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76 这个男人,是我的!

“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吗?”

羽千宴一愣,抬眼看去,就看到一张清隽如同浮冰碎雪的容颜。

这句话语气淡淡,但是羽千宴却瞬间感觉到身上发凉,心中发寒,一股凛冽至极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扫过。

他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而后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那是个浑身都充斥着天生的帝王之尊的男人。

一头黑发柔顺的落在脚踝,一身黑衣沉郁尊贵,脸容上的每一处都像是经过上天精心的雕刻,无比完美。一双凤眸湛清而深邃,看着人的时候,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即使是羽千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拥有着绝对诱惑力的男人。

而凤长悦正躺在他的怀里,脸埋在他的胸膛,似乎昏迷了过去。

轰!

金色长箭和巨大的血斧终于完全爆炸开来!巨大的声响几乎将人的耳朵震聋,强烈的能量乱流朝着四面八方猛的散去!璀璨的光火几乎将他们吞没!

就在众人担心不已,甚至害怕的捂上眼睛的时候,羽千宴却猛的眯起了眼睛!

只见那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一手紧紧的抱着凤长悦,一手缓缓扬起——

世界突然静止。

万千炸开的火花突然在他身后静止,而后迅速而无声的湮灭!而本正在暴动的能量乱流突然也停止,随即迅速消散!

整个天空像是被一只大手完全掌控,其中所有的暴乱的能量都被干干净净的抹去,只剩下一片暗沉的夜幕,充斥着一片宁静,仿佛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这份安静,却让众人心中心中更加震惊!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指间完全掌控大约就是这样吧!

被这一幕震撼了心神的学生们躲在下方,睁大了眼睛看着天空之上那个颀长高大的身影,只觉得即使只是这样站着,也能够感受到无尽的威严!

不少少女看着那在不断无声消散的火花映衬下,分外清隽的容颜,都忍不住红了脸,心跳加速。而众多的少年,看着那个翻手定格一切,将凤长悦牢牢抱在怀中的男人,也都忍不住心生艳羡。

强大的力量,绝世的美人。这大约是每一个男人心中最为渴盼的梦想。此刻,却终于见识到了,这世上,真的有一种人,能够做到如此。

然而接受着众人注目礼的轩辕夜,却显然并没有在意那些目光,他低头看向怀里的少女,眼底带着从未展露在别人面前的疼惜,小心翼翼的喂了她一颗丹药,而后将她在怀里的位置调整了一下,让她可以更舒服的躺着。

万千人看着他,他眼中却只有她一人。

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下来。别吵到她。

羽千宴看着,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烦躁。

他有点不受控制的朝前迈了一步:“她是她自己的,不是任何人的,更不是你的。”

轩辕夜忽然抬起眼,看了他一眼。

羽千宴立刻胸腹之间一片汹涌!强大的灵力威压降临,压迫着他的全身,几乎难以站立!

他默默的忍耐着,但是一双狭长的眼睛却毫不退让的看着他,二人对视,似有火花四溅!

全身的肌肉和骨头都在叫嚣着,剧烈的疼痛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认输!不想要在这个男人面前退让!

原本以为事情终于结束了可以庆祝准备欢呼的众人,此时也都逐渐发觉了天空之上的异常。

看着那不远不近对峙的二人,心中都忍不住生疑。

“三王子殿下在做什么?是在和那个强大的男人对立吗?”

“不知道,看起来好像是……”

“为什么?那个男人救了我们不是吗?难道他们之前就认识?”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清萧和叶离的脸上神情微变。

他们对于羽千宴最为了解,他的性格,并不像是会做出这样贸然的举动的人。毕竟所有人都看的出来,那个男人太强大了。羽千宴向来性格谨慎,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他们都明白,羽千宴和这个男人并不认识。

清萧看着,忽然迟疑:“三哥是在干什么?”

叶离也仰头看着,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忧。

看着叶离静默不语,清萧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不由得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不、不会吧?”

三哥难道喜欢上了那个凤长悦?

虽然她长得漂亮,实力也强悍,但是她们并没有什么交集啊!三哥怎么会突然喜欢上她?

清萧难以置信的仰头看着羽千宴,离得有些远,他看不清羽千宴脸上的表情,但是却忽然感觉到羽千宴周身的气势似乎变了。

叶离看忽然了一眼紧紧抱住凤长悦的轩辕夜。突然皱起了眉:殿下居然在抵抗着那个男人的威压!

