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84 她的背影,铭刻在心

“什么?”

巨大的动静让金环蛇王和彩冰雀之王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声音又是谁的?

其实让它们惊讶的倒不是这狂暴的能量,而是一个能够造成这番动静的存在,它们居然一无所知!甚至根本没有感受到一丝气息!

二者紧紧的盯着凤长悦,那股能量的中心,就是那里!

在它们紧紧的注视中,一只白色的身影,忽然出现!

金环蛇王幽绿的眼睛之中,先是满满的境界,等到看清面前不过一只人类手掌大小的白色魔兽之后,忽然毫无顾忌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本王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只仓鼠!哈哈哈……额!”

得意的大笑忽然顿住,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那团白色的影子就出现了距离它眼睛极为相近的距离,它只看到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充满蔑视和愤怒的看着它。

小白几乎如同瞬移一般,一下子出现在金环蛇王的眼前,在它巨大的幽绿的眸子面前,显得更加渺小。就如同宽阔的湖面上,飘荡着的一团白絮,但是小白却丝毫没有惧意,与它直直对视,气场竟是丝毫不弱!

“它奶奶的!你说谁是仓鼠!真是放肆!今天爷爷要是不把你蒸了煮了烤了,爷爷就跟你姓!”

凤长悦的心中,忽然响起了小白无线愤怒的声音。

她忽然抬头看了看,小白身体也就她的巴掌大小,全身白色的皮毛绒绒的,圆圆的脑袋,如果不看它蓬松的尾巴,真的挺像……仓鼠……

她不厚道的笑了。

小白和她心意相通,这点心思立刻传到了小白的神识中,当下羞恼的不行,举起小爪子吹了吹,看着金环蛇王的眼神更加不善。速度快的无法看清,一爪子狠狠的挥了出去!

“让你乱说!”

而随着小白的出手,金环蛇王巨大的身躯,仿佛山体到倒塌一般朝着地上狠狠的摔下去!荡起一地烟尘!

彩冰雀之王的眼睛瞪得似乎要凸出来一样,原本的王者之威荡然无存,看着这一幕在风中凌乱。

这还是那个呼风唤雨,和它不相上下,称霸多年的九级魔兽。金环蛇王吗?

然而还来不及反应,就看到那一团白色的身影又飞到了金环蛇王的上空,一只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砰!

金环蛇王的半截身子被彻底的踩进了土里,只剩下半截尾巴,还在外面无力的晃动着。一团彩色的毛茸茸的东西突然飞出,彩冰雀之王眼神一紧,作势就要扑上去,凤长悦却忽然腾空而起,伸手一揽,将小东西抱在了自己怀里。

彩冰雀之王的动作僵在原地,焦急的看着凤长悦的怀里几乎看不到影子的孩子,翅膀微微伸展,就想要上前来,但是旁边忽然传来的声音却让它浑身一僵,不敢再动弹,只是眼巴巴的看着。

啪!

又是一声!

嘶——彩冰雀之王忽然张开一只翅膀捂住了眼睛,那画面实在太美,它就算和金环蛇王素来关系不怎么样,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果然一声几乎震碎耳膜的声音传来——那是金环蛇王被狠狠拉出去,摔在地上的声音。

“小白,用力均匀点,要不然肉质不好吃。”

凤长悦在一旁,斜倚在书上,竟是无比悠闲。

小白这段时间被关得狠了,当然要让它出来发泄一下,至于那只金环蛇王还会怎么样……

呵呵,关她什么事?

彩冰雀之王听见这声音,又听到那边不断传来的打斗声,不,是挨打声,生生打了个冷颤。

这、这个少女,究竟是什么身份?

而那只白色的,是她的魔兽吗?为什么这么厉害!?

如果她刚才就派出魔兽,那么按着它和金环蛇王难分高下的水平,只怕此时被暴打的就是它了!

轰!

小白甩了甩蓬松的大尾巴,圆乎乎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愤怒,死死的看着地上已经奄奄一息几乎昏死过去的金环蛇王。

呸!

居然敢说它是仓鼠?打死一百遍都不足以泄愤!

小白将它拖出来,彩冰雀之王立刻偷偷瞄了一眼——嘶!

真惨啊!

