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70 她在他怀里

伽陵学院。藩篱塔。

作为整个学院里面,灵力最为充裕的修炼场所,这个地方平时少有人能来,然而此时,七层塔楼之外宽阔的场地上,却聚集着不少人。

但是气氛却并不热闹,甚至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沉闷和严肃。没有人说话,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紧绷的气息。似乎只要一个契机,就会猛的炸裂开来。

有的焦急的往里面看去,有的则是满脸疑惑,还有的面无表情的等待着仔细看去,竟然全部都是学院的老师!

此时,一向清高强大的伽陵学院的诸位老师,竟都是一副迷惑萎靡的样子,完全不再是以往的模样。

唯有主张打开“束灵阵”的那位黝黑的老师,此时脸上依旧是一副纷愤愤的模样,显然苍离莫名其妙的让他们关闭“束灵阵”,并且对那个小男孩恭敬十足的样子让他十分不解,并且十分愤怒。

他们伽陵学院,什么时候对任何人这般低声下气?

他看了一眼从一个时辰之前就紧闭的塔楼大门,再看看最前面,跪在地上的宗云之,心中的不平终于到达了顶点!

他几步走到前面,站在了宗云之身前。

宗云之感觉到眼前一暗,清秀的面庞上没什么表情,背脊挺直,下巴微微抬起,眼神里依旧漠然。

“云之!你站起来!”那黝黑的老师大声喊道,众人立刻闻声想着这边看来,见到这场景,眼中都闪过莫名的神色,却没人开口。

见宗云之没什么反应,那黝黑的老师更加恼怒,一手直直指向高高的藩篱塔——

“你跪在这里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跪!你又有什么错!”

宗云之不为所动,眼神平静:“失职导致师弟丧命,里面那位也生死垂危。是我的错,理当自罚。”

那黝黑的老师显然是个暴脾气,这么一说简直眼睛里能冒出火:“那是你的错吗?是你让赵奎不择手段的吗?是你放弃生命让兽灵入侵了她的神识么?你!你难道忘了你的身份?你怎么能这般没有尊严的跪在这里,等待着他们的审判?!”

他微微顿住,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如果他们要追究责任,你这样率先站出来,只会让他们把矛头全部指向你!而且,赵奎已经深思,他们还要你也跟着请罪吗?”

“这本是我的错。世尊不在,我既然承担此责,当然也要为之负责。赵奎师弟已不幸殒命,子当由我承担所有责任。”

“那你也不能这般折磨你自己!”

“我很好。”

宗云之从台上下来之后,就直接跪在这里,已经一个时辰。此时他的身上满是凌乱的血迹和灰尘,一向整洁干净的炼药黑袍也破损不堪,嘴角还带着隐隐的血迹,看起来简直狼狈至极。

那黝黑的老师看着他,气的浑身颤抖。

“你!你难道忘了你的身份么!你……”

宗云之平静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他浑身一僵,终于抬起头——

“我没有往忘记。”

所以更加不能招惹是非。

因为明白自己的身份,所以比任何人都谨小慎微。即使有着惊艳的炼药天赋,也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今天这件事情,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他只是想要阻止那个人杀赵奎,却没想到赵奎已经融合了兽灵,等他想要去救她,却被那个小男孩阻挡。

想到他当时抱着那个少女,冷冽如刀的眼神,他心中仍然会泛起一阵冷意。

那眼神,太可怕。

就像是一无所有的人,在拼命守护自己在乎的最后一样珍宝。任何人的接近,都会让他警惕并且视之为仇敌。

那也许……是太过在乎了吧……

那种感情,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宗云之闭了闭眼,抹去心中那些多余的感慨,将所有蔓延的情绪毫不犹豫的斩断。再睁眼时,依然是那副淡漠的模样。

“雷诺老师,您放心。我不会给师尊丢脸的。”

雷诺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他的话,再看他淡定无谓的模样,心中不忍,终于狠狠一挥袖——

“唉!罢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坚持打开‘束灵阵’,也不会搞到这般境地!要是真的出什么事,我一力承担!”

