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2 虐杀白莲花!

然而就在上官瑶以为,这句话会让羽千宴出手,站在她这边为她拦下这一击的时候,羽千宴却只是遥遥的看着她,淡漠如雪的容颜上,仍旧是一片平静,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产生波动。

迅疾凌厉的长箭挟带着无可阻挡的气势而来!她的头发瞬间被吹起,衣衫也猎猎作响,越是靠近,那股力量就越是强悍,几个将她脸上的肌肤割裂。

她固执的看向羽千宴,清澈如水的眼睛里,似乎盛放着一湖秋水,好像在乞求着什么,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然而让她逐渐惊慌的是,羽千宴确实在看着她,然而那里面,却仿佛万年不化的冰山,带着彻骨的寒意。

他一动不动,看着她,似乎漠不关心,又好像在无情的嘲讽。

上官瑶咬了咬牙,感觉到那长箭带着炽热的温度,几乎将她的头发都点燃,身体也几乎倒下。她坚持着一动不动,似乎真的在等着羽千宴出手。

这种情况下,她绝对不能出手!

如果她出手了,那么就相当于和凤长悦正式开打,旁边的几位长老和苍离院长都偏向于凤长悦,此时她必须想办法为自己争取更多!

她就那样直挺挺的站着,长剑瞬息而至!朝着她的眉心狠狠刺去!

她默默的调动灵力,双手紧紧握住——如果,她真的对她下杀手的话……她先前所有的优势都会被打破!

她忽然最后看了一眼羽千宴,眼角带着几分决绝——

长剑的气息已经割裂了她的脸颊!有猩红的血丝慢慢的渗出!

羽千宴看着,眼中忽然升起来了几分毫不掩饰的讽刺和轻视。

这样的手段,实在也太低级了点。

凤长悦远远看着,唇边一抹冷笑。

就在上官瑶以为,那长箭就要射进自己的眉心的时候,长箭却忽然方向一偏,朝着她的左肩狠狠的刺去!

“啊!“

骨头被炙热的力量灼烧而过,泛起几乎将骨头都烧成灰烬的疼痛,上官瑶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同时身子一颤,狠狠的跪在了地上!

那股几乎将肌肉撕裂的疼痛感瞬间传遍全身,让她忍不住蜷缩起身体!哀叫不已!

凤长悦冷眼看着,眼中全然的冷漠。

别人让她一步,她比退让百步,别人若欺她一份,她必百倍还之!

这单小伤小痛,只是开始!

上官瑶死死的咬着牙,双手狠狠的抓住什么东西,不断的摩挲着,很快她手下就出现了几道极为凄艳的血痕,看起来有些惊悚。

但是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没有那么痛,才能缓解压制住自己心中不断燃烧起的愤怒!

五长老在一旁闲闲的看着,直到此时,才忽然挥了挥袖子,上前说道:“哎哎……慢点啊!这灵宝可是我的宝贝,沾了血多不吉利啊……“

说着,他手一翻,那盘状的灵宝,竟然开始朝着一方倾斜。

还在上面的几人纷纷慌忙大喊。

“五长老!五长老我们还在这里啊!您千万别把我们扔下去啊!这真的会死人的!五长老!”

“我们什么也没有干啊!五长老明鉴!上官瑶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啊!她做的那些事情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求求您放过我们吧!这、这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凤小姐要是想惩罚她,我们绝对没有二话啊!”

几人慌忙的辩驳着,却不知自己的这幅德行,放在众人眼中,更加厌恶。

大长老皱皱眉,冲着苍离说道:“我们常年呆在后山,不怎么出去。竟然不知,学院里什么时候,连这种自私至极的人也招收了?我们伽陵学院,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沦落至此了吗?”

