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1 算账的时候到了!

众人惊愕。

上官瑶有些慌乱的看着她,似乎被她这一手给惊吓到。

“凤小姐,你在说什么?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那柄善良锋利的匕首,迅速的回到了凤长悦的手上。她手指翻飞,银亮的光芒在手中飞舞,带着凛冽的寒意,让人不自觉的噤声。

凤长悦看了她一眼,唇瓣忽然扯出一抹冷冷的笑。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想着耍心思,这个人,倒真是有着不一般的狠毒。

其余众人看着,也是一头雾水。

“长悦,怎么了?”苍离立刻飞身赶来,先是仔细的看着凤长悦身上,确定她没有怎么受伤之后,才转头看了一眼上官瑶,皱起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

凤长悦看着上官瑶:“这倒是要问问她了,为什么趁着我不注意,偷袭我?“

上官瑶立刻反驳:”我没有!这么多人在这里,都看的清清楚楚啊!我一直呆在这里,何曾有机会对你下手?况且,我也没有任何理由去这么做啊!“

她环顾了一圈,语气虽轻,却带着毋庸置疑的肯定。

“今天,院长和诸位长老都在这里,我如果有什么动作,他们应该最是清楚了。如果我真的趁机对你下手,那么他们肯定能够觉察到!现在我想请问诸位,我刚才究竟有没有对凤小姐出手?!“

此话一出,几位长老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

“刚才我没感觉到这边有能量波动。“

“我也没有。况且我也看到,她一直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坐着,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动作。“”我也是。“

几位长老纷纷开口,说出的话,都是对上官瑶话语的肯定。

那几个被吓了一跳的少年,此时见情形倒想上官瑶那边,也都纷纷插话。

“是啊!瑶瑶怎么会偷偷对凤小姐你出手呢?她身体这么弱,实力也和你差很多,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对你下手?“”几位长老都已经这么说了,看来事情已经清楚了。凤小姐,是你自己产生了错觉,误会了瑶瑶。“

“瑶瑶,你别生气,长老们都在这,会给你一个公道的。“离她最近的一个少年,低声安慰着她,看了一眼远处眉目不动的凤长悦,撇了撇嘴,更加轻声道,”就算她是院长的弟子,也不能随便冤枉人。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们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肯定不会看着她欺负你。“

那个少年自以为声音已经很小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的,除了他们几个,全部都是绝世的高手,他那声音,听的是清清楚楚。

当下,苍离的脸就黑了一半。

其他几位长老的神情,也有了几分尴尬。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在暗指凤长悦仗着自己是苍离的弟子,随意污蔑上官瑶吗?

苍离沉声问道:“把话说清楚!丫头,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讲给他们听听!”

虽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显然,那个什么瑶瑶,还有那几个混小子,在把事情往长悦丫头身上推!

凤长悦看了一眼上官瑶,后者不知为何,竟是生出了一丝不安,神色却是平静如常。

凤长悦点头道:“几位长老都没有感受到她对我出手,也没有感觉到有能量波动,是正常的。她确实没有‘亲自”对我出手。“

周围一片寂静,显然还有后话。

果然,凤长悦手中匕首忽然一收,下巴微微抬起,看着上官瑶,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淡淡嘲讽和杀意。

“她趁我全部心神都放在彩冰雀身上,利用灵宝,对我进行了精神攻击!“

哗——

众人哗然,震惊不已。

这句话,包含的信息太多了。

上官瑶难道真的对她下手,并且是利用了什么灵宝吗?所以这么多人才会没有看到她出手,也没有感觉到能量波动?

须知灵宝是受主人操控的,只要是已经认主了的灵宝,都可以脱离主人,独自尽心攻击。

难道是真的?

苍离也吃了一惊,迅速看了一下凤长悦:“丫头,你没事儿吧?“

凤长悦摇摇头:“这种手段,太低端了。我还不至于中招。只怕是,有人很失望呢。“

众人下意识的看向上官瑶,却见她苍白精致的脸上,依旧是一派平静,甚至带着几丝好笑。

“你有什么证据吗?“

凤长悦微微一笑,很冷。

“你以为,人人都会像你这么傻,做事情,都不做好充足的准备的吗?“

上官瑶的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厌恶。

而同时,她忽然看到了远处的羽千宴,也在朝着这边看来,迅速转换成了慌乱。

“攻击精神力的灵宝,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想不到,今天可以一见了。

上官瑶瑶不说话,似乎在等着她拿出证据。

凤长悦突然闭上眼,强大的精神力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不多时,突然从上官瑶的身上,传出了一道声音!