旁边的诸位老师听着,也都是神色复杂,不言不语。

看向死寂的藩篱塔,各有心思。

……

藩篱塔内。第七层。

在这里,浓郁的灵力几乎化为实质,隐约可以看到淡淡的乳白色在四处飘荡。空旷的楼层上,一片寂静。

而在最里面,时不时的传出一阵轻微的风声和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

“嘭!”

“嘭!”

一声声回荡在寂静无声的大殿,让人莫名的心凉。

凤长悦此时正躺在地上,浑身僵硬,眼神空洞无神,一双湛黑的眸子此时看起来,竟然让人无端端的生出一种恐惧感。

苍离站在旁边,神色严肃,双手划出繁复无比的轨迹,而后一道无形的风从他的眉心流出,直直冲向凤长悦的眉心!

“嘭!”

雄厚的精神力再次被阻挡在外,巨大的力度将苍离再度弹飞出去,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轩辕夜眸子再次眯起。

还是不行吗?

他低头,看着凤长悦,一切如常,甚至肌肤还是那样的温热,然而那双眸子,却让他的心中,开始生出恐惧。

他素来杀伐果断,手段狠厉,从来不知道恐惧是什么滋味,然而此时看着凤长悦那空洞的眼睛,他终于开始明白,什么叫做害怕,什么叫做患得患失。

他握住她的手,注入灵力没有用,连苍离这样的八品炼药师的精神力都无法强制进入她的神识,将兽灵清除。

还能怎么办?还可以有什么办法?

“她的身体有问题。”

苍离挣扎着站起来,精神力的攻击对于身体损害很大,即使是他,也有点无法承受。

轩辕夜猛然回头,沉凝如冰的盯着他。

苍离下意识的浑身一颤,心里一抖,但是转眼想到这不是害怕的时候,连忙调整了思路,解释道:“如果是其他人,以我的能力,纵然不能完全解除兽灵的危险,但是也能够进如他的神识,帮他解决兽灵。但是她不一样。她是S级天才,精神力极为强大,本身就更难接受我的精神力进入。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想要接近她的神识的时候,总是会遭遇一道无形的壁障。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发的抵抗。我尝试了几次,都被弹出来了。”

看着轩辕夜站在凤长悦身边,模糊的侧脸一片沉凝,让人心惊的沉默着,苍离无奈的叹气。

“我……尽力了。现在能否渡过这一劫,全看她自己了。”

好不容易见到了一个S级天才,居然还没有怎么教导,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兽灵入侵,存活者万不足一。

因为神识极为重要,也极为脆弱,一旦凶戾的兽灵入侵,除非拥有极为强大的精神力,以及更加强大的攻击性,否则只有两条道路。

或死,或痴。

他相信,这两个结果,那位是哪个都不愿意接受的。

一片死寂。

“我说过,”轩辕夜突然开口,声音淡淡,“她若有事,你们整个伽陵学院,都要陪葬。”

苍离头上立刻冒出一头冷汗。

“我、我这里有、有丹药,可以暂时维持她的气息……只是,也只有三天时间,若是三天之内,她还没有清醒,那……”

苍离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掌心一个精致的冰凉玉盒。

守在一旁的赤一立刻上前就要拿,眼前一花,却发现自家主子已经亲自取了。

赤一一愣,依旧是面无表情,看向凤长悦的时候,毫无波澜,继而很快转开目光。

轩辕夜一手抱住凤长悦的头,一手打开盒子,瞬间,浓郁的清香弥漫了整个大殿,让人精神一震。

轩辕夜毫不犹豫塞到凤长悦嘴里。

苍离看的一阵肉疼,眼睁睁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七品固灵丹,那可是他找了好久的药材,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丹药啊!

但是轩辕夜在这,给他再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抢回来。而且,他对凤长悦也确实有着怜惜之心,所以虽然肉疼,还是拿了出来。

凤长悦绯色的唇却紧闭着,轩辕夜喂她,她却没有丝毫反应,根本喂不进去。

轩辕夜突然出声:“出去。”

赤一毫不犹豫,立刻转身离开。

苍离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位有什么特殊的办法?

