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78 咬个唇,盖个章

轩辕夜的手臂紧紧的箍住她纤细的不堪一握的腰,高大的身躯压下来,几乎将她完全包裹在自己的怀里,像是细心呵护的绝世珍宝,一点点都不愿让人觊觎。

轩辕夜心中很矛盾,既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被吻得动情的美丽样子,又心有万般不舍,最后几番心理斗争,才终于只是舔了一下她柔软香甜的唇瓣,就准备后退撤离。

凤长悦却忽然伸出手,拽住了他的衣服,而后紧紧的拉住,反客为主,在他还没有离开的时候,一口狠狠的咬了上去。

一股血腥气息瞬间在二人唇齿之间缠绕。

轩辕夜眸色一深,凤长悦却似乎已经过瘾,松开了他的唇。

凤长悦满意的看着轩辕夜薄薄的嘴唇上一个痕迹鲜明的咬痕,挑眉看他:“好了,盖了章了。记住,你是我一个人的。”

轩辕夜忽然笑了,清隽绝伦的面容上,凤眸波光潋滟:“好。”

他唇边带着几丝绯红,看着更是纯澈的诱惑。

天空之上,赤一面无表情,林远则十分严肃的教训着手下。

“看什么!都把你们眼睛收回去!”

“统领……”有人迟疑着开口,“您不也自己看的兴致盎然吗?”

“……你是统领还是我是统领?”

“当然是您!”

“那就乖乖闭上眼!今天的事情,全部不准说出去,知道了吗?”

“是!”

林远警告的看了一眼众将士,看到他们纷纷收敛了神色,才放下心来。

主上回去还有大堆的麻烦要处理,这个时候,绝对不是暴露主上有喜欢的女子的时候。

他神色复杂的看着下方那个少女,她忽然后退了一下,而后紧紧拉住了主上的衣服,好像还咬了主上一口……而主上居然还笑了,眼睛里面,即使这么远,也能看到温和的光。

他心中担忧更甚:这,会是主上这么多年以来,唯一的软肋。

而下面,零散的站着的原本好奇而震惊的盯着看的众人连忙撤回目光,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但是眼角余光却还是忍不住朝那边瞟去。

真是……

让人无法嫉妒啊。

而羽千宴神色淡淡,转过头去。

轩辕夜的手忽然落在她的左脸,凤眸之中,浮现淡淡的不满。

“这东西怎么淡了?”

凤长悦仰头看着他,扬起了眉毛:“原来你的品位真的很独特,那么丑的胎记你也喜欢?”

轩辕夜却眸光湛亮:“我的品味向来是最好的。”

所以他看上的女人当然也是最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莫名的相信,她终有一天,会成为足以站在他身边的人。

而且,她分明已经开始初步展露她的风华,仅仅是在那一场激战之中,就已经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

他忽然转眼,看了远处的羽千宴一眼。

羽千宴竟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和他毫无畏惧的对视。

二人相视片刻,各自转开目光。

就在刚才她出现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一些火热的目光投注在她身上。而还有一些……虽然淡淡的,却莫名的让他更加烦躁。

这种感觉非常……不爽。

就像是被悉心珍藏的宝贝,忽然露出了冰山一角,让其他人都开始看到她的风华。

不过他虽然心中不爽,但是却更多的是骄傲。

眼前这个少女,是他的呢。

凤长悦眼角余光看到天空之上的那些黑压压的将士,心中却不觉得压抑,反而充满了斗志。

“走吧。不会太久的。”

轩辕夜点点头,忽然摘下手上的一个黑色的尾戒,戴在了她的手上。

“好好戴着。”

凤长悦抬起手看了一眼,是一枚纯黑色的尾戒,上面没有任何装饰,看上去很光滑,但是摸上去却有些摩挲,似乎有什么花纹。

这原本戴在他左手小拇指,但是戴在她的无名指却正好。

她眼神一动,抬眼问道:“这是什么?”

