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83 打脸会疼的

凤长悦体内的灵力疯狂运转,就连灵王之晶也开始散发出一点点的荧光,似乎要滴下水来,尖刺愈发的锋利。只有这样,她才感觉到身体稍微好受了一些,身体上的压迫感才减轻了一点。

幸好她的身体经历过天堂火的淬炼,否则现在,仅凭她的灵王境界,骨头都会被瞬间压碎!

“长悦!”西泽焦虑不已,看着凤长悦额头上浮现的淡淡青筋,还有她脸颊的微微颤动,无一不在表示她已经接近临界,此时正处于极度痛苦的边缘!

“你们搞错了!她没有抱过你的孩子!我们跟他们不是一起的!“

西泽狂声怒吼,但是在彩冰雀之王的眼里,就是徒劳的争辩。

“人类——总是这么奸诈,自私,而卑劣。“

挟带着无线怒意的嘶鸣瞬间而至,像是雷声响在耳边,让西泽的耳膜流出血来!痛苦的倒在地上!

“快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否则,就让你身死魂灭!“

凤长悦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双腿几乎碎裂开来!脸色一下子苍白如雪!然而却依旧站立挺直,仿佛永不会弯折的松柏。

看着这一幕的几人都似乎傻了眼,对死亡的惧怕以及对眼前这一幕凤长悦的震撼混在一起,只剩下无尽的茫然和深深的无力。

连她……连曾经在学院遭遇生死危机时,都能够力挽狂澜的凤长悦,都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小雅!你不要死!我们说好了一起回去的小雅!你别死啊!“

突然一阵悲戚的哀泣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拽走,转头看去,却正是那个跪坐在小雅身旁的苍白纤弱少女。

小雅的身体上满是伤痕,翻卷的血肉和凌乱不堪的血迹让她看起来尤其的凄惨。

“瑶……瑶……”

小雅干裂的嘴唇轻轻蠕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那少女满脸惶急的将耳朵贴在她的唇边。

“小雅!小雅你在说什么!?大声点!小雅!”

“救救……救救我……我不想……想死……“几乎消失在风中的声音。

那抱着她的少女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白皙精致的脸容上,不断的淌着泪,看着我见犹怜。

其他人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看到这场景,只觉的一阵悲凉。

“瑶瑶,别哭了……小雅她……不行了……“

被叫做瑶瑶的少女却仿佛听不见,只是不断的流着泪,清澈的眼睛里,只有无尽的悲伤。

然而就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她抱着小雅的手,却毫不迟疑的按在了她的后心处。

小雅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只是努力想要说出话来,然而吐出的却只有血沫。

“小雅……不要死……“瑶瑶美丽温柔的面容离她很近,这让她稍微安心了一些。

没关系,瑶瑶很厉害,她一定能够帮她逃出去的!凤长悦算什么,真正厉害的人,是她的好朋友瑶瑶!

她充满希冀的看着瑶瑶精致的侧脸,努力咽下了一口血沫,而后开口说话:“瑶瑶……那戒指……我知道是……是你……额!“

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后心处直直钻进心底,几乎让她一下子昏过去!

小雅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瞪着近在咫尺的瑶瑶,她、她怎么会?!

“小雅!你别说啊!小雅!“

瑶瑶激烈而充满悲伤的哭号传进她的耳朵,却听起来似乎很遥远了。

她双眼暴突,忽然伸出手死死的拽住瑶瑶的衣袖,想要质问她!

是瑶瑶找到了那只幼兽,又专门将她带去的!是瑶瑶说那幼兽可爱,而且等级不低,碰到实在是天大的运气,能够抱回去做魔兽是最好的选择的!是瑶瑶笑着让她抱起幼兽,放进空间戒指的!是瑶瑶说彩冰雀追杀这般凶残,她们交换戒指能够帮她避开危险的!

都是她!一切都是她在主导!

小雅满是血迹的脸上,忽然泛起了强烈的恨意,双目之中,更是燃烧起了愤恨的火焰,恨不得将她烧死!

是她!她早就知道,抱了那幼兽会沾染到它的气息,被彩冰雀狠命追杀,将她的空间戒指换走,说是为了她,实际上也是为了得到那只幼兽!

