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87 他不是他

一进入湖水中,凤长悦就感觉到了不同。她居然可以在这里面正常呼吸。而后她睁大眼睛,向下看去。

只见清澈无比的湖底中央,竟然生长着一颗巨大的红色火树。盘根错节,十分粗壮,枝桠横生,上面燃烧着无数的红色火焰,一朵朵看起来像极了叶子。

整棵树木像是红色的琉璃一般,半透明,仔细看还能看到里面似乎缓慢流动着液体。

整个火树的周围,温度极高,但是湖水却丝毫没有蒸干的迹象,反而火焰荡漾在湖水中,显得无比瑰丽。

凤长悦眸子微微睁大,这个东西、这个东西……

小白随即跳下来,游到了她身边,兴奋的示意凤长悦上前。

“主人!快!这可是天大的机缘!”

凤长悦蹙眉:“什么机缘?”

小白的声音清晰的响在神识之中:“这是神火榜排行第十三位的赤心之炎啊!”

凤长悦豁然睁大了眸子:“你说什么?”

小白眨巴着眼睛,满脸讨好和兴奋:“虽然是最后一名,但是赤心之炎拥有极为强大的修复能力,也是极为珍贵的啊!主人,你要把握机会啊!”

凤长悦心中疑惑更深:“什么机会?”

小白看着凤长悦惊诧的样子,才想起来,它还没有告诉主人关于天堂火的秘密。

小白懊恼的派了自己脑袋一下:“哎呀!我给忘了!主人,天堂火之所以是神火榜第一,是因为它拥有一个即为隐秘的秘密!”

“什么秘密?”

不知道为什么,凤长悦心中一下子想起了之前走进这里的时候,体内的天堂火不自觉的躁动,还有那一股仿佛从内心深处冒出的无法抵抗的渴望。

以及,最重要的,天堂火居然自主吞噬了那一簇火焰!

她的心,忽然吊了起来,像是在等待着宣判。

寂静了千年的湖底,此时似乎更加安静了。

小白得意的一甩尾巴,双爪抱在一起。

“主人,你也知道,神火榜十三位,每种火焰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也就是有着自己的最特殊的能力。比如你面前这个赤心之炎,就能够加强*的防御力,而且恢复能力非常强悍。而天堂火,作为神火榜至尊,其实远不止您先前展现的那些威力。”

小白神色微敛,眼中却像是燃烧起来明亮的火焰,炽热无比。

“其实天堂火最大的特点,就是——它能够吞噬其余十二位神火!一旦吞噬,就会拥有那种神火对应的能力,而且更加强化。其实主人现在体内的天堂火,还没有真正觉醒,一旦融化吞噬其他神火,才能真正唤醒天堂火!发挥出无穷的威力!”

“自从神火降世,就一直分散在大陆的各个地方,有时候百年都不会出现,而天堂火更是足足千年未曾现世!天堂火吞噬的神火越多,它所拥有的能力就越多。所以其实,历代天堂火的拥有者,都会想办法找到并吞噬其他神火!只有这样天堂火才能越发的强悍,而它的所有者,才会越强大!”

小白侧头,看着光华瑰丽的巨大火树,无数火焰在轻轻摇摆,看起来无比动人。

“也就是说,主人,你想要成为大陆巅峰的存在,就从这赤心之炎开始吧!”

就连一向欢脱的小白,说道这里,都忍不住心潮澎湃。

御万火,令诸强!翻云覆雨,开山填海,皆在一念之间!

凤长悦也看向那在微微摇晃着的赤心之炎,这似乎是它的本体化形?

小白的一番解释,她不是不动心的。但是……

“小白,据你所知,天堂火降世以来,有多少个拥有者?”

小白爪子一伸:“天堂火降世足足数十万年,中间曾经出现十一次,而不过三个而已!而且个个都是灵尊以上的超级强者!”

所以,主人是多么珍惜的存在啊!

凤长悦脸上却依旧平静,在她心中,并不觉得自己能够成为神火降世以来,第四个天堂火的拥有者而骄傲,相反,她最在意的是……

“那么,他们之中,有谁曾经成功吞噬了其他神火的?”

小白得意的小脸一僵。

凤长悦看它的样子就已经猜到了结果,眯起眼睛问道:“两个?”