也是,毕竟……

“哎哎,干什么?别拎着我啊!”赤一忽然回来,拎着苍离就转身离开。苍离立刻叫喊出声:“好歹我是伽陵学院的院长啊!给我点面子!快让我下来啊!”

声音逐渐消失。

整个大殿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轩辕夜手臂弯了弯,让她躺的更舒服一些,而后将丹药含在自己嘴里,缓缓低下头——

……

“怎么还不出来?已经三个时辰了……”

“看来情势不妙,院长难道也没办法吗?”

“再等等看吧!也许……院长!”

说话的人一眼看到苍离和赤一同时打开塔楼的大门走了出来,立刻一声高呼。

其他人也立刻看去,只是院长神色严肃,脸上却看不出什么来。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院长!”立刻有人迎上去,“到底……”

赤一刚出来就飞到塔楼的最高处,警惕的看守着。

苍离这才呼出一口气,脸上紧绷的表情也消失,抬眼看着众位等在这里的老师,心里更加烦躁。

“都散了吧!”

反正有事没事,挡也挡不住。都聚在这里是干什么?难道里面那位就会大发同情,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了吗?

苍离脸色一苦。

凤长悦如果没事,那么动用“束灵阵”来擒拿那位,本身就已经足够惊悚!

而如果,凤长悦真的出了事,那么……恐怕那位真的会说道做到!

这么一想,苍离看着眼前这些人,简直烦躁的要死。

“院长……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有人小心翼翼的问出口,看着院长的样子,似乎真的是什么大人物?

苍离怒气翻涌,狠狠一甩袖子:“蠢!不知道是什么人你们就贸然动用‘束灵阵’!?你们胆子真是够大!”

苍离这么一说,有人不服反驳:“院长!您何必这般畏惧!咱们伽陵学院,千年来出过何等多的强者!其中更是不乏大陆至尊的存在!您有什么可怕的?”

“是啊院长!您有什么可怕的?难道咱们学院,还会惧怕区区一个男孩儿?!”

苍离烦的不行,立刻就开口骂:“给我闭嘴!”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究竟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所有人一静,苍离很少发火,平时和这些老师学生的关系也都不错,谁知这一次竟然这般生气?

雷诺看着,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院长!今天的事情,由我一力承当!请您饶恕云之!”

苍离看见雷诺就头疼,要不是他暴躁的脾气,启动“束灵阵”,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但是……云之?

他偏头一看,果然看到在旁边跪着的宗云之。

身上还带着不少血迹,脸色也十分苍白,应该是从一开始就跪在这里了。

苍离心中划过一丝不忍,云之毕竟是他也很喜爱的弟子,看到他这个样子,他心里又何曾好过?

但是今天,他真的犯了大错!如果此时不惩罚他,里面那位要是真的要罚,只怕不仅仅这样!

他一狠心,扭过头去:“让他跪着!”

雷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什么?

其他人也纷纷不可置信的看向苍离,再看看宗云之,心头打击更重。

宗云之虽然不是院长的亲传弟子,但是和他一向情同祖孙,院长平时也多有照拂。他们原以为,院长再怎么生气,看到云之这样,也得好一阵心疼。

可是现在,院长竟然说:继续跪着?

里面那位究竟是谁?他们究竟招惹了怎样的人物!让院长选择这般做为!

整个塔楼前,氛围更加紧绷。所有人的心都沉了沉。

雷诺失声:“院长?您竟然为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让云之受这种委屈?!您忘了……”

苍离听得一阵头疼,狠狠的看了雷诺一眼,沉声说道:“看来学院真是困住了你们!你们总以为学院多么厉害,殊不知整个大陆,到底有多少咱们惹不起的存在!坐井观天!若是因为你们的无知和傲慢为学院带来杀身之祸,你们就等着以身相伺!”

