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89 彩冰雀之死!破天!

短暂的寂静之后,下面忽然传出巨大的轰鸣声!

几乎整个山体都在震动,连带着旁边的几座山峰,都在剧烈的晃动!天空之上阴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众人震惊不已的看着这一幕,似乎整片天地都要裂开了一般!

大长老沉着的看着这一幕,眼神如同最深的海,看不清神色。

旁边几位长老也都是神色复杂,望着那瞬间被死死封牢的洞口,猩红的光芒闪耀着,透露出无尽的威压和杀意!

封天印一出,此处必封!里面的赤心之炎,短时间内绝对没有出路!

这也意味着,里面的人,必死无疑!

这震动不过瞬息之间,只听得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地!

轰!

整个山体都深深的塌陷下去!

巍峨的山峰瞬间成为了一片狼藉的平地!

苍离浮在半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似乎浑身都已经僵硬。

他的身影忽然消失!而后立刻出现在大长老的身前,一只手正放在他的脖子上!似乎随时准备用力,杀了大长老!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让其他几位长老偶魂飞魄散!他们见过苍离和别人打,也见过大长老和别人打,唯独没有见过这两人发生如此激烈的冲突!

一向懒散随和的苍离,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开打!

这实在是惊掉了众人的下巴!也让他们的心猛地提了起来!

这两个人,一个掌管学院,一个掌管后山,相当于学院最高权力的两人,此时居然正面冲突!苍离更是一出手就下了狠手,将手放在了大长老的脖子上!

场面忽然寂静。

苍离的脸上是极少出现的怒容,有些浑浊的眼睛此时一片燃烧着的明亮的怒火,浑身灵力都在充分的调动起来,甚至因为狂乱的心绪,周身都隐约出现了锋利的风刃!

他是真的发怒了!

苍离怒声问道:“重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重阳,是大长老的名字,也是他的尊号,只是时间久了,加上他长期居于后山,地位最高,平时更是鲜少有人称呼,知道的人,便越发的少。此时苍离愤怒之下,喊出他的名字,显然已经是出离了愤怒。

大长老倒是很镇定,没有拂去苍离的手,因为刚才启动封天印耗费了太多精力,所以此时体内也隐约传来空虚的感觉,唇色也有些发白,但是他隐藏的很好,苍离心急之下,更是没有注意到。

他眼神沉定如水:“我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苍离吼他:“是什么理由?可以让你这么快的出手,甚至要将我的弟子置于死地?!你说!”

大长老眉间微蹙,很快又消弭,看着苍离,毫无退缩。

“赤心之炎的封印解除了。”

苍离一愣。

他先前虽然敏感的感觉到赤心之炎出了问题,但是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加上一心放在凤长悦身上,便没有注意到那么多。

此时突然听到,心中立刻一沉。

大长老见他愣住,便知道他并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胸腹之间有些疼痛,被他强行忍了,继续说道:“赤心之炎即将逃窜,我只能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

“我的职责,就是看守后山。赤心之炎如果流窜而出,造成恶果,我将无颜面对学院先祖。”

苍离的手僵住,似乎浑身都无法动弹。

大长老低声,一字一句。

“我不能拿整个学院做赌注。所以今天,无论是谁在下面,我都会立刻封印。”

苍离的容颜一下子似乎衰老了几十岁,疲惫不堪。

他的手逐渐松开,虽然周围依旧在暴动,但这一片像是陷入了真空一般。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苍离的手逐渐松开,而后,颓然落下。

他转眼看着那猩红的天网,封天印那般牢固,能量难以破除,就算是他,也没有逃出来的机会。

何况,她还那么小。

看到苍离的模样,大长老眼神也有了丝不忍,他也知道,苍离孤苦一生,好不容易才得了个顺心的弟子,竟然就这样出了事。

任谁,心里也不会好受。

但是,这件事情,真的没有任何转寰的余地。

封天印虽然只是由他们六个人施展,但是威力仍然不可小觑,只需要稍后加强一番,就真的永无出头之日了。

赤心之炎,还有那两个人。

大长老忽然犹豫了一下,而后才低声道:“不仅仅凤长悦在里面。还有一个人,跟她一同被困在了里面。”

苍离此时心神俱累,哪里还有心思,有些迟钝的问道:“还有谁?”

