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11 他的吻

黑色的锦袍垂落在地,金丝滚边的袖边隐约可以看见如同月光流动的暗光,随着他的动作,蔓延出湛湛光芒。

他只是站在那里,沉静,而又强大。彷如从无边黑狱之中,踏过重重烈火,缓缓行来。

即使是最为妖娆的曼珠沙华,也不及这个男人的半分风华。

凤长悦呼吸停顿,这个男人——太过强大!

听见男人的声音,她的心中疑惑,虽然看不清眉目,但是从侧脸和满身的风华,她也可以判断出来,这个男人,她并不认识!

然而他的语气熟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竟好像和她很是熟悉。

莫非……是原主的朋友?

可是任由她搜刮记忆,也没有分毫关于这个男人的痕迹。

“求…求您饶命!……在下只是一时糊涂,绝对…绝对没有冒犯之…之意啊!”

颤抖的求饶声吸引了凤长悦的视线,她定睛看去,才发现男人身前不远处,正有一道狼狈的身影倒在地上瑟瑟发抖,正满脸惶恐的看着那神秘男人。

她再看看破烂不堪的山洞,心中了然,必然是这个老男人擅自闯进来,意图不轨,却没想到踢到了铁板。

“在下不知…不知您在这里,否则就是给在下天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大胆犯上啊!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在下这一次吧!”

司马阳说着,忽然起身跪在地上,狠狠的朝着那神秘男人磕头,脑袋撞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一声声,很快就染红一片,可见他有多么惧怕。

凤长悦虽然灵脉重塑,而且凭借着契约的力量,已经成为了一星灵王。但是毕竟没有交手,也没有看到那男人出手,所以虽然知道他很厉害,却也没能猜到他的境界。

司马阳狠狠的磕着头,心里既恐惧又悔恨,生怕那男人一个不高兴,抬抬手指讲究要了他的命!

是的,他先前全力一击出手,而那个男人却只是轻轻袖袍一挥,就把他的攻击化为无形,还重伤了他!

他现在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只怕如果不及时治疗,将会永远不能恢复了!

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魔兽,什么天堂火,保住命是最要紧的啊!

这个男人……起码是五星灵宗!

灵宗……

就连他,这么多年也只是见过一位而已!

他匆匆一瞥,知道这个男人看起来十分年轻,看起来也就是十几岁的少年,然而……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年轻的灵宗强者!?

肯定是不知道修行了多少年的老家伙,装成少年的模样出来罢了!

看着狼狈至极的司马阳,凤长悦却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泛着冰冷的杀意。

感觉到身体已经可以行动,她忽然扬手,掌间一抹亮光,冰冷似月。

“今天,你必死无疑!”

凤长悦一声冷喝,身形猛的一动,朝着司马阳冲去!

司马阳一惊,依他的境界,现在的凤长悦自然不是对手,但是那个男人可不是吃素的!谁知道万一他还手了,那男人会不会立刻就把他杀了!

他立刻转过头,看向那神秘男人,大声喊道:“你们不能杀我!我是!……”

“嗤”

兵器刺入骨肉的声音,低低响起。

他不可置信的低头,看见自己胸前,出现了一把带血的匕首。

凤长悦站在他身后,眉目沉凝,杀意冷冷。

她的匕首,穿透了他的心脏。

“不…不可能啊……你们…好…好大胆……我青阳宗…不会…放过你…。你们的……”

他断断续续的说着,眼中还带着不可置信,却已经开始涣散。

灵皇的身体防御已经非常厉害,一般的匕首绝对不能刺穿他的皮肉,更遑论穿透,这也是为什么他看着想要杀他的凤长悦有恃无恐的原因。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凤长悦手中的匕首,是她从金色手镯中取出的,并非是一般武器,而她自己,更是契约神兽,经过了天堂火的重塑,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可比。

他砰的一声倒在地上,眼睛睁着,死不瞑目。

在他呼吸消失的一瞬间,远在千里之外的青阳宗,摆放在密室里面的一块灰色玉石,忽然碎裂。

守在密室门口的侍卫听见动静,立刻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让他们心神俱颤的一幕——

“大事不好了!掌门的命石碎裂了!”

“快去通知长老会!敲响聚灵钟!通知青阳宗所有子弟迅速归来!”

“是!”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迅速赶来一群人,个个面色凝重。当先的一人更是满面惊怒,一下子就将守在门口的侍卫挥出十几米开外,口中冒血。而后更是一脚踢开大门,急急看向里面。

“大哥!”

“掌门!”

密室的台上,一块灰色的碎裂的玉石,正静静的躺着。

当先的男人一声嘶吼:“是谁!是谁敢杀我青阳宗掌门!?”

他眼睛通红,面目狰狞,立刻转身,咬牙道:

“所有人听命!立即召唤所有在青阳峰的子弟,下山查询掌门遇害之事!发出终极青阳令,广发天下,说青阳宗掌门遭人杀害,只要可以提供消息,必定重赏!而那个杀害掌门的人……无论是谁,虽远必诛!”

“是!”

……

凤长悦不知,这一杀,已经为自己惹上了麻烦。

不过,即使知道,她也不会改变主意。这个人,她一定会杀!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他好像来头不小呢。”

男人低沉优雅的声音响起,像是羽毛轻轻在挠着心脏,让人越加沉迷。

虽然说着“来头不小”,那男人却语调散漫,分明不放在心上。

凤长悦抬眼看他:“他杀了阿夜。”

声如冷泉,落于玉盘。

男人一愣,却见凤长悦已经转过身去,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小身子走去。

他忽然语塞,如同罂粟花瓣的唇微动,却什么也没有说。

凤长悦面容很平静,步伐却越走越慢,背影也似乎不堪重负,有些微弯。

阿夜。

她眼底忽然凉凉的。

是她不好,是她没用,是她废物!

是她带着他来了这里,是她让他遭遇了灾难,是她明明承诺保护却将他推向死亡!

她一步步,终于走到轩辕夜的身旁,而后,轻轻蹲下,将他抱在怀里。

神秘男人凤目微敛,看着这一幕,清隽而带着几分妖娆的面目忽然有几分模糊。

满是碎石和血迹的山洞里,光线很弱,然而他看的分明,她隐在黑暗中的脸上一闪而消的哀痛,自责,悲伤。

他的黑袍微动,有些线条模糊。

他忽然低低叹了一开气,又好像没有。

“他没死。”

凤长悦一愣,随后猛地看向他。

“你有办法?”

是了,他境界那么高,说不定可以有办法!

她忽然站起身,带着希冀的看着他:“若是你能救活他,我凤长悦,可以为你做三件事。”

这话听起来很可笑,她境界低弱,敌人无数,这样的许诺听起来就像玩笑。

那男人果然轻轻笑了起来,而后在她黑如玉石的眼眸中,一步步靠近。

他身后好像盛开了无数黑色的曼陀罗,妖娆而致命。

一只白皙如玉的手忽然覆上了凤长悦的脸。

凤长悦一惊,却不动声色。

那手沿着她细腻的脖颈蔓延,慢慢覆上了她左脸,那彷如藤蔓的丑陋胎记。

面上忽然传来微凉柔软的触感。

她身体一僵。

神秘的男人轻轻地吻在她的侧脸,吻在别人避之不及的丑陋胎记上,微微辗转,极尽温柔。

“我保证,他不会死。还有,等我。”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懂吗?”

------题外话------

打滚求留言啊求收藏啊呜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