苍离说完,整个人也无力了许多。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雷诺狠狠的咬咬牙,继而也“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全是我的错!我认罚!”

宗云之神情微动,却没有转过头去,只是脊背挺得更直,看着毫无动静的藩篱塔,不知道在想什么。

苍离无力的挥挥手:“随你们——”

随后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只留下一众心思复杂的人,看看宗云之和雷诺,再看看藩篱塔,神情复杂难言。

……

一片黑暗中,凤长悦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漂浮了起来。整个空间都是暗沉的,看不见一丝光亮。

她只感觉刚才突然遭受了猛烈的冲击,整个神识之内一阵剧烈的动荡,随即她醒来,就已经呆在了这里。

她环顾四周,只能看到暮暮沉沉的雾霭,看不清任何东西。耳边也没有任何声音。

她伸出双手,低头看去,却看到自己的身体呈现半透明状。

凤长悦心中一沉,这难道是……

神识之内的灵魂体?

神识在灵台之处,控制着一个人的所有。极其重要而脆弱。以前只有在修炼的时候,她感应到金色灵力,才会深刻的感受到神识的存在。

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她蹙眉,向前走去。

落地无声。

她尝试着开口,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

她毫不犹豫,向前走去。

一步步,不知道走了多久,依然是没有声息。然而这样子却更加诡异。充满了让人心中战栗的死寂。

似乎永远,都只有她自己。

她向前走着,因为是灵魂体,所以不会觉得累,但是精神上却异常清醒,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她的注意。

但是,没有草动,连风吹都没有。

无穷无尽的黑暗,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终于,她停住脚步,站在那里。

阿夜——

依旧没有声音。

如果换做一般人,面对这样的境地,一般都会产生恐惧。因为未知而害怕,因为孤单而恐惧,因为即将可能面临永远不能出去的情况而痛苦绝望。

但是凤长悦不会。

素来只有她堵死别人的份,哪有别人不清不楚困死她的可能?

她目光突然一收,而后竟然——坐了下来!

她横刀立马的坐下来,而后闭上眼,竟是开始无比悠闲的小憩!

就这样,竟是一点也不着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疾风突然袭来!她突然睁开眼睛,而后迅速朝着某个方向扑去!一拳狠狠挥出!

二者相撞!而后——凤长悦的身体突然从对方身上穿过去了!

凤长悦豁然回头,果然看到一道暗紫色的身影,一双充斥着残暴凶戾气息的黄色眸子在黑暗中格外清晰!

即使是灵魂体,也能够感受到那似乎割裂肌肤的狠辣和危险!

正是紫炎鹰的兽灵!

看到凤长悦的灵魂体,那兽灵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贪婪,巨大的喙张开,一声刺耳的嘶鸣瞬间响彻整个空间!

凤长悦连忙捂住耳朵,然而却没有用处,那声音依旧无孔不入的钻进她的耳朵,直直抵达她的脑海!

凤长悦浑身剧烈的疼痛!身体也开始虚幻透明!

如果——无法忍受过去,那么,她今天必死无疑!

紫炎鹰得意的再次向着她俯冲而来!

凤长悦疼的无法动弹!

生死一瞬!

突然有一阵温热的力量涌入她的身体,她立刻睁开眼睛,迎面就是巨大的鹰爪,来不及反应,她下意识的翻滚而出!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紫炎鹰愣了愣,似乎不知道她怎么还能躲过去。

虽然没死,但是凤长悦身上依旧无比疼痛,身体也在急剧消耗!

她死死的忍耐着,而后猛然抬头,充满杀意的眼神瞬间暗沉如同深夜天幕!

紫炎鹰兴奋的张开翅膀,再次向她扑来!

凤长悦脚尖点地,立刻飞身而出,直直迎上!

二者再次穿过!

凤长悦落在地上,身上的疼痛似乎更加明显了!

看着紫炎鹰嚣张的模样,她忽然灵光一闪,瞬间明明白了什么——

这里!是紫炎鹰的神识!

