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86 天堂火觉醒!

随着小白的挥舞的爪子看过去,竟是一条逐渐延伸到里面的小溪,周围的诸多水潭,似乎都是从这里流出的。太木看去,似乎是有一个深深的隧道,有些黑黝黝的,遍地的钟乳石的映衬下,竟是现出几分神秘。

凤长悦往前走去,神色忽然一顿。

小白跳上肩膀,兴奋的甩动着大尾巴,兴奋不已。

“主人,你也感觉到了吧?!“

那份带着一丝炽热以及召唤力的感觉!

凤长悦轻轻点头,湛黑如同黑色玉石的眸子充满了探寻的意味,看着黑黝黝的洞口。

那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越是走进,她就越是能够感受到,里面有着一股越发强烈的召唤。体内的天堂火也似乎逐渐蠢蠢欲动起来,整个身体都有些热。

她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坐起来的羽千宴:“一起进去吗?“

羽千宴撑起身体,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些,背靠在一块半米高的白色钟乳石上面,神色淡淡:”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儿。你进去吧。注意安全。“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转身就朝着黑黝黝的洞口走去。

羽千宴一直看着她,直到那消瘦而挺拔坚韧如同青松的身影消失在一片暗光之中,他才突然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唇,声音极低的咳嗽了几声。

似乎是专门压抑着的,所以纵然发出了声音,也十分低沉细微,仿佛不可闻。

他连忙深呼吸,调整了气息,感觉到凤长悦却是已经走远了,才放下心来,而后取出了一颗补充灵力的丹药吞了下去,体内已然枯竭的灵力才稍微得到了缓解。

感觉到一股温热的能量在体内缓慢流走,他才轻轻吐出一口气。

果然,依他现在的实力,施展那一招,还是很是勉强啊……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心甘情愿。

淡漠如雪的容颜上,像是春风吹皱了湖水般荡起了一丝波澜,而后迅速归于平静。

……

凤长悦谨慎的向前走着,细微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隧道中显得格外清晰。

然而让她有些意外的是,从外面看起来有些黑暗神秘的隧道,越是往里走,竟然越是明亮。

她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出来。

遍地的各色钟乳石,形态各异,光华润泽,而那条小溪也蜿蜒着流淌着。

天堂火越加的躁动。

凤长悦提高警惕,境界的看着四周,脚步却没有停顿。

小白也是越来越欢快,甚至到最后,已经忍耐不住,“嗖”的一声,白影一闪,独自先进去了。

凤长悦连忙跟上,很快眼前豁然一亮!

这里竟然是一个湖!

不大的空间里,只有一个不规则的湖!四周的岩壁上居然也和外面一样,是散发着淡淡荧光的萤石!

因为萤石之中存在的萤石之心,是极为珍贵的炼制地阶灵宝时会用到的东西,又因为萤石之心极为难以得到,有时候一大片的开采萤石也不会有,多数情况下找到都是靠的运气,所以萤石的价格一直十分昂贵。

当然,萤石也有等级之分,越是高级的,纯粹的萤石,拥有萤石之心的可能性就越高。所以在外界,一块高等的萤石也可以拍卖到极高的价格。

凤长悦本来看到外面那么多的萤石的时候,还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即使是她,也能看出那萤石质量一般,所以没怎么在意。

但是此时,放眼看去,不大的空间里,四面还有头顶,居然全部都是极为纯净的萤石!

也就是说,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已经相当于一片金山银山!

或许,还不止!

然而让凤长悦吃惊的不是这个,而是,那湖水的颜色,竟然是红色的!

在淡淡辉光的映衬下,那宁静的红色湖水竟像是一块无比干净瑰丽的红宝石一般,闪烁出惑人的光泽。

而那股隐约的召唤,正是从那里面发出的!

凤长悦站在不远处,急已经感觉到体内的天堂火越发的激动!想要靠近!