轩辕夜却没有调侃,盯着她的眼睛:“这里面封存着我的三次力量,如果遇到危险,就直接将血滴在戒指上,就能开启。”

远处的赤一等人只看到轩辕夜拿出了什么东西,给了凤长悦,却并没有看清到底是什么。然而林远却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忽然大变。

“那、那该不会是主上的尾戒吧!?”

赤一豁然看向他:“你说什么?”

接着就立刻看向下方,果然见到凤长悦手上,赫然一枚纯黑色的尾戒!

似乎是觉察到赤一等人的目光,轩辕夜忽然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

林远等众人立刻收回目光,就连固执的赤一,面对轩辕夜那样的神情,也立刻恭敬的低下头。

林远心中却是越加翻腾。

如果说先前,主上将那个少女抱在怀里,甚至允许她强吻自己,他还可以安慰自己是因为一时的喜欢或者意乱情迷,即使是真的当做未来妻子,他也仍然保持着淡定。那么在看到轩辕夜将那枚尾戒拿出来并且戴在凤长悦手上的时候,他所有的淡定终于崩溃。

他此时才终于彻底明白,这个少女,对主上究竟意味着什么!

虽然林远等人很快收回了眼光,但是敏锐如同凤长悦又怎么会感知不到?

她忽然展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抬起手,仔细的看了看那尾戒,而后扬起下巴,直直盯着面前的男人。

“轩辕夜,你知道,在我的家乡,将戒指戴到这里,是什么意思吗?”

轩辕夜一愣:“什么意思?”

凤长悦眸子晶亮,却又像是浮起了淡淡的柔光。

“它代表着,结婚。也就是——我们彼此成为夫妻。”

她低缓地,宁静地解释道。

轩辕夜愣住。

……

轩辕夜终于离开了。

站在远处的学生们看着天空上瞬间消失的人影,心中充满了赞叹和羡慕,还有几分意味不明的感叹。

再看向淡定站在那里的凤长悦,眼中竟也有了不自觉的敬畏。

凤长悦却并没有目送着他们离开,湛黑的眸子里,也没有不舍。反而径自朝着广场的中间走去。

她比任何时候,都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

无尽的抱怨或者哀怨没有任何用处,只有尽快强大起来,才能早一天拥有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她抬眼看去,而后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众人的目光不自觉的随着她而动。

她走了一段距离,而后……

停在了一个少年身边。

看到那个少年,众人眼神纷纷微变。

“西泽,你的老师是谁?”

凤长悦走到西泽面前开口问道。西泽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嘿嘿,我也不知道。那天你们……离开之后,众位老师也都离开了,所以一直等到今天才正式分配。其实我觉得,哪个老师都可以,只要能修炼就行了!”

听到西泽的话,有些人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虽然很快反应过来,捂住了嘴,或者是扭过身去,却还是忍不住抖了抖肩膀。

太可笑了!土包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天的事情,大家一直讳莫如深,生怕犯了学院老师或者凤长悦的大忌。原本大家还羡慕西泽这小子居然能够攀上这两个高枝,眼下看来,竟是个愣头青!

也不怕得罪而来凤长悦!

这种人,迟早会被凤长悦抛弃的吧!

凤长悦眼神淡淡,周围目光有的嘲讽,有的看好戏,有的漠不关心,她都能感受到。

“凤小姐!”

有人大胆喊出声。凤长悦转头看去,却是一个身材臃肿的少年,华贵的衣服似乎都要被身上的肥肉撑裂开,看上去似乎是贵族子弟。看着她脸上带着讨好地笑容,圆润十足的脸上眼睛都被肉挤得看不见了。

“您那一天为了学院力挽狂澜,我们都看在眼里!心里对您一直很是钦佩!现在能这么近的看着您,真是太好了!您有所不知,咱们学院的新生分配是老师们决定的。不同的老师,擅长的领域不同,选择学生的时候,自然也就不同。有时候看到天赋好的,会直接选在自己的门下。而还有一些,虽然勉强进了学院的招生,却没什么特点,也没什么潜力的学生,自然是会被淘汰的。”

他瞥了一眼愣住的西泽,笑了一声:“这种人呢,在在下看来,根本就没有进来学院的必要。您说呢?”