听到大长老这话,苍离也是长叹一声:“此事说来话长。总之,是我的失误。看来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懒散了。这些年来,那些人时愈发的过分了。”

苍离的话虽然模糊,但是大长老心知肚明,知道这不是苍离一个人可以控制的,眉头皱了又皱,最后只好说了一句:“看来是时候整理了。”

苍离瞥了一眼还在互相推搡,生怕自己掉下去的几人,心中嫌恶更深。

“是啊。“

此时灵宝已经倾斜了四十五度左右,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然而此时距离地面还有很远的一个距离,况且因为山体坍塌,以及先前狂暴的能量席卷,此时下面已经是一片狼藉,毁坏的树林和凌乱的山石以及凌乱的血迹混在一起,就像是人间地狱。

几人看着,越发的慌张,甚至开始相互推搡,以换的自己能够更加安全。

至于还在旁边苦苦煎熬,哀叫不止的上官瑶,已经没有人去理会了。

五长老笑的更加欢畅了,听着不断传来的惊叫声,简直享受的很。

大长老在一旁沉声道:“天玑,他们现在毕竟还是学院的学生,注意分寸。“

五长老立刻领会:现在还是,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就不是了?

五长老眯着眼睛挥挥手:”知道啦!我没那么缺心眼!“

说完,他心念一动,灵宝就停止了颤抖的倾斜,就那样僵住。

几个人朝着下面一看,差点没吓破胆,连忙连滚带爬的回到安全的地方。

而西泽就在那里,还昏迷着。

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几个少年,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一个个居然同时抓住了西泽的胳膊和腿,朝着下面狠狠的推出去!

废物!还在这里占地方!还不如早点死了!

这一幕,瞬间让凤长悦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而原本还笑着的五长老等人,也瞬间变色!

五长老更是突然收敛了笑容,冷哼一声:“大长老,现在您不会说,他们毕竟是学院的学生了吧?这等畜牲,早日清除了才好!“

说完,也不等大长老说话,径自飞身而起,朝着落下的西泽而去!

凤长悦毕竟只是灵王,不能长时间腾空,五长老抢在她前面将西泽救了下来,放在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

凤长悦立刻赶上,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着西泽的伤势。

等确定他没有受到什么厉害的伤害之后,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转身朝着五长老谢道:“多谢五长老出手相助。西泽似乎遭受到了什么猛烈的打击,才会昏迷不醒。好在没什么大事。好在由您帮忙,才能安全回来。”

五长老一下子尴尬了一下,这小子,好像是被他打晕的吧?

“这个、这个不用谢……小事,都是小事哈哈哈……“

凤长悦将西泽放置好,才转过身来,看向天空之上的众人。

五长老收敛了一下表情,眼神一动,原本已经停止倾斜的灵宝再次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这一次,再没有给他们机会,不过瞬间的功夫,几人就已经纷纷惊叫着掉了下来。

尖叫声不断,同时灵力不断闪现,几道闷声传来。

看样子,倒是这几人急中生智,使出全力减小了自己落下来的冲击力。但是即便如此,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也足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凄惨的哀嚎声不断传来。同时还能听到细微的树木枝桠被砸断的声音,以及骨头断裂的声音。

荡起一片烟尘。

苍离以及大长老等人也纷纷落下,看着这一幕,不发一言。

这样的人,让他们活着,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而因为这里先前发生的巨大的动静,本来还在其他地方试炼的学生,都惊颤不已。而当情况逐渐平静的时候,诸位好奇的学生,也纷纷抵达,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这一看,却是惊掉了一地眼珠子。

且不说这里已经倾覆的山体,倒塌的山林,凌乱的场景和血迹,已经让他们心中发颤,难以想象这里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单单只是中间的那几个人,那场景,都已经足够他们震惊。

正在中间的那个发须皆白的老人,不正是苍离院长?而在他身边不远处,脊背挺直,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的紫色长弓,神色凛然的少女,不正是不久前,帮助学院度过危机,力挽狂澜的凤长悦吗?

再朝着一旁看去,却是几个不认识的老者,似乎看起来都很厉害的样子。

最让人震惊的,莫过于在不远处,痛苦哀嚎着的几人。

有人立刻认出来是谁,当下惊叫道:“那不是和咱们一起进来试炼的学生俺们?怎么现在这么……凄惨?”

“不知道啊,看样子,倒不像是遭受到了别人的攻击,反而像是……”

说话的人说道这里不敢再说,眼含畏惧的看了一眼苍离。

这看着,倒想是院长等人在惩罚他们啊?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将院长引来?而那几个人,又是什么人?