一向威风凛凛的金环蛇王此时已经遍体鳞伤,不少地方都已经破皮流血,看起来异常的凄惨。

小白托着下巴仔细地看了看,还是觉得不满意。

这家伙看起来凄惨,实际上,可是没有怎么受伤啊……

九级魔兽在它眼里虽然不是个事儿,也根本上不得台面,但是,它的肉身却十分坚硬,单单是这么一摔一打,最多能让它吐几口血而已,真是不爽啊……

凤长悦在一旁看着,虽然神色平静,但是眼神一直紧紧地盯着金环蛇王。

见它被小白打的几乎昏倒,也没有放松警惕。

蛇性狡诈,不比彩冰雀之流,况且……

“小白!”

她忽然急声厉喝,将正在思考怎么收拾金环蛇王的小白吓了一跳,下一瞬,就看到了一跳巨大的尾巴朝它袭来!而后狠狠一缠!

凤长悦眼神瞬间如同冰霜:小白被缠住了!

一开始仿佛快要死去的金环蛇王这才得意的扬起巨大的蛇头,猩红的蛇芯子吐出,朝着小白探去。

小白却忽然小爪子一扬,一朵极小的火焰升起,而后猛然炸裂成无数的火星,落在金环蛇王的身上!

金环蛇王的身体瞬间像是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长长的身体扭曲成一团,落在上面的火星瞬间将它的躯体灼烧出了一个个的血洞,周边的肉都已经被烧焦的翻卷着。

它发出尖锐的嘶鸣声,不断的在地上疯狂的翻腾着,尾巴也一下子松开,将小白狠狠的甩了出去!

小白凌空一跳,就浮在了半空,扭过身子,扯出一个极冷的笑。

小样,敢卷你大爷?烧死你!

凤长悦见小白逃脱,虽然游刃有余,但是心里还是起了怒意,当下眉目凛冽的朝着金环蛇王走去。

彩冰雀之王眼睛粘在她怀里,但是却实在不敢动。

它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身上一半的鳞片都已经被炸裂掉的金环蛇王,翅膀往后缩了缩。

“说。你为什么要用我换这小东西。”她走到金环蛇王身边,冷冷开口。

金环蛇王巨大的身躯躺在地上,已经被小白这一手给整治的真的几乎死去,听到凤长悦开口问话,幽绿的眼睛看向她,却不说话,复又低下了头。

凤长悦也不在意:“小白!”

金环蛇王立刻又抬起了头,惊慌未定的看先小白。

小白轻巧的落在凤长悦肩膀上,乖巧的蹭了蹭她的脸颊,小脸上一片满足。

真是的,好久没有出来和主人在一起了呢……

听到凤长悦叫它,小白立刻小眼圆睁的瞪着金环蛇王。眼睛里似乎火花四溅。

金环蛇王似乎很是犹豫,停顿了一会儿才嘶声回答。

“是因为……本……我觉得你的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

凤长悦眉头一皱。

有东西在吸引着它?是什么?

她身上并没有很多东西,她和金环蛇王之前也从未见过,怎么会这样?

还是,她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她不知道的?

就在她垂眸深思的时候,金环蛇王又继续补充道:“我觉得……就是刚才的那火……”

凤长悦眸色一凝。

天堂火!?

它居然会对这东西有感应?不,或许说,它的身体居然对天堂火敏感?

为什么?

凤长悦怀里的小东西似乎醒了,在不安分的扭动着,凤长悦轻轻的敲了敲它的脑袋她,它似乎得到了安慰,满足的在她怀里拱了拱,又重新把脑袋埋了进去。

在一旁的小白看的双眼冒火。

它还没有在那里呆过呢!居然让这家伙给抢了!

凤长悦却没有在意,只是继续问道:“你想抓走我,然后将天堂火据为己有?也就是说,你早就打好主意,将我置于死地了?”

金环蛇王垂头不语。

“可惜,我既然敢来,就不会怕你。”

“你是、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彩冰雀之王终于结结巴巴的问出口。

因为这是金环蛇王的地盘,所以孩子的气息被彻底掩盖,而且金环蛇王没有到达过它的地方,它又怎么会想到,它的孩子,是被放在了这里呢?而这个少女,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找到了?

凤长悦不说话,小白的种类,她虽然还不知道,但是显然不是一般的魔兽。它全力搜寻其他魔兽,自然是易如反掌。

似乎感觉到凤长悦并不会回答它的问题,彩冰雀之王有点尴尬,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反正,它的目的,就是孩子。

“想不到它竟然在这里。真是多谢你。不过,那个女人竟然如此胆大,欺骗本王!回去一定要让她身死魂灭!”

说道瑶瑶,彩冰雀之王就恨得牙痒痒,要不是凤长悦找到它的孩子,它此时还被蒙在鼓里呢!