她强自忍耐着,深呼吸,才朝着那片清澈神秘的红色湖水走去!

小白更是一下子窜到了湖水边缘,招呼着凤长悦快点过去。

凤长悦脚步很稳,一步步的走进——

清澈的几乎可以看到底部的红色湖水,看起来似乎有些像是稀释了的血液,但是空气中却只有潮湿的气味。

她走到湖水旁边,看着无比平静的湖水,眯起了眼睛。

她忽然伸出手,放进了红色的湖水中——

体内的灵力忽然疯狂的运转起来!天堂火也似乎受到了牵引,沿着她的经脉快速的如同洪水一般冲击而去!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变得滚烫!

……

在凤长悦和羽千宴被金环蛇王带进地下的时候,并不知道,外界已经开始了全面的搜寻。

上千只彩冰雀四散而开,不断穿梭在树林和天空,找寻着凤长悦的身影。

而彩冰雀之王,也拼命的感应着自己孩子身上的气息。可惜因为被放在金环蛇王那里时间太长,已经沾染了金环蛇王的气息,所以搜寻起来,就变得不那么容易。

因为,金环蛇王也不见了!

彩冰雀之王眼中逐渐浮现焦急之色,它只来得及看到一条黑色的身躯将凤长悦卷走,而后迅速消失在浓密的树林中,那气息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淡,直至完全消失!

现在它无比担心孩子的安危,却只能乞求凤长悦能够逃出生天,将孩子完整无损的带回来!

又一群彩冰雀过来汇报没有任何消息。

彩冰雀之王烦躁的挥挥翅膀,继续朝前飞去。

彩色的双翅展开,加上上面隐隐出现的冰霜,反射着阳光,看上去无比璀璨动人。

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些。

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学生们还在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一直呆在后山掌控着一切的长老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彩冰雀为之王为什么突然发出了‘彩冰雀凤令‘?这么多的彩冰雀一起行动,究竟是怎么了?”

“好像有点眉目了!似乎是彩冰雀之王的幼崽找不到了,所以才会这么大范围的行动。”

“不见了?怎么会这样?这里的魔兽虽然大多性情暴戾,但是彩冰雀之王毕竟是九级魔兽,而且拥有那么多的手下,一般的魔兽怎么会自己找死,进去彩冰雀的地盘,去偷走它的幼崽?”

“先前我去察看了一下,发现金环蛇王的地盘上,有着十分明显的战斗痕迹。似乎彩冰雀之王就是在那里,和金环蛇王产生了争斗。”

“金环蛇王?是它偷走了彩冰雀之王的幼崽?这不太可能啊……“

“不管怎样,现在的情况就是,彩冰雀之王在疯狂的寻找着自己的幼崽,而金环蛇王,也不见了!而且,跟着金环蛇王一起失踪的,有两个人!”

因为他们长久的呆在后山,所以对于里面大的动静,甚至生命的气息都了如指掌。金环蛇王的气息突然消失,便立刻引起了他们的警觉。而后再一搜查,进入后山的学生,竟然少了两个!

“什么?是谁?”如果他们是和金环蛇王一起失踪的,那么只能说明,他们危在旦夕!

“好像、好像是……凤、长悦和羽千宴殿下……”

说话的人有些结巴,这两个人,一个是被苍离看好并且专门嘱咐要多多照顾的天才,一个是已经确定会继承奥斯帝国王位的三王子殿下,随便哪一个出了事,他们都会面临不小的责难!

“你说什么?”原本还算淡定的大长老终于站起来,“还不去找!传令下去,后山七大长老,全部出去,全力搜寻凤长悦和羽千宴下落!”

“是!”

……

“唔!”

极为压抑的嘶吼声在空荡安静的山洞之中响起,显然在极力忍耐着痛苦。

凤长悦全身蜷缩在一起,整个身体都已经通红,躺在红色湖水的旁边不远处,眉头紧锁,双眼紧闭,显然依然十分痛苦。

“嘭!“

她狠手一拳轰出,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无数细小的裂缝朝着四周四散而去。

小白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心疼不已,却没有上前。

这是主人迈向强者之路的必经过程,它就算是心疼,也不能阻止!

