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71 初吻

分明是极盛的容颜,然而气质雍容,濯然清贵,竟让人不自觉的被他的气质而吸引。

比白玉更加润泽,比积雪更加晶莹的肌肤,仿若透着淡淡的光,斜飞入鬓的长眉,带出几分凌厉的气势,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暗影,使他看起来也多了一分沉郁。

鼻梁高挺,绯色的薄唇抿着,白皙如刻的下巴划出最流畅的线条。

两个人挨得非常近,呼吸相闻,淡淡的冷香弥漫。让她有点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她的目光稍稍往下看去,男人长长的如同侵染了月光般柔顺黑亮的长发散在肩背,二人就这样对面眠,他的一只手臂在她的脖颈下面,一只在她的腰上,并没有抱得很紧,却无法悄无声息的挣脱。

她曲着双臂,抵在他的宽阔柔韧的胸膛。

她的脑子有点愣愣的,就那样看着他。

他胸膛震了震,似乎在笑,而后,睁开了波光潋滟的眸子。

一瞬间如同初春盛开在冰河里的花千万盛放,带着沁人心脾的凉意,又如同踏地狱曼陀罗花而来,带着无法抵抗的诱惑。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

干净的凤眸。

仿佛清澈的一望到底,又深沉冷隽神秘莫测,还带着天生的清贵气息让,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凤长悦的眸子忽然睁大——

她认出来了!

这个男人!就是她契约小白的时候,在山洞里出现的那个神秘的强大男人!

只是当时他背对着她,只是露出了一个精致的侧脸,所以她印象中,只留下了那一道颀长挺拔的背影,以及那个男人独一无二的清贵气质。

即使不出声,也能感受到的强大和霸道。

她从未想过,会再次碰到他!而且,还是以这样暧昧的姿势!

她在他怀里!

凤长悦只觉得脸上微微有点发烫,不知道为什么,前世见过的美男不少,这个人也才不过见了第二面,但是,似乎感觉已经很熟悉了一般。

那男人看着她,看到她的表情,唇角露出微微的笑意,连带着眼角眉梢,都带上了几分难以言喻的风华。

悦儿这个样子,似乎别有趣味呢。

其实刚才他就已经醒了,只是一直闭着眼睛,调整了气息,纵然灵敏如同凤长悦,也真的以为他睡着了。

只有在她沉睡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好好看看她。纵然他们一直在一起,但是这一路奔袭,从未停止。加上这段时间战斗不断,纷争不断,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近距离的仔细的看过她。

她原本青涩的容颜经历过风霜生死,早已初步展露绝世清丽。如果是旁人,怕只会看到凤长悦左边脸颊上,丑陋无比的暗紫胎记,然而他却恍如不见,只是这样看着她长长的黛眉,秀挺的鼻子,以及微微嘟起的红润嘴唇,已然觉得是世间绝色。

他心中苦笑,曾经的环肥燕瘦,万千风华,也从未有过任何一次的心动。然而现在,不过是对着她的睡颜,便已经心生无限满足。

这大约就是他的劫。

在看到她双眼空洞的躺在那里的时候,他心中瞬间升腾起的毁天灭地的怒火,让他一瞬间清楚,这个少女,究竟在他的心中,占据着怎样的位置。

心知沉沦,却甘之如饴。

他贪恋的看着她,二人呼吸交错,甚至有了一种已经融为一体的满足感。

终于,她醒来。

他却迟迟没有等到她的动作,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心生愉悦,而后睁开了眼睛。

果然,看到了她呆呆愣住的表情。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他喜欢她强大自信的样子,喜欢她傲骨凌人的样子,喜欢她绝不妥协的样子,甚至喜欢她每一次在战斗中愈战愈勇的样子。

他曾经以为那是他最喜爱的模样。然而现在,他却觉得,他最喜欢她专注的看着他的样子。眼神专注,心思专一,没有什么打扰,她的眼里——只有他。

他忍不住笑了,胸膛震动,似乎将她惊醒,眼神一瞬间变得清明。

凤长悦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他的怀里,心中瞬间警醒,左手成爪,瞬间探向放在她腰上的手!

