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79 觊觎她的男人?

而广场上的这一切,都被苍离等人看的清清楚楚。

感觉到从刚才那个强大的男人出现一直到现在,苍离都没有出去的意向。站在他身后的几位老师犹豫半晌,终于开口询问。

“院长,您刚才为什么不……”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那些小心思。”苍离满脸的皱纹满是沧桑,有些浑浊的眼睛里却还是了然的镇定,“那位可不是咱们能招惹的起的。如果想要好好的活着,就别在那位的身上打任何主意。否则,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身后众人面面相觑,而后静默。

他们原本想着,既然那个男人背景那般强悍,而凤长悦又是他们学院的学生,这怎么说也算是一层关系了。如果能够得到那位的一臂之力……

然而现如今看来,院长竟是完全没有这个打算。

“还有凤长悦。你们都记住,她对学院有着极大的恩情,做任何事情,绝对不要牵涉到她。

保证她的安全,绝对不要让她出事。”

如果她在学院出事了,那么,整个学院几乎也就等同于死了。

众人心里跟着一沉:“是!”

苍离的声音带着警告,看向场上的脊背挺直神色冷淡的凤长悦,不禁回想起刚才看到那二人相拥的场景,心中感慨良多。

他确实想不到,那位居然真的看上了凤长悦,并且还那般相护。

以他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喜欢上了这样一个……奇特的少女。

苍离眸色深深,就连他都知道,虽然凤长悦天赋确实惊人,但是想要和那位并肩,却还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这两人,想必早就做好了准备了吧。

“院长,既然他……走了,那么云之是不是可以放出来了?那件事毕竟也不完全是他的错。”

苍离这才想起宗云之还在受惩,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无力:“先继续关着。等他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再放出来。”

“……是。”

……

美亚还想要再说什么,看到凤长悦冰凉的目光,忽然就胆怯了。强自说出一句:“等着就等着!到时候本小姐再让你好看!”就停住不语。

司扬暗暗叹气,想着开口缓和一下气氛:“不知凤小姐随在哪位老师的名下?哦,是我疏忽,凤小姐为学院立下大功,想必是随在实力最强的老师之下了。”

凤长悦扬眉:“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司扬一愣,随即笑道:“这和在下倒是没什么关系,只是咱们好歹也算是熟人了,出于好奇问问罢了。如果凤小姐介意……”

“我看是没老师愿意要她,没脸说吧?”

美亚在一旁见缝插针的开口讥讽。

司扬终于生气了,转身冲着美亚神情严厉的说道:“美亚,如果你再胡言乱语,别怪我将你送回去!”

美亚见司扬是真的生气了,才撇撇嘴,不甘的闭了嘴。

凤长悦拉着西泽转身就走。

“哎,凤小姐!你——”

“我和你,你们,都不熟。以后也不想和你们变得很熟。”凤长悦回头,淡淡看他一眼,“所以,不用再无所谓的寒暄了。”

一贯圆滑的司扬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直白大胆的人物,一时间竟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回话,脸庞上爬上一丝尴尬的红色。

“哦哦……我只是……”

“司扬。”

一声淡漠的声音响起,众人对这个声音虽然听的不多,却都已经印象深刻。只因为在前几天的大战之中,他是学生中除了凤长悦,第二个站出来的人。

正是羽千宴。

羽千宴没有走进,只是在不远处站着,一身青衣在阳光的照耀下像是一簇青竹般洒然恣意。水墨般的狭长眉眼里一片淡然的看着这里。

看到羽千宴叫他,司扬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和凤长悦告辞,而后朝着羽千宴走去。美亚虽然不乐意,却也老老实实跟在后面。

凤长悦随意的看了一眼,就和西泽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众人也跟着散开。

司扬很快走到了羽千宴身边,身上的气息一下子懒散下来。

“晏少,你这次要留下来学院了吧?连续两年在外历练,恐怕学院的老师也抓狂了。”司扬脸上扬起笑容,语气调侃。

所有人都知道,羽千宴两年前就已经被招收进学院,却没有进入学院学习,反而选择独自外出历练,让学院的老师们十分无奈却又心生兴奋。

所有人都想知道,他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了。

“嗯。”羽千宴神色淡淡,“今年在学院。毕竟有的东西,只有系统的学院学习能够掌握的。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是时候回来了。”

“听说……前几天学院里出了大事?”

虽然身边没有其他人,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司扬的声音还是放得很低,小心翼翼。

羽千宴眸色微沉:“这件事不要再问。”

司扬一愣,难道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因为担心有外敌趁虚而入所以在内部也封锁了消息?

司扬原本还带着几分调笑的脸上瞬间收敛,想了想:“听说你……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方才他听到了一些,说是羽千宴似乎在那一场大战之中,挺身而出了?

