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73 胎记的秘密!

暗沉的天空中,一道金色的长箭破空而去,划出一道流畅的线条,直冲轩辕夜胸膛而去!

血衣人冷眼看着,那长箭瞬息而至,还没有到眼前,就感觉到了一股炙热无比的气息!他心中一惊,想不到这个少女还有点手段,当下死死的抓住轩辕夜,将他横在身前,眼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兴奋。

他舔了舔嘴角,鲜艳如血的嘴角勾出诡异的弧度——

真想看看轩辕夜胸膛被破开的样子啊!

唰!

瞬息之间,被燃烧的天堂火包裹着的灵力长箭就带起强大的能量波动,抵达轩辕夜心脏!

“桀桀桀桀……什么!?”

血衣人原本得意的语气瞬间改变,只剩下无尽的震惊和慌乱!

只见那道金色的长箭,在即将穿透轩辕夜胸膛的时候,豁然改变了方向,箭头一偏,狠狠的射穿了血衣人的肩膀!

砰然炸开的血花,向着四周落下,还有几滴飞向了轩辕夜,他神色淡淡,微微偏了偏头,那血滴就落向下方。

看着血衣人的狼狈模样,他眼中浮现淡淡的嘲讽。

凤长悦的射天弓以灵力为箭,当然不同于别的弓箭。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射出去的箭能够根据她的心意随意改变方向,朝着目标追去,甚至不死不休。

而刚才她追上来的时候,她们两个瞬间眼神汇聚,他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所以在刚才血衣人将他挡在身前抵挡凤长悦灵力的时候,他没有避开,反而装作无法躲开的样子受了,这样,血衣人才会以为他真的境界全失,进而放下戒心,以为他们俩都无法对付他。

血衣人生性多疑,这样的办法最好不过。而凤长悦也十分聪慧,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甚至超出了他的预想。

她一次性射出三箭,第一箭和第二箭都装作被他避开的样子,其实,第三箭才是真正要对付他的!

血衣人身体猛地一个踉跄,几乎站立不稳的栽下去!

凤长悦朝前迈了一步,面上仍然一片肃杀:“把他放下!”

血衣人一手牵制着轩辕夜,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微微弯着腰,听到凤长悦的声音,血衣人缓缓的直起身子,宽大的兜帽掩盖之下,看不到他的脸容,凤长悦虽然看不到他的神情,但是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阴寒的气息,不由更加警觉。

血衣人伸出一只手,缓缓的覆上了自己的肩膀,果然感觉到了一股温热。

那是血液的气息。

他忽然抬起手,缓缓的靠近自己的嘴唇,二而后——伸出舌头舔了舔。

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凤长悦心中警戒更甚!紧紧的盯着他,随时准备将轩辕夜抢回来!

血衣人身上的气息忽然收敛,而后猛然爆发出强大的灵力!

灵宗的实力立刻彰显出来!

一股强大的威压立刻朝着凤长悦碾压而来!

凤长悦胸腹之间一阵翻涌,一股甜腥涌到喉咙,生生咽下。目光之中却多了几分无所畏惧的战意!

轩辕夜看的目光一紧,手狠狠的握成拳:“悦儿,我不会出事的!你快走!”

“想跑?也得看我答不答应!”

血衣人忽然发狠,惨白如同枯骨的手忽然狠狠的扼住轩辕夜的脖子,看向凤长悦的眼神愤恨之中又带着几分贪婪。

他阴冷的目光像是冰冷的蛇一般,从她身上扫过,而后落在了她手中的那把紫色的射天弓上。

“想不到,今天还能有这样的收获——那把弓,我要了!”

话音未落,他忽然展开了宽大血衣,因为剧烈的能量波动而猎猎作响,在暗夜之中现出几分诡异的气势。

他另一只手忽然扬起——

“万血冰刃!”

体内的灵力疯狂运转,甚至周身都泛起了耀目的白光!而在白光之中,隐约可以看到刺目的利刃!

正在此时,天空之中,突然泛下起了小雨!

凤长悦眯起眼睛,那是——

她忽然神色一变,身形暴起,向后退去!

银色冰刃瞬间从夜空之中铺天盖地而来!