大长老顿了顿,眼神莫测,神情平静。

“羽千宴殿下。”

苍离豁然回首!

正在天空上发生着争论的时候,下面也同时发生着极大危机!无数的树木纷纷沿着塌陷的地面倒下,乱石纷飞,惊骇人心!

就连上官瑶等人呆的地方,也迅速的塌陷!她神色一变,立刻开始朝着相反的方向逃跑!

站在她身边的几人见此,早已经被这撼天震地的一幕给吓得腿软的不行,看到上官瑶开始逃跑,才慌忙的意识过来,想要立刻跟上。然而这一动,才发觉自己身体已经因为极度的恐惧而完全虚脱了,几乎难以挪动,更何况奔跑!?

“救、救救我们!”

“快跑啊!天啊!我不想死啊!”

或凄厉或悲哀的哭嚎声在巨大的声音中被彻底淹没,只能看到他们脸上无线惊恐的神色,以及不断颤抖的说着什么的青白嘴唇,却实在没有人能听到他们说什么。

其实,能听到的几位,包括大长老等人,此时的全部心神都放在那洞口以及还在不断闪烁着猩红封天印之上,哪里还有时间去操心这些人?

而躺在地上被五长老敲晕过去的西泽,此时仍然昏迷着,不断有或大或小的石头和凌乱的尘土砸在他身上,整个身体也随着地面在不断的摇晃,似乎下一瞬间就会死在这里!

此时生死之间,又有谁能够顾得上别人?

上官瑶速度最快,平时苍白的脸色此时居然出现了一丝绯红,不时地回头看一眼,似乎带着惶恐。

然而只有在垂下头奔跑的时候,眼角才会上扬起几分诡异的弧度。

想不到事情居然发展成了这个样子,不过这样更好,以后看不见了,就更好了。

她最讨厌的,就是比她风光的女人。

况且,她这一死,小雅的死亡以及所有的事情,都死无对证了不是吗?

她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块巨大的石头忽然滚落而下,朝着西泽狠狠的砸下!

正在她唇角掀起一丝弧度的时候,一道人影迅速闪过!挡在了西泽的前面!而那块巨石,也立刻停住,随即悄无声息的湮灭成了灰尘!

上官瑶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而看到她的表情,跟在后面踉踉跄跄的几人也纷纷向后看去,这一下立刻露出惊喜之色。

“五长老!是五长老来救我们了!”

“太好了!看来我们有救了!五长老——我们在这里!快来救救我们!”

“五长老!”

几人连忙停下了脚步,朝着飞身落在西泽身边的五长老大声的嘶吼着。

原本以为没有救了,谁知五长老居然亲自下来了!真是太好了!

五长老原本在天空上,和其他的长老一同紧紧的盯着封天印,当地面开始倾塌的时候,他忽然随意一瞥,就看到了地上那几个在慌忙乱跑的人影,随即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西泽。

皱了皱眉,这毕竟是自己出手敲晕了的人,要是因为这而死了,他心里还真不好受。

所以五长老干脆立刻飞身下来,打算先将西泽带走。

而后就听到了身后那几个少年的呼喊声。

五长老站在离西泽极近的地方,而后手一挥,巨大的盘状灵宝就出现了。听到声音后,转过身来,看着这几人,似乎吃了一惊,仿佛才看到他们一样。

“咦?你们都在这里?”

几个少年见五长老转身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听到他问话,立刻七嘴八舌的回答。

“是啊!五长老!我们的人都在这里了!”

“我们本来真的担心会死,想不到您居然在这样的时候,还记挂着我们这些普通的学生,您真是太好了!”

“我们所有人……等等!瑶瑶!快来!五长老来救我们了!”

几人兴奋不已,连忙忽换上官瑶。

上官瑶远远的看了他们一眼,立刻看到了五长老,而后开始朝着这边跑来。

地面震动的更加厉害了,不时有飞溅的乱石飞过,因为携带着强大的狂暴能量,所以威力极大,甚至只是擦着过去,都会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几人一边慌乱的躲避着,一边不断的向着五长老的方向靠近。

等看到了果然是那个盘状的地阶灵宝之后,几人脸上纷纷露出喜色。

只要踏上去,就能够活下来!立刻离开这里了!