他境界究竟如何?战斗的结果又如何?

羽千宴忽然愣住,而后脑子里竟是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漫天金色火焰,唯有那一头黑发飞扬,眉目凛冽,像是走过千山万水,终于抵达。

他的心忽然清晰的跳动起来。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是一派平静。

“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见羽千宴不愿意说,司扬也识相的不再追问。反正之后可以问清萧那小子。

“对了,这次你回来,选了哪个老师?”

羽千宴看向即将出现众位老师的方向,语气有些莫名:“是……铁星长老。”

……

“快看!老师们来了!”

“居然这么多老师同时出现?难道每一个老师都会选择学生吗?”

“天!那是——院长大人!院长居然也出现了!这、这是不是意味着,院长今年也要收学生了?”

“什么?苍离院长不是已经很久没有受过学生了吗?难道今年要破例?”

看着随着众位老师一同走来的苍离,诸位学生心中都有些忐忑,还有些兴奋。

身为三星灵宗的苍离是学院里唯二的灵宗之一,但是真正让他声名显赫的,还是他八品炼药师这个身份。毕竟灵宗虽然少见,但是也不是没有,然而八品炼药师,却是可遇不可求。别说奥斯,就是放眼整个大陆,八品炼药师也几乎是至尊的存在!

传言炼药师总工会曾经请求他去做会长,但是他无心名利,拒绝了好几次。各大帝国也尝试过各种方法,想要他出手,或者是担任职务,他都没有答应。

平时就懒散的当着伽陵学院的院长,将事务全部交给手下,自己则是专心于炼药。就算是学院里的老师,也常常几个月也见不到他。

所以当他出现的时候,众位学生都沸腾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院长也要选择学生了?

传言中,苍离曾经收过两个学生,都是天赋卓绝的少年。但是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两个学生都英年早逝。苍离为此悲痛万分,自此再不收学生。只怕是不想要再次尝试痛失爱徒之痛。所以他之后就算遇到了资质很好的学生,也都没有动过收徒的心。

但是今天……

众多学生迅速聚集到前面,满面激动的看着台上的老师。

“首先,欢迎你们——来到伽陵学院。”苍离往前站了一步,看着下面学生朝气蓬勃的样子,仿佛并没有受到那一天的太大影响,心中终于慰藉,开口也就罕见的正式了一些。

“我是你们的院长。我身后的这些人,是学院的老师。按照惯例,今天所有的新生,都要分配到各个老师之下进行三年的学习。”

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

苍离顿了顿:“你们都是来自大路各地的出色的天才。既然能够通过重重选拔进入学院,那么你们的天赋已经毋庸置疑。然而在进入学院之后,你们哟啊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以往的骄傲通通忘记!”

看到很多学生脸上神情微微变化,苍离脸上的皱纹仿佛更深了,他有些浑浊却不失犀利的眼睛从所有人身上扫过:“我知道,你们在来到这里之前,都是备受瞩目的天才。个个都是天之骄子。但是,从今天起,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在这里,你们会遇到比自己强悍十倍、百倍的天才!会遇到从未见识过的强者!在他们面前,你们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以前的眼界,有多么狭窄!而那些终究成为了大路上声名显赫的强者——才是你们的目标!你们必须克服所有的困难,拥有绝对的坚韧的心性,在成为强者的道路上,永无止境的前进!”

“否则,等待你们的,就只有——淘汰!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修炼的道路上,如果不能进步,那么就只有等着被人击杀!”

有的学生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他们可是从整个大陆赶来的最顶尖的天才,又有谁能够胜过他们?

这种神情苍离等人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也没有怎么生气,反正很快,他们就会明白,这个修炼者的世界,究竟是多么残酷。

苍离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冷酷:“别以为我只是在恐吓你们。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多得是强者!杀死你们,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有些原本还不甚在意的学生脸上也露出了几分不服。但是碍于苍离的身份,并不敢开口反驳。

苍离忽然眯起眼睛,忽然笑了笑:“看看你们身后。”

众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向身后。

只见一片雾气缭绕之间,群山连绵,此时看上去一片苍绿,也分外的安静。

那是伽陵学院的后山。

之前有人想要去看看,却被强大的结界阻挡,只得作罢。然而越是阻挡,新生们就越是好奇。有的人猜测里面是学院禁地,还有的猜测那是院长他们才能进入的修炼场地。总之,在不少新生之间,都暗暗流传着不少关于后山的传言。

然而让他们更加好奇的是,当碰到老生,向他们询问的时候,老生的脸上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

问的急了,就总是得到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等你们分配好老师,进行试炼的时候,你们就什么都知道了。”

凤长悦却因为各种事情连续不断,所以倒是对后山没什么了解。此时看着那仿佛隔了很远又好像近在眼前的烟雾缭绕的神秘的后山,明明是十分安静的画面,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却逐渐浮现了几分兴味。

那是对即将到来的挑战而产生的预知的兴奋。

果然,下一刻,就听到苍离缓缓解释道:“那是学院的后山,也是你们试炼的地方。”

什么!?