右手同时向前一推,就要把人推开!

那个男人却轻笑着一手挡住了她的袭击,眼神中更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的凤长悦莫名的气急。

她立刻翻身而起,双腿连环踢出!

那个男人却更快,抢在她之前揽住她纤细的腰,而后双腿一挡,绞住了她的双腿。

凤长悦一下子向后倒去,扑向他的怀里!

那男人眼角带上了几分笑。

凤长悦却突然猛地向后一仰,狠狠的砸在他的怀里,而后猛地一个小擒拿手就想要把他甩出去!

男人无奈的笑了笑,眉目间漾起几分宠溺,轻轻巧巧的将她牢牢的禁锢在怀里。

“这么久没见,你就送我这么大一份礼?嗯?”

男人低沉优雅如同暗夜之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白皙纤细的脖颈,让她忍不住战栗了一下。

凤长悦使劲儿挣脱,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试了几次失败之后,干脆放软了身体,躺在他胸前。只是话语依旧冷清。

“是啊!这么久没见,你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怀里,凤长悦要是高兴的起来,那就不是她了。

她什么时候这般让人轻易近身?即使是睡觉,也常年保持着绝对的警醒,随时可以凭借着本能将敌人制服。纵然这一次情况特殊,她心里也无法完全无视。挣脱不过就不死拼,凤长悦却没发觉身后的男人在她躺下的一瞬间,身体僵了一下。

看着她平静淡漠的小脸,他心中既无奈又好笑,只得将手臂收紧,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凤长悦皱皱眉,她只记得自己和赵奎对视了一眼,就被吞噬进了兽灵体内,在小白的帮助下,破开出来,却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而这里,她向四周看了一眼,只能看到淡淡的白色雾气弥漫,仔细看去,才发觉那些都是浓郁的几乎化为实质的灵力!

这是哪里?

似乎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男人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无比自然的蹭了蹭,而后解释道:“这里是伽陵学院,藩篱塔第七层。你兽灵入体,被带到这里了。”

凤长悦了然。

但是,这个男人……

“你的身份,我没有兴趣知道。至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也不会追问。我曾经说过,如果你救了阿夜,我答应你三个条件。现在,你可以提了。”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有点意味不明的试探。

“你——这么在乎那个轩辕夜?”

凤长悦冷声:“这不关你的事。”

男人心中突然涌出了一点奇怪的情绪,似乎是高兴,又似乎——有点酸酸的。

“他和你无亲无故,你倒是对他挺上心啊。”

凤长悦皱了皱眉,觉得这话听着有点不对劲,反问:“我不对他上心,难道对你上心吗?”

当然了——

男人忍了忍,把话咽了下去。

“随便问问而已。我也说过,不要你办三件事,只需要你记住——”

男人突然贴近凤长悦,神情从容,语调散漫,却带着不可拒绝的味道。

“——你是我的。”

“啪!”

凤长悦忽然趁着他不备,右手猛然一拉,挣开他的怀抱,而后立刻转身,迎面一个横踢!

男人迅速出手,挡住她的脚踝,发出清晰的声音。

二者僵持了瞬间。

一道白影突然闪现,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睁大了眼睛。

正是小白。

男人微微侧过眼,静静瞟了一眼睁着小眼睛的小白,小白立刻识相的向后退了几步——

捂住眼睛!

凤长悦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一股气息逐渐蔓延而来,她的脑子忽然有点晕眩。

有猫腻!