看到这微妙一幕,苍离心中暗暗叫苦,立刻上前,脸上堆着笑:“想不到您……今日实在多谢您了!若非您及时出手,恐怕我们伽陵学院都会毁于一旦。”

轩辕夜看了苍离一眼,收回威压,淡淡道:“我出手只是为了她,和你们没什么关系。”

听到轩辕夜这般冷淡的不近人情的话,原本想着上前套关系的诸位伽陵学院的老师们心中一顿,都尴尬的收回了到嘴边的话。而原本有些傲气的老师,若是以前听到这样的话,必定是嗤之以鼻,但是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他们终于认识到自己眼界是多么的狭隘。况且,面前这位,确实实力强大,并且于他们有恩,当下也都讪讪不语。

苍离脸色一瞬间涨红,但是想到以这位的脾气,居然能够出声回答他,本身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心里也就释然。

但是礼节还是要有的,苍离脸色整了整,朝着轩辕夜一鞠躬:“不管怎样,您对于伽陵学院的恩情,我们会铭记在心。”

苍离自己也知道,如果最后轩辕夜没有出手,那么暴动炸裂开的能量余波,也足以摧毁这片地界,而躲在下面的众多伽陵学院的学生,也会受到波及,不死也残。

这份恩情,无论轩辕夜是不是承认,他们都是要记住的。

羽千宴在一旁,听到轩辕夜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火更甚。但是他性格一向细谨,此时便没有说话。

轩辕夜却低头看了一眼凤长悦,眉梢几分冷意:“你们应该感谢的,是她。”

苍离一愣,继而点头:“您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她今天力挽狂澜,只怕现在也已经不可收拾。”身后的众位老师也纷纷点头。

是啊,如果不是凤长悦今天突然爆发,强势出手,恐怕现在他们处境堪忧。她的确是学院的英雄!

轩辕夜无心理会他们,只是抱着凤长悦,心中不断涌起自责和

疼惜。

他以为一切都在掌控,却唯独算漏了一个人,让他的计划被迫改变,但是他却只有心疼。

他看着她苍白如雪的脸颊,紧紧的闭着眼,黛眉微蹙,眉宇之间还带着几分凛冽。

她看起来永远那么强悍,实际上,她也不过是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女而已啊。

他的手臂收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确定她是在他怀里的,是完全属于他的。

“主上!”

原本被血色牢笼困住的赤一终于挣脱,立刻就看向轩辕夜,见他果然已经强行恢复了本体,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几分焦急,连忙飞到轩辕夜身旁。

“属下无能!请主上责罚!”

赤一猛的单膝跪地,垂头请罪。

这一幕只看得除了苍离之外的所有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那、那个人,不是那一天的神秘强者吗?他不是那个小男孩轩辕夜的属下吗?怎么就忽然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如此毕恭毕敬?

清萧等人看着,脸色瞬间变了变,立刻和叶离面面相觑,见叶离也是满是怀疑,清萧不由得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到。

“他、他该不会就是……”

清萧有些结巴,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恐怕都不会淡定的吧!

叶离一贯镇定沉稳的脸上也露出了无法掩饰的震惊,仔细的看了看遥遥伫立天空的那道身影,艰难的回答道:“……可、可能真是……”

清萧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被颠覆了!

“这么说,这个突然出现的强大的神秘男人,真的是那个小屁孩儿!?”

清萧心直口快,想也不想就震惊的脱口而出。

周围的学生听到之后,脸色瞬间变得精彩万分。

叶离脸色一变:“清萧,慎言!”

什么小屁孩儿!那个人显然身份绝不一般,这么说,清萧也不怕祸从口出!

清萧一下子清醒,连忙住了口,但是眼神之中仍然一派惊疑。

别说他,就是在场的这么多人,也绝对没有不吃惊的。

前一天还是玉雪可爱的小男孩儿,转眼就变成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大的男人,这样的转变,对谁都是一番颠覆认知的挑战。

而在人群之中,一直沉默的西泽则是默默的注视着天空之上的那个无比耀眼的男人和他怀中的少女,心中无比赞叹。

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够结识这般的人物啊……他早就觉得他们身份不一般,尤其是那个小男孩,虽然看起来小,可是眼神和言语却分明十分成熟。尤其是看凤长悦的眼神……那根本不是小孩子看姐姐的眼神啊!

原本他还有些犯嘀咕,现在终于明白了!

他根本就是喜欢她啊!

