也不应该什么动静都没有啊!

大长老见几人这反应,却是并没有生气,只是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大长老眸色深沉,缓缓吐出几个字。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赤心之炎……已经认主了。”

“什么?”

“怎么可能?”

“会是谁?”

大长老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几位长老都惊惧不已。赤心之炎在后山这么多年,每一代都要选出七个人来守护它,就是因为它的能量实在太狂躁了,生怕哪一天暴动,产生无法预计的后果。

而千百年来,包括院长在内,伽陵学院诸位负责守护赤心之炎的长老只要是炼药师,都会尝试去收复赤心之炎。但是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就连现在的苍离,身为八品炼药师,在经历过几次艰难而危险的尝试之后,也不得不放弃。

足可以看出,收复赤心之炎,有多么的困难了!

但是现在,大长老居然说,有人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收复了赤心之炎!

大长老神色无波,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再说什么让人震惊的事情。

“而两个人,最有可能。”

几位长老立刻领会——

在后山之中,几乎所有的动静都逃不出他们的掌控,而唯一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就是凤长悦和羽千宴被困在地下的时候!

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赤心之炎所在的地方!

也就是说,最有可能将赤心之炎收复了的人,就是这两个人!

“难道是……”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几人都已经知道了是谁。

是的,凤长悦和羽千宴当时还破开了他们的封印,以他们的实力,是几乎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就算有彩冰雀之王的血脉之力,也很是困难!

这样看来,二人的确有着最大的可能性。

但是无论是谁,能够做到这件事,都证明了两件事:一是,那个人有着绝对的天赋!二是,那个人的实力,绝对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赤心之炎能够位居神火榜,必定有着其特殊的作用。而且其中能量虽然狂暴,但是这两人都好好的,也就是说,并没有受到赤心之炎的反噬。那么那个人一定得到了极大的益处!

大长老看向藩篱塔的最顶层,依旧没什么动静,苍离可能还在为凤长悦疗伤。

“虽说,赤心之炎是学院千年以来的秘密。但是如果能够为人所用,不再威胁学院的安全,也算是好事一桩。”

大长老的语气平淡,几人听得,却忽然生出一股失落。

他们的存在,本来及时为了守护赤心之炎,现在虽然说是好事,但是对于他们,却似乎失去了什么。

一时间,气氛竟是有些沉寂。

大长老眸光微闪,一向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感慨和一丝无奈,还有一丝安慰。

“无论怎样,这都不算是一件坏事。大家打起精神。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确定,究竟赤心之炎在谁的身上。”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大长老双手负于背后,目光淡淡。

“最大可能的人选,就是——凤长悦!”

几位长老点头不语,分明也都认同这个猜想。

正在几人想着该如何处理后之后的事情的时候,忽然一阵咳嗽声响起。几人诧异的回头,却是不远处的地上,一个少年正不断的咳嗽着,缓慢的爬起来,看向这边。

西泽只感觉身上一阵疼痛,而后就努力的睁开眼,胸腹之间一阵翻涌,他咳嗽着站起身来,就看到几位长老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他先是迷茫的看了一眼,随即猛的一拍脑勺:“长悦!”

长悦还在危险之中!

他忽然拔腿就要朝着身后跑去。

五长老无奈的伸出手指,轻轻一点。西泽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困在原地。

“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毛躁?”

五长老看着西泽,感叹了一声。

不过眼里则带着笑意。

这憨小子,倒是莫名的合他的眼呢。虽然憨傻了一点,不过倒是重情重义,天赋虽然不能和凤长悦那种相提并论,比起一般的修炼者也已经算是佼佼者了。

正好赤心之炎被收复了,他从今之后就自由了许多,倒是可以考虑收徒弟了……

西泽急的满头大汗,回头大喊:“五长老!求您快放了我吧!长悦她还很危险呢!我得去帮她!”

几位长老看到西泽这般憨傻,倒都笑了。

五长老笑着训斥道:“傻小子!也不看看这是在哪儿!凤长悦早就回来了,这会儿可轮不到你操心!”

西泽一愣,这才转眼看向四周,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出了后山,现在居然在学院里的藩篱塔之外!

听着五长老的话,长悦她已经脱离了危险了?

西泽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太好了!”

五长老看西泽明白过来,便松开了禁制:“哎,我问你,你想不想做我的……”徒弟?

花海没说完,激动的少年就已经奔向了一旁,老老实实的等着凤长悦出来,根本没听到五长老在说什么。

等坐下来,西泽擦感觉到似乎有人在和他说话,转眼就看到五长老正有些愣神的看着他,便大力挥了挥手:“多谢五长老!我就在这等着她酒就好了!您不用管我!您忙您自己的吧!”

五长老:“……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

而在诸位学生都被送出之后,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后山试炼虽然没有完成,但是这短短时间内,经历的事情,也已经足够他们回味了。

羽千宴一个人,回到了阁楼。

叶离和清萧哪里想到羽千宴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看到羽千宴的身影,就像是见了鬼。

而羽千宴一向淡漠的神情中,居然也带着一丝魂不守舍,径直上了楼。

叶离和清萧相互对视了一眼。

难道后山试炼,除了什么事?

可是后山之中,还有几位长老的存在,怎么……

但是看到羽千宴的样子,二人也不敢上前去问,只好派人出去打听。

而在听到了简单的叙述之后,二人皆是无比的震惊。

这一次的试炼,居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凤长悦居然杀了灵皇,再次进了藩篱塔!

而羽千宴,也变得有一点不正常!

二人却不知,此上了楼的羽千宴,根本没有呆多久,就消失在了房间。

……

而另一边,凤长悦看着满脸好奇的苍离,缓缓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这个小东西。”

说完,她的掌心,忽然升腾起一股赤红的火焰,灵活扭动着!仿佛精灵!

苍离瞬间惊呆。

这、这是小东西?

------题外话------

差一点点咳咳,真的没有时间了,

推荐基友墨染邪《盛世恩宠之女宦当道》小太监的爆笑逆袭故事,另类宠文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