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85 淡漠如雪,风暴将起

凤长悦扭头看他,眸子微微眯起:“你怎么来了?”

羽千宴神色淡淡,也不看她,只是牢牢的抓着雷神之矛,以确保自己不会被疯狂前进的金环蛇王给甩掉:“金环蛇王除了晋级,只有在遭遇生死危机的时候,才会选择蜕皮。你做了什么?竟然将它逼到这种地步?”

他不会说是因为看到她才会跟上来,轻巧的转移了话题。

凤长悦当然不会往自己身上想,看样子就知道羽千宴并不愿意跟她说原因,也就打消了继续追问的打算。加上原本就对金环蛇王的行为抱有怀疑,所以听到羽千宴开口询问,所以就顺水推舟的接了话:“没做什么。只是烧了它的鳞片而已。”

羽千宴:“……”

看着凤长悦平静的说出这句话,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一向淡漠的容颜上,竟是浮现了淡淡的笑意。

她一向胆大妄为,居然敢干出这样的事情。也难怪金环蛇王冒着这样的危险,也要拼命将她抓走了。

凤长悦看他眼角带上了几分淡淡笑意,不由疑惑扬眉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羽千宴运转灵力,将结界加固,以保证一点都不会让暴乱冲击而来的土石进来,顿了顿,才解释道:“金环蛇王最为爱惜它的一身鳞片。你这样对它,它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并且选择了蜕皮再次和你争斗。”

凤长悦对金环蛇王的了解并不多,听到羽千宴几次提到“蜕皮”,心中倒也猜测到了几分,在漆黑几乎看不到光亮的地下,极目向前看去,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感觉到金环蛇王在极速前进。

“嗯。蜕皮。金环蛇王一旦在非晋级情况下蜕皮,都会将自身的能力瞬间提升,达到顶峰。有的甚至能够和神兽相媲美。但是相对应的,它也会付出极大代价。在短暂的强大之后,会有一个漫长的虚弱期,实力大大下降。不过这蜕皮也已经相当于第二条命了。所以除非特殊情况,它们是绝对不会选择蜕皮的。”

凤长悦了然,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她明明已经将它的身体几乎砍成了两半,它却仍然没有死。而且还以全身纯黑的样子重新出现,将她卷走。甚至连她的攻击都可以忍受。

原来是采用这种办法强行提升了自己的能力啊。

羽千宴感受着金环蛇王身上的气息,逐渐皱起了眉:“它现在……大约已经快要达到十级神兽的水平了。”

他们的境地,更加危险。

凤长悦神色也冷肃了一些,眼神之中却没有丝毫慌乱,显然镇定沉稳十足。

“我倒要看看,它究竟有多厉害!”

还有它身上,关于天堂火的秘密!

……

彩冰雀之王在天上紧紧追随,但是很快就已经找不到踪迹。只好召唤所有彩冰雀前来,一同寻找,倒是效率能够高一些,说不定可以早一些找到她们。

大片彩冰雀的迁移动静十分大,让很多正在其他地方前进的学生都注意到了这片波动,仰起头,都可以看到一大片的彩色在朝着某个方向转移。

“那是什么?竟然是彩色的?难道是云朵吗?”

“好像不是,似乎还有点刺眼……”

“天啊!那是彩冰雀!居然这么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可怕了!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

不少看到的学生都露出惊慌之色,一只七级彩冰雀,他们可能都难以应付,更何况这么多!

而在某处监视着这里面一切的几位长老,也都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彼此都是不可置信。

“彩冰雀暴动了?”

“好像不是!它们并没有朝着这里来!而且,彩冰雀之王并不在其中!”

“快!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彩冰雀虽然暴躁,却已经沉寂很久了,怎么会突然这么大规模的迁移?”

“还有那么多学生在里面,千万不能出事!”

……

先前彩冰雀追击一行人等,之所以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是因为它们是逐渐聚集起来的,能量波动并没有那么大,而下面的人远远看着,也不过是一小片阴影罢了,而现在,成百上千的彩冰雀朝着某一个方向移动,自然目标大了,也就引起了众人的警惕。

很快,彩冰雀就抵达到了彩冰雀之王的身后。

彩冰雀之王看着无数静静的等待着它发号施令的彩冰雀,威严深重,王者气息毫无掩饰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唳!