凤长悦盯着他看了几秒,湛黑的沉静如水的眸子直看得那臃肿肥胖的少年后背开始冒冷汗,原本流畅的话语也有些结巴:“您、您这样的天才,自然是不、不需要和那种人为伍的……”

西泽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感觉站在凤长悦身边,身上的各种目光,几乎将他整个人点燃。

是啊!

她和那位,都是那样厉害的人物,不仅能够和那么厉害的敌人打斗,还能力挽狂澜,拯救了整个学院的学生。

这样的人物,居然和他这么亲近,就算别人不说,他心中也知道,这是多么大的荣幸。

他们说的没错,他确实没有资格和她们做朋友。

凤长悦嘴角扬起弧度:“哦?那你觉得,我应该和谁为伍呢?”

看凤长悦笑了,那肥胖的少年仿佛受到了鼓励,先前心里的不安也消失,神采飞扬,恨不得将自己的大脸伸到凤长悦眼前:“您这样的人物,当然是应该和我们这样的人一起了!在下奥斯帝国财政大臣卡诺之子,卡尔。您可以叫我……”

“西泽,看到了吗?”凤长悦忽然拍了拍正在独自伤神的西泽,抬了抬下巴,“有时候,家世好,天赋好,真的不一定是优点。”

西泽愣了愣:“什、什么”

凤长悦唇边一抹冷笑:“因为如果家世好,天赋好,却还是个蠢货的话,就真的说明,没救了。”

对面卡尔的脸色一瞬间涨红,在他旁边几个类似跟班的人也跟着尴尬起来。

“而还有一种人比这更可笑。就是自以为家世无敌,天赋卓绝,实际上,别人看他,都只是在看笑话。”

“这种人,我统称为‘傻缺’。”

凤长悦冷冷的声音砸下,整个空间一片安静。

卡尔脸色青红交错好不精彩。

因为是独子,而且天赋很好,所以他生来就十分受宠,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

但是他也不傻,面对别人他可以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但是凤长悦却不同。那可是能够和灵宗一较高下的人物,还有那个男人,连院长都毕恭毕敬,他又怎么惹得起?

心中羞恼却不能发火,脸上便一片精彩纷呈。

而他身后的跟班,见他都在忍气吞声,便更加畏惧的朝后缩着,生怕凤长悦的眼神扫过来。

西泽看着神情冷清的凤长悦,心中一下子涌上了一股暖流,熨帖了那些以为早就消失的伤痕。

他原本以为,那些嘲笑和讥讽,都会随着时间而消散,他也一直觉得自己早就习惯众人的冷眼。

然而此时,凤长悦为他站出来,为他说话,为他教训那些人,他才终于发现,原本并不是那些伤痕已经消失,而是被他强行选择了忽视。平时还不觉得,一旦有人关怀有加,甚至只是简单的声援,都让他分外疼痛,也因此更加感动。

他脸上因为感动而激动,眼睛晶亮的看着凤长悦:“长悦,谢谢你。”

凤长悦却冲他一笑:“谢什么。说实话而已。况且,你可是我的朋友。”

朋友。

西泽心中猛地一击,而后裂开嘴,猛地点头:“是的!朋友!”

他们是朋友!

“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要学会反击懂吗?”

“嗯!”

卡尔几人越发的尴尬,见凤长悦没什么深究的意思,转身就打算悄悄离开。

“我当是谁这么厉害,原来——是你啊!”

忽然从人群之外,传来了一声有点尖利的女人的声音,只是话里带刺,让在场的众人都不自觉的皱了眉,纷纷朝外看去,想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没有脑子,居然敢当面和凤长悦呛声。

凤长悦却缓缓笑了——原来是熟人啊。

众人纷纷让开道路,让来人走进来。

只见一个少女满面嘲讽的走了过来。

“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你,看来你命倒真是挺大的啊!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你可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

听到这少女的话,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居然敢这么跟凤长悦说话!

凤长悦却淡定的很,抬眼看了看她:“这句话应该我说吧。怎么样,魔兽森林里好玩吗?”

