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57 那道身影!

砰!

凤长悦的神识之中忽然炸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破冰而出,疯狂的涌进脑海!

一幅幅模糊的画面从她的眼前掠过,像是走马观花一般,然而她却奇异的记住了所有的图画,而纷乱的画面之中,似乎有什么正在走进。

凤长悦脑子里忽然一阵疼痛,让她双腿一软,就软软的跪在了地上,但是她的手依然紧紧的攥紧那盒子,双眼迷茫,似乎在透过虚空看见了什么。

轩辕夜见此,走近一步,将手放在她的手上,眼里闪过几分莫名和担忧。

凤长悦只感觉脑子里一片针扎一样的疼痛,全身的骨头都被狠狠打折,肌肉都被撕裂一般的疼痛,额头很快就布满了冷汗,嘴唇一片冷厉的苍白,看起来气息不稳,很是危险。

她只感觉这种疼痛,只有当时契约小白,被天堂火淬炼身体的时候才有过。人们第一次疼的时候,往往能够忍耐,然而第二次的时候,却会因为心底的恐惧而退缩凤长悦想要克服这困难,只能依靠更加坚韧的意志。

一层层的痛感像是波浪一般不断涌来,尤其是脑子里面,似乎有人拿着锤子在狠狠的往她的脑袋里砸,疼的她浑身颤抖。突然,凤长悦一把挣脱轩辕夜的手,猛的扑倒在地上!

轩辕夜不意被她推开,立刻跟上,然而凤长悦却已经开始准备拿着自己的脑袋朝着旁边山洞上撞去!

轩辕夜一惊,立刻飞身挡在她身前!

凤长悦用了极大的力气,这一下直撞得轩辕夜胸腹之间一阵翻涌,喉间一阵甜腥。但是他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立刻扶住往后倒去的凤长悦。

“悦儿!悦儿!”

凤长悦这一下子终于有些清醒,但是双眼仍然紧闭,她控制着自己不再去撞墙,蜷缩在地上,浑身都因为剧烈的疼痛痉挛!

而没有人看见,凤长悦左脸上如同藤蔓的暗紫色胎记,正隐约发出微微的透亮,透出一股淡淡的金色,看起来却是隐约尊贵。

轩辕夜只看得一阵心疼,双眼犀利的看向在一旁愣住的小白:“快!把她给我救回来!否则今天,我掀了你这一身皮!”

小白浑身一个哆嗦,脸色变得很苦,它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小白又凶狠狠的看向比蒙,比蒙连忙解释:“大人放心!这里边我虽然不知事什么东西,但是绝对不会害了她的!否则也不会引起这么多人的争抢了啊!”

轩辕夜却顾不了那么多,管它什么宝贝不宝贝的,害的悦儿这么痛苦,就该死!

他脸色如同冰霜,眼神一片深沉似海,不顾阻拦走过去抱着凤长悦,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她的嘴里。

凤长悦下意识的狠狠咬了下去!

轩辕夜却连眉都没有动一下,看着凤长悦的神色却愈发温和。

而在他脚下,几道裂缝无声息的逐渐蔓延开来。

比蒙连忙后退,惊吓无比: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遇见那位也就算了,这个女孩拥有天堂火,这个男孩居然也这么深不可测!还让不让兽活了!

小白瑟瑟的抖了抖。就算是它,也看出来主子是在经历着什么,这位怎么急成这样?

凤长悦感受到嘴里的血腥气,还有鼻端熟悉的冷香,不知为何竟然觉得没那么疼了,渐渐松开了嘴。

谁也不知道,此时凤长悦脑海里,正在经历着怎么样的风暴。

凤长悦只感觉自己的神识似乎都要被摧毁了,她强自撑着,在一幅幅纷乱的画面里,终于看清了那个离得越来越近的人影……

那是一张非常美丽的脸,温婉脱俗,神情温柔。在看到她的时候,那张容颜上,忽然浮现出无线的慈爱和思念。

凤长悦心中巨震:那是……

母亲!

她想要走近几步,却发现面前有着什么透明的结界将她们分开,让她们无法相互靠近。

然而,凤长悦心中,却突然出现了一缕意识。

“悦儿,这么多年,我和你父亲,都不在你身边,让你受苦了。”

“我们都对此很愧疚,因此一直在想办法回去。可惜……是我们无能。不知道你是不是怨恨过我们抛弃了你?但是请你谅解,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

“只是,当你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就已经背离了我们的初衷。你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虽然并不是我们的意愿,但是那都是你自己的选择。这盒子,是我们为你留下的,当时找到的时候,我强行放入了一缕我的意识,这也是为什么你能听到我的声音。这盒子里有一本书,是炼制丹药的书,也是我唯一能够给你留下的东西。而练不练,由你决定。答应我,在你足够强大之前,绝对不要去找我们!你只要知道,我和你父亲,都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看着你,一直,一直的爱着你。”

“无论,我们是否还能相见。”

……

凤长悦的心中似乎被什么支配着,涌现出强烈的想要靠近的*。她拼命的拍着那无形的结界,双臂双腿猛烈的踢着,却依然没有丝毫的撼动。

而那女子看见这一幕,美丽的脸上,忽然浮现出巨大的悲悯和疼惜,看着凤长悦的那双水亮的眸子里,也泛起了盈盈泪光。

她摇摇头,劝凤长悦停止。

凤长悦却还是不断的踢着,锤着,直到将双手砸肿出血,依旧没有停下。

那女子的眼泪终于朔朔落下。

她的嘴动着,却没有声音,只是眼泪一直流下来。

凤长悦神识之中一片混沌,只有母亲的容颜,那么清晰。

她前世孤苦无依,虽然铁血悍然,但是终究从未体会过这般的温暖。这一生,她重新来过,但是依旧父母了无音讯。她之前从未渴望过什么,但是当她出现,她又怎么去让自己装作什么都没有拥有过?

那是她的母亲啊!

凤长悦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眉头紧锁,身体却僵住一动不动。

而在脑海里面,那个让她一看见就倍感温暖安心的女人,终于用手在半空之中比划着,逐渐画出了一个图案。

凤长悦死死盯着,将那图案记在心中。

然而图案刚刚出现,眼前的画面就突然模糊,很快就消失。

凤长悦死死的看着,直到那个女人完全消失了身影。

她眼角忽然掉下一滴泪。

轩辕夜抱着凤长悦,过了一会儿,她才逐渐醒来。

凤长悦沉默的站起身,将盒子打开仔细的看着。

轩辕夜不问,她也不说,就这样静静呆着。而凤长悦也并没有顾忌他,直接拿出了盒子里的东西。

一张泛黄的羊皮纸,一本厚厚的书,上面还刻着金色的字体,轩辕扫了一眼,并不认识。凤长悦也是第一次见,却诡异的能够看懂。

《万丹图》。

她将它收起来,看向那地图,泛黄破旧不堪,也看不出什么。她也收了起来。

轩辕夜等她平复了心情,才开口问道:“有什么打算?”

凤长悦将东西收好,湛黑的眸子里,隐约有了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

“去灵州——四大学院!”

------题外话------

今天又超字数了,偶真的尽力了!偶去存稿!乃们要是不要我,偶就去shi!么么哒!

另外,推荐好友天下为奴的文文《女狐帝的妖娆男奴》,很精彩滴哟,三位一体的男主哦~总之看了就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