凤长悦自从接触了那片红色的湖水,身体之内就突然涌进了一股奇异而暴躁的能量,在体内横冲直撞,而且温度极高,几乎将她的身体灼烧殆尽!

若非她即使让天堂火阻拦,或许此时她的境况更加凄惨!

然而那东西竟是无比狡猾,沿着她身体里面无数经脉四散而去,每涌到一处分叉口,都会分出一股暴躁的力量,沿着经脉不断奔腾!

天堂火迅速紧追而上,围追堵截!

这种剧痛,几乎像是要将整个身体从里面一点点的灼烧掉一样,细密的疼痛感从身体的最深处不断的传到大脑之中,让她的大脑几乎产生片刻的空白!

不过终究天堂火更胜一筹,迅速追上,并且沿路修复着受到强烈灼烧的经脉。

幸好因为凤长悦早就在契约天堂火的时候,就已经承受过比这还要剧烈的疼痛,此时紧咬牙关,竟是生生挨了过去。纵然唇角已经溢出了一丝因为过度的咬合而流出的血,她的身体也在不断的颤抖,但是终究意识是清醒的,片刻的痛苦之后,就开始操控着天堂火在体内疯狂应对那奇特的暴动能量!

神识内视,她才看到,那一股异常暴躁灼热的能量,竟然是一股红色,像是奔腾的河流一般,在她的经脉中不断流淌。

凤长悦当机立断,立刻控制着天堂火从四周围堵,很快就挡在了前面,并且沿着经脉的周边都遍布金色天堂火,让那股红色的洪流无处可逃。

虽然那股红色的暴躁能量横冲直撞,终究是在碰到天堂火的时候,减缓了速度,而后,猛的逃跑!

金色的火焰怎么会善罢甘休?立刻追击!

在天堂火的帮助下,那红色能量很快从无数经脉中退走,凤长悦身体的疼痛感很快减轻了不少,而且在天堂火的特别攻势之下,那些红色的能量竟是无路可走,逐渐被挤到了凤长悦丹田之内。

而当它们全部汇聚在一起的时候,凤长悦才愕然发现,它真正的形态,竟然是——火焰!

没错,这神秘的能量,居然也是火焰!

凤长悦眉头紧蹙,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那东西却好像拥有自己的一些简单意识,在被天堂火逼到小小的角落的时候,它终于幻化成火焰,而后不知是不是出于畏惧,竟然朝周边包裹成一团的天堂火频频抖动,似乎是在求饶。

凤长悦冷哼,这东西,倒是鬼精灵。不仅知道趁机钻入自己的身体,疯狂逃窜,而且居然在面对自己无法抵抗的对手的时候,当机立断的选择投降求饶。

这里面,竟是已经形成了火灵了吗?

但是……这究竟会是什么呢?

就在凤长悦制服这东西的时候,身体逐渐恢复了本来的颜色,而且意外的因为它在体内的灼烧,她的经脉竟是更贱宽阔柔韧了一些。

倒也算是因祸得福。

小白在一旁紧紧的盯着,直到看到凤长悦神情逐渐恢复平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似乎,已经成功了?

那红色火焰在频频求饶,但是凤长悦却没有放过它的想法。

天堂火步步紧逼,神火榜第一的威严在同类面前尤其显得深重。几乎是每靠近一步,那红色的火焰,就越缩小一圈。

凤长悦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东西,怎么处理?

这如果真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火焰,那么,她该怎么做呢?是彻底驱除出身体,还是……

似乎是感觉到了凤长悦的犹豫,那一朵火焰忽然疯狂的扭动起来,就要朝着她丹田之中的灵王之晶冲去!