五长老却是不慌不忙,问道:“你们的人都到齐了?”

此时上官瑶已经过来,气喘吁吁的样子,几人连忙点头:“齐了齐了!五长老,这里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听到几人毫不犹豫的回答,五长老似乎愣了愣,而后眯起眼睛,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说你们人都到齐了,那…那个少年呢?”

他手指一指,几人转头,脸色瞬间难看了。

躺在不远处的那个少年,不是西泽又是谁?

几人眼神闪烁,听到五长老的问话,都是沉默不语。

西泽和他们原本就不是一路的,先前求助凤长悦,他们不肯帮忙也就算了,后来居然还一直指责他们,尤其是西泽,愣头青一样,凤长悦离开之后一直没有回来,他就看他们越来越不顺眼。

在他们看来,西泽后来的行文,甚至可以说是无理至极!

现在生死存亡的时刻,谁还记得他?没有将他扔进深坑就算是对得起他了!

见几人神色颇为不屑,甚至厌恶,五长老心中早已了然,自然对这些人都有了准确的判断。

虽然心中对这些自私不已的家伙很是讨厌,但是毕竟都是学院的学生,自然尽力保住他们性命。

只是以后嘛……难说啊!

五长老似乎没有看到他们之中的暗潮汹涌,继续问道:“为什么不将他抬上来?难道你们不想帮他?”

这话问的太直白,就是因为太正确,所以几人倒是越发难堪。

上官瑶喘着气,似乎很是虚弱,见此终于上前,轻声解释道:“五长老,他们只是太害怕了,所以没有看到西泽。我们都是一个学院的学生,更是一同经历生死,当然希望他好好的。我们这就将他抬上去,这地方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尽早撤离吧!”

她眼神诚挚,语气虽然轻但是很有调理,看起来虽然受到了惊吓,却还保持着理智。况且,先前彩冰雀之王一怒之下,将她的脸颊划破了两个血痕,此时血迹已经干涸,但是看起来,雪白的肌肤映衬着猩红的血液,更加具有震撼力。

五长老看着她,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有什么矛盾呢哈哈!现在看来,是老夫心思龌龊了哈哈哈!快!将那小子抬上来,咱们快点走!”

五长老笑的豪爽,几人听着却越来越不是味道,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了一样,但是终究生死在前,没有时间和精力考虑其他,只是片刻的停顿,就立刻抬起了西泽,放了上去,而后纷纷跳上去。

终于,五长老驾驭着灵宝,一飞而起!

彩冰雀之王在旁白看着,眸中已经燃起了滔天的愤怒!

它死死的盯着那显然已经封死的洞口,感受到那猩红的天网上几乎难以抵御的威力,以及地底不断传来的坍塌声音和周围难以控制的狂暴的能量,心中的火焰几乎将它的身体都燃烧起来!

那里面!还有它的孩子!它出生还没有一个月的唯一的孩子!

它甚至还没睁开过眼睛,看看这个世界!

“唳!”

一声凄厉的绝望的嘶吼,瞬间传遍整片天空!

大长老等人被这声音惊醒,豁然转头!

只见彩冰雀之王,忽然展开了巨大的翅膀!完全的伸展着,上面的每一根羽毛,都看的清清楚楚!而巨大的彩色翅膀上,随着彩冰雀之王的一声嘶鸣,迅速结冰!出现了无数闪烁着绚丽色彩的冰凌!

一个难以言喻的威压,仿佛从天空之上传来,狠狠的压下!

无数狂暴的能量在它周身汇聚!

那些冰凌却没有如同以往一般,朝着外面发射,反而越聚越多,片刻功夫,就已经累积了厚厚一层!

看到这奇异的一幕,几位长老都是疑惑不已,并且心生不安。

“彩冰雀之王怎么了?”

“它好像不是在施展……等等!看上面!”

正处在震惊之中的苍离和静默不语的大长老听到动静立刻转头,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心中都逐渐弥漫起一股不安。然而当二人随着惊呼声看向彩冰雀之王的上方的时候,都愕然的睁大了眼睛!