谁会想到,一向温柔甚至有些纤弱的瑶瑶竟然会有着这样阴暗的心思,会这样算计他们同行的人!

而现在,她甚至将手伸向了她的命!

“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这话,她永远也问不出口了。

灌满了灵力的手掌轻轻一松,五脏肺腑一瞬间尽数崩裂出血!

瑶瑶有些苍白的小脸上,依然是无法抹去的悲痛,然而在看向她的时候,那双一向清澈如同湖水的清纯双眼,竟是毫无感情,冰冷的如同严冬的冰。

“做的不错。可惜,死的有点难看。真是脏了我的眼呢。“

即使小雅全身已经无法动弹,依然从灵魂深处,涌出了一股深深的恐惧感。

这个人!这个人!

“噗!“

小雅猛的吐出一口血,瑶瑶抱着她躲闪不及,竟是全部都喷到了她的脸上,衬托着雪白的肤色,看起来带着几分一样的诡异风情。

瑶瑶垂着脸,眼中闪过一丝极度的厌恶。

真是……脏!

其他人只看到小雅猛的吐出一口血,而后就颓然倒了下去,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静默不语。

看到瑶瑶有一瞬间的僵硬,被头发挡住了一些的脸容上,不知为何竟是有些发冷。但是大家都以为她是被小雅的死给吓住了,纷纷开口安慰。

“瑶瑶,别哭了。过来吧。“

“是啊,瑶瑶。谁也不想的。谁知道竟然会发生这种事。你还是先过来和我们呆在一起吧。”

“你和小雅的关系最好,我们都知道。但是现在没有时间悲伤。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逃出去吧。”

瑶瑶动了动,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愈发的苍白纤弱:“你们放心。我会把小雅带出去的。”

众人一听,皆是沉默。

他们现在这样,又如何出去?也就瑶瑶这样单纯的人,还以为他们终究能够逃出去吧。

本来她就身体比较纤弱,现在经历了这样一番波折,又亲眼目睹好友死亡,肯定十分不好受。

“瑶瑶,别担心。我们会保护你的。”

“是啊!小雅已经出事了,我们不能再让你出事!”

这边一番表态,凤长悦那边却已经接近崩溃,只是靠着毅力在死撑。

西泽在一旁看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够替她忍受这份痛苦!也不愿看到她那般辛苦!

她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啊!

瑶瑶听了他们的话,却是垂下了头,无力的摇了摇。

“你们不用说了。其实我明白的。咱们今天,很可能死在这里了。“

喧闹的声音忽然像是被什么人掐断了一般,陷入死一般的死寂。

瑶瑶抬起头,还带着泪水的眼睛看向凤长悦,似乎是在低声喃喃。

“凤小姐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得住……现在如果,她是那一天的样子,就好了……“

这话看似无心,却忽然让躺在地上的其他几人忽然灵光一现!

是啊!那一天,凤长悦可不是现在这么弱的啊!

她明明有着比这高出许多的实力,为什么迟迟不拿出来!

她的弓,她的金色铠甲,甚至,还有她的天堂火!

她都没有拿出来!

这么一想,几人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之极,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彼此的猜想——

她是故意的!

她一早就没有打算出全力,更没有打算帮他们,只是这样子拖着,保存体力,找准机会自己逃走!

“看不出来,你骨头挺硬的。可惜,一切都是徒劳——“

彩冰雀之王似乎也有些讶异凤长悦的抵抗力,她的境界,再清楚不过,然而她的肉身和毅力,却远超于此。

不想要继续耗费时间,它双翅高展,就要彻底击杀凤长悦!

凤长悦却忽然抬手,冷笑一声:“想不到堂堂九级魔兽,彩冰雀之王,也这么——蠢!“

“你说什么?!“

凤长悦这样的一句话,直接将它惹恼,一阵几乎能够将人冻结的冷风迅速刮来!

被波及的花草树木全部结上了一层冰层!人的睫毛上,甚至都是一片白霜!

凤长悦却好像并不受影响,周身寒风凛冽,她却完全隔绝了一般,冰霜全部避开。

“我说,想不到传说中,通人性,吐人言的九级魔兽,居然是这般容易受人愚弄,蠢不可及!”

