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90 大爱无言

光华灿烂的阳光,竟然瞬间也被掩去了光芒!只见一道纤细的身影,从仍然在不断坍塌,发出巨大轰鸣声的地底猛然冲出!她的周身都燃烧着一丝金色的火焰,仿佛浴火而出的凤凰,突破禁制,逆天而行!

在她的身下,竟然同时带出了无数的冰凌!碎裂的冰块不断的从地下冒出来,似乎永无止息。

同一时刻,天空之上,依然是一座巨大彩色冰雕的彩冰雀之王,突然加快了消融的速度!从翅膀边缘,沿着从无数彩冰雀身上凝聚而来的冰色翎毛,像是星火燎原一般,快速的消失!

一股浩瀚无比,而又带着深深的悲切的力量,瞬间充斥着整片天空!

彩冰雀之王的翅膀很快就消融了一半,而凤长悦此时借助着两种神火,以及彩冰雀幼崽的帮助,已经成功打破封印,跑了出来!

凤长悦在地下看到周围瞬间开始产生的冰块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而那时候,怀里的小彩冰雀也似乎一改常态,不再温顺,反而十分暴躁,挣扎着要出去。而在这过程中,她清楚的看到,在小彩冰雀的毛茸茸的脑袋上,忽然出现了翎毛!

小白在她的左肩,看到这一幕,也顾不上计较其他,眼神变了变,便在心中对凤长悦解释道:“主人,彩冰雀之王在施展秘法了!”

凤长悦转头看了看还在不断积累的厚厚的冰层,又抬头看了看似乎已经堵死的出口,皱眉问道:“秘法?”

小白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废话:“是的!彩冰雀之王拥有远古血脉之力!现在分明是将这血脉之力强行传承给了它的孩子,以此让它获得巨大的力量。换句话说,也就是彩冰雀之王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它孩子的命!”

凤长悦下意识的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小彩冰雀毛茸茸的脑袋上,不过和孙坚功夫,就已经出来了七根翎毛!

只要成长出九根,就意味着血脉之力完成了!

怀里的小东西在努力挣扎,但是四面墙壁上都已经结出了厚厚的冰层,还有无数尖锐的冰凌,看起来几乎成了一个冰的世界!

那股莫名的力量,也越来越威重!

凤长悦清晰的感觉到,彩冰雀幼崽情绪变得十分的暴躁,还有惊慌。

羽千宴看着这一幕,心念电转,对于彩冰雀一族的传说,他也有所耳闻的,但却万万想不到,竟然在眼下这种生死情形见到。

看来外面的情形已经十分糟糕了。

长老们封印洞口,显然已经做好准备将他们永远深埋地下,但是彩冰雀之王却绝对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孩子被活活杀死,甚至选择了这般极端的办法!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看着小小的彩冰雀在怀里极度不安的样子,很快就下了决定。

“我在前,你在后,我们一起,应该能够出去。”

羽千宴看着她的眸子,无声的点了点头。

凤长悦在心中对小白说道:“小白,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阻止彩冰雀之王的这个行为?”

小白无奈道:“彩冰雀之王已经祭奠了自己的生命,血脉之力也已经开始传承,不可逆转了。它,必死无疑。”

凤长悦心中一定,将小彩冰雀放好,然后双手上的金色天堂火,和红色赤心之炎,同时向上飞出!

两道明亮炽热的火线,瞬间穿破已经被尘石封堵的出口,朝着上方的封天印而去!

猩红的封天印是诸位长老以舌尖血为引倾注全力建造而成的,虽然没有完全施展的时候威力强大,但是也不容小觑。若是之前的赤心之炎,只怕也还会被困在这里。然而这一次,它面临的,是还有神火榜第一,天堂火的全力相击!

两簇火焰猛烈的朝着上方撞击而去!

激烈的能量相撞,产生巨大的轰鸣声!

小彩冰雀挣扎的更加厉害,身上也似乎在不断的涌入强大无比的力量,那丰沛的难以言喻的能量,像是潮水一般涌来!

即使是凤长悦,也感受到了那股波动!感觉它几乎要挣脱出去!

凤长悦仰起头,身体之内的灵力开始奔涌!随即紧跟在后!飞身而起!

羽千宴眸子微眯,也即刻跟上!