凤长悦神色沉凝。

只怕她也猜不到,她能找到吧?

……

一片死寂的树林里,西泽不断的往凤长悦离开的方向张望着,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神情也越加的着急。

长悦真的能行吗?虽然他知道,她总是能够出其不意的给人惊喜,还总是能够在绝境中找到生路,但是这一次,那位不在她的身边,而且她身边的可是暴戾不已的九级魔兽!一旦出了什么事,她能够应付的过来吗?

而且,他们自从进入这里,就一直呆在一起,她怎么知道那幼崽被藏在了哪里?

看到西泽不停的张望着,旁边几人都是沉默。偶尔出言安慰一下瑶瑶。

“瑶瑶,你放心。你没做那些事,他们自然找不到证据。等他们回来了,总不能平白诬陷你。”

“是啊。瑶瑶,你别担心。我们都会陪着你的。”

“而且……我觉得凤小姐不像是会诬赖别人的人,可能是她什么地方搞错了吧。”

最后说话的,是一开始和凤长悦搭话的少年,也是这群人之中,默认的老大。

听到他话语中隐隐的维护,其他人都面面相觑,而后静默。

一直低着头的瑶瑶,则是抬起头,平静无波的看了他一眼。

“嗯。我相信她,绝对不是故意冤枉我。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让她产生这种误会。”她苍白的脸上浮现淡淡的苦笑,“大概是我不讨人喜欢吧。实力这么弱,身体还不怎么好,总是拖累你们。”

旁边的几人立刻急了。

“瑶瑶,你说什么呢?你做的很好!这一路上总是在默默的照顾着我们,自己身体难受了也都是忍着不说。其实我们才应该和你道歉了。若不是小雅她……唉,算了。咱们落到现在这境地,也别想那么多了。”

“没错!再说了,她总不能因为不喜欢你就这么对你吧!实力强又怎么样?还不是和我们一起被困在这里?!”

“都别说了!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活下去!”

差点吵起来的几人,又陷入了一片安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都或多或少的对凤长悦产生了几分不满。看着不停张望的西泽也不顺眼起来。

只是碍于天上还有数千只彩冰雀,都按捺了下来。

瑶瑶顺着西泽的眼神,看向深林之中,又低下了头,眼神冷漠诡谲。眼角几分嘲讽。

真是好骗啊。

这样的人,就是死光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希望凤小姐可以安全回来。”

她轻轻的说道。

……

而在另一边,凤长悦手掌高高昂起,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灵力瞬间形成了一只锋利的长剑,她立刻挥下!

嗤!

刺穿血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牙酸,凤长悦却是神色平静,看着地上已经断成两截的金环蛇王,已经不再动弹,转身离开。

彩冰雀之王看着她怀里的彩色小脑袋,踟蹰不已。

凤长悦瞥了它一眼:“放心。孩子会给你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回去。等我们安全离开了,我才会将它给你。”

“你放心!本王肯定会放你们离开的!孩子还小呢,我怕它受不住这折腾……”

开玩笑,那只白色的魔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但是显然战斗力强悍无比。它怎么会自己没事儿找事儿的去招惹它?

凤长悦收回目光。摸了摸小东西。

“放心。”

这小东西好像还不想离开呢。一个劲儿的在怀里蹭,好像挺舒服的。

旁边的小白已经双眼冒火了,盯着凤长悦怀里那一撮彩色的茸毛,气愤不已。

小小年纪,这么有心计!

居然就开始算计争夺主人的喜爱了!哼!等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它!

小东西似乎抖了抖,而后更加深深的不肯抬头……

凤长悦抬步:“还有那个女人,要交给我处理……”

话还没说完,她豁然抬头,看向四周:“出来!”

彩冰雀之王一愣。

却见周围茂密的树林中,阴影重重,看着竟是有了几分森凉。

唰!

破空声突然响起,而后一道巨大的阴影就朝着凤长悦压来!

凤长悦翻手,手中银光一闪,匕首就狠狠的刺了出去!

然而那东西似乎并不受影响,直接卷住凤长悦的身体,往林中逃窜而去!

彩冰雀之王立刻反应过来,双翅一展,紧追而上!

不说别的,孩子还在她手里呢!

到底是谁?

它双翅上迅速凝结出无数璀璨的冰凌,朝着那黑影激射而去!

地面上的花草树木上,都覆盖了薄薄的冰霜,强劲的寒风将地皮都掀起了一层!