众人惊愕,传言中,无比神秘的试炼,充满危险的试炼,能够让人大幅度提升境界的试炼,——竟然就是在身后的后山之中?

“你们所有人,都已经根据天赋分配了不同的老师。这就是你们的分配名单——”

苍离话音刚落,旁边的一位老师就上前一步,手中一挥,半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半透明波纹,上面一道道黑色的光团逐渐散开,竟是逐渐显现出了一个个人名!

“快看!那是你的名字!”

“还有我的!我的名字!”

“我名字上面是‘于厚乾’,那是我的老师吗?”

“好像是啊!哎,快帮我看看我的老师是谁!”

巨大的光幕一出,学生们立刻沸腾起来,冲着那上面出现的名字指指点点,眼睛里面带着毫不掩饰的好奇和兴奋。

西泽在一旁先是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心里充满了兴奋。也不管自己的老师是谁,就接着找凤长悦的名字。

第一行,没有。

第二行,也没有。

……

最后一行,没有。

西泽愣了,揉了揉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疑惑的开口询问:“长悦,这上面,咋呢么没有你的名字?”

凤长悦也抬眼看去——果然,没有她的名字。

西泽皱着眉头,努力思考着:不对啊!凤长悦天赋可是公认的啊!这上面怎么会没有她的名字!?那天他明明记得她说她的老师是……

西泽眼前一亮:对了!凤长悦的老师可是院长!这样的话,这上面没有她的名字,也是正常的了!

凤长悦显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面上并没有什么惊异的表情。

而一旁的羽千宴也在看着名单,淡漠的目光不动声色的从上面扫过——

没有。

他心中了然,收回目光。

“晏少,你这……怎么算?”

司扬也在后面看着上面巨大的光幕。看到上面逐渐显现的黑色名字才想起,身边这位可不是一般的学生。

他在两年前就已经通过了学院的招生,只是因为坚持先出去历练,一直没有到学院而已。其实算起来,这也是他第一次来伽陵学院学习。

“你不是选了铁星长老吗?”司扬低声问道。

“嗯。”羽千宴神情淡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看的司扬一阵无力。

实在不是他夸大他的天赋,也不是刻意吹捧他,实在是这个人……的确有着最好的天赋,值得最好的老师来教导。

铁星长老……确实是最适合的人选。

他等了一会儿,果然在右边的位置,出现了铁星长老的名字。

整个广场之上突然有些安静。

即使只是看着这两个字,也能够感受到一股极为凌厉的浓重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铁星!

奥斯帝国的传奇!

整个大陆的顶尖强者!

铁星原来是奥斯帝*方最为强悍的大将,实力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四星灵宗,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现在又到达了何等境界。

他曾经征战沙场,为奥斯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军方以及民间的声望都一直十分高涨。

他身上的战绩,如果全部一一细数,只怕一天一夜也说不完。而其中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一战,则是二十年前,奥斯帝国边境有人反叛,朝着帝国境内全线压进。

而就在即将城破的时候,铁星忽然出现,以一己之力,独战对方十万将士!

鏖战一天一夜,终于将所有敌人杀尽!成功保住城池!

所谓强者,当如此,可以一敌万,力挽狂澜!

铁星从此也备受拥戴和关注。

但是不知为何,铁星从这一战之后,却是选择了辞去了所有的职务,独自离开。

世人对此议论纷纷,猜测众多。其中最为主流的说法就是他专心修炼寻求突破去了。

却没想到,原来他居然在伽陵学院!

众人看着那巨大的光幕上的“铁星”二字,面上纷纷露出倾慕的表情。

随即,那名字的下面,出现了一个名字。

“羽千宴!”

“是三王子殿下!”

“果然啊……恐怕只有他,才能有这个资格吧。”

羽千宴却是面无表情,神色淡漠,仿佛这件事并没什么了不起。

司扬心中暗暗羡慕,却并不嫉妒。

铁星长老的存在,即使是老生,也并不是很多人知道。因为他们前两年入学的时候,铁星长老的名字,根本就没有出现!

而后来,他也是因为家族的一些因故才知道了这个叱咤风云的大将居然在学院里面。他试探过一些人,确实发现,只是很少的人,知道他的存在

他仿佛来这里就是为了自身的修炼,也不怎么参与学院的事情。

唯有今年,羽千宴的到来,让他出面了。

他心中暗暗叹气,这样的天赋,别人果然是望尘莫及啊……

只怕今年的试炼……

“哈!我就说那个女人不行吧!这上面果然没有她的名字呢!”