小白神色更跨了。讪讪的看了她一眼,最终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爪子。而后,伸出了一根。

凤长悦的神色忽然有点淡,看着小白的目光凉凉的。

三个人之中,居然只有一个人成功了?

那她凭什么认为自己就一定会成功?

小白连忙解释:“其实他们三个,都尝试着吞噬其他神火。有一个在吞噬的时候,走火入魔,身死魂灭。还有一个,吞噬了一种神火之后,就没有再找到过其他神火了。但是他也是三个人之中,活得最久的。”

凤长悦抱臂:“还有一个呢?”

小白犹豫了半晌,才说道:“还有一个,其实非常可惜。他已经成功吞噬了三种神火,距离灵帝也只有一步之遥!但是……他在吞噬神火的时候,没有清理干净神火之灵,所以埋下了后患。导致最后神火暴动,而他……也爆体而亡……”

一片死寂。

小白也知道,这话说出来,肯定会让人觉得这种方法十分危险,甚至可以算是九死一生。普通人遇到一般的神火就有可能活不下来,但是天堂火却要将其他的神火完全吞噬,就更加的危险,并且疯狂。

但是,主人不一样啊!

而且,这也是让主人成为强者的最快方法!

小白巴巴的看着凤苍:“主人,你和他们不一样的。你精神力超强,操控力自然越强,而且……这确实是最快让你强大起来的办法了……如果,您觉得太过冒险的话……咱们这就离开好了……”

“怎么吞噬?”

凤长悦在神识中忽然开口。

喋喋不休的小白忽然顿住,而后惊喜的问道:“主人,你决定了?”

凤长悦眉目清冽,在清澈无比的红色湖水中,像是一颗永恒的湖泊。

“嗯。”

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

还有不知被什么人困在哪里,至今还在遭受苦难的父母,还有在远方等待着她成长,然后并肩而行的阿夜,还有……

其实,这两个原因,已经足以让她下定决心了。

她不希望,再次见到阿夜的时候,还要一次次的依靠他,还要被他的手下或者别的任何人指着说不配。

她说过,阿夜是她的,她总有一天会成为巅峰的存在,然后去找他,向所有人证明,她是最适合他的。

她也希望,能够找到虽然从未谋面,但是即使远隔千里,也依然为她着想的父母。

她渴望着所有前世未曾拥有过的温暖。

即使,会是飞蛾扑火!

她眸光忽然坚定,沾染了一丝猩红的眸子直直看向微微摇晃的巨大的火树。

“我一定会成功的。”

她低低的,而无比确定的说道。

小白被她的情绪感染,眼眶忽然湿润。

其实,它没有告诉她,有它在,绝对会争取最大的可能性的。

因为,它是和天堂火一同降世的。

一人一兽漂浮在红色湖水之中,面前是琉璃一般的火树,看着竟是有了几分莫名的震撼。

“主人,这是赤心之炎的化形,它真正的本体仍然是火焰!只要将它的火灵引进体内,再用天堂火将它包裹,吞噬就可以!”

凤长悦浑身肌肉绷紧,眼睛一眨不眨:“引进体内?”

小白点头:“是的!因为天堂火其实对其他火焰,尤其是神火,拥有极强的召唤力。会吸引它们前来的。”

凤长悦了然,这就是为什么她会感觉到召唤力的原因?

其实并不是什么东西在召唤她,而是她体内的天堂火在召唤赤心之炎!

而先前被吞噬的那一簇火苗,此刻看来,不过是这巨大的火树之上的一片叶子而已!

怪不得,她越是靠近,那股召唤,或者说冲动,就越强烈。

说到底,是自己身体里的天堂火开始逐渐苏醒了,自发的寻找猎物,并且渴望将它们吞噬而已。

先前吞噬的时候,她一个不料被那火苗趁虚而入,幸好很快天堂火就将它完全吞噬了。

可是,现在她面临的,却是整个赤心之炎!

她坚定了神色,毫不犹豫的朝前走去,体内的天堂火早已经躁动不堪,蠢蠢欲动。她控制着将天堂火分散到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尤其是经脉和内脏,全部包裹起来。

而后,她纤细的手,缓慢覆上了琉璃一般的火树。

一蓬蓬的火花开始朝外炸开!整个火树开始剧烈的晃动!所有的树叶火焰都开始疯狂的扭动!