周围汇聚了不少人,很多学生都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心中虽然好奇,但是却不敢上前一步。

里面的气氛……实在太冷。

上官瑶感觉自己身上已经疼得不是自己的了,每个地方似乎都在承受着无法抵抗的灼烧感,甚至连骨头都在叫嚣着。

她恨恨的咬了咬牙,蜷曲的身体逐渐停止了颤抖,双手沾满了泥土和血迹,慢慢的抬起头来。

她原本苍白精致,看着总是带着几分娇弱的脸蛋,此时却是无比狼狈。

先有彩冰雀之王狠辣出手,后来凤长悦取出长弓绝射,她的脸上已经被划开了好几个血口子,血迹凝固在脸上,猩红而凄艳,头发凌乱,衣衫破烂,看起来已经分毫没有了先前的柔弱模样,只剩下一派凄惨。

而她的眼神,也由先前的清澈如水,变成了深沉阴狠,甚至有一瞬间,让人觉得诡谲莫测,心中发寒。

她看着凤长悦,死死的盯着,而后逐渐爬起来。

她忽然没什么笑意的笑了笑,随即目光从每个人的身上扫过,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遍体发寒。有一些人看了一眼,随即就转开了目光。

苍离和大长老等人,忽然皱起了眉。

上官瑶最后却看向了也已经落下来的羽千宴。

“殿下。”

她努力挺直身体,双手交叉于身前,微微抬起了下巴,努力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尊贵一些。然而却不知在众人眼中,这幅模样再强作镇定,只会让人觉得强弩之末。

“原来是我看错你了。你竟然真的——可以看着你的未婚妻,被人这般欺负。”

此话一出,周围围观的学生们顿时一片哗然!

未婚妻!

羽千宴殿下居然有未婚妻!

这句话无异于扔下了一枚炸弹,炸起水花无数!

须知羽千宴身为奥斯帝国的三王子,又已经是公认的帝国继承人,身份何等尊贵!加上本身天赋傲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帝国之中,年龄最小的灵皇!况且,又有着那般绝世的容貌气质。

可谓是上天绝对的宠儿!

更是不知是多少帝国少女的梦中情人!

但是这么些年,因为羽千宴一心专注于修炼,而且一直性格冷淡,不喜热闹,所以帝国的宴会几乎从未参加过,也鲜少露面。很多人都只是听说过他,但是真正见过的,可谓少之又少。

这种情况下,便从来没有听说过羽千宴殿下和任何女子传出过绯闻,更别提婚约了。

但是现在,居然有个少女,自称是羽千宴殿下的未婚妻!?

众人的目光瞬间复杂,看向不远处的羽千宴。

羽千宴站在那里,阳光在他身边,也似乎变得沉静,不再那么耀眼。他的面目有些模糊,眼神似乎闪了闪,半明半暗,顿了顿,才开口。

“本王没有未婚妻。”

别人没有注意,上官瑶却是看得仔细,当下确定他刚才那眸色一闪,就是在看凤长悦,当下讽刺一笑。

“殿下。您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您真的一点也不记得,红原上官家了吗?”

红原!上官家!

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很多人则是不太清楚,纷纷低声询问。

“红原是什么地方?上官家又是什么大家贵族吗?怎么没有听说过?”

“看这样子,似乎很厉害呢……那个少女,真的是三王子殿下的未婚妻吗?不说别的,这仔细看,长得还行啊……”

一群人低声议论着,一个姿容上乘的少女立刻冷哼一声。

“呵,不就是一个仗着祖上有功,一直霸占着红原的家族吗?真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了?再怎么强势,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居然用这样的语气和三王子殿下说话,真是不知轻重!”

嘉陵学院的学生毕竟是来自于大陆各地的,其中最不缺少的就是各大世家贵族的子弟。有人不知红原上官家,自然有人知道。

众人抬眼,说话的却是一个身材窈窕的蓝衣少女,看着上官瑶的目光很是不屑,还带着几分敌意。

显然是上官瑶先前的话激怒了她。

当下有人嗤笑出声,看着上官瑶就像是看着一个笑话。

“这话怎么说?帝国几大世家,好像没有他们啊?“

“哼,你们不知道也是正常。毕竟上官家这么多年,几乎很少再出现厉害的人物了。”

那少女似乎知道的不少,挑眉看了一眼上官瑶,讽刺一笑。

“就连后辈,也这么不中用。”

上官瑶似乎听到了什么,转眼看了那窈窕少女一眼,后者毫不畏惧,回以一笑。

说的就是你!