一声雄浑有力的声音从它的喉间发出。所有彩冰雀立刻挥动翅膀,同时朝天嘶鸣——

唳!

仿佛在交代任务一般,彩冰雀之王仰头吼过就猛的回身,朝着下方俯冲而去!

无数彩冰雀立刻四散而开!

仿佛倾泻而下的彩色洪流,从天边倾斜而下!

这壮观的一幕让很多在默默关注这边进展的人都震撼无言。

“这、这是……彩冰雀凤令?”

一直在思考着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长老结结巴巴的问道。

彩冰雀凤令,顾名思义,是彩冰雀一族最为高等的命令。可以号令所有彩冰雀行动,不死不休。

他们在这里百年,却从来没有见过彩冰雀之王施展这一招!

“……看来,真的出事了……全员警戒!”

“是!”

……

而在所有人都开始行动起来的时候,凤长悦和羽千宴却还在地下,被金环蛇王紧紧缠住,不断的在黑暗中前行。

一片漆黑的地下,什么都看不清,仿佛永远都不会有尽头一般。而羽千宴一直支撑的结界,在急速的行驶中,也时不时遭受到集中的攻击。

就在凤长悦准备出手相助的时候,面前忽然一道明亮至极的光,照射而来!

凤长悦立刻抬起手,稍微遮挡了一下,而同时也伸出了另一只手,盖在了羽千宴的眼睛上。

“小心。”

眼睛长期在黑暗中带着,猛的一接触强光,极有可能会造成短暂的失明。

他们两个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当然要尽可能的保存实力。

羽千宴刚刚感觉到似乎有光射来,面上就突然被一只手覆盖。

柔软之中,带着些微的磨砂,并没有一般世家贵族小姐身上那种精心调制的熏香,反而是几分少女的稚嫩气息,还有虽然很淡,但是清晰可闻的……血腥气。

他的眉心忽然不可觉察的皱了一下。

虽然知道她此番心性和能力,必定不是娇生惯养的世家小姐可比,但是从这一只手上的淡淡茧子也能得知她之前究竟经历过什么样的生活。

这份温软而带着粗糙的触感很快消失,只是片刻功夫,隐约能够感觉到眼前的光亮越来越强,而后似乎终于抵达了什么地方,周围的空间一下子宽阔起来,还来不及反应,一股大力传来,二人突然被远远的甩了出去!

凤长悦立刻松开手,身体腾空一跳,羽千宴也立刻拔出雷神之矛,往地上狠狠一插,而后牢牢的抓着停下来。

凤长悦立刻抬头看向四周,却发现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密室。说是密室其实并不准确,因为除了他们进来时的洞口,其他地方竟然是全部封闭的,连个门窗也没有。

也是,这已经不知道是多深的地下了,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这个地方大约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头顶则是一根根垂下来的石柱,周围的地上也有着一片片的小水潭,在里面有着不少形色各异的钟乳石,大多数呈现淡黄色和深灰色,还有一些是乳白色,水流不知道从哪里流出,从这些小水潭缓缓流过。而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一片比较大的石头上。淡淡的辉光从四周的墙壁上撒开,凤长悦认出来,那竟然是萤石。

这一片奇特的景观看起来竟是无比动人。

如果忽略他们面前的巨大金环蛇王的话。

凤长悦此时才看清楚,金环蛇王身上果然已经变成了纯黑色,原本绚丽坚硬的鳞片已经全部消失,此时它的躯体看上去竟似乎是嫩滑无比。

然而凤长悦却知道,那比之前的鳞片更加难以对付。

因为,其实那上面又生出了无数极为细小而坚硬的鳞片。她刚才被它卷走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同。

应该是蜕皮之后产生的变化吧。暂时的能力提升,也包括*上的防御提升。

“想不到吧,哈哈!别以为只有你有杀手锏!”

看到凤长悦静默不动,金环蛇王得意的大笑,庞大的身躯盘成小山,虽然蜕皮之后,它的身体稍微变小了一些,但是依然十分高大。此时一圈圈盘旋起来,俯视着他们,眼神嘲讽而愤恨。

“还有你,真是愚蠢之极!竟然自己跟上来!还给本王的身上留下了伤口……真是不可饶恕!”金环蛇王冲着羽千宴吐了吐蛇芯子,充满恨意的疯狂眼神死死盯着他,“今天本王要将你们痛不欲生!”

