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82 好一朵白莲花!

“西泽,跑!”

凤长悦第一反应,就是迅速带着西泽往后跑去。

这东西她现在可不想招惹,毕竟还要保存实力,后面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危险,怎么能现在就因为这些无知的人犯的错误而大肆损耗?

西泽一愣,立刻跟上!

二人速度都极快,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群人呆愣在那里,面面相觑,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时,头顶天空上,阴影越来越浓重!甚至连身处的森林里,也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此时,几人抬头看去,那片阴影似乎前一秒还在远方,下一刻就已经到了眼前!

一片绚丽的色彩!光华灿烂!

然而几人却都脸色大变,这才发现,那些漂亮瑰丽的色彩,竟然都是那些魔兽身上反射出来的光!

“快跑!是彩冰雀!”

当先的少年一声惊呼,眼中浮现巨大的惊慌,立刻朝着凤长悦和西泽离开的方向而去!

彩冰雀身形比一般的雀鸟大一些,然而身上却常年冰寒,时不时会结出一块一块的冰。尤其是在攻击的时候,甚至翅膀上会不断出现冰凌!而且因为本身色彩就极为绚丽,加上阳光的反射,就显得更加缤纷美丽。

但是这份美丽,却并不被人欣赏!

因为它们最大的武器,就是那些看起来无比瑰丽的冰羽!一旦被射中,就会被瞬间冻结,难以动弹。而且这种冰,只能由灵力融化。

但是中招的人往往还来不及恢复,就会被铺天盖地的彩冰雀灭杀!

他们万万没想到,不过是随意的一个举动,竟然招惹了这么厉害的魔兽!

来不及埋怨,其他的人就迅速跟在那少年身后,拼命奔跑,调动全身的灵力希望能够躲过去。

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那个骄横的少女,此时也已经被吓傻了。呆呆的看着天空上密密麻麻的彩冰雀,睁大了眼睛,双腿一下子软了。

“快!”

跑过去的一个人及时的拉了她一把,将她拖走。

那少女似乎此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神色慌张的连忙跟上。然而她双腿早就软了,此时跑起来速度也是很慢,踉踉跄跄。

“唰!“

一道闪耀着刺眼光芒的冰凌忽然朝他们的后背袭来!

“啊!”

那冰凌射到了那少女的身边不远处,砸碎的冰溅到她的脸上,把她吓得立刻惊叫了一声,满面惊慌。

其他人听到都是吓了一跳,心中对这少女的埋怨更深。要不是她那么刁蛮任性,非要去抱那只幼兽,此时又怎么会招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被生死追杀!

而在众人前方的凤长悦和西泽,此时也并不轻松。

尽管他们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彩冰雀毕竟是飞行魔兽,速度根本没有可比性。不过扎营呢的功夫,就已经追到了身后!

斑驳的阳光被尽数挡着,整片森林都变得沉郁而森凉。

凤长悦运转灵力,全力奔袭,却还是能够感受到,那越来越近的危险气息!

终于!

唰!

一道带着刺骨寒意的冰凌,从她身后狠狠袭来!带起一道冰凉的劲风!

凤长悦眸子眯起,而后敏捷如同灵巧的猎豹,朝着旁边躲去!

“铿!”与此同时,西泽也正面抗争,和飞来的冰凌激烈交锋!

还来不及喘口气,更多的冰凌就激射而来!

凤长悦豁然回头看去,几道闪耀着彩色光芒的冰凌,正朝着西泽的后背和脑袋刺去!

她立刻就地一滚,拉住西泽的手臂,而后狠狠一拉,将西泽拉下身子,伏在地上!

几道凌风从头顶飞过!

“呼——”

西泽原本还不知道凤长悦为什么突然拉他,此时回头看去,几道足足有大拇指粗细的长长冰凌深深的刺进地面,上面还泛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寒光!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长悦,真是多亏了你!“西泽后怕的喘了口气,”要不是你,恐怕现在我就已经死了!“

凤长悦没有转头,只是死死的盯着天空上那已经完全抵达的无数彩冰雀,声音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危险,才刚刚到来。“

……

“嗤!”

在静谧的树林里,连风声都消失。血肉被刺穿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砰!”