凤长悦不过灵王之境,长时间的御空飞行根本不可能,原本有些担心的羽千宴跟在后面,却看到凤长悦身形矫健,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之上,连环踢出,手脚并用借力使力,竟是丝毫没有落下来。

而与此同时,上方的冲击还在不断进行着。

凤长悦掌控着两种火焰,在封印下面剧烈的燃烧着!猩红的天网上,很快被一片火海包围,而后开始逐渐消融!

神火毕竟不同于一般的火焰,拥有极高的威力,加上两种神火共同作用,此时才能如此迅速的燃烧起来。

四周的山壁在不断的产生着裂缝,疯狂落下的尘石几乎将二人淹没,但是他们的速度依旧没有减慢!

黝黑的隧道之中,只能被神火映出的两人容颜上,都是一片冷肃!

小彩冰雀身上的气息更加强势,不断涌进来的力量让它的身体几乎难以负荷,加上和彩冰雀之王的感应,本能的感觉到无比的悲痛,情绪自然波动的更加剧烈!

就在此时!

它的脑袋上,出现了第八根翎毛!

九根翎毛出现的时候,就是老彩冰雀之王死去的时候!

凤长悦低头看了一眼,而后湛黑的牟中国猛然燃烧起剧烈的火焰!羽千宴瞬间感觉到不对,立刻向她看去。

却见凤长悦原本湛黑如同黑色玉石的眼眸,左眼之中,竟然燃起起了一朵小小的金色火苗!而在右眼,赫然是一朵赤红的火焰!

羽千宴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担忧和震撼,她竟是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彻底的付出全力来操控两种神火!

她的身体之内的灵力急剧的消耗,很快唇色就有些发白。

羽千宴二话不说,立刻靠近她的后背,伸出手去——

凤长悦忽然转身,打开了他的手。

羽千宴一愣,手放在半空,有些尴尬。

凤长悦也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竟是因为本能的警戒,拒绝了羽千宴的帮忙。

“不好意思。”

羽千宴神色淡淡,似乎并不在意:“无碍。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力。”

凤长悦点点头,继而再次看向上方,将后背留给了羽千宴。

羽千宴看着那有些单薄的却挺直的脊背,心中莫名的疼了一下,眼中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

随即将手放在了凤长悦的悲背上,汹涌的灵力瞬间涌进凤长悦的身体里。

因为之前和金环蛇王的战斗,他身体的损耗也十分严重,但是此时竟是没有丝毫保留,全力相助。

凤长悦得到助力,立刻轻松了一些,但是依然紧紧的盯着上方,不敢任何的松懈。

几乎覆盖了整片天网的火焰,剧烈的燃烧着,渐渐将封印瓦解,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感觉到怀中小东西已经几乎无法控制的能量和暴躁混乱情绪,她死死的盯着,而后全身的力量,再次爆发!

轰!

天网之上,突然布满了裂缝,而后狠狠炸裂开来!

然而此时,小东西挣扎的动作幅度,却忽然减小了!

凤长悦心中一沉,看准时机,即刻一个飞身跃起:“走!”

她纤细的身影如同猎豹一般,向着那一片光华灿烈,已经成为了一片赤红泛金的火海中奔去!

羽千宴在后面看着,忽然就想起了她曾经身穿金色铠甲,黑色的长发在空中猎猎作响,仿佛翩跹欲飞的蝴蝶,朝着他飞来的场景。

现在她,她仍然是义无反顾,朝着远处而去。

那时,她不是为他而去,此时,她亦不是为他而走。

他唇边忽然略过一丝淡淡的苦笑,弧度还没有起来,就已经消失,水墨般的容颜上,依旧淡漠如雪,仿佛那些细微的情绪,从未出现过。

他不再停顿,紧跟而上!

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无数的尘石向着四周飞溅而去,凤长悦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毫无征兆,震撼无言!

苍离以及大长老等人看着,那一头黑发,浑身燃烧着金色火焰,容颜清丽凛冽的,不是凤长悦又是谁?

苍离脸上先是难以置信的惊愕,随即就是彻底的欣喜!

满头的白发几乎都颤抖起来,脸上的肌肉也在微微颤抖,连笑容,此时都显得那般无力,无法表达他心中的狂喜!