那些雨滴在落下的过程中都化为锋利无比的银色利刃,朝着凤长悦激射而去!

一眼望去,竟是密密麻麻,几乎看不清人影!

凤长悦消瘦的身影瞬间被无数利刃包围!

轩辕夜眼神瞬间沉了下来!

……

同一时刻,伽陵学院之内,有人忽然被这强大的能量波动惊动!

苍离正在闭目休息,忽然睁开了双眼,猛的看向某个方向!随即皱眉:有强者进入学院!

他狠狠的皱起眉,学院的结界一直很强大,通常一旦有人擅自进入,都会发出警示,然而这个人,却无声无息的进来了!

苍离的思虑只是一瞬,而后迅速消失!

分散在伽陵学院的其他老师,也纷纷惊醒,朝着某处而去!

羽千宴也猛然睁开眼睛,他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他水墨般的眉眼突然泛起了波澜,而后也瞬间消失!青影一闪,就直奔而去!

……

血衣人看着巨大的冰刃组成的冰球,嘴角向上挑起——灵宗想要杀灵王,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刚才大意被她袭击成功,简直是奇耻大辱!

等一下,他就能看到她被无数冰刀割裂成碎肉的场景了,那想必,肯定很漂亮。

他悠闲的看着,却没有注意到轩辕夜越发冰冷的目光。

巨大的冰刀包围圈中,隐约传出几道灵力攻击冰刃的声音,甚至还可以看到灵力光芒闪烁,不过没一会儿,就悄无声息了。

血衣人看着,摸着自己肩膀的伤口,舔了舔唇角:被冰冷的刀刃均匀切割,那味道一定很美啊…。

他向前迈出几步,一把挥散剩余的冰刃,朝着那白色的巨大冰刃组成的球体伸出手——

“唰!”

一只隐约泛着金色的拳头突然从里面直冲血衣人面容而去!

他下意识的后退,却因为靠的太近,而来不及躲开,拳头瞬间击中他的腹部!

“八级拳!”

清朗的女声一声低喝,随即凤长悦就出现在他眼前!

先前她静默不动,正是等着这个时候——伺机而动,一招得手!

“唔!”

一声闷声,血衣人倒飞而出!

一个翻身,血衣人停在不远处,死死的盯着凤长悦——

凤长悦却是心中遗憾:他召唤了灵力铠甲,她这一拳,却是受到了阻挡。

血衣人冷笑不已,虽然这个少女很不一般,甚至能够射出一箭洞穿他的肩膀,但是她想要凭借着这点雕虫小技对付他,还是太天真了!

“以为这点拳脚就可以打败我?你还真是嫩啊!”血衣人宽大的兜帽在风中不停摇晃,说出的话也带着无尽的阴冷。

凤长悦眉目不动:“哦?是吗?”

血衣人嗤笑:“灵宗的境界,可不是你能对付的……”

“嘭!”

一声细微的声音,忽然响起。

凤长悦缓缓地笑开,盯着血衣人:“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还觉得,我对你无计可施呢?”

血衣人只觉得体内一股炽热的几乎将他燃烧的力量在四处流窜,忽然急声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凤长悦揉了揉拳头,湛黑的眼睛里满是凛冽的杀意:“送你的礼物而已。你可要好好享受,毕竟,你是第一个尝试的!”

“嘭!”

血衣人的脸色瞬间变了,被兜帽掩盖的脸容上终于染上了震惊和一丝慌乱。

凤长悦却不予理会,盯着他,一声低喝。

“爆!”

“噗!”

血衣人一口血忽然喷出!

他的身体之内,瞬间一阵剧烈的颤动!炙热的能量瞬间在经脉和内脏之中狠狠炸开!

若非灵宗肉身强悍,只怕此时他已经是一堆烂肉!

饶是如此,他的大脑之中也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昏过去!

凤长悦冷眼看着,真当她没办法吗?

她又不傻,如何不知道单单依靠肉身的力量,完全无法对他造成伤害?所以早在万道冰刃袭来的时候,她就立刻召唤出天堂火,浑身紧紧包裹。而后将一丝火焰注入拳头,在血衣人靠近的时候,一击而中!