这一次她的声音大了一些,在凝重的氛围中,放佛石破天惊般惊悚。

西泽不解的看着她,心中默默祈祷她是有了办法,其他人则是傻在当场,而瑶瑶则意味深长的看了凤长悦一眼,唇边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一群彩冰雀立刻就要朝着她飞扑而去!

“慢着!让她说!”

似乎是被气的很了,那彩冰雀之王那个居然真的开始让凤长悦解释,连一直给她的威压都收回了一些,让她能够说完。

凤长悦眼角带着几分嘲讽,湛黑的眸子看着彩冰雀之王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自己的孩子照看不好也就算了,丢了之后,派出所有的手下出来追踪,居然也找不到!亏得你们彩冰雀一族的幼崽被人抱过之后,身上都会沾染对方的气息。这样有力的条件放在这里,都找不到,呵,我也真是大开眼界!“

彩冰雀之王瞬间被噎住,瞪着她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你怎么知道本王找不到!你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我的孩子,一定就在你们之中!“

“那又怎么样!?凤长悦扬眉反问,眼神如刀直直刺穿彩冰雀之王的心虚,“你们如果知道它究竟在哪里,还会这般大费周章吗?直接杀了那个人就好了!”

她回头冷冷瞥了一眼神色惊慌未定的几人,余光却不动声色的瞟向瑶瑶。

“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没能力就是没能力,哪有那么多理由!”

“只会说大话的人类!若非考虑到本王孩子的安危,本王又怎么会容忍你们到现在!”

彩冰雀之王几乎嘶吼出声,他们将它放在空间中,意念一动就能够将它杀了!它只有这一个孩子,自然不能冒这个险!

凤长悦却毫不示弱,看着满天密密麻麻的绚丽的彩冰雀,目光和正中间的彩冰雀之王正正遇上!

“其实这还不是我觉得最可笑的。最可笑的是,你居然会被这么拙劣的小手段,耍的找不到北!其实,你的孩子,不在那个死去的少女身上,也不在我的身上,它真正待得地方是那里——”

她的手霍然指向身侧:“她!“

被她的话语震惊的众人下意识的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却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瑶瑶?是她?这怎么可能?”

“凤小姐,你说话小心啊!瑶瑶可是我们的同学啊!你不能为了活命,将她出卖了啊!”

“是啊!瑶瑶这么单纯纤弱,一直都不怎么说话,那东西怎么会是在她身上?!”

刚才小雅和凤长悦都被怀疑的时候保持沉默的人们,竟然都出口为她辩护。

凤长悦看着瑶瑶,心中闪过诸多念头。

这个女孩,不简单。

瑶瑶抬起头,神色居然一派平静,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心虚:“凤小姐,你说什么?“

被这话搞得一头雾水的彩冰雀之王也晕了,看了看瑶瑶,将信将疑。

凤长悦毫不畏惧的和瑶瑶对视:‘我说——这件事是你一手策划的,而那只幼崽,现在已经被你藏起来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凤小姐,我敬重你,却不代表会任由你无赖我!既然先前你说了,那幼兽会留下气息,那么按着你的说法,现在我的身上也有它的气息了?那你大可以检查!“

瑶瑶的脸颊泛起了一丝潮红,看起来似乎是气的,但是声音还算平静,显然在克制。

像极了被冤枉,却还在坚持澄清的样子。

彩冰雀之王此时耐性都已经耗完,立刻闭目搜查——

整个场地再次陷入肃然的安静之中,所有人以及魔兽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

片刻之后,它睁开冷厉的双眸,危险的看向凤长悦,浑身气息暴涨,几乎下一瞬间就会将凤长悦杀死。

“她的身上,没有本王孩子的气息。”

仿佛雷音突至!声声似铁!

围观的几人都呼出了一口气,瑶瑶清澈的眼角,忽然闪过一丝微光。似是带着清淡的几乎看不到的嘲讽。

凤长悦却忽然笑了:“没错!我说的就是,她身上没有幼兽的气息!而且,他们这些人身上,只有她没有!”

瑶瑶刚刚似乎上扬的嘴角忽然一僵,目光猛然看向凤长悦!