嗡——

众人一愣,纷纷看向突然愣住的上官瑶。

凤长悦的精神力猛然震动起来!

共鸣声更大了!

嗡嗡——

上官瑶心中终于忍不住升起一阵惶恐!

凤长悦眉心一厉,精神力全数散出,从上官瑶身上彻底搜查了彻底!

一个东西忽然挣脱上官瑶,瞬间腾空而起!朝着凤长悦而来!

上官瑶豁然抬首,看向已经飞向凤长悦的那一个黑影,脸色瞬间煞白!嘴唇苍白如雪!

众人也都紧紧的看着那东西!

凤长悦伸出手一捞,就将东西牢牢的抓在了手中!

苍离上前一步,一下子看清了凤长悦手中的东西,当下脸色一变!

“是什么东西?“”没看清啊……“

几位长老在后面低声议论着,唯有五长老,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笑容,眼睛眯起来,显出几分玩味。

“虽然你的那些小心思上不了台面,太过拙劣,但是这东西,却还勉强能够入眼。毕竟,这可不是轻易能够得到的东西。”

凤长悦抓着手中的东西,看着上官瑶,神情清淡,却字字杀伐!

上官瑶身子一颤,眼神中全然的不可置信,猛然看向凤长悦——

“你、你——”

她怎么会,她怎么能?

凤长悦湛黑的眸子,像是深秋的湖水般毫无波澜,却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又是怎么找出来的吗?很简单,这东西,虽然能够无声无息的攻击对方的精神力,但是,那只是对于一般人。你似乎忘了,我除了是一个修炼者,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身份。”

上官瑶身子一颤,猛然醒悟!

凤长悦一字一句,声音清朗。

“我还是——炼药师。”

上官瑶心中猛然一沉!

是的!她怎么忘记了,凤长悦还是一个炼药师!或者说,是一个S级天才!她的精神力,极为强悍,已经不是这种东西能够轻易对付的了!

如果换做一个精神力没有那么强悍的人,或者一个心性意志没有那么坚韧的人,最不济,注意力没有那么集中,在她攻击的时候,没有那么警觉,任何一种情况,都会得手!

偏偏她每一项都不是!

尽管是彩冰雀之王身死魂灭,血脉之力降临的时候,她居然也保持着全然的警惕!

而她一击不得手,还打草惊蛇,让凤长悦利用精神力的共鸣,找出了那东西,抓住了她的把柄!

上官瑶身子微微颤抖,脸色煞白,原本就现出几分柔弱的样子,现在竟是有了几分摇摇欲坠的样子。

凤长悦将手中的东西举起来,在阳光的映衬下,看的清清楚楚,是一个环装的白色吊坠,质地似乎是玉石,又泛着一点金属的光泽。

大长老看清之后,眉头也皱了起来。

旁边几位长老看着,虽然觉得这东西不像是一般的东西,却也确实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五长老瞥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上官瑶,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凤长悦解释道:‘这吊坠,是由一种特殊的材料制成,虽然不过是高级玄级灵宝,却拥有特殊的能力:就是精神力攻击!这里面,可以提早灌注精神力,而后在关键时刻,选择发出。因为极不起眼,而且出击的时候,不会有任何的能量波动,所以最大的特点就是出其不意。往往能够在关键时候,给予敌人致命一击,加上精神力极为脆弱,一般人也不会精神力防御,所以往往能够造成重伤甚至死亡。“

随着凤长悦的解释,所有人都逐渐变得震惊,看着她手中那个和普通吊坠没什么两样的东西,心中既充满惊叹,又带着后怕。如果这东西用在他们身上,,那岂不是在不经意之间,就被人害了?而这种攻击,他们甚至感觉不到!只能承受!

太可怕了!