凤长悦不说还好,一说就把美亚的记忆全部调了出来。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因为和司扬哥哥赌气而跑出去,结果迷了路,还遇到了很可怕的魔兽,差点死掉的事情。要不是后来司扬哥哥和护卫去的快,只怕她现在已经死了!

而且、而且……

她居然还因为害怕尿了裤子!最关键的是,被司扬哥哥给看见了!

想起当时司扬哥哥看着她的奇怪的表情,她心里就羞愤欲死!

在回来的这些日子里,他对她再也没有以前那般纵容,总是淡淡的,甚至她多说两句话的时候,他就会很不耐烦。

而这一切,全都怪眼前这个女人!

“你闭嘴!”美亚神情激动的尖叫出声,“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丫头,还不趁早向本小姐道歉!如果能够获得本小姐的原谅,说不定可以饶你一死!以后在这里也好混一些!”

美亚说完,现场忽然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原本想要上前解释的卡尔白眼一翻,几乎昏厥。

他被她害死了!

有些人离得远的开始窃窃私语。

“这谁啊?语气这么大?”

“好像政务大臣迪加家族的美亚小姐。”

“这……居然也敢这么说话?她是在找死吗?”

西泽也皱皱眉,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跋扈少女,怎么这么针对长悦?

“长悦,这种……是不是你说的‘傻缺‘?”

凤长悦满意的看了西泽一眼:“对!”

这家伙,学得挺快的啊……

周围有人低低的笑出声。

美亚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心中忽然觉得有些慌乱,但是长久的嚣张跋扈让她为了面子却不能低头。

这些人都在说什么?

他们脸上的表情,让她开始有些不安。心慌之下,她干脆跑到卡尔的身旁,拉了他一把:“喂!卡尔!你怎么不说话?我可是看在咱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才帮你出这口气的!你平时不是挺厉害的吗?现在怎么这么怂?”

卡尔身旁的几人见到美亚靠近,立刻识相的往旁边退了几步。独留下快要昏厥的卡尔独自面对这个没有脑子的女人。

卡尔刚想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逃走,就被美亚一把给揪出来了。这下,算是彻底完了!

卡尔胆战心惊的将美亚的手甩出去:“别拉我!我跟你不熟!你想做什么随你的便,可别连累我!我没什么气要出的!你别把事情赖在我的身上!”

美亚一愣,立刻柳眉倒竖:“你说什么?”

卡尔连忙瞥了凤长悦一眼,看到凤长悦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表情,心里更加担忧。立刻作势就要往后走去。

“我说我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做什么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为我出气?我什么时候让你多管闲事了!走开!”

美亚心里怒气翻涌,狠狠的瞪了凤长悦一眼,而后尖声道:“你傻了吗?那个女人刚才那么羞辱你!你都没听见吗?想不到你居然也这么窝囊!被这个丑八怪女人欺负到头上了还不敢还击!”

卡尔眼皮一跳,虽然凤长悦的目光仍然淡淡的,但是他分明觉得双腿发软——这个女人!这个没有脑子的女人!真是在找死啊!关键她自己死也就算了,干什么还要拉上他!

周围的人,目光也越发怪异,甚至带上了看好戏的嘲讽。

卡尔肥胖的脸上肥肉抖动,似乎是气的:“我愿意!我愿意怎么样!况且本来就是我的错,竟然想要挑拨凤小姐和朋友的关系,我自己活该!倒是你,我可不需要你在这替我出气!走!”

话说完,卡尔就带着人气咻咻的走了。

美亚一阵错愕。

卡尔居然那么对她?

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你!好!你走吧!以后迪亚家族都不会成为你的朋友!”

美亚满脸怒容,走远的卡尔却是不断冷笑。

想要借助家族的力量威胁他?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他是家里独子,自然十分受宠,而她……不过是个眼界狭小,没有脑子的极品小姐罢了!

迪亚家族又怎么会为她而和他们家族对立?

况且……如果迪亚家族族长知道,她今天居然将学院里最有天赋和潜力的凤长悦给得罪了的话,只怕会悔青了肠子,让她进入伽陵学院!