因为太过激动,苍离脸上的表情,竟是又像哭又像笑,复杂至极,而又简单至极。

大长老则是心中一沉,立刻浑身警戒,调动灵力,死死地盯着凤长悦和她身后的出口!

上官瑶在盘状灵宝之上,这一幕亦是看的清清楚楚,清澈的眼眸中,瞬间沾染了几分复杂而森凉的光。

其他众人,也都是震惊不已,几乎合不拢嘴巴,眼神之中,全是不可置信。

她怎么出来了?

那样的封印,那样的力量,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然而出来的凤长悦却没有时间理会其他人,她一出来,就看到了半空之中,巨大的彩色冰雕!

她眸光瞬间凝固!

那巨大的冰雕,反射着灿烂的阳光,看起来美丽动人至极!然而在它的周身,狂暴的力量在不断的割裂空间,出现无数的黑色裂缝!整片天空都是乌云密布,唯有那一片的天空,光华灿烂!仿佛烈焰燃烧!

彩冰雀之王!

无数的彩冰雀在周围围城巨大的圆圈,都低低的哀鸣着,像是在举行盛大而悲伤的葬礼!

无数的冰凌在融化!从翅膀,到骨架!甚至它的双爪也开始逐渐消融,无声的消失着!

每当消失一部分,它周身的威压就减少一分,然而那股让人悲恸哀伤的感觉,却更加浓烈!

凤长悦怀里的小东西忽然挣脱,朝着外面跑去!

凤长悦一把按住,而后朝着彩冰雀之王飞去!

“她去干什么?”

“彩冰雀之王现在就要死了,周身能量暴动,她这样不是自找死路吗?!”

“要不要拦着她?等等!还有人!”

几位正在低声讨论着什么的长老,忽然睁大了眼睛,看向洞口!

只见一道青色的颀长身影,突然出来!不过瞬间功夫,就已经腾空而立!

那淡漠的神情,水墨般清淡而带着几分洒然的容颜,不正是帝国三王子,羽千宴!?

当下众人脸上表情各异,不过大多都是喜多于惊。

毕竟羽千宴这般身份,如果真的在学院出了事,那么他们面临的,将会是无数的麻烦。

现在能够出来,已是最好的情况!

而且看样子,也没有怎么受伤。实在是出乎意料!

上官瑶也顺着动静看去,等她看清那人正是羽千宴的时候,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没有掩饰的惊愕。

“天啊!那是……羽千宴殿下!”

“他怎么也从里面出来了?不是凤长悦自己进去的吗?”

“太可怕了,如果今天真的封死了,岂不是羽千宴殿下,也要跟着死在这里?可是,他为什么也在里面?难道,是凤长悦的缘故?”

几个少年狼狈的坐着,看到羽千宴出现,也都是惊讶不已,议论纷纷,各种猜测。

上官瑶也看着羽千宴,他却一直没有往其他方向看,从一出来,目光就放在那个周身燃烧着火焰的少女,神色虽然淡淡,然而目光却像是丝绵一般,带着一丝软,还有一点或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她不想称之为,温柔。

上官瑶听着,看着羽千宴,他始终没有看这边,于是她的眼神逐渐平静,化为一潭深水,竟是有些看不清楚,她眼神中的情绪。

她跪坐在那里,怀里还抱着小雅的尸体。

而小雅的身下,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她的双手,已经缓慢而坚定的抓住了小雅已经完全冷却了的后背,而后,缓缓的撕下。

一片有些僵冷的血肉,被无声的撕下。

她微微垂下头,眼神有些冷,还有着一丝诡异的兴奋的光芒,将那片肉在手中一点点的用指甲截断,弄不断的,就用尖锐的指甲,一点点的消磨着。

似乎能够感受到,血肉被割裂的快感呢?

为什么,总是要出风头?

为什么,连他也要那般在意她呢?

难道,他已经将她完全忘记了吗?

上官瑶将那一片血肉弄得模糊一团,几乎再也无法捡起来才满意的住手,心里的沉郁气息,忽然就淡了一些。

有人发觉她似乎有些不对,关心的问道:“瑶瑶,你没事吧?”

上官瑶抬起头,苍白精致的脸上,眼眶还有些红:“怎么了?我没事,你们放心。”

那几人以为她还是为小雅伤心,当下也不再插话。

一切不过转眼时间!