上官瑶强自按耐住心中不断升腾的怒火,不断克制着自己想要冲出去将这些人全部杀了的冲动,又看向羽千宴,似乎还在等着他回话。

羽千宴眉峰微蹙,像是清淡的水墨画上,忽然晕染开了一片淡淡的墨迹,留下轻轻浅浅的痕迹。

他记起来了。

先前苍离和几位长老提到红原上官家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一些,还感觉有些耳熟,不过并没有多想,现在上官瑶一提起,倒真是让他记起来了一些事。

“你是说,本王姨母和你母亲的约定吗?“

羽千宴清淡开口,似乎并不觉得在说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上官瑶的神情一下子激动起来,但是还在努力克制,她默默的深呼吸了一下,忍耐着身体之上的疼痛,轻轻点头。

“是。“”什么?殿下真的和那个少女有婚约?“”不会吧?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到过?“

“天,这消息如果传出去,会让多少少女心死啊!“

这一问一答,似乎已经证实了什么。

那窈窕少女却是一脸不耐:“你们瞎议论什么?殿下说了有婚约吗?他说的是‘约定’!懂吗?那可不是婚约!“

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但是又好像有些强词夺理。

有人低声笑问:“蒂亚姐,你为什么这么激动?该不会,你喜欢殿下吧?“

那蓝衣少女倒是没有羞涩,当下瞥了一眼那说话的人,眼神轻蔑,似乎不屑于回答他的问题。

“你丫这不是废话吗!这样的男人,十个女人,有九个都喜欢吧!”

周围一阵哄笑。

这蓝衣少女性格豪爽,说话也直,周围也似乎早就习惯,当下笑闹成一团。

只是这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也不轻,在场的众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凤长悦饶有兴致的看了那蓝衣少女一眼,想不到,这里还能遇到这样性格的人,倒很是合她的胃口。

上官瑶已经懒得去看了,只是看着羽千宴。今天这种情况,只有羽千宴能够保住她!

羽千宴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他从来不会讲这些话放在心上,总是听过就忘。然而今天,却一直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感觉。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这时,有人继续起哄:‘哎蒂亚姐,这十个女人,九个都喜欢殿下。那剩下的那一个,为什么不喜欢殿下?“

蒂亚毫不在意的挥挥手:“瞎了呗!”

凤长悦一阵好笑。看了羽千宴一眼,看不出来,这家伙,这么冷淡,倒是声望挺高的啊。

羽千宴心中一动,忽然觉得有一道目光似乎从身上扫过。

平静的,微凉的。却在他心中掀起波澜。

他闭了闭眼,重新睁开眼睛,淡漠的看着上官瑶,说道。

“那只是姨母开玩笑而已。”

上官瑶脸上表情瞬间僵住。

周围声音也忽然消失。

所有人看向上官瑶,让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几乎想要立刻离开!

“殿下,你在说什么?”

羽千宴的声音很平静,就是因为太平静,显得格外无情,甚至让上官瑶的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

“我知道姨母和你母亲的关系很好,当年你父母来灵州的时候,便曾经提过这件事情。但是,这只是姨母开的玩笑罢了。”

“本王的婚事,由父王和母后共同决定,姨母并没有任何权利插手。”

“而且,王室之中,任何婚约都要有书面契约,并且双方互送信物,才算是完成订婚。为你和我之间,这些,一样都没有。“

上官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简直可以称之为惨不忍睹。

周围人也都静静的听着,看向上官瑶的目光,复杂至极。

羽千宴最后说道:“让你误会,是我们的错。但是,我和你,确实没有婚约。你——也不是本王的未婚妻。”

上官瑶唇色苍白似雪,脸上的血迹看起来有些狰狞。

“不、不是这样的……”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能是这样?

她不远万里,从红原来到灵州,就是为了成为他的王妃!就是因为听说今年他会回到学院,加上一些其他的原因,她才来到伽陵学院的!

