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3 绝杀!前所未见!

砰!

两道身影瞬间狠狠撞击在一起!四掌相击!

强烈的能量波动以二人为圆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地上原本就已经凌乱不堪的场景变得更加混乱,无数尘石飞起,被两者相击的力量震开而去!地面都被掀起一层尘土,瞬间将两人的身影淹没!

苍离手一挥,一股轻柔的力量将场地覆盖起来,一层透明的结界挡在了周围了的学生之前,免得他们受伤。

这两人实力都不弱,此时全部全力相击,爆发的力量就比较危险。

众人紧紧的盯着场地中间:这第一次交手,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虽说凤长悦先前就已经展现了非凡的战斗能力,甚至能够和威胁到学院的强大敌人对峙,然而那时毕竟是靠着天堂火,她的能力自然得到了最大的发挥,然而现在,她面前的,可是隐藏了实力,突然从灵王突破成为灵皇的上官瑶!

她没有了天堂火,就相当于失去了最大的依仗,那么,她要怎么战胜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境界的上官瑶!

众人的心已经提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场中间。

而此时,一道声音忽然传出。

“想不到,你还有点实力。可惜,灵王,终究只是灵王!”

不再像是以前的轻柔,此时上官瑶的声音之中,似乎带了一点尖锐和一丝阴冷,像是阴冷的动物从心脏爬过去,让人十分不舒服。

众人心中一沉:上官瑶似乎占了上风!

然而苍离等人,则是面色无波,显然一切都尽在掌控。

“是吗?可惜,我要让你失望了。”

凤长悦清朗的声音传来,清淡却带着让人镇定的力量。

荡起的烟尘落下,逐渐显出两人的身形。

二人一击出手,竟是各自后退了!

仔细看去,上官瑶似乎后退了两步!

而凤长悦,竟然也是退后了两步!

二人竟是平手!分毫不让!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一方面,是想不到上官瑶居然真的拥有灵皇的实力,而另一方面,则是惊讶于凤长悦在没有天堂火辅助的情况下,靠着自己的实力,和处在灵皇境界的上官瑶打了个平手!

须知修炼者共分九个境界,其中每个境界又分为九星。每前进一星,实力都会得到很大的提升,一般很少有人能够越级战斗,因为灵力储存和对武技的领悟,都会影响战斗的结果。

而至于越级战斗,更是几乎不可能胜利!

修炼者从修炼开始,就开始在体内聚集着灵力,逐渐积攒。当成为灵者时,也就正式走上了修炼的路程。而丹田之内,也开始聚集着无数气体状态的灵力。

当成为灵师时,气态的灵力则会成为逐渐转化为液体,每增加一星,就会凝聚出更多。

而当修炼者从灵师晋级为灵王,则正式开始发生质的变化。体内的灵力会在晋级的时候,全部汇聚在一起,最终幻化为灵王之晶!

灵王体内拥有灵王之晶,是全身灵力最集中的地方,其上的灵王之刺,更是代表着星级。

然而灵皇,实力却比灵王高出太多。二者之间的差距,比之前的境界之间的差距都要打,而且晋级的危险也最高。

因为灵王之晶的形态是固定的,它所能够承受的灵力也是有限度的。对于灵王来说,一旦发生战斗,很容易就消耗完,如果没有丹药的补充,经常就会遇到灵力枯竭的境况。而这种情形,对于处在战斗中的修炼者而言,都是十分危险的。

只有每次突破,灵王之晶生出更多的尖刺,才能承受更多的灵力。

总之,灵王的战斗时间是受到了严格的限制的。而且没有充足的灵力,就连武技都无法发挥实力。

然而灵皇却大不相同!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从环境之中,直接吸收灵力,而不用像是之前那样,还要先转化为自己的力量才能使用!

也就是说,他们体内的灵力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战斗的时候,他们就能够轻易的吸收周围的力量,转为自己的。从而利于不败之地!

而除此之外,还有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灵皇以已经可以开始凭借灵力召唤铠甲,大大的提高自己的防御能力。而且能够在空中短暂的飞行,虽然不比灵宗可以御空而行,但是已经足够厉害。很多时候,能够起到关键的制胜作用!

基于这些,灵皇,成为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想要抵达的境界!

但是,灵皇却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因为成为灵王,并不算很艰难。只需要足够的修炼,充足的灵力,就可以冲破门槛,成功晋级。

然而灵皇却不同。

灵王晋级为灵皇的时候,会遭遇修炼路程上,第一个生死关!