而后,纷纷朝着凤长悦飞来!

她眼底厉色一闪而过。随即手臂一震,迎击而上!

……

西泽几人跟着五长老一同飞向大长老等人已经找到的蛇洞。

他们乘坐的是一个巨大的盘状的灵宝,周边有一些古朴的刻文,看起来有些神秘。

这东西显然不是凡品,几人虽然上来的不甘不愿,但是很快就被这灵宝给吸引了目光,越看越是赞叹不已。

甚至忍不住用手在上面抚摸。

“真是厉害啊……这恐怕是地阶灵宝了吧……”

“肯定啊!要不然怎么能够搭载我们这么多人,速度还这么快?”

“嘿嘿,这还是我第一次亲自见到地阶灵宝呢!家里原本有的,可惜我爹不让我碰,说等我达到了灵皇以上才能拿。我现在才是一星灵王了,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地阶灵宝十分罕见,所以一般都是当做镇府之宝。从羽千宴拿的雷神之矛和雷神之盾也不过是高级地阶灵宝就可以看出来,灵宝在大路上,确实已经十分罕有。至于炼器,更是神秘莫测。

所以现下几人都已经被这罕见的地阶灵宝吸引了目光。

唯有两个人,静默不动。

一个是西泽,此时满脸都是焦急之色,一副心神全部放在凤长悦的安危上面,怎么有时间去顾忌其他。

一个是上官瑶,她随意的坐着,怀里抱着小雅的尸体,脸上神情有些哀戚,微微垂着头。

她坚持要带上小雅,其他几人也不便说什么,五长老沉默了一瞬,便答应了。

后山试炼已经多年没有出过人命了。这件事情,也要查个清楚。不如全部都放在明面上。

五长老在他们前面飞行,操控着灵宝紧随其后,一行人很快就抵达了金环蛇王和凤长悦他们厮杀的地方。

看着遍地的凌乱场景和血迹,上官瑶的神色微微一变,似乎很是吃惊。

而其他几人,也已经惊呆了。

唯有西泽还没等到完全停下,就跳下了灵宝,快速奔跑过去。

看着这凄惨狼狈的场景,他的心中忽然一沉。

片刻的安静。

“这、这是……”

还是先前和西泽争执说话很难听的少年,年少气盛的他们何曾见过这般场面?纵然没有看到,也能感受到空气中浓重的血腥气。

五长老一向和气的脸上,带上了几分凝重,上前仔细查看。

飞溅遍地的血迹,破碎的金色鳞片,还有一些火焰灼烧的痕迹,不远处还有带着冰霜的树叶……

“看来,他们和金环蛇王以及彩冰雀之王正面冲突了。”

五长老凝重说道。

西泽心中像是有火焰在燃烧,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强敌,长悦又该怎么活下来?

上官瑶没有动,依然是抱着小雅,只是垂下头时,目光有些微妙。

她看了看小雅早已经青白,甚至已经渐渐褪去温度的容颜,眼角弯了弯。

真是谢谢你啊。

“五长老,您快看!”

西泽忽然惊叫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

五长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神色微变:“这是……”

西泽带着几分希冀和几分小心的问道:“五长老,您看这……是不是金环蛇王逃走的痕迹?如果是……那么长悦是不是……还活着?”

最后一句,他问的十分小心,声音很轻,眼底深处却带着最后的渴望。

五长老上前仔细查看了一番,顺着往森林深处看去。

“很有可能……这里大长老他们好像已经来过了,而且似乎就是朝着那边去的。也就是说,他们也觉得——凤长悦在那边!”

五长老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快!追!”

西泽眼睛一下子亮的惊人,心中爆发出巨大的希望和喜悦,立刻应声:“是!”

说着就要往沿着那方向跑去。

五长老却忽然叫住了他:“等等!”

西泽疑惑回头。

五长老震惊的看着一旁的痕迹:“金环蛇王蜕皮了!”

几人面面相觑,都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唯有上官瑶眼神中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划过一丝诡异的光。

西泽愣着问道:“蜕皮?”