一开始,她并不愿意过早的暴露身份,想要看看他究竟怎么样。

可是却没有想过,学院遭遇了那样的危机!

她躲在人群之中,看到那个淡青色的身影,义无返顾的冲上前,淡漠如雪的容颜在,在夜色中,却仿佛照亮了整个世界。

那时候,她想,就是他了!她,一定要成为他的王妃!

可是,她还来不及表白身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站在他眼前,就进行了试炼!

再然后,她偷走彩冰雀的幼崽,想要据为己有,将错误都栽赃在那个总是无比耀眼的少女身上,却不断的出错,不断的受伤,直到现在,揭穿了一切,遭受着众人的嘲讽和冷眼!

甚至,眼前的凤长悦,还在等着要她的命!

她以为,凭着婚约,凭着奥斯帝国三王子未婚妻的身份,总是能够逃过一劫的。然而羽千宴却给了她最后致命的一击!

她的尊严,骄傲,都被人狠狠的撕下来,在这么多人面前,在大庭广众之下在无数地位卑贱的人面前,被狠狠的践踏!

彻底的嘲讽和讥笑!

她站在这里,都能够听到远处,无数嘲笑的声音!

“啧啧,真是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啊……明明就是玩笑话,居然还当做宝贝似得死死守着,还来到灵州,妄图成为三王子的王妃?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嘿嘿,你说,她是怎么想的?先前那么理直气壮,还害的我吓了一跳,真的以为三王子有了未婚妻呢!谁知道最后只是个笑话哈哈哈……”

“我要是她,现在都没有脸面待下去了!真是丢死人了!恐怕以后也没有脸面见人了吧?她怎么还好意思站在那里?”

一群人热闹的讨论着,看着上官瑶,就像是在看一场闹剧。

蒂亚回头瞪了闹得欢实的几人:“都给我闭嘴!她现在可不能走!”

“为什么?”

蒂亚抬了抬眼,示意众人看向凤长悦。

“看到没?她就是想走,现在也走不掉了!凤长悦可还没跟她算账呢!”

蒂亚来的比较早,听到了一些,也看到了一些,加上她本来就聪明,当下猜了个七七八八。

“栽赃先喊凤长悦,结果害人不成,反被揭发呗!知道这里为什么这个样吗?”

“不知道。”众人老实摇头。

蒂亚看了一眼凤长悦,语气收敛了一些,带着一丝难得的敬意和赞叹。

“如果不是凤长悦有办法,现在已经被诸位长老封印在地下,死的不能再死了!”

此话一出,一片静默。

这简单的一句话,包含了太多信息,只要细想,就会觉得无比震撼,全身战栗。

蒂亚当下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是先前凤长悦说的时候,她看的清清楚楚,因此也就全都知道了。

当下,现场更是寂静。

蒂亚看向直挺着身体,仿佛永远不可弯折的松柏,眼神赞叹。

“老娘先前没佩服过什么人。这凤长悦,倒算是第一个!服!”

……

上官瑶只觉得,每一句,都在往她的心上捅刀子!都在狠狠的打她的脸!

全身的疼痛似乎都不见了,只有无限的愤怒和愤恨在心中,充斥了全部心神!

她看着羽千宴,双手紧握,之间狠狠的嵌入手心,有粘黏的血迹流下,但是分毫没有减轻她胸腹之中,将要喷出的火焰!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完全的,彻底的,将她摧毁!体无完肤!

而他的表情,依然那么平淡,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任何错处!

她眼神变得阴鹜不已,像是潮湿的阴冷的蛇,在不断缠绕,随时准备出击!

凤长悦终于开口:“说完了吗?说完了,咱们可以继续算账了。”

她已经看得有些不耐烦了。

这种一直想要依靠着自己的身份,或者依靠别人的身份,做一些不可饶恕的事情还以为自己多么理所当然的人,真是让人——无比厌恶。

上官瑶突然死死的盯着凤长悦!

就是她!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如果不是她不肯跟她们走在一起,背负偷走幼崽的罪责,如果不是她和彩冰雀之王立下赌约,前往寻找彩冰雀幼崽,如果不是她遭遇了金环蛇王,将它逼到蜕皮进化,还连累了羽千宴一起下去,如果不是她引起了那么大的动静,招来了这么多人,如果不是她出来,将一切的一切全部说出来!

