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69 她若有事天下为葬!(上架求首订)

看台上的老师们纷纷坐直了身体,睁大了眼睛看着凤长悦以及她手中那团分外耀眼的火焰,有的不可置信的揉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然而那猛然升高的温度,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感受到的灼热,却在不断的印证着他们心中的猜想——那个传言中,无比尊贵霸道,然而千年来,却再未现世的存在!

“那、那个是……“有一个人结巴出声,因为太过震惊而无法言语。

“不会吧……这等神物,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女身上?“有人怀疑。

“可是,好像真的是……“有人喃喃,看着那金色火焰,不断地回忆着古老的书籍里,曾经记载的东西。

宗云之清秀的面庞上终于沾染了无法掩饰的惊讶,像是面具忽然碎裂,流露出了真实的情感。

“居然是……天堂火。“

听到宗云之亲口承认,旁边一直不敢确定的诸位老师终于长叹一口气——竟然真的是!

火中至尊!天堂火!

世间万物,无奇不有。而其中,天地初开之时,传言天降神火,共十三种。其中因为各自的形态和能量不同而有了排名,号称神火榜。

其中,除了第三位赤火流炎被幽冥之海的炼药大家,千族掌握,第六位紫金魔焰被炼药师总工会所供奉,第十一位冰骨之火被奥斯帝国当做皇室传承之外,以及三位炼药宗师分别掌控着神火之外,剩余的七种神火一直了无音讯。

而作为其中最为神秘,也最为霸道的神火榜第一——天堂火,更是已经千年未曾现世!

现如今,竟然出现在伽陵学院一个刚入学的少女身上,岂不让人震惊!

凤长悦任由手中金色火苗随意舞动,看向那个消瘦的男人。

那男人在看到那火焰的时候,就已经浑身颤抖,等到凤长悦用那双冥冥冷冷的眸子看着他的时候,他只觉得后背一阵冷汗,从头到脚都被一盆冷水狠狠泼下!

他、他原本以为自己好歹也是个三品炼药师,再怎么不济,搞定那个丑陋如同鬼魅的新生还不是易如反掌?

在前两天,学院里就一直流传着这位S级天才的传言。说什么天赋惊人,院长还亲自前往,还有的人竟然说宗师兄第一的位置就要不保!

宗师兄专心炼药,对于这些自然不在意。但是他们听了这些话,却对那个还未曾谋面的新生心生不满。

之前更是听说来的第一天就招惹了那几位,虽然赢了,但是在他们看来,其实是非常愚蠢的。这种急着展示自己,以为全世界就她最厉害的人,往往最让人讨厌,也死的最快。

他们炼药部和他们没什么交情,但是这种事情,听了总也觉得那少女未免太嚣张。

等到听到她大言不惭的说要选择最强的老师,他心中更是不屑,才会那般嘲笑,想要借着机收拾她一番。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少女,竟然有着天堂火!

她嚣张,是因为她本来就有那个资格!

这么多的想法只是一瞬间,他的脸色瞬间苍白,双腿战栗,却浑身僵硬,看着凤长悦的眼神像是一个仓皇的乞丐。

宗云之皱了皱眉,天堂火确实超乎他的意料,没想到这个少女,竟然有着这等底牌,看来那个S级是真的了。

不过,斗火更多的是在考验炼药师对于火焰的控制力,而并非是火焰的强大。这个少女连斗火都不知道,可见之前并无了解。这就相当于一个小孩子占据着一个金库,但是她无法打开,无法使用里面的财富,其实也就和一个贫民一样。

赵奎已经是三品炼药师,就算火焰和她错开距离,但是凭借着熟练的手法,也能打个平手。如果发挥好,赢得可能性也很大。

“斗火过程中,双方不得离开自己周身三尺之距。点到即止,切忌下杀手。时间为一炷香。”

宗云之看了一眼天色,清秀的面庞没什么表情:“开始吧。”

话音刚落,在广场的正中位置,竟然缓缓升起一个巨大的擂台!

