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72 阿夜危险!

虽然阿夜身份神秘,而且看起来院长也十分忌惮,最关键的是,阿夜身边还有赤一这样的灵宗高手随时守护着,绝对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但是凤长悦只要一想到,她昏迷不醒,阿夜一个人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攻击的时候,心中就忍不住心疼。

尽管元凶赵奎已死,但是她也不能轻易原谅这些人!

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听到凤长悦冷冷吐出这句话,众人愣了一下,继而神色有些古怪。

先前还说着不追究,怎么转眼就变了态度?

有个雷诺关系好的老师终于忍不住小声开口:“这件事并不是完全是他们的错,而且雷诺也是为一时情急,才会出此下策,云之更是……”

“一时情急就可以随意开启‘束灵阵’?就可以罔顾别人的生死吗?”凤长悦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让那位老师额头瞬间冒了汗,不再言语。

雷诺黝黑的面庞瞬间涨红,嘴唇嗫嚅,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没有说话。宗云之依旧是面容沉静,目不斜视,不言不语。

苍离尴尬的搓搓手:“……这个,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如此再好不过了。”凤长悦神色淡淡,拉着轩辕夜的手朝朝着苍离行了礼,“院长。多谢您出手相助。今天看在您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

“诶?哦!应该的,应该的……”

苍离被凤长悦这先礼后兵的态度搞懵了,不过她能够不追究,自然再好不过。不过他自然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当下就大手一挥。

“终归是学院的错!这样好了,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一定尽量满足你!”

凤长悦心中一笑,对于老院长的上道很是满意,看着他,湛黑的眸子里闪现不易觉察的笑容。

“我没有什么要求,只是想要在这里好好修炼。相信成为强者,是每一位修炼者的心愿。而我心中,最为向往的,就是成为一位炼药师!所以……”

凤长悦语气微微停顿:“我想要拥有进入凌云阁的资格。”

一片静默。

凤长悦看着苍离,眼里带着几分热切。

她在来到伽陵学院之前,就听说在这里有着整个帝国藏书最多的凌云阁。里面珍藏着各种武技心法,以及不少秘法。甚至还有着无数在人世间被掩埋的秘密。

也正因为这些,凌云阁很少允许人进入。只有为学院有着特殊贡献的人才能够进入其中,进行观摩。

她想要进入其中,找找关于“那些人”的信息。

虽然很模糊,但是她隐约记得,母亲千筠被困住的地方,一片黑暗,而那锁住她的锁链上面,也似乎带着神秘的图案。

尤其是,母亲最后划出的那个神秘的符号。

不知为什么,她心中莫名的觉得,那种东西,在平常的资料中肯定找不到线索。而凌云阁,或许能够有一丝希望!

虽然今天的事情让她很生气,但是不管怎么说,院长对于她还是很照顾的。

而且,她以后还要在这里修炼学习,并且还有更多的事情要麻烦他呢。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更何况,她时刻记得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修炼!强大!寻找父母!

她相信,经历过今天的事情,加上她本身的天赋,苍离一定不会拒绝!

苍离果然几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好!你可以选择任意时候,进入其中。不过一旦进入,一天之内必须出来,而且不能带走里面的任何东西。”

其他人看着,虽然羡慕,但是也知道这已经是凤长悦让步了。否则,雷诺和宗云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起来呢。

凤长悦心中一喜:“多谢院长!”

轩辕夜看了一眼苍离,没说话。

苍离被这一眼看的浑身冒汗,努力镇定着自己的情绪,看来那位真的是对凤长悦十分在意,自己总算找到没看走眼!不过,那位究竟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呢?

别人不知,他可是对这位了解不少。至于为什么是现在这样,他可没有那个胆子问出口。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苍离心中的形象。

他瞟了一眼凤长悦,正看到二人紧扣的双手,和凤长悦眼底不易发觉的疼惜——

他心中一跳——该不会,凤长悦还不知道这位的真实身份吧?否则又怎么能这般态度!而且,瞧着二人紧握的双手,他脸上神色愈发古怪。

这……那位该不会是对凤长悦动了心思吧?

他的眼睛在二人身上来回瞟着。

凤长悦本来打算走人,但是苍离这样看着她,实在是不好受。干脆开口直接问:“院长,您还有什么事吗?”

苍离满脸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有些局促,更多的是兴奋。

“长悦啊……”

轩辕夜忽然抬眼,看了他一眼。

苍离立刻直奔主题:“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啊?”

凤长悦疑惑:“什么事?”

苍离脸上泛起红光,盯着凤长悦就像是盯着肉的乞丐,眼睛亮的惊人。

“你能不能,做我的学生?”

……

“长悦!你醒了!”

等二人走出藩篱塔,才发现西泽在外面等着,身上还背着那个包袱,听到动静,立刻转过身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凤长悦,脸上立刻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哈哈,不管怎么样,真是太好了!”

