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18 脏了我的手

凤静雨躺在地上,喘息着,口中不断溢出鲜血,听见这话,眼中瞬间盈满泪水,将落不落,看起来委屈难言。

整个广场上安静了一瞬,季明城几步上前,跳上台,迅速跑到凤静雨身旁,小心的将她扶起来,半抱在怀里,脸上的焦急之色显而易见。

“静儿!静儿!你还好吧?”

随即他猛的回头,声音沉肃:“凤长悦!你疯了吗!静儿方才已经认输了,你居然还下此狠手!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良心!?”

凤长悦冷眼看着二人,一个义正词严,一个楚楚可怜。

不,一个道貌岸然,一个心思阴沉。

她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开目光,盯着被抱着的似乎要死过去的凤静雨。

“凤静雨,这是你自己找死。”

凤静雨被她带着森凉寒意的声音吓得心中一颤,身体便微微一动,把脸埋在季明城的胸膛,似乎不堪这般指责。

“明城……明城,不…不关三姐的事……是我自己技不如人……你不要怪罪她……都是我…咳咳…不好……”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出,却只让季明城心中怒火更甚。

“凤长悦!我以前只是以为你怯懦笨拙,却没想到,你是此等卑劣之人!”

季明城很愤怒,看着凤长悦那依旧不为所动的容颜,一气之下已经口不择言。

“没错!凤静雨小姐明明已经认输了!咱们都是听见了的!她却还要往死里打!真是心狠手辣!”

“就是!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参加比赛!”

“取消她的资格!永生禁赛!”

……

在几乎吵翻天的喧嚣声中,凤天脸色阴沉的上台,掠到凤静雨身边,查探她的伤势。裁判也随后上了台,脸色同样难看。

感觉到有人上来,凤静雨往外挣了挣,被季明城心疼的扶着:“静儿慢点,你的伤很重。也不知道那女人怎么出手这么狠……你且忍耐一番,我会帮你报仇的。”

“明城……咳咳……不要……三姐一定不是故意的……是我太过自大……千万不要因为我影响了你们…你们的感情……婚约……”

不提婚约还好,一提起婚约,季明城就想起那张休书!那凤长悦给他的羞辱!

“你不要说了!我和她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这种心肠狠毒满腹心机的女人,我永远不会多看一眼!”

凤静雨似乎还想说什么,却一阵猛咳,脸色愈发苍白,眼神幽深委屈。

季明城又是好一阵心疼。

见到自己一力培养的凤静雨受了这样的重伤,凤天心中早已经满是愤怒,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冲着凤长悦怒喝。

“你给我跪下!向静儿道歉!”

凤长悦一声冷笑:“我还从来不知道,赢的人要向输的人道歉?”

凤天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有脸说!凤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狠毒的人!静儿是你的四妹!你居然……”

“我没有什么妹妹,我可是记得清楚,我父亲凤琛,母亲千羽,只有我一个孩子。”

凤长悦眉目泛着冷意。

凤天一愣,竟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看着对面的少女,身材瘦弱,脸色蜡黄,似乎一阵风就能刮跑,唯有那双黑如玉石的眸子里,闪烁着坚韧的光泽。

他原本要说出口的话,就堵在了喉咙,脸色涨得通红。

没有听见凤天反驳,凤静雨心中暗叫不好,脸色更加凄然。

她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要笑,却又悲戚:“……三……三姐,对不起……是我失礼了……我没有别…别的意思……咳咳咳……其实,我应该恭喜你的……。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厉害……那招……我确实不如你……”

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些受不住,闭了闭眼睛,平复着呼吸,血迹染红了她的衣襟,看起来如同柔弱的栀子花。

这一句话,却将处在恍惚状态的凤天惊醒,随即猛的看向凤长悦,眼中充斥着无尽的怀疑!

是了!他竟然差一点忘了!凤长悦今天的异常!

凤长悦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测出灵脉阻塞,终身不能修行,是个彻底的不能再彻底的废物。这么多年,她也一直活的没有什么存在感,怎么忽然之间就这么厉害了!?

而且,“风生剑”是家族之中上等的武技,一直放在藏书阁之中,除了他自己以及家族长老,年轻一辈之中,只有极具天赋的人才有资格进去。

整个凤家,修炼了这武技的年轻一辈绝对不超过三人!

而这其中,绝对不会有凤长悦!

他有些浑浊的眼睛死死盯着凤长悦,调转浑身灵力,朝着凤长悦释放威压!

“若不是今日家族比试,我竟然还不知道,你竟然已经如此厉害。这么多年,你瞒得真是够辛苦啊!”

凤天一字一句,声声冷厉:

“你还有多少秘密?今日若是不一一交代了,别怪我不顾情分!”

同一时刻,季明城似也猛然醒悟,豁然抬头看向凤长悦:难道,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欺骗所有人!?

一想到凤长悦这般作为有可能是为了引起他的厌恶,和他解除婚约,他的心里就止不住的燃起了熊熊怒火,看着凤长悦几乎要把她盯出一个洞来!

凤长悦向前跨了一步,下巴微微抬起,眼神睥睨,看着面前几人,像是在看一场闹剧。

“我前十四年,没有受过你一丝恩情,今天,你倒跟我提‘情分’?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对已经认输的对手下狠手,还要置对方于死地,你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一声低沉有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凤长悦却并无惊讶之色,背脊依旧挺直,脸色冷凝。

却是西索城城主。

他皱着眉头看了奄奄一息的凤静雨一眼,冲着凤长悦冷淡说道:“你被取消资格了。”

凤静雨躺在季明城的怀里,将手往回缩了缩,脸上泪痕未干,有些惶恐,似乎没想到后果如此严重。

“城主……城主大人,是我的错……三姐好不容易……请您不要……”

“静儿,你别说话了。凤长悦不择手段赢得胜利,还想对你赶尽杀绝,你何必为她说话?城主大人目光雪亮,自会公正判罚。”

季明城低头在凤静雨耳边轻声安抚,跟前一刻对待凤长悦的样子判若两人。

凤天怒目而视,心思难测。

城主皱着眉头,似有嫌恶。

观众更是沸腾咒骂不断。

凤长悦一个人站在那里,所有人都在讨伐她,咒骂她,她容色不变,似乎孤独伶仃。

凤静雨不动声色的抬了抬眼,眼神深沉,眉梢微扬。

看,你心心念念的未婚夫,对我可是无比心疼呢。

你的亲爷爷,对你也满腹怀疑。

所有人都在针对你,你打得过一个,打得过一万个吗?这么多人,轻易便可以让你永无翻身之日。

你今天赢了又怎么样?

你输了所有。呵。

凤长悦沉默,似乎无力反驳。

突然,她掌心微微一热,她低头看去,却是轩辕夜站在她身旁,神情冷清,如同冷雪覆盖。

“跟她费什么话?把她的手划开,不就什么都明了了?”

凤静雨脸色一白。

凤长悦微微笑起来,看着轩辕夜生气的样子觉得心情分外好。

“我这不是怕脏了我的手吗?既然你等不及,那我就亲自来吧。”

------题外话------

咳咳,冒泡的呢?冒泡的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