一头巨大的浑身金黄色的狮虎兽轰然倒下,在它的额头处,一点猩红。巨大的猩红双眸睁大,显得十分不甘,死死的盯着茂密树林之后的某处,似乎还想继续厮杀。

然而额头处的血点忽然爆出一大捧血花,朝着四周喷溅而去!

它浑身抽搐了几下,终于颓然的垂下了头。死了。

悄无声息。

树木丛立的树林中,忽然出现一道青色的颀长身影。

一张如同水墨画一般的容颜,忽然浮现。在阳光的照耀下,像是一株挺拔坚韧而洒然自如的青竹。

在他的手中,翻飞着一柄极小的飞刀。

狭长的眼睛里,带着惯常的淡漠,漫不经心的走过去,将狮虎兽的魔核取出来,就继续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走去。

忽然,一道阴影遮天蔽日的袭来。

他抬头,一眼看出这是彩冰雀。

然而,这数量……

他的眸子里闪过几分深思,迅速掩盖了自己身上的气息。

彩冰雀很快飞过。空气里似乎都沾染了冰寒的气息。

他抬步准备离开,然而走出半步,却忽然脚步一顿,豁然回头——

那方向……

是她的方向!

在结界开启的时候,众人潮涌而进。他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看了她一眼,正好看到她和那个少年一同走向了某个方向。

而现在,这些彩冰雀……

他心中一动,垂眸停顿半晌,没有跟着彩冰雀追去,然而脚步却稍微改变了方向,稍微偏移了一些。

青色的身影迅速消失,整片树林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唯有地上还温热的魔兽尸体,证明着这里曾经来过人。

……

凤长悦看着天空之上的彩冰雀,绯红的唇瓣紧紧抿着,浑身肌肉紧绷,灵力在体内疯狂运转,随时准备着出手。

如果她先出手,无疑是树立目标,到时候成百上千的彩冰雀一起扑过来,才是死得冤!

而天空上不断徘徊的彩冰雀,似乎也并不急着攻击,先前几次攻击将他们俩困在这里之后,似乎就一直等待着什么。也不出手,也不离开。

凤长悦心中思忖了半晌,终于在看到那几个狼狈逃过来的人时,确定了心中所想!

它们是在找什么东西!

那几个被一路攻击搞得狼狈不堪的少年少女远远就看到了凤长悦和西泽,眼中先是爆发出巨大的惊喜,然而下一瞬,看到凤长悦和西泽也站住不动的样子,才感觉出不对劲,朝天上一看,果然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彩冰雀!

整片天空无比绚烂美丽!

然而此时,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欣赏这份美景!

几个人脸上的狂喜迅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绝望。

原本想着再次碰到凤长悦,能够躲过这次的诘难,谁知她竟然也是被困住了!

几人早就疲惫不堪,此时心生绝望,终于再也坚持不下去,纷纷倒在地上,喘息不止。

凤长悦没有顾忌他们,仍然在专心等待着。

西泽也不说话,反正凤长悦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好了!大不了一起死拼!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越发多的彩冰雀,近的几乎能够看到它们身上的冰凌还在渐次生出,眼中一派漠然残戾。

看上去,他们似乎已经死定了。他心中的担忧惶恐,却在看到凤长悦精致而冷静的侧脸时,通通消散。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莫名的相信,她有办法!

见凤长悦和西泽头也没回这一路被惊慌和恐惧占据了心神,此时狼狈不堪的几人心中,都生出不满和抱怨。

尤其是招惹了事端,这一路被大家狠狠责备嫌弃的那个骄横的少女,虽然脸上身上全是伤痕,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却依然用充满了埋怨和愤怒的眼神看着凤长悦。

“喂!凤长悦!“她压着声音,眼神怨愤,“你为什么不肯帮我们!我们被追杀到这种地步了,你还要冷眼旁观吗?真是看不出来,你这个人居然真的这么自私!”

凤长悦极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过。

这眼神却看得其他人一阵尴尬。

分明是他们连累了她,此时确实没有立场去指责她。

先前搭话的那个少年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皱着眉喝止那少女:“小雅,别说了。”

那少女却好像已经破罐破摔,瞪了那少年一眼:“我凭什么不说?她那么厉害,却根本不顾我们的死活!只顾自己跑了!这么自私的人,活该也被困住!”