那丝火焰也趁机进了他的体内,在她的心意之下,疯狂游走,灼烧着他的经脉,而后猛然炸裂!

这一下,他不死也残!

血衣人口中不断的涌出鲜血,气势一下子萎靡了不少。

他惊骇的看着遥遥而立的凤长悦,她此时终于不再掩饰,浑身金色的火焰似乎要将半边天空灼烧起来!

血衣人心中狠狠一颤:“那是……天堂火!”

传言中的万火至尊,神火榜第一的神秘存在,竟然出现在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女身上!

尽管没有见过真正的天堂火,但是他却分明能够感受到那几乎将灵魂都燃烧殆尽的炙热!神火榜上,唯一的金色神火,就是排名第一的天堂火!

他终于明白一个不过一星灵王的少女,如何有这样的胆量,和他作对!

原来有着这样的杀手锏!

凤长悦毫不犹豫,立刻将天堂红凝练成为巨大的火炼,朝着血衣人的身上鞭打而去!

因为全力的灵力催动,天堂火周边的空气都要燃起来!

赶来的苍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凤长悦浑身燃烧着天堂火,手中挥舞着一道火焰长鞭,狠狠朝着她身前的那个人挥去!

血衣人这次不敢大意,直接后退躲开!

凤长悦紧逼而上,道道挥下,带起炙热的能量波动!

血衣人心中越发恼恨,他一个灵宗,竟然会被一个一星灵王逼到这种境地!真以为他没有招数了吗?

他忽然停下,浮在半空,发出渗人的笑容。

“呵呵……这可是你自找的……血祭——万魂群舞!”

他忽然将手狠狠的插进自己的胸膛,而后狠狠带出——一捧心头血猛然散开!

凤长悦警惕的看着,浑身紧绷。

之只见夜空之中,逐渐蔓延而来无尽的血红雾气,盘旋在几人头顶,不断的旋转,形成了巨大的圆阵!

而后血衣人嘴唇蠕动,似乎是在召唤着什么。

渐渐的,巨大的圆阵之中,出现了一张凄厉的人脸!

那是一个年轻男人的脸,脸孔血肉模糊,一只眼珠子耷拉下来,黑色的洞口似乎还在汩汩的冒着血,而他的神情也充满了怨恨,张嘴就是凄厉的吼叫,让人心里发颤!

出现只是一瞬间,而后就迅速被红色雾气湮灭,但是很快,第二张,第三张,越来越多的充满怨愤的人脸在红色的雾气中若隐若现,渐次出现!

而凄厉的呼啸声,也越加可怕!

轩辕夜眼中迅速闪过微光——果然是他们!

然而此时,血衣人的注意力则全部放在了那些血红的雾气上,看到里面不断冒出的各种凄惨无比的脸容,嘴角的笑容越发得意而阴狠。

漩涡越来越大,甚至边缘地带,隐隐出现黑色的缝隙,撕裂了空间!

而血衣人的兜帽也呼呼作响,忽然吹开,露出了一张惨白的带着无数疤痕的脸!

他转过身来,赫然一双血红的眸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样的眼睛,凤长悦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丝不安。

血红的雾气忽然分散开来,一道道的化为柱子倾泻而下!

只是瞬息,他们周围就迅速结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红色牢笼!

凤长悦灵力已经快要枯竭,但是一直坚持着,然而在她最后调动灵力的时候,却忽然心中一沉:她的灵力,竟似乎是被锁住了一般,无法流动了!

她再次尝试,却感觉到了一股束缚的力量!

她心中警惕,立刻看向血红的牢笼!

只见手臂粗的血色柱子上,竟然隐隐出现了神秘的图案!不时还有着无数的人脸飘过,破损的人面,凄厉的眼神,怨怪的目光,愤恨的神情…。竟全部组成了这个诡异的牢笼!

凤长悦心中立刻明白,这个牢笼,竟是越挣扎,越紧束!而且最关键的是,竟然能束缚灵力!

怎么办?!