站在一旁的美亚突然出声,将司扬的思绪拉回,蹙眉问道:“你说什么?”

美亚得意一笑,指着光幕叫道:“你看!上面根本就没有凤长悦那个女人的名字!这说明了什么?哈哈!说明根本就没有老师愿意要她吧?!我倒是要看看在,她这一次怎么有脸说自己厉害!”

美亚说着就朝着凤长悦走去。

司扬抬眼一看,找了一圈,确实没有找到凤长悦的名字。连她身边的那个少年似乎都已经有了老师,怎么她……

他下意识的一皱眉,美亚却已经走远了。

羽千宴忽然抬眸,狭长的眸子里一片暗沉。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名字,兴奋不已的相互交流着,没人注意到美亚已经再次朝着凤长悦走去。

还没走进,凤长悦就像是身后长了眼睛一样,忽然转过身来,直直的看着她。

美亚吓了一跳,随即想起自己的目的,毫不犹豫的大声嘲讽。

“凤长悦!刚才不是说,让我好看吗?怎么,现在这名单上,没有你的名字呢?哈哈,让我猜猜,是不是因为你实力太差,天赋也不行,根本就没有老师愿意接受你呢?”

美亚因为兴奋而有些尖利的声音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周围渐渐的安静下来,很多人先是好奇的向光幕看去,随即恍然——上面果然没有凤长悦的名字!

是不是搞错了?那个没脑子的女人不清楚,他们可是知道她的实力如何。

这上面怎么会没有她的名字?

不少人以为看错了,再看却还是那样,心中疑惑渐起。

很多人都朝着这边聚过来。

凤长悦眉目之间终于漫上几分不耐烦,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纠缠不清了。

“我的耐性有限。不想死的就立刻滚。”

凤长悦实在是不想浪费时间在她身上,然而显然美亚并不领情。看凤长悦的样子,竟然又好死不死的来了一句。

“我乐意!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连名字都没有的废物!哦对了!还有你身边那个小男孩呢?他怎么也不在?”

美亚见凤长悦不说话,以为是踩到了她的痛处,心中更加得意。这一高兴,就想起了那个跟在凤长悦身边的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儿,以前那份龌龊心思又冒出来,便毫无顾忌的张口就问。

周围人瞬间一个激灵:她说的小男孩儿,不会是那位吧?可是凤长悦身边,确实只有那一个小男孩儿啊!她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吗?居然敢问出这问题!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默契的朝后退了退。

凤长悦眸子忽然一厉,闪过冰冷之际的杀意。

然而美亚却毫无所觉,径自走动着,朝着她身边查看着,似乎是在找轩辕夜的身影。

西泽忽然打了个冷颤,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

长悦她……好像生气了……好冷啊……

老实憨厚的少年充满同情的看了一眼美亚,见她还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了大错,心中默默的祈祷了一声祝你好死,就转过眼去,不想再看到接下来的场面。

“你这种人,根本只会带给他麻烦,还是把他交给我吧!”美亚瞟了一眼巨大的光幕,嘲讽道,“这样我高兴了,说不定还可以帮你求一求学院,能让你留下来,说不定,也还能找到一个老师呢……啊!你干什么!?”

说到一半,美亚眼前一黑,下一秒,脖子就被一只纤细的手紧紧握住!似乎只要再用一点点力,就可以要了她的命!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那微凉的手指在她的血管上缓缓摩挲着,似乎在寻找合适的下手点!

而她周身,更是充斥着浓重的毫不掩饰的杀意!仿佛从地狱而来的魔鬼,只需要轻轻一动,就可以收割她的性命!那双盯着她的湛黑双眸,瞬间深沉如同漩涡,一不小心就会将她拖进死亡!

她身上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双腿因为极度的恐惧而软了下去!如果不是凤长悦掐着她的脖子,此时只怕她已经瘫软在地了。

“我早说过,”凤长悦在她耳边低低说道,“他不是你能觊觎的。”

美亚瞳孔瞬间因为恐惧而缩小!眼里只倒映出那个明明稚嫩却凌厉之极的少女的身影。张口想要说话,却只是无力的抖动着嘴唇,发不出声音。

这、这个女人!天可怕了!

“尤其是,在今天以后。”

无论是谁,无论什么身份,无论是什么原因。觊觎她的男人,她通通不会留手!

凤长悦低声说完,眼神淡漠冷厉,手上瞬间用力一扭!

------题外话------

抱歉今天发的晚了,等会儿接着码字,希望明天可以调整过来!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