“为了避免被怀疑,她肯定要确保自己的身上没有气息,这样不仅可以避开你们的搜查,避免自己被怀疑。同时还可以将罪名放在其他人身上。最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在事情结束之后,独自拥有幼兽。“

凤长悦拍了拍手,似乎赞叹,更似讽刺:“真是好计策,一箭三雕。”

瑶瑶咬了咬自己的唇,面色愈加苍白,眼神之中,似乎有泪光闪烁。

看她这样子,旁边的几人连忙上前澄清。

“不会是她的!瑶瑶不是那样的人!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凤小姐,一定是你搞错了!“瑶瑶早就说过她,她身体不太好,尤其对魔兽十分害怕。她怎么可能会为了一只魔兽幼兽就这么大费心思?如果这是真的,那岂不是她入学的时候,就开始欺骗我们?可是,那怎么可能呢?”

“一定是搞错了啊!”瑶瑶,你说句话啊!“

瑶瑶还抱着小雅的尸体,此时终于站起来,神色坦荡无谓。

“要搜身吗?来吧。还有这些,是我的空间戒指和手镯,你们统统可以拿去检验!看看我究竟是不是做了那些事!“

说着,她从手上取下了两个戒指,和一只手镯,仍在了地上,不再理会凤长悦。

凤长悦看也不看。

“当别人和你一样蠢吗?会将证据留下来?我说了这件事是你做的,幼兽是你偷走的,可没说幼兽在你的身上——你这么直接而坦荡的让搜身,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凤长悦步步紧逼,丝毫不给她思考的时间,几乎将她逼到死角。

瑶瑶似乎终于无法忍受了,苍白的脸上,一派视死如归。

“不就是需要一个替罪羊吗?我来当好了!反正那幼兽不知道究竟在哪里,我有嘴也说不清!不就是要赔罪?我的命来陪!反正小雅也已经死了,我……“

她哽咽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就是死了,也问心无愧!”

彩冰雀之王也烦躁不已,这人类之间耍心机,果然是最肮脏的!

“本王现在只想立刻找到孩子!如果你能快速找到它,你说什么本王都信!否则,你现在就死!“

凤长悦冷冷瞥了一眼瑶瑶,还有诸多不赞同甚至怀疑的眼光,声音淡定沉凝:“好。”

所有人一愣。

“你可以跟我一起。这些人和你的部下,都留在这里。等结果出来了,再回来解决“

彩冰雀之王垂眸考虑了一下,这少女不过灵王之境,若是想要施展什么阴谋,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也都是徒劳。

它堂堂九级魔兽,彩冰雀之王,难道还会害怕一个小姑娘吗?

“好。本王就和你做了这个约定。要是找不到……“

“放心,不可能找不到的。“

凤长悦淡淡说完,让西泽老实的呆在这里,就朝着某个方向而去,纤细坚韧的身影很快局消失在葱郁的树林里。

彩冰雀之王也命令属下全部等候,就张开了翅膀,跟了上去。

瑶瑶转头,望着远去的身影,眼神变得阴郁而漠然。

那里,她……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

静谧的树林中,只见一道极为灵活矫健的身影穿梭而过。在她的头顶的天空上,一道绚丽无比的魔兽,正挥动着翅膀,紧紧跟随。

“还有多久?“

“快了。“”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心思,否则……“”我没那个闲时间。“

凤长悦一句话,直接噎的彩冰雀之王说不下去话。气的头顶翎毛乱颤,却还是忍了。

先找到孩子要紧!

然而随着凤长悦的前进,彩冰雀神色愈来愈不对劲,这个方向,可是通向金环蛇王的地盘的!

“喂!你知不知道你在朝哪里跑?“它忽然出声。

凤长悦头也没回:“知道。“

“知道?再走下去,就是金环蛇王的地盘了!这你也知道?”

“知道。去的就是那。”凤长悦声音平静,一点也不像是即将踏入另一只九级魔兽领域的模样。

脸色平静,神色镇定,像是走在自家的花园一般。

彩冰雀之王几乎要炸毛。

她究竟知不知道金环蛇王和它是宿敌!而且,即使都是九级魔兽,金环蛇王也是它不愿意轻易招惹的对象!

平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罢了,现在这么明目张胆的走进去它的底盘,岂不是相当于彻底的挑衅?

似乎是感觉到了它的情绪,凤长悦终于回头看了一眼:“怕了?“

彩冰雀之王立刻加快了速度:开玩笑!它会怕金环蛇王?