“桀桀桀桀……”看到凤长悦脸色微变,血衣人满是伤疤的惨白脸上露出诡笑,“能够死在‘‘万魂群舞’之下,也是你的荣幸了。”

这是他极少会使用的杀手锏,因为需要用心头血作为血祭,对于身体损耗极大,而且每用一次,境界都会下滑,所以不到万一,他是不会轻易使用的。

但是今天抓了轩辕夜,却被一个一星灵王搞得如此狼狈,几番激荡之下,终于还是把他逼到了这一步。

牢笼之内,狂躁的能量四处乱窜,几乎割裂凤长悦的肌肤。

她面沉如水,湛黑如同黑玉的眸子里,并没有如血衣人料想的那样,露出惊慌之色,这让他心中很是不满。

他手上立刻凝结了一道雄浑的灵力,朝着凤长悦而去!

凤长悦无法调动灵力,就无法召唤灵力铠甲,当下立刻朝着一边滚去!险险避开!

但是胳膊上,仍旧有了一道严重的擦伤!

轩辕夜眼眸顿沉,一把反手掐住血衣人:“我说过,让你别碰她!”

看到轩辕夜反抗,血衣人突然笑了。

轩辕夜现在这般模样,放在以前,是无论如何无法想象的事情啊!

现在,他不仅成了这个鬼样子,还境界全失,连看到自己在乎的人受伤都只能这般无力的威胁他,可见真是穷途末路了!

他也不去拨开轩辕夜的手,兀自低低笑了起来。

“呵呵呵……能够看到你这样子,也不枉我千里追寻赶来这里了!要是被他们看到……”

轩辕夜眼中瞬间闪过光亮,很快隐匿消失。

血衣人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忽然打住了,只是嘴角的残忍笑容越发灿烂。

“哈哈,他们又怎么会看到呢?恐怕到时候,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轩辕夜忽然冷冷出声:“那东西,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要了。也好,反正,那些人更在意……”

“什么?!”

血衣人一愣,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却仍然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看向凤长悦。

“随你。反正现在你在我手上。而那个丑八怪,似乎你,很在乎她?”看到轩辕夜不出声,血衣人得意的笑起来,眼中流露出几分嗜血。

“不知道,要是她在你面前,被折磨致死,你会是什么反应?嗯?”

轩辕夜却忽然也笑了,只是这一笑,却让血衣人生生打了个颤。

“她若有事,千刀万剐,毁身灭灵,永世不得超生——你大可一试。”

血衣人却又不在意了,看着凤长悦在血色牢笼之内连续躲闪着攻击,心情忽然很好。

他,真的很想试试呢。

这么想了,他便立刻这么做了!

耀眼的灵力顷刻间朝着凤长悦猛然而去!

凤长悦猛的抬头!无数恶鬼魂灵在疯狂的侵蚀着她的神识,而血色的雾气也似乎结成了一张网,在她身上越来越紧,她甚至能感觉到被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而迎面而来的,是避无可避的强大灵力!

轩辕夜立刻扭头,眼神一瞬间变得深沉!

“轰!”

突然两道丝毫不若的灵力,和这道灵力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巨大的爆炸声震得凤长悦耳朵轰鸣,但是她却立刻抬头,看向轩辕夜。

轩辕夜看到她浑身狼狈,面容苍白却依然第一眼搜寻他的位置,心脏忽然疼起来。眼中也出现了犹豫。

他这么做,是不是害了她?

然而已经来不及思考!

血衣人感觉到两道强大的力量传来,立刻抬眼看去!

之间暗黑的夜幕下,两道人影凌空而行,朝着这边迅速而来!

一道直奔轩辕夜,身材高大,面无表情,正是赤一!

一道直奔凤长悦,满头白发,脸色焦急,却是苍离!

二者几乎同时到达!

赤一毫不迟疑,朝着血衣人攻击而去!血衣人也即刻迎上,二者相对,半空忽然炸开巨大的光团!

赤一后退半步,血衣人却生生退了三步。

高下立现!

血衣人在刚刚看到赤一的时候,就已经想着赶快离开,此时一番试探,更是确定负伤的自己不是赤一的对手,立刻识相的就要跑!

而一转头,却正好看到了站在身后的苍离!

苍离原本凝重的脸,在看到了被血衣人挟持的轩辕夜时,瞬间龟裂,脚下一软,差点栽下去。

那位、那位怎么……怎么会被人劫持了?

