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75 她是我的

凤长悦猛的回身,迎面而来一道巨大的血红色斧子,带着似乎足以砍断山河一般的气势,朝着她狠狠劈下!

暗沉的天空下,那斧子像是撕裂了天幕一般,破开无数禁制,瞬间抵达!

阴风阵阵,鬼哭狼嚎!

凤长悦的耳朵里面,瞬间灌满了无数尖锐凄厉的哭喊之声!

她眼睛狠狠的眯起,而后挥手散出一道金光,将轩辕夜包裹住,轻缓的落下,而后挺直身体,翻手举起巨大的射天弓——

她紧紧的盯着那即将砍下的巨大血斧,左腿忽然踢出,蹬紧射天弓,双手拉住弓弦,而后猛的拉紧!

她整个身体都紧绷成完美的曲线,双手之间迅速汇聚成一道锋利无比的金色长箭,瞄准,拉紧——射!

金色长箭呼啸而去!

二者各自携带者强大的能量,逐渐靠近!

前段已经碰撞出无数的火花,炸裂开来像是漫天的烟花。然而其中散发出来的能量,却暴躁的让人心惊。

“后退!”

苍离立刻眉头一皱,厉喝出声!

紧随在后的诸位老师也纷纷意识过来,猛的朝着身后躲开!

正派呢天空忽然变得异常的安静,只剩下巨大的血斧和金色长箭的对决!

凤长悦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安全护送到下方的轩辕夜,才放下心来,而后身形一动,飞上半空,紧紧的盯着那僵持着的金箭和血斧!

而此刻,金光逐渐消散,她的身影渐渐清晰,一直关注着战况的众人也终于看到了她的容颜!

有人倒吸一口冷气,随即一片安静。

有人痴痴呆呆的看着遥遥浮在半空的凤长悦,不敢置信的张口问道:“那、那是……那是凤长悦吗?”

众人的眼光无法从她清丽无双的容颜上移开,只觉得此前见过的所谓美人,在这样的国色天香面前,也都失却了颜色,显得苍白乏味。

没有了丑陋不堪的暗紫色胎记,没有了半面魔鬼般的诡异,完全展露容颜的凤长悦,终于初步显出她的风华!

这样绝美无双的容颜,不同于一般的美人,反而无处不鲜活,无处不热烈!甚至连发丝,都燃烧着无尽的让人澎湃的力量!然而她的目光那样辽远沉静,又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如果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女子的倾心相待,又将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无数人看着凤长悦,眼中涌出惊艳。

然而此时,被凤长悦用天堂火小心松下来的轩辕夜,也在看着她!

而没有人注意到,那一团天堂火之中,若隐若现的高大身形!

而在半空之中,凤长悦脊背挺直,下巴微抬,眼神之中带着强大的自信,紧紧的看着夜空!

金色长箭和巨大血斧相互僵持!周边刮起无尽的能量漩涡!

在众人的注视之中,那巨大血斧之上,突然出现一道人影!

浑身血衣,双手如同枯骨,正是先前众人以为已经死去的天璇尊者!

苍离等人脸色瞬间一变!而下方的学生,更是再次涌现惶恐。

“呵呵……想不到,在这种地方,也会出现这样难缠的人物……不过,既然轩辕夜都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咳咳……”

那个人咳嗽了几声,似乎先前凤长悦的攻击确实让他遭受了重创。

但是他怎么还活着!

在凤长悦那样的攻击之下,居然还能在威力无穷的天堂火之下逃脱,只能说明,这个人确实有着不一般的手段!

似乎是感受到周围紧绷的气氛,天璇尊者似乎有些得意,咳嗽完了之后,鲜红的唇角忽然掀起一抹冷笑。

“不过,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你们真是太天真了!什么伽陵学院?不过狗屁!至于你——呵,你马上就会知道,惹怒我的下场!哈哈哈哈……”

伽陵学院的诸位老师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

这么多年,学院一直声名显赫,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嘲笑和讽刺?然而让他们无法辩驳的是,这一天的伽陵学院,确实没有防御好!