所有新生惊讶的往后看去,想不到这下面还有这这等机关。

宗云之走过去,在路过赵奎身边的时候,神情柔和了几分,低声安慰道:“你放心。天堂火虽然威力强大,但是会受到其主人的等级影响,而且斗火讲究技巧,你不一定输给她。”

赵奎脸色缓过来几分,听见自己一向崇拜的宗云之这么说,心中也莫名的安心不少。

是啊!斗火,他可不一定会输!

他点点头:“宗师兄,你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丢人的!”

宗云之点头,走了过去。

赵奎看向凤长悦,暗暗咬牙——不管怎么样,他不能输!

他脚尖一点,身形凌空飞起,瞬间如同展开翅膀的大鸟一般,轻盈的落在了巨大的擂台之上。这一漂亮的入场,立刻赢得了一片叫好声。

他看向凤长悦,虽然不如之前盛气凌人,但是面上看上去仍然信心十足,气势惊人。

人们兴奋的看向凤长悦,她会怎么回应?

出乎众人的意料,凤长悦没有选择任何一种酷炫的上场方式,反而一步步,缓慢而坚定的走了过去。一手负于身后,看起来无比沉稳。

这一幕让诸位老师看的频频点头——不骄不躁,好心性。

赵奎心中又是一阵难堪,对于凤长悦更加恼恨,眼底划过几分阴狠,再抬头时,却已经消失。

看着凤长悦手中飞舞的金色火苗,赵奎咬牙,随即闭上眼睛,嘴唇微动,浑身的灵力汇聚,很快,在他的脚下,一个巨大的银色圆阵浮现!

凤长悦挑眉,这是在召唤魔兽?

果然,很快,那片光华璀璨的银色光圈之中,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紫色身影!

呼!

忽然,一阵狂烈的飓风以那道紫色的身影为中心,朝着四方狂卷而去!

周围的围观者纷纷往后退了退,目光更加好奇。急切的想要看清里面的情形。

而正在此时,随着一声长长的嘶鸣,那道紫色的身影忽然冲天而起!巨大的双翼展开,几乎遮天蔽日!

凤长悦猛的抬头——是飞行类魔兽!

那是一只巨大的魔兽,浑身华贵的紫色,一双淡黄色的眼珠里面闪烁着暴戾冷漠的光芒,黑色的巨喙朝下弯着,看起来锋利无比,几乎一口就能将人的血肉叨下一块来!

赵奎看着引起巨大动静的那只魔兽,再看到其他人脸上惊叹的神色,心中终于升起一丝得意,充满骄傲的看着那盘旋的紫色魔兽——

“是八级魔兽,紫炎鹰!”

“果然是伽陵学院,这等外界难得一见的高等魔兽,在这里竟然这般轻易就现身了!”

“不过,他召唤魔兽做什么?“

凤长悦看着,想起之前在《万丹图》中看到的提到的“兽火”,想必这个就是?

作为炼药师,除了需要强大的精神力天赋,更重要的是炼药时用的火。天地之间最厉害的当属神火榜的十三位,但是神火踪迹神秘,而且威力太过巨大,需要冒着极大的危险,而且需要融在体内,更是生死一线。所以很多炼药师只能另觅他法。

而其中,最为常用的就是“兽火”。

很多魔兽火攻十分厉害,因此很多炼药师会利用魔兽的魔核来制作火丹,在炼药的时候可以用灵力催动燃烧。

而还有很少的一部分炼药师,可以和这一类的魔兽契约,从而融为一体,只要召唤出魔兽,就可以随意借用它们的火焰,比起火丹要灵巧方便,也更加容易掌控发挥威力。

不过因为这种魔兽很稀少,而且大多脾气暴戾,和他们契约的时候会有着被侵蚀的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失神智,成为废人,所以很少有炼药师愿意冒着危险去契约。

但是眼前的赵奎,显然是后一种!

这紫炎鹰,就是他的王牌!

紫炎鹰是他的契约魔兽,二者心意相通,对于火焰的运用自然回更加自如。

赵奎得意的看了一眼凤长悦:“虽然我这紫炎比不上你赫赫大名的天堂火,不过……比起斗火,还不一定谁赢!接招吧!紫炎鹰——来吧!”