看到轩辕夜似是不经意看过来的目光,苍离浑身一凉,立刻惊醒。

那个神秘的血衣人,施展出的只是灵宗境界,怎么可能挟持了他?况且,就算是他暂时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出手,他身边那么多手下,强者多如牛毛,又怎么会让自己处在危险的境地?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但是转眼看了一眼凤长悦全力出手的样子,苍离又觉得有点琢磨不透了。如果这是那位的计划,那么为什么凤长悦也跟来了?

她不过是一个一星灵王而已!

“将她带走。”

一道声音忽然在苍离心中响起,将他吓了一跳,而后立刻意识到是轩辕夜在和他说话,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轩辕夜。二人对视片刻。

苍离立刻上前,肃然说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伽陵学院!”

血衣人见苍离现身,心中恼恨:“不过一个小小学院,竟也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吗?别说擅闯,就算灭了你们整个学院,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趁我现在心情好,立刻滚蛋!否则要你们整个伽陵学院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老夫纵横大陆这么多年,第一次瞧见这么自大的人。”苍离怒极反笑,“伽陵学院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也不任人欺负的!既然你这么大的自信,不如老夫来请教一番!”

血衣人一声冷笑:“老不死,我可没那个闲工夫理你!”

他忽然看了面无表情的轩辕夜一眼,他可没有忘记今天的目的——是带走轩辕夜!

虽然对于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的,但是这个老家伙可不是好对付的!更何况,还有赤一在旁边!

“放下主上!饶你不死!”

赤一硬邦邦的喊道,血衣人唇边掀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想要轩辕夜,自己来抢!至于你——”他看了一眼苍离,“等我有时间,会回来给你们收尸的!”

而后他迅速凝结万千冰刃,朝着二人射去,而后突招手,巨大的血红牢笼光柱瞬间收紧,将凤长悦紧紧的捆住!而后迅速朝着他飞去!

“长悦!”

“主上!”

血衣人却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苍离和赤一立刻紧追而上!

然而追了没多久,苍离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而后神色大变:“他是要毁了那些学生!”

赤一闻言立刻看去,果然看到半空之中,一道血色光团,朝着下方猛然砸去!

苍离立刻出手阻止,却还是晚了一瞬!

轰!

巨大的轰鸣声,将所有人都惊醒!

无数的学生满脸仓皇的出来,四处环顾之后,终于看到天空之上,一道诡异可怕的身影!

苍离和赤一立刻赶过去!而众多的老师和羽千宴顺着波动刚刚赶来,就看到了这样让人震颤的一幕!

轩辕夜在血衣人的手中,却根本无心顾及其他,只是看着被红色的雾气死死困住的凤长悦。

“悦儿!悦儿!”

凤长悦意识清醒,虽然身上出现了不少血痕,但是依然顽强的坚持着。听到轩辕夜的声音,她立刻抬头:“阿夜,你没事吧?”

轩辕夜看着她晶亮的眸子,狼狈的面容,心中忽然第一次产生了后悔。

“悦儿,对不起。”

“什么?”

轰鸣声响起,巨大的光团四处炸开,凤长悦耳朵嗡嗡,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只是听到叫了她的名字。

轩辕夜闭上眼睛,浑身的灵力忽然暴动!一头黑发也开始疯狂的生长!

不远处的赤一猛然回头,就看见了这让他心惊肉跳的一幕!

主上绝对不能再次强行恢复本体了!他疯了吗?!他的身体……

然而就在此时,血衣人忽然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一样,手上产生剧烈的疼痛,而后终于一把将轩辕夜甩了出去!

凤长悦原本看着下面混乱的战况,血衣人也开始和众位老师交手,而一转眼,就看到了轩辕夜小小的身体忽然被甩出去!

“阿夜!”

凤长悦心跳一停,而后一声厉喝!

看着轩辕夜的身子不断下落,她的双眸瞬间闪过一丝金色!

咔。

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她忽然感觉到无数丰沛的灵力涌出,似乎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左边脸颊有些发疼,她也没有在意,一下子破开禁制!

她却不知,此时她的左边脸颊上的胎记,猛然消散了一些!

一道耀眼的金光,瞬间照亮半边天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