五长老皱着眉头说道:“没时间解释了。现在必须尽快赶过去!只不知还来不来得及……喂!你去干什么?回来!太危险了!”

却是西泽忽然转身就跑!

五长老连忙跟上去,如果再出事,就真的无法收拾了!

上官瑶眉心忽然蹙了起来,看着西泽迅速消失在葱郁树林中的身影,眉梢竟是染上了几分寒意。

不小心看过来的那少年,竟是忽然打了个冷颤。

上官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殷切说道:“咱们也快点跟上吧!说不定凤小姐还活着呢!咱们去了,也能帮上忙啊。”

那少年立刻晃神:“好吧。瑶瑶,你真是善良。她先前那么污蔑你,你还在为她着想。”

上官瑶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没什么。她只是误会了。咱们走吧。”

一行人迅速跟上。

没多久,就找到了那个巨大的蛇蛇洞。

西泽喘着粗气,不管不顾的就要跳下去。

五长老一把拉住他,却被西泽狠狠一拽,一同落下!

剩下的几人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在外面等待。

里面说不定有什么危险呢,他们和凤长悦也没什么情分,何必堵上自己的性命?

上官瑶将小雅的尸体放置好,似是随意的瞥了一眼黑黝黝的洞口,也跟着众人一起等待着。

然而没过多久,天空上就忽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寒流!

几人惊愕的抬头看去,绚丽耀眼,竟是彩冰雀之王!

在它周边,还有许多彩冰雀跟随,看起来十分壮观。

这几人都是对彩冰雀有阴影的,看到这阵势,立刻腿软了。心中升起无限的恐惧,战战兢兢的看着。

彩冰雀之王一眼看到了他们,准确的说,是上官瑶。

犀利暴戾的眼睛中,立刻充满了愤怒。

“唳——”

仰天一声嘶鸣,彩冰雀之王双翅挥展,无数散发着彩色光芒的冰凌朝着上官瑶飞去!

“啊!”

剩下的几人纷纷惊叫,抱头鼠窜,有的妄图施展灵力对抗,但是身体还没怎么动,就一紧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压迫的力量!

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碾压而过!浑身的骨头都要碎裂了!

彩冰雀之王漠然的看着他们痛苦的神色,嘲讽愈甚。

他此时不过轻轻一挥,出手的力度还没有压制凤长悦的一半,这些人就已经无法承受了。真是废物。

而所有的攻击,都朝着上官瑶冲击而去。

上官瑶慌忙躲避,虽然身形灵便,但是数量太多,终究还是有一些没有躲过,狠狠的擦过她的胳膊和大腿。

甚至还有两根极细的冰凌擦着她的脸颊而过,瞬间留下两道血痕。

她的手忽然一顿,似乎是想要抬起,白光一闪,又重新放下,朝着后方不断的后退。神色慌张,苍白精致的脸上,因为这份惊慌,显出几分楚楚可怜。

旁边的几人见此,都是新心生怜惜,不管不顾的挡在她身前,强自硬撑着,朝着彩冰雀之王喊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瑶瑶还是个弱质女流,你身为彩冰雀之王,竟然这般欺负她?好意思吗?”

“就、就是!你不要以为我们怕你!我们学院的长老就在这里!你不要太过分!”

“瑶瑶,别怕!”

彩冰雀之王看着他们,就像是看着一群白痴。

“看着他们!等里面的人出来,再好好算账!”

彩冰雀齐鸣一声。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包括上官瑶也静静的坐在那里,似乎惊魂未定。

彩冰雀之王又看向洞口,现在它也已经确定,凤长悦和金环蛇王都已经在这下面,甚至那几个老家伙也全部出动了。

想不到,那个凤长悦,影响力倒是挺大……幸好它没怎么和她作对,之前下手对付她的事,还是等着他们出来之后,再说吧。

而且……孩子还在里面啊…。

想到这里,彩冰雀之王又是一番忧虑。

没有人注意到,上官瑶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痕,原本清澈的眼眸中,显出森凉的平静。

算账是一定要算的。至于她能不能出来,可就真的不好说了啊……

……

在寂静的山洞之中,羽千宴倚在钟乳石上休息,淡漠如雪的目光时不时的看一眼凤长悦消失的洞口。

感觉到体力已经恢复了不少,羽千宴再次看向那里。

周围的小水潭静静的流淌着,空旷的空间显得更加安静。

虽然对凤长悦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心中竟是渐渐不安起来。

很淡,却挥之不去。

他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为一个人担忧,为一个人不安,为一个人,心神不稳。

他忽然试探性的开口:“凤长悦?”