因为这个过程,需要极为充裕的灵力积攒,灵王之晶也会暴露出来,全身处于毫无防御的状态,进行第一次的灵王之晶的淬炼!

这个过程极为危险,一旦遭遇破坏,轻则无法晋级,身受重伤,重则境界倒退,甚至死亡!

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天才,都死在了这个门槛之上!

即使是大家族的子弟们,拥有着珍贵的丹药辅助,有时候一念之差,也会彻底失败!

所以,才会有“灵皇之下皆蝼蚁”的说法。

灵王对战灵皇,几乎是毫无悬念的战斗!

但是此时,凤长悦对战上官瑶,第一招居然生生拼成了平手!

可以想象,凤长悦真正的实力,绝对在她表现出的境界之上!

“虽然这一次,你和我打成平手,但是我告诉你。灵皇,终究不是灵王可比的!”

上官瑶显然没有料到凤长悦居然真的能够强撑着和她打平,心中更是烦躁。看着凤长悦,恨不得立刻将她灭杀了!

刚才她和凤长悦四掌相击,她充分的调动自己雄浑的灵力,想要一招将凤长悦击败,却没有想到,凤长悦居然强势对上,虽然灵力不如她的丰沛,但是竟然也抗住了。

凤长悦双脚分立,双膝微弯,变掌为拳。

“废话少说!”

速战速决才是正道,她一点都不想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

见凤长悦连话都不肯多说,直接攻上来,上官瑶脸上一阵火烧,感觉周围似乎又是无数嘲讽的笑容和话语,心中的怒火几乎燎原。立刻抬眼狠狠的盯着凤长悦,脚尖轻点,就像是炮弹一样朝着凤长悦而去!

二者双拳相击!

上官瑶只感觉自己的手像是打在了坚硬无比的铜墙铁壁之上,短暂的空白之后,剧烈的疼痛从手指细细密密的传来,她疼的几乎手软,下意识的想要收回手。

趁着她因为疼痛产生的短暂的走神,凤长悦立刻抓住机会!

凤长悦眸子瞬间变得凌厉之极,另一只拳狠狠的冲着上官瑶的脸而去!

上官瑶一紧,下意识的伸出手阻挡:这张脸可不能被她毁了!

凤长悦冷冷一笑,竟是在半空之间猛的抬腿,一脚迅猛踢出,直直击向上官瑶的小腹!

上官瑶没有想到凤长悦竟然只是虚招,先前的两拳竟然都只是为了这一脚!

凤长悦的腿瞬间而至,带起几乎将空气割裂的劲风!

二人的衣衫都因为这剧烈的能量和迅疾的速度紧紧的贴在身上!

“铿!”

几乎像是玉石相击的声音,从二人中间传出!

众人目光一动,赫然看到,在上官瑶的身上,出现了一层蓝色的半透明铠甲!

而凤长悦的腿,正恨恨的踢在上面!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好疼!

这几乎是等于用肉身对抗铠甲,凤长悦又那么用力,只怕此时已经疼得不行了吧?

苍离也冷哼一声,似乎很是生气。

五长老瞥了一眼苍离:“院长,您生什么气?现在疼得,可是那个上官家的。”

苍离看着一触即分的二人,哼唧了一声:“我当然知道!要不然,我能容忍上官家那个还站在这里?”

别人不知道,他们几个可是知道,凤长悦虽然不是灵皇我,无法召唤铠甲,但是她可是拥有天堂火的人!

能够拥有世间万年以来,鲜少现世的万火至尊天堂火,她的肉身,必定是经历过淬炼的!虽然看起来她,她表面没什么不同,但是骨骼和肌肉,却是坚韧无比!

不过一个灵皇铠甲,她应该是应付有余的。

苍离生气,只不过还是看不惯自己的宝贝徒弟这么和人生死相拼罢了。

五长老自然知道苍离的小心思,当下揶揄的笑笑,也没有多说什么,转头仔细的看着场中战况。

上官瑶后退几步,看着凤长悦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拥有这么强悍的肉身?她召唤铠甲,硬碰硬居然也落了下风!

虽然外人看不出来的,但是她却分明能够感受到,凤长悦的腿,就像是无法击碎一般坚硬!

她愤恨的咬了咬牙,这个凤长悦,身上一直有古怪。不过,她的境界确实只是七星灵王!

她还有机会!