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强悍,一个在学院生死存亡之际,力挽狂澜,一个则是强势降临,所向披靡。

他居然和这样的人物是朋友,甚至还有着处在梦境的感觉呢。

他躲在人群之中,仰慕的看着天空上那一对卓越的男女,如果有一天,他也能有像他们一样强悍的实力就好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西泽脸上神情瞬间黯淡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怀念。

而在半空之中的诸位老师的反应,也没有比这些学生好多少。

在看到赤一的时候,有的人觉得自己的脸瞬间僵硬。

赤一给他们留下的阴影还没有消散,这眼前一幕又彻底让他们的世界观崩塌。

有人颤抖着手扯了扯苍离的袖子,苍离不耐烦的回头,那老师抖了抖:“……院长,那个男人……是那个小男孩?”

苍离没什么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你以为呢?”

要不是这样,他怎么会对一个小孩儿那么低声下气!

众人齐齐打了个抖。

天啊,这么厉害的人物,他们之前居然想要开启“束灵阵”将他抓了?

幸好幸好,院长及时赶去了啊……

轩辕夜没有说话,只是用手缓缓的摩挲着凤长悦苍白的脸,神色无波,声音却带上了几分冷意:“本君竟然不知,你什么时候竟然连一个灵宗都难以对付了。”

赤一的脸色瞬间突变:“是属下失职!”

轩辕夜瞥了他一眼,那深沉的眼神让赤一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回去黑狱领罚。”

赤一浑身一颤,继而头垂的更低:“是!”

赤一知道自己的那点心思会被主上看穿,因此也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时受到这般责罚,是在预料之内。

唰唰唰!

忽然一阵破风声传来,只是瞬息之间,暗沉的遥远天空之中,就出现了几道矫健的身影!

众人精神立刻紧绷起来!

然而轩辕夜却忽然抬起眼,目光深邃,然后又看向跪在地上的赤一,语气变得更加凛冽。

“你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赤一。”

强大的威压瞬间降临!赤一却死死支撑,咬紧了牙关,身上的肌肉甚至都有崩裂开来的迹象。他却没有解释,只是勉强说了一句:“请主上责罚。”,嘴角就不断溢出鲜血,看起来竟是有些凄惨。

不明就里的苍离等人虽然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但是也知道不是自己可以开口问的,心中不由有些惴惴。

轩辕夜却不再说话,静静等待着来人。

“属下参见主上!”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些黑影就到了眼前,速度极其快速,显然实力不凡。但是这些人刚到就齐刷刷的向着轩辕夜跪了下来。

来人全部身穿黑色铠甲,身形高大,隐在黑暗中的脸庞冷峻肃然,浑身上下充斥着凛然的气息,似乎只要一声令下,就能够上阵杀敌。

苍离暗暗赞叹,传闻中的轩辕夜的“黑刹”战无不胜,此时见到,果真非同一般,单是这份气势,就已经足够秒杀他以前见过的所有将士!

见到这般的人物出现,所有人都自觉的安静了下来。整片天空只留下一派冷肃的气氛。

跪在最前面的“黑刹”统领林远一眼看到了跪在那里的赤一,而且迟迟不起,不由吃了一惊。要知道赤一是主上的心腹,而且为人严肃冷硬,手段强势,十分受主上的信赖,平素从未出过差错,此时怎么会跪在那里?

但是也没有人敢当面问出声,只是恭敬的行礼。

轩辕夜眼神极淡,看向他们:“是谁让你们来的?”

林远心中一跳,抬头问道:“属下接到‘黑羽令’,命令属下尽快赶来。难道……不是您下的命令?”

这话一出口林远心中一惊,赫然转头看向赤一:难道是赤一擅自做主,假传主上命令?

轩辕夜却一心担忧着凤长悦的身体,不愿浪费时间,立刻转身:“一切都等到我出来。”

随即就朝着藩篱塔而去!身影瞬间消失在黑夜之中。

林远抬头,这才注意到,主上的怀里,竟然抱着一个女人!

虽然穿着铠甲,脑袋也埋在主上的怀里,但是仍然不难看出,那是个少女!

林远心中的震惊比起刚才猜测赤一假传黑羽令时更甚,一向冷酷的黑刹统领,此刻看着那迅速消*影,以及主上那牢牢抱紧的手臂,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主、主上他……”

因为过度的震惊,林远甚至结巴了。

实在不能怪他,因为他跟随轩辕夜这么多年,见识过他残酷血腥,见识过他手段狠厉,见识过他睥睨天下,唯独,没有见过他对一个女人这般!