不仅让这些人悄无声息的全部混了进来,更是在他们的攻击之下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他们什么时候,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唯有苍离,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看着那天璇尊者,眼神莫测。

凤长悦心中警惕,脸上却依旧淡定沉凝,看着他,眼神睥睨。

“不过一个半死人,有什么可得意的?”

天璇尊者低低的笑声忽然顿住,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生生消了音。

他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看凤长悦,看她脸上神情镇定,眼神淡淡,竟一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她真的知道?这怎么可能?

这种秘法,就连他也是在升为天璇尊主的时候,才得以知晓。这个少女又怎么会知道?

但是……她的样子,却看不出分毫恐惧,语气淡然,似乎对这个早已了解通透。

凤长悦看着他扫来的目光,心中却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想!

在《万丹图》之中,记录着一种极其特殊的丹药——七品回灵丹!

这种丹药本身极其难炼制,因为需要活人以身相试,将自己的三魂七魄分出一魂一魄,强行炼制其中。

而这个丹药,最大的用处就是能够给人第二次生命!

只有修炼到灵宗之上,才会开始修炼自己的灵魂体,而这个时候,这种丹药的用处就体现出来了。因为里面藏匿着自己的一魂一魄,所以即使肉身身亡,只要足够及时,丹药就会自动挥发力量,将人的灵魂体和丹药里面的魂魄再度融合,并且再度形成肉身!以此换取重生!

但是这种丹药也不是完全没有坏处,吃下这个丹药之后,人本身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因为这种炼制方法极为阴毒,有损魂命,所以会对以后的修为造成影响,极易走火入魔,或者在晋级的时候,因为灵魂的融合度不够而暴体身亡。

即使是将来,肉身死亡,用七品回灵丹换取一条生命,整个人也会境界大减,而且对于外界的感知力也会大大下降,情感极为淡薄,相当于傀儡。

即使是灵宗以上的强者,也不会轻易选择吞服这种丹药!

而只有一种最常见的情况,修炼者会选择这样做,那就是——他是隶属于一个组织的!

只有强大的家族或者组织,才会有足够的人力财力,炼制出七品丹药,选择合适的修炼者,吞服七品回灵丹,作为死士!相当于两条命的死士,自然是强大势力所希望拥有的。

凤长悦之所以会猜到,一方面是因为她刚才分明确定天堂火之中,已经没有活人,一方面,则是七品回灵丹一旦发挥作用,形成的肉身之上,会浮现淡淡的血丝!

而眼前的这个人,正是如此!她不过简单的出言试探——果然如此!

而一旁的苍离,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层,目光之中充满了怀疑。

听到凤长悦一语道破,天璇尊者干脆承认。

“见识不错……可惜,你今天就要死!”

他猛然双手挥动,腾空而起,注入强大的灵力进入血斧之中,原本僵持的情况瞬间发生了改变!

之间巨大的血斧遮天蔽日,从天空之中狠狠的压下来!

金色长箭一下子和它狠狠碰撞!

然而先前爆发出无数的火花的二者,此时相撞居然悄无声息!只有巨大的能量团在不断的相互侵蚀!

璀璨的光团一片辉光,然而却一点声音也没有,这一幕看起来,只比之前更加恐怖!

金色长箭不断试图突破血斧,然而血斧也在不断下压,二者相互吞噬侵占,在周边出现了一道道巨大的空间裂缝!

其中力量,竟是这般强大!

凤长悦遥遥望着这一幕,天璇尊者的嘴脸上满是志在必得的得意。

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忽然开始闭上眼,沉静心神,神识内视——

只见原本疯狂涌动生长的灵王之晶此时已经逐渐停下来,但是下面的那颗金色的小小星辰,却还在散发着淡淡的辉光。

她尝试着靠近,那颗星辰似乎在召唤她一般,她顺从那个感觉,朝前接近——

金色的星辰似乎被开启了开关,周身的光亮竟然再次催动着灵王之晶动起来!大量的能量注入她的筋脉之中!