上官瑶全身都覆盖上了蓝色的铠甲,看的一旁的蒂亚一阵火大。

“居然是蓝色的!老娘最讨厌别人穿和老娘一样的衣服了!真希望凤长悦把她那一身铠甲扒了!”

周围人一阵无语。

“蒂亚姐,这铠甲的颜色,好像不是能自己决定的吧?再说,她那是铠甲,你这是衣服能比吗?”

蒂亚一仰头,恶狠狠的看着上官瑶。

“那又怎么了?就是不爽她!我倒是要看看,今天她怎么死!”

这边蒂亚对凤长悦充满信心,其他人则十分忐忑。

场中,上官瑶忽然冷笑一声:“看来是要我使出全力了!”

她周身忽然灵力暴涨!无数的灵力在朝着她身上汇聚着,而强大的能量波动,也让这一片的天空,忽然变得有些阴沉!

“地阶武技!”

五长老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吃惊。

上官瑶这样的年纪,居然就已经能够使出地界武技了?

随着上官瑶身前越聚越多的灵力,周围的风暴也越加狂暴。

她忽然腾空而起,一掌向天——

“翻云掌!”

随着她一声厉喝,天上越发的阴暗,似乎有无数的阴云在朝着她头顶汇聚!而阴云之上,无数的白光闪烁,越来越多,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片白光的海洋!

即使身处地面,也能够感受到那股隐隐的汹涌的力量!

学生们看着这一幕,皆是神色突变。

而天空之上,迅速闪现处出来一片灵力的大海,波涛汹涌,威压深重!

上官瑶浮在半空,看着地面上,抬头面无表情看着她的凤长悦,得意一笑。

灵王,可是不能腾空的!

凤长悦在下面看着,眸光渐渐溢出毫不掩饰的杀意。

很好。等的就是这一刻!

就在此刻!天空上的乌云忽然剧烈的翻涌起来!

似乎有一只巨大的手,在其中搅动,带动无数流窜的白色灵力!

“去!”

上官瑶尖声一呼,朝着天空的手忽然狠狠的朝着下方按去!

随着她的动作,天空之上的阴云,忽然像是被一只手推翻,全部飘散开来!而无数的灵力,像是白色的刀刃,朝着下方倾斜而来!

无数的白色灵力,像是一道银河,忽然从暗沉的天空之上,一泻千里!映亮了这半边天空,无比震撼!

这就是地阶武技的威力!

翻云覆雨,开山填海!

上官瑶体内的灵力,瞬间被抽取一空,这全力的一击,就已经消耗光了她的灵力。

不过,她俯瞰着在地上,显得有些渺小的凤长悦,心中却是无限快意。

只要能够打败她,将她所有的骄傲都仍在地上狠狠践踏,消耗尽了灵力,有能算的上什么?

况且,她能够从周围吸收灵力不断补充自己!

这一次,凤长悦死定了!

阴云遮蔽了半边天空,暗沉的几乎看不到光,而在那之上,无数迅猛而下的灵力光刃,携带着几乎无可比拟的力量,尽数朝着凤长悦而去!

凤长悦的长发忽然扬起,衣衫猎猎作响,甚至连她周身的地面,也因为这剧烈的能量波动,产生了晃动!

她仰起脸,湛黑的眸子在仿佛银河的灵力映衬下,分外晶亮。

那里面闪烁的,是决绝的杀意和一往无前的勇气!

她体内的灵王之晶,缓缓的旋转着,上面的七根尖刺,显得格外晶莹剔透。

灵力银河瞬间倾斜而下!

凤长悦体内的灵力开始疯狂的流转,不断的冲击着灵王之晶!

像是澎湃的海洋,在拍打着岸边的礁石!荡起一朵朵浪花!

她甚至能够听到提体内灵力,打在灵王之晶上发出的声音!

没有人知道凤长悦在干什么,都是只看到凤长悦微微扬起脸,望着天空上即将落下的无数灵力光刃,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好像什么也不准备做。

“她在干什么?怎么还不出手?难道要等着那么多的灵力落下来吗?”

“这力量,实在太可怕了!凤长悦怎么应对?她终究只是灵王啊!这般威势,实在难以对付啊!”

“可是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她难道真的要等死吗?”

周围看的一阵心焦的学生纷纷看向站在一旁观战的苍离等人,那可是院长的弟子!院长总不会看着凤长悦去死吧?