她唇边弯起一抹冷笑: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天堂火瞬间燃烧起来!金色的火光映衬着整片丹田一片明亮!那团小小的火焰就像是无处可逃的罪犯一般,天堂火强势的上前——包围!

吞噬!

凤长悦吃了一惊,天堂火居然有了自主行动的意识!

她只是想要控制天堂火将它困住,却没有想到,在包裹住的一瞬间,天堂火就一下子主动吞噬了它!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它在里面疯狂的挣扎!然而天堂火像是停不下来一样,疯狂的摄取着它的能量!

凤长悦丹田之内,灵王之晶居然再次缓慢地蠕动起来!

……

天空上,几道身影快速的闪过。如果被人看到,还会以为时自己看错了。

而就在这瞬息之间,几位长老已经开始大范围的搜寻凤长悦和羽千宴的下落。

“有没有什么办法确定他们的位置?羽千宴身上应该带有皇室的灵宝,如果遇到致命危险,应该会使用的。但是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应该是还安全。“

“我们当然期望如此,但是现在最大的担心就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求救,就已经……“

“禁言。他毕竟是帝国百年来难得一见额天才,又是陛下看中的继承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出事?“

“但是……那毕竟是金环蛇王啊……而且……“话说到这里,那位长老没有继续。但是几人都知道他下面的话。

刚才他们在搜查的过程中,已经找到了金环蛇王和彩冰雀之王发生打斗的地方。现场凌乱不堪,血迹遍地,显然经过一场恶战。

而最让他们提心吊胆的,是在那附近,竟然发现了金环蛇王的蛇皮!

它蜕皮了!

金环蛇王怎么可能在厮杀的过程中晋级?那就只剩下一种情况:金环蛇王别逼到绝境,选择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杀手锏——蜕皮!

原本就已经是九级魔兽了,这蜕皮之后,境界更是会大幅度的提升!说不准,此时已经能够和神兽抗衡!

一片静默。所有人都眉头紧锁,急速前进。

他们是从那打斗的地方沿着痕迹一路追过来的,只是期望能够迅速找到人。

最重要的是,那时候,他们还活着。

“大长老,你看!”

忽然一位长老惊呼,几人纷纷看去,却见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快!追上去!”

那么大的深坑,极有可能就是金环蛇王留下的痕迹!

几人立刻飞身而下,抵达了地方。

尘石纷乱,显然是新出现的洞,而且很明显的能够感受到一丝金环蛇王的气息!

“这是什么?”

一个长老忽然目光一凝,从旁边的乱石堆中捡起了一个东西。指甲大小的纯黑色片状物,上面还沾染了一些血迹。而在那附近,还凌乱的散落着一些类似的东西

“是金环蛇王的鳞片。”

大长老深沉的声音传来,众人皆是一惊。

这纯黑色的坚硬的东西,竟然是金环蛇王的鳞片?

它身上的鳞片不是彩色的吗?不过这些人之中,只有大长老曾经见过蜕皮之后的金环蛇王,所以当下众人都深信不疑。

大长老将东西拿过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眉头皱起。

“羽千宴殿下已经和它厮杀过了。“

“什么?“众人一惊。这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觉察到羽千宴的气息啊,也没有看到任何他的东西。怎么忽然……

“这上面,有浅蓝色的裂纹,那是雷神之矛才能留下的痕迹。“

而雷神之矛,众所周知,是羽千宴的灵宝。

看到上面果然有着那样的痕迹,几人更加忧虑。

现在可以确定,凤长悦和羽千宴,都被金环蛇王带走了!

大长老毫不犹豫,率先跳下:“追!”

几人纷纷跟上。

……

而在几乎整片山林都在沸腾的时候,只有一个地方,诡异的安静着。

西泽独自一人坐的远远地,不愿再看那些人一眼。至于那个什么瑶瑶,更是厌恶不已。

如果不是她,长悦怎么会出事?