凤长悦已经快要飞到了彩冰雀之王的身前!

越是靠近,空气的温度就下降的越剧烈!里彩冰雀之王还有着一段距离,已经能够感觉到周围几乎冻结的空气!

不过好在有天堂火护体,她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

然而彩冰雀之王的消融却丝毫没有减下来,反而愈发的剧烈。

凤长悦已经拼劲了全力,先前的几番折腾,让她的体力也有些不支,然而此时,却看不出分毫。

就在她即将抵达的时候,怀里一直处于极度不安和恐惧,死命挣扎的小东西,忽然不动了。

小白叹了一口气。

凤长悦心中一沉。

巨大的挥展着翅膀,似乎就要飞向天际的彩冰雀之王的冰雕,忽然全身都开始碎裂!

每一根鲜艳美丽的羽毛,都无声的湮灭!

最后一重威压,终于降临!

此时它上方的阳光愈发的明灿,简直明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周身剩余的冰羽反射着阳光,发出像是彩虹版动人的颜色。看起来美丽至极。

凤长悦忽然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扑棱着稚嫩的翅膀,她松开了怀抱,小东西的脑袋就轻轻的探了出来,小东西的眼睛竟然还是紧紧闭着的。

她看着它眼皮似乎在转动,好像要睁开眼睛了,湛黑的眸子盯着,接着,她就看到了一双七彩的圆圆的眼睛。

清澈,纯净,一尘不染。

而带着深深的伤悲。

凤长悦心中,忽然就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抓了一下,似乎疼了一疼。

浩淼威严的来自远古的气息,忽然铺天盖地而来!

彩冰雀之王的冰雕之中,突然发出一声悲鸣,像是在呼唤着什么,也似乎在告别。

小东西转头,懵懂而带着无法驱除的哀戚,看向那灿烂阳光下,无比光华美丽的巨大冰雕。那是它的父王。

凤长悦知道,这是它第一次睁开眼睛,眼里还带着未曾被世俗沾染的尘埃,甚至连好奇都是懵懂的,但是却有着无比深重的悲恸。

这是它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王,也会是最后一次。

它的身上,毛茸茸的羽毛上,也忽然出现了无数细小的冰凌,而那些冰凌,竟然全部都是血红色的!仿佛侵染了无数的血液!

它的头顶,第九根翎毛,终于出现!

血脉传承,终于完成!

老彩冰雀之王的气息瞬间萎靡,它以自己的死亡,换取了自己孩子的生机,虽然凤长悦已经努力快速出来,但是终究没有赶上。况且一旦启动,血脉之力不可逆转,以生命的代价,新的彩冰雀之王,诞生!

凤长悦感觉到一股仿佛是遥远的召唤,似乎有着哀戚的悲鸣,又好像有着无数血腥的场面略过。

她立刻松开手,小东西忽然扑棱着翅膀,朝着彩冰雀之王飞去!

周围无数的彩冰雀忽然声音一转,纷纷垂下脑袋,压低翅膀,似乎是在朝新的彩冰雀之王行礼。

凤长悦看着,小东西大约是第一次飞行,摇摇晃晃,好几次都差点摔下去,但是终究还是稳住,踉踉跄跄的朝前飞去,那些暴乱的能量似乎对它不起作用,在它的周围,似乎有一道安全无比的屏障,在保护着它。

一开始,它飞的很慢,也很不稳当,但是慢慢的,就开始稳定了,而且速度也逐渐上去了,甚至在即将抵达彩冰雀之王的冰雕处时,稚嫩的翅膀一挥,就朝着上方而去了。

彩冰雀之王的冰雕,已经化去了大半,只剩下脑袋,还完整的保留着,原本总是带着暴戾和冷漠的眼睛,此时隔着厚厚的冰雕,似乎在看着小彩冰雀,满是被封住的温柔和慈爱。

小彩冰雀看着它,带着一丝好奇,一丝惘然,以及从血脉之中,传来的无法消弭的伤悲。

彩冰雀之王本来已经将近死去,神识都有些模糊了,但是小彩冰雀出来的时候,它还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了。

它想要上前,拥抱一下它的孩子,但是周身已经冻结,完全无法动弹,更何况,它很快就没有了翅膀,又怎么能完成这样的奢望呢?