凤长悦毫不犹豫的在林间穿行,拐弯,腾跃。

彩冰雀之王看着,倒是逐渐生出了几分赞赏。

这人,看久了,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而在凤长悦的神识中,小白早就已经挥舞着小爪子叫唤了。

“主人!让我出去!让我去教训教训这破鸟!还有那个贱人!居然敢在主人面前耍心机,还想让主人背黑锅,我要去划花她的脸!“

“居然敢伤我主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年纪轻轻的,这么想不开,惹到主人头上!“

“主人!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去!他们都已经不在了不是吗?我现在出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主人!那破鸟居然在看你!等我出去,一定拔光了它的鸟毛!让它光着滚回去!那个贱人,也绝对不能放过!”

小白的声音在神识之中不断回响,喧闹了好一会儿,凤长悦才淡淡说了句:“快到了。安静点。”

小白立刻蔫了,乖乖的蜷起来蓬松的巨大尾巴,卧下去,眼巴巴的等着。

一人一兽很快就抵达了一处平地。

凤长悦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地面。

彩冰雀之王也跟着疑惑的停下,一边注意着周围是否有金环蛇王的气息,一边跟着观察。

地面。

这里有什么?

凤长悦伸出手,指了指中间位置:“你孩子就在那里。”

彩冰雀之王傻眼。

什么?

“你敢愚弄本王?”

这里平平坦坦,怎么会有它的孩子?难不成它的孩子被埋在了这下面吗?!

等等!

它一愣,随即心中升起一股恐惧:难道它的孩子已经死了?

凤长悦看它一眼:“它还没死。不过你要是再犹豫,它就真的死了。”

彩冰雀之王瞬间反应过来,也顾不上那许多,直接翅膀轻轻一挥,一层地皮随风而起!

没有。

它再次用力一挥,再次飞沙走石!

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尘土中央——它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在那里!

忽然,一只彩色的毛茸茸的小脑袋探了出来!

彩冰雀之王眼中瞬间浮现出巨大的惊喜!立刻朝前俯冲而去!

就在它即将接触到小彩冰雀的时候,一道浓重的阴影突然横扫过来!直冲它的脑袋!

它一惊,立刻煽动翅膀,无数的冰凌反射着彩色的光芒激射而出!

铿铿铿!

玉石相击的声音响起,可见二者撞击有多么的激烈!

嘶嘶——嘶嘶——

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从周围传来。

凤长悦忽然感觉眼前一暗,似乎有什么东西挡住了阳光,凝眸看去,先是一条黑色上面有着金环的尾巴,正在半空晃动,显然刚才偷袭的就是这个东西。仔细看去,上面的鳞片都差不多有她的指甲大小。再向上看去,整个身躯足足有她大腿粗细的金黄身躯盘亘成一团,仿佛一团小山丘。最后,是一只巨大的三角形的蛇头,双眼幽绿,仿佛两盏小灯笼。

即使只是这么呆着,也带给人无限的压迫感。

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地面传来。

而最重要的是,在蛇尾处,一只毛茸茸的小身子,正被紧紧的夹着!

“彩冰雀,你什么时候,有兴趣来本王的地盘了?还带了一个小姑娘,嗯?“

仿佛从心头爬过的声音,带起一阵鸡皮疙瘩。

彩冰雀在天空上挥动着翅膀,不屑冷哼:“把孩子还给本王!“

金环蛇王却是笑了,一张血盆大口,看起来倒是更加惊悚。

“呵呵……这是你的宝贝?啧啧,真是可爱……不知道味道如何,嗯?”

彩冰雀之王一瞬间变了神色:‘你说什么?把它交出来!否则,本王绝对不死不休!“

“你急什么,“金环蛇王懒散道,”本王对它没兴趣。本王想要的……是这个人类。“

它甩了下蛇尾,眼睛幽幽:“你要是拿她换,本王即刻就给你。“

彩冰雀之王愣住,下意识的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却忽然笑了:“其实,我也很久,没有吃过蛇肉了。虽然你很可能已经肉质老了,但是烤一烤,也能将就。小白,你想吃吗?”

“想!”

随着这一声,四面八方的树木开始全部一点点的碎裂!风雨欲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