如果不是她们招惹事端,怎么可能会让彩冰雀暴动?

即使是在这里,他也能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彩冰雀像是一道倾斜的彩虹一般,朝着四面八方飞去的场景。

那时候,他就明白:出大事了!

现在,他被这些剩余的彩冰雀看守着,寸步难移,什么都做不了!

西泽的脸上,早已经因为不耐烦的等待和极度的忧虑而深深的皱起了眉。

长悦独身一人,就算有天堂火傍身,只怕也危险!

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而他还在这里没用的等着,他算是什么朋友!

想起凤长悦拍拍她肩膀,一向冷清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冲着他说:“没错,朋友!“的场景,他的心就像是放在油锅里煎熬!

而形成对比的,就是旁边几个人了。

因为长时间的等待,他们也变得十分烦躁。

尤其是,这么长时间了,他们还没有吃饭,没有喝水!甚至身上还带着伤,却不准移动!在这里无比憋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真是的,早知道她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就不去找她了!一点忙没有帮上,居然还陷害瑶瑶,害的我们现在只能像是傻子一样在这里等着!”

“虽然这样说有点太直白,但是其实我也是这样觉得……她那一天那么厉害,怎么现在一点问题都解决不了?该不会里面有什么猫腻吧?”

“嘘……小声点!那土包子在看你们了!”

几人以为自己声音很小,却不知西泽耳力极好,听的是一清二楚。

原本他还会愤怒,现在则是根本懒得理他们了。

一群蠢货。

就像是长悦所说,跟他们计较,只会拉低自己的水平。

毕竟这世界上,傻缺是治不好的。

他脸色很冷,却已经不再扭头跟他们争论。这看似平静的样子,倒是看得那几人一愣,随即讪讪的住了嘴。

而瑶瑶,则是闭着眼睛,似乎很是平静。

西泽再次抬头看去,却忽然发现了一道急速飞过的身影。

御空飞行!

灵皇之上!

他眼睛一亮,立刻站起身,朝着天空大喊——

“那位前辈!求你帮帮忙!”

正在搜寻着凤长悦和羽千宴下落的五长老正要飞过去,忽然隐约听到下面似乎有人在喊自己,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却看到几道人影。其中一个站着拼命的挥舞着手臂,显然是在叫他。

咦?这些学生周围,怎么有这么多彩冰雀?

五长老一眼看到了周围境界的彩冰雀,心中疑惑更深,干脆飞身而下。

而西泽这一出口,则是将其他几人都吓了一跳。

随后,就看到一个身穿长袍的老者从天空山飞了下来。

四周的彩冰雀立刻就要上前,五长老向四周淡淡看了一眼,所有的彩冰雀居然立刻停下了脚步。

不仅仅是出于对五长老实力的敬畏,还有这么久以来,大家相互不打扰的默契。

几位长老在这里,还是有几分地位的。

看到这一幕,几人的眼睛都瞪圆了。

西泽也很是震惊,然而此时担忧长悦,竟是直接跪下:“这位前辈,求您帮帮我的朋友!”

五长老皱眉:“你的朋友?”

西泽直挺挺的跪着,抬头热切而期望的看着五长老:“是的!我的朋友……失踪了。而我们又被彩冰雀困住,所以无法移动。您实力超绝,求您帮我们一把!大恩大德,必不敢忘!“

五长老被他这信誓旦旦的模样给逗乐了,其实在看到这周围的彩冰雀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大概,当下就猜测道:“你朋友是不是……“

“前辈!求您带我们出去吧!“

旁边的忽然插嘴,跟着乞求道:“我们被这可恶的彩冰雀围堵,身体又受了伤,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求您帮帮我们!“

五长老听了,眼神有些微妙。

这些人,显然不是一起的。

一个在求着救别人,一个在求着救自己……呵呵,倒是有几分意思。

五长老还来不及说话,西泽就看向那几个人,语气是前所未有的狠厉。

“如果长悦出什么事,我保证,此生必定追杀你们至死!所以你们现在,最好闭上你们的嘴!”