西泽一时兴奋,就没有注意到一旁轩辕夜凉凉的目光。

看到西泽这么高兴,凤长悦心里微暖。

“我没事儿。倒是你,怎么没有回去自己的住处。难道你一直在这里等着我们吗?”

西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俊朗的脸上似乎沾染了阳光:“你们进去藩篱塔,我进不去,只好在这里等你们。怕你们真的出什么事,就一直守在这里。想着能第一时间确定你们没事也行。正好我也没有什么事,就干脆呆在这里等你们了。”

凤长悦了然的点头:“辛苦你了。我们已经没事了。”

西泽不在意的一笑:“没什么!咱们也算是朋友了不是吗?”

朋友!

凤长悦心中忽然涌起一股豪情——是的,朋友!

能够彼此依靠,在彼此艰难的困境中依旧不放弃的朋友!

她忽然笑着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没错!”

西泽笑着揉了揉肩膀,而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对了!你有没有选择老师?那个宗云之害的你受伤,你真的要和他一个老师了吗?”

凤长悦静默片刻:“我和他不一个老师。”

“那就好!”西泽缓了口气,“毕竟有了这件事,如果真的成了同门,那说不定会比较尴尬……咦,那你的老师是谁?不是说宗云之的老师是学院最强的炼药师吗?这样你岂不是无法成为最强炼药师的学生了?”

他忽然皱眉,遗憾叹气:“唉!如果这样,那不是浪费了你的天赋?……”

凤长悦张张嘴,还来不及解释,身后就不断走过来学院的老师。

看到凤长悦站在那里,而她身边依旧站着轩辕夜,很多人犹豫了一瞬,还是客气的上前打招呼。

“长悦啊!恭喜恭喜!”

“不愧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也难怪这样重视啦哈哈!”

“以后多多努力,咱们说不定以后还要仰仗你呢哈哈!”

一个个飞快的上前恭喜而后离开,搞得西泽有点蒙。

怎么感觉一睁眼,所有人对凤长悦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西泽有点反映不过来,还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人群之后,一个人正缓步走来。

清秀的面庞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甚至脚步也有些虚浮——正是宗云之!

西泽一下子警惕的看着他。

宗云之却只看着凤长悦,在离她五步之距停下,眼睛里终于泛起波澜。

“看来你真的有过人之处,能够让院长如此。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或者宽恕。我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做到了。不过,别以为我会认输。下一次换我和你切磋。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让我失望。”

平静的说完这些话,宗云之拖着沉重的身躯离开。

凤长悦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开口:“放心。我不会给你超越的机会的”

宗云之脚步一顿,没有回头:“我等着。”

终于所有人都离开了。

西泽瞧着,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这些人的态度,似乎很不对劲……

似乎带着几分顾忌,但是也隐约有着几分羡慕和感慨。

虽然有可能是出于对那个男孩的顾忌,但是……

“长悦,你不是说你不和宗云之一个老师吗?”

凤长悦点头:“是啊。”

“那为什么……这些人都在说恭喜,而宗云之还向你下挑战?”

凤长悦不在意的想了想:“哦。可能是因为,我的老师,是苍离院长吧。”

西泽:“……”

……

最终,西泽干脆在凤长悦和轩辕夜的住处旁边找了一个房子住下来。因为凤长悦二人来了之后,一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占尽风头,所以旁边并没人和他们住一起。这样反倒是落了个清净。

是夜。静谧无比。

凤长悦盘腿而坐,月光洒进来,照的她的面容半明半暗,看不清神情。

她身前忽然一阵金光闪烁,而后小白的身影猛然出现在其中。

不同于之前出现时现出本体,小白这一次出现,依旧是娇小玲珑的模样,而且闭着眼睛,似乎很是疲惫。

凤长悦看了一眼,心中想着果然如此。

她一直怀疑那一天她兽灵入体,小白强势降临,现出本体,使得紫炎鹰兽灵空间崩溃,没那么容易。所以当时一出来就让它回到魔兽空间休养。

现在看它这个样子,昏昏欲睡,显然的确是受到了损耗。

即使是在魔兽空间之内,也还没有完全复原。

她召唤金色光芒圆阵,将小白放于其中,倒是可以更快一些。

她调动灵力,将精神力尽数放出,尽力维持着圆阵,不断的注入能量进入小白的身体。

而在这个过程中,没人看到,她左边脸颊上的暗紫色如同藤蔓的胎记,再次出现隐隐的金色,现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尊贵!

一道道金色的灵力划过,落在小白的身上,被它尽数吸收。

而在金色圆阵周边,也忽然升腾起金色的天堂火!,霎时间周围的温度瞬间升高!

小白仍然匍匐着,只是身后半空却逐渐浮现了巨大的虚幻影子,正是它的本体!

