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19 这样爽吗

“我听不懂…三姐在…在说什么……三姐…你在怀疑…怀疑我吗?”

凤静雨心中生出惶恐,脸上苍白似雪。

“在说什么!我不准你污蔑静儿!”

凤静雨话音刚落,季明城就抱住了瑟瑟发抖的她,对凤长悦怒目而视。

“你还嫌害她还不够吗?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污蔑她!”

凤长悦正眼也没看他一眼,转身对着城主,脸上一片沉静,手却指向凤静雨。

“你们不是号称要公正?那好,我就亲自让你们看看——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她身影迅速一闪,几人都来不及反应,等看清的时候,凤长悦已经站在凤静雨和季明城身前,手中金光微闪,向着凤静雨刺下!

季明城感受到凤长悦的动作,想要带着凤静雨躲过去,然而身体却突然僵硬了一瞬。

这一瞬,已经足够凤长悦挥动匕首,划开凤静雨的右手手心!

“大胆!你居然……”

凤天的声音突然消失,愕然的看着满脸茫然的凤静雨,不,是她的手心。

她纤细白皙的手掌心,一道刀痕横亘,而里面流出的,居然是诡异的黑色。

城主也好像突然被人打了一拳,愣愣的看着那团黑色的血迹。

凤静雨的心突然一紧,她倚在季明城的怀里,脸色无辜而疑惑:“……怎么了?”

“蚀骨”无色无味,更何况她已经全部散去,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她?

“明城……我的手好疼……明城?你怎么了?”

她转头看向季明城,想要征求意见,却发现季明城瞳孔忽然一缩,脸色微变。

她的心一沉,扯了扯嘴角,问道:“你们……”

季明城猛的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看向她的眼神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甚至有着厌恶。

她心里忽然慌了,无助的看着四周。

“静儿,告诉我,你今天,没有骗我。”

季明城忽然出声,脸上再也没有了以前看她的时候那种温柔的笑意,语调生冷,似石头砸在她的心上。

她摇头,泪光盈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明城,你在怀疑我?你怎么能够……”

“说实话!”

季明城忽然神色狠厉,带了她未曾见过的阴沉。

她正要开口,却被城主打断。

“凤静雨。‘蚀骨’毒性极强,你居然敢带上擂台?”

什么!?

凤静雨唇色霎时间褪尽,浑身颤抖。怎么会被发现?到底是哪里不对?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自己的手掌,突然意识到不对,立刻抬起头,然而已经晚了。

季明城眼中最后一丝希冀散去,再看她时,她已经看不懂他的眼神。

“‘蚀骨’,虽然无色无味,但是因为毒性太强,长时间放在手里,即使隔着布料,也会让手心的血液变黑,中间还泛着一丝蓝。”

凤长悦冷清的声音响起,凤静雨身子忽然一软。

“你假装认输,以为我会放松警惕,趁着躺在地上的时候,将‘蚀骨’洒向我的方向。若是正巧我运灵力,那么不仅五脏六腑剧痛,还会灵力尽失,再次变为废物。”

“你以为没有人看到,即使我看到,‘蚀骨’也绝对留不下证据,人们只会说我心狠手辣,对你赶尽杀绝。”

“这样,你就可以赢得无比漂亮。让我背负无数骂名。一举数得。”

她每说一句,凤静雨的心就沉下一分,心中也逐渐被恐惧所替代。

她只是直到这种毒药毒性很强,却不知道还有这样的秘辛!

她没有想到凤长悦会那么警惕,没有想到她会这般强硬的打败了她,没有想到,千般算计,竟是这般结果!

“这样拙劣的手段,你似乎还用的很畅快?”

凤长悦轻声出口,眼神清淡,却比蔑视更让凤静雨难堪。

她流着眼泪,摇着头,混合着血液,看起来无比凄惨。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城主!家主!请你们明察,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明城,我们相识那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连你也不信我吗?”

哭着说着,她艰难的动了动身子,想要抓住季明城。

季明城眉头一皱,微微弯下身,将手伸向凤静雨。

凤静雨眼睛一亮——他还是喜欢她的!他还是舍不得她!

季明城的手覆上她的手,而后缓慢而坚决的,将她挪开。

“别脏了我的衣服。”

凤静雨眼睛猛地睁大,抬眼看他,似乎是不相信他在说什么。

季明城脸上的嫌恶之色那样清楚,让她脸色一下子灰败,手随即颓然落下。

她昏过去了。

擂台上一片尴尬的安静。看台上却更是安静。众人听得清清楚楚,看的明明白白,这个时候,若是再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真的傻了!