他一声低喝,盘旋在半空的巨大的紫炎鹰便尖锐的嘶鸣一声,而后猛然飞到赵奎的头顶,浑身猛然爆发出紫色的火焰!

那火焰从它的翅膀边缘逐渐燃烧而起,沿着它的羽毛不断蔓延到全身,直到浑身被包裹成一团光亮耀眼的紫色光团!

那紫色的火焰剧烈的燃烧着,甚至能够隐约看到它周边的空气都有些扭曲,可见其温度之高!

“紫炎——让她见识一下你的厉害!”

赵奎一声令下,双手挥动,和紫炎鹰通灵心意,随后猛地睁开双眼,眼里竟然隐约有着一丝紫色划过——

“去吧!”

紫炎鹰双翅猛然挥动,一团紫色的火焰瞬间脱离它的周身,沿着赵奎双手挥动的方向,瞬间凝结成为巨大的紫色鞭子,朝着凤长悦的方向猛的挥去!

炽热的温度扑面而来!

凤长悦凤目一凝,猛的抬头看向那飞向自己的紫色鞭子!

足有小臂粗细的火鞭瞬息而至!

凤长悦手指微动,之间金色的火苗瞬间暴涨!转眼迎风而成了金色的鞭子!

“居然也是鞭子!”

“她也会这一招?”

“不过你们看!那紫色的鞭子好像更加精细一些,也更加凝实啊!”

凤长悦看着自己的金色火鞭,形状甚至还不够稳定,看起来确实不如那紫色的鞭子结实,不过如果这群人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尝试用天堂火变换形状,恐怕会惊讶的下巴掉下来。

两道火鞭瞬间短兵相接!碰撞在一起!

嘭!

二者相持了瞬间,赵奎眼见自己的火鞭居然坚持住了,心中惊喜更深,立刻催动灵力,加大火鞭力度,猛的一抖一拼!

金色的火鞭瞬间溃散!

“哗——“

紧紧看着的众人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惊呼出声。

那可是天堂火啊!居然这般容易就被打散了?

看台上的诸位老师脸上表情也更加精彩。因为懂得更多,所以他们心中对于天堂火的忌惮更重,然而现在,怎么简单的兽火就轻易打败了她?

唯有宗云之神色不变,而后目光突然一凝——

赵奎得意一笑,原以为是多厉害的人物,原来——

“哈哈!天堂火,不过如此!“

四周一片死寂。

凤长悦绯色的唇角忽然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淡笑,却带上了生冷的杀意。

“是吗?“

赵奎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退去,就迅速变了神色:“什么?!“

只见刚才突然溃散的金色火鞭突然再度融合,而且变的更加凝实,而后猛然绞住了紫色火鞭!从头到尾,紧紧缠绕!

而后,凤长悦右手狠狠一拉,朝后带去!紫色的火鞭瞬间被金色火鞭绕紧,而后突然向着凤长悦方向而动!紫色火鞭瞬间被拉紧!

赵奎一个疏忽,差点被凤长悦拉跑。他连忙收了火焰,然而已经晚了,那火鞭依旧从中间被彻底拉断!赵奎连忙一个趔趄,稳住身形。

下面响起一阵哄笑声。

赵奎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听见那笑声只觉得分外羞耻!

他愤恨的咬了牙,瞪着凤长悦:“你!“

凤长悦面无表情,眼神如冰:“怎么?想认输?“

别人敬她一尺,她敬别人一丈。人若犯她一分,她必百倍换之!

赵奎一口血涌到喉咙:‘你想的美!“

凤长悦将金色火鞭收回,在她身边浮动如同灵蛇,她瞥了他一眼:“马上你就会知道,我想的——美不美了!”

“唰!”

金色的长鞭瞬间暴涨,再次朝着赵奎而去!周围的空气都隐约变形,露出一丝丝的黑色。那是因为强大的威力,而破开的空间!

无尽的热浪从金色长鞭向着四周蔓延开去!