吼!

无声的吼叫在凤长悦心中响起,激荡起无数能量波动!

天堂火是小白的伴生火,所以天堂火对于它的修复能力十分强悍,被凤长悦这般强力催动,更是显著。

这般大的动静,若不是她之前已经设下了结界,只怕已经引来了众人的围观。

她忽然双手结成奇怪的姿势,双掌间火焰翻动。

小白身后的虚影忽然消失,而后睁开了眼睛——

唰!

小白露出大大的笑容,猛的朝着凤长悦飞来!

嘭!

凤长悦一掌挡住它,眉目之间带着冷冽之意:

“小白。”

她的声音淡淡,却让小白浑身一抖。

“你,是不是和那个男人有什么交易?”

……

就在凤长悦房间的对面,此时也不平静。

“主上,时间不多了。您需要尽快赶回去了。”昏暗的房间内,一道人影单膝跪地,恭敬无比。

“本君自由分寸。”低沉优雅的声音响起,却没有一丝传出,显然设置了强大的结界。

“主上,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北漠七部又有异动,城内也发生了几起骚乱。您迟迟不归,已经出现了不少关于您的留流言,人心浮动。南部也出现了几次动乱。现在,所有人都在等待您的回归。”

沉默了片刻,那个跪着的人影还是出声相劝。

“如果事事都要本君处理,那么本君还要你们何用?有异动,就强力镇压,有动乱,就尽力驱除,人心浮动——呵,如果本君的人心这般容易就动摇了,不如不要!”

明明是散漫的语气,却生生带出了一股冷冽的杀意。

“……主上圣明。但是,您的伤势,也确实不能再拖了……属下已经多番打探,整个罗亚帝国以及奥斯帝国都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那个传言,是假的。”

“本君知道。”

“……您知道?!”黑影终于忍不住震惊抬头!如果主上早就知道是真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不远千里来到这里,万般折腾?

这样的颠簸,对于主上的身体,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隐在黑暗中,只能听到那男人忽然低低的笑了一声,却是极冷,也带着无可违逆的尊贵。

“如果不这样,怎么将他们完全揪出来?这一次,应该全部都能清理干净了。”

“主上圣明!”

终于搞明白主上的意图,不由为自己的擅自猜测而羞愧,也为主上的运筹帷幄而骄傲。

这才是最为强大的存在!

然而那说话的男人却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轻笑一声。

其实,来到这里,最大的收获,还是遇到了她啊。

“暂且按兵不动。他们很快就会按捺不住,如果顺利,此时他们应该快要找来了。”

“主上?您是说——您故意放出了消息,让他们来?”

男人清隽的眉目在黑暗中有些模糊,只是一双深沉的凤眸中,透出一丝兴味。

“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

小白一下子缩了缩脑袋,主人怎么又提起这件事了?

凤长悦盯着它,看它这个模样,心中猜测更是肯定了几分。

那个男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而且都是她生死攸关的时候。她虽然对他保持着十分的警惕,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似乎确实从来没有伤害过她,反而一直在帮她。

而小白,明显一提起那个男人,就有些心虚。

见小白不说话,凤长悦扬眉,神情散漫:“你强行降临兽灵空间,身体损耗极大,显然也很不容易,而且,你是以本体出现的——我记得,你现在好像还没有到可以自如现出本体的时候吧?”

小白猛的抬头,挥舞小爪子:我可不是一般的魔兽!我很厉害的!不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紫炎鹰吗!?

分分钟弄死它!

看到小白激动的模样,凤长悦不为所动,将天堂火收回,金色圆阵也逐渐消散。

她的眸子在黑暗中格外的明亮,带着几分沁入心扉的凉意。

“是他借助给你力量,让你帮我脱困的,是吗?”

小白努力挥动的爪子一顿,心脏顿时一停,不敢看向凤长悦,只是拼命的摇头——

凤长悦勾唇一笑:果然如此。

小白捂脸——它太单纯了!根本斗不过主人啊!

凤长悦垂眸深思:那个男人看起来身份不一般,而且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好像,随时在看着她一样……

正在此刻!窗外忽然一阵凉风吹来,而后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弥漫而来!

凤长悦立刻浑身警戒,将自己的气息调整到最佳,而后迅速躺下身来!

她心中掀起波澜:来人太强!她绝对不是对手!

眼下,先骗过来人才是最重要的!

那人似乎是在找什么人,强大的精神力从她的身上扫过,没有停留,继续朝着四方而去。

似乎只是一瞬,那人就撤离了。

凤长悦却依旧没有动。

然而旁边的屋子里立刻传来声音摔倒地上的声音!

阿夜在那里!

凤长悦顾不上更多,立刻翻身而起,朝着对面的房间而去!一下子踹开大门!