蒂亚此时也仅仅的盯着,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有了一丝警惕。地阶武技,即使是她,现在也不能发挥的这么好。这漫天的倾泻而下的灵力,几乎将整片山体笼罩,但是终究全部都朝着凤长悦而去了。

这么多的狂暴的能量,全部攻击她一个人,她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

蒂亚心中也是生出了几分担忧,但是天生的火爆脾气,让她一开口就变了气氛。

“喂!凤长悦!你要是输了,从今以后就别出现在老娘眼前!”

旁边的人连忙拉着她往后退。

“姑奶奶!您消停点吧!现在这种情形,您怎么还说这样的话!”

且不说这话说的不伦不类,就怕她还影响了凤长悦。

蒂亚这一次终究收敛了一些,她心里急啊!结果一张口就成了这样。被周围的人劝了几句,蒂亚难得的没有反驳,只是仍旧紧紧的盯着凤长悦。

她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而一旁的苍离等人,虽然还没有动作,但是浑身全部警戒了起来。

一旦有意外发生,绝对要及时出手!

而不远处的羽千宴,目光始终淡淡,然而一直看着凤长悦,双手微微握紧。

瞬息之间!无数灵力抵达!狠狠的落下!一下子淹没了凤长悦!

上官瑶眼角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

“啊!”众人惊呼!

苍离眼睛瞬间眯了起来,立刻就要闪身去救凤长悦!

羽千宴心猛地一提,双手一动,迈出了一步。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从那一片光华璀璨的光团之中散发开来!

他忽然就停住了步子,将脚收回来,仿佛从未动作。

苍离也愣在原地,被五长老拉着,身形僵住的看着那里。

上官瑶突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

只见那一片光团之中,一道人影,忽然冲出!像是突然撕开了一片白色的光幕,无比强悍的冲击而出!

那道纤细的身影,也仿佛被白色的光刃映亮,周身都闪烁着无数光芒,似乎从黑暗中破天而出的战神,一往无前,铁血悍然!

只是片刻的时间,那道身影,就已经穿越过灵力的银河,朝着天空而去!

接着,一道泛着淡淡金色的网,朝着上官瑶撒去!

因为剧烈的震惊,上官瑶有些反应不及,等她想要后退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体内灵力流动居然迟缓了许多!

她心中立刻一沉,生出无限的惊恐。疯狂的运转灵力,但是却始终没有什么用处,反而因为强行动作她,她的身体产生了剧烈的疼痛!

她猛的看向凤长悦:“你对我做了什么?!”

凤长悦周身泛着淡淡金色,像是一阵疾风到了她眼前,看着她,一字一句道。

“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而已!”

先让你使用了绝招,现在,轮到我了!

上官瑶胸腹之间一阵翻涌,看着凤长悦几乎要吐血。

怎么会?怎么能?

她先前可是使出了地阶武技!那样的威力,那样的强势,凤长悦怎么能够轻易化解?而且,身上居然完好无损?

这怎么可能?

她是如何抵御那些无比强劲的灵力光刃的?

然而已经没有时间让她思考了!凤长悦的身影,已经瞬间抵达!

她面容上,一片冷漠。

那是长期位居高位者,自然而然的,对于蝼蚁的蔑视。

上官瑶心中先是惊愕,然后就是无限的愤怒。

她凭什么这么看着她?

她是什么身份?不过是一个卑劣的穷酸鬼罢了!

居然敢露出这样的神色看着她!

没有人看到,凤长悦此时丹田之内,灵王之晶,正在疯狂的运转!原本晶莹剔透的灵王之晶,在不断的涌动着,似乎在发生什么剧烈的颤动。而上面的尖刺,也越发的尖锐。

无数充沛的灵力从中涌出,想是源源不断一般,涌向凤长悦周身所有经脉!甚至因为体内奔腾的充足灵力,她周身都产生了一个个极小但是携带着强劲力量的灵力漩涡!

比起之前第一次的疯狂扭动,这一次显然动静小了不少,但是用来对付上官瑶,却已经足够!

凤长悦忽然探手,抓向上官瑶!

上官瑶刚才施展了地阶武技,此时身体虚耗至极,就算她没有被凤长悦困住,此时也绝对逃不了了。更何况,凤长悦为了抓住她,第一次动用了才学会的一招。

禁锢。

这一招,还是和那个神秘的敌人学的,当时他施展出来,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色牢笼。后来他死了之后,阿夜曾将他的这一招简单的讲述给她,并且不知道什么原因,阿夜居然也会。她就顺带学了。

想不到今天,正好可以用上。

虽然并不是很熟练,而且作用没有那般的显著,但是显然已经达到了目的!