这话说的就难听了,凤长悦仰头看了一眼漫天色彩缤纷的彩冰雀,眼角却闪过几分嘲讽。

西泽也狠狠的皱起眉,纵然此时的情况他根本懒得理会这白痴,但是这话依然听着很不爽:“自私?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么多彩冰雀招惹过来的!自己犯下的错误却想着让别人帮你承担,你这样的人,才是最自私的吧!“

西泽说完,就看也不看的扭过头去。

这样的人,就是死了,也怪不得别人。

其他人看凤长悦虽然没说话,脸色也没怎么变化,却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蔓延至心底,心中恐惧越加浓重。

“凤小姐!小雅只是一时情急,您千万不要和她计较!”

“是啊!我们根本没有这么想!”

“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啊!”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解释着,额头上逐渐冒出冷汗。

开玩笑!现在他们被上千只彩冰雀围攻,只有凤长悦的实力是最强的,这个时候,当然要搞好关系!

有两个人还回头不满的瞪了小雅一眼:“你别乱说话了!知不知道今天的事情都是怪你!要不是你非要去抱那只幼兽,我们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要是我们今天都死在这里,全都是你的错!“

一番轰炸将小雅说的愣住了,他们是朋友不是吗?他们应该站在她这边的啊?现在怎么全部站在凤长悦那边,还对她这般指责?

当时她喜欢那幼兽,还是他们鼓动她去抱得!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她尖声叫道,眼睛里开始流出眼泪,愤恨的看着他们,“那幼兽是你们吹动我去抱的,现在出事了,又来怪我!你们刚开始可不是这么对我的!前几天还百般讨好,现在就分道扬镳了!什么朋友!都是狗屁!从今天起,我们绝交!“

她哭的悲痛凄厉,却没有人呢同情她。有的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有的则是嘲讽一笑,还有的装作没听见。

现在生死存亡,谁还顾得上那些?

凤长悦眼底讽刺更加浓重。西泽也扯了扯嘴唇。

就在几人争执的时候,天空上的彩冰雀已经全部汇聚在一起。

这个时候,凤长悦才忽然注意到,最前面的彩冰雀竟然开始朝着两边飞去,腾出了一条空旷的道路。

她心中一动——来了!

果然,一只比其他彩冰雀都要大一些的彩冰雀缓缓的伸展翅膀,从后面显出身形!

在它的头上,赫然生着九根金色的翎毛!

凤长悦心中霎时间闪过一个念头——彩冰雀之王!

这是九级魔兽!

只在传言中存在的彩冰雀之王,居然出现了!

麻烦了!

其他人也瞬间惊呆,望着天空上那只充满了王者威严的彩冰雀,都傻了眼。

凤长悦心中一动,立刻回头,急声问道:“你抱的那只幼兽,现在在哪里!?“

被这场面吓呆了的小雅一愣,转头就看到凤长悦极为凌厉的目光,当下一个激灵:“我、我……我不知道……”

“快说!“

“我、我…我把它放回去了……“

小雅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小声说道。

凤长悦却是冷笑:“不说实话?你知道,你抱走的那只幼兽,是谁吗?“

小雅被她的气势吓到,颤抖着唇说不出话来。

凤长悦仰头看了一眼充满了威严浑身璀璨光华的彩冰雀之王,还有漫天遮天蔽日的足足上千的彩冰雀,心中越发肯定那个猜想!

彩冰雀极为护犊,一旦发现偷到虐杀自己幼崽的对象,必定不死不休。她原本以为,他们不过是随便抱了一只彩冰雀幼崽,现在看来,却是抱了彩冰雀之王的幼崽!

这样的阵势,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

凤长悦神色愈发冷沉:“你抱了彩冰雀之王的幼子,身上早就沾染了它们特殊的气息,根本逃不掉了。”

小雅入赘冰窟,连颤抖都忘记了,浑身似乎都僵住了一般,愣愣的看着凤长悦,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秒,所有人惊怒的眼神就让她一瞬间慌了,豆大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是、不是故意的……你一定在撒谎!是不是!你在撒谎!“

凤长悦不再看她,整个现场忽然静默的像是墓地。

小雅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满脸的眼泪,混合着一路跑来的伤口和血液,分外凄惨。

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去同情她。

“人类——“

一道有些怪异,还有些生疏,但是绝对充满了王者气息的声音,从天空之上传来。

凤长悦眸子眯起,是彩冰雀之王在说话!居然是九级魔兽!