羽千宴淡淡看了它一眼,一手横执雷神之矛,一边走到了凤长悦身边,低头询问:“没事儿吧?”

凤长悦摇摇头,站起身:“一点小伤。没什么。”

小白一路上一直担心着她,此时见她没有什么大碍,立刻腾空而起,直直对着金环蛇王。

这家伙真是好大胆!

金环蛇王看到小白,下意识的浮现一丝恐惧,但是立刻想到此时自己已经是相当于神兽的存在,自然不用再怕它!眼神瑟缩了一下,立刻变得嚣张而挑衅。

“哈!还有你!一只白色的仓鼠!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东西!仗着天堂火就对本王这般不敬。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神兽的威力!”

小白唇瓣一歪,神兽的威力?

呵呵。

金环蛇王看到它这样子,竟是恼羞成怒。

居然看不起它?他们都已经这般境地了,居然还这么不知死活!

“万蛇出洞!”

一声让人心底发寒的嘶鸣突然回响在整个空间。

凤长悦和羽千宴同时神色一凝。

嘶嘶——嘶嘶——

细密的,让人汗毛倒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凤长悦立刻看向四周!

在周围的阴影处,突然出现了一双碧绿的眼睛!

一双、两双、十双……

凤长悦已经不再去数,因为不过瞬间功夫,就已经冒出了上千双碧绿的眼睛!一双双如同森凉的幽火,闪烁着让人心寒的光芒。

等到它们靠近了,凤长悦和羽千宴才看清,那竟然是无数条蛇!

从石壁里,水潭里,石头下,无数地方一条条的冒出来,朝着他们无声的爬过来的上前金环蛇!

有的只有拇指粗细,有的则是手臂粗细,一条条相互纠缠着,或者团成团,或者相互追赶挤压着,密密麻麻的朝着处在中间位置的两人而来!

细密的鳞片在地上摩擦着,发出细微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像是阴冷的藤蔓从心上缓慢爬过,带起一阵阵战栗。

似乎有冷风吹过。

整个寂静的空间,显得更加阴森可怖。

小白扭头看了一眼,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厌恶。

这等低劣的魔兽,居然一起出现了这么多?

羽千宴的第一反应,是看向凤长悦。见她神情如常,似乎并没有受到惊吓,便转过头去。

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那一双狭长如同深潭的眼中,毫无痕迹。

“哈哈哈……今天本王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怎么应付!孩儿们,上!吃了他们!”

金环蛇王一声令下,无数的金环蛇就加快了速度,朝着二人涌来!

凤长悦翻手取出射天弓,挺直脊背,巨大的灵力光团凝聚成一条锋锐无比的长箭,而后——射!

金环蛇王看着急速而来的长箭,竟是不闪不避,蛇尾一甩,迎面而上!

铿!

坚硬的仿佛玉石相击的声音清晰的回荡着,凤长悦蹙眉,这一箭虽然没有发挥出全力,但是也已经有了七分的力度,金环蛇王身上,居然只是留下了一条白色的淡淡划痕,甚至连破皮都没有!

羽千宴一手执雷神之矛,一手取出雷神之盾,赫然已经是最强装备。看到凤长悦的停顿和疑惑,他淡声解释:“看来这条金环蛇王在蜕皮之后,已经几乎到达了神兽的等级。身体防御也十分强悍。普通的武器对它是没有用的。”

凤长悦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雷神之矛,山面不断闪烁着蓝色的闪电,即使是还没有出手,也能够感觉到一股异常凌厉的气势!仿佛要破空而去!

她之前听说过,羽千宴的雷神之矛和雷神之盾是奥斯帝国的镇国至宝,乃是极为罕见的高级地阶灵宝。因为羽千宴已经默认会继承大统,才会提前拥有这传奇的灵宝。

羽千宴浑身灵力疯狂运转,青色的衣衫猎猎作响,如同水墨般的眉目忽然凛冽如同寒冬之风霜,身体忽然腾空而起,朝着金环蛇王而去!

手中雷神之矛上,不断响起噼里啪啦的闪电声,蓝色光芒乱窜,他忽然高举过头顶,上面的蓝色闪电愈发的密集,而在周围也不断响起破空声,那是细微的能量流窜而出,产生的暴动,划破了空间,露出条条黑缝。

“雷神之怒!”