上官瑶身体十分虚弱,心急之下,为了躲避凤长悦,竟是强行向着后方躲去,结果身体一下子朝着下方摔去!

凤长悦一下子拉住了她。

上官瑶一愣。抬眼就看到凤长悦冰冷之际的目光。

随即她就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不受控制的狠狠朝着下面摔下去!因为凤长悦的用力,速度竟是比先前快了不少!

上官瑶紧咬牙关,强自运行灵力,打出一掌,在地上打出一个深坑,而后接着反弹的力量,她的速度竟然慢了一些。

她心中一喜,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她还有机会…。

凤长悦哪里会给她机会?身形一闪,就立刻跟在了她的身后!

而后——抬脚狠狠一踹!

携带着丰沛灵力的一脚,仿佛夹杂着千斤之力,重重的落在上官瑶的背上!

上官瑶只感觉像是一座小山突然压在了身上,而后她胸腹之间一阵翻涌,终于身体一颤,一口血喷出!

蒂亚看着天空上喷洒的血迹,嫌恶的向后退了几步:“别脏了老娘的衣服!”

上官瑶似乎听到了,但是现在已经根本顾不上那些了!

她强行扭转身体,将剩余的血全部一点点的吞咽下去,感受着唇齿之间浓重的血腥气息,心中的愤恨已经到达了顶点!

她忽然尖啸一声,全身猛的散发出白色的光!

“红原天变!”

随着一声低喝,她手上突然结出了复杂的手势,眉心处竟然出现了一线血红!

原本就已经突破了灵皇的上官瑶,竟是再次晋级!

她眸子猩红的死死盯着凤长悦,像是堵上一切的赌徒,疯狂而歇斯底里。

她周身的气势,再次狂涨!

苍离脸色愈发深沉:“是上官家的秘法。想不到这么多年了,他们居然还在修炼着这种阴损的秘法。”

五长老此时却是疑惑了,低声问道:“秘法?”

苍离的目光紧紧的放在凤长悦的身上,浑身依旧保持着最高的警惕,沉声道。

“当年上官元向我发出挑战,世人皆知,他三战三败。但是却极少人知道,他在最后一战中,用了上官家的不外传的秘法。”

“这种秘法,就是现在你看到的‘红原天变’,可以在瞬间将人的实力提高,但是会造成后遗症,导致今后很难精进。而且一旦施展,必定见血。而那人也会变得狂躁易怒,极有可能失去理智,丧失自己的神识,做出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可谓极其阴损。”

“当年上官元,就是因为动用了这一招,结果神识丧失,差点死去。最后虽然幸好没死,但是从那之后,他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耗,恐怕这么多年,都再无精进了。这也是为什么,上官家这么多年,都沉匿无声的原因。”

五长老吃惊不已:“这样的招数,为什么他们还在传承?甚至连上官瑶这样的继承人,小小年纪就已经修炼了……”

五长老看着半空之上,满眼猩红,神情诡异,看着已经有些疯狂的不正常的上官瑶,明白了什么。

苍离叹了口气:“我当时也以为,他吃了那么大的亏,总归应该将它抛弃了。谁知他不但没有放弃,反而还让自己的女儿修炼——上官元这人,果然够心狠手辣。”

五长老沉默不语。

大长老等人在一旁,也都听了个七七八八。大长老对这些都是知道的,因此脸上也没什么波澜,只是肃然的看着场中。而其他长老虽然唏嘘不已,却也只能叹息。

付出这样的代价,只怕未必能换到好的结果。而在这时,场上的争斗还在继续!

上官瑶的境界不断上涨,终于停在了三星灵皇的水平!

“咔”

凤长悦突然眉头一皱:禁锢失效了!

上官瑶的实力再次提升,终于打破了凤长悦的禁制,全身的灵力再次疯狂调动起来!

上官瑶眉心一线血红,就连双手都变得格外的纤细,掌心也带着一点血红,眸子里猩红一片,看着竟是有些过度的疯狂。

凤长悦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被逼到绝路的魔兽!

上官瑶看着凤长悦,脸容有了一瞬间的扭曲,而后双手成爪,朝着凤长悦猛的袭来!

凤长悦立刻迎上!

比先前都要剧烈的能量碰撞引起了巨大的波动,以二人为圆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瞬间扫荡了整片山林!