其他人显然也是十分震惊,虽然早就猜到它不好对付,但是也没有人猜到彩冰雀之王居然是这样的存在!

九级魔兽,可通人性,吐人言!

即使是从魔兽啥呢林之中闯荡过的凤长悦,也不过才见过比蒙那一只九级魔兽!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这些虽然是来自大陆各地的天才,很多家世也不错,但是九级魔兽这样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讲,已经足够震惊。

“九级魔兽!天啊!我们完了!“

那当先的少年睁大了眼睛看着巨大的绚丽彩冰雀,低声喃喃,神情是毫不掩饰的绝望。

原本以为不过是招惹了比较厉害的群居魔兽,况且凤长悦也在,那么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但是现在,肯定是死定了!

彩冰雀之王继续看着几人,显然并不常说人言,所以显得有些生硬,但是却仿佛带着让人无法抵抗的威严。

“你们好大的胆子——”

“噗!”

除了凤长悦,其他*人全部猛然胸膛一震,吐出一口血来,神色一下子萎靡了不少。

凤长悦浑身像是被机器狠狠的挤压着,难以呼吸,她强自调动灵力,在体内疯狂流转,那股压迫的感觉才稍微好了一些。

“将我的孩子完整无损的还回来,绕你们一个全尸。”

低沉威严的声音,仿佛帝王垂询,回荡在耳边,几乎将心脏震碎。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偷走你的孩子!真的!我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做这样的事情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小雅不管不顾的开口求饶,狠狠的磕头。

彩冰雀之王忽然冷哼一声,一道劲风忽然刮来!

几人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到底——是谁?“

彩冰雀之王似乎失去了耐性,双翅微微颤抖,又一重压力碾压而来!

“我说!我说!“

几人当中,一个少女似乎承受不住了,唇边全是狼狈的血迹,颤抖着付趴着身子,仰头乞求。

压力骤减。

那少女眼神复杂,几分愤恨,几分歉疚,更多的是决绝——看向在一旁哭泣的小雅。

小雅似乎有所感应一般,和她的目光直直对上,心中猛然一沉!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也忽然明白了什么,都流露出几分悲戚,却没有人出声。

凤长悦一直警惕的观察着周围,此时却忽然看到,那两个人的目光相撞。

她眸子危险的眯起,浑身忽然警戒!紧紧的盯着她们!

那主动开口的少女艰难的撑起身体,张口就要说——

“是她!“

一声尖利的嘶吼突然划破寂静,几乎将所有人的耳膜震破,因为极度的恐惧而有些颤抖,但是却没有丝毫犹豫。

所有人突然惊呆,西泽睁大了眼睛,凤长悦豁然回首!

小雅突然插话,手指笔直的指向她!

凤长悦立刻感觉到身上一股浓重的威压压了下来!

“你胡说什么?!“凤长悦浑身杀意顿起,眼神如刀看向小雅!

小雅眼神瑟缩,却又立刻看向天空之上的彩冰雀之王,用无比确定的语气肯定说道:“就是她!是她非要将你的孩子抱走的!“

整个树林死一般的寂静。

最先的那个少年先是看向小雅,而后又看了看凤长悦,嘴唇蠕动,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沉默。

西泽愤怒反驳:“你在干什么?明明是你们!现在牵连我们不说,居然还诬陷我们!”

“西泽。”

凤长悦忽然冷淡开口,示意西泽不要再说。

西泽惶急的看了看她,难道她就这样任由她们欺负诬陷她吗?

凤长悦心中却另有打算。

那个小雅偷了彩冰雀之王的幼崽,却一直不肯承认,即使是这样的生死时刻,也宁愿选择这样的做法,说明她心里,将那只幼崽看的极为重要。想要将她推出来,让她成为替罪羔羊。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绝对不会是因为简单的喜欢!