这几人哪里见过西泽这般狠厉模样,几乎是豁出去命的赌博,他们当然就胆怯了。

但是还强撑着要反驳,被瑶瑶一个眼神阻止。

“你们都别说了。现在救回凤小姐才是正事。我们好好等着就行了。”

说完,瑶瑶竟是上前一步,向五长老行了礼。

“红原上官瑶,见过五长老。”

五长老愣了一下,随即上下打量了瑶瑶:“你是……红原上官家的?”

上官瑶唇角露出完美的弧度:“是的。经常听家父谈起诸位长老,很是想念,特地交代我来到之后,专门向您们表达挂念。如若有空,还望能来红原。上官家必定盛情款待。“

她这语气,倒是熟稔的很。

想不到瑶瑶竟然认识这个神秘强者,几人都呆了呆,随即得意的看了西泽一眼。

原本以为瑶瑶就是个身份一般的纤弱小姐,现在看来,竟然身份很不一般呢。

五长老看着,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颇有深意的笑了笑。

“想不到上官家竟然出了这样的人才,想必十分高兴。我们对于你父亲,也很是想念啊哈哈。只是我们这些糟老头子,平时都要守着这后山,恐怕这去红原只是,还要等等啦!“

上官瑶倒也大方,被拒绝了脸上依旧是一派欣然。

“您自谦了。我们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五长老哈哈一笑,意味不明的看了看她:好说。只是人命关天,还是先救人吧。“

上官瑶的苍白美丽的脸上,有了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恢复如常:“是啊。我们也很是担忧呢。希望您能帮忙,早点找到凤小姐。哦对了,您可能不知道凤小姐是谁,她……”

“老夫晓得。”五长老上前扶起西泽,转身对愣住了的上官瑶笑道,“她可是苍离那老家伙的心头肉。我们可不敢让她出事啊哈哈……“

上官瑶牵起嘴角:“哦?原来您已经知道了……“

五长老转头,安慰了一下西泽:“放心。我这就带你去找她。大长老他们也在寻找她的下落。希望能够早点找到。“

西泽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真的?太好了!“

原来已经有这么多人去找她了!

上官瑶几人的脸色,都不是太自然。

五长老似乎没看到,拉起西泽就往天上飞。

上官瑶眼神一下子冷淡下来,甚至还有些冰寒。而其他几人,则是盘算着赶快离开,脚步都开始后撤了。

然而脚还没有离开地面,五长老就忽然转身,笑着看向几人。

“对了,既然你们都是一起的,那么应该也很担忧吧?不如一起去吧!“

上官瑶立刻换了表情:“我们……不会飞,恐怕会连累您的速度……“

五长老笑容更深了,忽然抖手扔出一件盘状的灵宝,在空中上下浮动。

“没关系,老夫有灵宝。一起吧!“

……

而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凤长悦已经处在一个极为困惑混乱的时候。

在天堂火将那红色的火焰吞噬了之后,她铭明显的感觉到身体里能量得到了提升,甚至灵王之晶也长出了一根刺。

但是,她的神识之中,却并没有平静。

她从不知道,天堂火居然会主动吞噬火焰!

而在这个时候,居然再度出现了召唤的感觉!

她忽然睁开眼睛,湛黑的眸子里,忽然燃起了一线猩红!

而后,居然扑通一声,跳进了红色的湖水中!

身影瞬间消失!

一捧巨大的红色火花,忽然炸裂开来,溅起水花无数!

她不断的朝着下方游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赫然出现了一棵巨大的盘根错节的红树!

上面密密麻麻的枝叶,竟然全部都是跳跃的火焰!

她倒吸一口冷气。

------题外话------

是的,没错!今天多了一千字!所以,偶在考虑明天六千!乃们觉得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