凤长悦勾起一抹笑,看的上官瑶心中生寒。

“只可惜,这东西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对精神力强大的人,攻击力不强。甚至还会在遭遇强大的精神力时,产生共鸣!从而暴露!而你——偏偏犯了这个错误!“

上官瑶唇色尽失。

苍离脸色深沉,看了一眼那吊坠,转身看向她。

“你究竟是什么人?“

普通人是绝对不可能拥有这种东西的,因为这需要精神力强大的高手注入精神力,才能当做一件足够有用的灵宝,所以拥有这种东西的人,绝对出身不凡。

而眼前这个上官瑶,身份也绝对不简单!

此时听了凤长悦一番话,众人也都明白了过来。如果是这种东西,倒真是有可能是她偷偷对凤长悦下手了。而且看苍离院长的模样,分明已经认定了,就是她出的手了。

一时间,众人眼神纷纷变换。

就连呆在上官瑶身边,一直支持她为她说话的几人,此时心里也有些打鼓。看看她,再看看都在看着这边的众人,竟是不自觉的想要往后缩。

如果,她真的是这种人,那么,真的要离她远一点了……

要知道,现在院长和长老们,都在质问她啊!

真的到了这个时候,上官瑶反而坦荡了。

她挺直了身体,将小雅的身体放下,从容的站起身来,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大家小姐的气势。

她忽然展露的尊贵气势,让众人都吃了一惊。

她身体笔直,表情大方,此时看起来,哪里还像是那个纤纤弱弱的上官瑶?

凤长悦冷眼看着,这是准备摊开了吗?

正在上官瑶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五长老忽然笑眯眯的插了一句:“院长,这位可是红原家那老家伙的宝贝女儿。“

上官瑶将要出口的话,就这么被堵在喉咙口。

她本来准备好的自我介绍,就被五长老这一句“老家伙“给毁了。

她心中升起一股怒意,但是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勉强开口想要挣回几分面子:“家父……”

苍离愣了一下随即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就是十几年前,被我追着打,最后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那家伙?“

五长老笑眯眯点头,上官瑶气的差点吐血。

这还让她怎么说!

好歹红原八百里,他们上官家也算是世家大族,就算是整个奥斯帝国,他们也绝对地位不低,谁知现在还没有开口,就先被人连打带消的损了一通!

上官瑶却是不知,眼前这些人,已经是超脱于帝国的存在,尤其是苍离,八品炼药师的地位,让他即使是在整个大陆,都享有绝对的声誉。普通的世家贵族,又怎么会让他多看一眼?

上官瑶胸膛微微起伏,原本已经恢复了平静的脸色,重新变得苍白,而且因为难以掩饰的愤怒,面容都有了几分扭曲,眼神闪过一瞬间的阴鹜。

她咬了咬牙:“家父这么多年,一直挂念……”

五长老又紧接着说道:“院长,你怎么这么说?好歹也是红原大家,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嘛!毕竟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啊?”

上官瑶只感觉胸腹之间一阵翻涌,几乎将要冲出胸膛,想要将五长老的嘴撕了!

先前没感觉,现在才发现,这老家伙竟然专挑刺!而且句句抢在她前面,让她怎么说话?!

说什么那么多年了,谁还记得,这不是打她的脸吗?那么先前她说,多年对诸位长老十分挂念的时候,五长老心中指不定在想什么呢!

苍离摇摇头:“话可不是这么说啊。”

他转头看着上官瑶,说道:“天玑就是这个性子,你别在意。他不记得,老夫可是记得。红原上官,当年也可谓是风光无两。老夫这么些年,也一直十分想念他啊!“

上官瑶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顺带接话:“多谢院长惦念。家父这么多年,也时常提起您。让我此行前来学院,一定要向您问好。”

“嗯,好。”苍离感叹道,“这都是应该的。毕竟,老夫这么多年,也没有遇到过连着输给老夫三次,还要挑战,最后无奈跑回老家的人了啊。“

……

“噗嗤“五长老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大长老忽然低下了头,咳嗽了一声。

其他长老也纷纷扭过头去,肩膀似乎在抖动。

凤长悦唇边也微微弯起。小白已经抱着肚子在她肩膀上打滚了。

几个少年,笑也不是,哭更不是,一时间脸上表情精彩之极。

上官瑶终于破功,嘴唇都开始微微颤抖,显然是气的不行,几乎说不出来话。

凤长悦终开口:“师父,她是谁,有这么重要吗?”

