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45 比死亡更可怕的惩罚

凤静雨抬头看去,来人不是凤长悦又是谁?

凤长悦看着凤静雨,眼睛里面黑沉似海,聚集着危险的漩涡,似乎在下一瞬间就要喷发出来,淹没一切!

那样冰冷似铁的眼神,仿佛死神的镰刀从脖子上划过,让凤静雨不自觉的颤抖,心生畏惧。

她强撑着不露出异常,愤怒出口:“你干什么?!”

“干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

凤长悦话音刚落,下一瞬间,就已经出现在凤静雨眼前,手中白光一闪!

“啊!”

一声短促的尖叫,凤静雨狼狈的滚开,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声音变得尖利:“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用手在脸上一抹,赫然一抹鲜红的血迹!

“你居然敢划花我的脸!?”

凤静雨的脸都有些扭曲了,她最为引以为傲的,除了她的天赋,就是她的容貌。平时一直非常注意,万分珍视,现在凤长悦竟然在她的脸上划了一刀,让她怎么能不惊怒交加!

凤长悦冷酷至极的看着她,闻言忽然唇边一抹冰冷至极的笑容。

“我今天不仅要划了你的脸,还要让你知道,有的人,你绝对碰不得!”

她速度极快,立刻到了凤静雨的身前!挥手又是一刀!

凤长悦又是一声尖叫,慌忙挥出一道白色灵力,狼狈滚在地上。而后咬牙向着后面跑去。

凤长悦怎么可能让她跑了?

她像是如同神助一般,堵在了凤静雨即将逃跑的方向!又是一刀!

凤静雨再逃!

凤长悦再堵,一刀!

凤静雨只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一个怪圈,她无论怎么逃,凤长悦总是能够在第一瞬间挡在她的前面,莫非她能读心不成!

几次逃跑不成,凤静雨渐渐慌了起来。

怎么总是摆脱不了她!

她一边捂住自己的脸,一边试图逃跑,这里比较偏僻,若是她不能跑到人多的地方,那么很有可能凤长悦今天就能杀了她!

凤长悦自从穿越以来,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去修习灵力,去契约魔兽,去钻研武技。但是今天,在阿夜倒下去的时候,在知道原来阿夜拼命将她救回的时候,凤静雨这个贱人居然在最后阿夜精疲力竭准备带她走的时候,暗地里突然窜出来给了阿夜一刀!

她心里便如同烈火燃尽,顷刻间将那些引以为傲的冷静克制燃烧。

在赤一毫不掩饰的责备中,以及泽尔无可奈何但是也深深不赞同的眼神中,她忽然转身就走。

然后,她出现在这里。

然后就是毫无保留的出手!

前世作为声名显赫的佣兵之王,她心狠手辣,冷酷绝情,能力更是卓绝,格斗,枪法皆是无人可比。

今天,她只想用自己刻入骨血的本能,来发泄心中的愤怒。

这些人犯下的错,只能用血来洗刷!

她猛然停住,而后仔细感受着空气的细微流动,再然后,右脚一旋,猛的扑向某个方向!一脚踢出!

“咔”

清脆的骨折声传来,凤静雨这一次没有尖叫出来,只是闷哼出声,但是却被踹在了地上,脸上身上全部被蹭上了一层灰,狼狈至极。

此时阳光正盛,凤静雨却觉得浑身发冷。

她想要调动灵力,却惊恐的发现灵力流动十分缓慢,似是被人压制,腿上和脸上的伤痛更是在提醒着她她现在究竟是何等凄惨!

都是凤长悦!

都是她!

以前,凤长悦是整个西索城的笑柄,是所有人欺负嘲笑的对象,却有着整个西索城少女都渴望拥有的少年为未婚夫。

那时候,她总是在众人欺负过凤长悦时,远远的看着,淡笑。

看着她狼狈的凄惨的模样,心中总是有着快感。

那些人中的很多人之后都会对她殷勤讨好,这更是让她觉得痛快。

但是,总是不够,还是不够。

直到,那个耀眼如同日光的少年,向她投来的笑容里,有了不同于其他人的温度,她才终于觉得,终于将她踩在了脚底。

然而她从未想过,会有一天,她们的角色完全调转——让凤长悦这般羞辱她!

她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断溢出鲜血,眼神狠毒,身形凄惨,看起来竟如同厉鬼。

“凤长悦!你不得好——”

“咔”

凤长悦缓缓走进,而后狠狠的擦踩在她的另一条完好的腿上!

“啊!”

凤静雨疼的几乎昏厥过去。

然而凤长悦怎么会便宜她?

她神情淡漠,缓缓低下身,靠近凤静雨。

“你是用哪只手伤了他?”她开口问道。

凤长悦冰冷的匕首就贴在了她的左臂:“是这个?”,而后不等她回答,就狠狠刺了下去!洞穿她的上臂!

凤静雨疼的身体一颤。

“还是这个?”

凤长悦又将目光移向了她的右臂,而后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狠狠朝着背后一折!

凤静雨的胳膊呈现着不正常的角度,脸上更是满是血迹,血肉翻卷,看起来几乎如同死人。

凤长悦站起身,朝后退了几步,端详了一下自己的杰作,忽然觉得畅快了很多。

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动过手了。

她尤其仔细的看了看凤静雨的脸,眼神之中终于流露出一丝满意。

“贱”。

这个字真是刻得好看极了。

凤静雨几乎昏了过去。

凤长悦看着她,缓缓说道:

“想我放过你?当然不会。想我痛快的杀了你——当然更不可能。你这样的人,怎么舍得放弃自己的生命?你最爱的就是自己了,怎么能够容忍自己这样凄惨的死在一个曾经被你欺负的人手下?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凤长悦看着一动不动的凤静雨,神情冷淡,眼神睥睨。

“会脏了我的手。”

凤长悦忽然感觉到喉间一股甜腥涌动,她强自将自己的气息压了下去,而后淡淡开口:

“最后,送你最后一件礼物——”

她眼神瞬间变得冷厉,而后灵力在体内疯狂的转动起来,她掌间出现一片泛着金色的灵力,而后狠狠的拍向凤静雨的琵琶骨!

“这一身所谓天赋,不要也罢!”

原本装死的凤静雨这才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想要躲开却已经晚了!

“咔嚓!”

凤静雨感到体内的灵力瞬间随着碎裂的琵琶骨流出,心中终于开始惶恐不已,而后彻底昏死过去!

凤长悦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

容貌被毁,灵力被废,从高高的天上狠狠摔下来,比死了更加痛苦吧?

她不在意的擦去唇边不断溢出的血,眼神变得淡定宁静。

阿夜正在等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