“想不到凤四……凤静雨竟然是这样的人啊!”

“啧啧,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那么漂亮,天赋又好,怎么干这么龌龊的事!”

“我先前就觉得她不对劲,果然干出了这样卑鄙的事情!凤家真是丢人啊!”

……

人人争相议论着,讨伐着,似乎都想证明自己早就知道凤静雨会做什么事情一般,似乎之前喊着加油的另有其人。

而他们也决口不提凤长悦,不愿承认自己先前的错误。

他们神色激愤,几乎想要用唾沫星子淹死凤静雨。

凤静雨躺在那里,悄无声息。

凤天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凤家出了这样的事,毫无疑问是极大的黑点,影响到凤家排名不说,之后让他怎么抬起头做人,凤家又怎么出头!?

城主却是没什么脸色变化,看着凤长悦眼神倒是几分宽慰,似乎完全不记得自己刚才还对她冷言冷语劈头盖脸的责备。

“来人啊!将凤静雨抬下去!今日她违禁带了毒药,想要迫害对手终生残废,心思不可谓不狠毒。取消她的成绩!”

他这一声,已经决定了凤静雨之后在西索城的日子,几乎再无翻身可能。

凤长悦却没有兴趣听这些,脚步微动,走到了轩辕夜的身边。

季明城不自觉的看向一旁的凤长悦,那以前他从未正眼看过的少女,眼神执着坚定,如同黑玉,侧脸线条精致,身形虽然单薄,却自有一股青松般的清新味道。

跟他以往见过的女子都不一样。

她今天可谓波折四起,但是始终神色淡定,不为所动。

他看着她,眼神不自觉的凝注,却见她唇边忽然绽放一朵笑花,嫣红如同樱花瓣的唇划开一抹动人的弧度,眼神微波,笑靥生花。

他的心猛然一跳,恍如落入了一片迷醉不知的深渊,而他却无力阻止。

这种感觉很奇怪,很陌生,他看着她,突然觉得心神恍惚。

他从来不知道,她笑起来,这么……

美。

但是他很快发现,那笑容却不是冲着他的。

凤长悦弯下身,牵起轩辕夜的小手,看着他小大人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阿夜,咱们下去。”

轩辕夜目不斜视,却紧紧握住她的手,似乎有些不耐烦:“下次对这样的人,别手下留情。”

凤长悦捏了他的小脸,神色轻松带着欢喜。

她对着一个不过四岁的小孩子都可以这么温柔,那笑容,本来是应该属于他的!

这样一想,季明城心中忽然就像是燃起了一把火。

她本来是他的!

他忽然看向她的背影,眼中带着势在必得的意味:他知道她之前一直是喜欢他的。这段时间,可能是被他上了心,所以行为上有些异常,甚至写下休书。

但是多年感情,她怎么会轻易放弃?只要他认错,她还是他的未婚妻,不是吗?

轩辕夜走着走着,感受到身后那道让他恶心的目光,忽然顿住脚步。

“怎么了?阿夜?”凤长悦看着他疑惑问道。

“那个小子,让我很不爽。”轩辕夜直直的看着她。

凤长悦一愣,随即淡笑。

“既然这样……我只好让他更不爽了。”

……

第二场半决赛依然没有任何悬念,季明城天赋确实出类拔萃,只一刻钟的时间,就赢得了胜利。

此时,决赛终于开始——

“家族比试决赛——凤长悦,对阵季明城!”

二人遥遥对立。

此时已经接近黄昏,淡色的辉光照在人身上,有些模糊。

季明城看着对面站的笔直的少女,语调轻缓:

“其实……我不愿伤害你。这几天我想了很多,觉得毕竟是长辈的约定,我们晚辈不好违背。我以前……对你不够重视,以后不会了。我们……”

“说完了吗?”凤长悦突然出声。

季明城一愣。

“我跟你想法差不多。觉得以前做的不对。所以我今天,决定让你爽起来。”

季明城微微睁大了眼睛,心里却有些激动。

“不…不用…啊!”

一声惨呼,响彻整个广场。

凤长悦拍拍手,看着被她踢断小腿的季明城,轻声问道:

“这样……爽吗?”

------题外话------

喜欢的亲们加入书架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