关怀备至!

而且恐怕还不止!

想起主上离开时,那一向淡定沉凝的眼神中,闪过的几分疼惜,林远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一向不近女色的主上,竟然也会有一天,为一个女人牵肠挂肚?

主上来这里的这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似乎是知道林远心中的震惊,赤一站起身来,看着消失的身影,面容晦暗不清,但是语气却冷冽十分。

“主上喜欢那个人。”

林远终于回过神来,却犹自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主上……喜欢她?主上居然喜欢女人?”

身后有个将士不识相的问了一句:“不喜欢女人,难道主上喜欢男人吗?”

林远:“……闭嘴!”

那个将士有些委屈的往后缩了缩。

其实在他们眼里,主上虽然战无不胜,身份至尊,但是终究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啊,喜欢女人有什么不对?

如果说以前为什么主上对各样美女视而不见,环肥燕瘦皆如云烟,那只能说明,主上现在才开窍啊!

林远看向赤一:“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藩篱塔。

仍然是灵力充裕的第七层,依然是昏迷的凤长悦。在她身边,轩辕夜握着她的手,灵力缓慢的注入她的经脉之内,修复着她受损的身体。

灵力一进入她的体内,他就感觉到一股炽热的阻力,然而在双方触碰之后,那股阻力就消失了,而后他就顺着她的经脉,一点点的游走。

她的经脉很强韧,也很宽阔,骨骼甚至透着几分晶莹之色,显然是经过天堂火炼体,重塑了肉身。

但是让他比较吃惊的是,凤长悦身体的修复能力,却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虽然她有天堂火,但是那般的愈合速度,却也有点不正常。他眉峰一挑,她还有什么秘密吗?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彻底探查,如果她愿意说,那么她迟早会说,如果她不愿意说,那么他也不会非要知道。

他视她如珍宝,自然尊重她,疼惜她。

胸腹之间突然涌上一线灼烧感,喉间也蔓延上来一股血腥的气息,他眉间微蹙,瞬间恢复如常。

凤长悦却因为这微微的波动醒来。

她的意识逐渐清醒,但是却迟迟没有睁开眼睛,也竭力压制着自己的心跳。

因为她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冷香,而且,她能感受到,她还靠在他的怀里。

她心中立刻知道身后的人是谁,并且,心中终于浮现了一个她不愿意去承认的猜测。

她闭着眼,如果不睁开,是不是就不用去面对?

她素来心性极为坚韧,杀伐果断绝不迟疑,然而此刻,第一次生出了退缩的想法。

然而她醒来,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缓缓收回灵力,手却没有放开。

于是就这样,她半躺在他怀里,他的双臂从她腋下穿过,轻轻的搂着她的腰,双手覆在她的手上,带着淡淡的温热。

他忽然靠近,将下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的蹭了蹭她的肩窝,感受着那一线精致的弧度和动人心弦的温度,低声叹了口气,像是暗夜无声萎落的花朵。

“悦儿。”

轩辕夜的声音带着几分小心,还有几分疼惜。

“对不起。”

凤长悦睁开眼睛。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不必道歉。”

她的声音很静,却带着一股彻骨的寒意。

轩辕夜早就知道,按着她的性格,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必然会生气,但是却不知道,她只是语气冷淡了一些,他的心就开始疼,甚至有了从未有过的惶恐。

“悦儿,我不是故意欺骗你。我只是……”

他张口想要解释,凤长悦却忽然挣脱。就在这时,一阵剧痛传遍全身,他不动声色的松开手,让凤长悦轻易挣脱,回过头来看着他。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

平静,陌生。

仿佛从未有过交集。

他忽然语塞。

以往的霸气,冷酷,决然,此时,在她一个陌生的眼神面前,全部溃不成军。

凤长悦看着他,唇角忽然弯起一个弧度,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唇角的笑便看起来有些冷。

“轩辕夜?”

“悦儿……”

“别叫我。”凤长悦忽然不耐烦的打断他,盯着他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我和你不熟。”

轩辕夜身上的剧痛越加强烈,几乎无法动弹,只得顺势往后靠了靠,抬眼看她:“悦儿,如果你生气,可以发火,可以揍我,随便什么只要你开心。只是,绝对不能离开我。”

因为担忧惶恐,所以只能用强硬的语气来掩盖。

凤长悦却往前一步,和他脸对脸,仔细的看着这张完美的容颜,心中嘲讽。

谁会想到,这样的容颜下,竟然掩藏着这样一个惊天秘密呢?