她狠狠的甩了甩脑袋,想要清醒过来,但是那股气息却愈加浓郁,而脑海中也更加模糊,浑身都有些无力。

她眉头一蹙,立刻就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甜腥的血液和疼痛将她的神智唤醒了一些。

男人看着,来不及阻挡,就见凤长悦嘴边溢出了一丝血。

凤长悦努力的睁大眼,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却发现面前突然出现了那张清隽的容颜。

而后,她忽然听见一声叹息,随即唇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微凉,柔软。

她原本有些无力的身体无法动弹,似乎被什么给禁锢,但是她的心似乎也在一瞬间迷惘,忘记了挣扎,只是睁着一双眸子,有些呆呆的。

他伸出一只手,轻轻的覆在她的眼上。

然后加大了这个吻。

凤长悦只觉得唇齿被轻巧叩,而后她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微微张开,放了他灵巧的舌头进来。

他心中心疼愈甚,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盖着她的眼睛,随即更加温柔细致的吸吮着她唇里的血。

一点点的甜腥,都让他的心纠起来疼。

他闭上眼,温柔辗转。

远处的小白,偷偷的张开爪子,从缝隙之间看着,眼睛里全是兴奋。

突然一阵风吹来,将小白刮跑。翻滚着远走了……

小白呸呸呸的拍掉自己身上的尘土:不就是多看了两眼吗!做了还怕别人,哦不,别的兽看吗!?哼!

渐渐的,他吮净了她嘴里的血,却似乎上了瘾,继续在她的唇齿之间扫荡,缠绵相依似乎永无分离。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向后退开,离开了她的唇。

必须要停下来了。天知道他再继续下去,还能不能忍住。

她还小。

而她也值得更加珍贵的对待。

他将手撤离,她的眼里一片迷惘,似乎意识有些模糊。

他心里叹了一口气,继而又低笑了起来。

虽然只有这样,她才会温顺的呆在他的怀里,但是味道……真的很好呢。

总有一天,她会心甘情愿,和他并肩而立。以他待她之心,而待他。

他恋恋不舍的松开环绕在她腰间的手,看着她眼神忽然动了动,泛起了一丝波澜,明白她很快就要清醒,他却不急,在手即将离开的时候,触碰到了她的手。

他心中一动,握了上去,穿指而过,十指相扣。

她的神情忽然更加清晰,眼神也更加清明,似乎马上就要醒来。

他看着她,眼神里,深沉而贪恋。

凤长悦突然醒来,一手向前挥去——

“谁!?”

她这一圈直接打空,面前空无一物,连个人影都没有。

整个大殿安静无比,似乎从来没有人出现过。

凤长悦眉头狠狠皱起来,她明明记得,有人……只是中间不知道为什么,记忆很是模糊。隐约只记得她醒来的时候,见到了一个男人。

她心里一惊。

那个男人呢?

她四顾看去,却只在远处看到了背对着她的小白。

“小白!”

小白浑身一抖,立刻转过来,满脸兴奋的冲着她飞过来!

只是眨眼的瞬间,小白就出现在她肩膀上,满脸依赖的蹭了蹭她额脸颊。

哼!不让我亲近主人!我就要亲!

凤长悦将小白提起来,挑了挑眉。

“刚才在这里,还看见了什么人吗?”

小白立刻摇头——不能说!

凤长悦眯起眼睛:“真的?没有见到任何人吗?一个……男人。”

小白更加疯狂的扭头——真的不能说!

凤长悦松开手,转身朝外走去。

小白连忙追上。

看着凤长悦平静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小白就莫名的觉得胆战心惊。

但是、但是那个男人,真的不能惹啊!

它苦着脸,老老实实的蹲在了她的肩膀上。

“回去魔兽空间。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凤长悦突然开口,让小白吃了一惊,心中更加委屈,但是又不得不听话的回去,转身就消失了。

凤长悦冷清淡漠的容颜上突然泛起一丝羞恼。

虽然记忆很是模糊,但是,那个男人做了什么,她却有印象!

这笔账,她迟早算回来!

至于小白,虽然它没说,但是她也能感受到它突然恢复本体造成了不小的消耗。只有回到魔兽空间才能更加快速的恢复。

而且,她暂时不想暴露她有魔兽这一点。

只有留着足够的底牌,才能出其不意的获得最大的胜利!

她深吸一口气,向着楼下走去。

……

“三哥,你听说了吗?那个凤长悦在和赵奎斗火的时候,受伤昏迷了!”