眼前的一幕让凤长悦吃了一惊。

只见窗户大开,一道血红的暗影一闪而过,而阿夜的身子猛然消失在窗户之外!

“阿夜!”

被挟持的轩辕夜本来平静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丝波动,立刻抬眼看去,就看到熟悉的纤细身影破门而入!

他心里立刻一沉:“悦儿,别跟来!”

那个神秘人听到轩辕夜出声,转过身来。

凤长悦此时才看清,这个神秘人一身血红的袍子,头上也带着宽大的兜帽,即使是正面相对,也只能看到一个惨白的下巴和一张血红的嘴。

感受着他身上强大气势,凤长悦心中终于确定:刚才用精神力试探搜寻的就是他!

他竟是在找阿夜!

她声音极冷:“把他放下!”

血衣人原本只是想要抓走轩辕夜就行,好不容易趁着他身受重伤,境界全失,这样大好的机会,说不定再也等不到第二次了!

结果果然如他所料,轩辕夜竟然成了这副样子!哈哈哈真是天要助他!

只是想不到,刚刚要离开,就出来了这样一个不知死活的少女。

他上下的扫视了凤长悦一眼,嗤笑出声:“哈!我当是谁?原来是个一星灵王!哈哈哈轩辕夜,你竟然已经沦落到这样的境地了吗?竟然要这样的人来保护你?哈哈哈哈……如果传回去,只怕笑掉所有人的大牙!”

轩辕夜不予理会,只是执着的盯着凤长悦的眼睛,里面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悦儿,我没事,你快回去!听话!”

凤长悦看到轩辕夜被人挟持,怎么可能回去?

虽然知道阿夜身份不同一般,而且说不定赤一就在旁边等候着出手,但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带走,却也绝对不可能!

见劝不动凤长悦,轩辕夜干脆对着血衣人冷嘲出声:“你该不会已经沦落到,想要对付一个一星灵王吧?”

血衣人似乎一下子被人说道痛处,刚要开口反驳,却忽然眼珠一转,诡异的笑了出来。

“哈!你不就是想要激怒我吗?我偏不生气!哈哈,想不到,你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个丑八怪说话哈哈哈!”

轩辕夜被他禁锢住,似乎无法挣脱,但是仍旧十分沉稳,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凤长悦,而后突然瞥了一眼血衣人。

“如果你敢动她,我保证,那东西你死也拿不到。”

血衣人原本想要对付凤长悦,听到轩辕夜这么说,忽然犹豫了,轩辕夜的性子是出了名的说一不二,他这么说,恐怕……

比起一个一星灵王,他对那东西兴趣更大。

“哼!算你命大!”他当即下了决定,带着轩辕夜就转身离开!

凤长悦一声厉喝,立刻跟上!破窗而出!手中一道泛着金色的灵力立刻狠命挥出,朝着那个背影袭去!

那个人却将轩辕夜往身后一挡,挥出的灵力都打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许多。

“桀桀桀桀,想不到不可一世的轩辕夜,也会有这样狼狈的一天!”

只听到一道嘶哑至极的声音划破夜空,瞬息远去了。

她几个跳跃,就跃上屋顶,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怒火达到顶点,来不及犹豫,立刻反手拿出紫色的射天弓,手臂狠狠一拉——

射!

燃烧着天堂火的灵力之箭瞬间划破夜空,直冲那人而去!

“桀桀桀桀……不就是一把弓,还是没有箭……什么?!”

原本回头得意大笑的血衣人看着逐渐靠近的金色长箭,一直诡笑的鲜艳嘴角终于平了下来。

“咻!”

由于速度极快,所以瞬息而至!

血衣人立刻浑身灵力暴涨,手中迅速凝结成一个巨大的冰球,朝着凤长悦的长箭而去!

凤长悦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般轻易的形成实物,而且还是冰球,眼中愈发凝重。

二者狠狠撞击!

只是一瞬!巨大的冰球居然开始迅速融化!而且由于冲击力极大,水滴竟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有的瞬间洞穿了屋顶!

血衣人直觉凤长悦不好对付,立刻转身就要离开——他可没有忘记今天的目的!

然而凤长悦却好不犹豫的再次搭手,拉弓——射!

唰唰唰!

她的脸色瞬间苍白,体内甚至一瞬间出现了灵力枯竭的征兆,连发三箭,着实耗尽了她的灵力和精神力!

三只金箭激射而去!

血衣人远远就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心中一紧,闪身躲过了一箭,手中灵力强势削弱了一箭,却仍然没有躲过第三箭!

他忽然露出一抹诡笑,而后猛然将轩辕夜横在身前!

巨大的金色长箭朝着轩辕夜的胸膛疾射而去!直指心脏!

------题外话------

不小心把刀子扎到了手心,被自己蠢哭嘤嘤嘤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