但是那黑影芊儿丝毫没有停顿,一溜烟就跑的没影了。

彩冰雀之王停下来,看着下面努力的寻找着,却一无所获。

树木森密,枝桠横亘,它在上面,视线受到了极大的阻碍,根本就找不到。

它眼神之中满是焦急,而后突然闭上了眼睛,头顶的金色翎毛突然熠熠生辉。

一道无形的波动朝着四周散去——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但是凤长悦依旧没有回来。

西泽终于忍受不了了,猛的站起身来,就要朝着凤长悦离开的方向走去。

“你干什么?”突然有人开口询问。

西泽头也不回:“找人。”

那人怀疑的看着西泽,忽然站起身,拦在了他身前:“你为什么不呆在这里等着?她不是说了,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吗?”

西泽皱眉:“你们要是怕死,可以在这里呆着。我去做什么,不关你们的事。”

如果她一个人现在陷入了危险,需要人去帮忙怎么办?

纵然他实力不比她,能够帮上一点是一点。在这里等着,简直就是最大的煎熬!

他宁愿去和她一起面对危险!也不愿在这里像是傻子一样等着!

那人显然不信,上下看了看西泽,眼神之中全是怀疑:“她现在不在,留下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被上千只彩冰雀监视。我们都没有说什么。你这样走了,只留下我们承受危险?”他回头看了一眼,皱起眉头问道,“这该不会是你们的阴谋吧?”

西泽心性纯挚,却并不傻,也并不是任由人欺负的。此时听到这些话,心中积攒的厌恶终于到了顶点,爆发了出来!

“你们危险,她就不危险了?别忘了!她是因为谁面临这样的境地!我告诉你们,如果她安全回来也就算了。如果她……我绝对和你们不死不休!”

那些人显然没有想到一向憨实的西泽竟然会这般激烈的和他们争执,心中发虚,都是沉默。

西泽一把将他推开,就要朝前走。

“哗啦——”

天空上,无数彩冰雀忽然动了!

西泽等人抬头看去,却见原本遮蔽了整片天空的彩冰雀都忽然撤退朝着某一个方向飞去——

西泽心中一沉:出事了!

这些彩冰雀居然全部开始飞走,证明彩冰雀之王发出了命令,将它们全部召唤走了。而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长悦危险!

西泽忽然拔腿就跑!

而愣住的几人,也都纷纷猜测。

“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难道凤长悦……”

“不会吧。咱们怎么办?要不,咱们跑吧?”

瑶瑶看着逐渐飞走的彩冰雀,忽然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正在几人考虑要趁机逃走的时候,一小群彩冰雀忽然俯冲而来,将他们尽数包围在其中。连西泽都被困住。

圈子更小了,看守的也更严密了。看这样子,分明是留下来专门押守他们的。

西泽恨恨的一挥拳:长悦,小心!

……

另一边,凤长悦在被卷住的一瞬间,就知道了这是谁。

金环蛇王!

她凝目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节长长的蛇身。然而颜色却是纯黑色,体型也小了一些。

但是速度分明快了不少,而且抗打击能力也很高,她尝试着挣脱,却比之前费力了不少。而小白正打算出手的时候,凤长悦忽然组织了它。

她倒是要看看,它究竟有什么猫腻!

它为什么会对天堂火有感应?

不过眨眼的功夫,它就已经带着她穿过了不短的距离。外面看去,就像是一道黑影一闪而过,以为自己看错了。

然而一双狭长的眼眸,忽然定格。

接着,从后面追上来一道颀长的青色身影。

水墨般的干净容颜,淡漠如雪的神情。

羽千宴。

看到一截黑影迅速旋过,他的神情却立刻变了。

凤长悦!

因为有的记忆太过深刻,甚至刻进了骨子里,所以即使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背影,于他,也能够轻易认出。

虽然,他还不知道,那个人,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却已经开始不自觉的跟随她的脚步。

他立刻身影一闪,施展出最快的速度追上!

凤长悦只感觉耳边一凉,就看到一道人影在迅速追赶而来!蓝色银光一闪,一只矛就已经扎在了金环蛇王身上。它身体一顿,慢了一拍。再然后就猛的窜向地下!

而后,那道人影一个借力跳跃,就跟着凤长悦一同被带到下面!

他忽然伸出手,在她身边结下结界,挡住了不断落下的尘石。

------题外话------

我不管!我好累!还要考试!今天只有六千!改天再多更!没有存稿,任性!群么么!就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