美亚看着卡尔居然头也不回的走了,瞬间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无理取闹。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她这才从愤怒之中清醒了一些,看到了凤长悦脸上淡了很多的胎记,这样一看,倒是比初见的时候美了很多。

哼,美亚心中冷哼,说不定是用了什么手段呢。

“卡尔怕你,我可不怕。不管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从今天起,在这里,你最好别再得罪本小姐!见到我都绕道走!别让我见到你!”

西泽终于受不了了,向前走了一步怒声:“你在这里说了一堆废话,你到底谁啊!还让长悦绕着你走,你倒是挺把自己当根葱啊!”

一旁的凤长悦拍了拍西泽:“比跟这种人置气,不值得。还降低了自己的档次。”

她傻缺,你跟她纠缠争执,不也傻缺吗?

西泽一愣,而后猛的点头:“嗯!说的有道理!我知道了!以后遇到这种人,我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凤长悦唇边一抹冷淡的笑,深深的看了一眼美亚就要离开。

她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这种人计较。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见凤长悦转身要走,美亚心中的不安立刻消失,以为凤长悦怕了,当下更加嚣张。

凤长悦眉间终于沾染了几分不耐烦。

“美亚!住口!”

忽然一声清朗的男声传来,美亚脸色瞬间变换,眼里爆发出惊喜,立刻转身甜腻的叫了一声。

“司扬哥哥!”

西泽立刻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司扬拨开人群,看到果然是美亚在找凤长悦的麻烦,心中立刻咯噔一下。

他快步走上前,也不顾美亚满是柔情的目光,先是朝凤长悦行礼:“凤小姐,好久不见。”

凤长悦挑眉,眼神冷冷:“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们。”

司扬后背立刻冒出一身冷汗,连忙拉着美亚:“凤小姐说笑了。咱们好歹也是有着一面之缘啊。美亚,还不快向凤小姐道歉!”

美亚立刻委屈而愤怒的叫道:“凭什么!?我不要!”

司扬看她纨绔不化的样子,简直想要撒手不管,立刻离开!

那一天美亚一气之下跑出去,他后来花费了不少时间去找她。而羽千宴则是懒得管,和比蒙大战之后,就径自离开了魔兽森林。

他好不容易找到美亚之后,才带着她回了奥斯。经过一番跋涉,才终于顺利回到了灵州。他和羽千宴他们都是同一年进的学院,而美亚则是今年才进入的。

原本美亚的天赋不足以进入伽陵学院,但是因为帝都的几大家族都有着一定的入学名额,而亚又一贯受宠,所以才有资格进来。

出于两家族的亲密关系,他才带着她来报道。结果前几天学院竟然一反常态的封锁了所有的入口,他们在外面等了很久,直到今天才进来。

而这一来,他原本第一个就去找羽千宴了,美亚却不愿意见羽千宴,正好是新生分配的日子,他就让她自己去广场了。

结果,羽千宴不在阁楼,反而来了广场不说,美亚居然又招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他打听了之后,就来这里找羽千宴。然而这一路上,却是听说了一个无比震惊的消息!

凤长悦——居然力挽狂澜,救了整个学院的人!

而她身边的那个神秘的小男孩,更是身份尊贵,连院长都敬畏有加!

他当时就心中一沉:他们之间,可算不上有什么好的记忆。

没想到,美亚居然这般不知死活!

如果不是早就答应好好照顾她入学,他绝对不会再在这里多呆一秒钟!

“快道歉!否则以后不要再踏进司家!”

司扬心中急切,干脆出口威胁。

美亚果然一下子蔫了,神色不甘的看了凤长悦一眼。

凤长悦却忽然开口:“不服?很好。那——就试炼大会上见吧!”

司扬猛的抬头,美亚一愣,却见凤长悦神情淡淡,眼神之中却带着冰霜一般,冰寒入骨。

美亚忽然打了个寒战。

------题外话------

亲们,今天时间很紧,所以章节的进度有些不太满意。之后会努力调整,希望大家看的开心么么哒~

还有,说小夜夜和小悦悦秀恩爱死得快的那几个,你们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