也就是说,她的灵魂体被紫炎鹰的兽灵吞噬了!此时她身处这里,相当于在紫炎鹰的体内,无论怎么努力,她都无法真正伤害到紫炎鹰的兽灵。然而紫炎鹰却可以不断消耗她的精神力!

等到她的精神力枯竭,也就是灵魂体耗尽,那么就是她的死期!

她必须找到突破口!

紫炎鹰再次伸出尖利的爪子,朝着她猛的抓来!

凤长悦身形朝后一避,险险躲过,而后再退!

紫炎鹰紧追而上!

凤长悦再退!突然眸子一深,再抬头时,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紫炎鹰瞧着凤长悦不断逃跑的样子,更加得意,双翅挥动,似乎已经看到了吞噬了凤长悦灵魂体时候的样子。

凤长悦一边躲避,一边将手放在背后,而后突然站住!

紫炎鹰一愣,以为她是跑累了,双爪一探就要抓来——

凤长悦突然身形一动,双手忽然伸展出来,漫天的金色火焰瞬间照亮了整片空间,也照出了紫炎鹰黄色的凶戾眸子里,无法掩饰的震惊和恐惧!

怎么可能?

这里是它的兽灵区域,就算她有天堂火,也不应该在这里施展开来啊!

它连忙躲开,但是铺天盖地的天堂火又怎么是它能够完全躲开的?

凄厉的惨叫充斥着整片空间。

凤长悦冷眼看着,右手突然燃烧起一把金色的匕首!

她猛然弹跳起身,而后金光闪耀,匕首狠狠的精准无比的扎进紫炎鹰的右眼!

唳!

紫炎鹰终于无法忍受,挣扎着逃开,只是身体明显虚幻了不少。

它心中惊惧,不知道这个小小的人类是怎么知道它的命门的!

凤长悦轻松落在地上,看着不远处惊恐而愤恨的盯着她的紫炎鹰,忽然在心底一声低喝!

“小白,交给你了!”

紫炎鹰心中忽然涌现强烈的不安。

突然!整个空间都剧烈的颤抖起来!无数的能量开始暴动!紫炎鹰惊吓不已,这是、这是……

只有无比强大的存在的降临,才会引起的兽灵空间崩溃!

只见一片金光闪烁,灿烂耀眼,一个巨大的金色圆盘浮现!

上面浮现着无比复杂的纹路,古老而神秘!

而在那之中,一道巨大的充满威压的身影,正在逐渐浮现!

紫炎鹰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血脉深处的尊贵!

立刻不受控制的伏跪下去!颤抖的看着那逐渐显形的存在。

“污浊兽灵,胆敢伤害吾主——血契为证,汝必当身死魂灭!”

一道无比尊贵的声音响起,整个空间颤抖的更加厉害!低沉有力的声音,仿若来自远古,充满了让人匍匐的威压。

凤长悦仔细的看着,想不到小白竟然以真身出现?

这是她除了契约那一次,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它的真身。

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但是好像更大了一点,而且身形也有了一点变化,似乎头上隐约冒出了两个角。

一双金色的眼眸,漠然看向紫炎鹰——

紫炎鹰瞬间睁大了眼睛——那是……那是!

“嘭!”

紫炎鹰瞬间烟消云散!整个空间彻底崩裂!

只是一眼——身死!魂灭!

凤长悦看着,那巨大的身影在金色的圆盘上转过身来。

一双充满了威严和亲和的眼睛,带着无法言喻的感情看着她。

凤长悦刚刚开口想要说话,就觉得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那道巨大的身影将她轻柔的托在怀里,而后闭上眼睛,闪身而出——

……

凤长悦模糊的感觉到脸上似乎有温热的气息拂过,身体也似乎挨着什么人,软中带硬,柔韧十分,还有一股熟悉的冷香,让人不自觉的觉得安心。

她突然长长的突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

一张清隽无比,如同浮冰碎雪般的容颜,出现在她眼前。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以后每天都是早上九点发文了哦~另外,因为周一有考试,所以只有这么多!~周二周三神马的,如果有时间会争取万更哒~群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