她怎么会像是现在这样凄惨!

这一切都是她不可饶恕的罪过!

而羽千宴,那个她看过一眼,就放在心中念念不忘,甚至刚才那样的生死时刻,还以为他会为她挺身而出的少年,居然也挂念着她!

甚至为了不让她误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将她拒绝的彻彻底底!不留一点情面!

她何曾遭受过这般的耻辱?在红原,她是上官家唯一的女儿,是众人捧在掌心的宝贝,所有人都听从她的命令,任由她差遣。

整个家族都以为,她这一次来,凭借着母亲的约定,能够嫁给羽千宴,为家族做出贡献。即使那约定没有十足的约束力,靠着她出色的容貌和天赋,以及成熟的心智,怎么也能得到王妃的位置。

谁知!

竟然遇到了凤长悦!

一切,都被她毁了!

她盯着凤长悦,忽然笑了起来。

声音轻轻柔柔的,却连绵不断,仿佛带着刻骨的寒冷。

“你行!哈哈,你真行!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居然能够找到被埋在金环蛇王地盘的彩冰雀幼崽,还能在它手上逃脱,甚至,连几大长老共同封印,也不能阻挡你。呵,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众多学生听见她亲口承认,先是吃惊,继而是唾弃。

“居然真的…这么卑鄙啊!“”真是看不出来,先前看到她的时候,总是柔柔弱弱的样子呢!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蒂亚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我呸!这种根本都不算人!别丢老娘的脸!“

这些话,先前上官瑶听着还会生气,但是现在,竟然完全不在意了。不过瞬间,她的心中就想通了很多事情。

只要将凤长悦除了,那么今天的仇,才算抱报了!

其他的人,一个个来!

凤长悦听着,倒是没什么波动,看着上官瑶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还有什么遗言吗?“

上官瑶心中恨恨。她最讨厌的,就是她这个模样!总是以为别人都不如她!总是那么张扬!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真的——让人非常恶心!“

“你不就是凭借着天堂火吗?有本事,你不用天堂火,和我打一场!我要是输了,生死由你!绝对不会让家族插手!“

上官瑶突然抬起下巴,冷笑出声。

苍离没有说话,五长老倒是连忙赶上前去:“长悦丫头,别管她!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她这么说一定有什么后手!”

上官瑶声音更尖利了:“怎么?害怕了吗?是害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输给我吗?还是你真的离开了天堂火,就是个废物?!”

这话说的周围的人脸上神情变幻。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是味儿呢?

蒂亚立刻破口大骂:“老娘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了!人家有天堂火是人家的事,你有本事也去弄一个啊!就知道让人家不用这个不用那个,你当谁都是你娘,给你脸啊!”

旁边起哄的几人终于听不下去了,轻轻扯了扯蒂亚的袖子:“蒂亚姐,别、别说了…”

你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啊!你好歹还是克里斯家族的大小姐啊!能不能说话讲究点啊!我们听着很有压力啊!

蒂亚愤愤的瞪了上官瑶一眼:“凤长悦要是不打死她,老娘也会弄死她!真是脏了老娘的眼!”

众人:“……”姑奶奶,咱别说话了行吗?

凤长悦点头:“五长老,您放心。这种激将法对我没什么作用。不过……”她看向上官瑶,“我接受你的提议。等一下和你打的时候,我不会动用天堂火。”

上官瑶心中狂喜,面上却是冷笑不已。

“丫头……”

苍离虽然对凤长悦有信心,但是却保不齐上官瑶真的有什么阴招,不由担心出声。

凤长悦安慰的拍了怕他的手臂:“您放心,我有分寸。今天,我一定会解决干净的。”

苍离看着她湛黑的眸子,不自觉的被她淡定沉凝的神色感染:“……好。”

反正,他们都在这里,绝对不会让上官瑶闹出什么幺蛾子的。

凤长悦上前两步,上官瑶也走到了前面。

二人遥遥对立。

周围的人都向后退了几步,将场地空出来。

凤长悦哪里看不出来上官瑶眼中的窃喜,当下弯起红唇:“你不要误会。你那点伎俩,我还看不上,我之所以答应你,只是为了——”

“将你完全打败!”