猛烈的挥鞭,而后狠狠的砸下!

“啪!”

金色长鞭狠狠砸在赵奎胸前!他急中生智,生成了一面巨大的火盾,硬生生阻挡住!

赵奎呼出一口气,终于,终于挡住了!

众人屏住呼吸——究竟是火鞭更厉害,还是火盾……

僵持至持续了一瞬间!

“咔嚓!”

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细微而清晰的响起。赵奎的脸色瞬间灰败!眼睛里闪过惶恐!

火盾裂开了!

来不及反应,他胸前的火遁就迅速碎裂,金色的长鞭立刻狠狠的打在他的身上!

“噗!”

一口鲜艳的血猛然吐出,落在被灼烧的脏乱破旧的衣服上,显得格外狼狈凄惨。

紫炎鹰身上的火焰也瞬间黯淡了不少,显得有些萎靡。

金色的长鞭余力打在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而在边缘地带,更是一大片被灼烧的痕迹。

赵奎捂住胸口,火辣辣的疼痛感几乎将他的神智吞没!

那天堂火火焰只是有一点星火溅到了他的身上,却比之前所有的疼痛都要命!

他抬起眼睛,赫然已经变得阴沉无比!

而后,他立刻忍住疼痛,疯狂的凝聚灵力,身上白色的灵力光芒猛然起来!

他双手同时挥动,而同时,在他头顶的紫炎鹰仰天嘶鸣,双翅豁然展开!

一只由火焰形成的巨大的紫炎鹰的虚幻影子出现在半空!

“咦?这是……兽火化灵?想不到小小年纪,居然已经能够做到这一步了啊。“”嗯,孺子可教。这般天赋,虽然无法和云之相比,但是终究也算是可造之材了。“

“是啊……“

看台上诸位老师显然都不是第一次见了,倒是没怎么惊讶,只是多了几分赞赏。

兽火化灵,精神力消耗极大,而且对于火焰的掌控要求也很高,赵奎现在不过十七八,就已经能够成功化灵,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即使是在伽陵学院这样的顶级学院,天才如同大白菜一般的地方,也算是佼佼者了。

巨大的火焰紫炎鹰像是活了一般,也逐渐展开了翅膀,而后从半空朝着凤长悦猛的俯冲而下!

凤长悦目光一凝!

金色的长鞭瞬间迎风而涨,朝着那紫炎鹰而去!一鞭狠狠的打在它的身上!

然而巨大的凝实的紫炎鹰居然只是出现了裂痕,而后迅速愈合,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凤长悦而来!

凤长悦黛眉一样,眼角眉梢都带上了几分嗜血的兴奋。

越是强悍的对手,就越是能够激发她的潜能!遇强则强,才能在无数次的在危险边缘活下来!

凤长悦瞬间变换长鞭为一个巨大的手掌,从下面朝着上面直直拍向紫炎鹰!

赵奎口中还在不断的溢出鲜血,然而眼神却十分阴沉,盯着那紫炎鹰,似乎孤独一掷。

二者狠狠碰撞在一起!

同一时刻!

“啊!“

赵奎忽然一声痛呼,众人连忙看去,却见不知什么时候,赵奎的双脚被凤长悦用金色的火焰缠绕住了!

凤长悦居然在汇聚成巨大手掌的时候,同时甩出一条细细的长鞭,从地面上不动声色的抵达了赵奎的脚下,而后狠狠的缠绕!

赵奎只觉得自己的双脚瞬间被烧烂了!

若非他本身契约魔兽是紫炎鹰,只怕这一靠近,就足以将他的双腿烧残废!

他脸色扭曲,双眼猩红,然而凤长悦却不为所动,手指一勾,金色的长鞭瞬间将赵奎拉倒!

赵奎狠狠的砸在地上,而后被拖行出去!

“轰!”

巨大的金色手掌拍在紫色的紫炎鹰上,几乎是毫无迟疑的,金色手掌竟然逐渐弯起,将巨大的火焰紫炎鹰握在其中!