随着一声清喝,半空之中的雷神之矛忽然朝着下方的金环蛇王狠狠落下!

像是黑夜之中,从天降落的闪电天雷,横劈而下!

金环蛇王先是惊愕,而后露出狠光,这东西的威力,它可是已经见识过了!这个男人,就是靠着这东西扎在它身上,然后跟进来的!

但是它吃了一次亏,可不会一直吃亏!

金环蛇王突然吐出了长长的蛇芯子,原本盘着的身体突然出击,飞速的到了羽千宴身前!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的脑袋咬去!

雷神之矛瞬间而至!

金环蛇王浑身的鳞片竟是开始涌动起来,像是水波一样,四处荡漾,划出微微的弧度!

雷神之矛在即将射进它的身体的时候,速度慢了下来!

在金环蛇王的周身,似乎存在着一个奇特的区域,雷神之矛好像是陷入了泥沼,速度竟是飞速的下降着!到最后,竟是几乎难以挪动!困在了金环蛇王的周身区域!

羽千宴神色一紧,而后猛的后退,将雷神之盾挡在身前!

果然,下一秒,雷神之矛就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的弹射出去一般,猛的朝着后方飞出!而金环蛇王的巨大蛇身,也猛的朝着羽千宴而去!

在金环蛇王全力攻击羽千宴的时候,周围密密麻麻的蛇团也不断涌来,眨眼的功夫,就已经靠近了凤长悦周身!

有的甚至开始吐信子,看着凤长悦就像是在看着一团肥美的肉。

凤长悦一声冷笑,这些东西,竟是这般不知死活,也好,她也很久,没有痛快的厮杀过了!

她手中射天弓收起,而后打了个响指,手心突然出现一朵灿烂无比的金色火焰!

周围的温度瞬间升高!

正在前进的蛇团突然犹豫着减慢了速度。对于火焰,它们有着本能的恐惧。更何况,还是位列神火榜第一的天堂火!

虽然它们不知道那金色火焰是什么,但是都感觉到了那璀璨美丽的火焰中,蕴藏的强大威力。下意识的停顿了下来,无数的蛇开始聚集,看起来就像是在筑起一道蛇墙!

金环蛇王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在即将靠近羽千宴的时候,突然转头看向凤长悦!

在看到凤长悦手中的金色火焰的时候,它的眼中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浓浓的贪婪!而后竟然一个甩尾,朝着凤长悦俯冲而来!

凤长悦豁然抬头,直直的盯着金环蛇王,看着它幽绿的眼眸中的贪婪,唇边掀起一抹冷冷的弧度。而后手中火焰突然凝练成了一条巨大的火鞭,朝着四周挥去!

啪!

一声落地!溅起火星无数!

无数金环蛇被波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很多被当场烧成灰烬,没有死的,身上也被烧的血肉模糊,发焦发黑。

这一鞭下去,竟是瞬间出现了一片空白!

然而看着这一幕,金环蛇王的速度却没有减慢,反而变得更加兴奋。

凤长悦手中挥鞭不断,像是狂风扫落叶一般,迅速解决了周围的蛇群。更多的蛇群看见这凄惨的场景,都忍不住心生畏惧,很多停在原地的,更多的则是开始后退。

金环蛇王瞥了一眼,倒也不怎么在意。直直冲着凤长悦而去!

羽千宴在身后,一把接住了雷神之矛,而后紧紧跟随在后,浑身灵力疯狂运转,周身甚至隐隐泛起了白光。

雷神之矛居然遭受阻力,无法重伤它!那么只能采取别的方法了……

他收起雷神之矛和雷神之盾,因为急速前进青色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线条。

他手中结出复杂的收拾,而后泛着蓝色光芒的灵力在手掌间汇聚!周围的能量都被吸收进来,在他的身边,形成了一个个小的能量漩涡!

金环蛇王瞬息而至!

凤长悦手中金色火鞭狠狠甩出!

金环蛇王的身体和金色火鞭相互撞击,而后竟是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凤长悦眸子一凝,神色一沉。手上猛的一拉,然而金色火鞭却没能将金环蛇王拉过来!

二者僵持了片刻!金环蛇王的身体狠狠向后撤去!