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和她生死相依的阿夜,转眼就变成了出身尊贵,强大无比的那个神秘男人。

甚至,她还以三条要求,换取他救活“阿夜”,甚至还和他几番争斗,斗智斗勇。

她怀疑过那个男人为什么总是出现在紧要关头,为什么总是在她生死之际来到她身边,为什么总是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

却原来,一切都因为,他根本就是天天陪伴在她身边的阿夜!

他们是同一个人!

在她因为强行催动体内的金色星辰而造成体力精神力透支昏过去的时候,分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在那时,她就发觉了不对。

而刚刚醒来,他果然在这里。终于让她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她最讨厌欺骗和背叛,所以她不愿醒来,但是终究,该来的还是会来!

听到轩辕夜说的话,凤长悦脸上露出了几分嘲讽:“你这样玩的很好玩吗?还是,你不变成小孩子的模样,就只会说这几句话?”

轩辕夜忽然握拳,放在唇角咳了几声,感受到手心的一片湿热,他看着凤长悦,微微绽开一个笑容,惊艳如同初绽的冰花。

“悦儿,你生气,是因为在乎,是吗?”

凤长悦立刻冷笑:“我可没有那个心力在乎你,毕竟我对你这样的‘小孩子‘,没,兴,趣。”

轩辕夜却愈发笑的温柔:“悦儿……。跟我回去……”

凤长悦心间一片烦躁,转身就要离开,轩辕夜一惊,立刻抬手去拉她,却只够到了一个衣袖。

他的手忽然颓然滑落。

凤长悦心中忽然一沉,转身看去!

只见轩辕夜倒在床上,手无力的垂在那里,整个脸色苍白如雪,唇边渐渐溢出一丝血痕。

她的心忽然慌了,立刻上前:“轩辕夜!轩辕夜!你怎么了?!你别装蒜!你这骗我这事,我还没有原谅你呢!轩辕夜!”

她一向冷清的声线中流露出几分惶急,还有几分急切。

她立刻召唤出天堂火,朝着他体内注入灵力,不断小心额修复着他的身体。

这一看,她才惊觉,他的身体竟然已经破损成这样了!

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她的心忽然狠狠的疼起来!

她银牙紧咬,将他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腿上,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请你放开主上。”

忽然,一道冷硬的声音从楼梯处传来,凤长悦抬头看去,正是赤一。

他身后,还跟着一些身穿黑色铠甲的将士,其中一个将领模样的人站在赤一身边,眼中难掩好奇和震惊的看着她。

她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

“请你放开主上。”

见凤长悦没有动作,赤一仍旧面无表情,只是浑身的气势忽然起来。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凤长悦看了他一眼,手中动作却不停,仍然在用天堂火修复着他体内的伤势。

赤一看看昏迷的轩辕夜,再抬眼看她时,眼中肃杀更重。

“你配不上主上,还请你放开主上。如果你足够聪明,就该知道主上不是你这样出身的女子可以相配的。无论你天赋再好,悟性再好,都不可能和主上并肩而立。希望你能够有自知之明,主动离开。”

凤长悦忽然笑了出来。

赤一脸上神情平静,似乎只是在陈述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也做着再正确不过的选择。

“无论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

凤长悦笑的更欢快了,眼中光芒微闪。

这种狗血的剧情,她原本以为,只有那些小女生喜欢的肥皂剧里有,却想不到自己身死穿越异世,也会亲身遭遇这样的事情。

她忽然收了笑,看着那些气势凛然的将士,虽然是坐着,但是浑身的气势却瞬间暴涨!

强大的杀意如同实质,向着那些人扫去!

众人微惊。

正在众人僵持的时候,轩辕夜忽然醒了,眼中划过如同寒冰的刀锋。

“赤一,你放肆!”

赤一即刻跪下:“属下也是为了主上!您已经……”

林远等人也立刻跪下:“主上息怒!”

轩辕夜咳了几声,正要说话,却忽然感觉到凤长悦动了动,将他扶起来。

凤长悦看着赤一,眼神睥睨,语声冷然:“我配不配的上他,只有我说了算。而今天,我还就告诉你们,这个男人——是我的!”

话音刚落,她就忽然凑近轩辕夜,柔软的唇瓣一下子靠近,轻易撬开他微张的唇,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猛然涌进来。

她的眼角,忽然微湿。

------题外话------

只有你们——是我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