在赵奎头顶的紫炎鹰忽然也猛的吐血,精神萎靡,眼神都暗淡了不少,山上的火焰更是几乎熄灭,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吞噬!消散!

摧枯拉朽!

赵奎原本死死的盯着天空,渴望能够获得胜利,然而这一幕却彻底的将他打垮。

他突然明白,原来,并不是他足够厉害,可以和天堂火一决高下,他能够坚持那么久,只不过是因为——她还没有出全力而已!

能够一心两用的控制火焰,并且瞬间将他的火灵吞噬,而且还是拥有着天堂火这等神火,他——想要赢她,根本就是笑话!

被拖出三尺范围,凤长悦手一扬,将火焰全部收回,再次成了在指尖跳跃的火焰。

她看着躺在地上,无声无息的赵奎,冷清出声。

“结束了。“

原本死寂的周围瞬间爆发出巨大的议论声,看着凤长悦的目光更是复杂不已。而台上的诸位老师,更是满脸赞赏,啧啧称奇。

“不愧是院长亲自挑选的学生啊,这般天赋,果真绝顶。“

“是啊。毕竟是S级天才。要知道,即使是四大学院,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等天才了。“

“虽然不能成为我的学生,不过天堂火在手,当然是作为炼药师更好了!哈哈!我这一次,就不跟他们抢人了!“

整个广场上一片喧哗,人们脸上的表情各不一样,但是看向凤长悦的时候,却都带上了几分敬意——在这个大陆,炼药师的稀少决定了他们的珍贵性!

宁愿和一名灵宗结仇,也绝对不能招惹一名炼药师!因为他们身后往往有着更加强大的存在!

赵奎浑身细微的颤抖,那些人有意无意的议论声钻进他的耳朵,让他心中越加愤怒。

“那个人真傻啊!居然招惹凤长悦这样的人!不知道她是S级天才么?哈哈,真是活该!“

“最可恶的就是这些老生,仗着自己比咱们早来,就欺负咱们!凤长悦也算帮咱们出头了!”

“管他呢!白痴!”

……

唯有站在一旁的轩辕夜,清澈的眼中划过淡淡的笑意。

而西泽更是激动的脸色微红,忍不住挥拳:“长悦!好样的!”

轩辕夜小脸上迅速沾染了一丝烦躁,看了一眼西泽,他正兴奋的看着凤长悦,眼神崇拜。

他吐出一口气,正好对上凤长悦看过来的眼神。

她的眼睛在第一瞬间,抵达在他的身上,在看到他之后,才看向西泽,点点头。

轩辕夜心中的烦躁就神奇的被抹平了。

凤长悦自动忽略了那些议论,转向宗云之,下巴微微扬起,湛黑的眸子里,没有赢了的欣喜,也没有出气的得意,只有冷淡的平静。

“这样,够了吗?”

宗云之清秀的脸上面无表情,眼神依旧是淡淡的倨傲,淡声道:“够……赵奎,你干什么!?”

凤长悦猛然感受到一股极热的风从背后袭来!

她直觉的朝前一扑!

然而已经晚了!赵奎的速度竟然突然提升了很多,极快的跟上来,而后一团火光就朝着凤长悦而来!

凤长悦立刻回身,全身瞬间升腾起金色火焰,一腿狠狠踢出!同时欺身而上,左手扼住他的喉咙,右手狠命一拳!

“咔嚓!”

赵奎被砸在地上,凤长悦右肘一击,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

然而就在凤长悦以为就此结束的时候,却无意间看到赵奎猩红中带上紫色的诡异眼神!

她心中一跳——不好!立刻后退!

然而赵奎像是体会不到疼痛一般,死死的掐住凤长悦的手臂,甚至陷进肉去!

他盯着凤长悦,眼神逐渐由疯狂变得狠厉无情。

那是——紫炎鹰的眼神!

凤长悦心中更加确定他在干什么,一把握住他的手臂,将他的手掰断,脱离他的禁锢,一方面狠手拍向他的天灵盖!

“她在干什么?”