小白在旁边早就不爽了,看到和这一幕更是浑身白毛炸起——

凤长悦却立刻觉察出不对劲:金环蛇王蜕皮之后,不仅境界提升了,防御能力也增强了,最关键额是,它居然不害怕天堂火了!

先前小白不过是爆出一朵火花,就将它烧的狼狈不堪。现在她这样的一条火鞭和它的身体相接触,居然对它没有任何伤害!

凤长悦当机立断,立刻手腕一翻,收回了火焰!

金环蛇王似乎是没想到凤长悦竟然这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巨大的蛇身摇摇晃晃,幽绿的仿佛鬼魅的眼睛之中,全然的嘲讽和得意。

“哈哈哈……想不到吧!你引以为傲的天堂火对我没什么用!哈哈哈……你们不是很厉害吗?来啊!本王等着你们!”

它庞大的身躯像是小山,随着它的摇晃,漆黑的鳞片在火光的映衬下,竟然现出不同寻常的红光。

凤长悦目光立时看到了这异常。

那就是它可以抵抗天堂火的原因!

她神色沉凝,丝毫没有如金环蛇王所想象的那样,露出惊慌的神色。这让它很是不满,当下就不再犹豫,朝着凤长悦攻击而去!

而在同时,羽千宴身前,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指!上面浮现着淡淡的黑色符文,神秘而古老,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沧桑和远古气息。

羽千宴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显然这一招消耗了他太多灵力,他低头一扫,正好看到金环蛇王再次向凤长悦扑去!

他双手猛然推出——

“灭灵指!”

那根手指看似极慢,实际很快的落在了金环蛇王的身上!

它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叫。

漆黑的蛇身上,在指头落下的地方,深深的陷了下去!

而在那周围,竟也开始出现无数黑色的符文,将金环蛇王的身体禁锢在原地!

趁着这个机会,凤长悦脚尖轻点,身体腾空,朝着金环蛇王直直扑去!

一下子落在了它的头上!

金环蛇王浑身剧痛,然而不知道被什么禁锢着无法挪动,只能拼命地翻腾着身体,不断摔打在地上,荡起无数水花和尘石!似乎是想要将凤长悦甩下来,它甚至将头狠狠的磕向地上!

凤长悦在落在它头上的时候,就已经紧紧的抱住了它的头,任凭它怎么翻腾,也像是粘在它身上一般死死不动。

而后,在金环蛇王再一次试图将她甩出去的时候,突然将一团剧烈燃烧的天堂火扔进了它的血盆大口之中!

“啊——”

这一声,比之前的都要惨烈凄厉,听着竟是让人心中发寒。

凤长悦立刻脚蹬在它身上,而后落在远处的地上,就地缓冲了力量之后,立刻站起身看着金环蛇王。

它疯狂的翻腾着身体,嘴上一片金色的火焰!

凤长悦眉目冷冽,它鳞片是不怕天堂火,但是,它里面,可是不一定!

金环蛇王不受控制的将自己的头狠狠的砸在地上,还想要伸进旁边的水潭之中,但是身体被禁锢,而且,天堂火又怎么是用这种水就能扑灭的?

它无力的扭动着,眼神之中,终于浮现了绝望。

早知道……

它终于颓然倒下,闭上了眼睛。整个身体从里面溃烂开来,焦黑的肉翻卷着,几乎无法拼凑成整个的身体。

凤长悦上前,将它的魔核掏出来。

小白狠狠的将它踢进了旁边的水潭。

要不是主人心疼它,坚决不让它轻易恢复本体,它怎么会让这只臭蛇这么嚣张!

小爪子一扬:我呸!

就在凤长悦转身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砸落下来。

她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却见羽千宴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落下。

她眉头微蹙,立刻上前将人接住,轻放在地上。

就在她的胳膊准备抽离的时候,因为巨大的灵力消耗而短暂的失去意识的羽千宴却忽然咳了咳,睁开了眼睛。

凤长悦神色平静,将他的身体放平,才抽离了手臂:“怎么样?有什么损伤吗?”

羽千宴闭了闭眼:“无碍。”

“主人!快来!”

小白在神识中激动的叫喊着。

凤长悦眼眸一闪,朝着小白的方向走去。

羽千宴睁开眼,神情依旧淡漠如雪。

却没有人知道,如同旷野的心,已经掀起了风暴。

------题外话------

咦,我打算说什么来着?哦,忘了。算了,大家看文开心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