没有回答。

他眉头皱了起来,心中的那份不安更加浓重。

“啊!”

一声短促的惊叫忽然从深处传来!

羽千宴豁然起身,是凤长悦的声音!

虽然极为短促,几乎只是半声,但是他依然敏感的感觉到了极度压抑的痛苦。

她有危险!

羽千宴毫不犹豫,即刻赶了进去!

而身处红色湖水的凤长悦,此时也正狠命的控制着不喊出声。

疼!

太疼了!

不同于之前天堂火的灼烧感,这种疼痛是从神识最深处产生的,几乎无法忍受!

每一根神经在此时都显得格外灵敏,清晰的感受到每一丝痛苦!

自从她将手放在火树上之后,就感觉到一股难以控制的能量直接涌进了经脉,直直冲向丹田!

若非她早就做了准备,让天堂火全面覆盖,只怕此时她早已经昏过去了。

之前的那一簇火苗比起这个,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而且似乎有灵性一般,它在她体内的行进方向十分的诡异,速度也极快。

幸而天堂火早就做好了准备,没多久就已经将它开始朝着丹田之内赶去。

它逐渐缩成了一棵小小的火树,上面依旧是无数火焰组成的叶子,随着天堂火的靠近而疯狂的扭动起来,似乎是在挑衅,又似乎有些惧怕。

这就是拥有火灵的好处。它一旦幻化成形,威力将会极为强大。此时在凤长悦的丹田之内,显得格外狂躁。

天堂火就在周围等待。

终于,赤心之炎丝毫等不了了,猛的朝着某一个方向冲去!

天堂火立刻追击!

双反相互纠缠!

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

然而这个过程,还不算最痛苦的。

最痛苦的时候,是从天堂火开始尝试吞噬的时候。

天堂火缠住赤心之炎,而后开始强行吞噬!

因为二者能量都极为强大,尤其赤心之炎,千年来都呆在这里,更是多了几分野性,自然不愿被吞噬,在里面不断的疯狂挣扎。

而二者碰撞产生了无数火花!残余的能量余波扩散开去,于凤长悦也是一场煎熬!

她身上的皮肉一次次的崩裂开,淌出血来,又一次次的愈合,变得更加坚韧莹润。

双手早已经血肉模糊,就连唇瓣也为了忍耐,被她咬的破损不堪。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堂火终于开始占据上风,一点点的消磨赤心之炎!

因为狂暴的火灵在不断挣扎,吞噬的过程便更加漫长痛苦。不断的冲击着她的神识,几乎将她的脑袋炸裂开来!

像是拿着火热的锯子在一下下的割裂她的大脑,无比疼痛!

每一秒,都显得格外漫长!

终于,最后一点狂暴的红色的火焰被天堂火消磨殆尽,变得温顺!

然而这一瞬,最大的疼痛也到达!

凤长悦终于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吼叫,而后大脑陷入了一片昏迷,双眼紧闭,在湖水中开始下沉。

小白一直在紧张的观望,此时连忙赶上前去。

忽然一声入水声忽然传来,接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拉住了凤长悦,将她抱在怀中,朝上游去。

小白一愣。

凤长悦只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虚脱了,整个人都无法动弹,而且似乎在向下沉去。

她好累……分明是想要睁开眼睛的,可是却动也动不了。

忽然,一双有力的手拉住了她,而后,就靠在了一个宽厚的胸膛上。

她瞬间想要睡去。

然而鼻端忽然飘来淡淡的龙涎香。

她心中一动,随即睁开眼,强自挣脱。

羽千宴却没有松开手,直到将她带出水面才放开。

小白随即赶来:“主人!你没事吧?刚才你怎么要挣脱?幸好他出手帮你你啊!”

凤长悦一顿,清丽的容颜上,如同覆上了淡淡冰霜。

“他不是他。”

------题外话------

求安慰,求虎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