“要下杀手么?天啊!“

然而唯有一旁的宗云之脸色突变,立刻飞身而上!

“赵奎!快住手!“

看台上的几位也纷纷站起身,面色肃然的看着。

赵奎的眼神仍旧在变幻,脸上开始扭曲,身上的肌肉也开始突突的跳,看起来极其危险!

凤长悦心知不好,立刻右手高举,就要斩下杀手!

宗云之连忙劝阻:“住手!“同时立刻轻推一掌,让凤长悦的动作慢了一拍。

就是这一个停顿!

赵奎突然死死的盯着凤长悦的眼睛,趁着凤长悦的停顿,迅速将精神力凝聚成无形的利刃,侵入了凤长悦的脑海!

凤长悦的动作猛的僵住!眼神瞬间空洞!大脑陷入一片黑暗!

赵奎嘴角裂开一个诡异至极的微笑,看起来阴狠而凄绝。

……

“悦儿!“

轩辕夜第一个觉察到不对,立刻翻身上了擂台,不顾及这样会暴露身份,几个跳跃,众人眼前一花,就到了凤长悦身边。急忙扶住她的身体,焦急开口。

“悦儿!你怎么样!悦儿!“

等他看到凤长悦瞬间漆黑无神的眸子,心中瞬间燃起倾天怒火!

他立刻回头看向赵奎,清晰的看到他暗淡无光的眼神和诡异的微笑,看到他看他,甚至还加深了那个微笑,只是眼里越发的暴戾冷漠。

轩辕夜面容上一片冰霜,挥手间一片光华灿烂,赵奎的身体猛然飞出,而后在半空之间猛的炸裂!鲜红的血肉四散而去!

有的新生看见这样血腥的一幕,脸色都变得很是难看,有几个甚至还吐了出来。

太血腥了!

然而轩辕夜却似乎觉得还不够,原本清澈的黑色眸子一瞬间深沉如同暗黑的夜,充满了让人心惊的漩涡。

紧接着赶到的宗云之显然也是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一幕,下意识的皱眉。

“你干什么?!“

轩辕夜抱着眼神空洞,浑身僵硬不动的凤长悦,心中愈加心疼,也越发愤怒。

“如果——她醒不过来,你,和整个伽陵学院,都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明明是小小的身子,甚至声音还带着几分稚嫩,但是其中毫不掩饰的绝对的杀意,却让人忍不住心寒。

就连宗云之,都在那一刻感受到了脊背发凉。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想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就算他有错,你也不应该……“

轩辕夜却没有再理会他的意思,抱着凤长悦立刻就要离开。

宗云之一下子阻挡在他前面:“你杀了赵奎,必须留下接受审查!而你也没有资格将她带走。你这样一意孤行,只会害了她!现在唯一能救她的,只有师尊!只有我带她去找……”

辕夜一下子抬起眼,瞬间深沉如同最神秘诡谲的海。

“滚!“

宗云之胸腹间一阵剧烈的翻涌!随即惊骇的看着轩辕夜——

这个小孩,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的境界……

宗云之毫不退让,不动声色的咽下涌到喉咙的血,而后皱眉就要去抢凤长悦。

“快把她给我!否则真的来不及了!“

兽灵入侵神识,生死一瞬!稍有不慎,凤长悦就会神智全失,成为一个行尸走肉!

这是他主持的比赛,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赵奎竟然宁愿冒着死去的危险,让兽灵主宰自己的神识,继而借用魔兽的能力,全力对付凤长悦,并且趁其不备侵入她的神识之中。

由于魔兽大多性格暴戾,所以兽灵一旦挣脱束缚,也会极为凶残。现在的凤长悦,就是处在最危险的时候!

对于凤长悦他并不在意,但是他必须救回她。否则对于学员以及师尊的名声都是一大污点!

他绝对不能让这个小男孩带走凤长悦!

“松开!“

宗云之一只手朝着轩辕夜猛的抓去,想要将凤长悦抢回来!

轩辕夜语气低沉的如同紧绷的琴弦,豁然崩开!