伽陵学院,某个院落。

偌大的场地上,有一个人正在飞快的舞剑。

剑花狂飞,冷风狂卷,那道身影却挥洒自如,在其中穿梭自如。听到声音,那人剑花一挽,带起强大的能量波动而最终收归一处,尽数敛入剑锋。

“三哥!你听说了吗?她现在生死不知,还在藩篱塔呢!”

羽千宴将剑随手一扔,仔细看去,竟然只是一只树枝。他随意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神色平静。

“你的伤好完了?”

来人正是清萧,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好透,甚至走路都还一瘸一拐,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他立刻不管不顾的找来了。

听到羽千宴的话,清萧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但是转眼就被兴奋取代。

“我的伤还不是她打的!这下真是解气!谁让她总是那么嚣张,这下踢到铁板了吧!”

说起这个,清萧的脸上满是解恨的表情,终于出了口气!

羽千宴却反口问道:“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受伤吗?”

清萧一愣,他只听说凤长悦在藩篱塔,生死攸关,然而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受伤。

“难道不是被赵奎打伤的吗?”

等等!不对!

赵奎是炼药的,灵力修行比其他还不如,她既然能够打败他,又怎么会输给赵奎?

难道是斗火输了?

羽千宴看着他,神情淡淡,略微细长的眉眼之中带上了几分不明的意味。

“她赢了赵奎,赵奎不甘,召唤兽灵入侵了她的神识。”

清萧一瞬间瞪大眼睛:什么?!兽灵入侵?

“那她岂不是……”必死无疑!?

羽千宴看向藩篱塔的方向:“……说不准……听说现在整个学院的老师,以及院长,都在藩篱塔等着她醒来。”

清萧这次是真的震惊而来:“为什么!?她不过是一个新生!”

“清萧,”羽千宴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想招惹麻烦,离她远一点,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小男孩,也不要招惹。否则,就是我,也救不了你。”

说完这句话,羽千宴起身离开。

“三哥,你去干什么?”

羽千宴脚步微顿,转身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我去找院长。因为这次的事情,雷诺老师和宗云之,都还在藩篱塔前面跪着。”

清萧独自留在原地,愣怔不已。

三哥刚才说什么?不要招惹她们?雷诺老师现在还在跪着以求原谅?

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

以这些人的身份,也被逼到这种地步,是不是意味着……

他额头忽然冒出冷汗,脸色瞬间苍白,不知言语。

……

苍离独自呆着,坐在位子上,满面忧伤。

为什么?那位为什么会来这里?

而他的人偏偏这般招惹了他!?

他简直想要仰天哭喊,他是做了什么孽,竟然惹下这样的麻烦?

好不容易出现一次的S级天才,竟然还没有怎么教导,就身受重伤,生死不知!

而且,关键是那位竟然还这般在意她!

若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

想起关于那位的传言,他简直要哭出来。

“扣扣”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让苍离从悲伤的气氛中醒过来,连忙搓了搓脸,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些,才出声:“进来。”

羽千宴颀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苍离看见他,愣了一下:“千宴,你怎么来了?”

羽千宴走过来,看了看他才开口问:“院长,我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清楚。”

苍离一愣:“你问。”

羽千宴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出口:“院长为什么那么敬畏那个个凤长悦一起的小男孩?”

苍离脸色一下子微变:“……。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

羽千宴眼中闪过了然的光:“那么,我想知道,他……。是来自那个地方吗?”

苍离猛然抬头!

……

凤长悦走了几步,就看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小小身影。

她疾走过去,似乎是听到了声音,那个人影动了动,翻过身抬头看过来。

“阿夜!你怎么在这里?”

凤长悦立刻走过去,将轩辕夜拉起来。

轩辕夜揉了揉眼睛,似乎才醒过来,看到凤长悦,脸上露出笑容:“悦儿,你醒了?”

凤长悦看了看他身上没有伤,问道:“我们怎么在这里?你睡着了?”

“你被那个赵奎伤了,然后院长赶过来,将你送过来了。你已经昏睡了一整天了。”

这话说的模糊,既没提他杀了赵奎,也没提那些人对他们下手,更没提他威胁院长。

凤长悦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就带着他往外走。

走了几步,凤长悦突然开口问道:“阿夜,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人?”