而正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天璇尊者突然朝着她飞过来,眼神阴毒,气势强大!

而凤长悦却闭着眼睛,丝毫没有反应!

一直注视着天空之上战况的众人见此,纷纷惊呼出声——小心!

而原本在一旁的羽千宴见此,立刻追上!青影一闪,就朝着天璇尊者追去!

而苍离等人此时也突然反应过来,纷纷调动灵力,就要上前一同对付他!

看到羽千宴出手,下面看着的学生们一片惊呼而后沉默,紧张的看着。

其中,最紧张的就是清萧和叶离。

“三哥怎么上去了!?他、他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啊!这样上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因为太过惶急,清萧就有些口不择言,这般不敬的话也脱口而出了,脸上满是焦急。

一旁的叶离也突然变了脸色,他又何尝不知!羽千宴纵然是天才,但是那个血衣人手段诡异,只怕不好对付!

羽千宴却毫无惧色,狭长的眸子里一派冷寂,速度极快的朝着天璇尊者而去!

他体内灵力沸腾起来,而后尽数挥出!

天空之中划过一道明亮的灵力之光!

天璇尊者感受到身后袭来的风,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回身就是一道黑色的泛着血光的锁链朝着羽千宴而去!

锁链之上,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

羽千宴不退反进,整个人身上灵力暴涨,在他身前,赫然出现了一只银色盾牌!而他的右手,则紧握一只银色长矛!上面蓝色闪电不断闪现,甚至能够听到那噼啪的声音!

“是雷神之盾!还有雷神之矛!”

有人认出来这东西,即刻惊呼出声!

这东西可是奥斯帝国的珍宝!地阶高级灵宝!

传言雷神之矛和雷神之盾,由天降神石所制,在将成之时,遭遇天雷,巧合之下竟然成为地阶灵宝,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是奥斯帝国开国元帅所留,后来一直为皇室保留,视为绝对珍品。

只有下一任帝位继承人,才能够得到它。

虽然众人早就心知肚明羽千宴是奥斯帝国的下一任帝王,但是见他毫无保留的拿出这东西,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羽千宴一身青衣,清俊的脸容上一片淡漠,银色的盾牌横在身前,银矛之上无数蓝色闪电,显得无比威严。

看到羽千宴竟然拿出这样的灵宝,天璇尊者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自己的顾虑,灵宝在厉害,没有足够的实力,也绝对无法发挥它的威力!

他狞笑一声,继续朝着羽千宴而去!如同枯骨的双手伸出,像是从地狱走来的索命鬼!

羽千宴直击而上!银矛之上,蓝色闪电瞬间凝练!

二人短兵相接!

羽千宴刺出银矛,天璇尊者徒手相接!竟然发出“铿”的一声!

羽千宴眼中闪过一丝惊诧,想不到这个人的双手竟然才是他最大的武器!竟然坚硬如金刚石!

天璇尊者哈哈一笑,旋即双手之间浮起淡淡白色光芒,朝着羽千宴狠狠抓去!

同一时刻!羽千宴立刻后退,伸出盾牌相挡!

一时间,蓝色闪电流窜,天璇尊者脸色微变,随即也朝后退去!

天璇尊者脸色瞬间难看,地阶灵宝,果然难对付!

而下面观战的学生则是一片沸腾,看着这一幕似乎就有了希望。还有的人则是看向一旁闭着眼睛的凤长悦,渴望着她赶紧醒来!

然而羽千宴也不好受,强力催动地阶灵宝,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以他的实力,顶多能够坚持三个来回,方才防御刺出,竟然已经消耗了他身体之内三分之一的灵力!

他再次迎击而上!

羽千宴虽然勉力应付,但是明显处于下风,旁边的苍离等人也立刻加入战斗!

这样一来,以多打少,天璇尊者立刻处于劣势!