只见绚丽无比的彩冰雀之王头顶的天空上,乌云居然在慢慢散开!

修炼者都知道,一旦出了威力极大的杀招,必定带起强烈的能量波动,从而导致天降异象。

而天空之上,一大片无边无际的乌云和闪电,正是封天印启动时出现的异象!

然而现在,那片的乌云居然在逐渐的散开?

这是不是意味着,彩冰雀之王在积蓄力量,施展前所未有的杀手锏?

大长老随即立刻目光凌厉的看向彩冰雀之王,不过片刻功夫,厚厚的冰层居然已经形成!但是仍然晶莹剔透,看起来就像是一座七彩的冰雕!

刚刚飞上去的五长老也一直在关注着,见到这一幕,忽然灵光一闪,而后惊呼出声。

“这、这不会是彩冰雀一族的秘法吧?”

五长老的话一出口,其他几位长老也立刻反应过来,随即神情大变!

传言彩冰雀一族是远古时期,天凤凰族的一只天凤和那时候的冰雀之王产生了超乎宗族的感情,但是因为冰雀一族的血脉根本入不了天凤凰族的眼,所以遭受到了极大的阻碍。但是终究还是成功相配,并且产下了第一只彩色的冰雀。那之后不就,那一只天凤和那一代的冰雀之王就在天凤凰族的讨伐中,双双死去。

冰雀一族倾尽全族之力,才得以成功保全那一只彩色的冰雀。

后来,那一只彩色的冰雀就重新组合势力,并且更名为彩冰雀。

也就是说,彩冰雀一族,其实是有着远古血脉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彩冰雀一族血脉中,天凤凰族的气息越来越淡,几乎消耗殆尽。也就越来越少的人知道其中因故。

但是,传言,彩冰雀一族的王,身上拥有最为浓厚的天凤凰族的血脉。而当它们燃烧血脉之力的时候,就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但是这也意味着他们要将血脉之力完全交付给下一代的彩冰雀之王,自己则只能死去。

这种秘法,除非是到了生死边缘,否则是绝对不会使用的。

因为一旦使用,就意味着老彩冰雀之王的死亡,和新一代彩冰雀之王的诞生。

眼下这种情形,彩冰雀之王分明就是在冰封自己!

苍离立刻转头问道:“彩冰雀之王为什么这么做?!”

大长老脸色也很是深沉,紧紧皱着眉头。

“因为彩冰雀之王的幼崽,在凤长悦那里。”

苍离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赶到了一起?!

大长老显然也很是无奈,但是却依然没有动摇。

彩冰雀之王这动作,分明是想要利用秘法,将血脉之力全部倾注转移到幼崽身上,以自己的死亡,换取它的一线生机!

大长老纵然明了,心中却是不愿看到这一幕的。

因为它一旦成功,就意味着,有可能彩冰雀之王的幼崽能够破开封印,而同时,赤心之炎也会出来!那么他们先前所做的一切,都付诸东流!

但是彩冰雀之王一旦开始,就无法打断,他也只能这般看着。

苍离心中同样清楚,但是心中无限纠结。

如果,它能够将长悦丫头救出来……但是,赤心之炎也是一个大问题,现在重阳他们几人想,显然已经无法进行第二次的封印了!

苍离眼神紧紧的盯着,心中却始终无法落下一个定论。

彩冰雀之王身上的冰层已经越来越厚!逐渐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冰雕一般!而头顶的九根翎毛,也越发的熠熠生辉!

周围无数的彩冰雀开始仰天,哀哀鸣叫。在它们头顶,也开始形成了一根晶莹剔透的翎毛!

随后,那些形成的冰翎毛,居然脱离了彩冰雀,朝着彩冰雀之王身上飞去,在它的最外面,形成了最后一层绚丽无比的羽翼!

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充满了威严的鸣声,忽然响起。然而细细听来,又让人从心底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仿佛时隔万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股深深的情感。

众人心神一震。

彩冰雀之王此时已经成为了一座无比美丽的冰雕,浑身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却透漏着比之前深重百倍的威严!