从身体到精神,将她狠狠的踩在脚下!她说过,这种人,一下子杀了,实在太便宜她了。之前的帐,全部都要好好算算!

一点点,将她的骄傲和信仰碾碎!

上官瑶听了,却只是诡异一笑。

“那就试试吧!今天,让你见识真正的天才!”

她一声厉啸,神情狰狞,原本苍白的脸颊上,忽然泛起了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她身上的灵力瞬间暴涨!竟是一下子就突破了原本展现出来的境界!

四星灵王!

五星灵王!

而且,居然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还在继续的上涨着!

苍离一下子神色严肃了起来:“她先前隐藏了实力?“

大长老在一旁不语,五长老撇撇嘴:“这不是上官那老家伙用过的招数?当年以为这很厉害,谁知实力全部展现出来了,也没有院长强,反而被揍得走不动道。啧啧,真是惨。就是不知道,他这女儿,有没有继承他的优良传统?”

苍离凉凉的看了一眼五长老:“天玑,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贫嘴呢?”

五长老嘿嘿一笑:“咳咳,没有没有。我这不是给长悦丫头放松放松吗?”

苍离嫌弃的冷哼一声:“丫头可是我的弟子,你少打主意!”

五长老讪讪的住了嘴,但是眼睛还在不断的瞄着。

而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凤长悦盯着上官瑶,已经做好了准备,身体之内灵力开始疯狂的运转,灵王之晶上的七根尖刺在缓缓的散发出晶莹的光。

此时,上官瑶周身的气势还在不断暴涨!赫然已经突破了九星灵王!

凤长悦自己也不过是七星灵王!

“咔”

轻微的声音忽然响起。

众人终于忍不住惊呼。

“她难道晋级成为了灵皇?天!突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了?”

“这下怎么办?好像凤长悦也只是灵王啊!她怎么和灵皇打!?”

“上官瑶真是卑鄙啊,居然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然后将凤长悦骗下场,就等着现在出手!”

学生们大多是第一次看到这场景,都是难掩吃惊。

但是苍离等人则一眼看出了症结所在。

“果然,和她爹一样,强行压制了自己的实力。上官家的人怎么都喜欢这?”五长老十分嫌弃,皱眉问道。

“她先前应该已经突破了灵皇,但是服用了特殊的丹药,于是在学院之中,一直表现出灵王的实力。也就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关注。现在将丫头骗下去,就是为了使出这最后的杀手锏。”

苍离语气凉凉:“可惜,她不知道,长悦那丫头,可不是吃素的。“

场地中间,上官瑶身形一动!率先朝着凤长悦出手!灵皇的威压瞬间而至!周围的尘土瞬间飞扬而起!

即使是周边,也能感觉到强大的力量,汹涌而来!

凤长悦眸色冷冷,身体笔直如松!直面迎上!

五长老紧紧盯着,一点都不放松,显然还是对凤长悦不放心。

毕竟是灵王对灵皇!越界挑战,更加艰难!

苍离捅了捅他,五长老扭过头来,疑惑的看着苍离。

苍离叹了口气。

“天玑,比起这比赛,你还是想想,怎么和上官家那老家伙交代,他们家女儿在我们学院死了的事情吧。”

五长老愣住。

上官瑶声音尖锐:“区区灵王,也敢挑战灵皇?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

而另一边,凤长悦双手瞬间结成复杂掌印,身子旋飞,朝着上官瑶而去!

“今天我也让你明白,我最喜欢的,就是虐杀白莲花!“

------题外话------

你们没有看错!我今天万更惹!泪目~

推荐等白《魔王盛宠之鬼眼萌妻》,大魔王和小萝莉的十年养成治愈暖萌故事!戳戳戳!

520小说非墨《风生水起之超强农家女》,看我穿越小萝莉,发家致富养忠犬!温馨细腻种田文!戳戳戳!

凤栖梧桐《一品农家女》,被渣男渣女害的身死穿越,极品亲戚,家长里短!喂!那个男人,谁让你亲我了!戳戳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