苍离脸色瞬间严肃:“当然不重要!“

凤长悦把玩着吊坠:“其实她是谁,我并不在意。我只在意,她想要我的命!并且,还不止一次的下了狠手。这一点,就足够我今天和她,斗争到底!“

苍离原本还带着几分调侃的语调瞬间变了,转头看着她:”难道这不是她第一次对你出手?“

凤长悦笑了笑,看向天空之上的小彩冰雀。

此时,小彩冰雀也正好转过头来,和凤长悦对视。

而后,它居然朝着凤长悦飞来。

苍离微微睁大了眼睛。

小彩冰雀显然已经已经学会了飞行,稳稳的飞到了凤长悦的怀里,而后——

蹭了蹭。

小白眼睛里瞬间燃起了火焰!

这小东西!居然又来了!

小白跳来跳去,抓耳挠腮,想要将它拔出来扔了,但是犹豫了很久才狠狠的一甩蓬松的大尾巴,挡住了眼睛,仰身一躺,倒在了凤长悦的肩膀上。

算了!看在它今天刚刚失去父王的份上!就暂且放它一马好了!

凤长悦也没有想到小东西居然直接就飞到了她的怀里,低下头看着。

小东西将脑袋抬起来,懵懂清澈的圆圆的眼睛看着她,忽然就蓄满了泪。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脑袋。

“啪嗒“

透明的泪珠落在她的手上。

小东西头上的翎毛颤了颤,而后将脑袋埋得更深。

凤长悦顿了顿,还是就那样抱着了,看向苍离。

“之前她们一群人,将彩冰雀之王的幼崽偷偷抱走,遭到了彩冰雀之王带领全族追杀,而后祸水东引,将我和西泽拖进了被追杀的队伍。”

“彩冰雀之王逼问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我们,想要让我们顶替他们的罪责。只是被我发现,是是上官瑶偷走并且藏起了幼崽。“

“我和彩冰雀之王打赌,一同前往寻找幼崽。却在那里遭遇了金环蛇王,一场恶斗之后,金环蛇王选择蜕皮,拥有了接近神兽的威力,才将我掳走。而在我即将被拖进地下的时候,羽千宴也跟了过来。我们才一起被卷进地下的。“

“最终我们终于打败金环蛇王,准备逃出的时候,正好遭遇封印。“

凤长悦淡淡说着,很是平静,然而听着的苍离和大长老等人,却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危险!

彩冰雀之王携全族之力追杀!

金环蛇王蜕皮进化相逼!

这其中种种,无不危险之极,处处杀机!

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苍离看着凤长悦,这丫头,是怎么成功逃出这么多险境的!

他心中既愤然,又骄傲:这是他的弟子!是他当之无愧的骄傲!

而心中,又是一阵心疼。

要不是她多番努力,只怕此时他见到的,就是她的尸体了!

凤长悦看向上官瑶:“而她,不仅是罪魁祸首,而且,推波助澜,挑拨离间——我说过,如果能够找到小彩冰雀,就证明是你偷走了它。况且,现在,它就在我这里。虽然它才出生不久,但是恐怕你也知道,彩冰雀一族,对于气味,有多么敏感吧。要不要让它证实一下,你究竟是不是做了这些事呢?”

上官瑶强自撑着身体,仍然是一派大家风范,然而众人看着她,却都是复杂而嫌恶的神色。

一切已经铁证如山。

彩冰雀就在这里,已经辩无可辩。

“虽然彩冰雀之王已经死了,但是,我们之间,该算的账,一点一点,全部都要算清楚!”

凤长悦手中忽然出现射天弓,手中泛着淡金色的灵力骤然形成了一只带着倒刺的长箭!

搭弓,瞄准——射!

迅疾而去的灵力,划破长空!

上官瑶突然淡定下来,向着不远处,一直神色淡漠看着的羽千宴声嘶力竭的喊道。

“千宴殿下!你要看着你的未婚妻死在你面前吗?!”

羽千宴豁然看向上官瑶!

------题外话------

没错,今天又任性惹,颈椎疼,不说了,偶去写卷纸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