凤长悦看了小雅一眼,她眼神闪躲,显然心虚。却依然坚持指着凤长悦。

“你们要是想要孩子,就去找她吧!“

凤长悦冷笑:“我从来没有碰过那幼崽,连见都没有见过,又怎么可能会是我抱走了那幼崽?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谁抱了那幼崽,谁的身上就绝对沾染了它的气息。只要你——彩冰雀之王稍微寻找一下,不就可以找出来了吗?“

小雅的脸色瞬间煞白。

她从来不知道,抱了那幼崽,居然还会在身上留下印记!她下意识的看了刚才开口的那少女一眼,却见那少女仰着头,满脸惊讶的模样,似乎也并不知情。

小雅狠狠的咬唇,随即想起了什么,左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右手,眼神镇定了很多。随即坚定的抬头:“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找吧!反正我这里没有!而我们这些人,全部都碰过那幼崽!”

其他人具是脸色大变。

有的甚至开始咒骂小雅,但是小雅就是不说话,也不看她们。表情就像是押上了最后赌注的赌徒。平静而疯狂。

彩冰雀之王淡漠而嘲讽的吐出几句话:“你们以为,用空间将它装起来,本王就找不到它了吗?”

小雅的眼角抽动了几下,头垂的更低了。

西泽看的一阵火大:“长悦!那个小雅真是太过分了!居然将我们全部牵连进来!还想要拉我们当垫背的!呸!真是连死了的那两只魔兽都不如!”

凤长悦的眼神却瞟向了一旁安安静静,仿佛受到了巨大惊吓的那个原本开了口的少女。

原先她并没有注意到她,纤弱的身躯,似乎一阵风就能够刮倒,脸庞有些过分的苍白,但是仔细看,五官却十分精致,尤其是眼睛,清澈的像是湖水,看着人的时候,泛起微微的波澜,显得十分清纯无辜,让人心动。

“愚蠢之极。”

彩冰雀之王嘲弄不已。

“去,一个个找!”

唰唰唰!

一群早就待命的彩冰雀瞬时朝着小雅飞扑而去!

“啊!”

小雅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不过是瞬间的功夫,她的身上,就已经覆满了白色的冰凌,大半身躯都沾染了血迹,血肉翻卷,看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哗啦一声,所有的彩冰雀又尽数散去,只留下无比惨厉的小雅,奄奄一息:“我……我说了……我没有……是…….是她……“她眼睛上也是一片血迹,却依然努力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凤长悦的方向。

“嗯?“

彩冰雀之王却是忽然眸光一凝,而后一道劲风猛的出击!

唰!

一截什么东西飞上了半空。

“啊——不要!“

小雅的声音忽然尖锐了许多,也凄惨了许多。她涕泗横流的抓着自己的手,惨叫不已,浑身颤抖。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她的手,竟然生生被削去了!

从指头根部,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伤口处因为速度太快,还没有流出血,翻卷的血红白肉之间,可以看到隐约的白色骨头。

“小雅!“

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女忽然奔出去,毫不顾忌的冲到了小雅身边!

而在天空之上,彩冰雀之王面前,正浮动着一只银白色的戒指!正是从小雅手上摘到的!

凤长悦看着那戒指,明亮璀璨,正是一枚空间戒指!

那幼兽……

西泽也低声询问:“幼兽在里面!?“

凤长悦屏住了呼吸——

“不一……没有!“

她消瘦坚韧的身躯立刻朝着旁边闪躲开!一道极为尖锐的冰凌泛着彩光,从她的头顶呼啸而过!

“她身上根本没有!这样看来,就是你了!”

彩冰雀之王意念一动,那只银白的空间戒指立刻无声湮灭!淡漠的眼神之中燃烧起滔天的怒火,随即双翅猛然挥动——

一股强劲无比的寒意逼人的冷风朝着凤长悦直面而来!

地上的落叶和枯草立刻上立刻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凤长悦全身立刻像是被狠狠碾压一般,承受了巨大的压迫!肌肉,骨骼几乎都碎裂开来!

凤长悦紧咬银牙,站在原地,双腿几乎无法控制的颤抖,似乎下一秒就会倒下!

周围人看着,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份难以忍受的压迫!

这可是九级魔兽!它的威压,又岂是他们能够抵挡?

凤长悦双手紧握,额头上有淡淡的青筋暴起,眼神却愈加深沉冷冽,看向那个哭着跪在小雅身旁的苍白少女——

真是好一朵白莲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