“找死——“

他一手抱着凤长悦,一手猛然掷出一道灵力,迅疾的朝着宗云之而去!

宗云之连忙召唤全身灵力铠甲,由于时间太短,只来得及包裹住上半身,就被狠狠击中!

宗云之一下子倒飞而出,猛的砸在地上,地面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荡起无数烟尘和碎石!

所有人无比震惊的看这这一幕,如果说,凤长悦的天赋他们只有羡慕的份,战斗力让他们震惊的话,那么此时轩辕夜盛怒之下的出手,简直要颠覆他们的认知!摧毁他们的信念!

那个小男孩!看起来不过六岁!居然一出手就把宗云之打飞出去!

在死寂的场中,宗云之的身影逐渐出现!

他一向整洁的衣服上沾染了点点血迹,甚至嘴角也还残留着血渍,就连一向清秀的面容上,也终于显出从未有过的狼狈和虚弱!

众人默默无言的看向轩辕夜,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他们原本以为,凤长悦昨天打败那位八星灵王,已经足够变态,却没想到那个一直跟在她身边,少言寡语的小男孩也这般变态!

不!是更加变态!

尤其是对于宗云之有几分了解的人,更是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和无力感。

宗云之虽然专心炼药,但是灵力修行并没有落下,虽然并不确切,但是只会比清萧更强!然而现在,那个小男孩只是随意的一击,就彻底的使他落败!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宗云之咳嗽几声,擦去嘴角的血,拖着步子向前走了一步——

“你不能……“

“嘭!“

轩辕夜一抬眼,目光冰冷如刀,宗云之再次被无形的击倒在地!彻底碾压!

此时,在看台上的诸位老师终于反应过来,纷纷起身,面色难看的看着轩辕夜。

“住手!”

“立刻住手!”

几位老师迅速飞身而起,手中灵力纷纷向着轩辕夜袭去,想要阻止他的离开。

这个小男孩,一定有问题!不管怎么样,先拦住他!

铺天盖地而来的灵力光束像是一道网,笼罩了轩辕夜头顶的整片天空!

没有人会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一步!

轩辕夜抬头,眼角具是凛冽冰霜!感受着空气中剧烈的能量波动,他心中如同烈焰燃烧,回头看着宗云之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如果不是看在宗政的面子上,此时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宗云之浑身僵住,终于从眼底深处涌出无尽的怀疑和震惊!

除了院长和师尊,这里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然而却被眼前这个小男孩一下子说破!

“你、你到底是谁!?“

宗云之声音颤抖,然而轩辕夜却已经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他。接着,就出现了更为震惊的一幕。

他听见那个小男孩忽然冷静出声。

“赤一。“

“属下在!“

众目睽睽之下,就见到半空之中,突然一阵波纹抖动,而后出现了一道一人高的缝隙!

竟是有人撕裂空间,走了出来!

徒手撕裂空间!

这是灵宗之上才能做到的事情啊!

诸位老师的脸色大变,落在台上,警惕的看着赤一以及轩辕夜!

伽陵学院里面居然混入了这等高手!而他们却一无所觉!

那是一个高大的男人,面无表情,冷酷如冰。看到那即将落下的灵力光刃,他迅速挡在了轩辕夜身前,而后丝毫不惧的迎面而上!

轰!

漫天白色光芒,纷乱的能量几乎将整个台子掀翻!周围的人都抵抗不住,纷纷运转灵力抵挡它的余波!然而依旧有些人忍受不住的,当场脸色涨红,吐血倒下!

那些光束竟然全部被他一拳轰碎!可见那些能量有多么恐怖!

诸位老师看见这一幕,脸色突变!

而后,那个高大的神秘强者,居然转过身来,而后——

恭敬的跪在了轩辕夜的身前!

“属下来迟,请主人责罚!”

所有人目瞪口呆!

居然能够驱使灵宗高手为仆,这得是何等背景!

正在诸位老师看着这一幕,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位皮肤黝黑的老师忽然站出来——

“听我命令——开启束灵阵!”