对付着周围多人的攻击,天璇尊者心里泛起一股狂躁——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输!而死,也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他必须想个办法!

而有了苍离等人的援助,羽千宴明显轻松了一些,银矛不时刺出,将天璇尊者弄得浑身狼狈。很快全身有了血迹,气息也萎靡了不少!

众人精神一震——只要再坚持一下,就能获得胜利了!

然而此时,天璇尊者忽然看向羽千宴!

羽千宴心中一沉,立刻就要后退,但是他的速度毕竟比不上身为灵宗的天璇尊者,后者似是拼了全力,瞬息之间就到了他身前!如同枯骨的双手,趁机狠狠的掐向了他的脖子!

羽千宴立刻扬起盾牌,却忽然觉得身上的动作有了一丝迟缓,心中猛地一沉,天璇尊者的手已经触摸到了他的脖子!

“千宴!”

“三哥!”

“殿下!”

情急之下,众人惊呼出声,眼睁睁的看着羽千宴被天璇尊者扼住了脖子,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苍离额头瞬间冒出冷汗:羽千宴身份不同一般,绝对不能出事!而在一旁的诸位老师也的脸色发白,随即就要冲出去。

清萧和叶离看着这一幕,纷纷脸色大变。清萧身形一动就要冲上去,虽然知道自己即使上去也是炮灰,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三哥就这样被带走甚至杀了!

叶离脸色沉如深水,忽然一把拦住了他:“清萧!回来!”

清萧猛的回头,眼眶泛红,神情激动:“叶哥!三哥现在什么情况你看不到吗?你为什么拦住我!你要是怕了,你自己呆在这里吧!就是死,我也要上去!”

叶离眉头狠狠皱起来:“清萧!你冷静一点!现在你上去只是添乱!”

清萧忽然一声冷笑,眼神也忽然变了,语气变得很冷:“我很冷静。所以我知道现在我不能在这里看着三哥去死!是他救了我,让我能修炼,我贱命一条,大不了赔上去!你身份尊贵,自然不愿轻易去死。不过,你想活可以,别拦着我!”

他瞥了一眼周围静静看着他们争执的众人,唇角一抹冷笑:“我可不像某些人,眨眼就忘了是谁不顾生死,为学院的存亡站出来的!”

这话一出来,原本惊慌害怕的学生都有些脸色青红交加,羞愧尴尬。

叶离仍然死死的拉着他:“谁都没忘是殿下冒着生死上去的!我们也知道现在殿下生死攸关!所以现在不是呈莽夫之勇的时候!咱们上去了,只是给院长添乱而已!”

清萧却完全听不下去,狠命的挣扎着。

叶离实力高于他,将他钳制的死死地,清萧的脸色立刻因为气愤涨红,死死的盯着他:“三哥今天如果出事,你我从此恩断义绝!”

叶离却好似没有听见,面沉如水。

“快看!凤长悦醒了!”

忽然一声惊呼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带走,就连清萧和叶离也立刻抬头看去!

只见半空之中,原本闭着眼睛的凤长悦此时终于睁开了眼睛!朝着天璇尊者而去!

苍离等人还在猛追的时候,就感觉身后传来一阵炽热的气息,随后就是一阵疾风狂卷而去!

一道金色的纤细身影,瞬间而过!

天璇尊者正在得意自己的逃离。他看了一眼因为灵力耗尽而脸色苍白的羽千宴,眼神充满了鄙夷。

“不自量力。”

区区灵王就想要和他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自己不知死活的站出来,那些人还是救不了你最终还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何必呢哈哈哈……真是蠢货!”

羽千宴瞥了他一眼,神情无波,却让他瞬间觉得自己就像是小丑一般。他立刻恼羞成怒,将羽千宴的脖子掐出了血痕:“你看什么?!哼,你实力不怎么样,那灵宝倒是不错。你死了,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快!把东西交出来!”