轩辕夜顿了顿,若无其事:“什么人?”

凤长悦皱眉:“一个男人。很强。”

轩辕夜疑惑看着她:“没有啊。难道你看到了什么人?”

凤长悦摇摇头:“不太记得了。可能是我做梦了吧。”

说不定阿夜就是他弄睡着的,还是不要提了。

二人就这般,朝着楼下走去。

凤长悦推开门,就看到跪在门前的两道人影。

一个是宗云之,一个是当时看台山的老师。周围还有很多在等待的老师。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所有人立刻精神一震,纷纷看过来!

凤长悦觉得,那些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几乎能将她燃烧起来。

“出来了!她出来了!”

“太好了!她没死!快去通知院长!”

“雷诺!云之!你们快起来吧!”

一群人兴奋不已,手忙脚乱的招呼着。

凤长悦看着眼前这群情激动的模样,有点奇怪。

“阿夜,他们这是做什么?”

轩辕夜的神情变得有些冷:“是他们差点害死你。这点惩罚,还不足以弥补他们犯下的错。”

轩辕夜一出口,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有些敬畏的看着他。

凤长悦抱臂:“阿夜,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好像很怕你?”

轩辕夜清澈的眼里一片暗沉,继而冲着凤长悦一笑。

“没什么。”

凤长悦心知阿夜应该是做了什么,而且应该是动用了真实身份。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隐藏身份,但是不管怎样他都是为了她。

“我没事儿。”

她低声安慰。

轩辕夜回她一个笑容。

是的,幸好她没事儿。

否则,此时这里,已经是一片血海。

看众人依然小心翼翼的模样,凤长悦干脆不再理会。

“对了,赵奎呢?”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

众人脸色更加怪异,纷纷不动声色的瞟着轩辕夜。

那位在杀赵奎的时候,可是眼睛都没眨一下!

凤长悦感觉到氛围不对劲,低头问轩辕夜。

“……是你动手了?”

她以为是赤一出手了,却不好问,只得这么说。

轩辕夜眨眨眼:“不杀了他,留着污眼吗?”

众人:“……”

凤长悦:“……你高兴就好。”

众人:“!”

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众人几乎吐血。

但是又不敢轻易冒犯。

凤长悦走到二人面前。

“你们起来吧。我没事。”

她并不习惯被人跪着,无论对错,她都希望双方摊开来说,不需要这些形式上的东西。

况且,也确实不是他们的错。是赵奎下的黑手。

雷诺没动,宗云之微微抬起头,正视着她:“我失职害你差点丧命,理当承担此责。”

凤长悦正想说什么,忽然一阵飓风刮来,一道声音远远传来——

“人呢?人呢?不是说已经醒了吗?”

话音还没有落下,苍离就已经落地。一眼看到了凤长悦。

他心里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脸上瞬间堆起灿烂的笑容——

“太好了!你——”

刚刚想要走进,苍离就看到在凤长悦身边,冷冷看着他的轩辕夜,立刻失言,迈出去的脚步也有点想收回。

“你、你醒啦?那什么,你醒了就好!”

凤长悦注意到他态度的转变,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轩辕夜。

“院长。这件事情,错误并不在他们。所以他们不用……”

“不不不!要认错!云之失职,导致如此错误,雷诺更是开启了‘束灵阵’,将你们困在里面,本就该……”

“你说什么?”

凤长悦忽然打断他的话。

束灵阵?

困住他们?

苍离尴尬的笑笑。

凤长悦何等心智,看了一眼众人的表情,还有宗云之已经雷诺的样子,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吧。”

------题外话------

统计已经出来咯~

第一名:跳跳。299520小说币

第二名:340621夜墨。199

第三名:刘城。99

第六十六名:boa琪琪86921。66

第八十八名:weideyezi。66

很遗憾木有更多了哟,以上亲们来留个言好发放奖励哟~没有赶上的亲们,也不要气馁,之后还有很多小活动哟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