旁边的老师纷纷一惊。

“什么?“

“居然要开启束灵阵?那可是百年未曾开过的大阵,不见血绝无封闭的啊!“

“是啊!院长也不在,我们……“

那个老师脸色严肃:“再不开启,说不定整个伽陵学院都要被毁了!“

旁边几位老师犹豫了一下,远远的看着轩辕夜,虽然身形小巧,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濒临死亡的杀伐气息!

“……是!“

“好!”

“开!“

说完,他们便纷纷飞上台子上空,而后分别占据了八个方位,手中灵力倾注而出!汇聚在台子正中!

霎时间,一片光华璀璨!飞沙走石,能量强烈的波动开来!

甚至上空隐隐传来一阵轰鸣声!

众多学生看着这惊天一幕,纷纷睁大了眼睛,惊骇不已。

轩辕夜低头看了一眼凤长悦,她原本湛黑明亮的眸子此时依旧是一片空洞,只让他心中的怒意越发翻涌!

所有阻挡她的人,都要死!

“不知死活。“

赤一看着这一幕,冷笑不已。强势的阻挡在前面,翻手拿出一柄银色长枪,直直众人!

大战,一触即发!

“住手!都给我住手!这是干什么?谁让你们开启束灵阵的!?“

突然一道暴怒的声音传来,上一秒似乎还在远方,下一秒就到了眼前!

发须皆白,原本红润的脸上此时一片怒容,正是伽陵学院院长——苍离!

“不知道束灵阵是不能轻易开启的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苍离怒吼出声,一位老师连忙上前:“院长!您终于来了!这里有一个……“

说到这里,他突然语塞,怎么说?有一个厉害的不行的小孩子?

苍离不耐烦的皱眉往下看去:“到底有什……“

突然,他正对上轩辕夜看来的目光,静如深水,他双目一直,身体一僵。

“有……有……他……“

他突然结巴,指着轩辕夜说不出话。

那老师立刻说道:“院长!就是他!杀了赵奎,重伤了云之,还想要将凤长悦带走!但是他好像来历不明,我们正打算将他抓起来审问!”

苍离只觉得心里一沉:完了!

竟然、竟然招惹了这位!?

他脸色一下子变得苦涩,只觉得想要装作没有过来的样子离开!

“院长?院长?要不要先把他打伤关起来?“

关起来……关……起来……

苍离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小崽子,还不给我住手!“

所有人看傻了眼。诸位老师也立刻停了手。

苍离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直接硬着头皮飞下去,走到了轩辕夜面前。

正不知道要怎么说,忽然一眼看到他怀中的凤长悦。苍离眉头一皱,看着她空洞的双眼,急声问道:“她怎么了?“

轩辕夜握紧凤长悦的手,冷冷的看着他。

“兽灵入侵。”

苍离一下子惊住,而后立刻接手:“快!让我看看!”

轩辕夜松开了怀抱,却没有撒手,让他走进,能够查看凤长悦的伤势。

他眉目凛冽。

“如果,她有什么事。那么,我会让整个伽陵学院陪葬。”

一字一句,冰冷似铁。

------题外话------

谢谢大家首定么么哒~推荐几本文文啊~

柳叶无声《天才农家妻》叶无忧,金融界最为嚣张的‘女魔王’穿越到了沈家庄的柳无忧身上。柳家很穷?邻居很凶?亲戚很恶?柳无忧怕傻蛋美男死缠烂打!傻蛋美男怕柳无忧不要他

巫灵香《侯门农辣妻》一朝穿越破屋穷人,发家致富不在话下!可是,孩子,那侯爷不是你爹!

安瑾橙《重生之金牌经纪人》七年之痒,丈夫出轨,所有骄傲与尊严一败涂地!重生归来,看她如何甩渣男,虐渣女,娱乐圈内又会掀起怎样的风浪!

钱菲菲《财阀千金掉入妖孽窝》遭遇双重背叛,重生在8年前那个家族竞争的时刻,她在大学时期,重新拾起这部网游,低调的利用前世的记忆,一步步走向巅峰,保护她最亲的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颠覆命格,扭转乾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