不过,当血脉之力终于完全传承,它心中的担忧,也就完全消除了。

感受着从小彩冰雀身上传出的威压,它心中既骄傲又不舍。

它一定不会让它失望的。

当小彩冰雀飞过来,它用尽最后的力量,保护它一路飞来。

这也是最后能为它做的事情了。

二者对视。

它周身几乎全部消融,只剩下了脑袋和一截极短的翅膀。

“咔嚓”

冰块碎裂的声音,在此时显得格外清晰。

凤长悦抬眼看去,却见到彩冰雀之王正在努力的挥动翅膀,身体碎裂的更快了也顾不上,她仔细看去,却发现它不过是想要拥抱一下小彩冰雀。

它的眼睛也一直充满慈爱和不舍的看着小彩冰雀,从未如此温和。

小彩冰雀愣愣的看着。

碎裂的翅膀忽然围了过来,轻轻的抱向它——

“咔”

不过瞬间,彩冰雀之王的冰雕就忽然崩塌,因为先前强行动用力量,此时加剧了毁灭的速度,无声的湮灭着。

那碎裂的翅膀,离小彩冰雀,还有一拳之距。

而后,颓然倾塌!完全消失!

粉身碎骨!身死魂灭!不过如此!

小彩冰雀看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呆呆的看着,眼睛里面却开始蓄满了晶莹的泪水。

“啪嗒”

冰雕的脑袋终于一点点完全消融不见踪影,唯有一滴带着寒意的水,落在了小彩冰雀的脑袋上,打湿了它的翎毛。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在它面前,不过空空如也。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它忽然落下泪来。

整个后山的数千只彩冰雀,忽然齐声悲鸣。

……

小白在凤长悦心中再一次叹气。

凤长悦问道:“小白,你跟着叹什么气?”

小白耷拉着脑袋:“没什么。我只是感叹,如果有父母要遭遇这些,还不如没有父母。”

它降生于天地,自然没有父母。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是终究还是有些感慨。

凤长悦没想到一向有些跳脱的小白竟然在想这些,顿了顿,才说道:“不。小白。终究是不一样的。”

“如果曾经感受过,父母的爱。那么这世间的一切苦难,都会有理由坚持熬过去。如果没有体会过,那么真的会成为生命中最大的遗憾。那些即使只是短暂的珍爱,也会成为一生中,最好的记忆,最强大的后盾。”

就是因为不想要再面临这样的情景,不想要再像是以前一样孤独一生,想要尝试曾经渴望的温暖,想要体会最平常也是最珍贵的情感,她才会选择走上这样的道路。

即使艰难困苦重重,也不会放弃,绝不后退!

看着彩冰雀,仿佛看着她自己。

她的父母,是不是也曾经面临这样的生死困境,以自己的性命,换来她的安全?

是不是也曾如同这般倾尽所有力量,也要为她撑起一片天?

她不得而知。

然而她知道,她的父母,还在某个地方,承受着无尽的苦难,

只有更加强大,才能有机会找到他们,将他们救出来!

她忽然坚定了神色,眉目之间愈发凛冽。

小白感受到她心中的变化,虽然不是很理解,还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震撼,众人全部愣在了当场。

彩冰雀之王这般作为,终究还是换来了成功。

苍离终于反应过来,看着完好无损的凤长悦,立刻颤声呼喊了一声。

“丫头!”

凤长悦扭头看去,就看到苍离满脸热切和狂喜的看着她,然而神色疲惫,眼眶还有些红。

她心中忽然一软,又一酸。

她转身就要朝着苍离的方向而去。

忽然一道破空声传来!

她豁然扭头!翻手一动,手中银光一闪!

一把银亮的匕首迅疾飞出!

“铿!”

匕首打在什么东西上的声音。

“啊!”

短促的惊叫声忽然响起。

“凤长悦,你做什么?!”

差点被伤到的一个少年站起来,一气之下竟是直接口不择言,直呼了凤长悦的名字。

凤长悦却看向一旁好似惊魂未定的上官瑶。

“怎么,还没玩够吗?”

------题外话------

爱祖国,爱爸妈!爱二月!我们的口号是!没有万更!偶尔任性!

咳咳,推荐基友的文文《财阀千金掉入妖孽窝》,重生复仇+网游+大神+一生一世一双人。欢迎大家去勾搭跳坑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