羽千宴忽然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刚才他在被他擒住的一瞬间,就已经将雷神之盾和雷神之矛全部收进而来空间。除非他自己拿出来,否则别人是绝对取不出来的。

天璇尊者显然也猜到了,脸色有些扭曲,而后很快露出残忍的微笑:“不拿?没关系,只要你死了,东西自然就是我的了!”

他忽然一掌拍向羽千宴的天灵盖:“去死吧!”

羽千宴双手微动!而正在此时,一道炽热的火焰忽然袭来!

接着,他就看到了一道金色的身影,在烈火之中,朝着他飞来。

她一头黑发猎猎飞扬,像是黑夜中招展的魂幡,又像是瑰丽的黑色蝴蝶,张扬着飞来。清丽无双的容颜上一片冷肃,如同黑玉般的眸子里一片冰冷,彰显着无尽的杀意,冰与火的结合,像是无法逃避的命运一般,深深的刻进他的脑海!

他的心忽然静了,而后猛烈的跳动起来,

他听到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不要沉沦,但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

下一瞬,那道身影就到了眼前!

天璇尊者早就意识到不对,立刻就要逃离!但是凤长悦沉寂那么久,此时怎么会再次放过他?

她速度突然加快,双手轻挥,漫天的火突然燃烧起来!

那些火焰霎时间形成了一道金色的牢笼,将天璇尊者逼在了角落,寸步难行!而其中的一朵火焰,则是不动声色的飘到了他的手臂上,狠狠落下!

天璇尊者浑身剧烈的腾起来,本来就是残缺的魂魄,此时经受天堂火的灼烧,竟是瞬间让他萎靡!

他下意识的松开手,羽千宴立刻找准时机,手中汇聚了最后的灵力,狠狠的拍在了他的胸膛,而后迅速撤退!

在他逃出来的一瞬间,牢笼彻底完成!

天璇尊者发出无比凄厉的哭号,身上不断的扭动着,似乎极其痛苦。

羽千宴身上也有些狼狈,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尊贵温润而带着几分洒然的气质。他蹙眉想了一下,还是飞到了凤长悦身边:“多谢。”

凤长悦比他神色更淡淡,盯着几乎几乎迅速被燃烧的天璇尊者,头也没回:“不用谢。我不是来救你的。”

羽千宴一愣,却也没有出声,径自呆在一旁。

而后,苍离等人迅速赶来。本来看到羽千宴和凤长悦都没事,大家心中都十分兴奋,但是看到凤长悦淡淡的表情,却不知道为什么,都保持了静默。

所有人都看着那天璇尊者在里面疯狂的吼叫挣扎。

渐渐的,那惨叫声小了,直至消失。

凤长悦美眸一眯,神色更加冷肃。将牢笼收紧!

正在众人不知道她这是在干什么的时候,突然,凤长悦猛的出手!

一团几乎透明的灵魂体正在里面挣扎着跑出来!如果不是凤长悦先前做了准备,只怕还是会被他逃了。

看着这一幕,众人面面相觑,心中对凤长悦生出更多的敬畏。

这般实力,这般见识。恐怕也只有院长可以做她的老师了。

羽千宴看着,眸色深沉。

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或是狡黠灵动,或是冰冷肃然,或是细致机敏,到底是什么样的家族,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少女?

然而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身前的凤长悦忽然身体一晃,朝着下面栽去!

他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伸出手去接。

然而此时,耳边一声呼啸,那团几乎透明的灵魂体也猛的挣脱朝着凤长悦攻去!

羽千宴立刻出手,然而那团灵魂体却忽然在他眼前定住,而后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疯狂的想要逃走,但是却已经来不及,发出阵阵痛苦的嘶吼。

羽千宴一愣,就听到一道低沉优雅却带着无上尊贵的声音。淡淡传来。

“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吗?”

------题外话------

颈椎好疼啊啊啊啊啊啊脸上痘痘起来了啊啊啊啊啊我要去搬一个盆栽呜呜呜,几天字数比较少,明天补回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