……

在彩冰雀之王逐渐启动秘法的时候,众人以为必死无疑的凤长悦和羽千宴,正在深深的地下,努力的找寻着出口。

二人一离开红色的湖水,身后就突然袭来巨大的狂暴的水浪,还有漩涡,而四周的山壁也饿在不断的颤抖,裂开!

二人即刻朝着出口跑去,却在即将出去的时候,巨大的水浪汹涌而来,狠狠的拍击在墙上!将二人的身影淹没!

第一波水浪退去,只见原本有可能被拍走或者卷走的二人,正紧紧贴着墙壁,抵抗着巨大的水浪。

却是二人共同支撑起了一个结界,全力支撑,才挡住了第一波。

因为这湖水其实是赤心之炎千年伴生而出,其中蕴含的狂躁的能量远远超出二人的预计。

尤其是赤心之炎被吞噬之后,这里原本稳定的系统遭到了破坏,无数能量开始暴动,整个山洞都摇摇欲坠。

很快二人发现,其实不仅仅是这深深的地下,就连上面的山体,都在坍塌!

剧烈的颤动,即使是在这里,也依然能够感受到!

二人心中担忧更重,如果不能尽快逃出去,只怕他们就要被困死在这里!

很快,又是一波更加强势的水浪抨击而来!

结界都在隐隐颤抖!

他们不能坐以待毙!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点头!

而后,在水浪终于退去的时候,二人转身继续朝着外面跑去!

这一次,二人都拿出了最快的速度,沿着因为山体坍塌,已经开始泛起剧烈波澜的小溪一路朝外!

然而眼前的一幕让他们心中一沉!

来时的路口竟然已经被无数尘石封堵!

二人赶至,竟真是毫无出路!

凤长悦沉吟了一瞬,如果只是尘土封堵了洞口,他们两个合力倒是可以出去……

“什么?”

忽然一阵难以抵抗的威压从上面传来!即使是在这么深的地底,她依然能够清晰感觉到一股几乎毁天灭地的力量!

那是——

凤长悦眼神忽然一变,羽千宴也猛的抬头看向上方。

“有人在封印!洞口!”

他淡漠如雪的眼神之中,染上了几分冰寒,看起来更加清寒。

“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凤长悦蹙眉。

羽千宴沉吟一瞬:“封印必定是长老们联手做的,但是他们……”

羽千宴看向凤长悦:“你做了什么?”

几位长老一同出手,而且必定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两个都在这里,但是依旧选择这么做。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他们两个无意间惹出了什么麻烦!

凤长悦看着他,心中一沉,湛黑的眸子微闪。

羽千宴心中更加肯定,但是却并不浪费时间苛责她,感受着不断降临的威压,周身的肌肉都开始紧绷。

“想办法出去。”

凤长悦在心中忽换小白:“小白,有什么办法吗?”

小白立刻恢复:“主人,这里毕竟是赤心之炎额地盘,您只要用赤心之炎开辟道路,就可以出去了!”

凤长悦即刻反应过来,是的,这些力量和赤心之炎同出一宗,自然还对付!

至于封印……

“等下我会在前面开辟道路,恐怕灵力不足,你在后面助我一臂之力可行?”

羽千宴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办法,但是看到她坚定的神色,便点了点头:“放心。”

凤长悦左手之上,忽然出现了一朵金色火焰!

而后,右手之上,也突然出现了一朵赤红火焰!

温度一下子升高!

一向淡定的羽千宴也终于忍不住吃了一惊:竟然是……

两种神火!

她身上居然有两种神火!

然而来不及惊讶,凤长悦的怀中,忽然钻出了一只毛茸茸的彩色脑袋!

凤长悦低头,这小家伙怎么出来了?

一道苍老而威严的气息,突然降临!仿佛远古时期,突然响起的嘶鸣!

整片空间忽然冻结!一块块的冰块接连形成!而凤长悦怀中的小家伙,头上也忽然生出了一根翎毛!

整个山洞之中,冰寒至极!

……

天空之上,彩冰雀之王忽然开始从翅膀的边缘,逐渐消融!

轰!

仿佛一道惊雷,忽然降落!

一道纤细的人影,忽然冲出!瞬间腾空!

------题外话------

没错,今天我没有任性,求安慰!求抱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