众位学生都感觉到一股难以抵抗的能量朝着自己涌来,连忙调动灵力防御,然而终究还是被狠狠的推出!

大长老皱眉,袖子一挥,顷刻间消弭于无形!

而凤长悦和上官瑶,却仍旧死死的对峙着!

凤长悦能够明显感觉到,突然晋级的上官瑶似乎有些诡异,实力强横了不少,但是她身体之内似乎很是暴乱,即使没有紧挨着,她依然能够感觉到,上官瑶体内那在不断暴走的狂躁灵力!

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危险之极!

凤长悦眉头一皱,双手忽然抓住上官瑶的手臂,而后竟然二话不说,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用身体狠狠的撞击上官瑶!

她丹田之内,灵王之晶还在不断的涌动着!而左边脸颊上淡淡的暗紫色胎记,也似乎微微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她全身都充满了力量,继而在触碰到上官瑶的时候,猛的将身体之内的能量打在了上官瑶的身上!

二者之间,隐约响起沉闷的爆炸声。

上官瑶双目死死瞪着凤长悦,忽然周身传来剧痛,虽然她发挥出绝对的力量来抵抗,但是——

凤长悦的肉身,实在是太强大了!

她迅速落在下风,而后就感觉到难以控制的感觉弥漫了整个脑海!

她的眼睛忽然有些失神。

凤长悦再次狠狠一震!双臂曲起,以肘相击!

上官瑶胸膛一震,凤长悦当机立断,将她抛飞出去!

一道血迹划破暗沉的天幕。凤长悦紧随其后!

二人从天空之上,仿佛坠落的流星一般落下!

地面上,因为这即将抵达的恐怖能量,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原本在上官瑶使出那地阶武技的时候,这里就已经被无数的灵力光刃袭击,留下了无数的坑洼,然而此时,白光刚刚消弭,痕迹还新鲜着,就遭遇了更大的攻击。

砰!

上官瑶的身体忽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荡起无数的灰尘!

众人沉默。

这一摔,基本上,不死也惨了吧?

凤长悦紧接着下来,落在了不远处。

就在众人以为,这一场战斗已经结束了的时候,从烟尘之中,忽然再度出现了一道人影!

上官瑶还能站起来!

凤长悦眸色一厉,脚下轻点,立刻奔袭而去!

拳风突至!

二者居然再次交手!

这一次,众人终于见识了凤长悦的肉搏能力。

她纤细的身体像是专门用来杀人的傀儡一般,每一次出手,都算准了距离和力度,每一次出手必定能够打中上官瑶最脆弱的地方。

烟尘荡起,众人离得也远,看不到上官瑶的眼睛,已经有些诡异。

凤长悦却是看的仔细,当下下手更是狠戾。

凤长悦抓住上官瑶的手臂,而后一个简单至极的小擒拿手,就将上官瑶狠狠的摔在地上。

上官瑶还要挣扎,凤长悦当即一脚踩在她胸膛!

“咔”

清脆的骨折声传来。

随即,凤长悦竟是毫不停歇,将上官瑶提起来,双腿连环踢出!而后更是在上官瑶意图反击的时候,直面迎上,狠狠的撞击到她的怀里,而后转身一个狠摔!

随即抓着她手臂,用力一折!

众人看得一阵目瞪口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斗方式!

几乎将对方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全部弄碎,用最血腥,最直接,最痛苦的方式,将对方置于死地!

此番手段,此番心性……

众人不自觉的看向挺直身体,低头看着上官瑶,面无表情的凤长悦,心中生出无限的敬畏。

有一种人,即使只是站在那里,也拥有着绝对的威严,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苍离终于满意的笑了,摆脱了五长老就准备向凤长悦走来。

羽千宴不动声色的收回手,神情依旧淡漠。

只有蒂亚用力的一挥拳,满脸兴奋。

“干得漂亮!真不愧是老娘看中的女人!”

然而,凤长悦却没有动。

上官瑶气息全无,似乎已经死了。

凤长悦抽身,似乎要离开。

身后忽然一阵阴风袭来!直向她纤细白皙的脖子!

凤长悦唇边,忽然掀起一抹冷笑。

------题外话------

咳咳,今天差一点点万更,木办法了,没时间惹……求安慰哇哇哇

另外,有木有喜欢特工穿越文滴?《凰谋之特工嫡妃》潇芷。国安处首席特工,遭遇一代战神,原以为萍水相逢,谁知早有婚约!热血沸腾,深情专一!反正最爱特工文不解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